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4 飞仙强者,不期而遇

    元婴尊者?萧家家主是元婴尊者?不是吧?这回他们总算看明白了,那王家的那名金丹巅峰修士为何在这个时候民成了这副模样了,金丹巅峰修士根本不是元婴强者的对手,见到强者不低头,难道想找死不成?

    最是错愕的,莫过于那王霸了,本来想着请自家叔父出来对付他们的,谁知叔父全见到这人竟然吓得浑身发抖,刚才他说什么来着?元婴修士?怎么可能?这个男子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元婴强者!

    “叔父,你会不会搞错了?他怎么可能会是元婴强者?”萧轩尔?他总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却不记得在哪听过了,他的老丈人先前称他是萧家主,是哪个地方的萧家主?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听到这话,那老者怒斥出声:“混蛋!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你有几条命够死?竟然敢得罪元婴强者?还不快给我跪下请罪认错!”说着,朝他肥厚的肩膀上一拍,掌心一用力王霸整个人便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

    “叔、叔父……”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又看了看那负手而立沉稳摄人的锦衣男子,后知生觉的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若换成平时,叔父断然不会这样的,难道,这个人真的是元婴强者?可,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元婴强者?他不是听说这整个修仙界除了那些隐退的强者之外,被众人所知的元婴强者也只有五位吗?

    “尊、尊者,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尊者见谅,这件仙品灵器就当是小小薄礼,还望尊者笑纳。”见他面色威严,窥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生怕他迁怒于王家,老者连忙将空间中的那唯一一件仙品灵器献上,只为求得上下一个活命的机会。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中,弱者在强者的面前永远只有低头的份,尤其是元婴强者,他们喜怒无常往往一动手就会取人性命于无形,就算他已经是金丹巅峰的修士也一样,如果一件仙品灵器可以保住王家,那已经算是天大的好运了醉枕江山全文阅读。

    看到那件仙品灵器,王霸不由的瞪大了眼睛,正要开口可在看到叔父那警告的目光时当即闭上了嘴低下了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天呐!那是仙品灵器?”

    “听说仙品灵器的神效很厉害的,这样高品阶的灵器也不常见,毕竟在打造出仙品灵器只有那些炼器师才能炼制出来,而且品阶越高所花费的时间也越长,像这样的仙品灵器就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再往上的就更不止了。”

    萧轩尔看也没看那件仙品灵器一眼,目光一直落在那老者的身上,道:“在修仙界这样的地方,不是你们可以一手遮天的,做事收敛一点,否则,自会有人收拾你们。”

    “是是是,尊者说的是,我回去一定严加管教,绝不让他再这样不知轻重到处惹祸。”声音一顿,对着那围着酒楼的护卫们喝道:“你们都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退下!”说着,将手中的托着的那件仙品灵器递上前给站在萧轩尔身后的掌柜。

    萧轩尔看了他一眼,那蕴含着威压的一记目光让他额间的冷汗又再次的冒了出来,在他的目光之下,他是连吭一声都不敢,直到他转身往里面走去,这才敢抬起头来拭去额头的冷汗。

    “叔、叔父……”

    “混帐东西!”那老者一回身就怒骂了一声,指着他的额头骂道:“你知不知道你惹的是什么人?你就算是想找死也犯不着拖累整个王家,马上跟我回去,这王家若再由你来执掌迟早害得全族全丧命!”他怒斥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件仙品灵器就这样没了,不禁肉疼不已。

    王霸被骂得一愣一愣的,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个元婴强者到底是什么人,便问:“叔父,这个萧轩尔到底是什么人?他真的是元婴强者吗?连你都这样的惧他?”

    “废话!不是元婴强者我哪里用拱手送上我唯一的一件仙品灵器?萧轩尔你也不知道是谁?你这个王家的管事人是怎么当的?什么人不好惹你竟然去惹萧家的人,你是嫌命太长了吗?还是你这脑袋里面全是豆腐渣!”

    当着大街被这样骂着,他不由的低下了头,道:“叔父,这、这也不能全怪我,我已经很久没打理家族事情了,家族里的事情都交给三弟去打理了,我确实是不知道……”

    “既然你无心管理那就别管了,我看你也不是那块料,回去后把你换了,直接让你三弟来当!”他怒骂着,气哼了一声,大步的迈步往回而去,出这来一趟,还没了件仙品灵器,这能不让他恼火吗?

