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雷电合一!轰动!

    “危险!”

    “主子!小心身后!”

    “天啊!那是魔修!”

    惊呼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搂着夏雪的唐心也察觉到身后的危险,只因身后袭来的杀气是那样的浓烈,又是那样的强大,气息之强竟然是在金丹修士之上,连她这处于金丹巅峰的修士都感觉到那股剌骨的寒意与骇人的杀气!搂着夏雪回身的同时迅速退开,却惊见那人的速度之快如闪电一般,当看到那竟然是一名元婴修为的魔修时,目光一眯。

    “元婴强者!”

    没想到,洛川城中竟然隐藏着一名元婴修为的魔修,这魔修何时藏身这周围的她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到,出来的时候速度是那样的快,此时的蕴含着杀气的攻击更是用足了十成的力道,仿佛势必置她于死地一般,面对元婴强者,对方强大的气场袭来就形成了一股骇人的威压,若非她有上古神兽的威压护体,根本挡不住元婴修士的强大威压!

    见那元婴魔修手掌夹带风劲直朝她而来,那股狠厉与杀意都让人心惊,如此强者的正面攻击,又是冷不防的出现,她只能带着夏雪迅速后退,然,见那元婴魔修步步逼近就要到眼前时,她一拧眉,伸手将小雪推向下方莫子漓的方向,冷声道:“小雪,你先走!”

    “主子!”

    夏雪担忧的看着她,因她推出的力道而整个人在半空中旋转了几下往下落去,底下的莫子漓见状飞跃则起接住了夏雪稳住她后便想提气而起到半空唐心的身边帮他,哪知上面强大的气息袭来,他堂堂一名金丹修士竟然无法往上半分。

    “元婴魔修!该死!实力太强无法靠近!”他被逼回地面,担忧而带着杀气的目光看向半空中那抺黑色的身影,元婴修士的强大不是金丹修士可以抵挡,他们就算想救也无法上去救得到他,眼下,只能看他自己的了。

    轩辕剑快步来到他们那里,看到那抺黑色的身影不由大惊:“是他!那名与我有十年之约的魔修,没想到他如今已经是元婴修士!”他还想着十年之期已到,这魔修会何时来找他?却不想会在今日,而且还冷不防的出手从后面偷袭公子,当真是可恨!

    那在远处酒楼中的黑袍男子看到那一幕,目光中杀意一现,想要飞身上前去救她,可他在这里的距离较远,根本无法在瞬间赶到她的身边救她脱险,而在这时,看到那名元婴魔修的攻击要击向唐心之时,她命悬一线之间时,他整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却不想,下一刻发生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震惊万分……

    “轰隆!”

    万里晴空,突然间劈下一道蕴含着强大能量的惊雷,精准无比的瞄准了那名元婴魔修的头劈了下去,这冷不防从天而劈下的一道惊雷来得毫无预警,根本没有任何预兆,就那样的迅速,那样的强大,那样的精准,那样的及时!

    “啊!”

    没想到攻击竟然会来至于头顶上的云层,而且还是一道蕴含着强大能量的惊雷,那名元婴修士避无可避的从半空中被击落,整个人就被那道惊雷从半空中劈了下来,失去重心失去平衡的摔向了地面,一身散发而出的强大气息也在瞬间消失无踪。

    “砰!”

    身体重重落地,因那力道之大是从上空摔下,竟是硬生生的将地面砸出来一个窟窿,地面因那重重的撞击而发出了落一股震动之感,尘烟飞起,强劲的气流在空气中如同水纹一般的散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救了唐心一命,也在功的将众人深深的震撼住,倘大的场地中因前面那不可思议的一幕而令得鸦雀无声!直到,好半响之后,众人才回过神来,瞬间暴发出惊喜而欢呼的大喊声。

    “好!”

    上万人的欢呼声哗的一声响起,不约而同的叫喊着响徹半边天,直入云端在上空中回荡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激动人心,众人因看到那元婴魔修被从上空中劈了下来而兴奋着,激动着,上万人形成的场面,气势恢宏,深深的震撼着人心!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是谁?是谁引发的这道惊雷?”

