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 吐血了!危!

    村庄里的老人们看到他们又回来了,不由又惊又喜的迎了上来,见墨背着受了伤的沐宸风,不由担心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快把他带到里面休息。”

    那些老人们全围在外面也不敢进去打扰,只是在说着:“那天起来就不见他们几人了,这些天一直在打雷,吓得我们也不敢出去,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了。”

    “你们快看,那女娃娃也回来了。”老人们正说着,便见唐心和玄月也朝这边而来,连忙了上去,问:“女娃娃,你们没事吧?这些天都在打雷,很不正常,你们可别到处乱跑。”

    闻言,唐心露出一抺笑容,道:“多谢老人家关心,我没事,不过我的未婚夫受伤了,这阵子可以要打扰你们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这里平时空着也空着,你们要住多久都行,再说,我老伴的命还是你救的呢!你们尽管住下,不用担心。”那老汉笑说着,对他家的老婆子说:“就是这女娃娃救了你的命的。”

    “女娃娃,你进去吧!不用说什么打扰的,他好像伤得很重,你快去看看他怎么样了。”那老妇人也说着,示意她快进去,看着一身白衣的唐心,绝美如天仙,飘逸出尘,不凡的连连点头:“多好看的女娃娃啊!真美。”

    唐心点头,这才迈步进里面,扶着沐宸风躺下的墨见他们两人回来了,便站到一旁让出了位置。唐心走上前来到床边坐下,看着沐宸风那惨白的脸色,不由的眉头微拧,伤得这么重,又是元婴强者所伤,一般治内伤的药只怕不能修复他的五脏六腑不过她记得,在她师傅给她的那些较为少见的炼丹配方中,有一味叫天香地灵丸的丹药,有着治内伤神效,只是,这种丹药她还没试炼过。

    站起身,她转身看向他们两人,道:“他的伤是元婴修士所伤,我空间的丹药不能修炼他这样的内伤,我打算重新炼制一味丹药,你们这段时间帮我好好照顾一下他,我要进山去收集无根之水来炼丹。”

    “无根之水?”玄月一怔,问:“这是什么东西?”

    “无根之水便是那清晨草叶所凝聚的露珠,那是晨露所结的水源,纯净天然,也是要炼制天捍地灵丸的药引子。”

    听到这话,玄月沉思了一会,便道:“那就由我去收集吧!主子进入元婴期不久,气息还没稳定下来,不可过度劳累,不如就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调整气息,待我取回那无根之水来给主子炼丹。”

    “也好,不过你要记住,我要的是在高峰之处叶子上的晨露,而且是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上来之前就要采集到的晨露,天还没亮你就得收集,到天亮了那些就不能用了。”她交待着,从空间拿出一个三个瓶子:“只要装满这三个瓶子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玄月接过,目光看向了墨,沉声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嗯。”墨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看着他往外而去,便对唐心道:“主子,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到时要炼丹也在消耗灵气,趁这个机会先休息好到时才有精神。”

    唐心回身看了床上的沐宸风一眼,说:“我就到隔壁休息一下,如果他醒了就叫我。”说着,这才走出外面,对那些老人家交待了几句,这才进隔壁的屋子盘膝调气。

    那些老人们看着玄月是御着飞剑离开的,一个个惊奇的瞪大了眼睛,心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相视了一眼,他们听说过仙人,却从没见过仙人,难道,他们几人都是仙人?想到唐心的交待,他们不由的退远一点,不去打扰到他们的休息。

    第一个清晨,天还没亮,那早已经在高峰之处的玄月便拿出瓶子小心翼翼的收集着那叶子上面的晨露,那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露水凝结在叶子之上,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剔透,他拿着瓶子对着叶子的下端收集着,这收集起来才知道这活儿并不容易,半弯着腰从一片片的叶子上面收集那一滴的晨露,眼见天色就要亮了,却才只装了一瓶半。

    阳光从云层中斜射而出,他收起了瓶子,来到了一块石头上坐下,看着那太阳升出的景色,心中道不清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从没想到,他要找到她之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相处方式,以主仆相称,他要守护关她就得先守住他自己的心,因为,她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那个叫沐宸风的男子。

