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 相认!

    看着面前的她,脸上戴着白玉面具,白衣飘飘气质飘逸出尘尤如谪仙,他的心中既是自豪又是骄傲,他的妹妹总是这样的绝代风华,无论何时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这样的优雅,这样的圣洁……

    唐心看着他颤颤的伸出了手,清眸不由微动,却没有闪开,依旧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这人对她来说应该是陌生人的,她可以退开不让他的手碰到她,但不知为何的,她却没有动,看着他的手握上了她的手,将她拉上了前,张开了双手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的将她抱住。

    她一怔,目光中闪过错愕之色,却没有挣扎退开,因为他的怀抱竟然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温暖……那种温暖深深的触动了她的心弦,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好像胖子哥哥抱着她的感觉……

    就像,五岁那年她答应留在唐家时,胖子哥哥开心得紧紧的用他胖乎乎的小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当时他抱着五岁的她转动着,一边兴奋的喊着,他有妹妹了,那时,她也感染了他的喜悦,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那股喜悦与温暖,竟然,与此时这陌生的男子给她的感觉是这样的相像,不知不觉的,她微张开了口,低低的唤了一声。

    “胖子哥哥……”

    声音一落,她才惊觉自己失态了,想要起身退开,却感觉那紧紧的抱着她的男子身体一僵,又收紧了抱着她的双手,让她不由的一怔,继而说道:“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胖子哥哥已经不在了,她竟然错将一个陌生男子当成那疼她宠她的胖子哥哥,可,就在她要退开之时,耳边传来的话却让她浑身一僵,男子的声音低低的,细得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但,却正是这样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如同一颗石子般投进了她的心湖,在她的心中掀起了难以平复的惊涛骇浪!

    “妹妹,是我,你没有认错,我就是你的胖子哥哥……”

    唐子浩颤声说着,声音低而细小,只传入了唐心一人的耳中,他紧紧的抱住她,这种亲人久别重逢的喜悦与激动让他的心情难以平静下来,他知道妹妹并没有认出他来,因为他现在的容颜和以前有着天差地别,但是,她却凭着感觉唤出了那亲昵的称呼,无论相隔多少年,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他都是她的胖子哥哥。

    听到他的话,唐心怔愕的推开看着他,震惊与不可置信的目光紧盯着面前这张俊朗的面容,似乎想从他这张陌生的脸上看出以前胖子哥哥的影子,然而,任由她怎么看却都无法将面前的男子与她的胖子哥哥连在一起,但,这样仔细的看着,却越看越觉得他像一个人,她的爹爹,唐正宇!

    在这个男子的身上,她竟然看到了有她爹爹的影子……

    目光落在他没有知觉的双腿上,她的心在颤抖,她的眼眶微红,小雨临死前曾告诉八煞他们,那灰衣人将胖子哥哥的双腿给打断了,将他的双腿给废了……是他吗?是他吗?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她的胖子哥哥吗?这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温暖亲切的感觉是那样的相像,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令人留恋,真的是她的胖子哥哥吗?

    此时,心在颤抖着,她想问出声,想问他是不是真的是她的胖子哥哥,可,喉咙像被什么塞住一般,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看着面前这张与爹爹的有着几分相像的容颜,以及他无法行走的双腿,她张了张口,却仍什么话也没说,而是伸出了因激动而颤抖着的手来到了他的衣襟处。

    周围上万的百姓们都不解的看着他们两人,他们距离太远,就算是有修为的修士也听不见他们压低着声音的话语是在说着什么,但是却能看到两人似乎都些不太对劲,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那股奇怪的感觉总让人说不上来是什么。

    莫子漓疑惑的看着这一幕,以他对唐心的认识,他是很有自制的一个人,怎么会容许一个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紧紧的抱住他?还有,他似乎能感觉到他和那名男子之间的那股激动,那名男子低低的在唐心的耳边似乎说了一声句,但是声音太小,他却听不清楚,只知道,当他说出那话后,唐子的身体在那瞬间一僵,像是怔住了一般,到底,那人对他说了什么?

