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惊险时刻!伤!

    “两名是元婴巅峰,一名元婴五阶,一名是元婴七阶,这四个人实力很强。”

    玄月扫了一眼,沉声说着,俊美的脸上浮现了凝重的神色,眉头也不由的微拧起来,他可以对付一名元婴巅峰强者,但,沐宸风和墨两人却无法对付那剩下的三人,沐宸风是金丹巅峰,而墨也才进入金丹期不入,实力还没稳定下来,两人只怕合力也对付不了一名元婴强者,那,主子如何?他们要如何能护得住她在最后关头不被这几人惊扰?

    “麒麟!”

    沐宸风沉声一喝,从他的身体里闪出一道光芒,只见一头麒麟飞跃而落在他的面前,威武而摄人的龙头,凶猛而凌厉的狮眼,似马一般的身躯却而满了鳞片,它脚踏火焰,气势凛冽,一出现,周围的气息就因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而低沉了下来。

    “上古神兽麒麟!”

    玄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一头上古神兽,而且看那麒麟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这应该还是一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这么一来,这只麒麟就可以对付一名元婴强者!剩下的两个元婴修士,如果他们能应付得过来,那守护到她破阶而出那就容易多了。

    “好小子!竟然还有一头血统纯正的上古神兽火麒麟!”

    那几名元婴修士看到沐宸风唤出的火麒麟,眼中竟都闪过灼热的光芒,其中一名元婴巅峰的强者对那头火麒麟道:“你若弃暗投明跟了我,我可保你不死,否则,一但动手,势必取你内丹!剥你筋骨!”强者的威压一出,在空气中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流,如同水纹一般的散开,只是这股威压,竟也让墨胸口血脉翻腾而起,喉咙之处隐隐有血腥味冒起。

    火麒麟昂起了头,鼻孔一哼,喷出了两道气息踩了踩脚甩了甩尾巴,狮眼一扫,一副轻蔑的模样睨了那名元婴修士一眼,不屑的冷哼出声:“哼!好个狂妄个修士,不过小小元婴修士,竟然敢说取你爷爷我的内丹,剥你爷爷的我筋骨?好!今天你爷爷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一落,火麒麟脚一蹬,飞身朝那名元婴修士掠去,它四脚踏火焰飞跃上空,仰天一声怒吼,锋利的爪子一亮,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了那名元婴修士。

    墨压下身体的不适,深吸了一口气,手一动,拿出了他的万鬼幡,对沐宸风道:“玄月对付那名元婴巅峰级别的修士,剩下的两个交给我,你守着主子不要让让他们的攻击伤到她。”

    他的话一出,别说是沐宸风,就连玄月也不由的目光一闪,有着一丝愕然的看着他:“你自己对付两人?虽然那两人不是元婴巅峰级别,但也很强,你才步入金丹境阶不久,可以吗?”

    “可以!”

    墨沉声说着,血色的眼眸尽是浓浓的煞气与凌厉:“主子只差最后三道天雷了,不能受到惊扰,也不能让他们在这一刻攻击到她,尽管放手一拼吧!我可以对付那两名元婴修士!”以他的万鬼幡和墨玉箫就算不能杀了那两名元婴强者也能抵挡住他们的攻击和缠住他们。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那两名元婴修士负手仰天一笑,笑声夹带着雄厚的威压震得人耳膜生疼,笑声骤然一止,阴冷而泛着杀气的目光直视着那一身黑色战袍的墨,冷笑道:“就凭你这小小金丹修士也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当真是可笑至极!如此不识好歹,就拿你先开刀!本尊定将你挫骨扬灰!让你永世不得再入修仙一道!”

    狠厉凶残的声音一落的下,那两人同时飞掠而出,来自左右两方的攻击夹带着骇人的杀意铺天盖地的朝墨袭了过去,元婴修士的威压本就强大,此时,凝聚而出的威压更是弥漫在这空气之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挤压着,如同巨石一般的强劲威压像是压在心头一般,喘气都觉得有一丝的困难,玄月看到那两人凌厉的攻击,不禁大声提醒。

    “小心!”