    “雷?这、这是什么雷?竟然能将一名元婴强者从天上劈了下来?好厉害的一道惊雷啊!”

    “是谁救了天圣丹尊?竟然能那样精准的击中了那名元婴魔修,一击即中,真是太强大了!”

    激动而亢奋的声音一声声的响起,人们在原地跳动着,欢呼着,挥扬着手呼喊着,一声高过一声,人群中,帝殇陌和柳少白两人内心也如同掀起了狂潮与骇浪,那样震摄人心的一幕竟然就在他们的面前发生了,那是怎样的一股力量?如果是雷属性,又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天色毫无变化的情况下击落那样强大的一道惊雷?这个引出这道惊雷救了天圣丹尊的人,又是什么人?他们在仙门同辈当中可说是修炼天赋极佳的修士了,可出了这外面才知道这修仙界强者无数,强者大隐于市,与今天所见的这些修士们相比,他们那点修为根本算不上什么……

    心,在激动着,在亢奋着,也在震撼着,久久无法平复下来,他们也和众人一样,在寻找着那个引发这道惊雷救了天圣丹尊的那名强者,那绝对是一名强者!对一道惊雷就将一名元婴强者从上空劈了下来,这名强者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相同的,站在拍卖会前面的莫子漓和八煞以及夏雪他们也因那一道惊雷而松了一口气,看到唐心没事,他们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刚才那情况真的太过紧急了,让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去施救,元婴强者的威压是那样的强大,他们一度的认为到最后的关头可以唐心会让青龙出来挡下那一击,却不想会突然间从云层中劈下那样强大的一道惊雷,不管如何,那个引发那道惊雷的人,还是救了她,只是,当他们朝周围看去,周围人山人海,百姓们与修士的混杂着站着,都在那里欢呼着,他们根本不知道是哪个人引发了那道惊雷救了他们的主子。

    然而,飘浮立于半空之中的唐心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上万人群之外,那坐在轮椅上的那名男子,较远的距离看得不太清楚他的面部轮廓,但是,以她过目不忘的本领却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人,可不知怎么的,却对这个人打心底升起一股亲切的好感,见他身后带着五十多人,实力皆在筑基修士的品阶之中,而他自己坐着轮椅明显的是行动不便,但那一身强大的气息却是让人知道,那是一名强者,一名拥有很强实力的强者!

    他为何会出手救她?这一点,她不知道,压下心中的惊讶,目光从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底下尘烟渐消的地面。

    而在那人群之外,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看到唐心看来,整个人激动得说不出半句话来,但他知道她没认出他来,因为现在的他和以前有着很大的区别,尤其是从墨的口中得知,她以为他已经死了,此刻,他是多想要大声的告诉她:妹妹!是我!我是胖子哥哥!我还活着!

    但是,他知道此时的气氛不对,场合不对,那个元婴魔修想要杀他妹妹,对于一名元婴魔修来说,刚才的那一道惊雷并不足以杀死他,只会让他受了点伤。

    当即,他压下了心中的激动,沉声道:“段浪李正,前面开路!戚威,快!推我上前!”他要去前面帮忙,以他妹妹一人之力,他担心她敌不过那名元婴魔修。

    “是!”段浪和李正当即带领身后的众人急步上前,分开那前面挡路的百姓们,让他们让出一条道来好让身后的主子可以靠近。

    而在前面拍卖会那里,人们的欢呼声随着那尘烟的消散,随着那窟窿中的元婴魔修再度站起而静了下来,看到被雷劈中的元婴魔修竟然没有死,百姓们不由的惊呆了,纷纷惊恐的往后退去,在他们的脑海中,魔修都是凶残暴戾的,都是杀人吸血的魔鬼,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会杀,不会手下留情,一直留给人残暴嗜血的印象。

    那元婴魔修站起来,身上的黑袍有着几分的焦黑,头发也明显的烧焦了不少,浑身还在冒着缕缕轻烟,他面容暴戾而凶残的扫视了周围众人一眼,双手握拳仰起头冲天大吼:“啊!是谁!是谁!给本尊出来!出来!”强大的元婴威压在他的身边迅速弥漫而开,肉眼可见的一圈圈能量往外荡开着,袭向了拍卖会场周围的上万人。

    “快!快走!”