    酒楼中,厢房里,萧轩尔回到桌边坐下,跟在后面的掌柜把那件仙品灵器放在桌面上后便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房里几人看到那件仙品灵器都朝他看了一眼,这才出去一回,也没动手就弄回了这么一件仙品灵器了?

    见他们一个个用着那种目光看着他,萧轩尔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道:“王家的人送的。”说着,把那件仙品灵器推给天音:“给你。”

    “那个家族的人的东西,我不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好了。”天音摇了摇头,把那仙品灵器推了回去。

    闻言,萧轩尔便也收了起来,道:“既然你不要,那到时给萧遥吧!”

    唐心听了他的话,笑道:“萧遥要是收到你这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这萧轩尔也不是那么排斥萧遥,尤其是在跟他们呆了些时日后,相处得也溶合多了。

    “我已经让人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了,今晚都好好休息一下吧!”

    “唐唐,今晚我们俩睡吧不良之年少轻狂TXT下载!我都好久没跟你睡一张床了。”天音凑近她的身边说着,想到以前她们两人睡一起时总是在夜间闲聊,脸上不由的绽开了愉悦的笑容。

    “好。”唐心笑着应下了,对他们说:“你们几个男的就自己聊会吧!我和天音还有些话要说,就先回房了。”

    “出了外面找掌柜,他会带你们去房间。”萧轩尔开口说着。

    “知道了。”两人应了一声,牵着手往外走去。

    看着她们两人离开,沐宸风笑着端着面前的茶杯,对他们几人道:“来吧!我们也喝一杯。”于是,这一天,他们几人在这厢房中闲聊着一些男人的话题,而另一边,唐心和天音也在聊着一些私密话语,直到,次日,几人分道扬镳而去……

    东川海域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这里人烟本来是稀少的,但,似乎因为这蓬莱仙岛的出现,也因为着众强者的齐聚,海边处的沙摊陆陆续续的增添了修士,或者是炼丹师,而沐宸风几人也在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到了这东川海域,看到那沙摊上有的静坐着修炼,有的四处走动着观看周围的众名修士,他们几人相视了一眼,也找了个地方坐下。

    “本以为我们是来早了,没想到,这里的人比我们更早。”沐宸风看着那些人,粗略的算一下,大概也有三四百人吧!

    唐心也扫了一眼,道:“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有。”

    “算算日子,应该还有十天的时间那蓬莱仙岛才会出现。”莫子漓开口说着,目光落在那海域之中,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空无一物的海中到时怎么会浮现出一座小岛?

    “我看不一定出现的时间会精准,你们看来到这里的修士们都没离开,那么,蓬莱仙岛应该是会提前出现在这片海域之中。”墨沉声说着,血色的眸光掠过那些修士后慢慢的敛下。

    玄月则看了那三四百名修士一眼,道:“还有飞仙界的强者没来。”那些人才是重头戏,这里的这些人,根本入不了眼。

    “吃几个果子解解渴吧!来,接着。”唐心从空间中拿出灵果给他们,目光也不时的落在那片海域上,那个蓬莱仙岛到时会怎么出现?从海底出现?还是从远处出现?真的让人猜不透也弄不明。

    正当他们这边的几人正在吃着灵果时,另一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他们都不由的抬头看去。只见,一名修士揪着一名炼丹师的衣襟,厉声喝道:“还不让开?莫不是你真的是找打!”

    “阁下这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对我这样无礼,难道就真的认为自己技压群雄没人是你的对手吗?你我都是来参加蓬莱仙岛的的,只是我来此拜求是炼丹的技术,而阁下所求却是灵丹妙药罢了。”那名炼丹师不急也不恼的说着,拂了拂衣袖,面对身前带着厉色的修士依旧神色如初。

    不远处的唐心看着那名炼丹师,细细的打量着,此人年过半百,灰袍着身淡定而沉稳,脸上气色红润精神抖擞,他盘膝坐沙摊上,静看着面前的怒气腾腾的那名修士。

    而那名修士在听到他的这一番话后,不由的朝周围看去,果然见周围的众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瞥了他一眼,道:“你是什么人?哪个仙门的炼丹师?又是何品阶?”看这人衣着平平估计也没什么大来头的,再者,炼丹师一般专攻炼丹,在武力方面却是远远不如他们修士的,本想着等他自报山门与品阶好取笑一番,谁知,在听到他的话后,面子顿时有些挂不住。

    “我乃飘渺门炼丹宗师,邹宏。”

    “什么?飘渺仙门的炼丹宗师邹宏?我听说,在修仙界各个仙门中他的炼丹师品阶是最高的!进入炼丹宗师的他已经可以炼制出逆天丹药了!”

