正文 036 密室中的人

    三人相视了一眼,微沉思着,真的对他们动手是不可能的,毕竟如今他们身处的地方到底有什么未知的危险都是不知道的,能多一个帮手自然是要多一个帮手,这沐宸风的话说得很对,如果不应对,到时别说是他们,就连他们三人也不知会面对怎么样的困境,毕竟,蓬莱仙岛里别的就不说了,单单云鹤丹神手底下的那四大弟子就绝对够呛的!

    “好!就按你们说的做,找机会先探查一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其中一人点头说着,不得不妥协他的意见。

    闻言,沐宸风也没有开口,既然他们同意了,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他们身上中的那药如果不解,三日后一样会无法凝聚一身的灵力,凤眸微闪了一下,他看向唐心,想知道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察觉到沐宸风的目光,唐心回以一笑,看向面前的这三名飞仙界的强者,笑眯了眼,道:“既然达成共识,那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一下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说吧!”

    “现在我们都站在同一站线了,那么我有必要提醒三位前辈,你们中了十香化功散,三天后一身灵力将无法运行,受人摆布。”清眸深处掠过一抺不为人知的诡异,快得无人察觉。

    唐心的话让他们三人一惊,也让那树上的小老头儿心下诧异,十香化功散?那是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说过,他说三天后他们一身灵力都无法提起,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什么十香化功散?”三人脸色一沉,大步上前的就要扣住唐心,他们人没动身先动,唐心见了唇角一勾则身闪开避开了他们伸过来的手,笑道:“三位前辈不要动手动脚,我不习惯陌人碰我。”看着他们三人那沉着的面容,无人知道她在打着小九九。

    三人本就是化神期的强者,那速度之快就如闪电,却不想,唐心刚才那一闪身的动作比起他们更快三分,三人齐齐一怔,伸出的手还尴尬的僵在半空,看了他一眼,这才皱了皱眉头收回手。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们中了十香化功散?他们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

    “十香化功散,一种会让你们身体里的功力暂时性化去的药物,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渗入人的身体,化去一身灵力,今日席间的众名修士都中了,不过,我正好是一名炼丹师,我们几人吃了化解的丹药倒也没什么事了,至于你们……”她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再说下去,相信他们都知道知道她的意思。

    “你是说这蓬莱仙岛的人暗中动了手脚!”三人心头一惊,骤然的沉下了脸,本想来求丹,却不想还中了他们的暗招,心下大怒,衣袖下,拳头紧紧拧起青筋浮现。

    华圣仙尊看了唐心一眼,沉声问:“我们现在都没察得有什么不对劲,又怎么知道你所说的是真的?还有,这蓬莱仙岛的人既然敢拿这东西出来对付我们,必定是相信不会被众人所察觉,在场的人中有不少的炼丹师,他们都没察觉到什么,让我们如何信你所说?”

    仿佛早料到他们会不信一般,唐心唇角微勾,清眸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笑道:“你们若不信可以看一下你们的左手掌心是不是已经出现了异样。”

    闻言,三人当即摊开左掌心一看,当看到那上面出现的一条细细浅浅的血丝时,不由的心一沉:“一条血丝?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们都是化神期的强者,被人下了药竟然还毫无所觉,如果真的等到三天后一身修为散去,毫无自保之力,那,后果不堪设想!

    树上,小老头儿也摊开了自己的手掌心瞧了瞧,没瞧出有什么不同,更没有看见他们所说的那什么掌心的血丝,暗想着,也许是他没去那席间所以没被下药吧!

    “你有解药?快给我们!”

    三人沉声说着,声音中带着强势与威压直逼唐心,凌厉的目光紧锁着面前的白衣男子,连那些她炼丹师们都没察觉,但他却知道了,还有化解的丹药,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炼丹师品阶?比那席间的众人都高?真不敢想象如果他们毫不知情,纵使有心防范也挡不住这暗招,如今,越发的觉的得这蓬莱仙岛真的是真了事情,但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

    以云鹤丹神的尊贵地位,他应该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才是,难道,是他底下的四大弟子在搞鬼?还是另有他人?

    听着他们三人的话,唐心挑起了眉头,不紧不慢的拿出了一个小瓶摊开却又收回,看着他们三人笑道:“三位前辈,你们也是飞仙界的强者,地位非凡,我拿出三颗丹药送给三位前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们好意思就这样收下而不用给我回点礼?”

    三名尊者闻言一阵的愕然,他们还没碰到像他这样当面讨要东西的,一时间还真的没反应过来,看着他拿出的小瓶在他们的面前摊开手掌又合起来,不由的相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的各自拿出一样东西来重生之邪医修罗全文阅读。

    “还真没碰到过像你这样小气的男子,竟然送颗丹药也得要我们给你回礼。”华圣仙尊摇头笑叹着,把手中的东西递上前给她:“这是雪软背心,防御仙器,就送给你吧!”

