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表白

    “你竟然敢打我鬼手天医!”

    “哪来的泼女子,好生不懂规距!”白嫣不悦的看着她,脸上尽是怒色。

    “夫人,她是少爷身边的人,好像是,少爷以前仙门里的一个师妹,昨日才进来的。”夏雪轻声说着,看着那金玉瑶,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这样的女子当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夫、夫人?”金玉瑶懵了,趴在地上看着那一身素雅的美妇人,夏雪叫她夫人?那、那她是子浩的娘亲?怎么可能!她若是夫人怎么可以穿得这样素雅?这院子更是连半个下人也没有,还自己扫地?

    “娘,怎么了?”唐子浩在段浪的陪同来来到了院子,看到那趴在地上的金玉瑶,不由微怔:“怎么回事?”

    “浩儿,这个不知礼数的女子是你的师妹?”白嫣看着进来的儿子,脸上还有着没散去的怒气。

    唐子浩目光微闪,看了那呆愕的趴在地上脸上浮现着一个巴掌印的金玉瑶,点了点头:“是的,娘亲,她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吗?”才不会一会没瞧见,她就到这惹事来了,真让人不知怎么说她好。

    “浩儿,你怎么会让这样的女人跟在你的身边,她对我大呼小叫不止,更扬手要打小雪,真是太可恨了,马上让她离开,我不想见到她这样的人出现在我们家里。”

    听了她的话,段浪不由的一脸愕然,这个女人竟然敢对夫人大呼小叫?还要打夏雪姑娘?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唐子浩闻言,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玉瑶,我让戚威带你回院子去,你怎么跑到我爹娘的院子里来大吵大闹?还想打小雪?小雪是你能打的吗?真是太放肆了!”

    “不、不是的,不是的子浩,我不知道她就是你娘,我真的不知道,夫人,夫人,对不起夫人,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没大没小,请你原谅我吧!”她慌了,真的慌了,谁会想到她才进来一天,竟然就惹怒了他的娘亲,如果真的把她赶了出去,那、那她要怎么办好?

    见她那样,夏雪轻声道:“夫人,少爷以前摔倒被救时,是她一直在照顾着少爷,既然她已经知道错了,那这回就算了吧!”

    闻言,她看了身边的夏雪一眼,又看了看那地上的金玉瑶,见她又是磕头又是认错的,白嫣脸上也划过一丝犹豫,她也不是狠心之人,若不是气她竟然想对小雪动手,她也不会动手打她,顿了一下,她看向自己的儿子,道:“既然小雪替你求情,我也就不与你计较了,浩儿,她既然是你的师妹,你自己看着办吧!马上带她离开我的院子,我不想再看到她出现在我的面前。”

    “跟我出来!”唐子浩沉声说着,看了她一眼,便往外而去。

    金玉瑶连连道谢,心下却是记恨上了夏雪,若是她一早告诉那美妇人就是子浩的娘亲,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错事来,都怪她!

    看着他们离去,白嫣这才轻叹一声,道:“小雪,有时你也别太好心了,这个女人跟着浩儿的目的不简单,你瞧她看着浩儿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你呀,刚才就不应该帮她求情,把她赶走多好,让她不必再出现在浩儿的身边。”

    夏雪柔柔一笑,轻声道:“我想,她毕竟照顾过少爷,也就算了,而且,夫人,我不会让人欺负到我的。”

    “呵呵,好好好,你呀,性子就是温柔,待人也好,对了,你这阵子不用总往我这边跑,你就帮我多照顾浩儿,你们两人也能培养培养感情,你也知道我那儿子对这感情的事情可是迟顿得很,你呀,要多用用心了。”她轻拍着她的手,笑说着。

    被她这样一说,夏雪不由的面上一红:“夫人,现在看到少爷平安的活着,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呵呵,我还等着你们到时给我生几个大胖小子呢鬼手天医!不过我知道你们修仙的对这事不急,现在想专心将心思放在修炼上面,所以我也不催你们,毕竟我们的寿命还长着呢!我呀,不急。”她慈爱的笑着,越看身边的小雪越是喜欢,尤其,她还是她看着长大的,如果和浩儿成亲了,那就真的太好了。

    “喔?小雪来啦?正好,我刚去拿了些糕点,过来一起吃吧!”不知道她们发生什么事的唐正宇手里拿着一个篮子,深情的看着白嫣笑说:“夫人,来,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糕点。”

    夏雪和白嫣相视一笑,两人一同走了过去,在桌边坐下。

    另一边,金玉瑶垂低着头一副知错的模样跟在唐子浩的后面,直到,来到处亭子处才停了下来。

    “玉瑶,今日这样的事情我娘亲和小雪原谅了你,但我希望你可以谨记着不要忘记,我不可能会任由你在这里面这样放肆的,如果再有下次,谁也保不了你,你好自为知吧!”说着,便与段浪一同离去。

    看着他们离开,金玉瑶咬了咬牙,便也跟着离去。她知道,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摸清这里面的人和事,还有那天圣丹尊,怎么就没见着?子浩找到了他的父母,那么,他的妹妹又是哪一个?

