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激动时刻!二更!

    可,红颜知己?

    目光朝那被擒住的木子黧看去,那天圣尊丹口中的红颜知己是她?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又怎么会是她?可如果不是她,又为什么让他觉得如此熟悉?

    心,在颤抖着,他希望是她,却又害怕是她,三年前的那一幕多少个日夜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放着,她挥剑削发断情,她清冷的身影决裂的离去,那一幕日日夜夜的剌痛着他的心……

    心儿,如果真的有再见的一日,他还有资格那样亲昵着唤着她吗?他还能吗?

    酸涩的感觉在心中弥漫而开,每次想起那三年前她削发断情的那一幕,他的心就如同被人拿着尖刀在挖着肉一样,痛得无法呼吸,这多少个日夜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失去了她,他就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他看不到光明,看不到未来,他每天都活在痛苦当中,生不如死……

    “心儿……”不知不觉的他轻喃出声,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思念与悲痛,让人闻之心酸不已。

    旁边的几人听到他的这一声轻喃,三人神色不一,苏镇南则是脸色一变,当即沉下脸来,唐心!那个该死的女人!苏若水则脸色难得得紧,一双美目带着妒忌的怒火直视帝殇陌,手指甲深深的剌入了掌心之中,又是唐心!又是唐心!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那个贱女人!

    柳少白听着那令人心酸的一声轻喃,不由的轻叹一声:“殇陌,你……唉!”想说话,却不知应该怎么说,他对唐心的情他看在眼中,只是,当初他放开了她的手,他们两人之间的那段情也就随着当年的削发而断,哪怕是将来再度相见,也不可能会再续前缘。

    情已逝,缘已尽,你我今后如同此发,一刀两断!再见也是陌人!

    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当年唐心那决裂的清冷声音,再看身边如今一头银发的帝殇陌,他终是一叹,要怪只怪命运弄人,逼他在家族父母与爱情之间做出选择,这样的选择换在谁的身上只怕也是进退两难,一段大好的姻缘就那样错过,不是命运弄人又是什么?

    “你、你就是天圣丹尊?怎么可能!”

    那几个势力为首的五人震惊的回过神来,看着那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那名白衣男子,天圣丹尊不应该是上了岁数的人吗?就算此时这名白衣男子面戴白玉面具,但他们仍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他顶多只有二十来岁,能炼制出那样稀有丹药的炼丹师,怎么可能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

    “天啊!他真的是天圣丹尊?天圣丹尊不应该是上了岁数人炼丹师吗?怎么可能会是他这、这样的?”

    “就是,听说修仙界最大的修仙门飘渺仙门中的丹宗也是一名上了百岁的老者,那白衣男子这样的年轻怎么可能会是天圣丹尊?”

    八名金丹修士看着那上面白衣飘逸的几人,突然觉得有一种置于危险当中的气息,别说中间那名白衣男子他们看不透他的实力,就连他旁边的那八名白衣男子都觉得非一般的角色,那样摄人的威压,强大的气场,震人心扉,让人不由的提高了警戒,心头出现了几分莫名的不安。

    “呼!”

    突然间,毫无预警的狂风大起,呼啸而来的狂风呼呼而响,刮得地面风尘纷飞,晴朗的天空也随着一变,如同复上了一布黑布一般瞬间暗了下来,风沙伴随着空气中的威压在呼啸着,弥漫着,吹刮得众人惊慌的抱头叫喊着。

    “啊!怎么回事?好大的风,哪里来的风?”

    “好痛!这风好厉害,刮到身上如刃划过一般,好痛……啊……”

    “快退开,快退到后面去!”轩辕剑沉声喝着,朝周围看去也看不出这风来自于何方,但见唐心他们几人没事,安然无恙的站在那拍卖会之上,这才放下心来,想必,不是敌人。

    “啊!好痛!”百姓们在慌乱中哪里听得到轩辕剑的话,他们为了避开那风,一个个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埋首尖叫着,大喊着,本以为那风不会那么快平息下来,却不想刮了一会之后就停下了,他们颤抖的抬起头一看,不由的惊呆了。

    那原本还出着太阳的天空不知何时如同阴雨天一般,复上了一大片的乌云,而在那片乌云中他似有闪光划过,咔嚓咔嚓的发出声音,让人震惊之余更是不解。

    “那、那是什么?”