    唐心笑眯着眼,绝美的脸上尽是笑意,伸手接过同样送上一颗丹药:“那我就多谢前辈了,前辈出手真是大方,在修仙界中仙品灵器可不好找。”

    一旁的两名尊者一听,看了看自己手中拿着的东西,并不算得了是什么上好的东西,当下又再拿出了一件:“唐心,你看我的,我这是空间神器,既然与你有缘,我就将它送给你了,还有这护心镜也一并给你了。”

    “呵呵,前辈真是好人,我就谢谢前辈了。”再次收到空间神器,她一开心,嘴也甜了很多,又是好人又是谢谢的,听得那尊者一阵心花怒放,自尊心猛然澎涨起来,摆出一副强者的模样,得意而威严的应了一声。

    “小唐,来来来,给你看我这件神器,这可是一件七彩金霞神衣,虽然你是男的用不着,不过将来你可以送给你的媳妇儿,穿上这件七彩金霞神衣,就算是遇见化神期巅峰的强者也不用去担心,这可是一件救命的宝贝,比起他们给你的好多了。”

    “我说,他是男的你送他一件女人的神衣又有什么用?他又用不着,还有,你的这件七彩金霞神衣不是打算拿去请炼器师改造的吗?”那青阳尊者看了他一眼,十分不解,这件神衣虽然是女子所穿,但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一件救命的宝贝可不会比他的空间神器差,他竟然也舍得拿出来。

    唐心看着他托着的那件七彩金霞神衣,不由的眼睛一亮,伸手接过:“前辈,这裙子真美,竟然泛着七种颜色的,其中的金色霞光最突出了这件神衣的不凡之处,多谢前辈了,前辈如此厚礼,倒让我都不好意思起来了。”她欣喜的接过,同样将那丹药送给他们,毕竟是女子,看到这样美丽的裙子实在是有些爱不惜手。

    沐宸风不由的摇头暗笑,以着三枚丹药换来这些宝贝,她还真的是赚到了,不过这三人倒也舍得,竟拿出这样的宝贝来送给她,看他们那样子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她收服却而不自知。

    玄月和莫子漓目光微闪,柔和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总是有这样一股能力,能让人不知不觉中为她折服,向她靠近。

    墨则静立着,看着那三名尊者一眼,化神期的强者,也许应该说,这三人并不像一些会抢掠毫无品行的修士,至少,他们拿出东西来交换这一点算是很大方的,又与主子拉近了关系,这对他们有极大的好处。

    树上的小老头儿也被那底下的三件宝物给晃了眼,不由的暗自惊叹着,这小丫头一转手竟然就换了这么多的好东西,真是不赖,看那三人的神态,与他们几人接触了一下眼底的杀意已经不见,看来也是知道他们几人不是好惹的,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要不然也不会用这样的好东西来换她的三枚丹药。

    看了他们底下的众人一眼,这才放下心来,好吧!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小老头我能不出现就不出现,躲着看热闹就好。

    次日,达成共识的几人便各自安排,经过商量,最后决定由唐心和沐宸风以及青阳尊者三人去打探,剩下的人则留下做掩饰,三人趁着那些盯着他们的人没注意,便悄然无声的往另一边而去。

    “我十年前曾来过一回,虽然当时晕过去醒来时已经到了蓬莱仙岛的内部,但我记得那里面的路,只要找到那地方,我们就可以找到云鹤丹神所在的地方,你们紧跟着我,不要跟丢了。”青阳丹神在前面引路,只是,一直在寻找着,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进入内峰的入口。

    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唐心沉思着,道:“这样吧!捉个弟子来问问,他们总该知道这路应该怎么走的。”

    “你们不知道,这蓬莱仙岛的弟子嘴很硬的,而且忠心,我只怕他们情愿死也不会说哑医全文阅读。”那青阳尊者说着,朝周围看了看,道:“我们还是再找找吧!”说着,再次往前面掠去。

    沐宸风与唐心相视一眼,两人便也紧跟在他的后面往前而去,不知不觉的却来到了一处养着群蛇的地方,看到那些蛇,他们三人一凝神,提气躲了起来。

    “这是毒蛇阵。”青阳尊者皱起了眉头,道:“如果想要悄然无声的过去那就不能弄出一丁点的声音,更不能有气流与威压的流动,但若是没有动手,我们如何过得毒蛇阵?”

    唐心看了一眼,眉头微拧:“这里毒蛇别说是被咬上一口,就是碰到它们都会中毒而死,这些蛇的身上全有着致命的毒粉”她朝那前面看去,过了这蛇阵的前面是一片云雾,根本看不见那里有什么。

    “我们走过不少地方了,有的地方设有迷阵不错,但却没像这个地方一样,这里面会是什么地方?需要这样的防着?就连蛇的身体都沾着致命的毒,我有预感,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得想个办法进去看看才行。”沐宸风沉着说着,朝周围看了看,这里一个人影也没人,一路而来也没遇到有弟子到这里走动,倒像是个禁地一般。

    “想进去就得避开毒蛇,一般的蛇药这些蛇是不惧的,那么就得重新调配。”唐心一边说着,一边沉思着,道:“只是在短时间里根本不能调配出来,我看,这里要进去没那么简单,得再找找有没别的路可行。”

    闻言,青阳尊者点了点头,凝重的道:“这地方不仅有致命毒蛇,还有迷阵,稍有不慎连命都得丢在里面,不可冒这个险,我们再找找。”说着,往另一边走去。

    “坏了!这回真的坏了!”那青阳尊者看着前面的一幕,不由的拧起了眉头,脸上尽是凝重与担忧:“这蓬莱仙岛竟然是在移动,如今我们在什么地方?距离陆地又有多远?”看这一望无际的海域卷动着浪花,他的一颗心在往下沉着,喃喃的道:“十年前可这不曾移动过,但现在却……”

    唐心和沐宸风也拧起了眉头,这样的地方确实是御剑无法离开的,除非是拥有强大的飞行灵兽,否则,一般的飞行灵兽只怕也无法一口气飞这么远的地方,让他们惊奇的是,这蓬莱仙岛在移动,而他们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如果不是看到面前的这一幕,真的是不敢相信。

    “这蓬莱仙岛的人到底想搞什么?”青阳尊者的怒气又冒了上来,看到面前的这一幕,火气真的是想掩也掩不住,此时真想问问那云鹤仙人,到底这是在搞什么?