    时间悄然无声的流逝着,一天天的过去,这一天,也就是唐心和沐宸风进入屋子后的第五天,两人总算是出来了,看了五日的药书,总算是让他们找到了可以用的灵药了。

    “啊!好几天没见到太阳了,呆在房间的这几天总算是没白过。”她出了房门伸了伸懒懒,呼呼着清新的空气终于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现在已经知道了可以医治胖子哥哥双腿的灵药,那就是成功了一半了,只要再找到那些灵药就可以了,她有信心,就算是那些灵药生长在异常凶险的地方,她也一定会采摘回来的!

    “看那些药书又不一定得在房里,不过托你的福,这几天我还真的认识了不少的灵药。”沐宸风笑说着,道:“累了这么多天,是不是也应该放松一下了?我们去泡泡澡怎么样?”

    “谁要跟你一起去?我还要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爹娘和胖子哥哥他们,让他们开心一下,休息几天后,我还得动身去找那些灵药,你也看到了,药书上面记载着那些灵药可不常见,市面上也是没有的,必须去寻找,尤其是那样的凶险之地。”看来,到时得出门一段时间呢!

    沐宸风凤眸带笑的看着她,说:“走吧!我陪你一起去告诉他们,到时,我与你一同去找那些灵药,也好游山玩水一番,你说我这打算如何?”

    “你打算到时跟我一去起采药?你如今是金丹巅峰,应该就要迈入元婴期了,难道你不想留下好好修炼一下吗?”她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要知道,她这一出去会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不定的,修炼的时间自然也顾不上。

    “修炼也得看时机,再说也得适当才行,一味的修炼不仅不能提升实力,相反的,只会让实力停滞不前,从进入金丹期至今也不过两年的时间,再快的话反倒适得其反,所以,还是顺其自然吧!”两人边走边说着,沐宸风眼角瞥见,前面一抺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他们,不由挑了挑眉,戏谑的道:“那个唤你妻主的男人又出现了。”

    唐心扫了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问:“玄月,你在这等我有事吗?”

    玄月定定的看着她,又看了的睦她身边一袭白色衣袍的沐宸风,见两人站在一起是那样的般配,目光不由的微闪了一下,道:“我想明白了,以后我不会再称呼你妻主,但是,我会称你为主子,我只希望,就算是将来你找到了解除血契的方法,也不要解除我与你之间的这层牵绊。”

    闻言,沐宸风深邃的凤眸微闪,落在他的身上看不出在想着什么。而唐心在听了他的话后不由的微怔,他是一名元婴修士,而且还是巅峰期的修士,这样的实力根本无需跟在她的身边视她为主,但,他却说不希望解除两人之间的血契,真让她有一丝的意外,毕竟,强大的强者都是不希望受制于人的,那么,他又是为何?要知道,只要血契一解除,她与他之间就什么也不是了,这不正好吗?

    微顿了一下,她点了点头:“好,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他的请求只是这样,她可以成全他。

    “谢主子。”他说了一声,便走到她的身边道:“以后我都会跟随在主子的身边,保护主子,还有,主子,我希望你可以尽快的修炼,让自己强大起来。”

    唐心目光微闪,看了身边的他一眼,又看了看那看着玄月挑着眉头一脸高深莫测的沐宸风,笑道:“行,我知道怎么做的。”说着,便迈步往前走去,本来打算去她爹娘的院子的,却不想,在经过大厅时,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脚步一顿,便改为走进里面去。

    “怎么了?”进了里面,见一名没见过的女子被冷煞他们押跪在地上,她不由打量了一下。

    “主子。”冷煞见是她,当即拱手行了一礼,道:“这个女人鬼鬼祟祟的偷进炼丹房被我捉住了,她是子浩身边的人,天煞已经去请他来了。”

    听到这话,唐心不由的挑起了眉头,走上前坐下,看着那那跪在地上的女子,问:“你是我胖子哥哥身边的人?既然是他身边的人,怎么偷进我的炼丹房了?”炼丹房里摆放的只是一些她平时炼丹的灵药和一些次品的实验丹药,这个女人进去做什么?想偷丹药?这宅子里面的人都知道,她的丹药都是随身带的,炼丹房中不会有上品丹药的存在。

