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谁与争锋!会是她吗

    想到这,他们越发的有了底气,越发的相信自己今日一定能生擒天圣丹尊!

    “把天圣丹尊请出来!否则,今天我们就把这丹药拍卖会掀了!”为首的五人当中的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阴狠狠的喝着,锐利而泛着阴寒光芒的目光紧盯着前面的龙一众人,脸上的狂傲之色展露无疑!有八名金丹修士和几百名筑基修士与他们同在,此时他们底气十足!

    “阁下好大的口气!”莫子漓脸色微沉,金丹强者的威压随着释放而出,以着掩耳不及之势袭向了那名狂傲的中年男子,那名中年男子仅是筑基七阶的修士,瞬间被金丹修士人的威压袭来,抵挡不住的被击了出去,只觉胸口血气翻滚着,一口鲜血顿时众口中喷出。

    “噗!”

    “家主!”后面的人没想到他会突然以威压攻击,惊呼一声连忙接住了那名中年男子。

    莫子漓深邃而蕴含着厉色的目光紧盯着那名面露怒色嘴角带血的中年男子,沉声道:“想要掀了丹药拍卖会,那也得看你们有没那个本事!”低沉而夹带着威压的声音重重的落下,十二龙骑手中的利剑刷的一声拔出,头顶上的阳光洒落在那锋利而泛着杀气的利剑之上,折射出一道道凌厉而骇人的光芒,剑刃照过那些人的眼,上剌得他们眯起了眼睛。

    “犯我者!杀!杀!杀!”

    低沉而响亮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响起,震得众人心头一凛,只见那十二龙骑手持长剑目光凌厉的看着那前面的上千人,健壮的身体所穿的是清一色特制的玄色战袍,威风凛凛战意雄雄,一个个战斗昂扬如同待命而发的战士,只等一声令下便挥剑进攻!那蕴含着杀气的目光,那散发着强大暴发力的健壮身躯,以及那弥漫着骇人气势的强大威压,如同一只只准备随时进攻的雄狮,只等将敌人杀个遍甲不留!尸骨无存!

    周围的百姓以及修士们目露敬意的看着他们十二人,面前这战斗,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是上千人,其中包括有八名强大的金丹修士和几百名筑基修为的修士,而他们只有这十二人外加莫子漓和那位姓木的女子,这场战斗怎么看都是他们处于下方,处于弱势,如果换成别人,只怕此时已经吓得双腿发抖四处逃窜,但他们偏偏展现出来的却是雄雄的斗志以及无畏的精神!

    最让他们觉得奇怪的是,为何那上千人在洛川城中闹事,城主轩辕剑却不出现?正当他们想着时,却听一道极具威严的声音传来,弥漫在空气之中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洛川城中闹事!”

    低沉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看去,见浑身散发着强者气息的轩辕剑迈步走来,身后跟着众名护卫,轩辕剑是一名金丹巅峰的强者,手底下也有数名金丹期的修士,此时,一行人走出,强大的气场顿时让周围的百姓连同那些看热闹的修士都屏起了呼吸。

    “没想到,来求见天圣丹尊不成还能看这么一出大戏,那几个家族势力的人再加上这洛川城中的那些拍卖会的人一同对付这丹药拍卖会想要逼天圣丹尊出来,如今天圣丹尊没瞧见,倒是连洛川城主轩辕剑也来了,打不起来那是一回事,若真的打起来,那还真的是一场激烈的战斗,现在只看到底谁能狂到最后了!”

    “瞧他们这阵势哪会那么容易平息下来,想要逼出那神秘的天圣丹尊,只怕没那么容易。”

    “你们觉得他们这几方人若是战起来,谁会赢?轩辕剑为洛川城的城主,断然不会让这些人在他的地方闹事的,不过那些人带来的人实力也不弱,只怕想要安抚也没那么容易了事。”

    “安抚?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哪有什么安抚的?说到最后还不是实力说事?”

    人群中,几名中年男子沉声说着,他们也是慕名而来,不过求见天圣丹尊不成却不像他们一样一拼到底罢了,毕竟,他们没有那个实力去硬碰拥有高阶炼丹术的天圣丹尊,本想着求见不成那就来拍卖会上拍买丹药,却不想会看到今日这样的一幕,这是大战?还是混战?

