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 破阶而出!惊!

    “不好!他在历最后一道天雷了!如果历劫成功那他将成入元婴强者的行列,快!先破坏他历劫!最好让他当场走火入魔而死!”

    那些魔修和四方强者看到最后一道天雷夹带着强劲的力道劈下,纷纷抽身而出,不再与对方纠缠,全朝那旋风之处掠去,想要在他渡劫成功之前破坏他的历劫,只要他们的攻击撞入那股旋风,那么,他就一定必死无疑!

    “轰耊ww.  。 ?br />

    最后的一道天雷凝聚着前面的四十八道的威力一同劈下,力道之强震得地面猛的晃动起来,隐隐有着山崩地裂之状,强大的气息伴随着那股来自于上空的威压与那道天雷一同击落,重重的劈打的7旋风之中唐心的身上,没人看得见,此时在旋风之中最是强大气息的中心点,唐心身上的白色衣袍多烂不全,身上多处被雷劈伤,当那最后一道天雷劈落之时,她骤然睁开眼睛仰天大吼出声。

    “啊……”

    沐宸风口中鲜血溢出,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那些人已经顾不上他了,全都准备对那旋风之中就要渡劫成功的人动手,而墨和玄月则迅速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扶起。

    “你怎么样?”墨紧皱着眉头,看到他的脸色那样的惨白,心头一沉,连忙拿出唐心以前给他防身用的药丸给他服下:“快吃了它,也许可以缓解一下你的伤。”

    “噗!”

    那颗药丸塞进沐宸风的口中,却被他口中溢出的鲜血的咳的一声给喷了出来,他摇了摇头,像在强忍着什么似的,道:“先、先别管我,去、去挡着,咳咳……”

    玄月眉头紧拧,看着他的模样,眼中浮现着难掩的担忧,道:“他被那名元婴强者十足的功力击中,五脏六腑俱损,只怕……”想活命也难了。

    “真该死!”

    墨紧拧着拳头重重的朝地面上击了一下,看向前面,见那些人手中凝聚强大的气息准备一击,不由的一身煞气迸射而出:“主子有危险!沐宸风,你顶着,等主子渡劫成功,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声音一落他飞掠而出朝那前面而去。

    “撑着!你要是死了,可就不能再守护在她的身边了!”玄月咬了咬牙,此时也顾不得他,因为那正在进阶的唐心同样的处于危险的边缘,如果不及时挡住那些人,只怕会再折损一个!

    耶律舜华怔愕的听着空气中回荡着的那一声吼叫声,这声音,是那样的熟悉,这声音……他骤然回过头看向那不远处的沐宸风,他以死都要护着的人,难道,难道真的是那个女人!

    “该死!”

    他暴戾的怒吼一声:“全给我退下!不准动手!不准动手!”那个女人,就算她对他恨之入骨想方设法想杀了他,但他也不允许她死!

    “你怎么回事?”与他同行的另外两名元婴魔修皱着眉头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间吼起来了,还不让他们动手?这是为何?

    “我说不准动手就不准动手!那里面是那个女人!是那个女人!全部给我退下!谁若再动手,我杀了他!”暴戾的声音充斥着浓浓的杀气与狠厉,却是叫那些魔修以及那四方尊者很是莫名其妙。

    另外两名元婴魔修盯着他,眼中尽是厉色,喝道:“耶律,你别忘了,阻止修仙界再诞生一名元婴强者,这可是主上的命令!你想违抗不成?要知道,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时机了!”

    “回去我自会向主上交待,总之,谁敢动她,就是跟我耶律舜华过不去!”

    闻言,那两名魔修相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这是主上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你若不让开,也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动手!趁这个机会让那渡劫之人死在里面!”

