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最是平凡百姓家

    听到她这么说,夏雪微脸微红,又看了唐子浩一眼,这才走上前:“还愣着干什么?伤在手上我自己包扎不了鬼手天医。”她心系他多年,就算没有小姐说,她也会心软,谁让她一直就爱着他呢,曾听人说,先传出真心的那一个人,总是会先输的,在他的面前,她根本狠不下心。

    唐子浩这才放下心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欣喜的道:“来,你坐下,我先帮你包扎一下伤口。”看着他们两人旁若无人般的相处着,唐心笑了笑,便转身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而另一边,被天煞带走的金玉瑶整个人失了神的喃喃着:“不,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天煞将其带到了外往外面,碰见迎面而来的拓拔逸,便问:“小逸,你要去哪?”这小子最近一直跟着龙一他们修炼,身手也不知进步了多少,不过看他人小鬼大的一副冷漠模样,他不由暗自摇头,这小子长大了绝对也是一身的冰冷之气,难怪主子有时会叫他小冰块。

    “天煞哥哥,我要去找木姐姐,筱筱姐姐在门外等着她。”小家伙脆生生的说着,又打量了一下被他扣着浑身颤抖的女人,问:“她怎么了?”

    “这女人伤了夏雪,我带出去外面处置了。”说着,便拉着她往外走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我不要去。”她拼命的挣扎着,来到大门口时,她看到那个站在门口处等站的女子,一个叫轩辕筱筱的女子,城主的女儿,另一名白衣男子的相好,看到她,她眼中涌上了疯狂的念头,她不想死,她不想死!

    “啊!”趁着天煞不经意,她拼尽了全力的挣扎开他揪着她的衣领,整个人猛的掠上前朝那轩辕筱筱扑去。

    轩辕筱筱站在门口等着木子黧她们,也没料到在这宅子门口处会有危险,所以也没多想,当感觉一股风扑过来时,整个人一惊的回过头身,却只看见一抺身影从她面前掠过,下一刻,脖子已经被一个冰冷的,尖锐的东西抵住,吓得她不敢乱动一下。

    “不许过来!否则我杀了她!”金玉瑶像发了疯一样的咆哮着,嘶吼着,又是哭又是笑的,神情像是陷入了疯狂的状态,让人不得不为被捉住的轩辕筱筱捏了一把冷汗。

    “该死!”

    天煞身上杀气迸射而出,没想到竟然让她从他的手中溜走,还让轩辕筱筱险入危险,看着那抵在轩辕筱筱脖子处的那尖锐的发钗,他不禁紧拧了拳头。

    要是轩辕筱筱出了什么事情,只怕他无颜面对冷煞,他们都是不易动情之人,冷煞对轩辕筱筱的情意他们看在眼中,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怎么跟冷煞交待?这一刻,心中不禁后悔不已,若不是不想这女人肮脏的血染红他们的宅子,他早就该先废了她!让她无法再害人!

    “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你们都在逼我,都在逼我……”长久精神处于压抑的边缘,一经暴发再也控制不住,整个人陷入了疯狂。

    “金姑娘,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你想做什么?”轩辕筱筱见过她一面,几天前来时,她仍笑着跟她打招呼,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感觉到那尖锐的发钗抵着她脖子处的动脉,只要一剌进去,就是大锣神仙也救不回她,生死一线间,她不由感到了一丝的害怕,因为身后的人那疯狂的狠厉,让人觉得不安与惊慌。

    “没错,你是跟我无怨无仇,但是,你运气不好,碰上了今天这事,他们非要逼死我,那我就拉个垫底!”她疯狂的咆哮着,眼中尽是悲凉:“为什么呢?那个姓吕的混蛋毁了我,师傅逐我出师门,子浩不要我,你们都在逼我,都在逼我……”

    多少个夜里,她从睡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梦中所见全是那个姓吕的男子的侵略以及他的威胁,他仗着她不敢张扬而凌辱她,他明知她爱慕子浩而威胁她,她没有人可以依靠,没有人可以保护她,一切的苦她只能自己受了,一切的泪她只能往回咽,因为她不能告诉别人,她不想让人知道她被那混蛋凌辱,她不想……

    她以为跟着子浩离开仙门就没事了,子浩很强大,如果他娶了她那就可以保护她了,那她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就算她是有目的的接近子浩,但是她没做过背叛子浩的事情,可,他们都容不得她,全都容不得她,一个个都要所她逼疯才甘心!