    “再找找,我们没多少时间了。”沐宸风说着,几人又接着寻着那入口,却不知,早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就已经穿过了前面的外层,进入了内层,只是因为进来的地方不同,所在的地方较为偏僻,就连十年前曾经来过的青阳尊者也不曾走过这里,自然是不知他们此时已经进入内层。

    不多时,几人转着转着又来到了那一处有着蛇阵的地方,看着那群毒蛇,唐心皱起了眉头:“怎么又到这里来了?我们明明就是往别的地方走去的。”说着,朝周围看了一眼,忽的脑海闪过一道灵光,喃喃的道:“原来这周围都设了迷阵,难怪走来走去都在这里,这迷阵与先前我们所遇到的那些好像不太一样,这是阵中阵!”

    “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你想想有没什么办法可以进去。”沐宸风沉声说着,目光一直落在那前前的蛇阵上,从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就觉得这里很诡异,像是有什么事情不能让人知道似的,而且这周围,半个走动的人也没有,太不正常了。

    唐心眸光微闪,沉思着,以着神识与空间中的小丹交流:“小丹,我们遇到麻烦了,是一个毒蛇阵,你有没办法可以让毒蛇退开?”配制药服时间不够,动手的话定会引来人被这里面的人发现,只要让蛇自己退开,那破了这迷阵就不是那么难的事情了。

    “主子,我出来试试吧!”声音一落的同时,小丹也转身从空间中出来,站在唐心的身边,看了那些毒蛇一眼,笑道:“主子,我有办法,你等一下。”说着,她化出原形纵身窜入那蛇群当中,蓝色的蛇身在里面掠过,蛇嘴一张,吐出的一股像雾一样的气息来,只听那蛇群被那气息喷到,抽搐了几下后便全都不动了结婚,娇妻养成最新章节。

    青阳尊者看得震惊非常,看了看那条已经到了神兽级别的蓝灵蛇,又看了看身边的唐心,不由的暗叹:他竟然有一条蓝灵蛇?还是神兽级别的?要知道,这蓝灵蛇可是毒性最强的毒蛇,当它进去一定的品阶后,它的本事也会随着变强,就像这现在,那毒雾一喷便将那些毒蛇全杀死了。

    “唐心,你有这蓝灵蛇怎么不早点叫出来?这蓝灵蛇的毒雾可是足以杀人于无形的,有它在,过这毒蛇阵就容易多了。”

    闻言,她一笑,道:“我先前一时没想起来,也不知小丹已经有了这样的本事。”看了那地上的毒蛇一眼,她又拿出了几枚丹药:“把这吃了,保险一点,我们走吧!进去瞧瞧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能设下阵中阵。”说着,自己也把丹药给吃了。

    接过她的丹药,青阳真人看了一眼,也跟着把那丹药服下,这才往里面走去,有蓝灵蛇在前面开路,他们走得也方便,绕了几圈便也顺利的通过了蛇阵,进入了里面。

    “奇怪,这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连半个人也没有?”青阳尊者朝周围看去,在看到那高处的一座山峰时,这才一喜:“你们看那里,看到那座山峰没有?这里已经是内层了,十年前我们就在那山峰前面,那云鹤丹神当时就坐在那上面。”

    唐心和沐宸风则在打量着周围,只因,这里不太正常,外面设下阵中阵,本以为这里会是什么,但是却只见这里面只是一个小山峰,两人相视了一眼,走上前,在那山峰处仔细的找了找。

    “你们在做什么?快走,往那边走。”青阳丹神回过身来,看到他们两人在那小山峰上不知在摸索着什么,当下便走过去,道:“这里一眼看尽,不会有什么东西的,再说,你们不会觉得这里有什么机关吧?不可能的。”说着还按了按那面山壁,哪知,因加了力道的手一碰,那泥土竟是脱落了来,一看,竟是一面埋藏在泥土后面的石墙!

    看到那面石墙,三人面面相觑,青阳尊者当即一扫,果然是一面厚实的石墙壁:“这地方怎么会有这东西?”他疑惑的说着,在周围摸了摸又敲了敲,也没看出不对劲。

    “我来。”沐宸风上前仔细的检查着,一边敲打着一边侧耳听,回荡出来的敲打声感觉不到不对劲,就仿佛,这里里没有什么不对的,更不会是空的,但,安着这面石墙在这里,说不是空的又怎么会相信?