    “顾好你自己吧!在这修仙界中,元婴强者是不用那么多的!”那一名元婴巅峰的强者阴冷冷的笑着,衣袍一拂,也朝玄月袭去,让他无法分身去顾得其他人。

    “你快退开!”墨冷声说着,看着那两名元婴强者朝他而来,杀气铺天盖地的袭向他,他却显得冷静非常,不急也不惊,手中紧握着万鬼幡对着身边的沐宸风说着。

    凤眸落在他手中的那明显凝聚着一股强大气息的幡上面,他虽然不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用的,但,对墨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不是逞强之人,如果没有把握他不会去做,既然他敢说出那样的话来,定然是有办法对付那两名元婴强者,既然这样,他就退到一旁专心守护着正在历劫的唐心。

    “小心一点!”

    他沉声说着,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一闪,迅速退开,警惕的守护在那百米之外在进阶的她,虽然她此时正在进阶外界的攻击无法伤到她,但是却会扰乱了她的进阶,重者若是走火入魔最是危险,所以他们不能让她受到一丝的影响,尤其是来自于元婴强者的攻击,这是无法预料会怎样的。

    就在他退开之时,只见,墨敛下了血眸,扬起了万鬼幡,幡一动,风云变色,狂风大起,风沙卷着阴森森的气息弥漫在他的周身之边,天空之上,乌云复盖,阴风呼啸而出,伴随着一声声骇人的鬼嚎之声……

    这风云突变的一幕不禁让那两名元婴修士一惊的收住攻击,更是让那与麒麟还有玄月在战斗的两名元婴巅峰强者为之一惊,他们惊愕的看着那突变的天空,从身边吹过的风阴嗖嗖的,冷入骨髓,透入寒,让人毛骨悚然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你那是招魂幡?”

    一名元婴修士震惊的看着那站在强大的阴风之中的黑色身影,阴风掀起了他身上的战袍的披风,在他的身边,那旋转着的一只只鬼魂,在这白天的时刻竟然也敢冒出来,足可见不是一般的厉害,他们已经是元婴级别的强者,自然知道这鬼魂一说,只是,极少看见,如今,这毫无预警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还是由一名小小的金丹修士召唤而来的,真叫人不得不震惊!

    “不!不是招魂幡,招魂幡没有这等威力!”另一名元婴修士看到这天地色变风云突起的现象连连摇头,据他所知,招魂幡是不能让天地变色的,他的这个到底是什么幡来的?

    半空之中,玄月和麒麟都因下面的这一幕而停了下来,对他们交手的那两名元婴修士同样的也震惊的看着那下面的一身战袍拂动鬼魂弥漫在他身边的墨,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能招来了这么多的鬼魂,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怎么会有这般强大的能耐?

    站在阴风之中,身边鬼魂弥漫,墨慢慢的抬起了血眸,只见他此时身上的煞气夹带着阴风在大涨着,血色的眼眸布满了杀气和嗜血的气息,听着他们震惊的话语,他没有开口,紧抿着唇,扬动着手中的万鬼幡,万鬼幡一扬,阴风再次大涨起来,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股保护罩一般,硬生生的将那元婴修士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压给压了下去,没了那元婴修士的强大威压,他胸口处的血气也渐渐的平复下来,不再感觉到呼吸困难,这一刻,他直视着那前面的两名元婴修士,冰冷而嗜血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从他的口中而出。

    “万鬼幡!”

    声音一落,只见从他手中的万鬼幡中涌出了无数的鬼魂朝那两名元婴修士飞去,阴风与鬼嚎相溶着在空气中传开,竟有着一种让人心惊胆战的悚然与惊惧。

    “什么!万、万鬼幡?”