    就在他们说话间,轩辕剑带着身后的几名金丹修士已经来到了前面,站在了两方人的中间,看了双方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于那几个家族势力的人中的为首几人身上:“你们是外地的人,竟然跑到我的城镇来惹事,难道你们不知道,这城有城规,在我的城镇中战斗是坏了我的规距吗?”

    那为首的几人见到他,相视了一眼,道:“轩辕城主,虽然这是在你的城镇中,但是,今日这事你还是别理为好,这是我们跟丹药拍卖会的事情,如果真的想要平息今日的事情,那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把天圣丹尊叫出来!”

    听着他们狂妄的话语,轩辕剑的目光一眯,要不是公子让他不要张扬他已经归顺于他的事情,他当场就会扬声宣布这整个洛川城包括他们轩辕家族都是听天圣丹尊管辖,他倒想看看这些人还敢不敢如此张狂,不过,公子自有他的打算,他只能按奈下来,依照公子的吩咐行事。

    “你们确定,今日这事你们自己解决?”轩辕剑沉声问着,威严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听到这话,为首的几人以及那八名金丹修士都微怔,总感觉他这话问得有些奇怪,但却没多想,便应道:“那当然!”本以为轩辕剑不会那么容易妥协,却不想他居然爽快的就应了。

    “好!既然如此,那今日这事我就不插手,让你们自己去解决!”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让周围的众人都错愕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事就不理了?难道是因为惧怕了那几个势力所请来的八名金丹修士?

    为首的五人和那八名金丹修士诧异的看了轩辕剑一眼,据他们所知,轩辕剑绝不会容许别的势力在他的城镇中战斗的,怎么这回却放任着不管了?难道真的是因为不想得罪他们因此而选择不插手?

    似乎知道他们的疑惑一般,轩辕剑扫了众人一眼,负手而立沉声说道:“在这世界,强者为尊,天圣丹尊在洛川城落脚之事已经传遍了洛川城附近的几个城镇,今日就算你们不挑起事端,他日也会有人挑起事端,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自己去解决,但是前提是不准伤到我城中百姓,至于你们双方是死是活,那就各凭你们的本事,本城主只会做壁上观,绝不插手!”

    低沉而夹带着威压的声音在周围传开,听到了他的话,众人心下这才释然,原来他考虑的是这个,难怪会任由他们以武力解决,正如他所说,天圣丹尊之名已经传遍了这洛川城周围的几个城镇,那么,只要天圣丹尊还在这洛川城中一天,这样的事情就绝对还会发生!他阻止得了一次,却阻止不了一次又一次,但他能做的就是护住城中百姓不让他们卷入其中,这样说起来,他已经做得很好了,至少,他以城中百姓的安全为首要。

    因他的话,周围的百姓们纷纷往后退去,因为他们知道今日这场战斗只有一方落败才会平息,他们只有退到不被波及的地方,静观着这一场上千人对战数十人的战斗,这,到底会是谁赢?到最后,天圣丹尊会出现吗?

    人群中,帝殇陌和柳少白以及苏镇南和苏若水几人也站在其中看着,看到那几个势力的人实力那样强大,这压根不是一般人就能对付的,帝殇陌和柳少白不由的微拧起眉头,这样做,那天圣丹尊真的会出来?

    “怎么不见那天圣丹尊?他会不会来?”苏镇南朝那周围张望着,除了看到那十二名男子和前面的一男一女之外,压根没看到哪一个像是天圣丹尊的人,不由的转身身边的两人,问:“你们昨日见过,那天圣丹尊是怎么样的人?大概多大的年纪?”他本能的认为,能拥有那样高品阶的炼丹术,应该也有几十岁了吧?因为他们仙门中的高级炼丹师也有四五十岁的,有一名丹宗则已经是上百岁的年纪,但炼丹师与一般人不同,炼丹师因懂得炼制各种丹药,他们虽然有上百岁的年纪,实力虽然不强,但是却容光焕发精神抖擞,这天圣丹尊想来应该也是上了百岁的老者了吧?

    听到他的话,帝殇陌和柳少白目光微闪,想起了那个飘逸绝尘尤如谪仙的男子,那样的一身绝代风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也不会相信世间竟然有那样的人,曾经,他们也曾见过一个那样集天地灵气日月风华于一身的人,不同的是,她是女子,一个散发着她自身摄人风华的女子,一个让人见过之后就忘不了的女子——唐心。

    苏若水看着两人那副带着恍惚的模样,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世上能让帝殇陌出现这种神情的也只有唐心那个女人了,他竟然还在想着她,就算此时也还在想着她,当真是可恨!虽然她已经放弃他了,但是,看到他如此的不将他当一回事,看到他一颗心还在那个唐心的身上,当真怒气难消,一口气咽不下去!