    疑惑的又岂止是莫子漓,就连八煞他们看到这一幕时也不由的目光微闪,他们跟着主子多年,主子怎么可能允许一个陌生的男子那样抱住她?可,偏偏那个男子真的抱了她,而且主子还没反抗,也没挣扎,最让他们奇怪的是,为何主子在听到那个男子说的话后整个人似乎僵住了?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

    站在不远处的夏雪从刚才就一直在看着那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看着他那陌生的容颜,想不起曾见过这样的一个人,可,这个男子真的给她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一样,尤其是当她看到他抱住了小姐,紧紧的搂住小姐时那脸上的激动与欣喜,更是让她不解。

    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何看到小姐那样的激动?带着心中的疑惑,她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他们几步之外,看到小姐在怔愣过后伸出手探向了那坐在轮椅上男子的衣襟时,她不由诧异的看向了他们两人,小姐这是想干什么?

    站在唐子浩身后的金玉瑶看到戴着面具的男子竟然伸着手要去掀开唐子浩的衣襟,不由的大步上前喝道:“你想干什么!不许碰他!”一个男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掀子浩的衣服,这事要传开了,会传成什么样啊!

    “放肆!竟敢那样对我主子说话!”血煞冷声的一喝,手掌凝聚力道一击,顿时将那金玉瑶给击飞了出去。

    “砰!”

    没料到竟然那站在不远处的白衣男子会瞬间出手,无处可躲的金玉瑶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胸口血气涌动,一口鲜血顿时喷出。

    “噗!”

    “你!”她趴倒在地面上,却没人去扶她,想在开口怒喝,可在看到那几名白衣男子骇人的煞气时而自动的闭上了嘴,委屈的目光看向唐子浩,却不想他压根看也没看她一眼,也不关心她是不否被打伤,一颗心全在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身上,顿时让她气愤不已。

    他想找的是妹妹,又不是弟弟,跟一个陌生男子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样又搂又抱的,还要让他去掀开他的衣襟,真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的!

    唐心屏住呼吸的拉开了他的衣襟,当看到那肩膀处的那个旧伤痕时,那强忍了许久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滴了下来,他竟然是她的胖子哥哥!她的胖子哥哥还活着!他肩膀处的那个伤口是小时候有一回两人去后山打鸟时遇到她狼群的攻击,他为了护住她而被狼咬到的,当时伤口很深,他的这个伤养了好久才好,可却因伤口很深的原因而落下了疤痕,记得当时他还笑眯着眼说,这样才好,以后妹妹看见了,就知道他曾经保护过她……

    “你还活着,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胖子哥哥,竟然真的是她的胖子哥哥,他还活着,他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白玉面具下泪如雨下,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此时她的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欣喜,那说不出的开心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她想要马上带他去见爹娘,她想要让爹爹和娘亲知道胖子哥哥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唐子浩抬起手拭去她顺着脸颊滑下的眼泪,眼眶也微红着。

    而一旁,夏雪整个人轰的一声只觉脑海一片空白,她怔怔的看着那人的肩膀处那个疤痕,那个疤痕……她清楚的记得,少爷肩膀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那是为了救小姐而留下的……不敢相信的目光从他的肩膀上移开,落在了他的腿上,脑海中一个念头升起,只觉平静的心中投下了一颗巨石,激起了千层骇浪!

    他是少爷!他还活着……

    不由自主的,她移着步伐来到他的面前,怔怔的看着他,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她不敢相信,他们都以为已经死去的人,此时竟然还活着,还活着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谁来告诉她,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

    唐心回过神来,激动而欣喜的看了身边的夏雪一眼,双手环过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腋下,将他带了起来,对小雪道:“我们走!”声音一落的同时,三道身影飞掠而起,往空中掠去,这一幕,快得让人措手不及,也猜不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的方面,八煞相视一眼,对轩辕剑道:“城主,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我们走!”声音一落,八人将他们的契约兽收了起来,身形一转八道白色的身影也飞掠而起,跟着那前面的三人而去。

    莫子漓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目光微闪,知道他们是回了宅子,便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一旁受了伤的木子黧,拿出一颗丹药递给她:“小师妹,先把这疗伤的丹药吃了。”

    “嗯。”木子黧虚弱的应了一声,接过丹药吞下。

    而这时,轩辕剑走上前,对他们说:“莫公子,你还是先带木姑娘回去休息一下,这里就交给我好了,有我看着丹药拍卖会,没人敢捣乱的,今日这事情到这里应该也告一段落了,你们放心回去吧!”

    看着这一地的尸体,一地的鲜血以及这周围上万名百姓与修士,他知道今日公子天圣丹尊的威名不出三日必将轰动这洛川城周围的几个城镇,更会让这整个洛川城几十万的城民们震惊万分,让他们打心里由衷的感到敬佩,从这一刻上开始,他相信,就算有强者想要对付丹药拍卖会或者对付公子,他们动手前都得掂量一下是否有那个本事,是否输得起!

