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 震撼进阶!惊动!

    “老伴?老伴?你怎么了?老伴!”

    “奶奶……奶奶……爷爷,奶奶怎么了?”

    屋外,唐心几人听到那惊慌的叫声不由相视了一眼,朝里面走去,简陋的屋里只摆放着数样家具,桌上的碗里放着两个红鸡蛋,那老汉和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趴在床边,床上的老妇人身体抽搐着,脸色泛着黑紫色,见状,唐心当即迈步上前:“老人家我来看看。”伸手把了一下脉,简单的检查了一下。

    “老伴,老伴啊……你可不能有事……”那老汉急得直掉眼泪,退到一旁手足无措的看着。

    “奶奶……呜呜……”那孩子也就八岁左右,眼睛茫然无焦点的哭着。

    外面十几个老人全围在门口,其中一老人探着头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李家阿婆好像快不行了。”

    “不是吧?早先见她不是还好好的吗?她的身子骨一向硬朗啊!”

    “都别吵,你们看那女娃娃在帮她看呢!”

    沐宸风看了他们一眼,问:“老人家,你们住在这山中这样偏僻,如果真有什么事那岂不是延误了救命的时机?其实你们都应该搬到山下去住的。”

    “唉!那也没办法啊!我们只能靠山吃山,你们不知道,那山下的那个城镇太乱了,总有人收保护费,像做小生意什么的都不行,那个地方,穷人是呆不下去的。”

    闻言,几人目光微闪,他们来时没进去那个城镇,对那里的一切也不是很了解,听他们这么一说,回去时倒可以去看看。

    这时,传来了唐心的话:“不用担心,她是被毒蛇咬到了,所幸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蛇,否则也撑不到现在。”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颗解毒丹喂那老妇人服下,找到她被咬的伤口将毒血排出。

    而听到她的话,众人也欣喜的笑了起来:“太好了,没事就好了,女娃娃真是好本事,竟然还是个大夫。”

    唐心的目光落在那名伸着手摸索着的孩子身上,问:“老人家,他就是你的孙子?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瞎了眼?

    见老伴身体不再抽搐了,那老汉这才放下心来,道:“他就是我的孙子叫豆豆,今年八岁了,他三岁之前是看得见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看不见了,我们也没钱去看大夫,就一直这么耗着。”

    “奶奶……奶奶……”

    看着那小孩紧紧的握住他奶奶的手,唐心目光微闪,道:“你奶奶没事,她睡醒就会好起来了。”说着,摸了摸他的头起身走出外面,外面的场地上,众人已经摆放好了桌椅,也端上了菜。

    “你们坐吧!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种的菜。”他们把唯一的一只野鸡摆放在他们的面前,自己的面前却只有几个青菜。

    见状,唐心笑了笑,说:“老人家,我们在外面经常吃肉,这野鸡你们吃吧!倒是你们自己种的青菜我们可以尝尝。”说着,便拿起筷子试了一下,又让大伙都坐下一起吃,一众人说说笑笑的便过到了夜幕降临。

    玄月几乎自来到这小村子就没说过话,一直只用着一种怪异的目光在看着唐心,不明白,那些人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为何她却会那样真诚的对待?对于他这个主子,他是越是相处越发的觉得自己看不透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墨跟在唐心身边多时,早已习惯她的一切,对她所做的只是静静的看着,从不发言,看着吃过饭后的主子的沐宸风两人在外面走着,赏着山中的夜色,他则盘膝在屋子中坐下,闭目养神。

    “你说是不是这山中看夜色就不一样呢?我怎么觉得这夜空比在外头看着的美?”沐宸风看着那满天的星星,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在她的身边扬起。

    闻言,唐心摇头笑道:“天空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心情和心境而已,我们来到这里还难得有心情赏月观星。”说着,她一叹,道:“说真的,今天遇到这些老百姓我不禁在想,如果我们也只是平常人,那数十年后也会经历着这些事情,慢慢的变老,面对生死,面对人生的无常却无可奈何,但我又很庆幸,我们走上了修仙的路,虽然未知的前路有很多的困难,但我相信,每经历一件事,都一定有它的理由。”

    沐宸风看着身边的,凤眸中尽是深情与宠溺,他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道:“不管怎么样,我都将陪你一路同往,在你的身边为你遮风挡雨。”

    像是想通了什么,又像是放下了什么,唐心忽然觉得心头一轻,像是有什么在身体里涌了上来似的,身体的血液也渐渐的滚翻了起来,体内的气息控制不住的往外涌出,看到这一幕,两人都惊了。

    “你……你这是要进阶?”