    那两名元婴修士睁大了眼睛被这三个字惊到了,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那那无数的鬼魂铺天盖地的朝他们袭来,惊得他们迅速凝聚灵力拍打击飞,奈何,鬼魂之多,拍灭了一只另一只又涌了上来。

    “万鬼幡?”麒麟歪着头道:“虽然不知是什么鬼东西,不过看起来很厉害,那么,我也要尽快的灭了这老不死的才行!吼!接招!”一声低吼声响起,一窜火焰从它的口中飞喷而出袭向前面的那名元婴修士。

    那名元婴强者因被那万鬼幡惊到了,一瞬间没回过神来,闪避不及衣袍被火焰烧到一些,他当即凝气手往自己的衣袍上一划削掉了那燃烧着的衣角,猛的退开后,也厉声喝道:“好你只畜生!看本尊不将你杀了!”

    元婴巅峰强者的实力非同一般,饶是麒麟是上古神兽与他交锋也没能在一瞬间就占上风,上古神兽的强大威压与元婴强者的强大威压在空气中相互碰撞着,挤压着,发着嚓嚓的摩擦声,那元婴强者手中厉剑的挥出,一股强劲的剑罡之气夹带着破风之气划过天空,咻的一声劈向火麒麟。

    另一边,玄月对战那名元婴巅峰强者,因两人品阶一样,这交起手来也是不分上下,久战不下,反倒是将周围的树木摧毁了不少,那名元婴修士见玄月很是棘手,忽的心上一计,眸光扫了那股旋风一眼,虽然不知里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不可不说,这人竟然能让三名这样的强者为他守护着就已经不简单,今日他们还真的是来对了,如果让那人诞生成为元婴强者,只怕他日会是他们最难对付的敌人,同时也会威胁到他们在这修仙界的强者地位!

    手中寒剑凝聚一股雄厚的灵力,那名元婴强者目光一眯,眼中闪过阴狠之色,下一刻,手掌一翻,一股骇人的气息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击向了前面的玄月,手中的厉剑飞脱而出,锋利的剑尖前端强劲的气流凝聚成一股肉眼可见的弧形气流,利剑从手中飞脱而出像有有灵力似的对付着玄月。

    那名元婴强者身形一闪飞掠而起,宽大的衣袍在空中呼呼而响,直接就朝那旋风之处掠去,手中凝聚一股强劲的掌风打算一掌挥击而下,却不想,眼前白色身影快如鬼魅的一闪,凌厉的肃杀之气朝他袭来,那速度之快让他不禁心头一惊,迅速避开之时定晴一看,嘴角不由的一抽。

    这几个人到底都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是变态的强大吗?那名黑衣战袍的男子拥有鬼万幡,能号令万鬼,令天地变色,而这面前的白袍男子明明也就是一个金丹巅峰的修士而已,连元婴期都还没迈进,按理说,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快得过他这名元婴巅峰强者,但他竟然能在来到这上空时飞掠而出,挡在他的面前,这等诡异的速度,真的叫人震惊的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

    “想动手?问过我没有?”

    沐宸风持剑而立,飘浮于半空之中,白衣飘飘,墨发飞扬,刚毅而不失俊美的面容布满了肃杀之气,冰冷而凌厉的气息自他的身上散发而出,白衣涌动,衣袂纷飞,飘浮半空的他浑身散着一股强大而摄人的王者霸气,那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自然而然的弥漫而出与那名元婴修士的威压形成了对比,一较之下,竟是毫不逊色半分!甚至,有着一股凌驾对方之上的强硬气势!

    那名元婴修士整了整心神,眯着眼睨着面前的男子,阴声喝道:“好小子!一个金丹巅峰的修士就敢与本尊动手,你可知,本尊可是西方尊者!要取你性命轻而易举!”

