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吃醋!夭折的表白!

    声音才一落,只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鬼手天医。

    小老头笑眯着眼睛拿着一个布袋从头往下套住后就将他扛了起来,那利落的动作快得根本不像个老头子,人小却力气大,一手提着布袋就那么一甩便将装在里面的沐宸风找上了肩膀。

    “嗯嘿,臭小子,看我不报你偷袭我之仇,要知道,小老头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哼哼!”拍了拍肩膀上布袋里扛着的人,乐得笑眯了眼,一手抚着胡子哼着曲子往城里走去。

    “啷叮啷叮啷……”

    进了城,小老头儿左瞧瞧右瞧瞧,嘿嘿的直笑着,扛着个人仍旧健步如飞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时而看看那玩意儿,时而又凑上前去把玩一下。

    “去去去,穷老头别乱摸。”小摊挥着手赶他离开,看着他一身破破烂烂的一脸的嫌恶:“走远点走远点,别妨碍我做生意。”

    被那小摊冷眼以待嫌恶的赶着离开,小老头笑眯着眼睛:“呵呵呵,小老头我走就是了,不用赶,不用赶。”他边走边喃喃的自言自语的笑说着:“这世界啊就是这么现实,瞧着我又老又瘦又没钱,个个都看不起,连口饭都不吃不饱,真可怜呐,不过嘛,今天小老儿我有钱,背着这小子去换钱,嘿嘿嘿……”

    大街小巷的穿了几条,找来找去终于来到了一个处美男坊,看着门前走动的俊郎少年郎,他笑眯了眼睛,眼中尽是邪恶的光芒:“小子,敢跟小老头儿我作对,看我今天不把你买了换酒喝,嘿嘿……”

    “哟,你这哪来的糟老头?浑身脏兮兮的,快出去快出去。”一名脸上抺着粉的小白脸皱着眉头嫌恶的看着他,挥着手中的手绢儿,看起来十分的让人恶寒。

    小老头笑眯着眼,打量了一下他,笑呵呵的说:“你这要买人吗?我这有一个好货色,你要买吗?”他拍了拍背上的布袋,笑眯着的眼中尽是邪恶光芒。

    “嗯?好货色?”那小白脸半掩着鼻睨了他一眼,又瞧了瞧他肩上扛着的那个布袋,说:“那进来打开我看看吧!要是长得不错就留下,要是太难看了,你就扛走,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货色都收的。”

    “好好好,呵呵呵,这个绝对是好货色。”这小子要不是好货色,那天底下也没什么好货色了,他现在倒是期待着,他要是看到他被他给卖进小倌楼了会怎么样?呵呵呵,跟他老人家斗,还是嫩着呢!

    因是白天里面没有客人,小老头扛着布袋进了里面就往那么随便的放地上一扔,砰的一声听得那围上来的一些小倌一脸的错愕,这扔法,那人不会被扔死了吧?

    “来来来,你们来瞧瞧。”小老头儿打开布袋,露出了里面昏迷着的沐宸风,众人看到那俊美如谪仙的沐宸风,不由的纷纷倒抽了一口气。

    “天呐,这男子长得真俊!”

    “就是,这男子要是留下来,我们楼里的生意一定会很好的。”

    “何止很好,一定会客似云来,这个要是留下来当头牌,我们这楼一定会是这里最出名的小倌楼。”

    看着他们一个个说得兴奋非常,小老头儿也听得很是开心,对他们说:“你们瞧,他是长得不错吧?我今天就把他买给你们了,这价钱也不用多少,就了随随便便给一百金币好了。”

    “什么鬼手天医!一、一百金币?”众人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这小老头,知道这一百金币是什么概念吗?

    “怎么?太多了?那五十金币也可以。”反正只要卖了他出口气就行了,这小子,也不用卖太贵了,可当他说只要五十金币时,那些人仍是瞪着说眼睛盯着他,像是他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似的,他不禁抚了抚子,目光一转,他都多少年没买卖过东西了,这五十金币应该没多少吧?怎么他们都这副模样?

