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5 阴谋!强强对持!

    “哗……”

    前面的大海中传来了海浪咆哮的声音,海水拍打着卷起一波波的浪花,海浪在涌动着,似有什么东西要从海底冒出来一般,那底下的声音呼呼而出,水流的声音越发的响亮,而海在上也不知为何的蒙上了一层浓雾,让人看不清那海面的景象,原本在沙滩上等待着的众名修士看到那一幕,纷纷站了起来上前观看着。

    “快看!海上出雾了,难道会是那蓬莱仙岛就要出现?”

    “好大的雾,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那蓬莱仙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雾好像渐渐散去,有些小了,隐隐出现一个岛的模样末世之灯焚造吉全文阅读。”

    “那是海中灵鸥?好多……”

    看着那前面的一幕,众名修士不由的惊呼出声,浓雾散去却又没有完全散去,只是变薄了,那层薄雾淡淡的弥漫在岛的周围,还有那海中灵鸥飞叫着,围绕着,除此之外,还能看到那仙岛前面的那一大圈娇艳欲滴的桃花林,整一看去,就如同仙岛一般,美得让人惊叹。

    “这就是蓬莱仙岛吗?出现在海中的仙岛,真是美得不可思议……”

    唐心几人也看着那出现在云雾弥漫灵鸥飞叫的蓬莱仙岛中,不禁惊叹,这一座仙岛的奇妙,从这外面看去,只能看到那一大围将仙岛围起来的桃花林,以及那弥漫着的云雾,它是怎么出现的?都没人看到,听着先前海浪传来的声音,似乎是从海底出现,但,怎么可能?一个岛屿怎么可能沉在海中?可,不是在海中出现,那难道会是从远处飘来?

    “真不愧是蓬莱仙岛,你们看,那些飞仙界的强者都出来了,他们看着那蓬莱仙岛的目光也是灼热的,真不知,这仙岛中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邹宏不由的也惊叹着,这样的地方,并不是能经常来的,十年前的他虽曾听闻,却没有这个资格来到蓬莱仙岛,这一次,有缘来此,心中早已是激动万分。

    沐宸风看着那前面云雾弥漫的一幕,也轻叹道:“这仙岛神秘非凡,确实是引人好奇,单单这外面的景象都已经这样,不知里面又会是如何的一番天地?”

    莫子漓则朝周围看了看,寻找着熟悉的身影,他的师傅,舞倾凡,她不知会不会出现呢?

    玄月的目光微闪,看着那朦胧中出现在海中的那个仙岛,眼底也划过一丝的惊奇,他在飞仙界生活过一段时间,自然也听说过这蓬莱仙岛之神秘,今日这么多的强者来临,那岛中又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血色的眼眸看着那前方,墨抿着唇,静立在唐心的身边,目光一扫,见周围的修士们都在小声的议论着,惊叹着,那些飞仙界的强者也收起了他们的神器,目光落在那仙岛之处,也就在这时,在那云雾中传来了一声仿佛来自天边的飘渺声音。

    “请走上天桥,蓬莱仙岛将为各位敞开。”

    低沉而夹带着雄厚威压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似在那云雾之中藏了一个强者一般,那透过声音而唐展现出来的强大气息与威压,都让沙滩上的众名修士莫名的多了一丝的谨慎,朝那海中看去,居然看到那些海中仙鸥在沙滩与仙岛之间架起了天桥让众名修士可以行走,看到那天桥,飞仙界的强者们就已经提气而上。

    “本尊先上!”

    低沉的声音一落下,一道身影便踏着那天桥走上前去,紧接着,后面的人也陆续跟上。

    “我们也走吧!”沐宸风对他们说着,也迈步往前而去,来到那海滩边,踏着那海中仙鸥而往那蓬莱仙岛而去,在他的后面跟着的是唐心,以及玄月众人。

    “殇陌,你紧跟着我的不要走散了。”帝殇陌的师傅看着前面的众名修士踏着海鸥往那蓬莱仙岛而去,也回身对自己的弟子交待着。

    帝殇陌抬起眼眸,恭敬而淡漠的应了一声:“是,师傅。”就在这不经意的抬眸间朝那天桥一瞥,似乎看到了一抺有些熟悉的身影,那人正好半侧过脸来,看到那张深深的印在他脑海中的绝美侧脸,不由的浑身一颤,眼中涌上了激动而不可思议的神色。

    是她!是唐心!她怎么会在这里?

    “殇陌?殇陌?”看到他神色有些异常,灰衣男子微拧起头沉声唤着:“你没事吧?”

    “师傅,弟子没事,师傅,我们快走吧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他要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是她,是不是真的是她?

    “嗯,你需谨慎一些,不可冲撞了人,能来此的都是非同一般的人物,不可轻易得罪。”

    “是,弟子谨遵师傅教诲。”他压下心中的激动,想要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那因见到熟悉侧脸而激动的心情却是难以平复,只想快些入内,看看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是她……

    随着众名修士往那天桥而去,小老头儿这才慢悠悠的笑眯着眼睛朝也跟着往那天桥踏去,上了天桥,探头往前看去,看到那前面似乎有两名白衣男子守在那入口处恭迎着众名修士入内,而有的修士似乎带了两名弟子,因实力不达金丹期,只能一人进去,另一人又被拂下天桥,往那沙滩而去。

    “哟,没想到还要查看实力的,也不知里面是怎样的,竟然上个岛都得这么难?”小老头儿抚着下巴自言自语着,十年前的他在闭关当中,虽听说了却没来,这回正好,碰上了跟着那几个小子一起来,也好瞧瞧里面是怎样的一番天地。

    随着前面从名修士的入内,很快的也轮到了小老头儿了,当他笑眯眯的走上前时打算入内时,那两名白衣男子支是将他拦下:“衣裳不整,不许入内!”