    泪水划过脸颊流下,模糊了视线,她只有紧紧的用手中的发钗抵着轩辕筱筱的脖子,她知道只要她一松手,她就会死,他们不会放过她的,不会放过她的……

    “金玉瑶!你疯了不成!”戚威闻讯也赶了过来,后面,还有木子黧和冷煞拓拔逸三人,看到轩辕筱筱被她扣着,脖子上抵着尖尖的发钗,冷煞的目光不由一眯,眼中尽是冰冷的杀意鬼手天医。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反正你们也不会让我活着离开,那我就拉个陪我一起死!”她大声的咆哮着,扣着轩辕筱筱一步步后退。

    “筱筱!你不要怕,没事的。”木子黧安慰着,看着轩辕筱筱那有些惨白的脸色,心下也担忧不已,看那金玉瑶的模样,分明就不对劲,要是她想拉着筱筱一起死,那他们怎么救?

    “去把子浩给我叫我,去!快去!我要见子浩,我要见子浩!”因她神情的激动,那抵着轩辕筱筱脖子的发钗微剌进了皮肉,一丝鲜血渗出,看得众人心惊不已。

    “好好好,你不要激动,不要乱来,我马上叫唐子浩过来。”木子黧连忙说着,对拓拔逸道:“小逸,你快去叫。”而冷煞则不动声色的微移了一下脚步。

    “啊!噗!”

    骤然间,那金玉瑶被不知从后面冒出的玄月一掌击中,整个人扑了出去,扣着轩辕筱筱的手一松,就被冷煞救回身边:“没事吧?”他压下心头的恐惧,那一瞬间,他真的怕她的命就死在那个疯女人手中。

    “没事。”轩辕筱筱摇了摇头,脸色仍是一片苍白,心有余悸的看着那倒扑在地奄奄一息的金玉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玄月走了出来,冷冷的瞥了地上的金玉瑶一眼,便道:“这个女人活不了了,丢到外面去别在这里碍眼。”声音一落便迈步离开。

    天煞和冷煞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不由目光微闪了一下,他刚才那一掌快而狠,又能保证一掌拍出的同时金玉瑶手中的发钗不伤到轩辕筱筱,真不简单。

    木子黧则倒抽了一口气,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天啊!这男人也太酷了,这一出手轻而易举的就救了筱筱,真不愧是元婴强者,太厉害了!

    唐子浩此时也来到这里,看到金玉瑶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不由轻叹一声,戚威推着他上前,来到她的身边。

    “子、子浩……”她伸着手想要去碰他,奈何受了元婴强者一掌,她此时也就只剩下一口气,看到他来到她的面前,她总算露出了一抺笑容闭上了眼睛。

    “唉!段浪,你将她火化了吧!让她的骨灰随风而去。”唐子浩轻叹一声,没想到她的下场会是这样,早知如此,当初她留在仙门中就好了,至少,还能活命。

    “是。”段浪应了一声,将她带走。

    “筱筱,你脖子上划伤了一点,我带你进去擦点药吧!”木子黧拉着她就往里面去,而冷煞和天煞则相视一眼也跟着往里面走去。

    几日后,一众的人齐聚大堂,商量着事情,唐心看着众人,开口道:“拍卖会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这一次出门不知要多久才回来,其中有几味药必须去半仙谷寻找,我查了一下资料,那半仙谷是一个避世山谷,要找到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但只要我找齐了药就会回来,胖子哥哥,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在家陪陪爹娘,还有我给你的那些药丸半个月吃一次,对你的腿会有好处的。”

    闻言,唐子浩点了点头,看了她身边的几人一眼,问:“嗯,我知道了,妹妹,你打算带谁一起去?”