    就在他们这边僵持不下之时,那四方强者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凝聚能量挥击而出,凌厉的剑罡之气,强大的气流能量来自于那四名元婴强者的攻击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了那股巨大的旋风,那速度之快,让人无法阻拦,玄月的墨以及耶律舜华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全惊呆了,撕心裂肺的痛呼声从他们的口中传出,声音直云霄,震入众人心间。

    “不!”

    沐宸风看到那一幕,眼中尽是悲痛神色,只觉一股气息往上一冲,一口鲜血再度喷出,整个人昏死了过去,也正因此,他没有看到,就在他昏死过去的下一刻,砰的一声,天地间暴发出一声强大的爆破声,汹涌的旋风中迸射出一道剌眼的金色光芒,神圣而强大的金色光芒复盖了大半个天空,直达头顶云层。

    只见,旋风回那四方强者的攻击而散去,只是,巨大的旋风散去之后众人所看见的却是那盘膝而坐的人影,那一瞬间,他们看到她整个人飞掠而上飘浮于半空之中,身上的衣袍尽数烧焦化为灰烬散落一地,剌眼的金色光芒从他的身上折射而出,强大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她的身体,虽然他衣袍尽落身上赤裸,可就算他们迎着剌眼的金色看去,仍旧无法看到他那赤果果的身体,只看到,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垂立于半空,雪白如藕的胳膊平展而开,他昂着头面朝上空,一头墨发在强大的气流中纷飞拂动着,身体上却是复上了剌眼的金光,让人无法窥见,但,单凭这一惊艳的瞥,众人却知,这,竟然是一名女子……

    在场的四方强者都是活了几百岁的老怪了,他们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可,看到那飘浮于半空中,浑身布满剌眼金光透着神秘与神圣气息的女子时,却是不由露出了惊艳的神色,纷纷倒抽了一口气。

    “怎么、怎么会是一名女子……”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

    “好、好美的女子……”

    “这、这怎么可能?”

    那两名魔修也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眼中尽是惊艳的神色,看着那上方飘浮于半空双手平开微仰着头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女子,一瞬间,竟然生出了一股膜拜的念头,他们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一名女子竟然这般的奇特,难怪那耶律阻止他们不让他们对她动手,她是那样的圣洁,那样的尊贵,那样的神圣,如果这样的女子死了,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好美……”

    耶律舜华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着她微仰着的头慢慢的低下,那倾城绝美的容颜慢慢的在那金光中浮现,出色的容貌,清冷的面容,不知是不是刚进入了元婴境界,她的眉目间越发的散发着一股圣洁尊贵的气息,清眸的眸光扫了底下的众人一眼,手一动,白色的衣袍一扬,只见她的身体旋转了起来,在那半空中穿上了衣服,那一举一动皆散发着一股摄人的风华,如同在跳舞一般,美得让人心惊,美得让人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然而,也就在众人看得痴痴入迷,看得怔怔失神的这一瞬间,几道强大的光芒在那金光之中飞闪而出,几声怒吼声骤然在天空中响起,强大的威压复盖了大片的天空,那来自上古神兽的威压,一瞬间震得众人心头一凛,蓦然有着不好的预感,当定晴一看时,更是惊呼出声,险些因不可思议而跌倒在地。

    “天啊!上、上古神兽!这、这是几头?”

    “青龙,火凤,青鸾,不有一头白纹虎王!这、这、她一个人怎么可以契约这么多头强大的上古神兽!”

    “不好!快走!”

    四方强者猛的回过神来,强大的阵容让他们几人自进入元婴期后第一次感到震惊,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到了wēixié,此时若是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

    “吼!”

    青龙仰天一声怒吼,龙尾一摆,飞掠而上,扑上了那四名四方尊者,怒声骂道:“该死的人类!竟然敢在我家小唐唐进阶时偷袭,真是该死!”来自上古神兽强大的怒吼声一出,震得众人耳膜生疼,只见青龙飞袭而上,拦住了其中的两人,龙尾一摆狠狠的便他们拍落地面,强悍的战斗力,一击即中,惊呆了那些魔修们。

    “快、快跑!”

