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见过元婴尊者!

    “老爷,老爷,你可知她是谁?”

    顾家的二小姐,就是是王家的十三姨太在后面唤着,她强忍着那一鞭子的剧痛撑着身子站起来。

    一听这话,王霸当即回头问:“你知道?快快告诉我,这美人儿是谁?”

    “她就是顾家的大小姐,顾天音,原本就该是你的十三姨太,只不过她逃走了,老爷,现在看到她了,你是不是应该把她给捉回去,我是不介意她来当你的第十六房小妾的。”她不怀好意的看着那神色冰冷的顾天音,这个女人竟然一直都在装,明明有着一副好的面孔,却把自己弄得那样丑,很好,她毁了她,她也要毁了她!今天碰上了这好色成性的王霸,她倒要看看她怎么逃得出他的魔爪!

    听到她的话,周围的百姓都不由的窃窃私语,指着那顾家二小姐说:“这女人怎么这样?她竟然怂恿那王家的老爷把那顾家大小姐给娶回去当十六房妾室?这也太不道德了,这不是想毁了人家好好的姑娘家吗?”

    “就是,那顾家大小姐长得美如天仙,怎么可以去当王霸的十六妾室呢!那王霸好色成性,若真的嫁了,那可就是害了人家姑娘一生了。”

    “你小声一点,别让王霸听见了,他王家的势力可不小,听说,他王家可是有一名金丹巅峰期的修士的,不是一般人就能惹的。”

    “要不是因为王家出了那一名金丹巅峰期的修士,想必也不敢在这城中横行霸道,只可惜,城中没人敢与他王家为敌,听说,不仅他家中有一名金丹巅峰的修士,他们的势力结交还很广,认识的能人强者不少呢!”

    “好了,你小声一点,让那王霸听见了可不好。”

    站在一旁的唐心听着周围百姓的话语,不由的挑了挑眉头,王八?瞧德行还真的是对得起他的这个名字,一副色鬼的模样,盯着天音那两眼放着狼光,真当是让人见了就心生反感,真不知那顾恒怎么就会想要将天音许配给这样的人当妾室,难道在权势的面前,自己的亲生女儿真的不重要吗?

    “什么伪道!她就是顾、顾、顾家大小姐顾天音?那个逃婚的?”听到了她的话,王霸双眼顿时一亮,笑嘿嘿的摩擦着双手盯着面前美丽脱俗的女子,道:“原来你就是天音啊!这么说起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呢!你说你是跑哪里去了?怎么就逃婚了呢?你现在回来,是不是想回来跟我成亲的?只要你点一下头,我马上让人安排,今晚就洞房花烛!”

    “噗嗤!”

    唐心实在是忍不住的笑喷了,这人压根就是人头猪脑,没瞧见天音那张脸色冷得几乎要杀了他吗?还在说着这样的话,真不知怎么会有这样白痴的人,还说是什么王家的主事人,看来,这个在这城中能呼风唤雨的王家用这样的主事人,也不过尔尔啊!

    “谁!谁敢笑!给我站出来!”王霸回头怒喝着,这一声笑真的听着剌耳极了,什么人敢在他说话的时候笑?是在笑他?当真是大胆!

    唐心摇了摇头,笑着迈步走出,来到天音的身边,看着那面前的王霸,笑道:“是我在笑,实在在听到你说的话,忍不住的笑了。”

    王霸盯着站在天音身边的白衣男子,见他俊美不凡,气质出众,相比之下,他则显得肥胖丑陋,心里的不平衡一上来,脸色也难看的喝着:“你这小子是什么人!竟然敢笑我,你是找死!”说着,从空间中抽出大刀就要朝唐心劈去。

    “哎,等等,等等。”唐心不紧不慢的说着,看着他说:“我可是天音的结拜大哥,你对我动手就不怕天音生气?”