    “我和她一起去就可以了。”沐宸风笑说着:“有我在,我会保护好她的,你们不用担心。”

    听到他的话,玄月不以为然的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就你那点实力,也只能自保,哪能保护主子?”声音一顿,又道:“主子,我陪你一起去。”

    “唐心,我也一起去吧!正好可以到处玩玩。”木子黧笑盈盈的说着,来到她的面前。

    天音也拍手叫好,笑道:“唐唐,我也陪你一起去,我可是好久没跟在一起了,你要去采药,就让我也陪着你一起去吧!”

    听着她们的话,唐心摇了摇头,道:“不行,你们不能跟我一起去,我要去的地方难免会遇到危险,我不希望你们到时出了什么事,天音,如果你觉在留在这里太无聊的话,也可以回去找萧轩尔,子黧你则留下来帮你大师兄打理拍卖会吧!我这可不是出去玩的。”

    “主子,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墨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着,虽然玄月和沐宸风两人的实力都比他强,不过,多个人也好多个帮手。

    “呵呵,他们不能去,你还真的就得跟着一起去,有一味药在黑山谷中,那个地方听闻不干净,尽是鬼魂出没,没你可不成。”她的话一出,不明所以的沐宸风和玄月不由的朝墨看去,她的意思是,他对鬼魂有办法?

    “主子放心,我一定跟随主子身后,保护好主子。”这一刻,他是庆幸的,庆幸自己有收服鬼魂的能力,为自己的能力而自豪着,因为主子需要他。

    “小丫头,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突然间,一个声音冒了出来,让众人为之一怔,四处寻找也没看见人影,倒是顺着那声音,落在了唐心的身上。

    “唐唐,谁在说话?好像是在你身上传来的?”天音怪异的看着她,四处打量着,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说话。

    唐正宇和白嫣两人也相视了一眼,静看着她,只见,她从身上摸出了一颗凝魂石,看着那上面冒着的那个鬼魂,还没说话,就见那鬼魂又开口说着:“小丫头,你从那森林中出来也很久了,是不是也应该帮我解决我的事情了?”

    八煞和墨以及小雪都知道这颗凝魂石里面的鬼魂是什么人来的,他们的神情倒没什么波动,而天音和白嫣她们则微惊:“这、这是鬼魂?心儿,你怎么身上有鬼魂?是不是那鬼魂缠着你?”白嫣担心的问着,看着那从那石头上面冒出来的那缕幽魂,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娘亲,不用担心,他是伤不到我的,这事说来也话长,小雪知道,让她到时慢慢跟你们说吧!”她笑了笑,看着那缕幽魂,道:“前辈,你所说的我自然记得,不过,我现在还没时间去处理你那些事情,但是你不用担心,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去做的,而且这一次出去,也许会经过你所说的炼器门,到时我们可以进去瞧瞧,你说可好?”

    “这还差不多,我见你一直没提,以为你是忘了。”那缕幽魂这才满意的应了一声,又往那凝魂石中而去。

    “爹爹娘亲,我们走了,你们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唐心说着,朝他们三人看了一眼,道:“走吧!”

    众人也跟着他们几人出了大厅,看着他们跃上飞剑而去,直到没入云端之中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

    几日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城镇当中落脚,在一处客栈的厢房中休息时,坐在窗边的唐心和沐宸风不约而同的看见了那下面大街走过的几人,帝殇陌柳少白以及苏镇南和苏若水。

    沐宸风眼中掠过一抺幽光,视线落在那一头银发的帝殇陌身上,数年不见,他如同变了个人一般,往日的温文尔雅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漠与孤寂,白色的仙门衣袍,配上那一头银白色的发,走在那大街上就如同鹤立鸡群那样的显眼,只是随意的一扫,便让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看到了帝殇陌,唐心也看到了就帝殇陌,只是,她就那么随意的扫了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继而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了一口,旁边的墨也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帝殇陌是,他自然是认得。坐在中间的玄月见状也朝那下面扫了一眼,问:“主子认识那个人?”

