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 神奇的蓬莱之地

    听到身后墨焦急的声音,她连忙回身一看,果然见他还昏迷着,口中却溢出了鲜血,见状她迅速来到床边将他扶起,一手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一下。[调教女王 ]

    “噗!咳咳咳!”

    一块瘀血从沐宸风的口中吐出,他也随着咳了几声,慢慢的转醒。看到他醒了过来,她这才放下心对墨说:“没事,他把瘀血吐出来就好了,再调养几天就会慢慢恢复了。”

    闻言,墨这才放下心来,因为她没说他会吐出瘀血,他看到沐宸风无端吐血还真的被他吓到了,如果他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叫主子如何是好?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他知道在主子的心目中沐宸风的命比她自己的还要重要,当年沐宸风为了她死过一次,她不会希望沐宸风再为了她而有什么生命危险。

    玄月站在门外,看到了里面的那一幕,目光微闪,便退回自己的屋中休息,既然已经没事了,那么他也要休息一下,接下来还要去那个叫半仙谷的地方,不得不养好精神。

    “你、你没事吧?”

    沐宸风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问她有没事,听得唐心心头泛着阵阵暖流,拿着布拭去他嘴角的血迹,道:“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吗?怎么会有事?倒是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难道不知道这是会死人的吗?”事后她听墨说了,他以金丹巅峰的实力被耶律舜华和西方尊者围攻,又从后面受了那西方尊者十足功力的一掌,如果不是他本身有着雄厚的灵气和内劲,只怕性命难保。

    墨见沐宸风已经醒来,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静静的退了下去,关上了房门。

    沐宸风看着微怒的她,扯出了一抺虚弱的笑:“我这不就是想试试,你那起死回生的丹药有没功效,谁知还没死成吊着一口气呢全面征服者最新章节!看来,我这命也真够硬的,受了这么一掌都死不了。”

    “哼!想试那丹药,你不知那可是逆天丹药,我又没有一大把的让你拿来玩命,你可给我记住了,就算我有那可以起死回生的逆天丹药,你也得给我爱护好你自己,不要时不时的就给我弄得一身的伤,这回还伤得这么重,五脏六腑全受损,你以为你是有九条命的猫不成?”

    她又气又心疼他,气他让他自己受伤了,还伤得这么重,心疼他为了她总是这样不顾自己的性命,让她都不知怎么说他好,就算是她有那起死回生的逆天丹药,可若真的看到他死了,怎么可能不心碎,不悲痛?

    “好好好,我知道了,咳咳咳……”

    见他又咳了,她连忙抚了抚他的胸口,道:“你刚醒过来不要说太多话,先休息一下,有什么明天再说,来,我扶你躺下。”说着,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躺下,正要离开时,却被他握住了手。

    “不要走,留在这里陪我。”

    “好,你放心,我留在这里陪你。”她笑了笑,坐在床边没有走开。

    “到床上来一起睡,晚上我怕冷。”

    听到这话,唐心嘴角一抽,这家伙就是现在伤着,也不忘他的本性,当下,白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我怎么觉得你跟青龙有点像了?无论何时都不忘占便宜是不是?”

    “娘子,我可是伤者,这里又这么简陋,晚上风又大,两个人睡才暖和一点,再说,我可是你夫君,你怎么可能拿我跟那条色龙相比呢!”他虚弱的笑了笑,服了丹药的他,凤眸中已经慢慢恢复神采,就连脸色也转了不少。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行了行了,就你最会赖皮,看在你为了受了伤的份上,你别说话了,我先将地上的血清理一下。”说着,站了起来,运起体内的水能量将地面的血清理了,处理干净后,这才来到床边说:“你从昏迷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身体也会吃不消的,来,张开嘴,我拿几枚灵果给你吃。”

    “呵呵,有你喂我乐意至极,看来,我这伤没白受了。”他笑眯了眼,凤眸中尽是掩不住的开心,丝毫不担心自己身上的伤到底什么时候会好,反倒因她的体贴和温柔而乐得心里欣喜不已,看得唐心直摇头。

    夜色降临,唐心也跟着到床上休息,沐宸风说得很对,这夜里还是有些寒冷的,尤其他是一伤者,体力更是下降。她窝在他的身边,两人同盖着一张被子,不过却怕压到他胸口的伤而不敢环抱着他,只是倚在他的身边,两人的身体相抵,自有一股温暖在其中。