    而就在他们几人心思各异之时,那前面的声音已经再度的传来……

    “好!我们绝不伤到城中任何一名百姓!但也请城主退到一旁静观!不要插手!”五人沉声一应,面上露出了难掩的狂傲之气,他们心想,只要轩辕剑不插手今日这唐事,那么这丹药拍卖会的那几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要生擒天圣丹尊更是轻而易举!

    轩辕剑看了莫子漓他们一眼,这才挥手示意众人退到百米之外的地方,随着众人的退开,倘大的地方空了出来,周围的百米之内除了双方的人之外没有别的人站着。

    莫子漓眸光一眯,扫了他们一眼:“你们是想一个个来呢?还是想一起上?”说话间,他取出了一把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长剑握在手中,斜指地面,身上强大的气息迸射而出,汇聚到剑尖之上,呼呼风声响起,刮过脸颊,如同利刃一般,丝丝剌疼!

    “一起上?哼!就凭你们这十几人也配我们上千人一起上?”为着的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转身恭敬的看向身后的八名金丹修士,语带敬意的说:“几位,这姓莫的也是一名金丹高手,他由你们来对付可好?剩下的那些人,就由我们来对付,如果可以,尽量的生擒,我们还想用他们来逼出那天圣丹尊的。”

    八名金丹修士扫了莫子漓一眼,身为金丹修士他们总觉得高人一等,就连那眉宇间的气焰也全是高傲的神色,他们是这几个势力花大价钱请来的,不属他们几个势力的任何一个势力,为了可以得到的好处,他们也乐意与他们合作。

    当下,其中一金丹修士道:“既然他也是金丹修士,那就由我来对付吧!一对一,最是公平!”身为金丹修士,他们也有他们的骄傲,不希望自己以多敌少战胜对方,毕竟,对方的实力跟他是同一个级别的,战胜了他那更能证明他的实力在对方之上!

    “好好好。”几人一听,喜上眉梢的连连应着,退到一旁,看了那气势凛冽的十二龙骑一眼,指着身后的三十几名筑基期的修士厉声吩咐道:“你们出列,把那十二人的头给我砍下来!看他们还敢不敢如此嚣张!”这十二人,明明只是护卫,却竟然敢那样的挑衅他们的权威,当真是可恨!

    “是!”

    三十几名筑基期的修士沉声一应,当即大步上前,拔出了腰间的剑来到了前面,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十二龙骑见他们迈步上前拔出剑的那一瞬间,目光一眯,厉声一喝。

    “杀!”

    中气十足的一声厉喝直接震入心间,凛冽的杀气在瞬间迸射而出,十二道健壮的身影快如鬼魅般的飞掠向前,泛着骇人杀气的利剑挥出的同时,寒光折射而出,下一刻,剑刃划过空气所发出的剑罡之气带起一股咻咻的凌厉之气,只听一声声倒抽气的声音传出,鲜血顺着利剑的扬起而飞溅而出洒落地面,血腥的气味也随着弥漫在空气之中,杀戮起,剑气凛冽,不死不休!

    “嘶!啊!”

    极快的身法与那骇人而凌厉的杀气惊呆了众人,不仅仅是那退至百米之外的众人,就连那几个势力的人都不由的因他们那快如鬼魅又狠厉的手法而连连抽气!脑海中轰隆一声巨响,只看到面前鲜血飞溅而出,只看到那十二名男子犹如嗜血的战斗一般在那三十几名筑基修士的身边掠过,每一闪身而过的同时,他们身边就倒下一具尸体,那剑法,那身影,快如鬼魅,惊呆了众人……

    “好快的身手!那十二人真不简单!”帝殇陌难掩惊讶之色,看着那十二龙骑心中震惊万分,这样的身手怎么看都不像是筑基修为,那三十几人绝对不会是他们十二人的对手!

    “真厉害……”柳少白也喃喃的说着:“我就感觉进了他那宅子像是进了龙潭虎穴一样,里面半个有修为的都没见着就知道都在暗处,果然,真的是很不简单,难怪他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因为他根本用不着别人的势力为他做后盾。”

    听着两人的话,苏镇南和苏若水相视了一眼,皆有些不解,到底他们说的是什么?朝前面看去,目光微闪,看着那些人个个震惊的看着那十二人,心下也很是费解,为何,同为筑基修士那十二人的战斗力却那么强?