    “那好像、好像是闪电?”不确定的声音传出,下一刻,便见天空咔嚓的一声传出,一道整眼的光芒在那乌云之中闪过瞬间朝底下击去。

    “咔嚓!”

    “啊……”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快得如同眨眼,就算他们看到那闪电从云层中击了下来,仍无法去闪避那瞬间击下的攻击,闪电看似毫无章法的击下,却是冲着那扣住木子黧的那几人身边击了下去,强劲的暗劲随着那道闪电而唐传开,闪电的力道透过地面撞击向他们的脚下,那扣着木子黧的两人以及那周围的众人全惊呼一声把木子黧往前一推后飞快的本能跳开。

    也就在那一瞬间,莫子漓目光一眯瞄准机会飞掠上前,伸手将木子黧拉了过来带向自己的身边后退开,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便将人救了回来,然而,此时那八名金丹修士却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个,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突然飞掠而出的一抺白色身影,不可思议的颤声说着。

    “变、变、变异灵根电、电属性!天呐,这怎么可能……”

    “快看,仙女!好美的仙女……”周围的百姓惊呼出声,惊艳的看着那抺张开双手飞掠而来的曼妙女子,那女子身姿纤细而玲珑,白色轻纱飘飘拂动如同天仙,面上薄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美眸,气质出尘身姿美丽,这腾空而出还真的像极了云中飞落的仙子。

    只见,那名白衣女子轻飘飘的来到了那名负手而立的男子身边,静静的站在他的身旁,两人站在一起,虽然看不见他们的真实容颜,却觉得仿若一对仙人一般的般配。

    “小姐,那苏若水他们也在下面。”夏雪压低着声音在她的耳边说着,刚才一扫,看到了那个可恶的女人也在人群之中。

    唐心听了只是一笑,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到身边,压低着声音道:“不用管他们,那个女人成不了气候,倒是小雪,你的实力好像又提升了呀?快进入金丹期了?”

    身后的八煞嘴角微抽的看着她们两人,也许在别人的眼中两人是一男一女,可在他们的眼中这两人可都是女子,面对着这面前的这场战斗,主子是漫不经心压根没怎么放在心上,当着这底下上万人的面也在这里与小雪说着悄悄话,不知道的人当他们是情侣在那里打情骂俏。

    “是的,小姐给的丹药功效很大,我才吃了一颗修为又进阶了。”夏雪轻笑着,面纱下美丽的容颜绽开了温柔的笑意,配合着她在这里说着悄悄话。

    下面周围的众人看了这一幕,可说是目瞪口呆怔愕不已,这天圣丹尊也太风流了吧?刚刚说那木子黧是他的红颜知己,现在又搂着那白裙仙子,当真是艳福不浅。

    人群中,苏若水微拧着眉头,她的容颜本就出色,可这里竟然有两名比她还要出色的,这一比之下,自己竟然还逊色她们三分,在仙门中她艳名远播,可在这洛川城镇中,竟然遇到比她还美的。看着周围男子那些惊艳的目光,歹毒的心思又起,她真想毁了那两人的脸!

    一旁,柳少白看着那天圣丹尊怀搂美人低声细语的说着情话,不由的也啧啧称奇:“这个天圣丹尊真的艳福不浅呐,瞧那受了伤的黄衣女子娇美俏丽,而那白裙女子气质如仙,我怎么就没他这福气可以有这么两个美人相伴呢?”

    苏镇南睨了他一眼,道:“你有他那般本事,还怕没美女投怀送抱?”说着,目光一闪,若有所思的道:“刚才那闪电是那名白衣女子引出来的?听那些金丹修士说,好像是变异灵根电属性?这变异灵根不是极少见吗?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一名女子竟然拥有?”

    听到这话,几人神色一正,是啊!变异灵根可是万人中也不一定会有一个的,那名女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变异灵根电属性?当下,他们的目光全落在那名蒙着面纱的曼妙女子身上,只见那身着白色轻纱的女子闲暇的倚在那天圣丹尊的身边,两人不知在说着什么话,动作亲昵,羡煞了底下的一众人。

    唐心眸光扫向那底下的众人,忽而勾起了一抺冰冷的笑意,道:“动手!杀无赦!”蕴含着杀气的声音一出,顿时让众人从怔愕中回过神来。

    “是!”