    魔修们也回过神来,惊惧的咽了咽口水,提气就要离开,哪知,他们的身影才飞掠而起,一头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凤凰便拦下了他们的去路,只听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从火凤的口中传出,震得那些魔修心头一疼。

    “竟敢趁我进阶之时偷袭我娘亲!真是可恨!”

    带着火焰的翅膀一拍,熊熊火焰伴随着狂风飞扑而上,呼的一声扑向了那两名元婴魔修,只见,火焰一窜上他们的身体便燃烧了起来,烧焦的气味伴随着惨叫声传出,那两名元婴修士一边惨叫着扑火,一边想着要逃走,奈何逃生的路被火凤挡住,他们根本无路可逃,骤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惊呼出声。

    “耶律!快、快拿用遁轴!”此时他们多么希望,那逃遁用的画轴是在他们的身上,而不是在耶律舜华的身上。

    耶律舜华见几头强大的上古神兽一出来,局面瞬间扭转,青龙和青鸾对付着那四方强者,火凤的火焰几乎将两名元婴魔修烧死,还不时的用它的凤爪踩着那两名元婴魔修,被火凤的凤爪按住,他们两人想要逃命根本是不可能的了,而剩下的小魔修则被白纹虎王撕咬着,死伤一地,见状,他朝上空白衣飘飘绝美神圣的唐心看了一眼,眼中尽是痴迷之色,下一刻,他取出遁轴对着唐心说道:“女人,恭喜你进阶成功,我们还会见面的!”声音一落,不敢那同伴的惨叫和呼喊声,拉动手中的逃遁轴,光芒一闪,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唐心眸光微闪,看着他再一次的在她的面前逃开,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某一处高处,看到那里一抺灰色的身影负手而立的站着,静静的看着他们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眸光一转,视线从那人身上移开,转而落在了那倒在地上的沐宸风身上,看到他受了伤,眼中的杀气迸射而出,瞥了那四名四方强者一眼,清冷的声音蕴含着杀意的传出。

    “给我活捉他们!”

    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翩然而下,衣袂在风中扬起,如同九天之上飞掠下来的仙女一般,姿态优美而迷人……只是,除了那站在远处的高峰上看着这一幕的灰衣男子和那躲在草丛中不敢出来的小老头之外,无人欣赏到她此时惊艳的风姿与神采。

    “啧啧,真不愧是帝女星,这等气魄,这等风采,当真不凡呐!”小老头趴在远处的草丛中,看着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弟子,摇了摇头:“这小子,平时那么厉害,怎么就把自己搞成那样了?”想着,出去看看他,可身形才一动又缩了回去,自言自语的说:“还是算了,上回将他给买了,要是让他看到小老头我,那不是找麻烦吗?嗯,还是躲着点好。”说着,继续趴在原地看着,一边评头点足的打量着那一袭白衣浑身散发出神圣气息的唐心。

    “金莲圣光,真不愧是帝女星,来头不小啊!那个小子手执万鬼幡,看来也不简单,还有那个男子,元婴巅峰的实力,啧啧,帝女星身边福星很多,个个都是大人物啊!”

    他抚着胡子,越看越觉得应该把这女娃娃也给拐来当徒弟,他在打量着前面唐心的同时,睿智的目光也朝那高峰之处的那抺灰色身影扫去,瞥了那人一眼,啧啧的道:“看来这帝女星渡劫引动的震撼还不小,竟然连退隐的强者也好奇的赶过来观看,面子真大,不过说起来,要是不厉害估计也无法让这么些出色的男子守护在她的身边跟着她转吧!”