    脑海中,不由的想到昨日所见的那个场面,她身上释放着金色耀眼的光芒,飘浮于半空之中,是那样的美丽,那要的神圣,那样的尊贵不可亵渎,看到昨日的那个她,他似乎才认清了一点,她是尊贵的,她是圣洁的,她的光芒太过耀眼,让人无法去直视她,在她的面前,哪怕他已经是元婴巅峰的强者,却仍有一种想在膜拜她的念头,这念头让他知道,他与她之间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

    想到那莫子漓的话,他想,他是应该放下了,因为她不属于他……

    小村子中,唐心休息了一天气息已经好转,今天,她再次的拿出那张丹药的方子研究着,又查看了一下她空间中的灵药,所幸,她所需要的灵药都齐全,现在只等玄月把无根之水拿回来就可以开始炼丹了。

    “主子,他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醒。”墨走出房间,见她在外面的桌子上看着方子,便沉声说着。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道:“没醒也正常,伤得那么重想要一下子醒过来也难。”她轻叹一声,站了起来道:“有时候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总是受伤,我不禁在想,真庆幸我医术还算精湛,可以救得了他们,这要是不懂医术和炼丹之术,只怕,又会是另一个场面了。”

    “这修仙界已经没人的医术和炼丹术超越主子。”

    “修仙界是没有,但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她看向了那蔚蓝的天空,道:“我的身世之谜全在那飞仙界那里,从我身上一点点展现出来的东西与那与生带来的天赋都在说明着,我身世的不凡,但,越是如此,那将是越大的一个困难,其实现在的一切都挺好的,跟爹娘还有胖子哥哥相遇了,一家人都在一起,对于我的身世,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就感觉到在我的身上还有着一份责任,虽然对于在飞仙界中的父母没有半点熟悉,却不得不去寻找。”

    听着她的话,墨的心中也不同的微动,看向了那天空之处,他知道她身世的不凡,同样的,这非凡的身世只怕到时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若不然,她也不会由飞仙界流落到龙腾大陆,他知道她的将来还会遇到很多的问题,但他只想告诉她一句话。

    “主子,无论将来如何,我都将会在你的身边守护着你!”

    听到他冰冷而郑重的话语,如同宣誓一般的声音传来,唐心转过了身,笑道:“我知道,我的身边有你们,我很幸运。”清眸看着面前的他,脸上带笑,眸中带着郑重与认真的道:“对我而言,你们于我并不是属下,有我的一天,我也将护你们到底!生死与共!荣辱同享!”

    这是她对他们的承诺,无论将来如何,只要有她的一天,就不会让人欺到他们的头上!她所拥有的一切,他们也将会拥有!

    闻言,墨心头划过一阵暖流,看着她,久久无言,他知道,她所说的话就是承诺,她说到了,也会做到!

    时光一晃,又一天过去了,第二天的清晨,玄月将剩下的瓶子装满,便御剑回到小村子,当他回到村子时,也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外面,唐心正在帮那个小孩检查着眼睛,旁边围着十几个老人,他走了过去,将瓶子放在她前面的桌子上:“主子,我已经带回来了。”

    “好。”唐心抬眸看了他一眼,道:“想必你也累了,进去休息会吧!”

    “不用,我不累。”他说着,静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帮那个孩子检查眼睛。

    “仙人,我孙子的眼睛还能治吗?”那老妇人开口问着,自从那一日看到他们会飞剑,就已经认定他们几人定是修仙之人,对于修仙之人,他们心中充满敬畏,因此,也不敢再叫唐心为女娃娃。

    倒是唐心听到这称呼,只是笑了笑,道:“老人家,不是说不用叫我们仙人的吗?怎么又叫了呢?”

    “先前是我们有眼无珠不识几位是仙人,才没大没小的那样称呼,现在知道了,怎么可以还那样叫。”那老妇人连连摆手说着,修仙之人岂是他们凡人可以相比的?听闻,他们可是有很长的寿元的,而且本领很大,因此,她此时倒是希望,这仙女一般美丽的女子可以治好她孙子的眼睛,毕竟,这么小的孩子。

    见他们执意如此,她也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他的眼睛还是可以恢复的,正好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些时间,趁这时间我可以帮他治好眼睛,让他重见光明。”

    “太好了,太好了。”那老妇人听到她的话,激动的拉着身边老伴的手:“老头子,你听到了吗?咱们家的豆豆以后能看见了,太好了,太好了,真是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啊!”