    “一个不相干的人罢了,不必理会,吃吧!”唐心夹了一口菜吃着,漫不经心的说着。

    听着她的话,沐宸风笑了笑,说:“这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竟然在这里也能遇上那几人。”见她神色如常,凤眸中的笑意不由加深了,他就知道,她对那帝殇陌已经如同陌生,当年她削发断情是那样的决裂,再见也是陌生,他清楚的记得当时她是这么说的。

    唐心睨了他一眼,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似笑非笑的道:“你不知道吧!早在你还没来之前,他和柳少白就上门求见了,我还见了他们一面。”

    “哦?真的?”沐宸风挑起了眉头,道:“我猜,你定没有以真面目见他吧!要不然,他们几个若是知道你来了修仙界,而且还有如今这一身的成就,只怕,追悔莫及的追悔莫及,愤恨的更是对你恨之入骨。”若帝殇陌见到了她,知道天圣丹尊就是唐心,那绝不会就那么容易的离开,由此可见,她当时定没有以真面目示人。

    “呵呵,你说得不错,我当时戴上面具了,他们没认出我来。”她晃着手中的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笑道:“都已经是陌路人了,见不见已经是无所谓的事情,再说,事情已经过去,我也早已放下,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还对当年的事情无法放下,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去勾起他的那段回忆。”

    “没想到你还这么顾着他的感受,你就不怕剌痛我的心?”他似真似假的说着,挑着眉看着面前的她。

    “你要是那么容易受伤,就不是沐宸风了。”她轻笑出声,给他夹了一筷子的菜:“来吧!别说我待薄了你,多吃点,我们好上路。”接着,又帮他夹了几样,将他面前的碗给堆满了。

    凤眸中柔情带笑的看着她,道:“算你有良心,知道给我夹菜,你也尝尝这个,这个的味道不错。”

    玄月和墨看着两人一来一往的夹着菜,到了后面像是在玩一般,面前的几个菜几乎被他们两人给夹空了,两人的面前,那碗里的菜堆得满满的,看得他们嘴角不由一抽。

    而在那下面的大街上,跟着柳少白几人走着的帝殇陌并不知道,他心心念着的的唐心就在那楼中看着他,更不知道,与她在一起的还有沐宸风……

    “对了,你答应那个鬼魂要去帮他找出凶手,你可知,那炼器门可不好对付,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还是先不要去惹他们鬼手天医。”沐宸风边喝着酒边说着,想起了她的那件事情,目光不由微闪。

    “你是担心他们门中所炼制出来的防御仙器吧?”唐心笑了笑,道:“我查过资料,那个势力确实很庞大,也不好对付,尤其是现在的门主还是一名元婴强者,再加上他的一些防御仙器,那更是所向无敌,而我如今的实力还处于金丹期,自然不会与他们来个硬碰硬。”

    “哦?听你这么一说,那你定然是有了周全的计划?”

    “那缕附在凝魂石上的鬼魂留给我一本炼器的,我还打算到时看看怎么炼器,能不能也打造几样出来,至于那个势力,有机会就先进去探探路,想要将那个势力收为己有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见他们两人在那说了半天,他一句话也插不上嘴,玄月顿了一下,道:“主子,元婴修士可以交给我对付。”以他元婴巅峰的实力,足够对付一名元婴修士。

    唐心摇了摇头,笑道:“这可不是只对付一个人的问题,对付那个炼器门的门主容易,但他手底下的人那么多,要收服一整个势力可就不容易了。”