    “还是太贵了?”他皱起了眉头,想他们修仙者随便拿出了的哪是这几十个金币的事情?这五十个金币也要他们瞪成这样吗?想着,别说太贵了他们不想买,便又道:“那就随随便便给十个金币吧!十个不能再少了,再少买不到酒喝了。”

    最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小老头拿着一枚金币就乐腾腾的哼着小曲离开了,看着那个昏迷着的男子,有人问:“这个男子不会有什么麻烦吧?一枚金币?这也太……”

    本来老头说十个金币的,那客事的小白脸也就那么随便一压价,说只给一枚金币,没想到老头也不还价,直接拿着那枚金币就走了,一枚金币买了这么个谪仙般的男子,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管他呢!先把他捆起请来等他醒了再说,来,都把人抬进去。”

    于是,众人合力将沐宸风给抬了进去,直到,太阳西下,他才幽幽的转醒过来,看到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还捆着绳子,一张脸顿时黑沉下来,一身的冰冷的煞气自身上弥漫而出,双手力道一扯,身上的绳子应声而断。

    “该死的老头!”他气得牙狠狠的拧紧了拳头,闻着这一屋子令人作呕的气味,脸色更是难看至极,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看到那一幕,当即有一股想要杀人的冲动,然,这些人只是一些普通人,并不是修仙者,压下心中的怒气白色的身影一闪,下一刻,只感觉一股狂风卷过,他便已经消失在原地。

    夜幕下,繁星点点,倚在某一棵树上休息的老头儿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喃喃的说着:“准是那小子溜出来了,下回见了他得躲远点,要不然真不知会出什么事。”说着,看向星空之处,这无意间的一瞥,那颗散发着熣灿光芒的星星一下便跃入他的眼中,看着那颗星星,他诧异的呢喃出声。

    “帝女星?这什么时候修仙界竟然有颗帝女星出现了?”看着那颗帝女星出现的方向是在东边,他抚着胡子笑了起来:“看来是有热闹了,千年难得一见的帝女星出现,会在这修仙界掀起什么风雨?真想瞧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

    另一边,洛川城唐心他们的宅子中,玄月的出现,他的称呼,都让众人看着他的目光带着怪异,看向唐心的目光更是欲言又止上,自从那一日之后,玄月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由于他的强大,再加上他不是他们的敌人,因此也没人去说他什么,各做各的事情,只是,在听到他唤着唐心妻主时,众人都会不约而同的朝他投去古怪的一眼。

    能不奇怪吗?一个元婴巅峰的强者竟然愿意称一个女子为妻主,在这修仙界中,有的女修士因拥有不俗的实力,因此养几个男宠那也是有的,但,却从未听说过妻主这一词。

    这一天,唐心正在帮唐子浩查看他的腿,脸上神色不由的凝重起来,见她那样,唐正宇和白嫣不禁担忧的问着:“心儿,你哥哥怎么样?他的腿还能治吗?”

    八煞他们也站在旁边看着,莫子漓和木子黧以及天音他们都在,对于唐心的医术,他们很是相信,如果连她也说不能治了,那么,这世上定然不会再有人能治得好他的腿,此时,她脸上凝重的神色,也让了解她的众人心下越发的担忧。

    “小姐,少爷的腿怎么样?能治好吗?”夏雪美眸中尽是担忧之色,毕竟他那样的年轻,如果真的不能行走了,那……

    “唉!”她轻叹了一声站了起来,看了面露担忧的众人一眼,目光落在唐子浩的身上,道:“胖子哥哥,膝盖处的不仅仅是骨头断了,如果只是骨头断了那再接起来就可以恢复,而他却是膝盖处的骨头被踩碎了,如果不能让让骨头重生,那根本无法治疗他的腿。”

    她心中压着一团怒火,她可以想象得到当时胖子哥哥所受的痛苦有多大,都是那个灰衣人,她一定会百倍的让他来偿还!

    “那怎么办?难道浩儿以后就都走不了路了吗?”白嫣整个人瘫倒在唐正宇的怀里,伤心的看着那坐在轮椅上的儿子,见到他那脸上的习以为常,她的心都在揪痛着,如果可以,她情愿用自己的双腿换他站起来。

    “小姐,你想想办法吧!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你一定会让少爷站起来的对不对?是不是缺少什么灵药?只要小姐你说出来,我马上就去找!”小雪捉着她的手眼眶也微红着,她真的不能就这样看着少爷不能站起来。

    “小雪,你不要这样,妹妹心里也很担心我的腿,我相信,她是最想治好我的腿的人,如果治不好我的腿她心里一定会很难受的。”唐子浩露出了一抺笑容,握住了她的手,道:“妹妹,没关系的,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治好我的腿的,你一定可以的。”

    唐心心中一暖,反握着他的手,也露出了一抺笑容,道:“胖子哥哥,你放心,你腿上的伤虽然严重,但是,只要我找到可以重生骨头的灵药,那么胖子哥哥的腿就有恢复的机会,爹爹娘亲,小雪,你们不用担心,短时间里治不好胖子哥哥的,这个得慢慢来。”她的空间里的药书她得再去找找看,看有哪几种灵药是专门发新肤生新骨的。

    她心下暗想着,对夏雪道:“小雪,这阵子你好好照顾胖子哥哥,但也要注意不能让我娘亲给他炖了太补的,他现在的身体跟以前不一样,会消化不了的,最近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先不要去打扰我,我想专心看一下药书,找找什么药能用。”

    “好,小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少爷的。”夏雪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唐子浩的身上,眼中尽是柔情点点。

    唐心一转身,就见玄月站在她的身后,不由的轻叹一声:“玄月,我在这里很安全,也很好,不用你保护我,你还是回你的茗香楼去吧!”

