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 见?还是不见?

    “那也要看你有没那个本事!”

    唐子浩目光一眯,眼底迸射出锐利的光芒,就在梼杌扑过来的那一刻,他提气身上能量反扑而上,调动出体内的武之力重重的将它压在身下,梼杌体形健壮如虎一般庞大,但他运用的是武之力的力道,近几年的修炼,不仅仅是他的灵力品阶上升,就连武之力的品阶也已经跃到了武尊的境界,一名武尊所能使出出的力道已经达到千斤,此时,千斤力道压在梼杌身上,饶是它力量再大也无法四肢朝上的情况下跃起。

    “该死的人类!去死吧!”

    梼杌咆哮的怒吼着,千斤的力道压得它连喘气都困难,尤其是这背朝下四脚朝上,就算有力量也使不出这来,锋利的爪子就要朝那压在它身上的唐子浩剌入时,头顶上光芒折射而下的一道寒光却晃了它的眼,那股凌厉而骇人的杀气在它的脖子之处弥漫而开,冰寒之气透入骨髓,让它已经抵在他背上的爪子硬生生的一收。

    “看来你很聪明。”

    唐子浩的声音冰冷冷的响起,只见他眼中泛过一抺嗜血的杀意,他双腿没有知觉,他只能用一只手紧紧的拉住梼杌身颈部的长毛,另一手紧握着的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抵在梼杌的颈部,只要他手上力道一压,这把锋利的匕首就会剌穿它的喉咙,让它当场死亡!

    久没听见动静,段浪和李正颤抖的抬头一看,这一看,不由的惊掉了一身的冷汗:“主子!”他竟然、竟然趴在梼杌的身上,而那梼杌被他压着居然也翻不过身去,梼杌身上的长毛遮住了匕首,他们并没看到有匕首抵着梼杌的脖子,只是弄不明白那前面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人一兽就僵持着了?

    “你这人类,就不怕我杀了你!”

    梼杌眯着凶残的目光盯着趴在它身上的唐子浩,沉重的千斤力道让它心中很是惊讶,这个人类居然是拼死一博,还是算准了时机引它上钩!如果不是因为见他落地口喷鲜血防备心减少了,断然不会让他得逞!

    “在你杀我之前,我的匕首一定先一步剌进你的喉咙,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

    他眼中杀意凛冽,他来这里可不是抱着侥幸的心态来契约梼杌的,梼杌天性凶残狠厉凶猛绝不服输,他能做的就是将它逼向死角,以命换命!不过,他很珍惜自己的性命,因为他还要去见妹妹,所以绝不可能会死在这里,同样的,梼杌为四凶兽之一,实力强硬寿命拥有上万年的寿命,它也同样珍惜它的性命,绝不会用它的命来赌,因为它赌不起!

    “卑鄙的人类!”

    梼杌气得怒吼出声,然,趴在它身上的人类被它庞大的身体护着,它的威压没能伤到他,反而,正如他所说,只要他的手一动,那把泛着冰寒杀气的匕首就会直接剌穿它的喉咙,让它当场死亡!

    唐子浩眯着眼,锐利的光芒在眼中掠过,冰冷而低沉的声音无惧它的威压而响起:“梼杌,你只有一个选择,成为我的契约兽,否则,我不介意让你陪我一起死!”

    “我呸!你这弱小的人类就想要成为我的契约者?不可能!你就这条只有几百年的命也敢拿来跟我这拥有上万年寿命的凶兽相比,亏你说得出来!”

    “是吗?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为你而来的,没有契约到你,我也不会出去了,既然这样,我只有与你同归于尽了!”声音一落,眼中的杀意迸射而出,那压在梼杌脖子上的锋利匕首往下压了一分,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住手!可恶的人类!卑鄙的人类!你竟然敢威胁我!”

    梼杌又急又气又惊,这个人类当真是疯了!竟然真的不要命了!

    “我没有威胁你,梼杌,跟我契约你只会得到好处,先前我就承诺会与人我契约平等契约,你不会是我的契约仆兽,只会是我的伙伴,而且你只需要在我遇到强劲敌人无法战胜的时候出来帮我一把,其他的,根本不用你,如何?”