    唐心也在周围找了找,没找到机关,便对他说:“这周围没有机关,那就试一下能不能推开。”

    “嗯。”沐宸风点了点头,扶着那石墙运起了体内的武之力,然而,第一次没有成功,于是,又再次的将力道提升,直到,看到石墙在慢慢的移动,发出吱嘎的声音,开出了一道通道来。

    “小丹,你先回空间。”唐心让小丹先回去,拿出夜明珠照亮了前面的路,三人慢慢的往下面走去。

    谁也没想到这山峰里面内有玄机,周围黑乎乎的一片,但是却有楼梯,走了不知多久,见前面有着细微的亮光,便收起夜明珠,小心翼翼的往前而去,看到,那前面是一间用玄铁铸造的铁房,铁房外面有用一把大锁头锁住,只留下一个小窗口可以看到那铁房里面。

    “这里关的是什么人?竟然动用了玄铁?”青阳尊者诧异的看着那玄铁房:“这东西就是化神期的强者被关在里面也出不来,更别说还加了那么大的一把玄铁锁。”

    沐宸风走上前,对唐心道:“把夜明珠给我。”

    “嗯。”递上夜明珠,看着他走上前去,来到那个小窗口处往里面照着。

    看到那里面的一幕,沐宸风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把夜明珠递回给唐心:“你看。”自己则站在一旁看了看那把玄铁锁。

    唐心心下有些疑惑,走上前透过夜明珠的光芒往里面看,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只见玄铁房里面坐着一名披头散发的老者,破烂的灰色衣袍,瘦弱的身体,打赤着的脚,手上和脚上分别用玄铁链锁着,里面光线昏晕,地上铺着稻草,他就那样垂低着头静坐着,就算他们拿着夜明珠在观看时,也没抬起头来看一眼庶女悍妃,扑倒妖孽世子全文阅读。

    “我来看看。”青阳尊者也开口说着,透过那窗口往里面看去,看到那垂低着头的人时,对唐心和沐宸风道:“也许是犯是错的弟子吧!”

    那人听到他的话后,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那窗口处出现的人,散发下,那双眼睛划过一丝光芒,看到那名青阳尊者者一怔,继而有些激动的挥动了手比划着,像是要告诉他们什么似的。

    “还是个哑巴?我们还是走吧!这人应该只是这蓬莱仙岛的犯人而已。”青阳尊者说着,便退开到一边。

    唐心目光微闪,看着那名披头散发的老者,问:“你是这蓬莱仙岛的犯人?”声音一落,就看到名老者使劲的摇了摇头,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不是?若不是,又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那名老者比手划脚的却说不出话来,而唐心他们三人在外面又隔着一段距离,根本不知他到底要比划着些什么,于是,她眼睛一转,道:“我们进去瞧瞧。”

    “进去瞧瞧?”青阳真人一怔,继而笑道:“呵呵,那可是玄铁锁,没有锁匙是打不开的,你怎么进去?”他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还是走吧!别管这闲事了,赶紧去找云鹤丹神比较重要。”

    那老者一听他的话,顿时又激动起来,整个人站了起来在那里比划着,看得他们一阵莫名其妙。

    “前辈,你看,你一提到云鹤丹神他就激动了,说不定知道些什么,我们进去问问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的,这个玄铁锁毁了是不太可能,不过开锁还是难不到我的。”她笑了笑,从空间中取出一根发钗便拿起那个玄铁锁试着。

    那青阳尊者看他竟然用一条发钗来开锁,不禁摇头失笑:“你用一根破钗子也能开锁?怎么可能?别玩了,还是快走吧!留着些时间来找……”话还没说完,只听咔嚓的一声,那把锁竟然真的开了,看得他好一阵无语。

    这都是什么怪人?用一根发钗也能开锁?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开了,我们进去吧!”她收起钗子走了进去,看了一间那玄铁屋,最后视线才落在那被锁着的老者身上,道:“前辈,我们是来参加十年一次蓬莱仙岛盛会的,不过进来之后发现这里面有些古怪,那云鹤丹神底下的人竟然对我们使暗招,所以想要去找云鹤丹神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可知这里面的路怎么走?”

    听到唐心的话,那老者整个人怔住了,他慢慢的跌坐下去,看了看自己手脚上的铁链,忽而无声的仰着头大笑了。看着他那没有笑声的大笑,不知为何,她心里竟划过一丝道不清的难受感觉。

    沐宸风看了那老者一眼,问:“前辈为何会被困于此处?可是认得这蓬莱仙岛的云鹤丹神?”此人一身察觉不到半点灵力气息,像是被封印住似的,虽然一身的狼狈,但从他眼中迸射而出的气势仍可看出,定是位不凡的人物,只是,为何会被困于此地?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老者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手脚上的玄铁链。沐宸风见状只能将那玄铁链从另一端扯出,道:“这玄铁链我们没办法弄断,只能先委屈前辈了。”

    青阳尊者看了那玄铁链一眼,淡淡的道:“要想断了这玄铁链就得有烈焰神剑,那把剑削铁如泥,更是这玄铁的克星,只要轻轻一碰,这玄铁链也就断了,不过,这里面好像没有那宝贝。”

    “这里空气不好,我们先出去再说吧!”唐心说着,上前扶着那名老者,道:“前辈,我扶着你走吧!”