    “我、我、我……”金玉瑶垂低着头不敢抬头,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半句话来,在这里面也有五天了,她摸清楚了这里面的院落,虽然没见到天圣丹尊,但想着那炼丹房没有人看守,也没上锁便进去看看有没可用的丹药,谁知就被捉住了。

    心下慌乱的想着如何脱身,听着那上面传来的声音,她微微的抬起头想要去看看那个说话的人是谁,长着什么样,谁知头还没抬头,就被一旁的冷煞给喝住了。

    “谁准你抬头的!低下!”

    “又是你,金玉瑶!”唐子浩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众人看去,只见夏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他进来,金玉瑶一直低着头,听到他的声音不由的颤抖了一下,自知心虚,不敢抬头。

    “妹妹,她又做出什么事了?”

    唐心微微一笑,道:“胖子哥哥,这名女子是你身边的人?我听冷煞说,她也就是偷进了炼丹房而已,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起来吧!”她漫不经心的笑说着,走上前,来到唐子浩的身边道:“胖子哥哥,我已经知道了什么灵药可以治好你的腿了,等过些天我就出门去采药。”

    而金玉瑶听到唐心说不与她计较,当即欣喜的连忙道谢,站了起来,抬头一看,眼中不禁浮现惊艳的神色,这就是那天圣丹尊的真面目?好美的人,竟是美得与谪仙一般,让人一见难忘,还有那旁边的两名男子也是,他们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这里面的人一个个都长得这样的出色?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等等!刚才子浩叫天圣丹尊什么?妹妹?这个一身男装俊美如谪仙的男子竟然是个女的?还是子浩的妹妹?不是吧?如同偶然间窥知了一个惊天秘密一般,心头扑通扑通的跳着,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天圣丹尊是一名女子,那该会是多震撼的消息?

    “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唐子浩笑着握住她的手,说:“等会爹娘知道了这个消息,相信也会很开心的,总算,我的腿有重新站起来的希望了。”

    “只是我还得出门去找那些药,因为那些药较于少见,市面也没有所以我过几天可能会出一趟门。”

    唐子浩点了点头,将目光放在那站起身的金玉瑶身上,微皱了就下眉头:“你怎么搞的?三天两头就弄出些问题来,我不是交待过你不要乱走乱动的吗?你全当耳边风了不成?”

    “子浩,我、我只是因为好奇……”她小声的说着,偷瞄了唐心一眼。

    “李正,把她带下去,看好她不要让她再在这里面乱跑。”唐子浩沉声说着,瞥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对唐心道:“妹妹,我们去爹娘那吧!”

    “好。”几个一同走了出去,剩下的人也散去,只有金玉瑶被李正和段浪带走。

    看着夏雪和唐子浩有说有笑的离去,金玉瑶不禁心中的恨意更深了,她跟在他的身边那么久了,而他,居然一直都不将她放在眼中,那个夏雪除了长得比她美之外,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下人一个吗?对她却那么好,对着她时却总是沉着脸,她不甘心,不甘心!

    心中一个歹毒的念头升起,她压下恨意,对段浪和李正两人说:“我想出去买点东西,我不会再乱跑的了,你们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说着,也不顾他们有没有点头便直接往外走去。

    看着她离开,两人相视了一眼,正好见戚威走来,便对他说:“戚威,你跟着金玉瑶去看看她想做什么,我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今天她鬼鬼祟祟的去了主子妹妹的炼丹房中被捉到了,现在居然还有心情出门买东西,太奇怪了。”

    “没事,这就交给我,我跟去看看。”戚威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笑说着,便也尾随着金玉瑶而去。

    “什么?你说天圣丹尊其实是个女的?还是那唐子浩的妹妹?”姓吕的男子惊愕的看着她,有些不敢相信,那样名声大震的人物竟然是名女子,而且还是唐子浩的妹妹。

    “没错,我进去几天了不会弄错的,还有,我找不到她的丹药,他们里面的那些人很难缠。”金玉瑶边说着,边倒着酒,趁着姓吕的男子因她的话而震惊错愕之时,她偷偷的在酒杯中下了药,递一杯给他:“她说子浩的腿可以治,过几天要出门去找灵药,我只打听到这么多就先出来告诉你了。”

    “哈哈哈,好,好好!不错,玉瑶,你做得不错鬼手天医。”那姓吕的男子没有多想,端着酒杯就将里面的酒一饮百尽,笑道:“这消息要是传了出去,那绝对会很轰动,太好了,那个天圣丹尊不想让人知道她是女的,那我们兴许可以以这件事威胁她,让她给我们一些进阶的丹药,哈哈……呃,噗!”