    沐宸风斜指着剑,剑罡之气呼啸而起,强大而凛冽,凤眸中寒光点点,他以金丹修士的修为直视着前面的元婴强者却毫无惧意,甚至,有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在他的凤眸中掠过,他就如同那居于高位的强者,俯视着前面的对手,冰冷而带着杀气的声音夹带着摄人的王者气息从他的口中而出,在空气中传开,震入众人的心头。

    “你们四人来自四方,个个都是元婴级别的修士,这修仙界的元婴修士也没几个,自然知道你们就是被誉为四方至尊的尊者,但,你们最不该盯了她打她的主意,无论是谁,动了伤她的念头,都必须死!”

    沐宸风的声音一落,那名元婴修士竟然不由的心头一震,凝起了目光正色的盯着他,像是在打量着他够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一般,见他气势摄人,气质绰绝出众,不由的眯起了眼,冷声道:“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无名小辈,那么,就报上名来!也好让本尊知道,今日与本尊交手的到底是何许人物!”

    “沐宸风!”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夹带着冰冷气息从他的口中传出,手一动,斜指的下方的利剑横挡身前,凤眸半眯,杀意迸射而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沐宸风?”他眸光微闪,像在想着修仙界中是否有这么个人物,搜索一遍也记不起曾听过这样的一个名字,当即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的道:“哼!小小人物也敢放出大话!”

    沐宸风薄唇微勾,冷笑道:“是吗?那就看你如何在我这个小人物的手中保得住命了!”声音一落,旋身飞掠而出,手中利剑在身前转起了凌厉的剑花,寒气迸射而出,一道道的剑花化做寒光飞袭向那名元婴强者,白色的身影因旋身飞掠的缘故而如同一阵凌厉的旋风,杀气凛冽,然,那名元婴强者却是不将他的攻击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沐宸风也不过就是一名金丹巅峰的修士,他没有那名身着黑色战袍的男子手中的万鬼幡,也没有那名黑袍男子的元婴巅峰实力,他只是一名金丹巅峰级别的修士,试问,他堂堂一名元婴巅峰修士怎么可能会伤在他的手中?

    然,他低估了沐宸风的实力,包括那在不远处看着的玄月也低估了沐宸风的实力,玄月也认为他再强也不可能敌得过品阶区分,不可能敌得过那名元婴巅峰的强者,可他们不知道,那个被公认为这修仙界最强的一名强者,飘渺门的第一任门主,如今已经退隐下来却仍在修仙界有着极大威望的南峰仙翁就是他的师傅。

    在很多年以前,修仙界的人就已经知道南峰仙翁是一名元婴强者,如今的修为是多少,就没人得知了,但,众人还知道,他本身便是变异灵根雷属性的,他的强大,无人能敌,沐宸风经他亲手调教出来,用的方法又是那样的诡异,又怎么能以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他的实力呢!

    也正是因为那名元婴强者的轻敌,看到沐宸风的剑气朝他袭来,他本以为随便一挡就能挡住,谁知,两剑相碰时铿锵的剑气声传出,下一瞬间,凛冽的气剑已经划过他的脸颊,只觉脸上传来一阵剌痛,一丝温热的血液便顺着脸颊流出,防御不当让自己受了伤,那名元婴强者不由的一怔,压着沐宸风的剑迅速飞跃而开,伸手摸脸上,见手中尽是血,不由的眼中冒起了熊熊杀气。

    “该死的小子!”

    下一刻,他持剑飞掠而上,杀气腾腾招招狠厉的想要直取沐宸风的性命,却不想,沐宸风的剑法之精湛,竟让他无法瞬间取胜,看着他那变幻莫测的剑法,剑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凌厉的剑影所迸射出的杀气是那样的骇人,然,让他心惊的不是他身上与寒剑上的杀气,而是他越看越觉得熟悉的剑法!

    “天影十二式!你是那个老鬼的什么人!”

    那名元婴强者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相信多年后竟然还会看到这曾经让他毫无反手之力的天影十二式剑法!这是那个老鬼的成名剑法,与他的变异天雷同样的赫赫有名!他曾经就败在这天影十二式的剑法之下,绝对不会认错的!