    沐宸风愕然的看着她,她的实力也到了金丹巅峰,一直差一个机缘,却不想,这机缘竟然会是在今日!她是领悟了什么?还是放下了什么?这契机竟然会来得这么快,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我应该是要突破金丹期进入元婴期了,突破金丹期时是三道天雷,但进入元婴期却是七七四十九道天雷,而且力道之强大非同一般,我去那前面那片空地,那里不会波及到那些老人。”她的声音一落下,白色的身影当即飞掠而出,往那在米之外的那片草地而去。

    玄月的墨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也迅速出来,见她独自一人前往那片空地,两人相视一眼,同时问:“出什么事了?”

    “她要进入元婴期了!”沐宸风沉声说着,低沉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欣喜与激动,目光灼灼的盯着那百米之处的那抺白色身影,感觉到夜空也随着她的力量而变幻着,先前欣喜激动的心却因想到什么似的而沉了下来,脸色也凝重起来,低沉的声音带着担忧的开口:“糟了!她的避雷丹还没炼制出这来,十八道天雷非同寻常,她可以抵挡得了吗?”

    “什么!她没有避雷丹?”玄月也是一惊,脸色大变的飞快往前掠去,沐宸风和墨见状,也连忙跟上。

    来到那草地上,看着那盘膝而坐的她身上气息已经控制不住的涌出,玄月凝重的看着她,担忧的道:“主子,元婴期的七七四十九道天雷非同小可,从来都没有人在没有服用避雷丹的情况下成功进阶的!”

    “我知道四十九道天雷非同小可,但我的避雷丹还没炼制出来,而此时要进阶,时机不等人,只能赌了!”她接她爹娘后回洛川城后也没能炼制出避雷丹,本想着不会这么快进入元婴期的,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进入元婴期若没避雷丹那就是连一半的进阶机会也达不到,但,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她不想等!

    玄月一听,皱起了眉头,沉声道:“可是,如果进阶不成那必将反噬!到时不死也必定是重伤!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进阶,不值得!”他游走几界之间,从没听说过哪一个修仙之人在进入元婴期时没服用避雷丹而能成功进阶的,因要承受那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每一个修仙之人都会提前做万全的准备,因为成败只在此一举,而她,竟然没有避雷丹想用肉身和内丹来抵挡那七七四十九道非同小可的天雷,这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可曾有人没服用避雷丹而成功进入元婴期的?”沐宸风见他神色如此凝重,心中不由越发沉重起来,先前因她要进介的激动已经不复存在,此时,他最担心的是她的安全,她即将要抵挡的那七七四十九道天雷!

    “没有!”

    玄月沉声说着,深吸了口气,道:“我以前进入元婴期时也是服用了避雷丹的,元婴期的那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不比金丹期的那三道天雷,进入元婴期就已经快接近化神期,每一道天雷的劈下都是在淬炼她的筋骨,那必需承受极大的痛苦和强大的气息,绝不是单单用意志力就可以支撑得过去的!”

    “可现在主子已经停不下来了,她身上的气息已经尽数涌出,就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听到他们的话,墨也不由的拧起了眉头,眼中尽是担忧之色,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她没有避雷丹,那要如何抵挡?

    把他们三人的话听在耳中,唐心睁开了眼睛神色认真而凝重,清冷的声音带着摄人的威仪的从她的口中传出:“你们退开,不必阻拦,今日渡劫谁也没有料到,但,我唐心从来不是向天屈服之人!别说是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就是九九八十一道天道我也照样受了!”

    听着她夹带着威压与自信气息的话语,三人心头一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身上白色衣袍随着她身上的气息而纷飞拂动,墨发也被扬起,倾城绝美的容颜清冷而带着浑天而成的威仪,让人不得不去信服,不得不去相信她做得到!

    “好!你专心进阶吧!我们等你!”沐宸风沉声开口说着,白色的身影一动,翩然落于百米之外,凤眸依然看着那浑身弥漫着强大气息的唐心,虽然担心,但,他相信她一定能做到的!