    “什么?你是天音美人的结拜大哥?”他怀疑的看了他一眼,打量了半响,见天音因他的出现脸色缓了会,这才放下手中的大刀,面上露出了笑容,道:“原来是天音美人的结拜大哥啊!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真是失敬,失敬。”

    唐心唇角掩不住的往上扬着,看着这么个脑袋逗秀的她就忍不住想要玩玩,轻咳一声,看了身边的天音一眼,她道:“王八,那个女人是你的十三妾?”她挑着眉看着后面的那个顾家二小姐。

    “不错,前不久才娶的。”

    “那你可知,你的这个十三妾可是一直欺负我家天音?现在才抽了她一鞭子,怎么也不够出气啊!你是不是也得意思意思?让我们看看你的诚意?”她眉眼皆是笑意,那个女人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单凭她说出的那一番话就足够吃一顿苦头了,若由这王八动手,相信会更加解气。

    天音听到了唐心的话,唇角也不由的轻勾起一抺浅浅的弧度,她敛下了眼眸静立着,也不急着动手,唐唐的这主意,甚好,那个女人这样的不知好歹,就让她的男人来给她一顿痛揍更是解气。

    原本还有一丝迟疑的王霸看到天音唇边的笑,把心一横还真的当真了,当下笑道:“好!我就帮天音美人出出气!揍这女人一顿!”说着,当即转身就要往自家的十三姨太而去。

    这一幕,看得周围的众人直呼惊奇,更有的暗自叫好,然而,相对的顾恒却是一脸老脸气得通红,他怒视着天音,大步的上前:“王霸,你别听他们的话,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打她呢!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吗?”

    “哈哈,我说老丈人,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打死的,顶多就是一顿痛揍,这女人竟然敢欺负天音美人,这不是讨打吗?再说了,就算是死了一个,你也还有天音美人这样的好女儿在。”说着,还真的就挥着拳头朝自家的十三姨太而去。

    “不、不、不要!”那顾家二小姐惊慌的往后退着,吓得脸色惨白,愤恨的盯着那看戏一般的天音,怒骂着:“你这狠毒的女人!你、你……啊!”她后面的话,自然的化成了一声的惨叫。

    王霸横眉怒目的瞪着她,拳头一挥,怒骂着:“该死的蠢女人[综影视]女二号!当着我的面也敢骂我的天音美人,你是找死!”拳头一记记的挥下,砰砰的痛揍声伴随着一声声的求饶与惨叫在这大街上响,听得周围的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也太狠了吧?那不是他的女人吗?竟然打成这样,那顾家家主就这样看着?这、这都什么父亲啊!”

    “你不懂,那顾家家主也不敢去惹恼王家的人,听闻这王霸还是一名筑基六阶的修士,那顾家家主不是他的对手,上去了也是白搭。”

    顾恒一张老脸是一阵青一阵白,听着周围的话,再看那被用手打的二女儿,把全部的气都出在一旁的天音身上:“你这逆女!连自家的姐妹都下得了手!今天我饶不了你!”

    “唐唐你让开!”天音声音一冷,将唐心推开,自己也闪身往前掠去,讥讽道:“这不是你挑的好女婿吗?怎么?不满意?”父女两人一来一往的过着招,天音的实力早就已经在顾恒之上,但,明显的,在打斗当中她并没有用尽全力。

    一旁的唐心看得清楚,心下微叹,天音心里还是有他这个父亲的存在的,哪怕,他真的亏待了她,她也下不了手真的去打伤他,她知道,她嘴里说着要让顾家在这城中消失也不过只是气话而已,她恨他们不平的对待,却无法真的对他们下狠心让他的整个家族在这城中消失。

    顾恒这个父亲当得真的太不称职了,这样好的一个女儿不懂得珍惜,非得弄成这样,看到他这样的父亲,她不禁想到她的爹娘,虽然她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待她却有如亲生,为了她吃尽苦头,在这亲情上面,她比天音真的幸福太多了,好在,以后天音都有萧轩尔来保护她,照顾她,疼爱她。

    “滚远点去别让我再看到你!”王霸一脚把自家的十三妾给踢飞了,转身看着那一来一往的在动手的两人,不由大声的喊着:“老丈人,你小心点,可别打伤了我的天音美人。”

    人群中,萧轩尔走了出来,看着那在交手的两人,又瞥了王霸一眼,沉着脸迈步走出来,这时,正好看到天音被顾恒的一掌击退猛退了几步才稳信了身形,那一旁的王霸连忙跑上前就要去扶着她,见到这一幕,萧轩尔深邃的目光微闪,眼底掠过一抺暗光,没人看见怎么动的身法,只看到,那就要碰到天音的王霸整个人毫无预警的就被踢了出去。

    “砰!”