    另一边,正往这边赶来的小老头儿骑着身下的灵兽,打了个喷嚏,一边揉了揉鼻子,一边喃喃的说着:“大白天的谁在骂小老头我呢?真是好大的胆子。”说着,又拍了拍身下的灵兽,道:“你倒是走快一点,这速度也太慢了吧?要不是老头我拐了脚也用不着坐着你走了,瞧你这速度,说不准比我还要慢,唉!”

    声音一落,他叹了一声,看了看那远处的天空,喃喃的道:“怎么气息好像有变?是不是什么人在那打起来了?瞧这天空的威压还混杂着阴气,这现象还真是少见。”

    没人知道,在一处高峰之上,一名灰衣男子正迎风负手而立,看着那战斗着的几人,视线从那几人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个旋风之中,因旋风风沙之大,看不见那里面到底是何许人物,但,能引起这般强大天雷的来到,这人物,绝非一般。

    忽的,看到那下方飞掠而行的那一批黑色的身影,眉头不由的一皱,那是魔修,没想到连魔修也来了,想必也是被这股强大的天雷引了过来的,如今那三人对付着那四名元婴修士,若是再加上魔修的进攻,只怕根本顾不过来,他轻叹一声,却没有移动身影,更没想着要去帮忙。

    他是退隐之人,早已脱离那俗世的纷争,今日前来也不过是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在渡劫?竟然能引动这般强大的七七四十九道天雷的到来,至于他们底下,如果守护得了那就守护着,守护不了那股旋风之中的人要是因魔修的介入而走火入魔或者渡劫失败而死,那也只能算是他的命不好。

    “轰隆!”

    就在这时,又一道天雷飞劈而下,重重的打落在那旋风之中,强劲的气息随着那一记天雷的劈落而散开,弥漫在空气之中,震得地面微微的一动,而,那旋风之中仍没看见半点动静,也没传来里面渡劫之人的声音,只听风沙呼呼而响,在那周围咆哮着……

    三名魔修带着他百来人飞来,看到那在战斗中的几人,其中一人目光一眯,盯着那上空一身白色衣袍的沐宸风,眼中露出阴狠凶残之气:“竟然是你!”

    耶律舜华眯着眼盯着他,眼中尽是暴戾之气,这个男人,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今天遇上了他就算他运气不好,他非取了他的性命不可!

    沐宸风与那名元婴强者在交手,两人过了数十招虽没分出高低,但那名元婴强者却被沐宸风的天影十二剑逼得有些狼狈,他以元婴强者的实力与沐宸风过了数十招也没能将他拿下,或者伤他分毫,若论起来,他已经输了,只是,自成为元婴强者至今仍没有一个人竟然这样的挫他的锐气,叫他仍旧不愿服输罢了!

    眼角瞥见那一身黑袍的耶律舜华,沐宸风眼中也是杀机四现,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他,这个魔修,他要取他性命已经很久了!只是,当他看到那另外的一些魔修竟然盯着那旋风之处,打算动手时,心头一沉,连忙对玄月喝道:“守护好她!别让那些人破坏了她的渡劫!”

    正提气而上打算对沐宸风动手的耶律舜华听到他的话,不由的眉头一皱,朝那旋风之处看去,他的神色这样紧张,难道,那里面是那个女人?不,不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来了这修仙界,那一回见她她还没步入金丹期,断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进入元婴修士,历劫七七四十九道天雷的!

    玄月飞身而上,一个强劲的掌风袭出便将那些实力较弱的魔修都扫飞了出去,飞身一挡,站在了那股旋风之前,冷眼直视着那些魔修:“谁想动她,先过我这一关!”长剑斜指,气势凛冽,杀气瞬间弥漫而出,强大的元婴强者威压一经释放,顿时叫众人心头颤。

    另外两名魔修同样是元婴强者,看了那守护在前面的玄月一眼,冷哼一声:“哼!今天,我们就在让这渡劫之人走火入魔死在这里!你若想活命迅速离开,否则,等会吸干了你的精元,让你化做一具尸体!”他们看着玄月的目光就如同盯上了美味的猎物一般,若不是奉命阻挡修仙界再诞生一名元婴修士,他们就想扑上前先将这名元婴修士的精元吸取干净据为己有!若是吸了一名元婴修士的精元,那他们的实力一定会突飞猛进,到时,实力大涨,无论在修仙界还是在他们的魔修界中,他们都将是数一数二的强者!