    众人惊呼出声,看到他仰天怒吼暴狂的模样不由的吓得心惊胆战,纷纷你推我赶的往后面退去,生怕被那元婴魔修的威压所伤到,上万人的推赶,由于着急与害怕,竟造成了人踩人的现状,不少的人因推撞而跌倒在地面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后面的人已经从他们的背上踩了下去。

    轩辕剑身为一城之主,看到这情况,当即喝道:“稳住!大家稳住!别慌,都别慌!全部蹲下抱头就好了,蹲下抱头!”夹带着雄厚威压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兴许是因为他是这一城之主的缘故,也兴许是众人信任他的缘故,听到他那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后,众人这才压下惊慌害怕的心情稳了下来,纷纷就地蹲下,双手抱头的蹲在地面上,也正因此,才避免了造成一场人踩人的伤亡。

    “黑魔!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你为何要祸及他人!”轩辕剑沉声的开口,怒视着那前面仰天怒吼的元婴魔修,明明说好了十年后两人再决一战,可他一出现竟然就朝公子出手,这是为何!

    听到他的话,那元婴魔修骤然收回手猛的一甩头看向他,冷哼一声:“轩辕剑,就凭你现在还处于金丹巅峰的修为就想跟本尊动手?你认为你有胜出的可能吗?”凶残狠厉的目光一眯,直视着他,轻蔑的道:“这世界强者为尊!本尊如今已经是元婴强者,就算想要屠城你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哈哈哈哈!都给本尊出来!今天,本尊就要血洗洛川城!杀光这里的每一个人!尤其是你!天圣丹尊!小小年纪有这等修为,今日不杀了你,他日必成为我们魔修界的大患!”他厉目一扫,凶残而嗜血的目光直视着那仍飘立于半空的唐心。

    此人一身修为非凡,他在暗处看得明白,这等年纪就有一身那样强大的气息,若不谢将今日杀了这天圣丹尊,他日必将是他们魔修界的一大劲敌!

    随着他夹带着厉色与杀气的雄厚声音一落下,就见几百名魔修从各处飞掠而出,来到了他的身边,众人定睛一看,见那些魔修个个杀气凛冽目露凶残,不由的心头大惊,他们是早有预备而来,是想着来屠城的!

    唐心立于半空中之上,白衣飘飘墨发飞扬,蕴含着自信与威压的目光睨着那几百名魔修一眼后,清冷的眸光落在了那地上的元婴魔修一眼,勾起了唇角,冷声道:“你虽是元婴强者,但是要杀我,却没那么容易!”

    “是吗?那我们就试试!以本尊的元婴修为会杀不了你这个小小的金丹巅峰修士!”狠厉的话语一出,顿时让周围的上万人倒抽了一口气,惊愕而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头看向了那半空中飘立着的那抺白色身影。

    那元婴魔修说什么?说天圣丹尊竟然是一名金丹巅峰修为的修士?天啊!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只是一名炼丹师吗?怎么可能有人身兼炼丹师还是一名金丹巅峰修为的修士?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震撼的目光看夹带着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抺风华尽显的白色身影,半空中的那白衣男子浑身散发着摄人的光芒,如同天神一般强大而神圣不可亵渎,他们原本只以为,一名专攻炼丹的炼丹师在修为方面不可能会有多高的造脂,可如今,天圣丹尊金丹巅峰的实力被那名元婴魔修说了出来,怎么可能会有假?

