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 没脑的女人

    清眸落在玄月的身上,她平静的看着他,道:“玄月,他就是我爱的那个人,沐宸风,但,并不是因为他才拒绝你,你很优秀,但却无法让我动心,你想留在我的身边,只能是朋友,或者守护者那样的存在,我希望你能断了你对我的念头,至于你与我身上的血契,等我找到办法我会解开,血契是可以解除的,所以你也不必担心鬼手天医。”

    她的声音一顿,对沐宸风道:“他是玄月,不是我们的敌人,所以你也别对着他有什么敌意,你跟我来吧!胖子哥哥的腿受了很重的伤,你跟我到房里去,帮我的忙,其他的人都散了吧!”说着,拉着他就走。

    众人看着两人的离开,这样明显的对待,自然知道她心之所向,看着静立在原地的玄月,众人不由的轻叹一声,爱上一个不会爱上自己的人,是何等痛苦?但,所幸,他与她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应该可以从这段不属于他的感情中走出来的。

    “小雪,你推我到外院去,我去交待段浪他们一些事情。”唐子浩对身后的夏雪说着。

    “好。”夏雪柔柔一笑,对身边的唐正宇和白嫣道:“老爷夫人,少爷我照顾着就好,你们先回去吧!”

    “好,那你们去吧!小雪啊!等会推他到后面的竹林中走走,那里的空气好,环境也新。”白嫣笑说着,看也两人一眼,这才与唐子浩往加回而去。

    八煞他们也跟着散开了,剩下的萧遥和木子黧以及天音三人在原地,三人相视了一眼,天音道:“我要出去走走,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我陪你一起去。”木子黧上前挽着她的手说:“天音,我陪你去,我们去城主府把筱筱也叫上了,我们三个一起去玩,这个萧遥就别管他了,走。”

    “好。”天音点了点头,笑着挥了挥手,两人便往外而去。

    “我还有点事,我也先走了。”萧遥说着,看了玄月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见他们都走了,玄月顿了一下,也跟着迈步离开,他走到了一处亭子中,看到莫子漓在那里站着,他负手而立,面向湖面,看着那湖中的荷花,似乎在想着什么。

    以男人的直觉与观察力,他自然知道莫子漓对唐心也绝不是一般的感情,他虽以朋友的姿态存在,但,他看着她的目光却是灼热的,是会燃烧的。

    “你也被拒绝了吗?”玄月站在他的身边,也面看湖面,看着那上面的美丽的荷花。

    莫子漓笑了笑,道:“我根本没说出来,又何来拒绝。”他轻呼出一口气,道:“看着她笑得那样开心,神情中流露出的幸福,我就已经不打算再将爱说出口了。”

    闻言,玄月目光微闪,看了他一眼:“你放弃了?为何不追求?”

    “玄月,爱一个人不是必需拥有,爱一个人是要让她开心,快乐,幸福,而她已经有了这样一个能让她开心幸福的男人在身边,我又为何要去破坏他们的感情,成为他们当中的第三者?”他转过身来,看向他,道:“你也应该放下,退出了,她,不属于你。”

    玄月脸上浮现着不解的神色,他不明白,这个男人既然爱着唐心,为何又轻易的退出,放弃?

    似乎看出了他的不解,他笑了笑,道:“你一定也不曾爱过一个人,我以前也是,但,是她让我明白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你知道爱与喜欢的区别在哪里吗?其实,只要经历过了就会明白,她就像盛开着的鲜花,我爱着她,我愿意默默的守护着她,为她浇水,看着她在阳光下成长,这就是爱,但是喜欢,就是看着鲜花是那样的美丽,想要拥有它,按奈不住心中的欲望,伸手将它摘了下来,这就只是喜欢,也许你现在不懂,不过没关系,以后慢慢就懂了。”

    听着他的话,玄月心中轰然一声,似乎被他的这一种爱所感动,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可以从中的感受到他对唐心的爱有多深,而他,却选择了默默的守护,静静的看着,这就是爱吗?他只知,很小的时候血契落成,就有人在他的耳边说着,他的这一生都属于他的妻主,不得背叛,只能效忠,而他也一直谨记着这一点,可,今日,他的妻主却说,如果找到方法要解了他与她之间的血契,这种变故真叫他无从适应,也不知怎么去适应鬼手天医。

    这一天,两人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那荷花,久久的,没有离开……

    而另一边,唐子浩交待了段浪和李正加去让其他的人在洛川城中落脚,如果没找他们,他们也不用出现,只是,不想段浪和李正这一出去,却是给他把那金玉瑶给带来了。

    客栈的房中,金玉瑶看着那姓吕的男子,压下心下的恨意,道:“你要我办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看我现在连子浩的一面都见不到,又怎么帮得到你与那天圣丹尊他们打好关系呢?还有,我这样一直出现在我房里,要是让子浩知道了,我与他更是不可能了,到时,又怎么能帮你弄到丹药和帮你拉关系?”