    只见十二龙骑战意凛冽的一应,目光落在那些人的身上,染血的长剑一挥,如鬼魅一般的身影顿时飞掠而上,袭向了那上千人:“杀无赦!杀!杀!杀!”铿锵有力的声音蕴含着杀气的响起,久久的回荡在空气之中。

    退到外米之外的众人见他们竟然以着十二人之力就冲上前去,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他们是不要命了……怎么可能敌得过那上千人……”

    “风豹听令!”

    “赤虎听令!”

    “火焰狮听令!”

    “黑鹰听令……”

    百米之外的众人看着那八名男子一声声沉声一喝,一道道的光芒从他们的身体飞闪而出落于地面,当看清那光芒幻化而成的竟然都是一只只散发着神兽气息威武狠厉的神兽时,不由的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怔愕的张大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

    “神、神兽……竟然是神兽,一、一二三,四……八,天啊,竟然八头神兽!”

    原本还想着双方实力相差那么多,不可能战胜那几个势力,谁知现在那八头强壮而低吼着的喷着气神兽一出现在倘大的场中,这情况顿时逆转了过来,有虎有豹,有狮有鹰,八头神兽级别的灵兽一经唤出,并排站在前面,凶残而狠厉的兽眼,咧着锋利牙齿的嘴,无一不带给众人视觉上的震撼,深深的让人心头一沉,慌了手脚,惊破了胆!

    “吼!”

    “嗷!”

    一虎两豹同时低吼出声,神兽的低吼声非同小可,这一吼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众人耳朵产生剧痛,纷纷捂着耳朵再度退远,而那站在拍卖会前面的那上千人,近距离的与他们面对着,又要应付十二龙骑们的战斗,被这一吼,一个个哀嚎出声,有的甚至连手中兵器都握不稳,被神兽的威压摄住,整个人无法动弹的站在原本被人宰杀!

    “咻!啊!”

    一声声凌厉剑气的划过,一个个身影的倒落,别说是上千人了,就是上万人只怕也无法抵挡他们的强大,那几头神兽也跟着上前踩上几脚,咬上几口,锋利的爪子一撕,嗜血的场面让那些女子们不禁尖叫出声吓昏了过去。

    “这、这……”

    那几个势力的为首五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刷的一声惨白了,冷汗直冒而出,身体在颤抖着,想逃,可双腿却在发软,看着那几头凶残强大的神兽,他们一步步的后退着,四处寻找着那几名多丹修士的身影,可却见那几名金丹修士在见到那八头神兽后也脸色大惊,竟也顾不上他们,自己便想逃命去。

    “想逃?逃得了吗?”八煞冷声一喝,下一刻,飞身而出凌厉的攻击夹带着杀气的朝那八名金丹修士袭去。

    神兽!竟然是神兽!

    几个势力为首的五名中年男子此时大惊失色,脸上哪有先前那狂傲之色?此时脸色惨白的他们看到那八名金丹修士被那八名白衣男子一对一的困住,自身都难保时更不会顾得上他们,顿时面如死灰惊恐而无措。

    他们居于家族之首,所契约的灵兽也只是圣兽而已,可现在,面对他们的竟然是神兽!而且还是八头神兽!这、这让他们怎么打?为何先前没能打听到还有那八名男子的存在?要是早知道他们有八头神兽,就是让他们向天借胆也不敢来找天圣丹尊的麻烦,可现在,后悔已晚了……

    猛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那百米之外的那名气势强大的中年男子,急步的朝他跑去,一边喊着:“城主!城主!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城主,轩辕城主……”

    轩辕剑看着那扑通的一声跪倒在他面前的五人,仿佛没看见一般的移开了目光,看向了别处,其实他也不知道八煞他们竟然都有着这样强大的神兽,害他原本还担心着他们会不会应付不过来,不过现在知道他的担心是多虑的,公子的手下个个能人身手不凡之余,就连那灵兽也是绝对的强大,想他也是在数前年也才得了一头神兽,而他们这一群小伙子,也都就二十来岁,却个个已经契约了神兽,而且他记得他们说过还没有本命契约兽,看来,这神兽他们还觉得品阶实力太低了,要契约一头更加强大的本命契约兽。

    想想,心下不由的期待着,到底他们的本命契约兽会是什么呢?又是何时会契约到呢?这修仙界之大可说是无边无际,有很多的地方都不为人知,更有一些强大的上古神兽隐藏在某些地方,难道,他们以的会去找那些隐藏起来的上古神兽?