    “金丹巅峰的修为……”

    苏若水和苏镇南震惊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实在难以相信,天圣丹尊竟然拥有那样强大的修为,在他们的修仙门中,也只有各峰的峰主才拥有金丹的实力,修仙中的辈份也全因实力而论,如果有朝一日他们的修为也到了金丹级别,那他们与他们师傅的关系也会随着实力的提升而不再是师徒关系,到那时,他们的辈分会是同一个级别的,相同的,哪怕对方年纪小,但在修仙门中,如果实力稳居上位,那么他们也得弯腰低头尊称对方为师叔或者他们的尊号。

    而这天圣丹尊,不仅炼丹品阶那样高超,更拥有这样的修为,如果是在修仙门中,那地位一定非同一般,就算是他们仙门中的峰主见了,只怕也得低头礼让三分!这时,他们才明白,为何帝殇陌和柳少白说想要请得动他根本就是不可以的,那是因为,他们几个还不够那个资格!

    而此时,夏雪在听到那元婴魔修的话后,双手结着印记召唤着闪电的出现,随着她气息的涌动,天空中乌云瞬间凝聚,狂风大起呼啸着卷着风沙而来,气势十分的强大!只是,她的举动也引起了那元婴魔修的注意,那元婴魔修在厉目一扫,眼中杀气掠过,下一刻,手中凝聚一股黑色能量却不是击向夏雪,而是提气而起挥向了那半空之处的唐心!

    别的没有在他眼中都不是威胁,唯独那上面那抺白色的身影,只有先杀了她,才能让他放心下来!

    众人见那元婴魔修竟然又朝天圣丹尊袭去,不由的一惊,倒抽了一口气,他是打算势必置他于死地!就算天圣丹尊是一名金丹巅峰的强者,可被一名元婴修士盯上了,他根本不可能会有活命的机会,尤其是,天圣丹尊的那些手下的实力也不足以对抗那名元婴魔修!

    立于半空中的唐心冷冷的直视着那朝她而来的元婴魔修,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她的口中传出:“众人听令!”

    “到!”

    铿锵有力的声音夹带着强大的气息在空气中响起,那来自于十二龙骑以及八煞他们的沉声一应,深深的震入众人心头,看着那十二龙骑浑身染满敌人的鲜血持剑昂首挺胸的站立着,气势凛冽而散发出一股强硬而凌厉的摄人战意,看着那八名白衣飘飘身姿出众的男子迎风而立,脚下,是那已经被他们打败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的金丹修士,他们就站在那里,身上骇人的杀气震摄心魂,让人心惊胆颤之时更是不由的对他们升起了一股敬佩之意。

    不因其他,只因他们那强硬过人的实力,只因他们那出众摄人的身姿,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强者的气势,这些人,哪是什么下属?如果放在别处,这一个个站出来都绝对是威震一方的强者!

    “杀无赦!”

    冰冷而泛着杀气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弥漫而出,在空气中传开,传入了众人的耳中,深深的震入了众人的心间!

    “我等领命!”

    十二龙骑与八煞沉声的一喝,这一声低喝的落下,十二龙骑飞掠而起,以着凌厉之势朝那些魔修们袭去,而八煞他们则腾空而起,血煞从空间中取出了他的神器,一把泛着金色光芒的黄金剑,骇人的剑光与阳光相互照射着,折射出一股剌眼的光芒,他飘立于半空之中,黄金剑横挡胸前,剑身一晃,金光往下一照,剌得那些魔修睁不开眼睛,也就在这时,他手中神剑一挥,强大的剑罡之气夹带着势如破竹的强劲杀气飞劈而下!

    “咻!”

    “啊!”

    随着血煞一剑的劈开,另外的七煞的攻击也随着袭下,风煞与白煞的是速度神器,就在血煞以剑光射得那些魔修睁不开眼睛的同时,他们手持利剑飞袭向那些魔修,手起剑过毫不手软!黑煞和冷煞他们同时以神器进攻,神器的威力之大,别说是这几百名实力强硬的魔修,就算此时是上千名要诛杀他们于他们也没有任何难度,天煞手持神弓立于半空,他却不是去对付那些魔修们,而是将神弓拉开,瞄准那元婴魔修。