    莫子漓点了点头,道:“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先回去,就再麻烦你宣布一下,拍卖会改为三日后再拍卖。”这满地的血腥,再加上这今日的震撼,想必众人都还没能缓过神来。

    “好,你们回去吧!”轩辕剑应了一声,开始吩咐手下的人收拾残局。而人群中的帝殇陌和柳少白他们见众人散去,也自然的跟着散去,像今日的这一幕,却是久久的留在他们的心中无法忘怀。

    酒楼中,那名戴着面具的黑袍男子这才放下心来,看着那前面的众人开始散开,想着先前的那一幕,不由的目光微闪,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是她的什么人?为何她会带着他离开了?

    十二龙骑也跟着莫子漓他们先走,而看到他们一行人都离开了,段浪和李正连忙带着众人跟上前,龙一一见,停下脚步回头一喝:“你们做什么!”

    看到他们个个血染全身杀气凛冽的模样,段浪和李正以及戚威不由的也被摄住了,当下愣了一下,段浪才开口道:“我们主子被你们主子带走了,我们当然要跟去看看。”

    闻言,龙一看了他们一眼,想到他们主子救了他们主子,而且主子待那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似乎非同一般,当下,便沉声道:“跟上来吧!”声音一落大步向进,往宅子急步而去。

    到了宅子前面,龙一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都在这里等着,等叫你们再进来!”说着,推开门进去又再度关上。

    “这……这怎么回事?”戚威看着那又被关上的房门,不由的怔了怔。

    后面勉强跟上来的金玉瑶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看着那关着的门,对他们道:“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子浩是不是在里面?凭他们把我们关在这外面,真是可恶!也不想想子浩还救过他们主子,他们就这样对我们,真是太可恶了!”

    “你闭嘴!别吵行不行!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看着真是碍眼!我说怎么刚才那一掌没能将你打死?跟前跟前的不知道人讨厌的吗?去一边呆着闭上你的嘴,要不然我杀了你!”威威怒喝一声,这会心里正压着一压火呢,她却偏偏在这里吼叫着,真是让人怒火中烧。

    “你、你,你看子浩没在想想欺负我!”被这么一喝,明显的她眼中浮现了几分惧意,见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不由的退后了几步,走到一旁坐下。

    她不跟他吵,等以后她和子浩成亲了,看他还敢不敢这样对她!

    而此时,在宅子中,取下面具满心激动的唐心眼眶微红的看着同样激动的唐子浩,她伸出了手,摸了摸他的脸:哽咽的道“胖子哥哥,真的是你?我、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我们一直以为你不在了……”

    “是我,是我,妹妹,真的是我,我还活着,是我的师傅救了我,就是那曾经我们在林子里遇到的那位修士,就是他把我救了,带我来到修仙界,三年多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爹爹和娘亲被那灰衣人杀了,我又不在你身边,家里只剩下你一人,我担心你受苦了,我一直想回去找你的,可是我的腿废了,我、我走不动了。”

    泪水也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想起他们的家,他们的爹娘,他的心都在痛,这些年,如果不是心中一直存着一个念头,他真的不知他怎么活得下来,怎么能克服那么多的困难,怎么来到妹妹的面前。

    “少爷……你、你受苦了……”夏雪泪如雨下,拿掉了面纱的她一张脸尽是泪水,看着面前的他,听着他所说的话,她的心又痛又酸,他的腿不能走路,他却仍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修炼了一身的修为,他到底受了多少的苦?多少的罪?

    “小雪,对不起,小雨死了,小雨为了救我死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他拉着她的手自责的说着,哽咽的声音,悲痛的神情,无一不道出了他心中的自责与悲痛。

    夏雪点着头,泪水滴落手背上,看着一脸自责与悲痛的他,她哽咽的道:“我知道,少爷,我知道,你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就算换成是我,我也愿意为了救你而死,少爷,那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不要内疚,小雨知道你还活着,她一定会很开心的,至少,至少她用她的命换回了你,让你还活着没有离我们而去。”

    唐心擦着泪水,又哭又笑的说:“胖子哥哥,小雪说得对,虽然小雨不在了,但是你还在,你还活着,她没有白死,她救了你,让你活了下来。”说着,也拭去了他脸上的泪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胖子哥哥,你不要担心,你的腿我一定会治好的,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你的相信我,要相信我,知道吗?”