    “你是不是觉得,如今炼器门的门主就是那缕鬼魂的仇人?”喝着酒的沐宸风手微微顿了一下,抬眸看着她问着。

    “我调查过,那位门主上位的时间和上任门主被杀的时间很是相合,而且,放眼整个炼器门,除了底下的四大护法八大长老之外,就是那个门主的实力最为强大,细的我还没调查到,真相还有待考证,好了,这事就先不说了,你们快吃,吃完早点起程。”她说着,可当看到桌面上的几个菜已经见底时,再看玄月和墨的碗里只有饭没有菜,不由的一怔,失笑道:“虽然修仙之人不必常食五谷杂粮,但是该吃的还是得吃,来,我把我的分些给你们,多吃点,实在不够就就再叫上几个菜。”

    闻言,玄月一怔,看着自己的碗里多出来的那些菜,不由的目光微闪,她确实是个好主子,但她却不是将他当成属下,而是当成伙伴,朋友,试问,有哪个主子会把她碗里的菜分给下属的?至少,在那个家族里就无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不用了主子,我已经吃饱了。”墨开口说着,他没怎么吃饭,只是喝了两小杯。

    离开了小镇,他们又继续往目的地而去,因为有着明确的目标,路上也不会耽搁太多的时间,兴许是几人身上的气质与气势太过出色,一路走来,倒也没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就这样,经过近半个月的路程,他们相安无事的来到了第一个目的地,黑山谷。

    砍柴的樵夫看见几人在那黑山谷的入口前站着,见他们几人气宇轩昂,便挑着柴走上前说:“几位公子,过了前面那片林可就是黑山谷了,那地方不干净,这会天色快黑了,你们还是快点回去,免得出事了,大晚上的进黑山谷可不好。”

    唐心回头,见那樵夫已经六十来岁了,白发发的头发,布满皱纹的脸,脚下穿着破出脚趾的布鞋,向上衣裳多处被树枝划破,补了又补,她目光微闪,笑道:“老人家,这夜色已经晚了,听您这么一说我们也觉得有道理,只是这里离城里太远了,不知老人家有没地方让我们几人借宿一晚?”

    听到唐心的话,那樵夫再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看到墨时,明显的吓了一跳,整个人连连退后了几步:“红、红色的眼睛……”

    “老人家莫慌,他是我的护卫,不是什么坏人,他不会伤害你的。”唐心笑着安抚着,普通百姓,见到墨的血眸确实会惊到,像他们一直相处着倒是看得很正常,不觉得有什么不同,但每个人身上的异常必定都是有原因的,像墨的眼睛就能看到些鬼魂。

    兴许是唐心的笑安抚了那樵夫的惊慌,他拍了拍胸口道:“吓死老朽了,吓死老朽了。”偷偷的再看了墨一眼,见他敛下眼眸静立在后面,这才放下心来,道:“老朽是山里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几位公子长得这般好看,就与那云中仙人一般,应该不是什么坏人,我们那里还有几处空房子,如果你们不嫌弃那就随老朽回家去,家里也没什么人,就我和老伴还有一个瞎眼的孙子。”

    几人一听,相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落在唐心的身上,其实,他们也不是没在野外过过夜,以他们几人的本事,露宿这山里头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那好,就有劳老人家了。”她笑吟吟的说着,对身边的几人笑道:“走吧!可以有房住,难道你们还想呆在这里不成?”

    闻言,几人这才一同跟着那老人家往小道上走去,小道弯弯曲曲的道上又不平,唐心看着那老人挑着柴却十分的熟练,走起来那脚步轻盈似乎毫不费劲,过了不久,那樵夫带他们来到了一处小村庄里,说是小村庄,其实也只有几户人家居住,看到了他们几个陌生人,竟然都一个个跑出来看,而且那些人,还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

    她不禁心下有些奇怪,问:“老人家,这山中就你们几户人家居住吗?怎么不到山下去呢?”