    “妻……”

    听着他又要喊出那让她起鸡皮疙瘩的两个字,她当即大喝一声:“停!”眉头一皱,看着他说:“玄月,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那两个字,我听着真的受不了,还有,这些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不可能成为你的妻主的,所以拜托,你不要再叫那两个字了,真的让人受不了。”

    闻言,他目光微闪,眼中有着疑惑闪过,看着她嫌恶的神情,他不解的道:“可我们之间有血契的存在,你是我的妻主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

    “我真不知是什么人给你灌输了这样的思想,你听清楚,你所说的那血契我特意花时间去查找,那只是一种忠诚的契约束缚,血契会让你无法背叛我,对我效忠,如果我死了,那么,血契一天没解开,我若死了你也活不了,所以因为这样我才让你留下来,但是并不代表我接受或者我承认你所说的妻主这一事,你明白吗?”她苦口婆心的说着,这人就是个认死理的,说了多少次了都如同对牛弹琴让她很是无力。

    厅里的人都静静的听着他们两人说的话,他们都看得出来,这个玄月对唐心的那份守护之心与对她的忠诚,但是,唐心不是会听从命运安排的人,别人给她订下的不代表她会欣然接受与认可,所以他们都知道,她与玄月之间根本不太可能,那份血契就如同她所说,只是一份忠诚的束缚,他可以是她的守护者,但却不会是她所爱之人。

    他们知道玄月与她的身世有关,心下也越发的好奇,到底她的身世是什么样的?为何会在出生后不久就与玄月订下血契?但他们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唐心一定会一步步的去揭开她身世的神秘面纱……

    听着她的话,他幽深的目光划过一抺黯淡,慢慢的敛下了眼眸,问:“那,不叫妻主,以后我叫什么?”原来,他的妻主不认可他的存在,如果要留在她的身边,就得以另一种身份?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他自己能想通就好,要是想不通,以他的实力只怕也没人强迫得了他。

    唐心这才对着他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你就和子漓他们一样叫我唐心吧!只要你不再提起那两个字,我可以让你继续留在我的身边,但是,只能是我的保护者,你明白吗?”

    “既然这是你要求的,那好,我听你的。”就算此时她不愿意接纳他,但他相信跟在她的身边总有机会的。

    “我先回去了。”她对众人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打算回自己的院子好好找找药书,看看哪种药可以用。

    见她往外走去,萧遥连忙喊道:“唐心,你等等,我大师兄有话要对你说。”说着把怔愣着的莫子漓就推了出去,还朝他眨了眨眼,示意他把握机会。

    莫子漓微怔,看了众人一眼,这才整了整心神走上前,对唐心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走吧!”她一笑,迈步往前走去。

    天音看了看身边的萧遥,问:“你推他去跟唐唐说什么?怎么古古怪怪的。”

    “未来嫂子,走,我们到外面去,我悄悄告诉你。”说着,便带着她来到外面,压低着声音笑道:“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我大师兄喜欢唐心啊!以前我还以为她是男的,现在知道她是女的,当然得成全他们这一段大好姻缘,你说是不是?”

    听了他这话,天音嘴角一抽,怪异的看着他说:“你别乱牵红线好不好?你哪只眼睛看见唐唐对你那大师兄感兴趣了?还有啊,你这不是帮你大师兄,你可是在害他,你知不知道唐唐已经有心上人了,她的那个心上人那可是非常出色的,他们两人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有吗?我怎么没听说过?”萧遥一怔,他还真不知道唐心有心上人啊,想了想,又道:“未来嫂子,其实也没关系的,你看我大师兄那么优秀,有几个比得上我家大师兄的?就算她真的有心上人了,两人又没成亲,抢过来不就得了吗?”

    闻言,天音扫了他一眼,道:“萧遥,你以为我家唐唐是什么人?别说她不会移情别恋了,就是会,你大师兄也不见得比沐宸风优秀,不止了你大师兄,就是那个玄月比起沐宸风都还逊色了鬼手天医。”

    “真的假的?有那么夸张吗?”