    人群中,众人看到他们的那些神器,那先前还没平复下来的震撼又再次的升了起来,一次又一次的震撼深深的撞击着他们的心,谁也没有想到,这本是那几个势力对付丹药拍卖会想逼出天圣丹尊这么一件事,竟然会演变成现在这样,这一波又一波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升起,这上战斗力也在升级着,一幕幕让人震惊的场面在他们的面前演变着,这场战斗,被推向了巅峰!也让他们在一次次的震撼之中无法缓过神来,有些消化不了这震撼人心的一幕幕场面……

    “好厉害的神器……”

    帝殇陌目光闪过灼热的光芒,他是炼器师,看到他们的那些神器,他心中有着一股难言的激动,那样的神器是什么样的炼器师炼造出来的?太厉害了!

    “是啊!这天圣丹尊真是不简单,竟然连他手底下的这些人都拥有那样强大厉害的神器,太不可思议了!”柳少白也惊叹着说着,心中的震惊也久久无法平息,那样厉害的神器,在修仙界中都极少看见,是这修仙界的炼器师炼制出来的吗?

    “嘣!”

    只听,天煞手中神弓一放,嘣的一声一道气刃形成的利箭朝元婴魔修飞射而去,强大的气流划过空中发出一声破风之音音,那元婴魔修听到身后传来的那声音回头一扫,目光一眯,却是冷笑一声毫不理会,看着那道利箭射向他心脏的位置,下面的众人唐都不由的屏想呼吸,会不会一箭杀了那元婴魔修?

    “那元婴魔修身上定有护体神器!”

    帝殇陌开口说着,平静的目光看着那上面的那抺身影,那道箭气之强似有追踪之能力,箭气在空中飞掠而过后直射向那名元婴魔修,而他不避也不闪,是因为他知道对方手中的神弓不是一般的东西,他无法避开,只有选择承受,而他有护体神物在身,定然能护得身体周全,要不然也不会在先前那道那样强大的惊雷劈下后他仍没受到半点伤。

    也就眨眼的时间,那道箭气咻的一声击中了那名元婴魔修的身体,强大的气流冲击在空气中如水纹一般的荡开,也就在那一瞬间,他身上的黑袍被催毁散落而下,露出了他里面一件金光闪闪的护身神衣。

    “天啊!那是什么?那衣服会发光的!”

    “那是护身神衣!有强大的防御能量,听说修仙界最大的炼器仙门中就有炼器师能炼制出这样的神器!没想到这元婴魔修竟然也有一件,看来,要杀他还真就没那么容易了。”

    “啊!天圣丹尊有危险!”

    一声惊呼声响起,下面看着的人们看到那元婴修士在露出了那件神衣后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再度的朝那天圣丹尊掠去,手中蕴含着的能量攻击汇聚成一团,轰的一声从他的手中而出:“去死吧!”

    然,唐心看着天空的异色,却是目光微闪,她感觉到那从云层中传来的强大气息,似乎,不止小雪一人的电属性,这股气流之强大,连她都有些吃惊,下一刻,就在那元婴魔修袭向她时,她白色的身影诡异的一闪,瞬间旋身一转落于地面避开他的攻击与那天空压下的强大威压。

    “轰隆!”

    “咔嚓!”

    就在这蕴含着杀气的声音响起的同一时间,天空中轰隆的一声巨响,闪电在云层中飞闪而过,雷电交加的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声,这雷与电汇聚成一团的骇人攻击咔嚓的一声朝那名元婴魔修劈下,那元婴魔修原本是不将头顶上传来的声响放在眼中,可当察觉到不对劲抬头往上看时,为时已晚。

    “轰隆!咔嚓!”