    “这山中全是上了年纪的了,年轻的全都下山去了,搬走的搬走,也就剩下我们这几户了,下山去什么都要钱,我们都这把老骨头了,也就只能砍砍柴去换些钱,要是下了山,我们只怕会饿死在外头。”那樵夫将肩膀上的柴放下,进了屋喊着:“老伴,老伴,有客人来了,快收拾一下屋子,给几位公子住。”

    “张老头,那几年轻人是什么人?长得真是俊,我们这里好久没瞧见生人了,还是这般好看的年轻人。”那些老人都围了上来,好奇的看着唐心几人,又因怕冒犯了他们而不敢太过上前,当看到墨的眼睛是血红时的时,不由的一惊,吓得倒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惊慌的喊站:“啊!红、红色的眼睛……”

    “大家不用怕,我们不是坏人。”唐心笑呵呵的说着,走上前扶起了那位跌倒的老妇人:“他是我的护卫,长得是吓人了点,但绝对是好人。”

    听了她的话,墨的嘴角一抽,长得有些吓人?还是好人?主子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真是越来越强了,他杀人无数,从不敢自称好人。

    “你这女娃娃长得真好看,跟仙子似的,怎么就穿成男装了?”那被唐心扶起来的老妇人握着说唐心的手,看她和颜悦色一脸亲切的笑意,也放人下心来,有些奇怪于她好好的漂亮女子怎么就穿成男装了?

    老妇人的话不仅让另外的那十几名老人家为之一怔,也让沐宸风他们都目光微闪,要知道,唐心的男子装扮非同一般,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也无法窥探出她的女儿身,而这老妇人竟然知道?

    唐心也诧异的看着她,问:“老人家,您怎么知道我是女儿?”

    “呵呵,我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你这小手柔软成这样,一摸就知是女儿家的手。”听到那老妇人的话,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那长得跟云中仙人一样的俊美男子,竟然是女儿身。

    “老人家真厉害,一般人可看不出我是女子,没想到老人家才握到我的手就知道了。”唐心也轻笑出声,将她扶起后拍了拍她身上因跌倒而沾着的灰尘,她自然而随意的动作看得众人连连点头,也不敢惧怕他们,都上前道:“老李家也没什么好菜,难得我们这里来了客人,我们把家里的菜都端出来吧!”

    “好好好,我今天上山猎了一只山鸡,本来打算明天拿下山去卖的,今天就宰来吃了,你们把家里桌子椅子搬出来让他们先坐下,我们回去准备。”

    看着那些山里老人们个个那样的热情,几人不由相视一笑,沐宸风上前搂着她的腰,道:“这山中朴素的人比外面那些人和善吧!我看他们这里应该也没什么收入的,不是老人就是小孩,这日子定也不怎么好过,却都还这么热情。”

    “是啊!他们也不容易,瞧他们这几户人家都是老人家和几个小孩子,连个年轻的也没有,真不知他们的儿女怎么就都这么狠心的把自己的父母丢在这里。”唐心轻叹一声,实在是搞不懂,为何有的人不珍惜生他们养他们的父母。

    刚才那名老妇人搬着椅子出来,听到他们的话,便说:“女娃娃你不知道,我们这里六户人家,十几个老人,除了老李家他们的儿子出了意外死了,儿媳过不下去走了,另外的五户人家的儿女都是一去不回,有回我老伴下山碰上我儿子了,他却掉头就走,唉!估计是怕我们两老头给他们增加负担,我们也没多少年可活了,算了,在这山中过过日子也就好了。”她边摇头边叹着气,又慢慢的往屋里头走去。

    正当唐心心下叹息之时,忽听一声惊慌的叫声传来……

    ------题外话------

    推荐维丝妞的新文:绝代女帝—至尊控兽师

    末日临,骤雄起,风雷惊,星际乱。

    当拥有无畏之心的操兽师,霹雳般腾起——

    曾经精神力能量值被测试为负,被踢出号称最天才历练的星路?

    星球末日,她力挽狂澜,引领群兽咆哮,挽救整颗星球,她是当之无愧的地球第一人!

    星际崛起,她独闯星座,独占处处鳌头,雄踞亿万星座,她是当之无愧的星际第一人!

    未来强敌如云,一个字:战!

    星际阻碍重重,一个字:闯!

    且用无畏之心,成就无上巅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