    两人相倚而眠,安静的享受着这宁静而温馨的时刻,谁也没有开口,静静的,只听见外面的风声吹过时,拍打着窗户传来的声音,以及那夜间虫子的鸣叫声。

    沐宸风感觉到她的呼吸均匀的睡着了,这才伸手将她的手拉起环抱住自己的腰,把自己的手给她当枕头睡着,拉高身上的被子,看着她在他的怀中熟睡的模样,心知这几天她定然也累坏了,便也沉沉的睡去……

    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射进屋中,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睡得是那样的安宁,那样的和谐,简陋的床上,一席被子盖到两人的脖子处,只露出了他们两人出色的容颜,披散在床上的墨发相互交缠着,有着一股凌乱的美,他们那样的祥和,那样的温馨,相拥而眠,美得如同一副画一般。

    “嗯……”

    唐心懒洋洋的伸了个腰,动了一下,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当即僵硬着身体没动,而是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手还搂着的人,见他也醒来,便问:“我有没压着你了?我昨晚明明没搂着你的,怎么早上起来却搂着你睡了?你的胸口还疼不疼?今天起来有没感觉有一些?”

    听着她一连窜的话语,难掩其中的关心,他只觉心头暖洋洋的,弥漫着幸福的感觉,薄唇也勾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看碰上近在眼前的她,笑道:“你昨晚压了我一晚上了,不仅搂着我,还乱摸乱动的,不过好在,我的胸口已经没那么痛了,那么,你是想继续这样搂着呢?还是起来?”

    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也许是因为清晨的原因,更添了一抺性感的沙哑,如此近距离的说着话,男性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直叫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当即从床上跃了起来,一个翻身就下了床江山国色最新章节。

    “呵呵……”

    看到她的反应,他愉悦的低笑出声,也掀开了被子,想从床上起来,不过手一撑却扯到了胸口,当即倒抽了一口气:“嘶!”唐心见状连忙上前扶着他,骂道:“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也不看看你现在顶多就只算半条命,胸口的最多也好个两三成,要起来也不会自己顾着点。”

    “好了,扶我起请来坐会,一直躺着腰都快断了。”他止住笑说着,一手揉了揉腰间。

    唐心扶他坐起来,这才道:“你坐好,我给你运气活络一下身上的气血,这样伤也会好得快一点。”说着,掌心运气在他的背后游走,又帮他的手脚都活动一下,帮他洗漱好之后便扶着他往外走去。

    “主子。”

    墨和玄月已经在外面坐着,看到他们两人出来,便站起请来唤了一声,目光落在沐宸风的身上,见他的气息已经好了很多,不由的对她的丹药和医术越发的佩服。不过三天时间,竟然好了一大半了,真是不可思议!

    “坐吧!”她说着,也扶着沐宸风坐下,从空间中取出了灵果给他们吃,又让墨去拿了一个篮子,又装了一小篮子灵果。

    “主子,你这些是要做什么的?”墨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这里除了他们几人也就只有那些老人和孩子,他们不是修炼之人,这些果子难道她要送给他们吃?虽然他们不是修炼之人,但若吃了灵果,也能身强体壮面色红润,只是,这样珍贵的东西,岂能随便送出?

    唐心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些都是自己种的,在别人那里也许珍贵,不过在我这里却是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在这里也打扰了他们不少时间,墨,你把这些灵果拿去给大家分了,他们都是老人家,若是吃了灵果,对身体也有好处。”

    听到她这一番话,墨的目光微闪,看了那一篮子果子一眼,这才站起来提着那篮子:“那好,我这就把灵果送去给他们分了。”说着,这才提着那篮灵果往前面走去。

    那些老人们一听是灵果,纷纷惊喜不已,拿到灵果后都来向唐心道谢,而唐心只是笑了笑,看着他们一个个那满足的样子,也不由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他们在这里又住了三天,三天后沐宸风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五六成,几人这才离开,在离开前,唐心又给了那些老人们不少的金币,让他们下山去住,不要再留在这里了,又治好了那豆豆的眼睛,一众的人对他们又是感激却又是尊敬,目送着他们几人离开,十几个老人也在商量过后,为了他们的孙子能溶入城镇当中,也决定到城中去……