    玄月冷眼一扫,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手中长剑一扬飞袭而上,什么都不比动手来得快!实力的高低也只有在战斗中才能看出,就像那沐宸风,谁能知道他能以一名金丹巅峰的实力逼得那名元婴巅峰强者狼狈不已?

    “咻!”

    凌厉的剑罡之气咻的一声飞袭而出,玄月以一敌二对战那两名魔修,只是这样一来,那百名小魔修却无人可以去阻挡,他们见那几人全是高手,便运气飞袭而上,想要破坏那旋风之中进阶之人。

    看到这一幕,沐宸风心头一沉,怒喝出声:“该死!”一道凌厉的剑气飞袭而出击退了那名元婴强者,想要飞身掠去却被耶律舜华给挡下了,他凤眸半眯,眼中冷意与杀气迸射而出:“我没时间跟你动手,让开!否则,杀了你!”

    “笑话!本尊岂会听你的话行事?沐宸风,在虎啸大陆你就处处阻拦我接近唐心,今天真是冤家路窄,我非杀了你不可!看剑!”耶律舜华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转,凌厉的剑气飞袭而出。

    沐宸风心急如焚,担心着唐心的进阶会被破坏,担心着她会受到干扰走火入魔,根本无心与他对战,此时被他阻拦恨不得立马将他杀死,但,这该死的魔修才多久没见?竟然进阶如此神速,已经是一名元婴巅峰的强者,又岂是他一招两招之内就能将他击败的,眼见那百名魔修袭向唐心,而在这一瞬间,天上又再度的劈下一道惊雷,阻挡了那些魔修的进攻。

    “轰隆!”

    “啊!”

    见到那些魔修全被强大的气息弹了出去,他心头一松,只差最后一头天雷的了!玄月说最后一道最是厉害,她能否顶得住?

    “好大的胆子!与本尊交手竟然走神!”耶律舜华暴戾的声音一出,凌厉的攻击夹带着骇人的杀气飞袭而上,而那名被沐宸风击退的元婴强者见状,眼中闪过狠厉之色,竟也朝沐宸风再度的发起攻击,两名元婴强者一前一后的夹攻,强大的气场让天地都为之变色,狂风呼啸而起,风沙满天纷飞!

    “好个西方尊者!竟与魔修联手对付我一人!”沐宸风节节后退,两人的凌厉骇人的威压与致命的攻击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堂堂一名西方尊者竟然为了杀他会与魔修联手!

    那名元婴强者根本不加以理会,冷哼出声:“哼!老夫活了几百年了,你这小辈竟然敢将老夫打伤,今日若不先杀了你,他日必是一大祸患!”声音一落,趁着他与魔修交手之际,手中凝聚一强劲的掌风飞击而出,夹带着雄厚灵气的一击汇聚了十足的力道,杀气腾腾,令人心惊!

    “小心身后!”

    玄月和墨见状,不由的惊呼出声,只是,两人却无法分出手去救他,眼见那足以致命的一击朝他的背部击下,心顿时一沉,脑海中只浮现一个念头。

    他若出了什么事,他们如何面对主子?如何与主子交待?

    “砰!”

    “噗!”

    沐宸风前后受敌,才挡开了前面耶律舜华的致命攻击,后面的一掌已经拍落在他的身上,只感觉一股火热的剧痛直袭身体五脏六腑,全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身体被那股强大的威压直拍而落,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也随着往地面摔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天空中轰隆的一声巨响,天地震动,最后的一道天雷,蕴含着前面四十八道天雷的威力重重的朝那旋风之中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