    “哦?”小老头儿一听,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服,见弄得破破烂烂的确实是不雅观,当即笑眯着眼说:“呵呵呵,没关系没关系,老头儿我再换一件便可。”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另一件干净灰衣,手一抖,快如闪电的褪去身上的衣服换上了新衣。

    那两名白衣男子见状,目光微闪了一下,刚才那一手快得连他们都看不清,足可见,这名老者不简单,当下,他们做出请的手势,沉声道:“里面请。”

    “好好好,呵呵呵……”小老头儿抚着胡子,挺起胸膛笑呵呵的往里面走去,边走,边瞧着周围的景色。

    前面,唐心一行人跟着那前面引路的弟白衣男子走在那桃花林中,隐隐的,听见空气中传来了悦耳的仙乐,叮咚如珠落玉盘,风过银铃,渗人心扉,让人身心放松,不觉的沉醉在这美妙的仙乐之中……

    听着那悦耳令人沉迷的仙乐,她忽的心头一震,猛的回过神来,见周围的修士脸上尽是陶醉沉迷之色,当下看向身边的沐宸风,正好见他也朝她看来,两人相视一眼,都察觉到这股仙乐似有魔性会让人迷乱心智,看向墨的玄月他们,见他们目光有些涣散,面部表情放松,似乎也沉醉在这仙乐当中一般,当即,他们两人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唤了他们一声。

    “邹兄?醒醒。”沐宸风对着身边的邹宏喊着。

    “玄月,子漓?墨?”唐心皱着眉头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三人的神情与众人无疑,都面容放松沉醉其中,似乎身置什么快乐的景物当中一般,分不清了现实与虚幻,他们一个是金丹巅峰的修士,一个是元婴巅峰强者,竟然也被这仙乐迷了神智,不得不说,这蓬莱仙岛确实是很不一般!

    沉醉在这仙乐中的众人,此时正如同置身于幻境中一般,然,这幻境似真似假,让他们无法分辨,也无法认清面前的一切只是一虚幻……

    墨的幻境景象是,他置身于一处百花齐花的林中,前面,有人在以着美妙的声音在引着他前进,听着那美妙的仙乐,他忘记了以往的一切痛苦,心身得到了放松,一步步的跟着前面的声音走着,忽而,似乎有人在拍着他的肩膀,似乎有人在他的耳朵叫着他的名字,那声音之熟悉,让他浑身一震,猛的回过神来。

    “主子?”他看着身边的唐心,又看了看那玄月和莫子漓,问:“这是怎么了?”

    “摄人心魂的声音,诱人沉迷其中。”唐心拧着眉头说着,拍了拍玄月和莫子漓两人,低声的叫唤着。

    莫子漓的幻境中有着唐心的存在,她一袭白衣,飘逸圣洁如仙坐在桃花林中翩翩起舞,倾城的容颜带着绝美的笑意,笑声如同那风中银铃丝丝传入心扉,她在那桃花林中翩飞,对着他招手唤着他跟着她而去,忽然间,像是有什么人在拍着他,叫着他的名字,听着那耳边的声音,再看着那前面渐渐远去的身影,他不由的惊呼出声嫡女毒心最新章节。

    “别走!”

    猛的一回神,心一颤,看着那站在他面前怪异的看着他的唐心,他整个人只觉脑海轰隆的一声,脸色蹭蹭蹭的涨红,甚至连看她一眼也不敢,慌乱的敛下了眼眸,掩住了眼中的神色。

    “子漓,你没事吧?”唐心担忧的看着他,刚才叫了他那么久都没反应,她还真怕出事了。

    “没、没事。”他摇了摇头应着,不由的掉了一身的冷汗,原来,刚才那是幻觉,难怪……

    玄月的幻境中同样有着唐心的存在,他的幻境是,两人一身的喜服,正在拜堂成新,周围奏着动人的仙乐,他牵着唐心接受着众人的祝福,而在那客宾当中,一身白衣的沐宸风正抿着唇看着他们两人,一张脸黑得像木炭一般,看得他一阵的心情畅爽,特意牵着身边刚拜堂成亲的妻主来到他的面前炫耀着,搂着妻主进入他们的新房,而在这时,新房外传来沐宸风的叫声,他一怒,大喝出声。

    “沐宸风!”

    声音一出,整个人也醒了过来,一回神,就见身边的几人都怪异的看着他,尤其是那沐宸风正挑着眉,一脸的似笑非笑的道:“玄月,你掉进了什么样的幻境之中?那里面竟然还有我?”