    “神仙姐姐,豆豆的眼睛真的能看见吗?”小小人儿也欣喜的问着,他从爷爷奶奶那里知道他们都是神仙,他们家住着神仙呢!他好想可以看看神仙都是长什么样的,从昨天开始,他就闻到这神仙姐姐身上的味道好香,他们村子里的人都没有这香味的,因此,小小的心灵更加好奇了。

    “呵呵,你都叫我神仙姐姐了,那姐姐一定得把你的眼睛治好才行呀!”唐心轻笑着,摸着他的头说:“你乖乖听话,等会我给你再换些药包扎起来,三天以后应该就可以看得见了。”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神仙姐姐,豆豆的眼睛要是能看见了,一定要先看看豆豆自己是长什么样的,豆豆常听奶奶说,花儿开的时候很美,太阳公公回家的时候天边的云都会变颜色的,豆豆很快也能看见了,真开心,嘻嘻……”

    听着他小孩子的话语,周围的老人们都不由的眼眶微湿,这孩子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看不见周围的一切,春暖花开,青草冒出小芽,大自然美丽的景色他全看不见,听着这话,真叫人心酸。

    “来,我先帮把换上药吧!乖乖的不要乱动,到时你想看什么都能看见了。”她从空间中取出灵药,将那灵药的汁液涂抹在他的眼睛上,再用布把他的眼睛包起来,对老人们说:“你们先带他回去,不要让他乱跑撞到了。”

    “好好好,我们这就带他回去。”那老妇人和老汉连连应着,两人一人牵着孩子的一只手带他回家,其他的老人们也跟散去,屋前的那一块空地上,也就只剩下唐心和玄月。

    唐心将那三瓶晨露收起,对玄月道:“我去前面炼丹,你不必跟去了。”天香地灵丸并不是逆天丹药,只要她掌握好诀窍要炼制出来应该不难。

    “是。”玄月应了一声,站在原地没有跟上。

    本以为应该不难炼制出的天香地灵丸,却炼制了两次也没能成功,所幸她一次用的灵药也不多,没导致太过浪费,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仍在那里按着配方炼制着,却发现,按着配方的方法来炼制根本行不通,于是,她丢掉了配方,凭着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尝试着,天色渐暗之时,隐隐见丹药的气味传出,可闻着那股丹药的味道却又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不对,到底是哪里错了?”她喃喃的低语着,

    远处,玄月和墨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试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夜色降临也没回来,看着她那样执着的在炼丹,玄月目光微闪,问:“要不要叫她回来?”

    墨看了他一眼,道:“她要做的事情不会半途而废,没将丹药炼制出来,她是不会休息的。”

    闻言,玄月敛下了眼眸,静静的站着,这一夜,墨进屋去照看着沐宸风,而玄月则站了一夜,看着她一遍一遍的炼制着丹药,直到,天色微亮之时,才见她脸上浮现着欣喜的神色,看到她露出欣喜的神色,他不由的也心头一松,是炼制出来了吗?

    那处无人的草地上,唐心控制着风阵和火阵,原来,那配方投放灵药的先后次序和用量都不对,以至于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对,她一遍遍的尝试,总算是将那正确的用量和次序调对了。

    “还有一会就可以了。”她加大控火法阵,火势往上一窜,鼎炉中传来了啪啪的声音,从那炉窗口看去,能看到那些灵药正迅速的在溶化着,感觉到火势差不多了,当即掌风一收,火焰一敛,旋转着的鼎炉也从半空飞落地面停落在她的面前。

    “砰!”