    玄月和墨见状,相视了一眼,两人也跟着退开,眼下也是没办法了,他们只能选择相信她,到底会不会成功进阶,这就要看她的了。

    盘膝而坐在草地上的唐心身边的草全因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而歪倒向一边,强大的气场压下,那些小草根本抬不起头来,她闭着眼睛,双手置于身前,运气调气将身体里的气息带动起来,在迎接那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她必须以气压形成一个保护结界来阻拦天雷劈下时的强劲力道,要不然,若是天雷没有阻挡的直直劈下,她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呼……呼……”

    气息呼呼而响,狂风在她的身边旋转着,夹带着她的威压弥漫在空气之中,将她整个人保护了起来,虽然是在夜色中,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却是肉眼可见的,如同一个旋风球一般的将她护在当中,那个结界由弱慢慢的吸收她身体的威压和力量逐渐变强,直到,她束着墨发的丝带被强劲的威压和气息冲击而开,墨发披散而落,随着气息而扬起,让她女子的面容与姿态尽露而出,多了一股妩媚之色,配合着那强大的气息,竟是叫人玄月看呆了眼。

    好美……

    玄月怔怔的看着,那百米之外的地方,一袭白色衣袍的她坐在那里,周身之边弥漫着强大的气息,衣袍随风而动,披散而落的墨发随着气息而扬起,清冷绝美的容颜,浑天而成的威仪与圣洁,竟是叫他看呆了眼,心,不由的扑通一跳,为她的那一股圣洁威严的气质,为她那清冷绝色的容颜,也为她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摄人气息……

    墨的目光微闪,主子的倾城风采他已经不是第一回见过,自然也没有玄月那样的神色,此时看着她在那股强大的气流当中,又见夜空压下的那股强大而低沉的气息,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没人知道,沐宸风的手心因紧张与担忧而渗出了冷汗,他虽然一再的在心底告诉自己,要相信她,但是,正如玄月所说,七七四十九道天雷非同一般,每道的劈下都是在淬炼她的筋骨,单单有着过人的意志力只怕仍无法抵挡得了这四十九道天雷,要不然,修仙者们也不会在要进入元婴期时费尽心机的想要取得避雷丹,要知道,如果无法安然的渡过进入元婴期的这四十九道天雷,那么,一身修为极有可能全交待在这里了。

    “轰!”

    夜空之中,强劲的气流在涌动着,轰隆轰隆的闷雷声从那云层中传来,先前满天的星星已经被云层遮住,只看到头顶上的那一大片云,看不见那些闪亮的星星,夜空之上,没有雨,却传来声声闷雷声,那些闷雷震响在云层之中,似乎还在酝酿更强的气息更强大的威力一般,唐心头顶上的云层所压下来的气息也越发的强大,似乎在与她身体周围的那个结界形成对抗似的,它强,它也在加强!

    因她气息的涌动,因天地之间的异色,方圆百里之内,飞禽走兽纷纷远离,唯恐被这强大的气场所波及,元婴强者诞生,七七四十九道的天雷,足以引起修仙界众势力与众强者的震撼与震惊!

    整个修仙界,就在这看似平静却蕴含着令人震惊的气息的夜空中,骤然一道惊天动地的天雷从天劈下,强大的所息,令人震惊的轰隆雷声,重重的打破了宁静的夜色,震入众人的心间,因这股天雷的异于寻常,因这道天雷的出现几乎让整个修仙界都震动了一下,所有的人都从屋中跑出,跃上高处观看。

    在那遥远的地方,夜空之下,草地之中,那盘膝而坐的唐心被那头顶上狠狠劈落的第一道惊雷劈中,强大的威压,骇人的气息,渗透了她的防御结界直达筋骨,痛入骨髓,让她忍不住的惨叫出声。

    “啊……”

    那道天雷行走于她的全身,甚至于每一次筋骨,如同有人拿着铁锤在敲打着她的筋骨一般,痛入心扉,痛入骨髓,阵阵剌痛直达心田,让人几乎抵挡不住的昏过去。

    唐心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她在强忍着那股痛入骨髓的椎心痛楚,她尝试着以身体的威压减弱弱那天雷的能量,然而,她没料到那天雷竟然是这样的强大,这一记天雷劈了下来,她能感觉到身体几乎像在瞬间散了架一般,她凝聚出来的那股气息也砰的一声被劈灭,盘膝坐在地上能感觉到那股力量透过地面而发出的强大震荡。

    远处,沐宸风看到她那因第一道天雷而惨叫出声,不由的提起了心,强忍着想要上前的冲动,修仙者的进阶,进阶时要渡的雷劫,只有自己去承受,没人可以帮得了,但,此时看到她因承受着第一道天雷而惨叫出声,他真的恨不得可以代替她来受这七七四十九道天雷的痛楚。

    玄月的脸色也异常的凝重,因为他感觉到她引下的天雷比起他当年在飞仙界进界时的天雷力量在强大很多,这只是第一道天雷就几乎打响了整个修仙界,不用说,这惊天的一道天雷一定震惊了一大票的人,只是,让他担心的是,这才只是第一道天雷,第一道已经这样的强大,那接下来的呢?