    “咔嚓。”

    男子的笑声突然停下,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手中的洒杯也应声掉落地面,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你、你、你下毒……”

    “哼!姓吕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她拔也匕首就朝他的手上剌了下去,匕首剌入手掌中,发出嗖的一声,令人心惊胆寒,那在外面偷看着的戚威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一惊,他没料到竟然会看到这文金玉瑶杀人的这一幕。

    偷偷跟着她,看到她进了药店买了药又来到这里,她透露那宅中的事情来分散那名男子的注意力在杯中下药,到底,她为什么要杀他?他记得,那好像也是他们仙门中的男弟子,莫非,两人有什么过节?只是,看到那名男子在抽搐了一下断气后,金玉瑶还像疯了一样的拿着匕首在他的身上剌着,那每一刀的落下都带着浓浓的恨意,当听到她骂出声的那些话,整个人不由的一震。

    原来是这样……

    为免被她发现,他悄悄离开,守在客栈后见她好半响后才出来,跟着她见她在大街上若无其事的转了转,直到正午时分才回去,见她回去宅子里他也连忙跟着进去,跑回院子想找唐子浩却没找到,只看到段浪和李正两人。

    “戚威,怎么样?没发生什么事吧?”段浪问着,这本只是随意的一问,却不想竟还问出事情来了。

    “什么!她把这宅子的事情说了出去,然后又将那人杀了?”两人在听到他的话后,都不由的一惊,尤其是在听到他说那名男子死后还被千刀万剐时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事情就这样的,这个女人心肠太歹毒了,而且跟疯子一样,放在这宅子里太危险了,对了,主子呢?我得赶紧把这事情告诉他让他赶紧处理才行。”

    “我们先把她捉起来,等主子发落。”段浪和李正两人说着,赶去她的院子时,却没看见人影,当即迅速去别的地方找。

    而在凉亭里,唐子浩和夏雪正闲坐着聊着天,两人先前和唐心他们一同去了唐正宇和白嫣的院子走了一下,告诉了他们爹娘他的腿还有治可以站得起来后,看着他们两人那样的高兴,众人也高兴的散去,唐心和沐宸风则不知去了哪里,只说要去放松一下,玄月也跟了去,他们两人则来到这亭子中闲坐。

    看着身边的夏雪,唐子浩目光微闪,他娘亲也曾提起过小雪对他的心意,只是,他不知自己是怎么看待小雪的,他只知道,每次看到小雪那张与小雨一样的容颜,他心里都会很自责和内疚,虽然明白小雪对他的感情,但,他又不知怎么去接受。

    “小雪,自从我回来到就一直是你在照顾着的,我是不是防碍到你修炼了?其实在这家里你也不用总跟在我的身边的,你应该多抽些时间去修炼。”

    而听了他的话,夏雪明显的一怔,美目中划过一丝受伤:“少爷是不想我跟在你的身边照顾你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着他,她轻叹一声:“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却一直在回避着,如果我真的让你觉得不自在,那么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身边。”她对他的爱意不曾掩藏,夫人小姐也曾对他说过,而他选择的是逃避,她以为只要时间的相处,他会明白她的心的,也会接纳她的,可是现在看来……

    “我……”他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因为他连自己对她是怎么样的感情都弄不清楚,一直以来,他都是将她当成妹妹看待的。

    “我知道了,我先回去吧!”夏雪黯淡的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看着她离开,唐子浩张了张嘴,想唤住她,却又不知应该如何唤,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从他的面前走远……

    “是你?你有事吗?”来到院子,却见金玉瑶在那里等着她。

    “夏雪,我今天来是想谢谢你的,我来了这里好几天了,多亏了你一直照顾着我替我说好话,我知道你喜欢喝茶,所以特意带一样你没喝过的茶叶来送给你的,这叫绿茶,我已经冲了两杯了,来,我们坐下喝吧!”说着,就要拉着夏雪坐下。

    夏雪看了她一眼,道:“不用了,我要回房了,你还是先离开吧!”此时她还真没心思来应付她,平白无故端茶递水?哪会那么简单?

