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 谁能抵挡!

    “飘渺仙门?”唐心挑着眉看了那名佣兵一眼,问:“就是那修仙界最大的修仙门?”好像,沐宸风以前跟她提起过的也是这个仙门吧!

    “是的,他们来了两人,说叫帝殇陌和柳少白,奉了师命下山,求见主子。”

    听到这久违的名字,唐心目光微闪,帝殇陌和柳少白?竟然是他们两人?她站了起来,在院中慢慢的走着,道不清心中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今日再听到他们两人的名字,不由的想起了往日种种,心下一阵的感慨。

    莫子漓有些异讶于他的神色,暗想,莫非他认识他们两人?静观着他,越发的觉得他与那两人定是相识,只是,若是相视,两人前来他又怎么在这里想着要不要见?于是,他便开口道:“你若不想见他们,也可让他们离开,或者,我代你去见他们也行。”

    闻言,唐心一怔,继而一笑:“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她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两人算起来也能说是故人了,不过在几年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曾对其中一人说过,再见也是陌人,只是没想到今日他们会出现在外面,我想,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想要求见的人就是我吧!呵呵,说起来,这命运真是捉弄人。”

    莫子漓微怔,看着他带笑的神色,听着他所说出的话,根本猜不出他到底是想见还是不想见。

    唐心迈步着在院中慢慢的走着,想了想,便笑着对那名佣兵道:“去吧!把他们带到厅里去,另外,让八煞他们和小雪不要出现在前院,至于我,就去会会他们两人。”笑了笑,她从空间中取出了半截白玉面具来,戴在脸上后这才迈步走出。

    看着他的举动,莫子漓心下很是疑惑,他为什么不想让他们认出他来?不过,他没有多问,而是往八煞他们所在的修炼地方走去,让他们先不要去前院,只是才走出外面不远,便遇到了一袭白色纱裙的夏雪。

    “莫公子,怎么是你?我家主子呢?”夏雪轻唤了声,询问着。

    “他去前面会客了,他让你暂时先不要去前院。”

    “哦?”夏雪一怔,笑问:“那莫公子知道我家主子见的是什么人吗?”

    “听刚才佣兵说,来访的两人叫帝殇陌和柳少白。”

    他说着,注意着她脸上的神色,果然,见她在听到这两个名字后美丽的面容瞬间冷了下来,连带着身上还弥漫着一股杀气,让他越发的觉得有些奇怪,为何,听到这两人的名字他们的表现都这么的怪异?真的只是如唐心所说,只因数年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吗?

    帝殇陌!这个曾经狠狠的伤害过她家小姐的男人!竟然还有脸来这里,当真是可恨!衣袖下,拳头紧握,也许小姐已经放开了,已经忘记了,但她夏雪绝不会忘记,就在唐家遭逢大难的时候,就在她家小姐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候,他竟然弃小姐而去!把她伤得那么重,就算他是因父母之命而不得违抗,她也绝不能原谅这种曾那样伤害小姐的人!

    见她脸色不对,莫子漓微皱了皱眉头,沉声唤道:“夏雪?”

    “他在前院?”

    闻言,莫子漓面露威严,沉声道:“夏雪,我不知道那个帝殇陌和柳少白与你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过,今日这事唐心已经做了决定,他虽见他们两人,却戴上了面具,他让你们不能去前院,你就听他的话回后院等着吧!我相信他自己会处理好的。”

    听到这话,夏雪压下心中的怒火与恨意,知道小姐没有以真面目见他们,那就是不想让他们认出来,于是,她缓了缓气,道:“我知道了,是我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有些压不住怒火,我到主子的院子里等她回来。”说着,便转身往唐心的院子走去。

    莫子漓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往另一边走去,突然间才发现,似乎,他对唐心他们还有很多的不了解,他们的身上,似乎还有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前厅中,一袭白色衣袍的唐心端着茶水优雅的轻抿了一口,半截的白玉面具只让她走露出了唇部和下巴,面具下,那双清眸此时带着一丝的莫名的暗光,变得幽深而神秘,她敛着眼眸在沉思着,手却优雅的拿着茶杯的盖子轻刮着茶。