    “城主,城主,轩辕城主,救救我们吧!你是这一城之主,你一定有办法救我们的,你救救我们吧!我们还不想死,我们还不想死啊……”

    五人连滚带爬的爬到轩辕剑的面前,抱住了他的大腿求救着,他们相信,拥有金丹巅峰实力的轩辕剑若是开口为他们求情,那天圣丹尊怎么也会给几分面子给他的,这样一来,他们也许会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轩辕剑扫了他们几人一眼,沉声道:“几位这是干什么?你们先前可是说了,今日这事不让本城主插手的,我也是尊从你们的意愿作壁上观,此时你们又怎么能来求我呢!再说,你们得罪的人可是天圣丹尊,你们认为还有活命的机会吗?”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一落下,他衣袖一拂将五人拂开,金丹巅峰强者的气息一出,顿时将他们拂回了那前面的场中。

    人群中,帝殇陌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目光看了那五人一眼,又再度的落在那拍卖会上面的那抺白色的身影之上,他会是她吗?不,不可能的,她虽然是震惊龙腾大陆的鬼手天医,身手诡异出众,但修仙界不比龙腾大陆,她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是时间里成为一名高阶炼丹师?手下的人又个个身手如此不凡?虽然他很想去相信那个人就是唐心,可,内心深处仍觉得不太可能,怎么可能会是她呢?不可能的,是他的错觉,是他太思念她了才错将那天圣丹尊看起了她,是他的错觉……

    压下起伏的心情,他试着以常理来推算,越发的觉得不可能是唐心,因为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拥有这么高的修为,那八名白衣男子也绝不可能是她手底下的八煞,不可能他们全拥有修仙的灵根和如此的天赋。

    “不,不会是她的。”不知不觉的呢喃出声,他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摇了摇头,轻扯了下嘴角,为自己先前冒起的念头而感到好笑,怎么可能是她?不可能是她。

    柳少白见他一直盯着那拍卖会屋顶的白色身影,再听他的话,不由看了他一眼,道:“殇陌,你以为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是唐心吗?不可能的,唐心蒙着面纱的样子我见过,就算过了三年多了我也依然清楚的记得,蒙着面纱的唐心不是那样的,那名女子不是她。”他以为,他在说的是那名蒙着面纱的女子。

    帝殇陌抬眸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是我想多了。”孤寂的气息在身上弥漫而开,白衣银发的他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却显得那样的孤独,那样的落寞,那样的让人心疼。

    柳少白看着他,心下轻叹一声,如果唐心真的也来到了这修仙界中那才该多好?也许可以让他解开这心结也说不定,他与他多年朋友,看着他现在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正想着时,便被前面那带着恐惧的声音拉回的思绪。

    “不!”

    五人瘫痪的坐在地上,一头神兽的爪子撕开了一名修士的身体而飞溅而出的鲜血溅到了他们几人的脸上,那一瞬间,他们的脸色是那样的惨白,眼中的恐惧与惊悚是那样的明显,仿佛一身的力气全被抽干了一般,看着前面那嗜血狠厉的厮杀场面,看着那一名名护卫被那些神兽撕成碎片,被咬断了头,被掏空了内脏,他们惊得目光呆滞而无神,他们也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也会被那些神兽撕扯成碎片?他们也会死无全尸?感觉到脸上被溅到的鲜血还残留着余温,顺着脸颊滴落,滚烫得让他们心惊。

    不!不要!他们要活着!他们要活下去!

    强大的求生意志在他们的心中涌起,看着那几头神兽似乎有意的让他们看着面前血腥残忍的一幕时,他们稳了稳心神,目光落在了那屋顶处负手而立的白衣男子身上。

    是他!天圣丹尊,如果他们捉住了他,那么应该会有一线生机!