    “第一道天雷就这么厉害,那后面的主子怎么能承受得住?”墨忍不住的开口,看着那在强大的气场之中的唐心,不禁也提起了心,如果进阶不成,那,后果不堪设想……

    玄月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只要她挨过了去就没事了,初经天雷淬骨,那痛绝非可以想象,不过只要再挨十几道那她就会慢慢习惯与适应,如果挨不过前面的十几道天雷,那么……”他的声音一顿,没有再说下去。

    与此同时,修仙界的各地,纷纷都在议论着,那些强者们看到那道惊天动地的天雷,心下都在猜测着,到底又出什么事了?那样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天雷几乎响透半边天,到底,是不是修仙界哪个地方出什么事了?

    在一棵树上,一小老头原本倚在树上睡觉,谁知那一道天雷打响,震得地面微动,连带着他也吓了一跳整个人从树上摔了下来,这睡得好好的摔落地面,痛得他火气直上来。

    “哪个王八羔子大晚上的弄出这么响亮的雷声来?还将小老头我从地上给震摔下来,真是岂有此理!”他边骂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落叶,揉了揉摔痛了的腰,抬着头往上夜空看去。

    他诧异的抚着胡子,怪异的道:“咦?没风没雨的,大晚上打雷?不对劲啊!”走出一些观看着夜空,见那帝女星此时正时亮时暗的在天上挂着,尤其是那颗星上面还泛着紫光,他一看便拧起了眉头来。

    “不会是帝女星在进阶吧?可那帝女星不是在东边的吗?怎么跑到西边去了?”

    “轰隆!”

    “轰隆!”

    “轰隆”

    一连三道天雷狠狠的劈下,这一回,各方强者全在高处看着,清楚的看到了那三道天雷劈下时,夜空所出现的闪亮与地面传来的震动,看到那样威力非同一般连着劈下的三道天雷,不少强者都倒抽了一口气,这其中,也有元婴强者的存在,看到那天地都为之变色的天雷,以及那股那般强大的气息,不由的喃喃的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强来如此强大的天雷?这劈打在身上的威力如果没有丹药的辅助,怎么可能承受得了?”

    “又一名元婴强者即将诞生,会是什么人呢?”高峰之上,一名中年男子看着远方喃喃低语,下一刻,衣袍一拂,咻的一声朝那雷击的方向而去。

    那树下的小老头儿也抚着胡子,看着三道天雷连着劈下,眉头微皱,也朝那方向而去,帝女星忽闪忽暗,看来,这一劫没那么容易渡过,老头我得赶去瞧瞧,必要时说不定还能帮上一把。

    “啊!”

    盘膝而坐的唐心像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她微仰起头面朝天,那天雷的劈下,直渗骨髓与筋脉,进入元婴期与进入金丹期时不同,金丹期的三道天雷不会带给人这样巨大的痛楚,而此时,她承受着一连三道天雷劈下,那原无凝聚起来又的那一股以能量几乎在此时用不上,只知全身的骨头像是散了一般,闻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那一股淡淡的焦味。

    “该死!这样下去她会受不了的!”沐宸风急了,看着一连受了三道强大天雷的她,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他看着身边的玄月,问:“你也进阶过,你有没什么办法可以帮她一把?快说!”

    玄月也凝重的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有,我当年进阶时的天雷还没她这般的强大,如今,她引下的在天雷威力非同小可,别说帮忙,此时根本性无人能走近她的身边,那来自天空的强大威压不会允许此时有人打断她的渡劫,如果她不能安全渡劫,那么,等待她的不是死亡就是重伤!”

    听了他的话,沐宸风和墨的心都一沉,他们有着不安的预感,她的渡劫不会那么简单,这才四道天雷,还有四十五道,她要如挨下去?

    在那强大气场中间的唐心咬紧了牙,深吸了一口气舒缓一下身体传来的剧痛,她慢慢的调整息,再度的用将周身的气息凝聚起来试图抵挡减弱那天雷的威力,然而,这天雷的强大远远非她所预料,在那强大的气场之下,她的气息根本凝聚不起来,她抬头睁开眼睛看着天,那头顶上的那片夜空就如同一个黑色旋涡的存在,强大的气息从上面劈打下来,那个黑色的旋涡似在释放着无穷的威压,压得她有着一丝喘不过气的感觉。

    黑色的旋涡中又传来一声闷雷声,下一刻,汹涌的狂风呼卷而来,在天与地之间连成了一线,同时也将她困于这股狂风之中,风沙四起,强大的能量在她的周围旋转着,直接连到了上面的夜空那处黑色的旋涡处,巨大的风力一卷动,那气势就如同狂龙摆尾一般在搅动着大地,百里之内,无一东西幸存,就连那站在远处的沐宸风三人在见到那强大的巨旋风之后也连忙再度跃离。

    “看不见她了……看不见她了……她会不会出事……”因看不见那巨大的旋风里面的唐心,沐宸风不禁担忧的喃喃出声,一手紧抓着玄月:“你进阱时也有这么大的动静吗?怎么会看不见那在旋风之中的她?”