    “这、这、这怎么可能……”

    那十二人也是筑基修为的修士,而他们这边的也同样是筑基修为的修士,可怎么他们派出的那三十几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甚至连伤到他们都没有就已经死去,同样的实力,他们却杀得那样的轻易,仿佛与他们交手的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而是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宰割的弱者一样!

    他们派出三十几人,本想着以二敌一轻易的将对方杀死,可不曾想到,他们那十二人哪里是以二敌一就能对付的?那十二人根本就是一个可以顶十人,甚至二十人……

    “上!快上!三十几人不行,那就再加上两倍!上!你们、你们、还有你们,一起上!给我杀了他们!把他们的头切下来!”为首的五人又是震惊又是震怒,他们手底里下的筑基修士,都是精挑细选出来实力强硬的好手,竟然连近他们的身也没有就死了?这口气,叫他们怎么咽得下去!

    被叫到的那些筑基修士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着,虽然看到他们那十二人的战斗力而心有余悸,但想着这回上百人上去绝不可以会输给他们,更不可能会伤不到他们,于是,他们低喝一声,持剑飞袭而上。

    “杀!”

    近百人低吼一声冲向十二龙骑,看着那冲上来的百人,十二龙骑个个眯着眼,周身杀气凛冽,龙一低喝一声,喊道:“兄弟们,他们来一双我们杀一双,来十双我们照杀不误!放开手把他们杀个遍甲不留!动手!”

    低沉而蕴含着杀气的声音一落,十二人如同化身为浴血修罗一般,手起剑过,鲜血飞溅,寒光凛冽,剑气摄人!咻咻的凌厉风声划过的同时,刮得对方身上出现一道道的血痕,十二人大战上百人,低吼声,厮杀声,刀剑相碰的铿锵声,凄厉的尖锐的惨叫声,声声不断,声声入耳,声声震惊人心!

    帝殇陌几人再次的被这一幕所惊到,仅仅十二人竟然对敌上百名,这种以寡敌众的战斗方式真的太剌激着人的视觉了,看着那十二人手持利剑杀气凛冽的在那上百人中战斗着,挥舞着手中的寒剑,砍落着敌人的头颅,削断敌人的四肢,剌杀敌人的心脏,那招招挥出,剑剑毙命,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

    到底,到底是什么样的主子,才有这样的一批强硬的下属?

    退到百米之外看着的轩辕剑,眼中尽是敬佩之意,公子的身边能人之多,真的叫他大开眼界,十二龙骑看起来只有筑基修士的实力,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却远远不止如此,别说是三十几个人,就是上百人也不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这一刻,他突然有着一种很自豪的感觉,因为他与他们一样,跟着的是同一个主子,效忠的是同一个主子!

    压下心中的激动,他看向了莫子漓和那名金丹修士,这一看,威严的目光中也不由的划过一丝笑意,同为金丹修士,那名金丹修士却不是莫子漓的对手,两人在另一边交手,金丹修士的威压因他们的战斗而弥漫在那空气之中,雄厚而骇人,但明显的,那名金丹修士在交手中渐渐的处于下风,不仅无法伤到莫子漓,甚至还闪躲得有些狼狈。

    “咻!嘶!”

    “铿锵!”

    只见,莫子漓手中泛着浓郁剑罡之气的利剑以着极快的手法划过之时,那名金丹修士步步后退之余仍在闪避之时被手臂被利剑划伤,鲜血直涌而出,他倒抽了一口气,手一颤抖,手中的剑也随着掉落地面,发出一声清脆的铿锵声,手中的武器一掉,他明显的一怔,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模样,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前面的莫子漓,下一刻,手掌一转,一道强大的风刃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他袭了过去。

    “我杀了你!”

    同为金丹修士,却被他打落了手中的剑,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当真是一种羞辱!一种赤果果的羞辱!

    莫子漓手中长剑一转,长剑泛着剑花划过收起斜指地面,冷眼看着前面恼羞成怒的中年男子,语气平静的的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明明是在说着事实,可听到那名金丹修士的耳中却变了样。

    “你敢看不起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他气得浑身发抖,压根顾不上流着鲜血的手再度的调动体内的灵力攻了上前,强大的气流汇聚成团,如同一头猛虎般扑向了莫子漓。

    而另一边,一名金丹修士看着那木子黧,目光一眯,道:“那个女的就让我来对付!”声音一落,飞身而出,以他金丹修士的实力对付一名筑基修士,他连武器都不用直接手掌化成利爪抓了过去。

    木子黧见他气势汹汹而来,五爪蕴含着凌厉的气息,当下也提高了警惕,面对金丹修士,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与他硬碰根本没有半点好处,但她可以出其不备!