    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们失去了判断力,他们只想着活命,全然没想到那天圣丹尊的实力又是怎么样?更忘记了他身边站着的那名白衣女子是一名拥有变异灵根电属性的强者,此时,他们的眼中只有那抺白色身影的存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捉到他,捉到天圣丹尊他们就能活下来了……

    可,当看到那周围的倒下的一具具尸体,看着那凶残狠厉而强大的八头神兽,他们心中升起的那一丝希望又破灭了,真的能活下去吗?上千人都快被他们杀光了,还有那几头神兽,还有那八名白衣男子,他们会放他们离开吗?

    不!不会的,他们不会放他们活着离开的,他们一定会像杀死那些护卫一样的杀死他们,他们也会像那些被杀的护卫一样死无全尸,既我如此,那他们就拼了,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底的!

    居于高处的唐心看着那几人的神色变幻,从绝望到眼中涌上了求生的意志,那拼死一博的目光让她冷冷的勾起了唇角,白衣在风中拂动,身上强大的气息让她整个人散发着王者的气势,不用开口,不用动手,单单那气场就足以震摄众人,然,那几个人明显的已经无心去注意到这一点,他们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紧盯着唐心,下一刻,五人目露凶光的冲着他吼着。

    “是你逼我们的!是你逼我们的!我们活不了,你也别想活!啊!”

    狠厉而凶残的声音一落下,五人提起了一身的气息飞掠上前,手中寒剑随着意念的一动而从空间中出现在手中,泛着丝丝骇人的气息,绝望让他们逼出了体内潜在的能力,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冲上前,五人身上暴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气息竟然在那一刻几乎赶上了金丹修士的实力,全身力量激发而出放手一拼,本着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念头对准那抺白色的身影攻去,凌厉而骇人的五道气息势如破竹杀气凛冽的从前面正面袭向天圣丹尊!

    “去死吧!”

    强大的气场形成一张大网扑向唐心和夏雪,看到那五人身上暴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威压与气息,轩辕剑不由的一惊,公子!危险!他在心中大呼着,想要上前却硬生生的按奈下来了,他应该相信公子的,相信他可以应付!

    没人注意到,也没人看到,在不远处的一个酒楼中,一名戴着面具的黑袍男子正负手而立站在窗边眯着眼看着这一幕,当看到到那五人暴发出的强大威压与杀气袭向唐心时,他眼中划过凌厉而骇人的杀气,放在身后的手拧成了拳头,冷声吩咐着:“三天之内,把今日那些人的家族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后面的两人闻言,不由一怔,相视一眼,齐声应道:“是!”当下迅速往外掠去。

    敢与她做对,威胁到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杀气在眼中一闪而过,目光从那五人的身上移开,落在一身摄人风华的唐心身上时多了一抺意味不明的暗光,无人猜透他的心思,就连他的属下也不知为何他要对唐心如此特殊,只知道,他的命令必需执行!

    唐心他们绝对想不到,她以为已经死去的胖子哥哥,此时已经日夜赶路的来到了洛川城外的小道上,自从契约了上古凶兽后的唐子浩回到城中,得知查到的消息后就决定亲自前来看看,是不是他的妹妹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怀着激动而期待的心情他日夜不停的赶路,终于来到了洛川城外。

    “主子,前面就是洛川城了。”段浪和李正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而金玉瑶则跟在他的身边,戚威则推着轮椅。

    “子浩,你妹妹真的会在这城中吗?我们这样日夜不停的赶路你的身体吃得消吗?现在快到洛川城了,要不,我们到前面休息一下再走?”金玉瑶擦了擦汗,这一路不停的走,她还真有些吃不消。

    唐子浩目光灼灼的看着前面,眼中尽是期待与激动的神色,道:“就要到了,我要马上进城去看看!你若累,可以自己留下休息。”

    “就是,你要是真不动了,自己留下吧!我们不会留你的。”戚威瞥了她一眼,这个女人,他一路想赶她走,却怎么也赶不走,真是让人讨厌!

    “好了好了,我听你的总成吧?继续走就继续走。”她咬了咬牙,压下怒气说着。

    而一直在注意着前面的唐子浩看着前面突然目光微闪,眼底掠过一道暗光,有埋伏?任由戚威推着他继续往前走着,来到那处埋伏的地方,感觉到那当中有一名雄厚的气息在其中,不由的微拧起了眉头,是什么人在这埋伏?正想着时,就见一行人迅速窜出挡去了他们的去路。

    “此时不让进城!快快离去!”