    那老者看了唐心一眼,点了点头,几人走出玄铁门要按原来的地方走去时,那老者却指着另一边,让他们往那另一边走去,只是,走了没一会,却见已经是死胡同了,便道:“前辈,这里没路上校的涩涩小妻全文阅读。”

    老者示意他上前,唐心扶着他走上前,看着他在那墙上摸了摸,按住了一个地方,只听咔的一声,竟出现了另一条通道,几人相视一眼,越发的觉得这个老者一定对这里面很熟悉,当下,扶着他往里面走去。

    顺着里面的小路走着,前面出现着一点的亮光,眼见就要到达出口,唐心看了身边的老者一眼,道:“前辈,你在里面一直没接触阳光,一时间看到阳光估计会伤害到眼睛,你先把眼睛闭上,等到了外面阳光没那么大的地方再睁开眼睛吧!”不知为何,她对这老者总觉得有股亲切的感觉,明明,她根本就不认识他。

    听到唐心的话,那老者目光中掠过一抺光芒,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让她扶着他走,来到了一处草地上,看到那青翠的草地与头顶上的天空,又是一片新的景象,几人不由的眼睛一亮,比起先前所看到的,这里真的太美了……

    青翠的草地种有着几株灵树,上面结着从没见过的灵果,茂盛的树叶遮挡住了头顶上的阳光,带给人一片阴凉的感觉,前面不远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药田,还有一条小溪流缓缓的流淌着,周围空气清新,散发着阵阵药香,尤其是,这里看不到别的人,也没有那些云雾弥漫,但却在那药田边有着一间小茅屋,这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平凡,却又透着不平凡。

    “前面,那边有一处小茅屋,我带你过去吧!”她说着,扶着他往那小茅屋走去,身后的青阳尊者和沐宸风相视一眼,问:“他怎么对这认识的老者这么热情?不是说不喜欢陌生人碰到他吗?看他现在全程扶着那老者,真不知他想做什么。”

    沐宸风一笑,凤眸看着前面的她,道:“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慢慢的前辈也就知道了,走吧!看能不能从那位前辈口中知道些什么。”说着,也迈步往前走去。

    小茅屋中,唐心扶着那老者在桌边坐下,道:“前辈,您可以睁开眼睛了。”

    老者怀着激动的心情,慢慢的睁开眼睛,第一缕光芒斜射而入时,他的心在颤抖着,十年了,十年了!他已经十年不曾见到天空是怎么样的了,已经十年不曾看见阳光了,他本以为会一直活在那黑暗中直到死亡,没想到,没想到他还有重见天日的一日!那个老贼他一定不知道他逃出来了!他会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他得到应有的报应!

    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因心情的起伏,因心绪的激动,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着,那紧抿着的唇,那蕴含着恨意与怒意的目光,都让几人不由的沉思着。

    “前辈?前辈您怎么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地方的?”青阳尊者打量着这屋子一眼,又看了外面的那一大片药田,这么大的药田却没人来打理,真是奇怪。

    老者看了他们三人一眼,起身走出外面,深吸了一口空气,拿起树枝,在地上写下了几个字。身后的唐心几人走上前一看,却是不由怔住了。

    “您是云鹤丹神?”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一眼,眼中尽是疑惑,怎么可能?云鹤丹神又怎么会弄成这样?

    “云鹤丹神?呵呵,老头,你不用冒充了,我十年前来到这蓬莱仙岛,当时见过云鹤丹神一面,他的容颜至今我都记得,根本不是你这样子的。”说着,看了唐心和沐宸风一眼,道:“你们看吧!我就说不要多管闲事,救了这么个老头出来还冒充那云鹤丹神,他也就骗骗你们这两个没来过的小辈罢了。”

    闻言,唐心看向老者,老者虽然瘦得厉害,气色也不是很好,但是他给她的感觉很奇怪,在他的身上确实有着上位者的风范,虽然他说不出话,但是却能从他那双眼睛中看出,他有故事,他有恨,也有不甘。

    老者没有转身,只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知道自己的脸被逼着服下易容丹而换了,这不是他的容颜,微顿了一下,他转过身,看了那青阳尊者一眼,在地上又写下了一行字无限诱惑全文阅读。

    这回,青阳尊者是连看都懒得看了,他认为,这老者定是又想玩什么把戏,于是直接无视了。

    然,唐心和沐宸风看了那青阳尊者一眼后,便朝地上的字看去:“青阳尊者,十年前以十件神器求取一枚天雷丹?”两人诧异的照着那上面的字读了出来,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青阳尊者。

    青阳尊者一听这话,心头一震,当即回过身来大步上前,果然看到那地上写着这样的字,不禁愕然的道:“你怎么知道?”这人不是被关在那地上很久了吗?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尤其,他们都没叫他青阳尊者,只是叫着他前辈,他又是如何得知他就是青阳尊者的?

    看着他拿着树枝指着刚才写的那几个字:我就是云鹤丹神。唐心和沐宸风不禁的拧起了眉头,云鹤丹神?这怎么可能呢?听说云鹤丹神门下四大弟子都极为孝顺尊敬他,而且这蓬莱仙岛的弟子也很忠心,他若真的是云鹤丹神,又怎么可能会落得如厮田地?

    见他们几人不信,老者便也不再多说,而是拖着铁链,迈着步伐走向了那药田,慢慢的在那药田中采摘着灵药,几人看着他在那摘着灵药,不知他想做什么,更不知应该相信他还是不信。唐心和沐宸风没见过云鹤丹神,于是,便问:“前辈,你真的确实他不是云鹤丹神吗?”

    “一定不是!那云鹤丹神不是他这个样子的!而且,当年知道我以十件神器换得一枚丹药的大有人在,也许只是这名老者凑巧也在那里,所以才认得我,你们看看他,一身灵力尽无,怎么可能会是云鹤丹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个人会是云鹤丹神,试问,又怎么能因他的那几个字就认定呢?