    “呵呵,玉瑶,你就放心吧!我来你这里没人瞧见,还有,你现在见不到唐子浩没关系,我可是一直给你盯着,唐子浩身边的那两个人出了那宅子里,估计是去找他们那些人了,你呀,现在就去那宅子前面等着,到时,跟着他们一起进去就成了。”

    “可是那里面的人不让我进去,我见不到子浩,他们也不会让我留在那里。”她皱着眉头的说着,她也想着进去那宅子,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乾坤,可她根本连大门也进不了,上回那个男子更是将她打伤,她现在看到他们那些人心中都有着惧意,要是可以进去早点摆脱了这姓吕的男子,她早就去了哪会等到现在。

    “嘿嘿,我已经帮你想好办法了,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样的一幕……

    金玉瑶来到他那宅子门前等着段浪和李正两人,戚威也听闻风讯而赶到了那里,就是为了能进去里面见唐子浩,来到大宅门前却看到金玉瑶在那里等着,不由冷哼一声:“你这女人,真是阴魂不散,到哪都有你!”

    “戚威,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可是子浩的师妹,别提这一点,就我当初照顾子浩的恩情,你也不是可以跟我比的,凭什么就一直对我言语嘲讽的?”

    “这看人不顺眼还用理由的吗?再说,别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了,你要是重要,也不会地被拒门外了。”戚威双手环胸中的说着,声音一落,就见段浪和李正两人正朝这边回来,当下连忙喊着:“段浪李正,好久不见了,怎么样?你们还好吧?唐子浩呢?他怎么样了?”

    “你们两人怎么在这?”两人皱着眉头,毕竟,这宅子里面个个都不是一般的人,这两人若是进去了,也不知会不会惹出什么事来。

    金玉瑶也围了上来,道:“你们带我一起进去吧!我好几天没见到他了,都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们不能进去,还是赶紧走吧!这宅子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两人皱着眉头说着,真心拿他们没办法,推开他们就要朝里面走去。

    而在这里,金玉瑶咬了咬牙,像是就此一拼似的,硬着头皮就朝那大门撞去:“你们不让我进去看他,我就死在这里!”声音才一落下,头就撞上了那扇大门,砰的一声传来,三人便见她额头撞破了,鲜血直流,不由的大惊。

    “这女人,她是疯了吗?糟了,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办?”段浪看着昏过去的金玉瑶,不禁看向了李正。

    戚威看着那拼了命撞破了头的金玉瑶,不由的也倒抽了一口气,这是在玩命,用得着这样吗?看着她鲜血直流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对他们两人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抱她进去啊!这女人虽然是让人讨厌,可她毕竟是唐子浩的师妹,而且唐子浩以前就是她在照顾着的,如果真的死在这里,只所你们两个也要麻烦了。”

    “唉!真是该死!走吧!直接把她带到主子的院子里,他那里有上好的药可以马上止血。”说着想要将她抱起来,戚威已经快了一步。

    “快走,免得真的死了。”为了进去看看,他也就忍了把这女人给抱进去,要不是因为这大门难进,他还真不想碰这女人一下,更别说抱她了。

    两人一怔,相视了一眼,便连忙推开了门,里面的龙骑看了他们一眼,皱了皱眉头,便也放行了。

    进了里面,几人她带到了唐子浩的院中,见他正在那里与夏雪聊天,便连忙走上前:“主子,这金玉瑶自己撞破了头,一定要进来见你,现在血流不止我们就先将她带进来了。”

    闻言,唐子浩皱着眉头看了那昏迷着的金玉瑶一眼,从空间中拿出了止血的药给他们:“我这院中还有一处空房,就先将她带去那里,给她上药先吧!”