    “堂堂一名金丹修来对付我这名弱女子,也真亏你做得出来。”她一边闪避着,一边以着不屑的口吻说着。

    “你不必用言语相激,我不会上你的当的,我知道你们这些人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在这洛川城中掀起这么大的风浪来,对付你,我可不会拿你当筑期修士来看待,接招吧!”

    那名金丹修士招招凌厉的攻向木子黧。见状,木子黧也只有奋力抵挡,只是,毕竟能力有限,面对金丹修士她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步步后退,躲得有些吃力。

    轩辕剑见了,不由的一拧眉头,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她不是那名金丹修士的对手,再打下去一定会失手被擒。正想着时,就见那名金丹修士身形一转一掌击出打中了木子黧的后背,蕴含着内劲的一击砰的一声响起,顿时让她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前扑了过去,一口鲜血也随着喷出洒落在地面。

    “噗!”

    “木姑娘!”后面的陆镇和李远山一见,不由大惊,连忙上前想要帮忙,谁知那名金丹修士衣袖一拂,一股强劲的力道袭来,他们两人顿时往后倒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再回头时,已见木子黧被那名金丹修士反手扣住。

    与另一名金丹修士交战的莫子漓一见木子黧被擒,不由眉头一拧,朝那名金丹修士看去,同时手中攻击加重力道,一道剑花顺着剑尖飞转而出,袭向面前的对手,凌厉的剑影飞袭而出,瞬间在那名金丹修士身上划出了数道的伤口,脚步一转,手掌凝聚一股能量击出。

    “砰!”

    只听那名金丹修士闷哼一声,嘴角溢着鲜血,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整个人失去重心的摔向了地面,他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却见那莫子漓压根不再将他放在眼里,而是手持长剑直挑那名扣住了木子黧的中年修士。

    “咻!”

    凌厉的剑罡之气划过,带着破空之势直袭向那名扣着木子黧的金丹修士,那名金丹修士见他的攻击朝他而来,冷笑一声,不避也不闪直接将木子黧推上前去挡剑,莫子漓一见目光一眯,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迅速化去那汇聚在手中利剑之上的剑罡之气,猛的将剑尖转了个方面,以免误伤木子黧。

    “就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本事!”他名金丹修士厉声一喝,将木子黧推向身后:“她就交给你们处置了!”声音一落,凌厉的攻击顿时朝莫子漓袭去。

    “啊!”

    被用力的推向后面撞上了一名护卫,本来被击了一掌受了内伤的她根本顶不住这一撞,只感觉体内火烫得紧,又痛得厉害,整张娇俏的小脸都不由的紧皱起来。

    “木姑娘!”陆镇和李远山担忧的喊了一声,想要上前之时,就听那为首的五人大笑一声,目光盯上了他们,不,正确的说是他们身后的丹药拍卖会,挥手示意道:“来人!给我把这丹药拍卖会给掀了!”

    “是!”那五人身后的上千人沉声的一应,迈步就逼上前将拍卖会围住。

    轩辕剑见状也忍不住担忧着,怎么公子和八煞还没来?莫不是被什么事情给误了时辰?再晚下去,只怕他们这边几人就要支撑不了了。

    人群中,帝殇陌和柳少白见了那一幕不禁暗忖着,目光同时朝周围看去,仍没见到那天圣丹尊的身影,难道,他真的不会出现?他真的会任由他的拍卖会被掀?不,不可能,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容许别人欺到他头上去?他一定会来的!

    也就在这时,一道漫不经心却又带着冷意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声音清冷如泉,仿若天籁之音渗入心田,让众人震惊之余更是惊喜万分,纷纷朝周围看去,寻找着那说话的声音。

    “胆子倒是不少,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九道白色的身影飞掠而来,衣袂在风中迎风舞动,白衣飘逸绝尘,却散发着一股凌厉而凛冽的冰寒气息,九道身影尤如天外仙客一般突然出现,个个面上戴着面具,掩去了他们的容颜,增添了几分神秘,透过面具,那一双双冰冷的眸光泛着骇人的杀意与凌厉,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和摄人威仪相互形成一股让人心惊的力量,看着他们九人,众人心中掀起了一阵心惊胆战和悚惧,仿佛可见接下来激烈而血腥一幕一般!