    唐心看着那在摘着灵药的老者,神情若有所思,慢慢的道:“你可知,有一种丹药是可以改变人的容貌的,虽然我没见过也不敢肯定,但,这老者我觉得身份一定非同一般。”

    “非同一般?呵呵,能有什么厉害的?你们看他连灵力也没有,手脚上还有玄铁链,又是哑巴,我估计是得罪了这蓬莱仙岛的人所以才被关在那里面的。”

    沐宸风看了那老者一眼,对唐心道:“他采的是什么药?有什么作用?看那熟练的在那里挑着灵药,好像对灵药很是熟悉的样子。”

    “我去看看。”唐心说着,走过去看了一下他所采的那些灵药,不知那些灵药合起来到底有什么用,毕竟,就他手里拿的就有十几味了,而这些药的药性又全不一样,功效也不一样,正想开口问他,却见他摘下一种灵药后直接就后来嚼着生吃,看得她很是不解。

    “前辈,您在做什么?”她开口问着,走上前去来到他的身边,而老者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采着灵药,有时还摘下一些直接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见他没理睬她,唐心便静静的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所采摘的那些灵药,过了好一会才见他抱着灵药来到一颗灵树下,抬头看着那上面的果子。

    她一见,笑问:“前辈想吃果子吗?我帮您摘。”说着,纵身一跃。老者看着她跟前跟后的跟着,此时又帮他摘果子,不由的目光微闪。

    “前辈,您尝尝。”她将果子递上前给坐在树下的他,自己也在草地上坐下。

    老者边吃着灵果,补充着身体的能量,一边又分着采回来的灵药,而一旁,唐心目光微转,看着他那些灵药,自己从空间中拿出一枚丹药来,道:“前辈,我是一名炼丹师,也是一名医者,刚才我扶着您时悄悄的帮您把了下脉,您的身体现在有些虚弱,而且体内灵力像是被什么封住一般,前辈如果信得过我,不如服下这颗丹药,它可以让您的身体迅速的恢复体力。”

    老者本不想搭理她的,不过看到她拿出来的那枚丹药,目光微闪了一下,伸手接过放在鼻间闻了一下,又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便将那颗丹药服了下去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他是丹神,自然能知道这颗丹药的功效,只是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能炼制出这样的丹药来,当真是令人诧异。

    顿了一下,他在地上写着:“这真是你炼制的?”怎么看这颗丹药都不太像是这小丫头炼制出来的,毕竟是色泽成性都这样上品的丹药。

    “当然,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一名炼丹师。”她露出一抺笑容,看着身边的老者说着。

    闻言,他顿了一下,在地上写着:“帮我炼丹。”

    “炼丹?现在只怕我没时间帮前辈炼丹。”她歉意的说:“我还有几个朋友在这蓬莱仙岛的另一处,这岛中的人使暗招下了药,说三天后会带我们去见里面的峰主和云鹤丹神,不过,我们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现在我们还得去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

    听到她的话,老者目光微闪,手中的灵果也被他捏碎,心下愤怒难忍,那老贼到底在外面顶着他的名号做着什么事?真真该死!可恨他现在脸也不是他原来自己的那一张,身上灵气也被堵塞,口又不能言,根本无法炼制丹药来让自己的身体恢复,这个小丫头能若真的能炼制出那样的丹药,那么,也许透过她的手可以帮他炼制出丹药,让他可以出去与那老贼当面对质!

    看着他又在地上写上字,唐心一看,不由的微怔:小丫头,你们不是那老贼的对手,若想活着离开这里,就先帮我炼丹,否则,你们一定会死在那老贼的手中!

    看着地上的这些字,唐心的目露深思,心下震惊万分,她女子的身份就是那丹阳尊者都不知道,而这老者竟然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身上没有半点灵力,却能知道她本是女子?

    似乎知道她的疑惑与不解,老者又在地上写下了那最初写的几个字:我是云鹤丹神!

    唐心心头一震,这一刻,她是相信的,如果他不是云鹤丹神,那怎么会知道暗道能通往这里?如果他不是云鹤丹神,又怎么会这样熟悉这里面的一切?如果他不是云鹤丹神,又怎么会认得青阳尊者?再想想他们来到蓬莱仙岛的一切诡异事件,也许,这蓬莱仙岛真的内部出了事情,因为,现在的云鹤丹神并不是真正的云鹤丹神!

    想到这一点,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好!我留下帮你炼丹!”她赌了!就用这剩下的时间来赌,但愿,她的决定没有错。

    不远处的沐宸风和青阳尊者听到唐心的话,不由走了过来,青阳尊者皱着眉头问:“你说什么?你要留下帮这个不知来历的人炼丹?我没听错吧?”

    沐宸风则看着她,并没有言语,他相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有她的道理的。

    “他说他就是云鹤丹神,所以,我决定留下帮他炼丹。”唐心淡淡的说着,看向那走来的青阳尊者。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相信他的话?他不可能会是云鹤丹神的。”

    唐心站起来,正色的道:“那他要是真的是的?别忘了,有一种可以令人改变容颜的丹药,他说不出话来,是因为被毒哑了,他的种种行为,以及对这里的熟悉,和这里面发生的那些诡异事情,我觉得我没有不相信的道理,如果他真的是云鹤丹神,那么,这里面就有一个很大的阴谋,云鹤丹神手底下的四大弟子知不知道这件事?还有那四大弟子手底下的众名弟子,试想想,那个叫梦珊的女子都有那样的能耐,这蓬莱仙岛的一切,又岂会简单?”