    “这是为何?”唐子浩开口问着,目光落在那些护卫的身上打量着,只是一些普通的护卫?

    “这是城主下的令!迅速离去!方不惹祸上身!”那名护卫沉声一喝,挡在他们的前面不让他们再进一步。

    “如果我们一定要进城呢?”他眯着眼,看向那林中某一处,这里有一名隐藏高手,那样细微的气息,不仔细探查根本不会注意到,到底城中出了什么事?竟然这里会埋伏着高手在这里?想要对付的是什么人?

    暗处,墨感觉到那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的神识探查,血色的眼眸不由微闪,这一行人实力说强的也就是这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了,一身雄厚的气息,却无法窥透他的修为,有着几分深不可测的感觉,后面的那些五十多人实力皆在筑基期的品阶,整体来说他们这一队的人虽少,但实力却不弱,他的隐藏能力一向极好,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却仍能感觉到他的存在,确实是不简单。

    顿了一下,一身黑色战袍着身的他走了出来,血眸睨了他们几人一眼,落在那坐在轮椅的男子身上,冷声道:“强行进城,杀无赦!”却不想,那名男子看到他时竟然眼中露出惊喜与激动的神色。

    “墨!竟然是你!”

    墨染眸光微闪,又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不记得他见过这样的一个人,而知道他的名字的,只有相识的人,那么,这个人是谁?带着心中的疑惑,他冷声问:“你是什么人!”

    唐子浩心中大喜,难言的激动让他的心情迅速的起伏着,几年的期盼与等待在这一刻让他知道他终于找到了,他终于找到他妹妹了,墨是妹妹身边的人,看到他他就知道他妹妹一定也在这里!这么说,他是找对地方了!他妹妹真的在这里!压下心中的激动与惊喜,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是我!我是唐子浩!”太好了,他总算找到了!

    而身后的戚威和金玉瑶还有段浪李正他们几人看到他竟然笑了,还笑得那样的开心,不由的一怔,他们似乎从没见过他这样笑过,尤其是金玉瑶,看着那开心的笑着的唐子浩,她的心不由的猛跳着,如同少女怀春一般怔怔的看着他。

    她跟他相处也有几年时间了,从在仙门中到出了外面,从不曾见他这样开心的笑过,没想到他平时沉默寡言的样子笑起来竟是那样的好看。

    “唐子浩?”

    墨染震惊的看着他,这俊朗的男子竟然是那胖乎乎的唐子浩?听他这么一说,仔细一看,那双细小狭长的眼睛还真的有几分相似,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当下压下心中的震惊,冷声问:“你说你是唐子浩?你有什么可证明?”他知道唐子浩的死一直是主子心中的痛,如果他还活着,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但,他不希望她空欢喜一场。

    听着他谨慎的问话,唐子浩笑得越发的开心,目光也眯成了一条线的看着他,笑道:“你是妹妹救回来了,名字是妹妹取的,身上的这套黑色战袍也是妹妹给你订制的。”

    闻言,墨大步上前,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语气中带着难掩的惊喜:“你真的是唐子浩!”这些事情,只有他们几个人才会知道,就算是十二龙骑也不知道这事,他真的是唐子浩!

    “是我,真的是我,我没死,墨,我妹妹呢?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另一边,洛川城中,此时惊呼声不断。

    “天啊!好强大的气流!他们是想抱着一起死吗?竟然拼了全力的想去杀天圣丹尊!”

    “天圣丹尊是一名炼丹师,他怎么可能避得开这蕴含着强大攻击力的气流?”

    “为何那八名白衣男子不去帮他?”

    “攻击速度太快那几人也来不及挡下那道攻击,看来,他这回是闪躲不及的了……”

    一些修士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提起了心,屏住了呼吸,这气流太强大了,五人汇合成一气,拼尽了全身的力量就此一博,那天圣丹尊还没见他出手,他能对付得了那五人吗?虽然说那五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但却是筑基巅峰期的修士,五人合力,那张布满杀气的巨网那样的强大,就算换成了两名金丹修士被这巨流击中不死也得重伤。

    帝殇陌和柳少白看着这一幕也不禁心头一滞,五人汇合而成的气流太强大了,他是避不开的!看来真的要被他们五人所伤了,那名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虽是变异灵根电属性,但是她的近距离攻击应该没那么擅长,而且就算是想要施展只怕也来不及了,他们两人,会怎么样呢?能否躲得过去?

