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 砸门夺城!

    闻言,唐心不由的心下也有一丝好奇,一枚丹药就可让人再活几百年?什么样的丹神这样厉害?于是,她看着面前的谷主,问:“那,谷主的消息指的是?”

    “三个月后,蓬莱仙岛将出现在东川海域,消息已经传了出来,金丹期的修士以上的都可以去参加,以及炼丹师品阶高阶炼丹师的也能去,我记得,上一回蓬莱仙岛出现距离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唐姑娘,你们不妨也去那里看看,这机会可不是常有的,尤其是,我听说这次蓬莱仙岛万年才形成的一个药灵要诞生了,这个药灵可不得了  。”

    越听越感兴趣,她眸光中光芒微闪,问:“我们在外面都没听到这个消息,谷主又何从得知?”

    “呵呵,因为我是十年前去过的,所以蓬莱仙岛给我发了邀请信息,你们看。”他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只蓝色的小虫子,道:“这是蓬莱仙岛才有的蓝灵虫,也是传递信息的灵虫,是它将这个消息带来给我的,说来也真觉得神奇,十年前我第一次去蓬莱仙岛时都没想到,十年后会直接有这么一只传递信息的灵虫把消息带来给我。”

    沐宸风和唐心看着那只蓝色的小虫子,心下不禁惊叹万分,传递信息的灵虫,当真是不可思议,竟然还有这样的小小灵虫存在着,这个蓬莱仙岛当真是不简单。

    “谷主,你说三个月后那蓬莱仙岛会在东川海域出现,那到时岂不是这修仙界的强者都会去那里,蓬莱仙岛这样招摇,难道不怕强者的对付?”毕竟,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岛吧?如果真的让人掀了,那岂不是什么也没了?尤其是这个蓬莱仙岛还是有着无数天财地宝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引来一些贪婪之人的掠夺?

    听到这话,那谷主摇了摇头,道:“非也,非也,你们只知道这修仙界的修士,又怎会知道,就是那飞仙界的强者知道蓬莱仙岛大门对外敞开,他们也都会不辞万里踏云御剑蜂涌而来,十年前,我就曾见过不少的飞仙界的强者出现在蓬莱岛上,与飞仙界的强者相比,这修仙界的修士也只是一般的修士罢了,在那样的场合,根本不会有人敢对蓬莱仙岛不恭不敬,因为若是放肆了,不用蓬莱仙岛的人动手,那些飞仙界的强者们也会动手,他们绝不会允许那样的小辈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作乱的。”

    飞仙界的强者也会参加?她心一怔,既然如此,不知到时会不会遇见她在飞仙界那个家族的人?虽然玄月不曾提起过那她的家族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家族,但是,从他的口气与谨慎当中可知得,那绝对会是一个强大的家族。

    “主子。”

    玄月和墨在几名谷中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唐心的身边。两人在林中走失,才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已经取得了她要的那几味灵药。

    见到他们两人,唐心拱手对那谷主笑道:“今天就多谢谷主了,我们也该走了,后会有期。”

    “呵呵,好,我相信我们很快又会见面的。”这几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他相信,蓬莱仙岛上一定还会再见到他们。

    玄月和墨不明所以的看了那谷主一眼,又看了看他们的主子,见她脸上带笑,神情莫测,不由的暗忖着,他们在说什么?旁边的沐宸风则一直静看着,凤眸中带着点点笑意与宠溺,他知道,她定然会去参加这个蓬莱仙岛。

    “我们走吧!”她挽着沐宸风的手转过身按着原来的方向走去,玄月和墨则看了那谷主一眼,紧跟在他们的身后离开。

    看着他们一行人这样离去,那谷主抚了抚胡子,呵呵的笑着,为自己能有四株千年灵药而欣喜着,将那蓝色的小灵虫收了起来,他这才负手走回自己的屋子,蓬莱仙岛,十年兵又会是怎样热闹的一个场面?

    唐心一行人御剑飞行往回而去,因沐宸风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于是和她同立一把飞剑之上,要回洛川城就得按原来的路回去,于是,他们在几天后,来到了离黑山谷最近的那一个城镇之中。

    城外,他们收起飞剑迈步往前而去,却见前面城门处正排着队,她停下了脚步,道:“墨,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

    “是。”墨应了一声,当即往前面而去,不一会,便又回来了:“主子前面在盘查,说是这郝城城主的府中被人盗去了不少东西,因此在盘查进出的百姓。”

    闻言,沐宸风挑了挑眉,道:“真是多此一举,那人若能去城主府盗东西,还会在这里等着被盘查?”