    听到这话,再看同样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的唐心,不由的嘴角一抽敛下了眼眸,原来只是幻境,难怪……

    唐心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道:“小心一点,你们刚才都有些不对劲。”目光朝周围看去,那些修士也仍旧目光涣散似乎还没从那幻境中出来,而前面的那些飞仙界的强者则看不到他们的神色。

    “嗯,我们知道了。”几人应了一声,心下微沉,好个蓬莱仙岛,竟然单单这仙乐就乱了他们的心智,让他们进入了幻境却不自知,如果刚才有人取他们的性命,那可以说是毫无抵挡之力,想到这,心头不由的一凛。

    没人知道,在暗处,一名白衣男子深邃如古井的眼眸一直盯着唐心那张绝美的容颜,眼底掠过着不为人知的光芒……

    在他们的后面,同样陷入幻境当中的帝殇陌的幻境当中也有着唐心的存在,他的幻境是他与唐心以前愉快的甜蜜相处时光,桃花林中相倚而坐,说着细语,看着迷人的景色,似乎时间回到了以前,没有那些伤害,没有那些后悔,他纵使心知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已经过去不可能再成真的梦,但,哪怕这只是一场梦,他也不希望自己醒来……

    最后面,边走边跳的小老头儿听着那有些奇怪的仙乐,看着那些修士一个个沉迷其中,不由的嘿嘿直笑,时而摘下身边桃花闻了闻,时而哼着着小曲边走边跳,笑眯着的目光中时而掠过一丝睿智的光芒,快得无人察觉,跟着众人走,直到,过了这一大片的桃花林,那仙乐才停了下来,随着仙乐的停下,众名修士也都回过神来。

    “奇怪?刚才是怎么了?”

    “好像进入了幻境一般,这是怎么回事?”

    “那仙乐好像有些不对劲。”

    前面的那些飞仙界的修士听到了后面那些修士的话,冷哼一声,讥笑道:“这点定力也敢来蓬莱仙岛,你们可得小心一点,别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着,便大步的跟随着前面引路的男子往前走去。

    听到那些飞仙界强者的话,后名的众名修士不敢多吭一句,确实,如果刚才真的有人对他们动着杀机,那他们真的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哗!好美……”

    当众人来到那里面,看到那里面的景色时,不由的惊叹出声娼门女侯全文阅读。这蓬莱仙岛似乎有层层山峰以及华丽的高楼,但,这些都隐藏在那云雾后面,朦胧中看不清那些景象,他们此时来到的这个地方,似乎只是这蓬莱仙岛的一个小小角落,但这里有着自然形成的溪流,有着精致的亭台楼阁,有着含苞待放的奇珍百花,有着美艳迷人的白衣侍女,而在那花卉中间的无数石板上则摆放着鲜果与美食和灵酒,每个席位只坐一人,看着那散发着浓浓灵气的鲜果与灵酒,众人不由的眼睛一亮。

    长途跋涉来到东川海域多日,总算来到了这样一个人间仙境,闻着这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花香以及那浓郁的灵气,此时不禁的觉得心旷神怡,这些日子的辛苦总算是值得。

    “铮、铮铮铮铮铮……”

    琴弦的声音再次传来,只是,这一次的声音却不像先前的那样,反而透着轻快与悠扬之气,闻着那琴声,众人只觉刚放松的心情又绷紧,担心着又不知会不会再次的陷入那幻境当中,然,当他们顺着那声音看去时,那紧绷着的心情这才放了下来。

    云雾中,一名身穿白色轻纱的女子手捧琴弦轻弹,踏着云雾轻风而来,白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美眸,白绫环身随着飘落而在空中飞扬着,气质脱俗绝尘若仙,半遮半掩的面纱为她带来一股飘渺的神秘气息,只见那白皙纤长的手指在怀中琴弦中轻勾慢弹,美眸划过一丝幽光扫过底下的众人,白色的曼妙身影一转,轻飘飘的落地。

    “见过梦珊仙子。”周围那些美艳的侍女们轻身一礼,齐声唤着。

    琴声随着那梦珊仙子的落地而停止,众人只见她手一转,抱着琴弦款款走来。梦珊仙子?这是哪一号人物?是这蓬莱仙岛里面的弟子吗?先前的琴声就是她弹的?

    想到这,众人仔细一观,见她身上气息内敛看不出修为,不由的沉思着,也不敢太过放肆的一直把目光落在人家女子的身上打量着,当下便移开了眼眸。

    蓬莱仙岛里面的人岂会一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欢迎各位来到蓬莱仙岛,本仙是玉华峰玉华仙尊座下排行第十八的弟子,云梦珊,各位请入席,品尝鲜果与灵酒先行歇息,待三日后到圣湖沐浴完毕便可见尊师。”她声音一顿,看了众人一眼,又道:“蓬莱仙岛内设迷阵,众位若无事,不可到处乱走,免得误入迷阵命陷危险。”

    闻言,众人相视一眼,这才拱手一礼:“多谢梦珊仙子。”声音一落,这才各自入席,都在想着,单单那先前的梅花林都陷些走不出,这里面的地方,自然是不能四处乱走,否则真要把命丢了那岂不得不偿失?

    数百名的修士,要想要里面找人着实不易,尤其又不能四处乱走,那在席位上坐下的帝殇陌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的朝周围看去,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唐心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花香,目光微闪,不动声色的服下了一颗药丸,又递给了身边的沐宸风一颗,再将手中的小瓶传给另一边的玄月。

    玄月看了她一眼,便也不动声色的倒出一枚服下,再递过去给身边的两人。心下则在暗忖着,莫非有什么不对劲?