    “嘶!啊……”

    王霸整个人趴倒在地面上,因那一脚的力道之重,他整个脸色都涨得通红,憋着气冒出了一句话来:“谁!谁敢踹我!”他想爬着站起来,奈何腹部的痛意让他直不起身子,试了两次全趴了回去。

    萧轩尔搂着天音的腰,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以着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本就不言苟笑,此时更是沉着脸抿着唇,眉宇间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强者威严让周围的众人都不敢喧哗的屏住了呼吸,锦衣华服更是将他身上那股上位者的强大气势尽托而出,不用言语,单单是那摄人的气势就已经让人噤若寒蝉不敢放肆。

    一旁的唐心看到护花使者来了,便眸光带笑的退到一旁看好戏,越发觉得,这天音真是没看错人,瞧这萧轩尔的一身气势,啧啧,真是极具男性魅力,尤其是他这以着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模样,干脆利落的赏了那王八的那一脚,更是让她忍不住的想要拍手叫好!

    “萧、萧、萧家主?”

    看到萧轩尔的出现,顾恒真的呆了,尤其是看到他那搂在天音腰间的大手,更是心颤了颤,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忽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一回他出现在顾家,天音拼了命的跑出来喊着萧轩尔救她,虽然当时他并没开口,但,次日她就不见了,这段时间他一直找不到她的行踪,难道,难道她当时就是被萧家家主萧轩尔给带走了?想到有这个可能,他只觉脑海里一片的空白……

    萧轩尔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便低头看向怀里的天音,问:“伤着了没?怎么这么不小心仙府道途。”以她的实力对付顾绰绰有余,却让她自己被他一掌给拍出了。

    “没事。”天音摇了摇头,看了那呆滞着的顾恒一眼,道:“从今天开始,我,顾天音将与顾家没有任何关系!不管你同意与否,今日之后,就是陌路人!”声音一落,看了手中的鞭子一眼,掌心凝聚一股暗劲一催,只听砰的一声,那条鞭子当即断成两截掉落地上。

    终于从地上爬起来的王霸见到那搂着天音的萧轩尔,不由的瞪起了双眼,怒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一旁,唐心笑着走上前,道:“王八,他是天音的未婚夫,萧轩尔。”声音一落,睨了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顾家二小姐,笑道:“其实,你跟那顾家二小姐挺配的,两人就将着过吧!”

    “你!你敢玩我!”后知后觉的王霸总算是脑袋灵光了一回,紧拧拳头就朝唐心挥了出去,夹带着强劲力道的一拳看似虎虎生威,却不想轻易的就让唐心给避开了。

    白色的身影轻轻一闪,戏谑的笑道:“你还是别跟我动手的好,要不然我真的会把你打得变王八的。”

    “混蛋!”

    一拳没击中,又再次的挥出数拳,然让唐心给避开了,在他气喘不停之时,唐心唇角一勾,横腿一扫顿时将他刮倒,重重的跌倒在大街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我就说你不是我的对手的,还是省点力气吧!”她摇头笑了笑,对他们说:“我们走吧!回去喝酒聊天去。”说着,三人无视着周围众人的惊愕与一不可思议从容的离开。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王霸倒在地上好半会才翻身爬了起来,怒喝出声:“也不看看是在谁的地盘!竟然敢得罪我王霸,你们是找死!哼!看我回去请我叔父来教训你们,一定要让你们好看!”他恶狠狠的放下狠话,见周围的百姓都看着他,便大声喝道:“看什么看!等会你们就知道我王家的厉害!”

    人群渐渐散去,只留下那怔怔呆住的顾恒和奄奄一息的顾家二小姐以及顾家的那些护卫仍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去……

    酒楼中,见他们三人回来,沐宸风挑了挑眉,看着他们问:“事情解决了?”那前面的事情他们也知道,不过相信他们几人会处理好的,便没有跟着过去。

    “嗯,应该也算是吧!我想,今日过后,天音去到哪都是自由的了。”唐心笑了笑,走进厢房的桌边坐下。

    莫子漓自然而然的为她倒上了茶水,她也自然而然的端起就喝,对他们几人说:“今晚我们留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天音和萧轩尔回去,我们就继续上路吧!”

    “既然来了,明日不去我萧家坐会吗?”萧轩尔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道:“应该也是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你和天音我们都见到了,你家那里我们就先不去了,我打算明日早上就走,你们觉得怎么样?”她看向沐宸风和莫子漓他们几人问着。

    几人点了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吧!”