    说着,他看着自家的徒弟,别人都好好的,就他让人给打伤了,不禁摇了摇头别开了眼一副没脸看的横样说:“这小子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别人都没事怎么就他出事了?还好他不会说是我南峰仙翁的弟子,要不然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呐,啧啧,真笨,英雄救美也不是这样救的,看来,还得再调教调教才行。”

    从天下而落的唐心忽的朝远处的草丛一瞥。看到她朝这边瞥了,像在找着什么似的,吓得小老头儿连趴了下来喃喃的道:“这女娃娃,不会连小老头我躲在这里都知道吧?”

    “主子,他被元婴强者打伤了,我喂他吃了颗丹药但是他吞不下去吐了出来。”墨看到她连忙迎了上去,看到她平安没事的进阶成功,连带着她的上古神兽们都进阶了,这才放下心来,刚才那一幕真的吓死他们,他们以为,她没有避雷丹要承受着那样强大的天雷,还在抵挡那四方强者的攻击一定必死无疑,却不想,她还是顶住了,真叫人不敢相信。

    唐心收回目光来到沐宸风的身边蹲下,将他扶了起来,把了把他的脉,不由的眉头一拧,当即从怀里取出一颗药丸。一旁的玄月见状,开口道:“他已经吞不下了。”

    闻言,唐心直接将药丸放进自己的口中嚼碎,再吻上了沐宸风的唇将口中的药丸用舌头卷进他的口中让他咽下。

    看到这一幕,玄月目光一闪,紧抿着唇沉默着。而这时,青龙和青鸾以及火凤和白纹虎王将活着的几人捉了过来,看到这一幕,青龙就不淡定了,连连怪叫出声。

    “哇!哇!哇!小唐唐,你、你怎么就吻上他了?我也要,我也要来一个吻!”好色的青龙一见两眼发亮,笑得色眯眯的凑上前,却不想唐心的一句话就如同一盆冷水般从头淋了下来,让他整个人蔫了。

    “一边去!”

    唐心将药过渡给他服下后便对墨说:“墨,你来背他,小心一点,他受的伤很重。”她站起来,沉思了一会,道:“这里离山下较远,先把他带到那小村子去吧!”

    “好。”墨应了一声,将沐宸风扶起,提气一跃便往那在远处的小村落去而。

    “娘亲,我下手太重了,那些魔修都被我烧死了。”火凤化做一翩翩少年站在唐心的身边,此时的他已经进入成年期,是一头成年期的上古神兽了,实力也提升了很多,今日正逢她进阶,他也突破了最后的关口成功进阶。

    “主子。”一袭青蓝相间飘逸衣裙的青鸾站在火凤的身边,化成人形的她娇美如花,美丽动人,与火凤站在一起竟是那样的般配,因唐心的进阶,她也进功进阶可以化成人形,她是成年期的上古神兽,一直被供奉着正逢今日契机,她才能成功转化人形。

    唐心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四方尊者的身上,清眸半眯,冷意摄人:“谁打伤的他?”

    听着她那泛着杀气的清冷声音,四人不由的心头一沉,莫名的慌了,另外三人相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那西方至尊道:“不是我们,是他!”

    那西方尊者见那几人的模样,不由冷哼一声,心底虽然有着一丝的怯意,却仍沉声道:“不错!是我……啊!”他的话还没说完,唐心的一掌就已经挥击而出,蕴含着强大内劲的一击正中他的胸口,众人清晰可闻那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听得心头一颤,不由的双腿一抖。

    “噗!”

    “砰!”

    身体飞出的同时,一口鲜血也飞喷而出洒落了一地,见他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嘴角溢着血,脸色一片的惨白,眼中浮现了惊恐与惧意,颤抖着身体看着那一步步走上前的白衣女子。

    她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神圣,那样的尊贵,那样的不凡,却也是那样的令人心惊,那样的令人胆战……她的眼神冰冷而无情,她浑身散发着嗜血的杀气,他想开口,却发现,一口气咽在喉咙之处上不来,根本说不出话来。