    听到这一番话,青阳尊者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打量着那敛着眼在吃着果子的老者,这个人真的是云鹤丹神?怎么看都不觉得像,可,唐心的话又让人无法反驳,顿了一下,他叹了一声,问:“那你炼丹要多久的时间?要知道我们根本没有多少的时间了,如果三日后不能赶回去,那他们会被捉到什么地方如何处置我们都是不知道的,而且到时他们知道我们三人不在那些人里面,更是会发动整个岛的人力来寻找我们,到时一样危险强宠—夫君都太坏最新章节。”

    他的话,也让唐心拧起了眉头,看向那名老者,问:“前辈,您想我帮先帮你炼制什么样的药?时间有限,我估计无法炼制多种。”

    老者拿着树枝上地上写着:一种能让我开口说话的丹药!

    看到那几个字,唐心眉头皱得更深了:“前辈,我虽精通医术,对炼丹术也有一定的认识,但是我把过你的脉,你是被一种很天罗香毒哑的,吃了天罗香根本无解。”

    老者看也不看她,只是在地上继续写着: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就行了,别人无解,但我有!

    看着那透着自信与狂傲的话,唐心心头一震,也对,如果他真的是云鹤丹神,又岂会没办法呢?以他的丹神品阶自是能人所不能。想到这,她点点头,道:“那好,前辈,您先将要用的灵药写下,我去采摘来,马上炼制。”看着他指着那身边的灵药,她一怔,问:“前辈是说,就是这些灵药?”他刚才就打算好了?

    老者点了点头,又在地上写下投放药物的先前次序以及炼制时要注意的东西,指了指前面的草地,让她去那个地方炼制。

    唐心将地上老者所写的都记下,这才来到另一边的草地上,拿出她的真龙鼎,提气一运,灵力伴随着火焰呼的一声将真龙鼎包围住,只听哐的一声,真龙鼎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旋转着,她一边打开控风法阵和控火的法阵,待真龙鼎预热之后,便将第一味灵药投入进去,专心的注意着里面的火候与灵力的控制。

    后面,老者目露赞赏的看着她的那熟悉的手法以及那极为少见的真龙鼎,真龙鼎可谓是一件极品炼丹炉,在真龙鼎中炼制的丹药成效也会提升很多,而且成功的机率也会大很多,此时,看她熟门熟路的投放着灵药,专注的看着那炼丹炉里面的火候,他这才放下心来。

    这小丫头比他想象的要出色很多,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炼丹实力,当真不易,看来,有她帮他炼制丹药,他开口说话是有望了,只要能再次开口,他就能让他的四大弟子信服,让他们知道他才是他们的师傅,因为他相信,他的弟子们是不会背叛他的,准是那老贼用他的一切来控制住了这蓬莱仙岛,他终将让他知道,他却云鹤丹神绝不是随便的人就能冒充的!哪怕,那个老贼是他的同门师弟!也不例外!

    不远处,青阳尊者打量着那老头,试问着:“既然你说你就是云鹤丹神,不如,我去找你的弟子,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老者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在地上写下:不可,我现在谁也认不出来,一切等我能开口说话再说!

    这里的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而在另一边,莫子漓和玄月他们也等得很是担心,担心他们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还是走进了迷阵出不来?眼见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下,时间又一天的过去,他们不由的总觉得坐立不安,这一等,就是到了次日也不见他们回来,倒是次日的天一亮,就有不少的修士觉得浑身泛力的趴倒在桌边,有的则躺在床上没有起来。

    另一边,梦珊来到那客房前面,唤来了一名侍女问着:“他们都怎么样了?”美眸朝那里面看去,心下却有着一丝的迟疑,虽说师命难违,只是,这样用药将这些人的实力散去,又不知到时师祖会如何对付这些人,她心下还是有些担心的。

    “回梦珊仙子的话,应该是药力发作了,他们今天谁也没走出房门关步。”

    闻言,她轻点了下头,应道:“嗯,继续看着吧!有什么消息通知我。”

    “是。”那侍女恭敬的应了一声,站在原地,而一袭白衣的梦珊则迈步往里面走去。

    房中,墨和玄月还有莫子漓三人相对无言,各自沉思在自己的世界中,忽的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三人猛的回过神来,身形一转,有的回床上躺下,有的则趴在桌上,也有的倚着桌子而眠。

    看到这一幕,梦珊走了进来,瞥了他们三人一眼,笑道:“几位,睡得还好吧?”这几人早从第一天起就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劲,甚至比那些飞仙界的强者还要厉害,真是不简单,连她都有些好奇他们的来历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全文阅读。

    听到他的话,三人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她,沉默不语,这个女子知道?

    无惧于三人的打量,她在桌边坐下,举止优雅眸光让带笑的道:“我想你们也察觉到了吧?没错,你人很聪明,确实如同你们想的那样,我们动了手脚。”

    “既然知道我们知道,你又为何不揭穿我们?难道你就不怕我们掀起风浪来,搅乱了这蓬莱仙岛?”莫子漓沉声问着,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着。

    “我会这么做,其实也是奉命行事,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我知道,单凭你们几个是掀不出风雨来了,也就没去揭穿,不过,今晚过后除了你们之外相信那些修士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捉进里面去,我今天来,也只是想跟你们提个醒,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你们不是我师尊他们的对手。”

    玄月目光微闪,看了她一眼,沉声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你就不怕你师尊知道?”

    “呵呵,如果本仙子说,我看上了你们几人中的其中一人,所以不希望你们死在这里,你们信不信?”她轻笑着,似真似假的话让人无从分辨出她这么做是为何?