    “唐唐,你们去到那里一定要小心一点。”天音握着她的手说着,毕竟听到萧轩尔说的那些话她还真的有些担心不知到时会不会出什么事。

    “放心吧!不用担心我们,倒是你,真的打算就这样算了吗?顾家的人也由着他们了?”

    闻言,天音目光微闪,微顿了一下道:“虽然我说是说要让顾家在这城中消失,但,毕竟还有那一层的关系在,我下不了手,其实他很可恨,但毕竟是我娘亲曾经爱过的男人,我……”

    “好了,我们知道了,以后有萧轩尔照顾着你我也放心一点。”唐心笑了笑,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左道官途!你跟萧轩尔的亲事打算什么时候办,到时一定要通知我,我一定送上一份大礼,如果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跟我说,我们就是你娘家的人,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们可不会放过他的。”说着,还看了萧轩尔一眼,明显就是在说,要好好对她,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她,那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听到她的话,她心头暖洋洋尽是感动,与她有血脉关系的亲人却对她百般虐待,但这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却对她这样的好,让她感觉到就算是脱离了顾家,但是她仍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在身后,他们与她同在……

    “谢谢你,唐唐。”她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千言万语道不尽,只有一句谢谢你。

    “谢什么,你可是我的好姐妹,欺负你那就是欺负我。”

    “家主,不好了,那王家的人找上门来了,把酒楼全堵住了不让进出。”掌柜的在房门外说,看着里面的几人没有吩咐不敢进去,而在他的身后,那些厢房里的人则因听到酒楼外面堵住了人不让进出面跑出来看,一个个都在那里说着。

    才坐下没多久的几人一听这话,顿时挑起了眉头,唐心道:“该不会是那个王八吧?还真的去搬救兵?不会真以为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就敢与我们为敌吧?说起来,这王家如今的主事人真的太过人头猪脑了,这样的一个人当家怎么这个家族就不会倒呢?”

    “你们坐着吧!这事我去处理就好了。”萧轩尔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袖便迈步走出。

    酒楼中的人看到一身华衣锦服的萧轩尔从厢房中走出,纷纷在猜测着这个一身气势不凡的男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惹上了这城中的王家人?但看这酒楼的掌柜恭敬的跟在他的身后,一个个不由的在议论着。

    “你们看,那个男的,不知是什么人连这酒楼的掌柜都对他恭敬有加。”

    “那是萧家的家主萧轩尔,刚才在前面时听到他们说起过,这萧家也很厉害的,不仅在这城中的产业做得很大,就连在别的地方都有他们家族的生意根据点。”

    “那他怎么跟王家的人碰上了?还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围住了酒楼?不会是两个家族要斗起来吧?”

    “斗?呵呵,我跟你说,如果说斗,就是十个王家也不敢跟萧家斗,别说萧家的产业了,就是这萧家家主萧轩尔那可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听说那处事的手段雷厉风行,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比的,王家,根本不够那个格,真不知道怎么就敢跑到这萧家的酒楼来闹事了。”

    看到萧轩尔走了出来,酒楼的众名客人自然而然的为他让出一条道来,萧轩尔的迈着沉稳的步伐不紧不慢的来到酒楼门口,看到那围堵塞在外面的几十名护卫和那为首的两人,那个王霸,以及另一名瘦小却浑身散发着狠厉气息六十岁左右的老者,他负手而立,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沉声问:“你们这是做什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仪,深邃的目光落在那名老者身上,眼中散发出来的那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不由的让寻名老者心头一惊,再仔细一观对方的实力,更是惊得冷汗直冒,连双腿都在颤抖着。

    元、元婴强者!竟然是元婴强者!

    这股强大的威压不会有错的,单单只是那目光的一扫就让他浑身的寒毛直坚起来,打心底感到一股惊悚与恐惧的气息,他是金丹巅峰的修士,已经就要迈入元婴期了,自是不会弄错这样强大的气息是一名元婴强者才会拥有的!这个该死的王霸,竟然让他来对付元婴强者?这不是推着让他来送死吗?他已经快在跨入元婴强者的行列的,自是不会在这样的时刻拿自己的性命和修为来博!

    当下,抬起衣袖拭了拭额头渗出的冷汗,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那样直视着他,恭敬的弯下了腰拱手颤声道:“见、见过元婴尊者,我、我……”紧张与惧意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而这一幕,也让周围的人都一阵的目瞪口呆错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