    另外的三人是真的惊了,看着那名白衣飘飘的绝美女子一出手几乎直取那名元婴强者的性命,心头后悔不已,早知道,早知道他们就由着这一名元婴强者的诞生,早知道他们就不要出手招惹她,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现在知道已经晚了,他们修炼了几百年,难道,难道真的就要把命丢在这里?他们能有今日的修为是多么的不容易,他们是元婴强者,他们进入元婴期已经历了一次天劫,如今已经拥有一千年的寿命,只要再历一次天劫,那就可以拥有一千五百年的寿元,他们不想死……

    心,在颤抖着,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饶了他们的命?可,越发的心惊,越发的慌乱,脑海里一片空白,尤其是在见到接下来的这一幕,更是让他们对这名刚进入元婴期的白衣女子越发的敬畏!

    “你好大的胆子!我的男人也敢伤!”

    唐心来到他的面前,在他的面前蹲下,清冷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杀气与凌厉,直透心间,声音一落的同时,她的手搭上了那名元婴修士的肩膀,就那样硬生生的将他的肩骨给掐碎了。

    “咔嚓!”

    “嘶!啊……”

    尖锐的惨叫声骤然响起,直达云霄,在空中久久回荡着,那声音中的凄厉,让人闻之心惊胆战惊惧不已,这凄厉的惨叫声,更是让那三名元婴强者心头颤抖着,腿脚发软的想要倒下去。

    看着这样圣洁美丽的女子,她竟然能有这样狠厉的一面,一掌碎对方胸骨,震伤五脏六腑还硬生生的将他的肩骨给掐碎了,这样的手段,这样的狠厉,真的让他们无法抑止的产生一股恐惧,然,掐碎他的肩骨只是开始,他们看着那西方尊者全身的骨头被她掐碎,那咔嚓咔嚓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直到,他的内丹被她震碎,他浑身软绵绵的倒在地面上死去……

    “吓死小老头我了,寒毛都冒起来了,要不要这么狠?”

    趴在草丛中的小老头儿喃喃自语着,目光灼灼的盯着唐心,暗想,原来,那小子是她的心上人?看来那小子福气不错啊!别人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她这可是冲冠一怒为男颜,看到她这样帮他出气,那小子的伤总算是伤得值了。他咧嘴笑着,抚着胡子睿智的目光一闪一闪的,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

    “把他撕了!”唐心冷冷的下着命令,白纹虎王当即上前,锋利的爪子一撕,血淋淋的场面顿时让人惊得透心凉。

    “这几人怎么处置?”玄月看着她问着,那几名元婴强者此时哪有半点强者的风范?此时全成了胆小鬼,就生怕她的一声令下,他们同样会死无全尸!

    唐心转过身,目光在那三人的身上掠过,还没开口,那三人就已经惊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不要杀我们,我们、我们还不想死,不要杀我们……”他们的身体在颤抖,说话也结结巴巴的,此时,面子与尊颜都比不上他们的命重要,更不会有人想到,这为震一方的霸主竟然会跪倒在唐心的面前请她饶命。

    “饶了你们?”她眸光一扫,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问:“你们有什么理由让我留你们一命?”

    闻言,三人惊慌的相视一眼,其中一人脑海灵光一闪,道:“我们、我们可以认您为主,只要您不杀我们,我们都将为你卖命!听您的吩咐!”

    “为我卖命?你们如此贪生怕死还能为我卖命吗?”她冷笑一声:“说不定,这头应下了,回去后就会商量着如何取我性命,像你们这样,我又岂能放你们离开?”她眸光一转眼中寒意一现,惊得那三人心头一颤。

    “主子在上,我们三人愿意立下天地契约,只要活着一天,就得听从主子吩咐,主子叫我们去死,我们也一定不敢不从!”他们三人说着,见她只是挑着眉头没有开口,当即以血为契,立下天地契约。

    “我们三人愿奉面前女子为主子,终身不得背叛,不得违抗她的命令,如有违今日誓言,愿受天地诛杀!不得好死!”