    正当众人都看着面前的鲜果和灵酒却不动时,唐心笑着扬声道:“来,尝尝这蓬莱仙岛的灵酒味道如何。”说着,自己倒了一杯,轻抿了一口,示意他们几人一起喝。

    周围的众名修士看到他们喝了,便也跟着倒了一杯,轻抿了一口,一些十前前来过的人则看着那灵酒和鲜果不动,因为他们记得,十年前不知为何会突然间晕了过去失去了知觉,后来又到了另一个地方,至于是怎么去的,他们都没弄清楚,想来想去也许是这里吃的东西有问题,于是他们干脆就不动了。

    观着众人的言行举止,梦珊的目光落在了唐心几人的身上,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嘴角含着一抺不知名的笑意,便也转身来到一处地方坐下,手中的琴弦又再次的弹动,悠扬的琴声再次传出,不少修士的心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听着悦耳的琴声,喝着醇厚的美酒,唐心和沐宸风不由的眯起了眼,一脸的惬意之色,心下则在暗忖着,这蓬莱仙岛到底在搞什么?怎么有种进了这里就出不去的感觉?而且像是他们走进了一个阴谋里面传的,这是为何?按理说,不应该有这种感觉才对纪元黎明。

    相对于这边的众人在席间坐着,那跟在最后面的小老头儿却是一不小心就迷了路,自己还在那桃花林中转来转去的,一边在那里骂着:“这什么鬼地方?弄了这么些会移动的桃花树在这里转来转去转得老头儿我的头都晕了,很好玩吗?要是再走不出去,我就直接把这桃花林给烧了,看它们还转不转。”

    然而,走了半天,他是没按着原先的那路走去,而是在那桃花林中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另一边的地界去了,四处无人,只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花盛开着,他瞧着有一种花竟然是七色的,不由放轻了脚步,左瞧瞧右看看的不见半个人影,当即笑眯了眼睛,悄悄的摘上一朵闻了闻,宝贝似的收入了怀里轻拍了拍笑眯着眼贼兮兮的说:“七色花,真好看,小老头我得摘朵留念才行。”说着,抚了抚白花花的胡子,继续往前走去,来到了边上时,看到那边上的那一幕,不由的惊呆了,整个人瞪起了眼睛张大了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的那一幕。

    “不是吧?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面前,海中在流动,哦,不,应该说是岛屿在移动,原本那就出现在沙滩不远的蓬莱仙岛,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在移动着,而这整个岛屿的移动他们站在这上面竟然没有半分的察觉,这才上了蓬莱仙岛多久?朝海面上看去只看到那无边的海水,哪有有什么海滩的出现?

    “我怎么有种上了贼岛的感觉?没听说过蓬莱仙岛在出现后还会移动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小老头儿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解,眼中尽是沉思。

    “现在看去已经看不见陆地的地方,就算是对修仙者而言,御剑飞行也无法一口气飞那么远啊!瞧这海水在动,岛也在动,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又要移到哪里去?”他抚着胡子,玩笑的神色已经不见,睿智的眼中尽是思量。

    “上了这蓬莱仙岛的人估计还不知道这岛已经到了海中央了,只是,那些修士们都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这里头迷雾重重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不行,我得去通知那几个小子才行。”他喃喃的说着,转过身,看着那周围跟迷团一样的地方,不由的又皱起眉头来。

    “走哪条好呢?算了,见路就走总能找到的。”声音一落,便迈着步伐往前走去。

    而他不知,在哪一边,两名穿着白衣的男弟子正在四处的找他:“怎么不见了?那个老头能跑到哪里去?”

    “他是最后一个上来的,我见他也进了桃花林却没在前面的席上看到他,这现在少了一个人不见了踪影,要是上面的人知道了,那岂不要是降罪我们?”另一名白衣男子担忧的说着。

    “行了,行了,快别说了,我们先找到再说,也许他就走不远,你去那边找,我去那一边。”说着,两人一人一边寻着那小老头而去。

    另一边,那喝着酒说着话的众人放下了戒心,也有的站起来相互认识介绍着,而那梦珊仙子则看了众人一眼,停下了琴声笑道:“各位,如若要休息就随她们前往后面的客房,本仙就先失陪了。”

    “仙子请。”众人笑着拱手一礼,而随着那梦珊仙子的离去,那些美艳的侍女们一个个轻笑着走前为他们倒酒,这一来,一些好色的的修士也开始不规距起来。

    唐心几人看着这一幕,相视了一眼。沐宸风见那梦珊仙子走了,便问:“吃的是什么丹药?有何用处?”

    “这空气中有一股能让人慢慢失去灵力的气息,由这周围的花散发出来的,短时间里没问题,但,闻久了可就对身体不好了,你们吃了刚才的药丸,这气息是伤不到你们的,她让我们在这里呆上三天,我们就尚且看看,三天后他们玩什么把戏百变妖锋最新章节。”唐心借着喝酒的动作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的声音刻意压低,不仔细听根本没发觉,莫子漓和玄月以及墨还有邹宏都早就心有提防,自然也听以了她所说的话。

    喝着酒的邹宏深深的看了沐宸风身边的唐心一眼,不由的目光微闪,此人一袭白衣,气度不凡,那双清冷的眼眸散发着自信的光芒,还有那一身摄人的尊贵气息都让人觉得他不是一般的人物,在这几百名的修士当中,他的气度是那样的出众,真不知,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他都没看出来的问题也看出来了,当真是好生厉害!

    玄月和墨几人则敛下了眼眸,眼底掠过了一抺暗光,莫子漓抬眸朝那周围的众名修士瞥了一眼,低声道:“这蓬莱仙岛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神秘也不凡,刚才那名叫梦珊的女子一身气息内敛,还能用琴声控制人,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唐心说着,看向了墨,扬唇笑道:“墨,你的墨玉萧还没用过,什么时候试试效果如何?”

