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看她怎么死!

    “什么!黄蜂有了反应?那定是那个逆女来到了城中!快,跟着黄蜂去把她捉回来!”顾恒大喝着,带上人就往外面而去。他们顾家养有黄蜂可凭着气味寻人,正是因为有这黄蜂,那一回天音逃到了虎啸大陆上他们也才能捉回来。

    如今知道她出现在城中,想到这阵子他费了好大的劲也找不到她的藏身之处,更奇怪怎么黄蜂就寻不到她的落脚之地了,没想到,现在她又再次出现了,这一回,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让她知道他一家之主的威严,让她知道他这个当父亲的话是不可忤逆的!

    城中,萧轩尔带着天音和唐心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一处酒楼中,那掌柜的看到萧轩尔,不由的一惊,连忙亲自出来迎接,恭敬的弯腰行礼:“属下见过家主,家主快里面请  。”

    一行人跟着他进了厢房,掌柜的命人把最好的酒菜都端了上来这才退了出去。看到那掌柜离开,唐心笑问:“这里还是你萧有的产业?你连酒楼生意也发展的吗?”

    “嗯。”萧轩尔应了一声,道:“我萧家虽不是这城中之户,但在这城中的生意百分之六十是萧家产业。”说着,声音一顿,看向了身边的天音,道:“我给你的那个香囊取下了,那么,他们应该很该好就会找来。”

    天音敛着眼眸,脸色表情微冷,自从进了这城门,他们就没见她笑过,唐心和萧轩尔知道她在这里有着着不好的回忆,看到她这样,心下也不由泛酸。

    “天音,来,尝尝这里的菜怎么样。”唐心露出一抺笑容,给她夹了一些菜放在碗中,示意她尝一下。

    “好。”她应了一声,拿着筷子开始吃,见他们几人都看着她,便道:“你们也吃吧!不用总看着我,我没事的。”

    “嗯,吃好了,等会我陪你出去走走。”唐心说着,便也开始动筷,低头一看时,碗里不知何时已经堆得满满的一碗,她朝坐在她身边的沐宸风瞧去。

    沐宸风凤眸半眯,眼中尽是点点柔情与宠溺,又夹了一块肉放在她那堆得跟小山一样的碗里:“多吃点,你最近又没休息好,又这么累,要多吃一点补回来才行。”

    “别夹太多,我吃不完。”面对他的柔情,她最是没徹了。

    吃过饭后,其他的几人都留在酒楼中,唐心则和她天音到大街上去,打算带她到直走走。两人手挽着手,唐心一会拉着她去看那些店铺中的东西,一会带着她去看那些小摊上摆着的玩意儿,看着身边总算露出些许笑容的天音,她轻笑道:“天音,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在虎啸大陆那时候?那时你还没遇见萧轩尔时,我们就是满大街的转的,记得不?”

    “嗯,那时真的很开心,唐唐,我认识你真好。”她握着她的手,美丽的脸上绽开了如花的笑意,那迷人的笑意减少了她身上的冷意,让她多了几分的亲和。

    只是,两人都没想到那顾家的人来得那样的快,当她们还在大街上看着小玩意儿说说笑笑的时候,一只黄蜂便飞在百姓的身边,往天音的方向而来,黄蜂的后面跟着的则是顾恒以及他府中的护卫。

    走着的天音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脸上的笑容一敛,神情冷了下来:“唐唐,他们找来了。”

    闻言,唐心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让开!都让开!”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二十几名的护卫快步而来,而在他们的前面,有着一只黄蜂,那只黄蜂嗡嗡嗡的飞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似的,直到,来到天音的面前,在她的头顶上转个不停。

    顾恒大步而来,看到那黄蜂下面一袭蓝色衣初的美丽女子时,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蓝衣女子静立在人群中,墨发轻挽而起,垂落几缕在胸口,看到那熟悉的眉眼fǎngfo看到了二十年前那个温柔的女子款款的对她笑着,心,不由的颤抖着,那个本以为已经忘记了她容颜的女子,在他看到面前这蓝衣女子时,竟然再次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她曾温柔的倚在他的怀里,说愿将此生托付于他……