    “我们进去吧!”唐心说着,与沐宸风一同迈步往那城门而去,只是,前面排满了人,进进出出的人太多,很多都被误住了时间,耽搁住了,等久了,也有的百姓在小声的抱怨着,只是不想,这抱怨声让那守城主的护卫听见了,却是怒气高涨嚣张的上前揪住那人的衣襟就将人丢了出来。

    “啊!”

    “滚!不想等就给爷滚回去!你今天是不用进城了!”那名护卫说着还直接一脚踹了下去,将那年轻男子整个人踹翻了地去,周围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生怕波及到他们自己。

    “嘶!啊!护卫大哥,你让我进去吧!我娘病了,还等着进城抓药,这队已经排了好久了,你就通融一下吧!”那年轻人抱着那护卫的大腿求饶着,谁知却又被一脚踹了出去。

    “滚开点!大爷我没空理你!”那人哼了一声便继续往前城主前而去,继续翻查着进城的人的东西。下一名是一个老汉,他挑着说两筐的果子进城,看到那护卫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连忙从筐子里拿出几个果子递上前,讨好的说:“这是我自家地里种的果子,几位爷吃几个解解渴吧!”

    那护卫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一手接过那老汉递上前的果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还是你这老头会做人,好,你进去吧!”

    “多谢几位爷,多谢几位爷。”那老汉一听,连忙弯腰道谢着,对他来说,不得罪这些人又能进城卖果子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小老百姓哪能与他们这些人斗。

    “包里包的是什么?打开看看!”那护卫一边咬着果子一边睨了那妇人身上的包袱,示意她打开。

    “这里面只有几件衣服。”她把开包袱给他们看,而那护卫看到那包袱里面用红布包着的东西时,拆开一看,见是一对金镯子,不由的眼睛一亮,说:“你这镯子莫不是偷回来的?”

    那妇人一听就急了,连忙摆手惊慌的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住在乡下,我儿子在城里做小本生意,明日他成亲了,我特意赶过来的,这镯子是给我家媳妇买的。”说着想要把那被抢去的镯子拿回来,谁知却被那护卫一推,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

    唐心几人在不远处看着,不由的摇了摇头:“难怪那山上的老人说这城中太过话横行霸道,想在这里活生可不容易,看来,还真不假,一个小小护卫也敢如此猖狂。”她迈步走上前,将那名妇人扶了起来,道:“你不用着急,你的镯子还是你的镯子,别人拿不去的,来,拿着。”说着,没人看见她是怎么动的,那护卫手中的镯子在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到了她的手中。

    那护卫看着空空是也的手,再看那妇人将镯子宝贝似的收入怀中,不由的怒瞪起眼:“哪来的臭小子!胆敢管你爷爷我的……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被墨的一脚给踢歪了脸,一口鲜血混杂着牙齿顺着他整个人往后倒去而喷出,整个人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惨叫一声直接晕死过去。

    这一幕,吓得周围的人纷纷倒抽了一口气,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身黑色战袍威风凛冽的墨,在触到他那一双血色的眼眸时,纷纷的一惊,连忙后退着。

    另外的几个护卫见状,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吓得连忙逃回城主府禀报。

    “果然是实力解决事情最快,墨,干得不错。”唐心扬起了唇角,心情愉悦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墨在听到她的话和看到她拍着他肩膀的举动后,不由的嘴角微抽,因为她本身就比他矮,此时伸着手来拍他的肩膀,怎么看都觉得怪异非常。

    那些百姓见没护卫拦着了,连忙进的进出的出迅速离开,而那妇人则看向唐心几人,道:“几位公子,多谢你们了,只是,我听说这城主不是好惹的,你们也快走吧!”说着,也迅速的往城中而去。

    唐心看着头顶上的那两个字,漫不经心的道:“郝城,你们说,把这郝城收了怎么样?”

    玄月一听,便道:“主子若想要这郝城,我便让这郝城城主明日换人。”

    “何必等明日,今日就可以换人了。”沐宸风笑着搂着她的腰,说道:“走,我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正好活动活动手脚,把这郝城拿下送你又如何?”