    声音一落的同时,三人所跪的地方浮起了一个古老的金色图纹,这图纹外部是一圆圈里面则是一个大五角星,再布上一些复杂的图纹,三人跪在那图纹当中,而站在他们面前的唐心,同样的脚底下也冒起了一个图纹,三人的图纹连成一线到她的图纹上面,最后那光线没入他们三人的身体里消失不见,却在他们三人的胸口处浮现起一个契约图纹。

    看到他们三人胸口处的那一枚图纹,唐心目光微闪,这是天地契约,如果他们有违今日誓言,那么,就算她不杀他们,天地契约也会自动的发动诛杀,这是一种保证绝对忠诚的契约,既然都落成了天地契约,那,留下他们几人的性命倒也没有什么不可,至少,她可以再多了他们几个势力。

    “女娃娃本事不小,还收了这么三个元婴强者,那绝对的是有大大的好处,天地契约一经落成,他们就断然不敢有半点背叛之心,否则,这天地规则会自动诛杀他们三人!”小老头抚着白花花的胡子,睿智的目光眯成月牙形的看着她。

    唐心瞥了三人一眼,这才开口道:“既然你们已经落成天地契约,那么我今天就放过你们,今日这事不得对外说起,若是真漏半点风声,你们的下场还是只有死!”

    “属下自当守口如瓶!请主子放心。”三人当即识趣的改口,对于她,她的实力太过强悍,强悍得让他们心惊,再加上她身后的那一只只强大的上古神兽,这根本就是一个变态的存在,他们真是疯了才会跑来对付她,现在人没杀着反倒把自己给赔了进去了,真是太不该了。

    清眸微闪,她扫了几人一眼,再度开口道:“今日留你们一命,也好让你们将功赎罪,你们三人给我进去黑山谷,寻找一味灵药,为期三天,三天之后如果没见到你们,那么,后果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能想到。”

    三人一惊,连忙问:“敢问主子,要找什么灵药?”

    高峰之上,那名灰衣男子看了底下几人一眼,衣袍一拂便转身离开,而那趴在草丛中的小老头见他离开,哼了几声反躺着看着头顶上的天空,嘴里喃喃的不知在说着什么。

    另一边,唐心将要找的那一味药材告诉他们三人后,三人便忍着身上的疼痛飞一般的离去,以他们的实力进黑山谷不难,只是只怕也得费上一番的功夫,尤其是要在那谷中寻找一味叫夜光灵草的灵药,三天的时间只能说很是紧急,若不捉紧,只怕不能完成。

    “你们几个先回空间,等我叫你们再出来。”唐心说着,让火凤和青鸾以及白纹虎王回空间里去,而青龙则蹲在一旁咬着草,不时的朝她看了一眼,一脸的哀怨神色,像是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青龙,你也回去吧!你这模样会吓到那个小村子里的老人的。”

    “小唐唐,你说那个快死的男人是你的男人?你是当真的?”他一脸的受伤,想着她这样美丽的人类可不好找,要是她都名花有主了那他将来怎么办?谁跟他来配一对?

    听了他的话,唐心一叹,道:“青龙,你也看见了,他现在受了伤,我要回去帮他治疗,现在真的没时间跟你闹着玩。”

    闻言,青龙见她一脸的倦色,这才道:“好吧!那我先进去,你现在才进入元婴期,气息也不稳,自己也不要太累了,要是受不了的话就让别人去做,不要事事自己动手,如果要我帮忙就叫我出来吧!”说着,这才化做一道光芒进入了那属于他的空间之中。

    “走吧!”见他也进去了,她这才轻呼出一口气,与玄月一同往那小村子的方向走去,她怎么也没想到,出来一圈会在这里进入了元婴期,还引来了这样的麻烦,看到沐宸风伤成那样,她心中尽是自责。

    ------题外话------

    今天提早码好了,晚上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