    一声重响传出,热气散去,炉盖打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顿时弥漫而出,飘散在空气中……

    她上前一看,拿出那里面的三颗丹药,看到那上面灵气凝聚的游龙泛过,色泽莹亮,不由的心头一喜:“太好了!成功了!”她收起鼎炉带上丹药迅速往回掠去,看到那站在屋前的玄月,她怪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不去休息站在这里做什么?先将体力养好,我们接下来还要去半仙谷寻药。”说着,便越过他,快步往屋中走去。

    “主子。”墨见到她进来,便起身站到一边。

    “墨,把他扶起来。”她说着,在床边坐下,拿出一颗天香地灵丸塞入他的口中,又拿出那剩下的晨露倒入他的口中给他送服,微抬高他的下巴让他把丹药服下,这才道:“轻点,放他躺下。”她说着,运气帮他化成服下的丹药,让药性加快在他的体身扩散。

    半响,她收回手,站起身,从空间中取出了几枚灵果服下,道:“好了,接下来就等他醒过来了,这丹药专治严重的内伤,今日服下,估计明日便能见到效果。”

    “主子,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下吧!”

    她看向外面的天色,道:“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等着那他们三人把灵药给我带回来。”胖子哥哥的腿是她现在最想要治好的,只是,半仙谷的那里的灵药只怕没那么容易拿到手。

    而唐心等的那三人,直到太阳下山之前才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三人衣裳破裂,一身狼狈气喘不已,神色带着疲倦,明显可看出这三天想必是没有休息的,拖着本就受了伤的身体进那黑山谷找灵药,这事也没那么容易。

    “主、主子,我、我们回来了。”三人站在外面喘着气,看着天色渐渐暗下,心头一松,好在,总算赶回来了,真怕误了时间无法交待,此时他们是累垮了,往日的历练也不像这三天这样的辛苦,三天的时间他们满山的跑,再加上身上还有伤,可说是累得筋疲力尽。

    唐心从屋中走出,看着他们三人那狼狈气喘不已的模样,问:“灵药呢?”

    “在这里,我们不知道主子要多少,所以把能找到的都连根带土的挖了回来。”他们从空间中拿出六株夜光灵草,说:“主子,这灵草会跑的,我们好不容易才捉到这六株。”

    看着他们手中的那六株灵药,唐心脸色这才缓了缓,点了点头:“嗯,不错,这夜光灵草在夜间飘忽不定,你们能找到六株已属不易。”

    三人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原先还担心她怪罪,现在见她满意,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唐心瞥了他们三人一眼,见他们那狼狈的模样,明显的气息不稳,便从空间中取出了三枚丹药给他们:“吃了。”

    三人接过丹药一怔,不由的看向她,见她已经拿着丹药回去,不禁又低头看着手中的丹药,东方尊者问:“你们说,这是什么?”

    “应该不会是毒药,既然是主子拿的,就吃了吧!”北方尊者开口说着,咽了咽口水,这才将那颗丹药服下。

    南方尊者见他服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道:“死就死吧!”说着也将丹药服下,他们已经立了天地契约,主子让他们服下这丹药,若是不吃,那就是不尊不敬了。

    “咦?好像有一股暖流顺着喉咙而下,在体内散开舒缓着身体的疼痛,这般神效,这是什么灵丹妙药来的?”东方尊者服下那颗丹药后,只觉身体的气息慢慢的平复下来,感觉又再度的恢复了一身的灵气。

    “好神奇的丹药,主子竟然给了我们一人一颗,这是恩赐!”

    几人欣喜的相视一眼,当即朝屋子一拱手,齐声道:“多谢主子赐药!”虽然不知她的丹药是怎么来的,但是,这样神效的丹药若是拍卖,那也定将是价值连城,她既然赏他们一人一颗,那就代表她已经原谅他们了,正在他们欣喜激动之时,屋里传来了她淡淡却又带着威严的声音。

    “你们三人先回去,如果以后有事,我会找你们。”

    屋外三人闻言,相视一眼,他们到现在还不知她叫什么,于是,东方尊者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恭敬的问出声:“主子,您能否将名字告知?也好让我们知道效忠的人是何人。”

    “唐心。”

    “多谢主子相告,我等告退。”三人欣喜的拱手一礼,这才各自散去。

    屋里,唐心将那六株夜光灵草种在自己的空间药田中,有了这六株夜光灵草,那她就可以移植很多出来,到底她这药田也会有,以后要用到时就不用来这黑山谷中寻找,尤其是,如果年份越久,到时效力越好。

    正当她在想着如何研制这些药时,身后传来了墨紧张而担忧的声音:“主子,主子,沐宸风有些不对劲,他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