    闻言,唐心睨了他一眼:“你的伤好了?想动手了?要不,我让玄月陪你练一练手脚?”

    “好了娘子,既然你不希望为夫动手,我不动手就是,让麒麟出来同样可以搞定那城主。”

    “有玄月和墨在,应该用不着你吧?”

    “那怎么一样?若是他们夺得,那就是他们送的,若是我夺得,那可就是我送的,这可是两层关系在这里,你不舍得我动手,那我就让麒麟动手也是一样的。”说着,瞥了身后两人一眼:“你们袖手旁观看着就好。”

    玄月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别开眼眸,而墨则唇角微勾,应道:“好。”

    于是,不用等到那城主一行人来到城中,沐宸风几人便已经来到了那城主府的大门前,看着那气派十足的城主大门,本来说好不动手的沐宸风运起掌风就是一掌拍了出去,顿时那厚实的大门砰的一声碎了个满地,尘烟飞扬,响亮的声音也引来了城中百姓的好奇。

    “什么人竟然敢劈坏城主的大门?他是不想活了吗?”

    “就是,城主可不是好惹的,那几人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也不怕城主拿他们开刀吗?”

    “看他们一身气度不凡,不会是哪个地方的强者的吧?只是怎么跑到这里来踹城主的大门了?”

    “这城主又不是什么好货色,有人对付他那才叫出气呢!”

    “你小声一点,小声被听到了你小命不保。”

    “快看快看,那城主出来了!”

    相对于周围围观的那些百姓们的好奇与低语,一掌把人家大门给劈了的沐宸风此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们一样垂微着着,只因,身边站着的唐心一双含着怒火的眼睛正盯着他,直叫他暗叫糟糕。

    半响,他露出一抺讪笑,压低着声音小声的道:“娘子,你这样一直盯着为夫看,为夫会不好意思的。”好吧!他自认他是妻管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生气瞪眼揪耳朵。

    那城主带着一众的人出来,看到自家大门被毁,顿时气得胸口怒气腾升而起,当即怒喝:“何人在此闹事!毁我城主大门!”谁知他的怒喝声才落下,另一声更在他之上的清冷怒喝也扬起,唬得他一愣一愣的,半响也没反应过来。

    “你闭嘴!”

    唐心怒瞪着沐宸风,心里火气直冒上来:“我不是叫你不要动手的吗?你是想气死我不成?你身上的伤还没全好,要是再牵动了身上的伤又复发那怎么办?你、你真是太不听话了!干嘛非得砸了那大门不可?你要知道,这里等会就成了我们的了,你砸烂了大门我们不是还得叫人来修吗?”

    玄月和墨听了她的这一番话本顿时额头划过几条黑线,一阵无语,那些百姓听了她的这一番话个个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错愕得合不上口,那城主更是气得头顶冒烟,本以为那男子是在骂那人乱动手,谁知听到最后,几乎是让人抓狂,什么叫这里等会就成了他们的了?这真是欺人太甚了!

    沐宸风也被她骂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的扬起了唇角笑道:“没事没事,我的伤早好了,至于这大门,我们等会让人换面更厚实的,这也太不经砸了,才一掌就碎成这样。”

    “你、你、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城主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那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几人,喝道:“都给我上!把他们给我捉起来!我要抽了他们的筋!剥了他们的皮!”

    “是!”城主的一声令下,几十名护卫沉声的一应,当即围上前想要将他们几人捉起来,哪知,还没近得了他们的身边,沐宸风的一声低唤,火麒麟便从他的身体里窜了出来,飞扑而上,咬上了那些护卫的脖子,直接一甩,低吼一声,挡在他们几人的面前,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一出,顿时震得那些护卫个个耳膜生疼,体内血气翻滚,跪倒在地。

    “吼!”

    上古神兽麒麟的吼叫声,有意识的避开了后面的那些后面,只朝那前面的护卫袭去,于是,便形成了后面的百姓不明所以的看着那些护卫个个惨叫着跪倒在地,而他们则一脸不知为何的站在后面看着那只记模样吓人的神兽。

    众人只见,那吼叫声一落下,一抺白色的身影飞闪而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便擒住了城主的衣领,手一扬,便将他摔在了麒麟的面前。

    唐心站在那城主的面前,清冷的声音泛着一丝杀气,冷声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马上滚出郝城,第二个,死!”