    “是。”戚威一听,把金玉瑶递给他们两人,自己则站在唐子浩的面前,看着他身边的夏雪,不由的眼中浮现惊艳的光芒,心下暗叹,好美的女子,她就是那日的那名白衣女子吗?怎么会跟子浩在一起?想着,连忙回过神,看向唐子浩说:“子浩,你进来了怎么也不让我进来?我们又不是陌生人,你这是不信任我。”

    “你不回你家中去,一直跟着我做什么呢?”唐子浩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我的命是你救的,我很是就说,我愿意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再说,洛俊杰那家伙可不会就那样算了,我戚家虽然在这修仙界上算不得是第一第二的大家族,但是在当地却也是响当当的存在,有我跟着你怎么也能帮上你的忙吧!”说着,目光又落在了夏雪的身上,呵呵笑问:“姑娘,难道你就是子浩的妹妹?他一直在找她的妹妹,那日我看见你们把他带走了,是不是你就是他的妹妹?”

    夏雪刚才的目光一直落在那被抱进去的金玉瑶身上,此时听到戚威的话后,微怔了一下,轻声笑道:“我不是。”

    唐子浩朝戚威看去,沉声道:“戚威,你如果想跟在我的身边,那么就必需是绝对的忠诚,还有,这宅子里你所见到的,所听到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向外透露,否则,让我发现你不忠于我,或者泄露了这里的事情,那么,我会亲手杀了你!甚至,你将祸及家族!”

    听到这话,戚威心头一震,这一刻他才知道他为何先前不让他进入这个宅子,想来,定是有什么不能对外透露的事情在这里面,今日他走进了这个宅子,就代表着他必需忠诚于他,如果做出任何背叛他的事情,那么,不仅仅他的命活不成,甚至还会赔上他的家族。

    这一刻,他感觉得到他说出这话的那股认真,他不是与他在开玩笑。整了整心神,他郑重的朝他跪了下去:“从这一刻起,我戚威就奉你唐子浩为主,听令于你,绝不会做出任何不利于你甚至背叛你的事情,如果有违今日所言,那不仅是我,就连我的家族也任由你处置!”这一路的追随,已经不再是单单的想要将他拉拢那么简单,他看到了他的不凡,知道他绝不是一般的人,将来的成就更不仅仅如此,因此,他愿意效忠于他!哪怕是赌上他整个家族!

    “起来吧!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就行了,只要你绝对的忠诚,我也会像信任段浪和李正他们一样信任你,将来,你的家族若是有什么因难需要帮忙,我也会伸出援手帮上一把。”

    闻言,戚威大喜,连忙道谢:“多谢主子!”太好了,他原本为的也就是这个,如今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这就是已经给出了承诺。

    “她叫夏雪,我妹妹身边的人。”唐子浩开口说着。

    “夏雪姑娘,我是戚威。”他欣喜的露出了笑容,原来她不是他的妹妹,他还以为她就是他的妹妹呢!

    夏雪也对他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说:“既然少爷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你以后便留下吧!可以在这宅中四处走动,但是,有几个地方却不能去打扰,等会我会让人带你四处看看。”

    “好,那我就先多谢夏雪姑娘了。”看着面前温柔而美丽的白衣仙子,他不禁暗忖,这女子竟然只主子的妹妹身边的人,这样的气质与气度,只怕就是一些家族的小姐都比不上她,当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要拦着我,我要见子浩。”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几人回头看去,见头上包扎着布条的金玉瑶迈着踉跄的脚步推开段浪和李正两人走了出来,看到院子里的唐子浩时,整个人像活了过来似的,喊着:“子浩,子浩,我终于见到你了。”

    夏雪目光微闪,看着那女子扑了过来,眼见她就要朝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身上扑去,她双手握住轮椅往后一拉将他的轮椅给带开了,这一带开,那金玉瑶便直直的扑向了桌边,整个人趴在那上面,似乎没回过神来,怔怔的呆了一会才看向他们。

    “子浩,你不要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我也要跟在你的身边照顾你。”她边说边哭着,却又偷偷的打量着一身白色纱裙的夏雪,看到她那张美丽的容颜,不由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妒忌。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竟然刚才把子浩给拉开了,真是可恶!子浩一直不肯见她,甚至不让她跟在他的身边,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唐子浩看着她,心下暗叹一声,拧着眉头说道:“玉瑶,你若想留在这里,那么,在这里面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都不能对外讲,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闻言,她心一颤,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能对外讲?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心下暗忖着,她咬了咬唇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切都听你的,我不会乱说的。”

    “少爷,既然这位姑娘要留下,那我再给她找个地方住吧!你这里的那间空房间就给戚威住。”夏雪轻声说着,看了那金玉瑶一眼便移开了。

    “好,你安排就行了。”唐子浩没有意见的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金玉瑶听了却是说道:“不要,我就在跟子浩住一个院子,让戚威去别的地方住吧!我就住这里。”她看着夏雪,暗想着,这女人唤子浩为少爷,应该也只是一个下人,一个下人也敢管她的事,真是太不将她放在眼里了鬼手天医。