    闻言,梼杌皱着眉头想了想,见现在僵持不下,虽然这人类说出的话还算顺耳,不过,他也就是一个金丹修士,让它堂堂上古凶兽梼杌去跟他契约平等契约,它还是觉得自己亏了,眼珠一转,想着,此时他压在它身上动用的是武之力,但若是时间久了,相信这股力量也会散去,那么……

    “梼杌,不用打别的主意,我没有时间跟你耗着,你只需现在给我个答复,跟我契约,我们都会没事,反之,则有同归于尽!”冰冷的声音传出,那压在梼杌颈部的匕首又重了一分。

    正打着主意的梼杌听了他的话一僵,人面上怒瞪着眼,吼道:“行了行了,契约就契约!算我倒霉,碰上你这不要命的!但你要记住你所说的话,契约之后没什么事不要找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去!”

    唐子浩唇角一勾:“这是当然,我若能自己解决的,自然用不着你来动手。”说着,松开了那揪着他毛发的手,自己的手划破一个伤口将血滴入梼杌脖子处的伤口上,开始念动平等的契约咒语,只见,当光芒将一人一兽复盖的同时,地面上浮现出一个复杂而古老的印记,光芒折射而起,契约的力量弥漫而出,因是梼杌自愿的,所以在契约时不会受到对方灵力的阻拦,于是契约很成功,也很快便完成了。

    只见两道光芒分明没入唐子浩和梼杌的眉间,消失不见,地上的古老印记消失,趴在梼杌身上的唐子浩正想起身之时,他和梼杌的身体却又在瞬间发生了一股强大的光芒。

    “啊!不会吧?跟你这小小的人类契约还会进阶?真的假的?”

    正要起身的梼杌也是一怔,继而惊喜的欢吼一声,光芒涌出的瞬间,实力瞬间往上涨了两阶,这让原本心有不满的它瞬间好转起来,朝唐子浩看去,也见他身上的气息狂涌而出,实力往上大涨,竟然一连跃了几阶直奔金丹巅峰的修为,看得它一阵目瞪口呆!

    他的进阶速度也太快了吧?一连升了好几阶?二十来岁的金丹巅峰实力,想想也不会太侮辱了它凶兽的身份,好吧!这个契约者它也就认下了,怎么说,也是因为他几百年都不曾进阶的它才连进两阶,与人契约,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处的,以后它得多看着他点,毕竟是本命契约生死与共的,他若死了,它也活不成。

    这诡异又不可思议的一幕让那怔愕在不远处的两人看得惊奇不已,本以为主子会被那头梼杌杀死,谁知主子却压倒性的牵制住了四凶兽之一的梼杌,接着,又出现了古老的而神圣的契约的印记,现在,一人一兽契约好了,他们却又同时进阶了,而且主子那蹭蹭直上的速度,可说是震撼得让他们说不出一句话来。

    要知道,进入金丹期后的进阶可是极难的,有的人要花数年甚至是数十年才能进一阶,而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几了好几阶,这样的修炼天赋,真的叫他们大开眼界,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片刻后,当唐子浩调整过来时,身上的气息也才收敛了起来,他睁开双眼握了握手,感觉到力量又变强了,金丹巅峰的品阶,只差一步就可进阶入元婴期了,实力越强,越能更好的保护到他所想要保护的人,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此时他的心中充满着期待,期待见到妹妹的那一刻,他可以大声的告诉她,他可以保护好她了!

    “好了好了,发什么呆呢!”梼杌翻身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说:“现在走不走?”却见唐子浩看了它一眼,脸上的笑容加深了,看得它一阵莫名其妙。

    “你进灵兽空间吧!我们回去了。”他收起笑容对它说着。

    “也好。”梼杌没有意见的点了点头,化做一道光芒进入了他的身体里。

    “主子!恭喜主子契约了梼杌!”两人快步走来,欣喜的在他的面前单膝跪下,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收服方法,可不是谁都敢用的,而他,却做到了,元婴修士都未必能契约得了的上古凶兽梼杌,竟然真的被他契约了!

    “嗯,我们回去吧!”相信回去后不久,就会有妹妹的消息了,想到这个,他恨不得能尽快的回去,看看那个天圣丹尊是不是就是他妹妹?