    看着三人冷峻而严肃的神色,她又是一笑:“怎么?你们不会以为本仙子说真的吧?”她衣袖一拂站了起来,面纱下的容颜仍旧是无法看清,忽的,想像起什么似的,视线在屋中一扫,眉头一拧:“还有两人呢?”

    三人沉默着,没有开口,看着她突变的神色,暗自思忖着。

    扫了三人一眼,她厉声喝道:“他们去哪了?你们可知,这里面危机重重,就凭你们的身手,想要安然在这里面四处走行,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若是碰上了我师兄他们或者是我师尊他们,他们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他们的死活又与你何干?你紧张什么?”莫子漓开度开口着,确实,这个女子的反应让人有些摸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

    “哼!你们真当以为我想理你们的死活?”梦珊冷哼一声,扫了他们一眼当下便甩袖离开。

    看着她离去,三人相视一眼,莫子漓道:“他们怎么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真的出事了?”

    闻言,玄月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只要不正对碰到那就不会。”这里面的人个个诡异非常,尤其是实力更是可称得上为一方强者,且不说是遇上那云鹤丹神手底下的四大弟子,就是那四大弟子手底下的徒弟都够他们奋战一番了,他们只能希望唐心和沐宸风他们没遇到那些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墨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微顿了一下,血眸闪过一道幽光,道:“我可以让鬼魂去寻他们,看他们怎么样了。”

    听到这话,两人一怔,抬眸朝他看去,眼中带着惊喜,玄月道:“都忘了你有这本事,那还等什么?如果是鬼魂的话那应该没问题,一定能悄然无声的找到他们在什么地方的。”

    “得等到天黑才行。”

    听到这话,两人这才微放下心来,他们无法出去寻找,但是可以让墨手底下的鬼魂去,这样一来又不会被发现,于是,便道:“那天色一暗你别忘了,要尽快才行,我觉得今晚他们就会有所行动。”

    果然是不出玄月所料,别说去什么圣池沐浴了,天色一暗,众名修士就已经全晕了过去,一个个的失去了知觉,在这最是精通用药的蓬莱仙岛,饶是那些炼丹师们也防不胜防,而玄月他们就算有心防备,也不知何为的天色一晚就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他们又在何时又中了招凌霄剑仙最新章节。

    另一边,在那片宁静的天地中,天色暗下,唐心还在炼丹,她没想到这丹药这么难炼制,她已经失败了五回,就在刚才又开始重新炼制,好在这里有大片的药田,要不然就算她后面掌握了决窍只怕也没有这些灵药可以用。

    本以为不是什么逆天的丹药会容易炼制的,哪知,却一次次的失败了,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想她炼制逆天丹药都没这么难,竟然让这化解天罗香的丹药给难住了?挫败感过后,心下便升起了一股越挫越勇的念头,她就不信炼不出这丹药来!

    眼见天色越来越晚,不远处的沐宸风也不禁担心着,这时间一点点过去,她却不没炼制出来,会不会耽误了?墨他们那边现在又不知怎么样了。正想着,突然感觉身边一阵阴风吹过,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回头一看黑暗中什么也没有,但却有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边。

    “鬼尊被捉了……让我来通报,那些修士全都被搬到别处去了……他让你们小心……”

    幽幽的声音阴沉沉冷嗖嗖的,尤其是在这夜间更是让人惊悚,虽然知道这是墨手底下的鬼魂,他仍是寒毛直坚起来,真不知墨怎么能跟这些东西呆在一起,尤其是这样阴冷的鬼魂。

    而他哪知,这些鬼魂平时都在收在万鬼幡中的,没有墨的召唤他们也不会出来。

    为了不打扰到唐心让她分心,沐宸风也没将这事告诉她,直到,一夜过去,天亮了,岛中的某一处传来了一声仰天大笑的声响,那声音夹带着强大的威压,几乎传遍了整个蓬莱仙岛,听到那声音,他担心着墨他们那边也不知怎么样了,看唐心这里又还没好,于是,便对青阳尊者说:“前辈,她应该也快好了,不如,我们先去看看他们怎么样。”

    “好,我也担心我的两位好友,这蓬莱仙岛的人哪怕是四大峰主手下的弟子也不能小窥的,我们马上走!”

    “等等,我跟那位前辈说一声。”他说着快步来到那名老者面前,道:“前辈,我们先去看看情况,您等会跟唐心一起来吧!”说着,深深的看了那专注的在炼丹的唐心一眼,就打算离开,却不想那老者将一块布塞给了他,他低头一看,眼中浮现惊喜:“这是地图?多谢前辈了。”说着,这才快步离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老者目光微闪,又再次的将视线落在唐心的身上。

    ------题外话------

    推荐:逍遥游游《超级系统—都市悍女》

    某天突然天上掉馅饼,景飒走了狗屎运,居然成了世家传人,

    羡煞了旁人,但是却也要了她的小命。

    什么血脉至亲,什么嫡系传人,她从来就不想要。

    再次醒来,一睁眼,已经满目凌然。强者异能系统,为她带来了一个全新的人生。

    可是,异能菜鸟也是很苦逼很憋屈的事儿啊。

    度过了菜鸟之后的生活,那才叫做春天。

    E级,D级,C级,B级,A级,S级,SSS级,X级,

    噬血进化,复制,禁锢…

    一个个全新的异能,让人眼花缭乱。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次,那么她就要活得精彩。

    这一世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她要亲眼看着那些伤害她的人,

    一个个在她的脚下惨叫,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