    帝殇陌和柳少白本着前来一探的心态,却不想竟然还真的进得来了,都在传闻这天圣丹尊不曾见客,所以当他们听见那佣兵请他们进来时,心中还真的有着几分的惊讶,当两人随着那名佣兵进入里面时,看到宅子似乎并不见其他的什么人,但却给人一种龙潭虎穴的感觉。

    当两人在佣兵的带领下来到大厅,看到了那名随意而慵懒的坐在主位优雅喝着茶的白衣男子时,不由的目光微闪,心中顿生出一股敬畏之意。

    那人随意而慵懒的坐着,优雅的喝着茶水,这本是随意而普通的一个举止,却莫名的有着一股摄人的气息,定睛一看,此人身上气息内敛,似乎是有意隐藏实力,他们丝毫看不出他的修为高低,但是却能感受到从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那股摄人心魄的威压,尤其是,他身上的气息是那样的圣洁而尊贵,仿佛九天之上的仙人一般,让他们来到他的面前,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敬畏之心,两人微敛下眼眸,只因面前的人,给人一种尊贵圣洁不可亵渎的感觉。

    “帝殇陌,柳少白见过天圣丹尊。”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微微弯腰恭敬的行了一礼。

    唐心的目光落在帝殇陌的身上,见他一袭宽大的白色衣袍,身上的气息已经不复当年的温润儒雅,反而透着一种淡漠与孤寂,还有那一头银发,她曾听说,就在她与他削发断情的那一天转身离去时,他因伤心过度瞬间三千墨发变银丝,今日看来,当真不假,只是,这与她又有何干?如今的他与她,相见却已不再相识。

    往日种种,有如过眼云烟,今日再见到他,已经激不起她心中半点涟漪。

    “两位请坐吧!”她随手一拂,声音散懒的说着,目光已经从帝殇陌的身上移开,落在了柳少白的身上:“不知两位前来,所为何事呢?”她漫不经心的问着,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桌面,发出一声声细细的叩叩声。

    “是这样的,我们师尊听闻天圣丹尊的威名,特意命我等下山前来邀请天圣丹尊加入我们飘渺仙门。”柳少白面容沉稳,正色的说着,在这样的尊者面前,他的言行举止自然不能有一丝的放肆。

    而坐在柳少白旁边的帝殇陌则在唐心开口后便一直在看着他,总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看着那半截白玉面具所露出来轮廓,猜想着,这面具下的容颜到底是怎样的?为何他看着他,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唐心虽然目光没落在帝殇陌的身上,但却也知道他此时正在打量着她,只是,她神态淡然而慵懒,也毫不在意他的打量,只是轻勾起了唇角,漫不经心的开口。

    “哦?原来你们也是为了这事而来,虽然你们飘渺仙门是这修仙界最大的修仙门,不过,以我天圣丹尊的炼丹实力,就算是你们飘渺仙门里面的炼丹师只怕也不能与我相比,再者,在修仙的世界中,高阶的炼丹师地位何等的尊贵,受人追捧,飘渺仙门虽大,但在我的眼中,却也什么也不是,就凭你们的师尊就想邀我加入,这话听起来,不觉得有些不太可能么?”

    闻言,两人沉默着,他说得不错,在修仙的世界中,炼丹师的地位是尊贵的,尤其是品阶越高的炼丹师越是尊贵受人追捧,就算不用加入他们飘渺仙门,他炼丹的实力摆在那里,也是为各个势力所争夺,所讨好的对象,除非他们能开出绝对诱人的条件,但,对于高品阶的炼丹师而言,又有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他动心?尤其,面前的男子心思难测,更是让两人觉得想要请得动他,根本不可能。

    于是,相视了一眼,帝殇陌开口问:“那,我们若以高价相购丹药呢?我们飘渺仙门愿意以高价购买各种丹药,只要丹尊愿意提供,我们的师尊许下承诺,若是丹尊他日若是遇到什么麻烦,我们飘渺仙门可愿为丹尊撑腰,助丹尊一臂之力,不知丹尊可愿与我们做这笔交易?”