    夏雪不紧不慢的道:“你一个女子,怎么可以住在少爷的院落中,若是传了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反正我是非子浩不嫁的了,与他住一个院子又有什么关系,我就要跟他住一起,你别给我乱安排。”她瞪着她,眼中尽是敌意。

    “玉瑶,听小雪的,她会安排你住别的地方的,不要耍脾气。”唐子浩拧着眉头说着,看了她头上的伤一眼,道:“你的头还在流血先进里面去躺着吧!晚点小雪再带你去别的房间。”

    “子浩,我就知道你担心我,也只有你心疼我,我现在先进去休息一下,这头估计是流血太多了,站太久还真的有点晕。”说着,她看向夏雪,伸出了手道:“喂,你过来扶我进去。”

    这话一出,不仅仅是戚威和段浪李正三人,就连唐子浩都朝金玉瑶看去。段浪和李正两人相视一眼,暗自摇头,她倒是好大的口气,进来这几天,这宅子里面有什么人他们也大致清楚,更知道,这夏雪姑娘在这宅中的地位可不一般,连他们都得对她恭敬有加,她竟然敢拿她拿婢女使唤,真是个没脑的女人。

    反倒夏雪只是浅浅一笑:“既然姑娘头晕,那我就扶姑娘进去。”说着,在几人愕然的目光中走到她的身边,扶着她便往里面去。

    金玉瑶见她如此识趣,得意而骄傲的扬起了下巴,一副小姐模样的让她扶着进去,身后的几人看了连连摇头,而唐子浩则唇角微扬,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进了里面的金玉瑶扬声对夏雪说着:“你告诉你,离我的子浩远一点,他可是我的。”

    夏雪但笑不语,扶着她在床边坐下后,这才开口:“姑娘先休息吧!”说着,便转身走了出去,身后的金玉瑶本想再唤她交待几句,奈何头上的伤让她有些吃不消,便也作罢,躺下休息。

    “少爷,我们到竹林走走吧!”夏雪走了出来,来到唐子浩的身后柔声说着。

    “好。”唐子浩点了点头,两人便一同往外而去。

    看着他们两人离开,戚威问:“段浪,这夏雪姑娘不一般吧?”进了这里,他总感觉这就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诡异得很,每个人都透着神秘的气息,当真让人不得不小心谨慎。

    “夏雪姑娘是主子的妹妹身边的人,但,绝好不是下人,也只有里面那个白痴女人才敢将夏雪姑娘当丫环使唤,不过也是夏雪姑娘心地好,竟然还去扶她。”

    “哎,你们两个,带我走走啊!免得我到时不知道乱闯了地方。”

    “走吧!除了主子妹妹的那个院子不能去乱闯,还有就是主子的爹娘那里不能去打扰,另外还有几个人的院子也不能去,我们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两人说着,便带着他往外走去。

    夏雪推着唐子浩在竹林中走着,迎风而来的阵阵清风凉爽而舒适,两人皆是一袭白衣,一人坐着一人站着,时而轻风拂落竹叶,飘飘晃晃的落于地面间,青翠的竹子与他们两人相衬托着,那画面竟是唯美得如同一副画一般。

    “小雪,其实你可以不用去理她的,她就是那个脾气,做事也不经大脑。”唐子浩开口说着,目光看着前面的落叶,心情平静而祥和。

    身后的夏雪柔柔一笑:“少爷不是说,你当初在仙门中昏迷着时时她一直照顾着你的吗?既然这样,那我扶她一把也没什么的。”

    他摇头轻叹一声,笑道:“你还是这样,总是温柔似水,你这不温不火的性格可是很容易被人欺负的。”

    “呵呵,也只有少爷才会说我会被人欺负。”她轻笑出声,停下脚步愉悦的看着这林子,道:“少爷,你知道吗?在不知道你还活着之前,我经常独自一个人来这里,想着以前少爷和小雨,想着,若是少爷和小雨都还活着多好。”

    “若不是因为我,小雨也不会死,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总是自责,都怪我让你们姐妹阴阳相隔。”

    “少爷,这不怪你,小雨虽然不在了,但,她一直活在我的心里,我有时甚至感觉到,其实她并没有离我们而去,只是在某个地方,一个我们看不见又不知道的地方而已。”她的目光落在天空之处,轻声的说着,眼中尽是思念与回忆……

    次日,唐子浩的院中便传来了金玉瑶的声音。

    “不要,我不去别的房间,我就要在这里住,这里离子浩比较近。”

    戚威可不会对她客气,上前厉声道:“你走不走?不走我把你丢出去!谁允许你在这里面大呼小叫的?真是没规距!”