    “当然是真的,别的我就不说了,单单沐宸风为了唐唐可是付出了一切,知道这一切包括的是什么吗?不仅仅是权力地位,还有生命,而且,我听唐唐说,他们两个是打不就认识的,小时候看着对方都不对盘,不过后来,呵呵,你想想也知道了。”她笑吟吟的笑了笑,突然间,瞥见天上一名白衣男子御剑而来。

    看着那白衣飘飘俊美如谪仙的男子,她不由的张大了嘴,真的是邪门了,白天不能说人,一说人人就来,他个浑身散发着王者气息的男子不是那个在南仙门中看见过的沐宸风还会有谁?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当下,连忙扯着萧遥的衣袖道:“你看,你快看,他来了。”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拍了拍萧遥的肩膀,道:“我得马上去告诉唐唐,她昨天还在念着沐宸风呢!”说着便飞快的跑开了,萧遥想阻止也拦不下来。

    另一边,陪着唐心往她的院子走去的莫子漓压下心中的紧张想着应该如何开口,看着身边的她,虽然仍旧是一身的男儿装,但自从知道其实她是女儿身后,与他如此近距离的走着,心中总是难掩悸动,要怎么说呢?他要怎么告诉她,他爱着她?他要怎么让她明白他的心意呢?让她接受他呢?

    “不是说有话想说的吗?是什么?”唐心看着身边的莫子漓,觉得他今天似乎有些怪怪的,若换成平时应该不会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也没说半个字的吧?

    听到她的声音,他敛下眼中的紧张,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的她,感觉自己的手掌心已经渗出了汗水,心头狂动着,他以为这份爱只会深埋心底,却不想还有一天能说出来,深吸了一口气,他有些紧张的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是想告诉你,我……”

    “唐唐,唐唐,快跟我来,你那个沐宸风来了!”

    天音跑了过来人二话不说的直接拉着她就往回跑,虽然只是来到这里不久,但是以她旁观者和女人的敏感,她是察觉到一些莫子漓喜欢唐唐的,但是,她知道唐唐已经有了沐宸风那个谪仙般的男子,更知道两人之间的那份感情之深,如果今日莫子漓真的表白了,别说不会有什么结果,甚至,只会让他们两人以后见面徒添尴尬而已。

    唐心一听沐宸风来了,脸上的欣喜自然而然的也浮了上来,她朝站在原地的莫子漓挥了挥手,喊着:“等我回来再谈。”然,转身的她没有看到,在她跟着天音快步往前而去时,莫子漓眼中划过一抺黯淡的光芒,心下暗忖着,那个沐宸风,是什么人?为何能让她听到他的名字而笑颜逐开?

    此时,前面的院子中,御剑而来的沐宸风看到院中的那几个陌生的面孔,目光微闪了下,走上前,来到了唐正宇和白嫣的面前行了一礼:“宸风见过伯父,伯母。”

    两人见到他也很高兴,连忙迎上前:“宸风啊!我们等你很久了,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的事情都忙完了吗?这回啊别急着走,留下来多陪心儿些时间,她经常都会在我们耳边念起你呢!”

    八煞和小雪他们都认识他,也知道他与他们主子的关系,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不由的又看向了一旁的玄月,果然,见玄月从沐宸风出现就一直盯着他,在打量着他,那目光就幽深不明,让人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而萧遥的木子黧则怔了怔,看着那一身白色衣袍,浑身散发着飘逸仙气的男子,不由的惊愕万分,这男子别说他的容颜刚柔并济,就连那气势也是非同一般,他们这里的众人个个都是容颜与气势出众之人,然,他站在这院中却可以说是压倒性的绰绝与出色,那身上的气息混染着谪仙的飘逸仙气,却又有着霸主的冷冽强势,真的让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与天地并齐的男子,如果是他就是唐心所爱的那个男子,说真的,他们挑不出半点问题。

    “宸风。”唐子浩坐在轮椅上也上前来,感激的看着他,道:“我听爹娘说了很多你的事,真的很多谢你那样照顾他们。”当听到他爹娘和妹妹所说的话,他真的很感激他,为了他妹妹他放弃了一切,甚至是生命,更将他爹娘带来了修仙界,他可说,是他们一家的恩人。

    “你是……”他打量着他,可觉得是那样的陌生,不记得他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宸风,他是浩儿,原来他没有死被人救了,他也是前不久才找到了我们,我们才知道他还活着的。”白嫣开口说着,看着她的儿子,眼中尽是慈母的点点怜惜,如果他的腿能站起来就好了。