    闻言,知道她是想让他到时用他的墨玉萧来对抗女子的琴攻,当下便点头道:“主子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们去走走吧!”她笑着站了起来,弹了弹衣袍看了他们几人一眼。旁边的几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指着另一方说:“那里清幽雅静,不如就去那前面走走如何?”

    “好。”应了一声,几人便往那地方走去。

    也在他们几人走开时不久,一袭白衣银发的帝殇陌也寻了过来,目光看着周围的那些修士,一个个的都不是他要找的人,不由微怔,没有?他明明看到那个人的侧脸就是她,虽然是男装着身,但,她的容颜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是不会错的,怎么可能这里却没见到?

    眸光掠过那几个空着的位置,周围的修士们都还在坐着,只有那几个位置的人不知去了哪里,他微顿了一下,也朝周围寻去,是她吗?她怎么也会来了这里?她是跟谁一起来的?

    想着可以见到她,心情是激动而期待的,却又想到可能会看到她冷淡而陌生的神情,心里却又隐隐作痛着,可却又担心着,她在这里不知怎么样?跟谁在一起?

    怀着忐忑的心情一边寻找着,忽而,视线落在了那前面不远的一处清静幽雅的地方,那其中的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正好侧着脸与着身边的人说着话,熟悉的面容带着熟悉的笑,只是,这份熟悉的笑容却不再为他绽放……

    多久没看见到她了?三年多了吧?三年多的时间也许在别人的眼中是一晃而过,对于修炼的修士而言,只是闭了一个关的时间而已,但对他而言,这三年的时间却过得那样的慢,一天天心底的后悔与悲凉都在折磨着他,痛苦与孤寂陪伴着他的这一日日的时光,他期待再见到她,却又害怕再见到她。

    此时,看着那张曾经对他露出绝美笑容的脸为别人绽开着笑意,看着那双令他着迷的清眸盈着浓浓深情的注视着身边的那名白衣男子,他的心痛如刀割,她已经有了爱的人了吗?那个男人是谁?能这样的幸运得到了她的爱?当视线落在那名男子身上,细细的打量着之时,那名男子似乎感觉到他在打量着他,突然间的一个转身,朝他看了过来。

    是他!沐宸风!竟然是他……居然是他……也许,本来就应该是他……

    “帝殇陌?”

    沐宸风挑着眉头诧异的看着那个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白衣男子,那一头显眼的银发,那一身孤寂的气息,想要让人不察觉也难,知道他在这修仙界中,却不想,会在这里遇见了他。深邃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唐心,见她也朝帝殇陌的方向看去。

    再次见到帝殇陌,唐心的目光是平静的,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他了,早在那洛川城时便见过他一次,倒是没想到他也来了这蓬莱仙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便移开了目光。

    玄月和莫子漓都朝那帝殇陌瞥去,这人与他们认识?可却又不像,曾在洛川城时他也来过,不过当时她脸上是戴着面具的,此时看他看着她的目光,竟是那样的让人揪心妃常宫闱TXT下载。

    是的,揪心。这个叫帝殇陌的男子,看着唐心的目光有着化不去的悲痛,有着浓浓的悲伤与追悔,也有着愧疚与自责,还有着那掩也掩不住的浓浓爱意,他们可以断定,此人与她一定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而且,沐宸风应该也是知道的。

    墨则瞥了那帝殇陌一眼便移开了,这个人与主子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曾经放开了主子的手,现在却总时不时的出现在主子的面前,他虽可悲,但他却不可怜他。

    邹宏倒没看到他们几人的神色,只是在看到帝殇陌时也面露惊讶之色,道:“殇陌?你怎么也在这里?”同为仙门中人,帝殇陌的天赋在飘渺仙门的弟子当中算是出色的,他曾见过他几次,也有一些交流,尤其,他对他的那一头银发很是好奇,少年白发,听说还是瞬间三千墨发成银丝的,真不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导致了今日的如此。

    看到他们众人,帝殇陌整了整心神,目光从沐宸风的身上移开,落在了唐心的身上停顿了一会便敛下了眼眸,走上前来到他们的面前,对着邹宏恭敬的行了一礼:“弟子见过邹师叔。”他抬起头,无法抑止的又看了唐心一眼,对邹宏道:“我是跟我师傅一起来的,他就是那后边的席位上,我们并不知邹师叔也来了。”

    “哦,原来你是跟你师傅一起来的。”他点了点头,看向帝殇陌,道:“殇陌,来来来,我帮你引见一下,这位是我们飘渺仙门的拂尘仙君,门主的亲传弟子,沐宸风。”

    闻言,帝殇陌不由的一脸愕然之色,震惊的看着一身白色衣袍的沐宸风,他竟然是飘渺仙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就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拂尘仙君?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昔日旧识如今也成为仙门中的一方强者,而且地位实力都在他之上,还赢得了唐心的芳心,得到了她的爱,他的心头顿时百感交集很不是滋味,从来都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场合,也没想到,沐宸风竟然会是他们仙门门主的亲传弟子,更不会想到他就是那位神秘非凡的拂尘仙君,老天,又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一个让他羞愧得无地自容的玩笑……

    “帝殇陌拜见仙君。”他敛下眼眸,压下震惊,恭敬的行了一礼。

    沐宸风看着他,深邃的目光掠过一抺暗光,唇角微色起一个弧度,对一旁的邹宏道:“邹兄,其实我跟他是旧识了,早就认识了,只是没想到他会是飘渺仙门的弟子,这倒是让人惊讶的。”

    “哦?原来你们早就认识?”邹宏诧异的看了两人一眼,却见,帝殇陌的目光一直落在唐心的身上,还用着那种那样的目光看着唐心,他不由皱起了眉头,担心他冲突了他,正要开口提醒,却不想他先他一步开口了。

    “你、你还好吗?”