    “上、上古神、神兽……”那城主似乎还没从惊吓到缓过神来,看到那就在自己身侧的似乎准备随时张开那大口咬断他脖子的麒麟,不由的惊得浑身颤抖:“你、你们到底是、是什么人?”

    “什么人?用得着跟你交待吗?”唐心睨了他一眼,勾唇一笑:“看来,你似乎是不想活命,那好,我就送你一程!”

    “不、不不!我走,我走!”他连忙挥手说着,惊得一身的冷汗直冒,上古神兽,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以他金丹巅峰修为的实力并无法与他们这么多人对战,那么,先留住性命,还能回来要回这城镇,对!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要先保住性命再作打算!

    周围的百姓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平日里横行霸道的城主竟然在这几个人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真的要让出城主府?离开这郝城?这是真的吗?那是不是代表,他们这里要换城主了?

    百姓们带着怀疑,看到城主真的把他的一家老小全带走了,往城外而去时,这才相信,他真的离开了就郝城,也就在那城主离开郝城的同时,消息传遍满城,城中百姓个个欢呼出声,欢呼的同时,更多的都在说着新接手郝城的那几个人,猜测着他们的来历以及他们会不会像上任城主一样鱼肉百姓。

    城主府的人都走光了,只除了那些留下的护卫,唐心几人接手城主府后便直接将那些护卫交给墨去打理,墨将那些护卫全叫到了城主府的外面,当着城中百姓的面下达了命令,不得再乒城中百姓,如若有违命令,杀无赦!城中百姓若见到哪个护卫不遵守命令则可到城主府举报。

    一道命令下来,有人喜有人忧,城中百姓是当场就欢呼出声,而那些护卫们更是提心吊胆心惊胆战。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那离开的上任城主却没死心,正奔走于与他有交情的修士请他们出手帮忙夺回城镇……

    在郝城中呆了三天,这一天,唐心几人正等着玄月的人来接手郝城,在院中的她也没放过清闲的时间,调配起回去后给她胖子哥哥治腿的药,沐宸风则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忙碌着,玄月则去了城中,这时,外面传来了墨的声音。

    “主子。”

    “怎样了?”唐心头也没抬的问着,继续配着药。

    “确实不出主子所料,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城外的一个林中落脚。”

    “嗯,这也正常,那人怎么说也是金丹巅峰的强者,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拱手让出城镇,放他走间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若敢再来,定不会轻饶。”她早就料到那个所谓的城主不会那样不放弃的,不过,这人总要给他一次机会的,就看他懂不懂得珍惜生命了,而很明显,他比较喜欢权力和好处多一点。

    一旁的沐宸风听了她的话,不由摇头笑道:“真不愧是我家娘子,想事情总是想得全面,那日放他一家大小离开,算是给了他一次活命的机会,若再来,他定然会请来帮手,到时若是将他杀了那可就能起到威摄的作用了,这样一来,日后就算有人敢窥觊这城镇,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娘子,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唐心抬眸看了他一眼,清眸带笑的说:“我觉得应该再给你扎几针。”

    闻言,沐宸风嘴角一抽,迅速退开:“我身体已经恢复了,就不劳娘子费心了,这扎针的我看就免了,如果你实在手痒那就帮墨扎几针吧!也好帮他活动活动面部表情。”

    一旁的墨听到他的话,额头划过几条黑线,瞥了他一眼,还没开口,就听外面传来了夹带着雄厚威压的声音,当即神色一凝,道:“是他们来了。”

    “既然来了,那就出去会会他们吧!免得白费了他这几天的心机。”她说着,收起了桌上的药,伸手弹了弹衣袍站了起来。

    “出来!都给我出来!今日,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我彭家人不是好惹的!敢夺我城镇,我看你们是活腻了!”那上任城主彭忠站在飞剑之上,厉喝的声音在空中传开,城中百姓一听上任城主来了,纷纷跑出来看,却又不敢太过靠近,当看到彭忠带来的那些人时,他们眼中不禁浮上了担忧之色。

    ------题外话------

    最近几天只会更六千,妞儿们等着,再过几天我万万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