    “玉瑶,你一个女子住我的院子总是有不方便的,你跟戚威下去,他知道你的房间在哪,去吧!这大清早的,别在这里嚷嚷。”在院中喝着茶的唐子浩沉声说着,看也不看她一眼。

    “子浩……”

    “你要留在这里,就要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闻言,她气哼了一声:“去就去!”说着,她气哼哼的转身便往外走去。戚威也跟了出去,路上,一边说:“我可告诉你金玉瑶,你在这里面别乱惹事,对人都给我客气点,还有那夏雪姑娘,你不要把她当下人使唤,她可不是你能使的人。”

    “怎么?看人家长得美,心疼了?”

    “我这是给你个忠告,别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死了可没关系,就怕到时连累我们。”

    “行了行了,我的房间在哪?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别跟着我。”

    “你还当我想跟着你啊?哼!也不瞧瞧你那模样,要不是主子吩咐,我才懒得理你,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就自己去吧!就是前面拐弯处那里一处院子。”说着,转身便走,懒得再看她一眼。

    往院子走去的金玉瑶见院子里落叶满地,明显的是没人打扫的,不由的气哼了一声后便往外面走去,见院中连个人也没有,更是边走边骂着:“什么破宅子?连个下人也没用,难道什么事都得我自己动手吗?”

    在外面四处走了走,沿着一条小道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一处环境极好的院子中,她微怔,探头看去,见里面一名穿着素雅衣裙的女子在扫着地,除了她之外便无其他人了,但走了进去,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下人?其他人呢?”说着,还朝周围打量了一下。

    白嫣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见是一名没见过的女子,便问:“你是什么人?来这有事吗?”因闲着也是闲着没事做,她每天早上都会扫扫这院中的落叶,也算活动一下身体,这事府中的人都是知道的,唐心起初是让两个下人过来侍候他们的,不过他们都不要,给退回去了,他们喜欢清静,一般这院中也不会有别人来打扰,除了唐心和唐子浩以及夏雪之外。

    “哎?你这人好不懂规距,我问你话你还没问答呢,怎么可以问我话?”多玉瑶皱着眉头不悦的说着,看了看这院子,问:“这院子是什么人住的?”

    白嫣温柔的笑了笑,继续扫着地,说:“这里是这宅子中最闲的两个人住的,你是新来的吧?平时这里都不会有人来打扰的,你还是快些离去吧!”

    “这院中的落叶你也扫得差不多了,那走吧!跟我去我那个院子,那里也不知住的是什么人,竟然没人扫落叶,你去帮我扫一下。”

    “啊?”白嫣一怔,看了看她,不禁又看了看自己,她看起来像下人吗?这女子好生不懂事,不就是扫扫落叶,竟然也要假手他人,当下摇了摇头,把扫把放一旁,拍了拍身上和衣裙,走到了桌边坐下,道:“自己的事情学是自己做好,更何况,你这么年轻,扫扫落叶又没什么的,这宅子里下人不多,但院子多,顾不过来也是正常的。”

    “你在这喝茶不是闲着吗?走,跟我去。”说着就要拉她,而这里,外面传来的一声冷喝却是让她惊了一下,手也跟着缩了回来。

    “你在做什么!”夏雪清冷的声音传来,走在外面的她就听到了她的话,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想要夫人去帮她扫院子,这人当真不识趣。

    “又是你?”看到来人是夏雪,她松了口气,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你那么大声的喝我是做什么?我那院子一地的落叶没人扫,我找来找去也不见有下人,正好在这里在看到一个,让她去给我扫扫落叶又有什么关系。”

    听了她的话,夏雪的脸色冷了下来,让夫人去给她扫院子,胆子真大!

    “姑娘,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这院中莫要再来了,还有,这宅子中的人,可不是你能随便使唤的。”夏雪来到白嫣的身边,柔声问:“没事吧?”

    白嫣笑着摇了摇头,对夏雪说:“来,坐下陪我喝茶。”

    见两人无视她,她不由怒火上升,的骂道:“你们不过就是两个下人,竟然敢无视我的存在!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们!”说着竟是胆大的扬手就朝夏雪掴去。

    白嫣见了也不由沉下脸来,不悦了喝了一声:“放肆!”声音一落的同时,手扬起,一记巴掌便掴了过去,啪的一声响起,力道之大竟是将她整个人打趴了下去。

    ------题外话------

    要整治恶女了,这两章就将她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