    “飘渺仙门的炼丹师邹宏我也听说过,他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难怪那气度如此不凡,这蓬莱仙岛可说是炼丹师的鼻祖,他会出现在这里也属正常红怜宝鉴全文阅读。”

    周围的众名修士在听到邹宏的话后,也不由的小声议论着,那名修士也不过就是金丹修士,而邹宏却是炼丹宗师,这两人的地位可是明摆在那里了,一个金丹修士也敢对炼丹宗师不敬,真是不知死活。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洛川城有一位叫天圣丹尊的炼丹师,他自己在那地方开了一个叫丹药拍卖会的,那拍卖会可火热了,听说他的炼丹品阶很高,而且丹药拍卖会的丹药也全是上品丹药,尤其有很多较少见的珍贵丹药出现,这次蓬莱仙岛,那位天圣丹尊不知会不会出现?”

    “这事我也听说了,不过都说那个天圣丹尊很神秘,没人知道他长得怎么样,只知道他手底下有着不少的能人强者,势力非常之大。”

    一旁,那盘膝而坐的邹宏听到他们的话,不由的目光微闪,天圣丹尊?他似乎也好像听说过仙门中派了人去请,不过没请到,说起来,那位天圣丹尊确实是个神秘人物,如果能在这蓬莱仙岛上见一见这位天圣丹尊倒也可以向他请教一番。

    “邹兄,别来无恙,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沐宸风来到他的面前,拱手笑说着。

    听到这声音,邹宏抬头一看,见竟然是沐宸风,当即站了起来,拱手还以一礼:“邹宏见过仙君,仙君一别多时,近来可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仙门中的拂尘仙君,拂尘仙君,飘渺门主的亲传弟子,实力与气质都极为出众,可说是人中龙凤有如谪仙。

    唐心则挑了挑眉,沐宸风认识这名炼丹师?看起来似乎还有些交情?

    “邹兄,我的几个朋友在那边,不如一起过来,我为你介绍一下。”

    “好,仙君请。”邹宏做出请的手势,让他先行,而周围的人见邹宏竟是这般的以礼相待,不由的相视一眼,暗自猜测着那名白衣男子是什么人?为何邹宏称他为仙君?

    沐宸风带着他来到唐心几人面前,对唐心道:“你爹爹当时的身体能那么快好,全是因为邹兄所赠送的丹药,他是我的好友,也是仙门中唯一一名炼丹宗师,邹宏。”

    听到他的话,唐心眼睛一亮,也站了起来,面露笑容的道:“原来就是阁下就是赠药之人,一直想要好好谢谢你,没想到能这里遇见,我叫唐心,多多指教。”

    “这……”邹宏有些不解的看向身边的沐宸风,见状,沐宸风笑道:“还记得那时我请你去别院看的那名中年男子吗?就是她的父亲,也多夸了你的丹药他才能好得那么快。”

    “哦,原来是那位唐老爷的公子。”邹宏点了点头,这才恍然大悟的笑道:“唐公子言重了,我也不过举手之劳,再说,仙君叫到,我自然是义不容辞。”

    “好个义不容辞。”唐心目光带着赞赏,道:“阁下好气度,能相识也是一种缘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莫子漓,玄月,墨染。”

    “各位好,邹宏有礼了。”他拱手向几人行了一礼,看到他们一个个都是非凡的人物,不由的心下唏嘘,这唐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得仙君伴左右,还有这样几位实力非凡的朋友?

    莫子漓几人也朝他点了点,既然沐宸风能带过来,那交情定是不浅的。

    “坐吧!”沐宸风说着,示意几人坐下,道:“邹兄来此多久了?”

    “我也是昨日才来到这里,这蓬莱仙岛出现的时间也许会提早,所以得提前来,不能太慢了,当知道这消息后我安排好手上的事情就从仙门出发了,仙君,你似乎已经很久没回仙门了,最近可有见到南峰仙翁?”