    玄月看着那前面那股巨大的旋风,心中也有着浓浓的不解,他见过别人进入元婴期,但都没有这么大的动静,可她,偏偏就能搅翻这半边天,这样的动静,相信这修仙界的各路强者都会赶来观看,如果只是赶来观看那还好,最担心的是,他们想要趁她还没渡劫成功之前将她扼杀!

    一个元婴强者的诞生,就注定他们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一个与他们争夺地位的强劲对手,若是在飞仙界,只要有强者知道这样的动静,必将赶来将人诛杀!他想,这修仙界的修士同样的不例外。

    他们不知道,正如玄月心中所想,在各地地方的几名元婴强者在看到这动静后,确实已经往这边赶来,这几百年来,能步入元婴境阶的修士何其的少,他们居于高位,成为一方霸主,随便踩上一脚这修仙界都得震上一震,他们又岂会容许这修仙界再诞生一名元婴强者来与他们争夺地位!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没人看见那股巨大的旋风之中的唐心此时怎么样了?也没人能够在此时帮到她,天雷在劈打了几道后又渐渐的停了下来,这给了唐心一个喘息的机会,也给了她一个调整气息的机会,她心知没有避雷丹要以肉身承受这七七四十九道天雷非同一般,但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承受住这四十九道天雷,只有这样,她的实力才能算迈进一大步!

    巨大的旋风之中,她盘膝而坐,身上的气息抵挡了她身边的那些风沙,她看不见外面的人,外面也看不见里面的她,纷飞的墨发,被天雷劈打而变得有些焦黑的白袍,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她却偏偏在这一刻显得越发的清冷圣洁,倾城绝代的容颜是上天给她的美丽,此时,她闭着眼睛,轻吐出一口气,眉宇间的一朵小小金莲若隐若现的浮出,金色的光芒,奇特的莲花,越发的将她衬托得神秘非凡。

    她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知道头顶上的闷雷似在酝酿着,酝酿着下一个越发强大的天雷,她在等待着,也在承受着骨髓与筋脉传来的那股淬炼之痛……

    “已经三天了,也不知她怎样了……”沐宸风看着那前面的旋风,神色尽是担忧,这三天他们都站在这里没有离开,看着她在那里面受着天雷的锤劈,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

    “这陆陆续续已经有二十七道天雷了,她应该是挨过来了,现在最危险最强大的,只是那第四十九道天雷。”玄月沉声说着,轻呼出一口气的同时却也还在担心着:“那最后一道天雷蕴含了前面四十八道天雷的威力,成败,也在那一举。”

    他们继续等着,守护着,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看着那头顶上的天雷一道道的劈了下来,那巨大的旋风之中已经不再如先前那样传来让他们揪心的痛呼声,可他们那提着的心只放下了一半,因为那最后一道威力无穷的天雷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轰隆!”

    “第四十六道天雷了。”沐宸风看着那劈下的第四十六道天雷,越是接近后面,他越是担心,这一晃已经半个月过去了,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她已经经历了四十六道,还剩下三道,可偏偏就是这三道天雷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何方小辈在此!速速报上名来!”

    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向了沐宸风他们三人,只见,在他们三人提心吊胆的担忧着时,从四个方向跃出了四名元婴强者,一出现便是狂妄至极的低喝声,蕴含着元婴强者的强大威压也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他们三人。

    沐宸风朝那些元婴强者看去,四人分别有两名是中年模样的男子,也有一名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还有一名是六十来岁左右的男子,看着这几人,他知道,这些人的真实年龄定然已经过了百岁,甚至是几百岁,面对这四名元婴期的强者,而他们这边,只有玄月一人是元婴强者,敌强我弱之殊,让他不由的心微沉。

    元婴强者非同一般,他们要如何护住唐心之时能战胜他们几人?

    ------题外话------

    小妞儿们,速速把票票砸过来,要不然天雷侍候,嘿嘿,下面情节会怎么样呢?唐心将如何惊艳震撼破阶而出?小沐子几人又会不会重伤命悬一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