    “哎,夏雪,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你怎么能不接受呢?再说,只是一杯茶而已,你不会是担心里面被我下了毒吧?我可以喝你看看的,放心,没事的。”说着,她端起其中一杯轻抿了一口。

    夏雪微皱着眉头:“我今天没心情,你不要缠着我,金姑娘,我念在你曾照顾过少爷的份上才对你和颜悦色,你是少爷身边的人,做什么都不用经过我,请你马上离开吧!”说着一拂手就打算离去,谁知突然她突然间从后面扑了上来,眼角瞥见泛着寒光的匕首划过,她一皱眉头,侧身一闪,却仍被划伤了手。

    “你做什么!”她冷下脸来,这女人也太放肆了,竟然敢在这里面动刀。

    “做什么?你没看见吗?我告诉你,我刚刚杀了个人,我知道戚威跟着我,我活不了了,我也要拉个垫底的!”说着,手中的匕首一扬,又朝夏雪扑了过去。

    夏雪冷着脸伸手一拂,一道力道弹出,砰的一声重击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撞飞了出去,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她此时再被她这样惹恼,下手也重了几分。

    “真是个疯女人!”她走过去,一脚踢掉她手中的匕首:“就凭你也想跟我动手?太不自量力了!端茶递水?你没听说过要防人三分的吗?你会这么好心给我端茶递水?也只有你这样的女人才会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

    “你!我跟你拼了!”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朝夏雪扑了过去,夏雪抬脚一踢,直接将她踢出院子,这时段浪和李正寻着她赶来,看到这一幕,连忙将她制住,担心的问:“夏雪姑娘,你没事吧?”天啊!他们就知道这女人是疯了,竟然敢在这里面惹事,真的是找死!

    “只被她剌伤了一下,不碍事。”夏雪说着,瞥了那金玉瑶一眼,道:“把她带去大厅,等我家小姐发落!”

    “夏雪姑娘,你的伤口还在流血,伤在手臂上要尽快包扎。”段浪开口中说着,看着她那白衣被染红了一大片,不由暗暗心惊,要是让天圣丹尊知道金玉瑶伤了夏雪姑娘,那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我自己会包扎,你们把她带去前厅吧!”夏雪瞥了伤口一眼,皱了下眉头,如果不是刚才一直在想着少爷所说的话,她也应不会失神被伤。

    两人见状迅速带着金玉瑶离开,前往大厅时,遇见他们主子,连忙道:“主子,这疯女人在外面杀了人,又跑去杀夏雪姑娘,夏雪姑娘……”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什么?小雪?小雪怎么样了?她受伤了吗?”唐子浩一急,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担心。

    “她受伤了,血流了一大片,伤在……”话还没说完,就见他已经自己推着着轮椅往夏雪的院中而去。这时,几人一回头,正好看见唐心那沐宸风以及玄月站在他们的不远处,似乎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话,唐心的脸色冷了几分,眼中明显的划过骇人的杀意。

    “伤了我家小雪?”唐心走上前,挑起了她的下巴,眼中尽是冷意,这女人,她从冷煞那里知道了关于她的一些事情,前几天在竟然还在她娘亲的院子大吵大闹,将她娘亲当成下人。

    看到她,金玉瑶明显的有着恐惧,身体也在颤抖着,惧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威压与摄人的寒气。

    “丹尊,这女人将宅子里的事情透露给一个男的知道,然后又将那个男的杀了,一回来就跑去夏雪姑娘那里去,这个女人怎么处理?请丹尊吩咐。”李正沉声说着,面上净是冷酷无情。

    “天煞,这个女人交给你,随你处置。”唐心淡淡的说着,迈步就要去夏雪的院子看她。

    “不,不,你不能杀我,子浩会恨你的!”多玉瑶仍在做垂死挣扎,仿佛看到死亡就在前面,眼中尽是恐惧。

    “放心,我的胖子哥哥不会在意你的死活的。”唐心头也不回的说着,来到夏雪的院子外面时,却是停下了脚步,听着里面传来的说话声,不由的扬唇一笑。

    “小雪,对不起,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的,都怪我,你快坐下来,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你看血都流成那样了。”唐子浩焦急的看着她伤口上的血还在流,而她却不走过来。

    “我的死活又与你何干呢?再说,这点小伤我还死不了,少爷,你还是回去吧!免得看见我又不自在了。”夏雪有些赌气的说着,气他一直不回应她的感情,可看到他现在那一脸的焦急与担忧,心头却又暖洋洋的。

    “不是的,小雪,你听我说,我一直以为我当你跟小雨和我妹妹一样,可刚才听到你受伤了,我真的很害怕,我怕你也会离我而去,对不起,我没能看清自己的心伤害了你,但是,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就是啊小雪,我胖子哥哥都这么说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呢?”唐心笑吟吟的走了进来,看到胖子哥哥终于表白了,总算是让她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这两人,本就该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