    闻言,沐宸风一怔:“唐子浩?你竟然是唐子浩?”他有些诧异,毕竟面前的人与以前的唐子浩可说判若两人,如果他们不说,他还真看不出来。

    唐子浩笑了笑,看着面前依旧出色的他,说:“八煞他们你是认识的,这两位,一位是萧遥,一位是木子黧,他们都是妹妹的朋友,还有这一位……”他看着玄月,还没说,玄月就已经自己开口。

    “我是玄月,唐心的未婚夫。”玄月沉声开口着,幽深的目光落在面前沐宸风的身上。

    众人听了他的话,不由的又看向了沐宸风,见两人眼中火花四迸,像是在互相较量着什么似的,周围的气息都因他们两人身上的气息的变化而低沉了下来,强者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很是压抑。

    “哦?是吗?难道我家娘子没告诉你,她已经名花有主了吗?”沐宸风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声,声音带着笑意,但那双半眯着的凤眸却是夹带着危险的光芒。

    先前听到玄月的话,再看看沐宸风的脸色,他们以为这两人说不准还会打起来,却没想,一人说的是未婚妻,另一人却直接说是他家的娘子,玄月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僵了一下,身上的骇人的气息越发的释放而出,这一来一往,很明显占于上风的是沐宸风。

    看着他们两个男人在那较量着,周围众人看得啧啧称奇,这两人都是极为出色的男子,只可惜,唐心只有一个。

    “你们在做什么?”

    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众人看去,见唐心和天音走了回来,而莫子漓则跟在后面,看到她,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打起来,她要是再不来,这两人会做出什么事就真的说不准了。

    “你们两人怎么可以在这里释放威压,要是伤到了我爹娘可怎么办?真是太乱来了!”唐心不悦的说着。

    看到她,沐宸风身上气息一收,露出了一抺笑意的走向她,霸道性的搂住了她的腰,看着那个僵硬的站在原地的玄月,道:“娘子,不用担心,我可没伤到你爹娘,不过,你是不是应该跟为夫解释一下,我这才离开没多久,你怎么就多了个未婚夫了?”

    玄月看着他亲昵的动作,目光不由的微闪,看向唐心,难道,这个男子就是让她拒绝他的男人?

    “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在外面让哪个女人给勾了魂了,这一走就是几个月,一回来还给我惹事。”唐心冲着他的腰间就拧了一把。

    他倒抽了一口气:“嘶!娘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可以在这里打情骂俏呢?再说,天地良心,我可是一办完事就赶来见你了,要不是半途遇到那个老头被摆了一道,早就到了。”

    看着两人亲昵的动作,众人神色各异,唐正宇和白嫣以及唐子浩则是相视一笑,如果妹妹交给沐宸风,他们都很放心。而八煞和小雪则心下释然,他们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样的般配,主子身边的人是谁他们都无所谓,他们只希望,主子可以幸福,快乐,那就足够了。

    萧遥和木子黧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不远处的莫子漓,大师兄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

    天音则露出了一抺笑容,就像这样才对一般,笑得很是开心。

    莫子漓目光微闪,眼中划过一抺黯淡与受伤,只差一步就向她表白了,只差一步就告诉她他对她的心意,然而,仍是慢了一步,什么也没说,她终究只会是他的劫,而不会成为他的伴侣,但,他认了,爱一个人,不是要得到,而是要她幸福,此时看着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她脸上流露出的那神色,是他一直都不曾见到过的,他想,她是深爱着这个叫沐宸风的男子的。

    敛下了眼眸,他黯然的转身离去,既然不能得到,那就放手中!他以后只会将这份情意深埋心底,默默的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看着她,这就已经足够了。

    玄月看着唐心和沐宸风两人,紧抿着唇,半响,开口问:“就是他吗?你认可的男人就是他?”他不懂,他可以接纳她的身边有多个男人,可为何她却只要这个叫沐宸风的一个?他的实力甚至没有他强,为何,他就比不上他了?

    “娘子,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自称是你的未婚夫?是不是你又在外面惹回来的烂桃花?怎么就追到家里来了?”沐宸风看着她问着,他自然是相信她对他的心是不会变的,只是,一回来就看到一个这样出色的男子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这真的让他好生吃味。

    ------题外话------

    昨日的妻主两字明显的让妞儿们剌激到了,不过,不用担心,玄月只是守护者的存在,我的文也只会是一对一的,好男人虽多,我也不想见到他们以后都没有好结局,所以后面如果有机会,会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结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