    “丹尊,虽然您拥有高超的炼丹本事,但是正因如此更需要有一个强大的仙门给您做后盾,要不然有的人求药不成一定会心生歹意,如果是少数的人我想丹尊可以应付,但若是人多势众,只怕丹尊也会应付不过来,但是我们飘渺仙门不同,在这修仙界上飘渺仙门赫赫有名,我们门中的祖师更是这修仙界公认的第一强者,如果丹尊能答应,那么相信以后绝不会有人敢与丹尊过不去。”

    柳少白说出了他认为的优势,他不否认这天圣丹尊说的话有道理,但同样的,他的这一番话也是站在他的立场来说的,如果他应下了,那么,相信没人敢与他们飘渺仙门罩着的人作对!

    只是,当他们把话说完看向他时,却见他唇边勾起了一抺笑意,笑得那样的漫不经心,笑得那样的毫无所谓,那笑容就似乎毫不将一切放在眼中一般,带着一股狂妄与自信的味道,让他们两人不由的怔了怔,一时间有些失了神。

    这抺笑容……好像曾在哪里看见过……

    “呵呵……”

    唐心轻笑出声,笑声在厅中传出,也震醒了两人,她轻弹了一下白色的衣袍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的看着他们两人,幽深而不见底的神秘黑瞳泛着他们看不懂的摄人光芒,只听那自信而狂妄的声音从他的口中朗朗而出。

    “你们认为,会有什么人能有那个本事轻易的将我践踏?告诉你们,在这个世上,只有我不想做的事情,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若真的如你们所说有人对我心生歹意欲不轨,那么,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们,人若犯我必诛之!”

    人若犯我必诛之!

    两人心头重重的一震,只因,面前男子狂妄而夹带着厉色与杀气的话语,让人毫不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更不会去质疑他有没那个本事,只知道,那幽深而神秘的眼中掠过的狂妄与自信,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天下唯我至尊的气势与威压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头,就如同平静的心湖突然间被投入了一颗巨石,激起了无数水花久久无法平静……

    看着他,男子白衣飘逸而出尘,仿若九天之上的仙人不沾尘烟,然而那唇角轻勾起而的那抺绝美的的笑容却总让人觉得透着危险而邪魅的气息,半截白玉面具遮挡住了他的容颜,更为他增添一股神秘而不可窥探的色彩,幽深的目光流光泛动,却让人觉得深不可测,一番谈话下来,根本无法摸清,面前的这男子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她瞥了两人一眼,淡淡的移开了目光,道:“如果两位没别的事,那就请回吧!来人,送客!”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两人拱手一礼,这才压下心中的震撼迈步走出,而后面的帝殇陌在走到厅口之处时,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人目光幽深而平静,这才迈步离开。

    直到他们离开,唐心才取下了脸上的白玉面具,露出了倾城绝色的容颜,勾起了一抺让人猜不透意味的笑意后便迈步往后院走去。

    夏雪在院中等着,一见她回来连忙迎了上去:“小姐,我听莫公子说帝殇陌来了?小姐为何还要去见他?那个男人那样的可恨!”

    闻言,唐心笑了笑,负手看着那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笑道:“小雪,那是因为我已经放下了,他于我而言也就是一个陌生人,既然是陌生人,见一见又有何妨呢?”

    “可是我一想到他曾经那样伤害小姐,我就恨不得杀了他!”没人比她清楚小姐那时所受的伤有多深,当小姐绝裂的挥刀断发时,她可以感觉到小姐的心是在痛的,痛恨那个人背弃了她,在她最需要帮忙,最无助的时候弃她而去!