    “主子,上来吧!”李正唤出飞鹰后便唤他上去,三人一同往回而去。

    在另一边,萧遥来到了一别数年的家门口,看着那陌生又熟悉的家,不由的站在外面怔怔的看着,他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里面是否还一样?迈步往前走去,却被两名守门的护卫喝住。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萧遥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拿出腰间的玉佩往前一递,两名护卫看到那上面的图纹心头一惊,连忙恭敬的拱手抱拳:“请二公子恕罪,属下冒犯了,二公子请进。”萧家的玉佩只有寻么几个人有,而且每个个的玉佩都是不一样的,面前的男子,竟然就是那离家多年的二公子萧遥。

    萧遥也没与他们计较,迈步便往里面走去,宅子中,来往的下人不少,各自忙活着,一名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他时,一怔,继而惊喜的迎了上来。

    “二公子,二公子真的是您啊?”

    “郑管家,好久不见。”他停下脚步,对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二公子,您总算回来了,我赶紧去告诉老爷夫人。”那中年男子说着,转身就要往里面走去,却让萧遥唤住了。

    “郑管家,等一下。”

    “二公子,您有什么吩咐?”

    萧遥目光微闪,顿了一下问:“我听说我大哥回来了,而且已经成了家主?”

    “是的二公子,那时老爷身体不好,家族中几位长老和老爷商量后便派人将大公子找了回来,继承了萧家家主之位。”

    “那我大哥现在在家吗?我想先见见他。”

    “家主陪天音姑娘出门去了,还没回来,二公子想要见他,可以等家主回来后再去见他。”

    “天音姑娘?”萧遥一怔,这名字,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那中年男子笑道:“二公子有所不知,这天音姑娘是家主的心上人,大约半年前来到我们萧家,一直在这里住着,家主对天音姑娘很好,有时间就陪她出去走动走动,这不,早上出去的现在也还没回来,我看家主与天音姑娘也很般配,相信再过不久咱们萧家就要办喜事了,呵呵。”

    “原来这样,那我先去见我爹娘好了,你去忙你的吧!”说着,便往后院走去。

    傍晚时分,玩了一天的天音心情大好的挽着萧轩尔的手从大门进来,一边笑吟吟的说:“虽然没找到唐唐,不过有你陪着我我也挺开心的,估计要是让唐唐知道了,一定会说我重色轻友,呵呵。”

    萧轩尔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与柔情,说:“虽然现在没找到,但总有一天会帮你找到的。”

    “嗯,我相信你。”天音美滋滋的应了一声,两人迈步往里面走去,正好看见一名男子站在大厅门口看着他们,不禁眨了眨眼睛,看着身边的萧轩尔问:“那人是谁?”

    看到是他,萧轩尔目光微闪,又恢复了一惯的沉稳与内敛,对她说:“你先回去,我晚点才再找你。”

    “好。”天音识相的应了一声,也不多问,只是冲着那男人一笑,便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看到他,萧遥的只觉喉咙像哽着什么似的,他微张了张嘴,唤道:“大哥,我回来了。”

    “嗯。”萧轩尔迈步往大厅走去,神色淡漠,并没有见到亲人的喜悦。

    见他从自己的身边经过,淡然而从容,萧遥不由的敛下了眼眸,顿了一下,也跟着走进了大厅,看着主位上的他,他走到一旁坐下,面上露出了一抺笑容,道:“听闻大哥当上了家主,我特意回来看看大哥。”

    “也就是多了一份责任罢了。”萧轩尔沉声说着,看着他,问:“何时到的?可吃过饭了?”

    听到他的问话,萧遥眼上掠过一丝惊喜,点了点头笑道:“我是近中午时到的,见过爹娘后就在家休息了一会,还没吃。”

    “既然这样,那等会就到我院子去一起吃吧!也好聊一聊。”

    “是。”他应得欣喜,从没想过一向对他淡漠的大哥这次会邀他一起共餐,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惊喜,他听唐心的话回来真的是对的,如果没回来,他根本不知道他大哥对他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

    夜色降临,轻风拂过,院子里的树叶沙沙而响,在萧轩尔的主院中石桌边,萧轩尔,天音,萧遥,三人相对而坐,看着面前这从没见过的萧遥,天音开口笑道:“我是天音,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萧遥,我听家里的人提起过你。”说着,他目光微闪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想着,总觉得天音这名字在哪听到过,却又给忘记了。

    “呵呵,是吗?我在这里住了也大半年了,这府里的人都挺照顾我的,对了,我听说你好几年没回来了,一直都是在外面吗?”