    他曾甜言蜜语誓言旦旦,说道此生定不负她……

    然而,他却在她容颜憔悴,在她失去往日美丽的时候,弃她而去,将她遗弃在那偏僻简陋的小院中,任由她病死离去,如今,再次看到这张熟悉的容颜,他顿觉恍若隔世,面前的女子虽然有着与她有七分相像的容颜,但那眉宇眉的清冷神色却绝非是她,黄蜂停留在她的头顶盘旋,难道,难道她是……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他心头颤抖着,暗自摇头,不愿相信,可却又想到,那个女子曾是那样的美丽迷人,她生的女儿又岂会难看?他真是被鬼迷了心窍了,竟然十几年都不曾察觉,不曾知晓……

    “你、你……”

    原本的一腔怒火此时却因看到这张熟悉而又让他内疚的容颜而消失不见,终究都是他负了她,然而,他不仅负了她,还没善待他们的女儿,此时,心头满满的内疚与羞愧让他几乎要抬不起头来。

    “天、天音,你是天音对吧!”他的声音有着一丝的颤抖,看着面前的她,竟说不出狠话来:“天音,回来了就好,走,跟我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待你。”

    唐心看着她,静立不言,她知道这事应该让她自己来处理,以她现在的能力,她也能处理,只是她以前一直不想去面对罢了。

    “回去?真是可笑,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跟你回去?”天音冷笑一声,微抬起下巴看着面前的他,道:“我回来这个城镇只是为了徹底与顾家断绝关系!”终于,她还是将这句话说出来了,这已经等了多少年了?从小时候被鞭子打后躲在角落处偷哭到现在,她已经记不清对自己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了。

    原本打算接纳她,带她回去的顾恒听到这话,顿时火气也上来了,怒视着她,道:“断绝关系?你、你好大的胆子!我都不追究你逃家一事,你竟然还敢说出这话来,当真放肆!”

    “家?呵,那是那我的家吗?那里有我的亲人吗?”天音冷笑着,看着他,美丽的容颜上带着陌生与生疏:“顾家只是你的家,却不是我的家!那里有你的女人,有你的女儿,我?有多少人知道我顾天音是顾家的人?今日回来,就是来做个了断的,你还记得,我曾说过什么吗?我会让顾家在这城中消失!让你们后悔曾经对我做过的一切!”说到最后,她的情绪也激动了,怒意与恨意相交溶着,只觉胸口处的火焰在燃烧着,想要爆发出来!

    周围的百姓看得是陌生其妙,他们也没听说顾家有这么一个千金的存在啊?像这样美丽出众的女子,若是顾家的千金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们听说过吗?这女子是顾家的千金?是哪一位千金?我怎么没听说过?”

    “就是,顾家不是只有两位千金吗?这一位姑娘看着不太像顾家的人啊!”

    “说得也是,顾家在这里是有名的符箓家族,如果真的是顾家的千金,我们不可能不知道的。”

    “那这顾家家主怎么说要带她回家?还说什么逃家?”

    “对了,前段时间不是听说顾家有一位千金要嫁往王家吗?不过后来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听说嫁过去的那一个不是她原来要嫁的那一个。”

    “唉,这大家族的事情就是复杂,我们都搞不懂。”

    听着周围那些人的话,天音冷笑出声,扬声道:“各位百姓,他说得不错,我确实是姓顾的,也确实是他的女儿,不过,是一个被他不要被他遗弃的女儿,这个自称是我父亲的男人,从小到大都没正眼看过我一眼,我在顾家三餐都吃不饱,穿不暖,他任由我自生自灭,时不时的还要吃他的鞭子,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我的母亲,是顾恒的原配,我,顾天音是嫡系子弟,然而却在顾家过得下人都不如的生活,这个男人喜新厌旧在我母亲生下我后娶进新欢,让我母亲病死,为了能攀上王家的势力就想将我嫁往王家当不知第几房的妾室,不过,最后被我逃走了,今日回到这里,为的,也只不过是当着众人的面,断了顾家的关系!同时,也要做我一直以来最想要做的事,让顾家消失在这城镇之中!”

    天音的声音,清冷而夹带着恨意,因蕴含着筑基修士的气息,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qīngchu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声音一传开,也让周围的众人哗然一声,不敢相信竟然有这样的父亲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尤其是一个这样出色的女儿。

    被当着众人的面揭开丑事的顾恒,怒火攻心,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起,青筋浮现,怒视着她,厉喝出声:“来人!给我将这个不孝女押回家听候处置!”