    这一刻,两人眼中也浮现了一抺担忧,也许是因为见过一面的关系吧!又也许是觉得他太过出色,太过不凡,不希望看到这样绝尘飘逸的人物因这几个人而受伤。

    拍卖会的屋顶,看着那五人暴发出来的强大杀气形成一张巨网袭来,唐心目光一眯,搂着夏雪的腰将她带起,两人腾空而起飘浮于半空之中,衣袍在强劲的气流中涌动着,也就瞬间的功夫,她的身上迸射出一股强大的气流,这股强大的气流混合着上古神兽的威压随着她手中的凝聚而挥出,击向了那五人!

    “呼!咻!”

    “砰!”

    “啊……”

    强劲而骇人的威压在空气中划过,如同利刃一般的发出呼啸的声音,她所击出的强大风刃与那五人的气流碰撞到一起相互挤压着,顿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强大的气焰在空气中如水纹一般的荡开,一圈一圈,肉眼可见,那五人的威压毕竟比不上唐心的,更别说她加入了上古神兽的强劲气息在其中,这一击,毫无悬念的是她稳占上风,将那腾空而起的五人击飞了出去。

    “砰砰砰……”

    五道身影如同碰撞到一股巨墙一般的被反击回去,力道的冲击撞得他们五脏六腑俱裂,一口气上不来,噗的一声喷出了鲜血奄奄一息的倒在地面上,想要起身,却试了好几回也动弹不得,只觉浑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就像那身体已经不是他们的了,无法支配。

    这一幕,让倘大的场周围上万名围观者鸦雀无声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搂着白衣女子飘立于半空的白衣男子,头顶上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竟然让人分不清到底是阳光折射的光芒还是他本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摄人风华,只知道,那耀眼的光芒让他们无法直视,只看到,在那空中飘立的身影在身后的太阳光下显得神圣而尊贵,那白色的衣袍在空气中拂动着,飞扬的墨发,因耀眼的光芒而看不清的面容,此时,他浑身都在发着光,不知是错觉还是他本来身上就有那股至尊王者的气息,他们仰头看着他,觉得他是那样的高不可攀,那样的神圣而强大,他就仿佛大地的主宰者,正在那上空中俯视着他们……

    心头的震撼如同骇浪般掀起,看着他,他们竟然莫名的有一种想要跪下去膜拜他的念头。

    唐心他们不知道,唐子浩一行人此时正进了城,往拍卖会的方向而来,当他们来到城中时,看到那前面围着的上万人,想挤也挤不进去,但抬头一看,却看到那飘浮于半空中的两抺身影,只是一眼,他就看到那是他的妹妹,唐心,三年多没见到她了,再次见到她,她还是这样的光芒四射,不由的,心中弥漫而出一股骄傲之色,那浑身散发着摄人风华的人,是他的妹妹——唐心!

    正当他满心欢喜的等待着接下来的重逢时,却突然见一抺黑色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而出,想从背后偷袭他的妹妹,前面上万人也看到了那一幕,惊呼声传出的同时,他的心中也冒起了一股熊熊的怒火,眼中火焰燃烧而起,双手在身前迅速结印,只听蕴含着杀气与冷意的两个字从他的口中迸射而出。

    “找死!”

    ------题外话------

    看到妞们投的年会票票,从五十名直上三十六名,我也遵守承诺送上二更,五千字算个二更?不好意思发上来,月票也在涨,我就喝了杯黑咖啡写个不停,这一兴奋过度停不下手,就成了一万字了,汗哒哒啊,这一章写得我太兴奋了,胖子哥哥也来了,我也激动了,可我也在磨牙啊,看到评价票给了我三星的,小雪儿,你胆子好大呀,我把你的唐子浩带来了,你好意思给我颗三星把我好不容易上去的分数给拉了下来,你好狠的心呐呐只见,看我写得这么辛苦怎么着也得点颗五星吧,妞儿们,都记着了,三星四星会拉低文的分数的,我也会捉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