    艰难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面对着昔日的爱人,一个他深爱过的女人,一个他辜负了的女人,一个他日夜都想着能再见她的女人,他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告诉她,可,当这一刻她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应该要跟她说些什么,最后,只化成了这样的一句,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三年多了,你还好吗?我想告诉你,对不起,我曾那样的伤害了你,我想告诉你,我日日夜夜都活着痛苦与后悔中,我想要得到你的原谅,但,我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从你削发断情时的决裂,从你说的再见也是陌人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两人已经回不去了,哪怕是朋友也当不成了……

    看着面前依旧美丽如初的她,绝色的容颜比起三年前更是多了一抺魅丽的风采,她的眉,她的眼,充满着自信,她的身上那样圣洁而尊贵的气息依旧是那样的让人觉得神圣而不可亵渎,她就算是一身的男装,就算只是静静的站着,就算没有开口,面部表情淡漠与清冷,仍是散发着那一股飘逸而摄人的绝代风华,深深的晃了他的眼,剌痛了他的心。

    她的美,不再属于他,她的笑,不再为他绽放,她眼中的深情也不再为他流露,此时,她看着他,那眼中只有着一种名为淡漠的神色,只有着一种疏离的态度,她与他,真的已经是陌生人了,真的已经走远了,已经不再属于他了,她是他心中的痛,只为当初错放她的手,这一错过,就是一生……

    听着他的话,唐心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平静如陌生人,也生疏如陌生人,不带半点的情绪,视线别开,对身边的沐宸风道:“我们去那边走走吧辐射的秘密最新章节!”

    “好。”沐宸风勾唇笑着,低沉的声音一落下,自然而然的牵起了她的手,两人往另一处走去。

    这一幕,让邹宏不解的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问:“你们认识?”他认识唐心吗?这场面,怎么看着都有些奇怪。

    帝殇陌敛下眼眸,道:“邹师叔,我先回去了,我师傅还在等着我。”说着,转身就要走,而这时,邹宏唤住了他:“等等。”他上前,不动声色的拿出两颗丹药就着手转给他,低声道:“这蓬莱仙岛有问题,小心一点,这两颗丹药一颗你自己吃了,一颗给你师傅,让他多注意一些。”

    帝殇陌一怔,看着手中的两枚丹药,心头一凛,神色不由的谨慎起来,他这样说,那就证明这蓬莱仙岛真的有问题,当下感激的对他道:“多谢师叔,弟子告退。”目光朝那走远的两人看去,他们,应该也知道吧?

    另一边,沐宸风陪着唐心边走着边笑道:“你怎么连打个招呼都不了?再怎么说也算是认识的。”

    “怎么?你很希望我跟他叙叙旧?”唐心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呵呵,怎么可能呢!不过,就算你跟他说几句,我也不会吃醋的,因为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面的人可是我。”他自信的说着,凤眸中尽是满满的笑意与柔情。

    闻言,唐心笑着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你瞧见没有,我家玄月也是挺有男子气概的,尤其他的实力可比你高,你看你到现在也还没突破进入元婴期,若真的打起来,我估计还是我家玄月会赢,而且,他可是跟我还有血契的关系的,你说,要是我哪天真的移情别恋了,不知会怎么呢?嗯?”

    “你敢!”他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凤眸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沉声道:“一个元婴修士罢了,又没什么了不起的,你等着看吧!将来,我的修炼绝对会比所有人都强!成为至尊强者于我而言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看着他自信的神采,她笑眯了眼,笑:“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只是,目光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现在这里的事情。”她看着他,压低着声音道:“你有没察觉到有人的暗自盯着我们?”

    “嗯,就在那后面,从刚才离开席位就一直盯着了。”他头也没回的说着,神色如裙,似乎在与着他说着什么一般的话题似的。

    唐心目光微闪,眼中掠过一丝光芒,笑道:“我想,我们也应该回去了,找个人带我们去休息一下,这些天一直在外面奔波此时还真的有些累了。”

    “那好,我们到前面去,叫一名侍女带我们去休息吧!”

    “嗯。”两人说着,便转身迈了个方向,往那席位前面走去,看到了一名白衣女子,便唤道:“这位姑娘,我们有些累了,麻烦姑娘先带我们去客房休息一下。”

    “好的,几位请随我来。”那名女子笑应着,做出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几人往客房而去。

    另一边,小老头儿是越走越远,到处的在这里面乱转着,看见那蓬莱仙岛的弟子就闪躲了起来,实力比他强的倒是没怎么看见,于是,就如同在自家后花园似的到处乱转,进了一些的迷阵在里面转了几圈过不去又倒退了回来,再往另一边走去,实在走累了便找了棵大树休息,茂盛的树叶成了他的保护色,他也放心的在树上才上眼睛歇息着,这时,听到了两名白衣男子在那里窃窃私语,他侧耳一听,不由的拧起了眉头上校的涩涩小妻TXT下载。

    “那些修士怎么样了?”

    “有的已经去客房休息,有的还在那花园中喝酒。”

    “这三天要小心一点,别让他们发现异样了,三天后听候上面的指示。”

    “知道,对了,他们不是说少了个老头吗?找到没?”