    唐心眸光微闪,眼底过划一丝冷意,她此时真有一种想拍死他的冲动,这样的父亲也能叫父亲?难怪天音会多次逃离,若真的在那样的家中呆下去,不被虐死也会疯掉,看到那二十几名筑基护卫一涌而上,她衣袖一拂,一道蕴含着强大威压的气流轻轻的拂了出去,看似随意的一拂,却是将那二十几名筑基修士全弹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啊……”

    落地的声音伴随着痛呼声响起,看着那一个个摔倒在大街上的修士,周围的百姓不由的一阵呆滞,他们只看到那白衣男子抬起衣袖那么的一扫,怎么就都倒下了?

    顾恒也在那股强劲的气流之下险些摔倒在地,他稳住下盘脚步,凌厉的目光落在了那一袭白衣飘逸出众的唐心身上,沉声问:“阁下是何人?为何管我顾家闲事!”

    唐心轻勾起唇角,脸上浮上了几分的笑意,然,那一双清眸却是看不到半点笑意依旧清冷摄人,她睨了那顾恒一眼,道:“看着你们这一二十个筑基修士对付我家天音,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再说,只要是关系到她的,那可就不是闲事了。”

    顾恒脸色阴沉的打量着唐心,见他容颜俊美唇角微勾透着一股邪魅气息,身上气质飘逸脱俗却又带着一股慵懒,一身气息内敛,看不出他的修为,但,那一身不凡的气势却仍能让人知道他绝不是泛泛之辈!他顾恒见过强者无数,就凭他刚才那一拂,也能知道此人绝不简单!

    不由朝那站在一旁天音看去,心下不解,她到底在哪认识这样的强者?难道敢回来说要与顾家一刀两断,原来是有人在背后给她撑腰,哼!

    “我倒你怎么敢回来了,原来,是有人在背后给你撑腰!想与顾家一刀两断?你是翅膀硬了!”他沉声一喝,怒视了天音一眼,朝一袭白衣的唐心看去,厉声道:“我劝阁下少管我顾家之事,否则,只会惹祸上身,要知道,我顾家不仅仅是这城中的大家族,更在整个修仙界的符箓家族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跟我们过不去,那就是跟你自己过不去,阁下又何必惹得一身腥呢!若是现在离去,我们自是不会与之计较,若不然……”

    闻言,唐心不由的轻笑出声:“呵呵,我好像已经很久没听见这样的wēixié了,你顾家是符箓世家不错,不过我似乎听说,这符箓之术到了你这一辈也没什么天赋异禀的子弟出现,相信再过十来年这所谓的符箓世家也只会没落,根本不会留下什么,将来你百年之后归西,下了地府也会无颜见你顾家祖先,我就奇怪了,顾家上任家主让你这样的人来掌管顾家,连珍珠和鱼目都分不清,又如何掌管一个大家族?现在竟然还敢在这里放大话,真是可笑至极。”

    “你、你!”

    唐心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对天音道:“天音,这事你自己解决,一对一的话我就不插手了,如果他们以多欺少,那我就帮你一把。”说着,她往一旁退去,让她自己来解决这事情。

    “以一对一,好!我今天就亲自动手,我就不信把你这逆女押不回去!”顾恒被唐心激得满脸通红,看了那倒地的众名护卫一眼,怒步上前,手掌夹带着一股内劲就朝天音袭去,想到扣住她的双手将她押回家中。

    “谢谢你,唐唐。”天音朝她露出了一抺笑容,再朝前看去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敛去,看着那气势汹汹的擒拿朝她而来,她当即提气运息,抬手一挡的同时侧身一闪,来到他的身后一推,便将他整个人推向前去。

    顾恒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朝前扑了过去失去了重心险些摔倒在地,自己狼狈的被他的女儿推出还险些摔倒,他不由猛的转身,回头叱骂:“好你个逆女,竟真的跟我动手,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单打独斗你不是我的对手。”天音看了他一眼,冷声说着,以她现在筑基八阶的实力,她轻易就能胜出。

    “不是你的对手?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他从空间中抽出了鞭子,握着鞭子的手灵力一运,只见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便弥漫在鞭子之上,发出呼呼的声音。

    看到那鞭子,天音的目光微冷,这条鞭子她认得!拳头紧紧的拧成,心中的恨意与怒火再次的冒起,本来,她并不像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对他动手,但是,看到这鞭子,她真的压制不住自己胸中的怒火与恨意!往日的一幕幕历历在眼前,尤如昨日发生的一般,深深的剌痛着她的心,看着他手中持着的鞭子,她身上的气势咻的一声爆发而出,怒声道:“又是鞭子!你除了会挥鞭子之外还会做什么!”