    “呵呵,挥剑削发断情,该断的已经在那时就已经断了,没有爱,又还何来恨?”她轻笑着,拍了拍夏雪的肩说:“真的不用为这生气而记恨,因为不值得。”

    听了她的一番话,见她神情随意洒脱,夏雪这才释然的露出了一抺温柔的浅笑:“只要小姐开心就好,那我以后再也不提了,对了小姐,我听莫公子说你是戴着面具的,你为何不让他们知道天圣丹尊就是你?”

    “他们不会想到我会来到这修仙界,更不会想到我的修为如今会比他们高,若是知道了我的身份又如何?让他们大吃一惊后悔万分?”她勾唇一笑,道:“既然我现在都有这天圣丹尊的尊称,唐心这个名字,也就先让它沉寂下来吧!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天圣丹尊与我的名字震破苍穹,震惊修仙界!”

    看着充满自信的小姐,夏雪心中一阵感慨,如果,如果少爷还活着,他要是看到小姐现在这样一定会很开心,很骄傲的吧!目光落在天空之处,她不禁在心中轻声的呢喃着:少爷,你一定在天上看着吧!你那样的疼爱小姐,一定也会希望小姐有朝一日站在巅峰之中俯视着天下的对吧?

    另一边,往客栈回去的帝殇陌和柳少白两人一路沉默着,直到,回到客栈的中坐下,柳少白想了想,还是问出声:“殇陌,你怎么看这个天圣丹尊?”

    “深不可测。”

    帝殇陌目光微闪,想着那个尤如谪仙一般的男子,他的气场是那样的强大,气势是那样的逼人,威压是那样的摄人心魂,还有他那一身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尊贵气息,无论是哪一样都让人觉得他深不可测,想要窥探却无处可探。

    “不仅深不可测,更是危险万分,我觉得他所说的根本不是开玩笑,他确实有那个本事和实力,人若犯我必诛之,他说这话时是那样的自信,甚至那语气中还带着杀气,明明一副飘逸绝尘不沾人间烟火的谪仙模样,但偏偏眸光中偶尔会流露出邪魅的光芒,还有举止优雅却又透着随意与慵懒,尤其是那唇边的笑意,虽然像是漫不经心,但我总觉得他的笑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可偏偏这样的一个人却怎么也看不透。”

    柳少白紧拧着眉头,他们也算是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物的,可,偏偏无法看透那个天圣丹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知道,谁若真的招惹了他,那么下场一定很惨痛!

    “还有,你觉不觉得,他那个宅子里面居然不见几个下人,但却给人一种像是进了龙潭虎穴的感觉,他那个宅子里我想一定有不少高手存在着,只是奇怪,我们进去却除了佣兵之外一个也没遇见。”

    帝殇陌敛下了眼眸,沉思了一会,才开口道:“他不可能加入飘渺仙门,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仙门的庇护,几位师尊交待的事情是完成不了了。”

    “那也没办法,我们已经尽力了。”话才一落下,就见苏镇南和苏若水两人走了上来,见到他们,柳少白便开口道:“我们刚才去拜访那天圣丹尊了,他拒绝了,几位师尊交待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完成,明日我们不会再去了。”

    “你们去了?”苏镇南微怔,问:“那个天圣丹尊是个怎么样的人?不是说想要进他的宅子难过登天吗?你们怎么就进去了?”他的语气微有不满,在气他们去拜访天圣丹尊却不与他们一同前去。

    “反正就这样,今天一天还真的是累死了,我要去休息一下,等看过拍卖会后就回去,把事情跟师尊们说一下就行了,那个天圣丹尊,我估计没人,不,是没有家族或者势力能请得动他。”柳少白站起身,伸了伸腰说着,便往楼上走去。

    “殇陌,那天圣丹尊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明日真的不再去吗?”他微皱着眉头看向帝殇陌,哪知,他也站了起来,道:“明日我也不会再去了,就如少白所说,他不会加入飘渺仙门的。”说着,便也迈步往厢房走去。

    看着两人相继离开,苏若水皱了皱眉头,道:“堂哥,我们真的不去了吗?”