    “我相信,我知道。”他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她们两人,道:“妹妹,小雪,找到了你们,我真的很激动,很开心,我这些年的苦没有白受,一别三年多了,我们总算又相遇了!”

    两人也紧紧的抱住了他,靠在他的肩膀上拭去泪水相视一笑,有什么比这还能让人惊喜?有什么能比这还能叫人开心与激动?看到那本以为死去的人却活着出现在她们的面前,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真的是上天赐给她们的一份大礼,明明不想哭,可眼泪却偏偏止不住,但她们知道,这不是悲伤的泪水,这是幸福的泪水,是喜极而泣……

    “胖子哥哥,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吗?爹娘没有死,他们还活着,他们都还活着,活得好好的。”唐心看着他开心的说着:“今天因为有些麻烦的事,我担心他们留在这里不安全,所以送了他们去城主府那边,他们也一直以为你已经不在了,如果他们看到了你还活着,他们一定会很开以的。”

    她的话就像一记惊雷一般轰隆的在他的心中炸开,震得他惊愕不已,震惊万分又惊喜而激动的看着她:“妹妹,你说什么?爹娘还活着?爹爹和娘亲真的还活着?他们真的还活着吗?”

    送了木子黧去休息的莫子漓来到前厅这里,看到外面的八煞全站着没有进去,但他们个个神情激动,似乎也在为什么事情而欣喜着一般,不由的微怔,迈步上前,正好听到了里同传来的话语。

    妹妹?难道那个人是夏雪的哥哥?可他记得是,夏雪不是只有一个妹妹叫夏雨吗?而且,那夏雨不是已经死了吗?那个男子在叫着妹妹,又在叫着什么人?心下正思忖着,就听见唐心的声音传来,听到那话,他不由的心头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那大厅里面。

    “是的,胖子哥哥,爹爹和娘亲都还活着,这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我再慢慢的告诉你。”唐心说着,朝外面看去,见他们都在外边,便喊着:“冷煞,你快到城主府把爹娘接回来!”

    “是!我马上去!”冷煞的声音中带着一抺激动,主子一直以为唐子浩死了,没想到他却还活着,而且还有了一身不俗的本事,这真的太叫人激动了!当下,白色的身影迅速往城主府的方向掠去,如果老爷夫人见了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到时,主了一家又可以团聚了。

    莫子漓走了进来,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唐心,心中的激动有着一丝的落寞,他竟然是她?她是女的?他们相处了这么久,他虽然怀疑过她是女子,但却又不相信有一个女子能像她这样浑身散发着摄人的风华,不敢相信有一个女子能像她这样的非凡不俗,不敢相信,这与他相视一年多的唐心竟然是名女子……

    心中的激动,是因为她是一名女子,那么他对她的爱不会被世俗所不容,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爱着她,可以让她知道他的心意,他不用再苦苦的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可,那一份落莫却又是因为她从没告诉他她是一名女子,是还不够信任他吗?还是因为别的?

    看着莫子漓和七煞他们走了进来,唐心目光微闪,知道他定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话,那么也知道了她是女儿身的事情,心下有着一丝歉意,她看了他一眼,道:“子漓,我来跟你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的胖子哥哥,唐子浩,原来他没有死,他被人救下了。”

    说着,又对唐子浩道:“胖子哥哥,他是莫子漓,我的朋友。”

    “我曾听他们提起过你,今天,很高兴见到你。”莫子漓整了整心情,露出了一抺笑容,朝他点了点头。

    唐子浩也笑道:“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一直照顾着我妹妹。”

    “子漓,很抱歉一直没告诉你我是女子。”她有些歉意的说着,就在刚才,她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受伤,这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莫子漓笑了笑,神色看起来依旧,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时的心中是苦涩的:“没关系,现在知道也一样。”

    “对了主子,那些跟着子浩的修士还在外面大门外,要怎么安排?”天煞开口问着,看向他们。

    闻言,唐心看向唐子浩,问:“胖子哥哥,那些人是你的部下?他们对你怎么样?”