    只见,九人飞身落于拍卖会的屋顶端,左右四人分别站立,中间那一抺白身的身影旋身一转白袍一扬在屋顶上坐下,那男子面上所戴的是白玉面具,与另外八人不同,墨发轻束而起,余留一些披散在身后,看不清他的容颜,却能看到他在笑,笑得那样的诡异,那样的让人心惊!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五人厉声一喝,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心下则是思量着,这几人到底是什么人?

    拍卖会的屋顶上,唐心悠哉的坐着,一手置于弯曲着的膝盖之上,神态优雅而透着一股随意,居于高处,空气中的风不被阻挡,时而吹过脸颊,带起衣袂轻扬,墨发飘动,她摄人的气势与出众的神采引得拍卖会周围无论男子老少都心中难掩惊艳之色,目露惊艳的看着那一派悠哉的身影,猜测着,此人到底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此?

    与上百名筑基修士交战着的十二龙骑浑身浴血,在砍杀了最后一名敌人后长剑一挥收于身后,蕴含着杀气的凛冽目光扫了那些明显带着惧意的众人一眼,冷哼一声,十二人收队而立,一转身,看着那拍卖会上面的白色身影,铿锵有力而带着尊敬的声音当即从他们的口中传出。

    “属下见过主子!”

    十二人挺首昂胸立于上百具尸体当中,血染虎躯,战意凛冽,气势如虹,整齐的身姿,一致的动作,一手搭上握剑的手抱拳一礼,手中染血长剑指于地面,鲜血还在往下流淌着,那血,不是他们的血,而是他们敌人的血!

    主子?那坐着的白衣男子是他们的主子?

    周围的众人心中如同掀起一波狂风骇浪一般,震惊之色尽浮于脸上,这十二名男子个个是以抵十的好手,上百名的筑基修士在他们的手中一个个的倒下,肢体横乱血洒当场,这样拥有强硬实力简简单单的十二人组成的队伍,竟然是听命于那高坐屋顶一派悠哉的白衣男子?

    被捉住的木子黧看到唐心出现,总算是放下心来,只是现在她被那名金丹修士打成重伤,身体里面还在隐隐作痛,想要挣脱而开根本不太可能,但她相信,唐心和她大师兄他们会救她的!

    坐在屋顶的唐心一拂手,示意十二人不必行礼,清眸扫过底下众人,落在了嘴角还带着鲜血脸色有些苍白的木子黧身上,眸光眯起变得危险起来,只见她轻弹衣袍站了起来,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睨着底下的众人,唇角轻勾起一抺冰冷的笑意,看着那些人,清冷的声音慢慢响起,传入底下众人的耳中。

    “问本尊是谁?呵呵,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本尊吗?怎么如今本尊出现了,反倒问起这话来了?”声音一顿,她的目光掠过那为首的五人和八名金丹修士,笑得嗜血而冷冽:“倒是你们,是谁把本尊的红颜知己给打伤了?”

    那人群中,看到那九道白色身影出现的帝殇陌不由的目光呆了起来,脑海中似乎也曾出现过这样的一个场面,他难以置信的用着震惊的目光看着那中间的白色身影,看着他那慵懒而透着随意的举止,看着他那一身自然而然弥漫而出的尊贵而圣洁,看着他那一身无人能比的绝代风华,目光不由的痴了,心中的震惊,心中掀起的狂潮在叫叫嚣着,狠狠的撞击着他的心头!

    他只见过一个人有他这等绝代的摄人风华,他只见过一个人能集优雅、圣洁、邪魅、清冷、慵懒、尊贵于一身,他只见过一个人有着那种足以与天地相比的气魄与自信,他身上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那举止间散发出来的摄人风华,与她是那样的相像,那样的相像……

    心,在颤抖着,会是她吗?会是她吗?

    ------题外话------

    亲爱滴妞儿们,今天更了九千字哇,想要二更么?嘿嘿,厚着脸皮求年会的票票,年会的票票哇,一张一百币,亲们也不用多投,只要一人赏我一张就行鸟,如今是复赛,前六十名可以去桂林玩一圈,我现在悲剧的排在五十名中,还望妞儿们慷慨解囊给赏几张吧,只要前进十名,我就二更,是前进十名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