    闻言,苏镇南目光微闪,思忖了一下,说:“今天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是那些人暗地里成帮结派的打算对天圣丹尊动手,既然如此,我们就先看看到时会怎么样再说。”

    几日后

    洛川城中的众人全涌向了丹药拍卖会的大会前面,今天是半个月一次的拍卖日,不少等着进入拍卖会的人早就在那排成了长成,八千人的会场,先到先进,慢到的根本无法进去,他们珍惜每一次的机会,就算是拍不到丹药,那进去看看那激烈的拍卖盛况也好。

    只是,今天来的,不仅仅是那排队的八千多人,更有着着洛川城周边的那一些城镇的势力,以及洛川城中被丹药拍卖会打击到的拍卖会,他们早在数日前就商量好,要一举将这拍卖会捣垮,要将那天圣丹尊活擒,在他们想来,一个拥有高品阶炼丹术的炼丹师,应该也就是炼丹品阶高而已,实力是强不到哪里去的,他手底下也就那么一名金丹修士,为此,他们准备了不少时日,也请来了几位金丹修为的修士,软的不行他们就来硬的!今日一战必不可少,到那时,看那天圣丹尊归不归降他们!

    “公子,洛川城周边的那些城镇势力勾结在一起将拍卖会给围起来了,今日还要依拍卖吗?”轩辕剑承他相恩情,对唐心可说是恭敬有加。

    唐心负手而立,看了看天空,勾唇笑道:“今天天气这么好,怎么不拍卖?那些人既然真的想试一试我们的实力,那就让他们来吧!”

    闻言,轩辕剑剑沉思着,道:“既然这样,那我回去调动多一些人马守着拍卖会,以保不会被那些人破坏了。”

    “去吧!你只需要让你的人守好拍卖会周围就成了,另外,在城外再设一个埋伏,我要让那些人来得了,回不去!”清眸中掠过一道冰冷的肃杀之气,沉寂太久,她是打算搅他个天翻地覆了!

    “是!我马上去办!”他沉声应着,当下迅速离去。

    就在他离开后,八煞和墨以及夏雪也走了出来:“主子,我们何时动身过去?”八人白衣着身,气息冷冽而摄人,面容俊郎,皆是一等一的男子,而墨一身黑色战袍,凛冽而强势,随便站出去都绝对是让人震惊的人物。

    唐心看着他们几人,目光微闪,道:“拍卖会的这几个月,你们曾在里面走动过,不过那里面的光线较暗,你们又是隐身于暗处,应当不会有人看到我们的面容,今天来的人除了洛川城的人之外还有周边的几个城镇的势力,为免日后在外行走惹出麻烦,你们把面具戴上,不要让人看到你们的容颜,否则以后出门办事必然会受人追杀。”

    “是!”八人沉声应着,拿出面具戴上。

    “小雪,你也一样,面上复上薄纱。”她看向身边的夏雪说着。

    “好。”夏雪点了点头,也拿出薄纱复上,掩去了美丽出色的容颜。

    “八煞和小雪跟我去拍卖会场,墨,城外的埋伏就交给你,一个也不要放走!不过在此之前,你先将我爹娘和小逸送去城主府让筱筱照顾着。”

    “是。”墨沉声应着,当即便转身离去。

    看了他们几人一眼,她也从空间中取出了面具戴上,唇边勾起了一抺诡异的笑:“走吧!我倒要看看到底那些人有什么本事敢踢我的场子!”

    另一边,几大势力的人气势汹汹的往拍卖会而去,看着那些排成长龙的人,一些修士便开口赶着:“走开走开!今天拍卖会是拍卖不成了的!不想死的都快给我们滚开!”