    半仙谷,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山谷,传闻,这是一个隐退的门派,也传闻,这半仙谷中有着各种外面没有的灵药和种子,不少的为了求药而前来这半仙谷,但,想进半仙谷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只因,半仙谷常年弥漫着浓雾,而且,这周围的雾都是有毒的,正是因为这毒雾挡住了不少的人,也保住了半仙谷的清静和与世隔绝,里面的人没有谷主的命令,是不会出谷的,要出谷必定要有出谷的避毒丸,否则,擅自出谷或者强行进谷都只有死路一条。

    半仙谷的毒雾挡住了别人,却挡不住唐心几人,有唐心在,这小小的毒雾又算得了什么?在进谷之前,她就先拿出了解毒丸给他们几人服下,这才往雾中走去,只是,他们没想到,这里面不仅有毒雾,还有迷踪林,进入雾中时,她因与沐宸风牵着手,因此,两人没有走散,但玄月和墨却是在迷雾中不知了去向。

    “他们两人不知走到哪去了仙府道途最新章节。”

    “不用担心,他们两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就算走失也不会有事的。”沐宸风开口说着,拨开面前浓雾,越发见前面的景色大为清晰,只是,看到那景色时,也不由的怔了怔:“好个半仙谷,当真是避世的好地方。”

    两人走过了毒雾与迷踪林,看到了那前面的景色,四面环山的山谷青草幽幽,花香弥漫,一片银河从高处飞流直下,水流撞击到下方的一块大石,顿时溅起水花无数,清晰的,还能听见那溪水拍打流淌的清脆叮咚声,水流弯弯流向谷中的那一片的药田前面经过,有着三五人提着桶在那浇水,除草,远处的小屋一排排的并列着,还能看到,在半山腰处,还有几处房屋,以及那弥漫在谷中上空的云雾。

    “确实是种了很多的灵药,整个谷中灵气弥漫,药香飘逸。”唐心也应不由的眼睛微亮,看着那一片片的药田,想寻找自己要找的那几味灵药,不过可惜,她大概看了个遍也没能从当中看到她要的那几种。

    “看来,我们得去拜访一下这里的谷主。”

    “走吧!那边有道小道,从那下去找个人问问。”沐宸风牵着她的手,两人一同走在说小道上,白衣飘飘,风姿绰绝,再与这人间仙境相衬托着,他们两人就如同那居住云端的仙人一般,那样的尊贵,那样的神圣……

    两人的出现,惊动了谷中的人,他们惊慌的迅速去向谷主禀报有人进了谷,谷中众人也全严阵以待的看着他们两人,以防他们在这里面动手。

    一名老者在众人的目光中从一间屋子里走出,老者宽大的衣袍着身,身材微发福,白花花的胡子和银发令看起来年纪已经不小,走出外面,他的目光直接就落在了沐宸风和唐心两人的身上,打量着,半响,这才不咸不淡的开口:“不如两位尊者来我谷中,所为何事?”

    “前辈,我们来谷中,自是求药而来。”唐心面露淡笑,清眸对上了那名老者的眼眸,道:“都道半仙谷中灵药千万种,外面找不到的也能在这里面找到,晚辈缺少金边龙舌兰,齿缘钻地风,石筋草三味灵药,还请谷主可以赐药。”

    听到这三种灵药的名字,老者看了她一眼,道:“金边龙舌兰乃发肤生肌之仙药,齿缘钻地风有通筋活骨之神效,石筋草更是舒筋活络骨伤之必要引子,这三味药全是骨伤之药,而且珍贵非凡,就算是我谷中弟子也有不识得这几味药的,你一小小女子,竟能说出这三种药来,看来,是下了一番功夫。”

    “不瞒前辈,晚辈的兄长腿部双脚受损,就差这几味药来入药,也正是听闻半仙谷灵药尽有,才会来此求药,只要前辈愿意拿出这三味药,晚辈也愿以珍贵灵药相赠。”原本还担心这她回取药不容易,不过,看到这满谷的灵药,她知道这谷主定然也是爱惜灵药之人,若以灵药相换,想要取得这三味灵药也许不难。

    老者看着他们两人,沉思着,从两人的气度再加上能安然来到这里来看,就知不是简单的人物,若是拒绝赠药,只怕会在谷中惹出麻烦,一番思忖,他开口问:“你想要的三味灵药我谷中确实是有,只是,你能拿出什么样的灵药来交换?”