    “还没有,那老头不知跑哪里去了,连个影子也没瞧见。”

    “现在没什么事,我们也去找找吧!”

    “这样吧!你去找,我回去看一下那些修士,然后再去找。”

    “也行,那走吧!”两人说着,一人朝一个方向而去,想要找到那个不知踪影的老者,却不知,那小老头儿此时正倚在树上看着他们两人。

    又在搞什么?小老头儿目光微闪的盯着一名白衣男子的身影,忽的嘿嘿笑了,正好,跟着这人走不就能直接找到那几个小子吗?当下,他身形一纵,悄然无声的跟在他的后面。

    天下渐暗,小老头儿也来到了众名修士住的地方,只是,几百名修士想要在其中找到他们还是有点困难的,于是,他干脆找了棵大树歇息,打算等天亮他们出来时再说,却不想,半夜竟然就有了动静。

    “你们是不是也察觉到这里有些不对劲?”一名飞仙界的修士对与另外的两人说着,皱着眉头道:“十年前我曾来过一次,虽然也是几日后才能见到云鹤丹神,但这里面的气息却没像这次这样的奇怪。”

    另一名飞仙界的修士也点了点头,凝重的道:“没错,白天时我就察觉到了,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们,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越想越觉得不对。”

    “我们这一边暗处就有三人一直盯着,我借醉骗过了他们,他们才离开的。”另一名修士也说着,这三人是相识的好友,一同结伴来此求取灵,却不想,会遇到这样奇怪的事情。

    “白天修仙界的那几个年轻的小辈你们注意到没有?他们好像也知道这里有些不对劲。”

    “那几个人气势不凡,修仙界能出了那样的人物倒是少见,我倒有个主意,不如,把他们几人叫出来,我们商量一下?”另一名修士主意着。

    一听这话,另外两人顿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好,毕竟这蓬莱仙岛中的强者不输我们三人,其他的那些修士确实没几个能入得了眼的,而且那些修士也没注意到不对劲,把那几个年轻的小辈叫来一起商量对策也好,只是,这几人不知是何来历,又不知他们的禀性,我担心……”

    “不用担心,他们几人的实力虽然在小辈中算是出色的,却不是我等的对手,如果有什么异心,我们再将他们扼杀了也不迟!”其中一名修士语带厉色的说着。

    “好,那就这么办,你们在这等我,我去寻他们过来。”其中一人说着,当即身形一闪,咻的一声往夜色中而去。

    树上的老头听了哪里还睡得着?这几个飞仙界的修士说如果他们有所不从那就将他们扼杀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瞧这三人已经是化神期的强者了,要杀他们几个那可是易如反掌,想着,心下觉得不妙,看来,他还是不能出现的好,看到时若真的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他老头儿也好帮上一把,要不然,那几个小子碰上了这三名化神期的强者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死。

    “什么人!”

    房中的沐宸风沉声一喝,凌厉的目光扫过那窗外边,坐在桌边的唐心也抬眸看去,眨眼不到的时间,一名灰衣修士闪身进入了他们的房中,强大的气场瞬间扑面而来,震得两人体内血气翻滚,让他们心头一提龙在边缘最新章节!好强大的威压!此人是飞仙界的修士,化神期的强者!

    “原来是飞仙界的前辈,晚辈有礼了。”唐心拱手一礼,压下胸口处的不适笑道着,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此人深夜来此,定是有事。

    灰袍修士瞥了两人一眼,两人的表现让他很是满意,于是敛起了一身的经者气息,迈步走进,沉声道:“本尊为华圣仙尊,来找你们,是有些事情要与你们说。”

    沐宸风站在一旁,只是打量着他,并没有言语。而旁边的唐心则笑道:“前辈有话尽管说。”她还以为没多少人察觉出来,看来,这飞仙界的修士还真不一般,连他们都没看出他们白天有何异常,细想也是,这些人都是飞仙界的强者,又岂会真的那么大意。

    “本尊见你们几人实力在同辈中算是出色的,才会找你们共商,你们还有三个人,去把他们一起叫醒跟本尊一道前去,另外两位飞仙界的尊者在前面不远处等着。”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威压,化神期的威压让他无论是眼神还是声音都带着一股狂傲的气息,话虽说是共商,但此时与他们几人说话,却是用着命令一般的口气,仿佛理所当然似的。

    沐宸风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抺幽光,看了唐心一眼,见她面带笑容,笑意吟吟,不由的敛下了眼眸,打算静观其变,看看她想要怎么做?还有这修士口中所说的另外两名尊者,他们又会想要跟他们说什么?

    “呵呵,不用了,他们都来了。”唐心轻笑着,声音一落,半眯着的目光看向了那外面,道:“进来吧!”