    那些排队的人被他们一推赶走,不禁脸色难看,为了进拍卖会他们可是提前就来这里排队的,现在却被他们捣乱了,虽然满腹的怒气却压着不敢发作,因为这上千的的队伍有着好几个势力的人在其中,而且当中还不泛实力高强的修士,这样的强敌他们惹不起,只能忍着怒火退开,让他们过去。

    排着队的两条长龙全被他们给捣乱了,有的则见到他们那一伙人气势汹汹而连忙退开,看着那上千人,周围的百姓和修士们都在议论着。

    “你们看,竟然有好几名金丹修士,看来,他们是下足了本去请来的,这丹药拍卖会今天看来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这些人哪是冲着拍卖会来的,他们是冲着天圣丹尊来的,好像是拜访不成反成仇,邀请天圣丹尊加入他们的势力却不料被拒而动了就歹念的。”

    “不过说起来,这天圣丹尊也真是神秘,丹药拍卖会开始这么久也不曾见他露面过,只知道这里是由一个莫子漓的金丹修士主事的,那些去拜访的人连门都进不了,就更别说想见天圣丹尊一面了。”

    “他们这是要逼天圣丹尊出来,好把他捉去,这些人也真的是太……”

    “嘘!你小声点别乱说话,小心被那些人听见,没看见那里有那么多强者吗?别说那几名金丹修士了,你瞧那些来的上千人里面也有数百名的筑基修士,这阵势摆明了就是要逼天圣丹尊出来后生擒他的。”

    “唉,那这回丹药拍卖会可遇上麻烦了,他们好像也才一名金丹修士,而十二名虎腰熊背的汉子虽然看起来很是强悍,但是哪敌得了这么多的强者?而且,那天圣丹尊只怕在修炼上的级别也不高,能对应得了他们这些人吗?”

    其中一名修士担心的说着,毕竟,这丹药拍卖会若是存在着,他们想要丹药的话至少还能来这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拍到一两枚,可若是没了这丹药拍卖会,或者这天圣丹尊被捉了,那这丹药拍卖会定然是开不下去的了。

    “那也没办法,谁让这天圣丹尊没有强硬的势力和后台来对抗他们呢!”

    “站住!”

    拍卖会前,十二龙骑沉声的一喝,强大的威压迸射而出,顿时让空气中的气压低沉了下来,也让周围的百姓以及修士都不约而同的退开了,惊愕的看着那排成了一列挡在拍卖会前面的十二人,震惊于他们的这一声低喝竟能带起这样的气场。

    十二龙骑凌厉的目光紧盯着那前面的上千人马,而在后面,莫子漓和木子黧以及陆镇和李远山他们迈步走来,视线在那前面的人中扫过,便落在了为首的五人身上。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龙一沉声的一喝,气势凛冽,龙族的威压迸射而出!

    “放肆!小小一名护卫,竟敢让我等报上名来!”

    为首的五人中其中一人沉声一喝,上位者的威压也朝龙一袭去,却不想,他自身的威压竟然无法撼动龙一分毫,这让他一张脸顿时有些铁青,心下更是震惊,这不是一个小小护卫吗?怎么不惧他的威压?

    在五人身后,八名金丹修士则在暗暗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些人,目光从木子黧的身上掠过,落在了莫子漓的身上,同为金丹修士,他们能够感觉得到,这名男子的修为比起他们丝毫不逊色,目光朝周围看去,想要看看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没才能别的强者隐藏在这人群或者拍卖会当中?

    天圣丹尊。他们会答应前来也是因为这几个家族势力开出的条件很是诱人,而且,他们也想从那天圣丹尊那里得到可以助他们进阶的丹药,相信凭他们八人之力,想要拿下那天圣丹尊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八名金丹修士,实力之强大,试问谁能抵挡!

    ------题外话------

    妞儿们,票票别留着,快砸过来砸过来,就要开战了有木有,就要相遇了有木有?你们的票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