    雷电汇聚成一道强大的气流直劈而下,咔嚓与轰隆的声响重重的劈打在那名元婴修士的身上,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惊慌与不可思议的响起,在云层中回荡着。

    “啊……”

    众人只见那元婴魔修想逃却逃不了,身体似乎被什么力道困在半空中似的,那雷与电一同击落在他的身上,强大的巨雷劈打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只看到那元婴魔修身上那套金色的神衣竟然也抵挡不住那股强大而骇人的气流,瞬间被雷劈落,碎成几块焦黑的废铁散掉地面。

    而电属性的威力更是将他全身的血液全电干,闪电的能量咔嚓咔嚓的作响,在那闪电的电光之下,竟能看到那元婴魔修身体皮肉下的骨架在抽动着,尖锐的惨叫声,凄厉而惊恐的响起,众人看到,那元婴魔修丹田处那一枚内丹在咔嚓的一声后碎裂而开,消失不见,也在那一瞬间,元婴修士的惨叫声也随着停了下来,身体仍在抽搐着,却已经没了力气,当闪电与那惊雷的能量散去,他那被烧焦的身体也从半空中掉落,焦味随着轻风弥漫在空气中,惊呆了众人……

    一名元婴强者,竟然被他们杀死了……

    夏雪转身看向身后,早在那道惊雷夹带着她的闪电劈下时,她就有股想回头去看看到底是谁引发的巨雷,竟然那样的强大,那股气息在她的电属性之上,如果单单她的闪电只怕还无法杀死那元婴魔修,是那道强大的巨雷引发的威力,到底是什么人有这样厉害的本事?那一瞬间,竟然能夹带着她的闪电一起劈下来。

    当美眸看向那后面时,才见,那上万的人群早已退得远远的,只有一行人那样显眼的出现在前面。为首的那一名男子坐在轮椅上,他置于身前的双手正收起气息轻呼出一口气,将那一身强大的威压尽敛于身体里,男子面容俊朗,透着一股沉稳与内敛的气息,薄唇紧抿着看起来像是不言苟笑之人,当她的目光对上了他那双狭长细小的眼睛时,看到了里面难掩的欣喜与激动,看着这个明显陌生的男子,不知为何,她却觉得有那么的几分熟悉,觉得他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有着一种想要去靠近的念头。

    别说是夏雪,就是八煞和莫子漓他们的目光,周围众人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身上,他应该是行动不便的,却偏偏有那样厉害的实力,竟然连那名元婴魔修都能杀得了,当真是不简单!

    同样的,唐心的目光也落在那坐在轮椅的男子身上,先前在半空中太远的距离她看不清楚,此时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那名坐在轮椅的俊朗男子,越发的觉得熟悉,越发的觉得亲切,她仔细打量着他,男子身上气息强大,面容出色不说,气质更是非同一般,只是,那一双腿没动过,应该是无法走动,刚才他就帮了她一把了,现在又出手和小雪一起两人合力消灭了那名元婴魔修,她知道,若单凭小雪的实力还不足以消灭那元婴强者,是他,是他杀了那名元婴魔修的,只是一记惊雷就将那元婴强者击杀,当真是好本事!心中赞叹着,她迈步走向了他。

    看着他妹妹走了过来,唐子浩内心激动得连放在膝上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着,眼中的激动难以压下,又再度的升起,他看着她一步步的走来,越来越近,直到,来到他前面停下了脚步,他喉咙哽咽着,他想开口唤她一声妹妹,他想告诉她,他非常的想她,他想告诉她,他终于找到她了,他想告诉她,妹妹不用害怕,以后胖子哥哥保护你!没人能伤害到你!可,千言万语到了这一刻,他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们认识?”

    ------题外话------

    歉意,昨天太累了今天总码不动,这都是早上才写出来的,晚更了。

    顺带推荐一下邪尘小妞的新文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师,妞们可去瞧瞧合不合胃口哟

    狂风起,血云扬,异星降,魔头出!

    当纵横二十二世纪的帝王King,一朝穿越强者为尊的苍寰大陆,

    孱弱之身,难掩强者之魄;

    白裙飘荡,不减倾世锋芒!

    父母莫名失踪,周身危机四伏,修炼如履薄冰,各国战乱不断,然这一切,又有何惧?

    以惊天才能为凭,有神秘黄老相随,时而扮猪吃虎,时而辣手张狂,她这一世,势要惊世逆天,立足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