    一听这话,唐子浩便知她的意思,笑道:“他们有一些是我的部下,其中两人不是,那个女的是我仙门中的师妹,不过后来她为了跟着我被师傅逐出了门下,另一人也是仙门中认识的,一直跟着我,其他的那些修士是散修,我前不久才收服的,这样吧!你让段浪和李正两人进来就好,其他的人让他们先到城中找地方落脚。”

    “嗯,那好。”她点了点头,对天煞道:“就按我胖子哥哥说的去办吧!”

    “是!”天煞应了一声,当即转身往外而去。

    而此时,外面,正坐在一旁角落处的金玉瑶突然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让她觉得有些毛骨悚寒,不由的微惊,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可偏偏她感觉那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就像剥光了她的衣服在盯着一般,那样的令人恶寒,令人不安,她不由起身缩了缩,往那些修士们坐近一点。

    “奇怪,主子是不是被他们带到这里面来了?怎么还不出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李正喃喃的说着,因心里担心,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的来回走动着。

    段浪瞥了他一眼,道:“行了,你别走来走去的晃人眼,主子连那元婴魔修都能杀死,他是不会有事的,而且我看那个带走主子的男子好像跟我们主子是认识的一样,我想,此时他们应该就在里面说着什么话吧!再等等,也许主子就会出来了。”

    “这里的人真是奇怪,怎么就不让我们进去等呢?把我们凉在这里真是岂有此理!”戚威双手叉着腰也来回的在门前走动着,他本就生得一副虎腰熊背的模样,这因这段时间唐子浩急着赶路的原本,他连胡子也没来得及刮,胡须冒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压根不像什么家族的贵公子,反倒有几分像那些在道上抢掠的土匪,咋看之下,那模样还有着几分的吓人。

    “你吼什么呢?那些人个个实力在你之上,你敢进去找人家理论去?”李正瞥了他一眼说着,来回走着,一边说:“不过说起来,那些人真的非同一般啊!竟然每一个人的契约兽都是神兽,真是厉害!而且那八名白衣男子还只是那个天圣丹尊的手下,这个天圣丹尊,越看越不简单,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会在这洛川城中落脚。”

    段浪点了点头,也道:“今日这一战可说是起到了震摄人心的作用,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有那个胆子想去挑衅这天圣丹尊了,虽然那个元婴魔修是我们主子杀死的,不过,那天圣丹尊手底下的人个个实力强硬,别说是下属了,就是他们随便一个出去自立门户也绝对会威震一方!”

    就在几人说话间,大门打开,一袭白衣的天煞走了出来,扫了他们一行人一眼,冷声问:“谁是段浪和李正?”

    众人一怔,都纷纷站了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而这时,段浪和李正两人迈步上前,道:“我们就是。”

    天煞看了就两人一眼,便道:“你们两人跟我进去,其他的人,你们主子让你们去城中找地方落脚。”说着,转身往里面走去之时支被喊住。

    “等一下等一下。”戚威在怔愣过后连忙上前,问:“怎么只有他们两人进去?那我呢?我是不是也要进去?我是跟着唐子浩来的,怎么也得让我进去吧?还有啊,他在里面怎么样了?”

    天煞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是他们的主子让他们两人进去的,没有叫到你,自然没你的份。”

    “那我呢?我能不能也跟着他们进去?我也想见子浩,还有,我、咳咳,我受伤了,我不能自己照顾自己,我想见他,你就让我也进去吧!”金玉瑶捂着胸口也连忙上前,可看着这面前的男子时,却明显的眼中带着惧意。

    天煞转过身冷眸一扫,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冷声喝道:“你们两人不是他的下属,更不是效忠于他的,速速离去,否则,对你们不客气!”

    被这么一喝,两人明显的一怔,说上来,他们确实不是唐子浩的下属,如今他这一说,两人不由的看向一旁的段浪和李正,难道,唐子浩叫他们两人进去是因为他们是效忠于他的,他信任他们两人?

    而段浪和李正明显的也想到了这个,两人心中顿时划过一阵暖流,露出了笑意:“就是,我们可是效忠主子的你们两人既然不是,那还是速速离去吧!”说着,他们回去吩咐道:“各位兄弟,你们先到城中落脚,我们见过主子后再去见你们。”

    又感觉到那令她心惊的目光在看着她,金玉瑶回头一扫,眼角瞥到了一抺人影,脸色刷的一声惨白,整个人双腿也跟着打颤了起来。

    竟然是他!他竟然也来了……

    ------题外话------

    妞儿们,总算是相认了,快把你们手中的票票砸过来哟,我拿着篮子在这里等收着呢,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