    闻言,唐心唇边的笑容越发的扬起,眼中尽是笑意,从空间中取出了三种已有千年份的灵药:“不知,这三味如何?”

    “千年的灵草!”那老者错愕的看着她,上前一步,仔细观看,见确实是千年份的灵药,不禁惊叹:“竟然有千年份的灵药,好好好,我换!我换!你们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把那三味灵药取来。”说着,一边命身边的弟子看着那三味灵药,一边激动的往后山而去。

    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一笑,两人在原地等着,过了一会,便见那谷主带着那三味药急急而来:“你要的三味药都在这里,你自己看看。”说着,把三味药往桌上一放,爱不惜手的收起了桌上的那几株。

    “不错,正是这几味。”唐心面带微笑的将那三株灵药移植进空间手镯中,拱手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旁观霸气侧漏。”

    “等等等等。”那谷主唤住她,面露笑容的问:“你还有没有别的灵药要换的?只要你能拿出上了年份的,我都可以与你换。”千年灵药何等难寻,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一出手就能拿出三株,想必,她还有不少。

    闻言,唐心停下了脚步,眸光一转,笑道:“灵药倒是不用了,不过,我想要一些灵药种子,不知前辈能赢否帮我弄来?”若有了种子,她自己种就可以了,毕竟世间灵药灵草千百万种,她的空间虽然有两片药田,却也不齐全。

    没想到她要的是种子,老者一怔,道:“你要灵药种子?要知道,这种子种起来也费时,没有现成的好,你想要什么样的灵药可以跟我说,我取现成的给你。”

    “呵呵,不用,我就要一些种子。”她笑了笑,眸光微闪,道:“谷主如此爽快,这样吧!我再拿出一株千年灵药赠予谷主,不过,谷主要帮我把我所要的种子全拿一包给我。”

    “此话当真?”不敢相信竟然有这样的好事落在自己的身上,他按压着心中的狂喜,激动的看着她。

    “当真。”

    “好!你说,我马上叫人去拿来!”

    于是,唐心以着一株千年灵药几乎将这半仙谷的灵药种子都给换走了,对于别人而言,千年如药很是珍贵,不过她却是取之不尽,空间里的两片药田越发的扩展,只要有种子,成长成千年灵药也是时间上的问题。

    “对了谷主,我有两个朋友在你的迷踪林走失了,不知你能否帮我找找。”

    “好,没问题,你们先坐会,我让人去看看。”那谷主对他们也客气起来,吩咐弟子上茶,又让人去迷踪林查看。看着唐心两人,他问道:“还不知两位大名呢?”

    “我是唐心。”

    “沐宸风。”

    “哦,原来是唐姑娘,沐公子。”他点了点头,看向唐心道:“唐姑娘,我看你从空间中取出千年灵药,想必你空间中定有一块珍贵的药田。”见他们两人挑了挑眉,他连忙笑道:“呵呵,两位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拥有那样珍贵的一块药田,定然要有人打理才行,空间药田不地外面地上种的,如果没有照顾好,杂草也会生出,有的灵药也会枯萎。”

    闻言,唐心笑道:“谷主,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呵呵,我是见唐姑娘如此爽快,用三株千年灵药与我交换,这事说起来都是我们占了你的便宜,因此,我这有一个消息给想送给你。”

    “消息?”两人相视一眼,有些诧异。

    “不错。”他抚着胡子点了点头,问:“不知你们可曾听说过蓬莱仙岛?”

    沐宸风目光微闪,诧异的问:“蓬莱仙岛?那个传说中有如海市蜃楼的蓬莱仙岛?”

    “你知道?”唐心朝他看了一眼,这蓬莱仙岛是什么地方?她怎么没听说过?

    “传说那个蓬莱仙岛中有丹神的存在,那里有一位被尊称为云鹤丹神的炼丹师是炼丹者的鼻祖,很多的炼丹师对那个地方充满向往,不过那个地方却飘忽不定,不知会在何时,何地出现。”

    老者听了他的话,笑道:“呵呵,沐公子,你说得不错,不过,只说对了一小点,那个地方是人间仙境,是不老之地,仙岛中天财地宝应有尽有,那里的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药童,也有着最少五百年的寿元,更别说再往上的那些仙尊了,如果寿元已到尽头,云鹤丹神的一枚丹药就可让他再活个数百年,这样的地方,你可想而知有多少的人想要去那里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