    那华圣仙尊听到他的话不由的一惊,回头一看,果然见外面有三道影子,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那三抺影子也跟着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定睛一看,确实是白天的那三人无疑。

    一名黑色衣袍的冷峻男子,一名一身黑色战袍的血眸男子,以及一名华衣男子,这三人的气质都非凡,尤其是那个血眸男子,一身阴凉的气息和煞气仿佛地狱而来的修罗,这样年轻的修士有这样摄人的气势,真的非同一般,尤其是,这三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外面的?他一名化神期的强者竟然没有察觉到,真是太过诡异了。

    不由的敛起了狂傲,认真的打量着这房中的几人,越看,越觉得他们几人很不一般,这样的人又岂会是能任由他们随意扼杀的弱者?看来,还得再与另外两人重长计议才行,免得到时出了无法预计的麻烦。

    “前辈,请带路吧!”唐心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出,看着那微拧着眉头的修士,一副十分好商量的模样,全然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由于实力的提升,再加上她刻意的隐藏,就算是化神期的强者也已经无法看出她是女儿身。

    墨和玄月几人相视了一眼,跟在她的后面往外而去,不多时,众人来到了一处树下,看着那两名站在树下的修士,唐心拱手一礼,笑道:“见过两位尊者。”

    树上,小老头儿敛着气息看着底下的几人,一双睿智的眼眸半眯着,打量着他们底下的几人,仔细的听着他们所说的话。

    那两名尊者看到他们几人不卑不亢的来到他们的面前,除了前面的那名白衣男子向他们拱手行礼之外,后面的几人就如同旁观者一般的站着,深邃而冰冷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仿佛在评估着什么似的。

    那名华圣仙尊走上前,对那两人道:“我已经把他们带来了。”说着,又对唐心几人介绍道:“这两位也是化神期的尊者,也是本尊的好友,这位是玉光尊者,这位是青阳尊者。”

    听到他的介绍,那玉光尊者和青阳尊者皆朝他看了一眼,他在为这几个小辈介绍他们时,竟然连他们是他的好友也说了出来?刚才他前去时,他们都还说,如果这几个小辈不听话,有异心那直接扼杀了他们也没什么,而这时,瞧他敛起了一身的狂傲气息,这语气也不像是在跟小辈说话,反倒像是在跟同辈的修士在说着,这转变,又是为何呢?

    看着两名好友这样的看着自己,那华圣仙尊轻咳了一声,看向唐心和沐宸风他们,道:“对了,我们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呢?”

    唐心扬唇一笑,将众人介绍了一下,最后才道:“几位前辈,你们叫我唐心便可萌婚,少将猛如虎。”

    “唐心?怎么像个女娃娃的名字?”其中一人听到这名字时不由的一笑,看着她,笑道:“看你长得眉清目秀俊朗非凡,却取了个女子的名字,真是奇怪。”

    闻言,沐宸风几人目光微闪,微不可察的勾起了唇角露出一抺不易察觉的笑意。而唐心则笑眯着眼,道:“名字乃父母所赐,不能更改,再说,修仙之人对这些也都不太看重的,几位前辈,你们说是吧?”

    “呵呵,确实是有一股非凡风范,好了,我们也不多说了,先将事情说一事,会找你们来也是因为白天看到你们有所警惕,这蓬莱仙岛有些不对劲,我们得找机会打探一下这里面到底在布什么疑云,否则都被蒙在这鼓里处于被动的姿态,本来还想来此求取丹药的,如果丹药没求到反倒把自己赔进去了,那就太过得不偿失了。”

    听到他们的话,沐宸风走上前来,沉声道:“几位前辈既然也看出来了,那么,不知可有什么应对之策?如今我们的行动都被盯着,而且对这里面的地方也不熟悉,尤其是潜伏着太多不知的危险,不知要如何能查出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在这里面行走若无人带引,那绝对是危险万分,他们想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那不就是想让他们来冒这个险吗?如果找了了问题所在那是一回事,如果因此而丢了小命,那又是另一回事。

    “我们的意思是,明日由我们来分散那些盯着的人的注意,让你们去打探。”

    “这个办法只怕是行不通,而且,我也不会让他们去冒这样的一个危险。”沐宸风直接就拒绝了,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道:“如果只让我们几人甚至当中的一两人去寻找,那么,我是绝不会同意的,与这里面的强者相比,我们的实力并不是是强的,如果一个被擒只怕会落得死无全尸。”

    闻言,三名修士相视一眼,问道:“那么,你想如何?你沉得又应当如何?”

    “前辈若想要我们当中的一两人去查探消息也并无不可,不过,三位前辈当中的一人也得跟着一起去,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时也能出手相助。”沐宸风沉声说着,不卑不亢的把自己的意见提出来。

    权威被挑衅,其中的一名修士当即沉下了脸,目光中泛着狠厉的神色,低喝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与我们讨价还价,你难道不知道,如果我想杀了你轻而易举吗?”

    面对强者释放的威压与狠厉,沐宸风因实力低了就对方两个级别而隐隐有些不适,但他仍强自压下那胸口处澎湃的血液,毫不妥协的开口:“如果你们想跟我们合作,那就得按我说的做,虽然你是化神期的强者,不过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尤其,在这地方,稍有动静便会引来蓬莱仙岛的人,到时别说是我们了,就连你们都遇到什么都是说不定的。”声音一顿,凤眸中掠过一丝幽光,看着面前气得胸口起伏的修士,他再度冷冷的开口:“阁下这般语气,这般态度,丝毫没有想与我们合作的诚意,我们几人的实力虽然不如三位,但,却也不会一味的听从三位的安排,如果无法接受,那我们就各做各的。”

    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冰冷的气息,以及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面对面前的化神期强者,展现着属于他自己的风华与气势,凌人的气势,摄人的气场毫不弱于对方丝毫,而其是那自信而蕴含着威压的话,更是叫三名化神期的强者都不由的心头一滞,不由的眯起了眼,重新评估着面前浑身散发着尊贵之气的男子。

    此人,比起那叫唐心的白衣少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到底,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来历?竟然有这等摄人的风华与气势?

    ------题外话------

    亲爱滴妞儿们,一万五的更来了,期待已久了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