    提起那老头,沐宸风的目光不由微闪,想起那一回碰见他所发生的事情,凤眸中不由掠过一丝幽光,笑道:“前不久才见过我一回,现在也不知他在何方,不过,他对这些事情最感兴趣了,我想他应该也是会出现在这里的绝对权力。”就以老头儿那诡异的性子,这时不知正藏在哪个地方呢!

    沐宸风说得不错,小老头儿还真的来了,而且比他们还要先到两天,只是,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他在哪的,因为他两天前到了这沙滩后就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进去,只露出了头和两个脚趾头,而脑袋躺着的地方则插着一树枝,茂盛的树叶正好为他遮掩剌眼的阳光,此时正舒服的在海边吹着风哼着小曲晒太阳,因为他离那些人比较远了一点,也没人去注意到他,更没人想到有人会给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哎呀,这海边吹着风就是舒服,瞧这海浪又涌上来把我脚上的沙给冲了,真是费劲,小老头我都盖了好几层了。”看到脚上的沙被海浪冲开,他又伸出了手把捧着细沙洒了上去。

    “也不知那几个小子们到了没有,还好我偷溜进去时听到了他们的话,要不然还傻傻的在那洛川城中等着呢!嘿嘿,这几个小子还不知道老头我也跟着来了。”他笑眯了眼,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得意与开心,活像是在玩什么游戏似的,那股兴奋劲十足。

    另一边,在那海边沙滩上聊着的几人说说笑笑,时间倒也过得挺快的,虽然几人气度非凡,但混在这数百人的沙滩上若是不仔细去找想要看到他们也是挺难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几日后,又有一批强者从空中飞来,那些修仙者有的用的是飞行的仙器,有的侧是飞行兽,也有的是御剑而来,陆陆续续大约有一百多名从飞仙界而为的强者,实力皆是在元婴修士之上。

    “呼……”

    飞仙界一百多名强者的出现,带着摄人的威压与气势的卷向了沙滩上的众人,有意识的释放着强者的威压,随着他们的出现,空气中气息变得越发的凝重,风沙吹起,海浪纷拍,大海澎湃的咆哮声也越发的她响亮摄人,那呼的一声掀起狠狠拍下的海浪凶猛得如同一头凶残狠厉的猛兽扑下,海浪一拍,激起了巨大的浪花飞溅而出,海水大掀而起卷上了沙滩之上,有的修士没来得及避开就让这股海浪给拍了一身湿,尽显狼狈之态,却又因是对面着飞仙界的强者而不敢动怒,只能硬生生的压下那一口气。

    这一百多名飞仙强者的出现,霸道而倨傲,他们居高临下的睨了底下的众人一眼,直接拿出了他们的空间神器便放在那沙滩之上,空间神器就如同一个可小可大的居所,在沙滩上放下后他们便直接入内,仿佛与这修仙界的众人呆在一起是一件多么降低他们身份的事情似的。

    看到飞仙界强者们的空间神器,不少的修士目露羡慕之色,那可是空间神器,可大可小可随身收藏带到的空间神器,这样的宝贝在这修仙界中还没有炼器师能炼制出来,怎么能不让他们眼馋?

    瞧那五光十色的豪华外表,看那非同一般的晶石镶嵌,那哪里是一般的炼器师就能炼制出来的东西?在这修仙界上更是从没见过这样的神物,真不知里面会是怎样的布置?里面的空间又会有多大?那些晶石看似不是一般的晶石,在阳光下都会散发着摄人的熣灿光芒,何谓价值连城?这样的宝贝当属价值连城!

    “真不愧是飞仙界的强者,单单是这出场的威摄力就非同一般,更别说他们的那些神器了。”邹宏看着那些进入神器当中的强者,开口说着,都说飞仙界是所有修仙之人必去的地方,那里无边无际天广地阔,但同样的,争斗的事情也特别的多,如果没有足够的强者实力根本在那地方无法立足扬名。

    “是很厉害,都是元婴级别以上的强者。”唐心也点了点头说着,不过,她看向那些强者和他们的神器时,眼中的神色是淡然和欣赏。

    玄月则瞥了那些飞仙界的强者一眼,眼底掠过一抺幽光,慢慢的敛下了眼眸静坐着,让人猜不出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与此同时,唐心几人并不知道,在另一边的沙滩上,一袭宽松白衣的帝殇陌正随着他的师傅一同前来,他依旧是那一身孤寂的气息,三千银发垂落身后,敛着眼眸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