    就在她怒意难抑之时,那闻讯而来的王家众人以及那嫁给了王家为妾的顾家二小姐也来了,看到天音那张出色美丽的容颜时,不由的怔了怔,四处寻找着那记忆中丑陋的面容。

    “爹爹,不是说那个小贱人回来了吗?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她上前来到顾恒的身边,看qīngchu形势的她压根没感觉到危险的来临,仍旧在那一边呢喃着低骂着:“今天见到她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啪!”

    响亮的一记巴掌声骤然响起,那被掴了一巴掌的顾家二小姐一愣一愣的,怔愕的回过怒视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女人:“你是什么人!打我做什么!”

    “打的就是你!”天音抬脚一踢,一脚就将她踢了出去。

    “嘶!啊!”

    “逆女!你竟然敢这样对你妹妹!”顾恒怒斥着,手中的鞭子扬起就朝天音抽去,看到他扬起鞭子挥向天音,一旁的唐心目光微闪,原本心下还有一点担心,不过要看到她的反击时,这才放下心来。

    天音伸手揪住了那挥下的鞭子,也不顾手中火辣辣的感觉,冷声喝道:“我娘只娘了我一个,可没什么妹妹!你不是喜欢挥鞭子吗?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看看!”握住鞭子的手一拉,将他手中的鞭子夺了过来,一挥,咻的一声朝那怔愕的倒在地在的顾家二小姐抽去。

    “啪!”

    “啊!”

    鞭子在空气中划过一声凌厉的破空之气,啪的一声挥落在她的身上,一声惨叫声响起,身上的衣裙硬生生和被这一鞭子而抽破了一道口了,一条血痕蹭的一声浮现在众人眼前,看到这几乎皮开肉裂的一鞭子,周围的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这得多疼啊!”

    听着那顾家二小姐杀猪一般的尖叫,他们都不由的感到一阵寒毛直竖,不敢相信,这一鞭子要是落在他们的身上,那会是有多疼?

    陪同他家小妾一同前来的王家老爷,是一名年过四十的肥胖猥琐男子,此人好色成性,家中美妾众多,这顾家二小姐嫁了过去当第十三房妾室后的不久,他又纳了两名妾室进府,这回是听说那逃婚的顾家大小姐回来了,因此咽不下他堂堂王家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瞧不去逃婚了,于是跟着他的十三姨太前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这么大的胆子!

    当他来到人群前,看到自家的十三姨太倒在地上还被人抽了一鞭子在那惨叫声,那一鞭子就像是打到了他的脸上似的,感到面子全无,顿时怒喝出声:“哪来的丫头这般大胆!竟然连我王霸的女人也敢打!”然而,当他看到那转过身来的女子时,一脸的怒气尽消,脸上尽是惊艳的神色,那一双眼睛更是猥琐的在她的身上流连着,打转着,不时的咽了咽口水,一脸急色鬼的模样。

    女子持鞭而立,曼妙的身段玲珑有致,那小腰更是看得他一阵销魂,再往上看,胸前的起伏,优美的雪颈,美丽如天仙的容颜,尤其是那神色更是带着一丝冷漠与清傲,看得他心头痒痒的,美人他是见多了,像面前这样美如天仙的美人却是不常见,瞧那天蓝色的衣裙虽然简单而素雅,但穿在她的身上自是别有一番迷人风味,飘逸脱俗,貌美如仙,当真是令人心驰神荡的一个美人儿。

    美人当前,他哪还记得自己的第十三姨太被鞭子打的事情,此时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瞧着,只差没流下口水来:“美人儿,你是哪里人氏?怎么在这里跟他们动手了?这是因为什么事呢?你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把呢!”

    被抽了一鞭子痛得死去活来的顾家二小姐听到这话,只差没一口气上不来气死过去,这该死的色鬼,看到她被打了连扶也不扶她一下,反倒去讨好那个女人!心下愤怒难掩,想到刚才她爹爹所说的话,眼底掠过一抺歹毒的光芒,计上心头,朝天音看去,脸上露出了一抺阴狠而毒辣的诡异笑意。

    原来她就是那个贱人!很好!很好!她就看她今天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