    “嗯,这次回来除了回家为看一下之外,还替一个朋友带话的。”他说着,看向他大哥,拿出了唐心递给他的那个酒葫芦道:“大哥,这是一个朋友托我带来的,他说让大哥给他装满三杯倒。”

    看到那个葫芦,萧轩尔微怔:“这是……”

    “这是唐唐的酒葫芦!怎么会在你那的?唐唐呢?她在哪里?你是不是见过她?”天音夺过那个酒葫芦仔细的看着,一连窜的问题问出,目光焦急而带着惊喜的看着萧遥。

    萧遥见她这样,又想着天音这名字,突然记起唐心似乎提起过,难道会是她?心下微怔,见两人都看着他,他便道:“是这样的,这酒葫芦是唐心那小子的,他……”

    “那小子?”萧轩尔和天音一怔,有些怪异的看着他。

    “是啊!那小子真的是个酒鬼来的,别的酒还不喝,一定要喝大哥你酿的酒,我跟他是在灵兽森林里认识的,他也不知何时看到我腰间的玉佩,便问大哥是我的什么人,所以前段时间他就让我回来给他打酒,还有就是说一个叫顾天音的女子被捉了回她家族了,让我跟大哥说一声,她现在手头上的事情有点忙,等忙完这阵子,他会亲自来找大哥。”

    说着,声音一顿,看向了那一旁的天音,问:“难道你就是唐心说的顾天音?”不会这么巧吧?他可是说她被她的家族捉了回去的,怎么会在他们家里?还跟大哥在一起?

    “我就是唐唐说的天音啊!我是被我的族人捉回去了,不过你大哥救了我出来,所以我才一直住在这里,我也一直在打听她的消息,你还没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她在哪里?她过得好不好?”总算有她的消息了,天音心里一阵的激动,原来唐唐已经来了这修仙界了,还一直想着找她,唐唐,她就知道她对她是最好的。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他好得不得了,而且,他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创下了自己的商业,也许你们在这边没听到洛川城那边的丹药拍卖会,那就是他开的,他炼制丹药很有一手,因此,人们称他为天圣丹尊。”

    “天圣丹尊?这么厉害?”闻言,天音美眸中闪过惊喜的神色,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她眸光一转,对身边的萧轩尔说:“既然知道唐唐在哪,那我明日就去找她。”

    闻言,萧轩尔微皱了下眉头:“明日?”

    “是啊!我现在急着想见到唐唐呢!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想死她了。”她挽着他的手,笑吟吟的道:“我知道你要打理一个家族走不开的,所以我也不让你跟我一起去,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听到她的话,萧遥微怔,她怎么会当着他大哥的面说想着另一个男人?也不怕他大哥生气么?

    萧轩尔看了她一眼,心下无奈一叹:“想去就去吧!不过自己得小心一点。”

    “嗯嗯,我知道的。”想到可以看到唐唐了,心情不禁一阵的兴奋。

    见状,萧遥这才开口,说:“大哥,我替唐心回来打酒的,打完我还要回去,要不就让我和天音一起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好。”萧轩尔点点头,看了那酒葫芦一眼,想起了那个叫唐心的女子,估计,她是以着男装出现,才让萧遥也以为他是男子吧!真没想到,她竟然也来了这修仙界,以那个女人的性格与作风,她这一来,修仙界必将掀起一阵狂风骇浪!

    人一出名,麻烦的事情就会随着而来,洛川城有一专门拍卖丹药的拍卖会,那些拍卖出来的上品丹药全是由一名炼丹炼制出来的,因没人知道那名炼丹师的丹药品阶,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有人尊称他为天圣丹尊,日子一久,这天圣丹尊四字便成了那位神秘炼丹师的尊称。

    各个仙门的人想要请他加入他们的仙门,为他们的仙门提供灵药仙丹,实力雄厚的家族想在请他当他们家族中的客卿长老,好庇护他们的家族,偶尔若能从他那里求得几枚丹药,总之,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想法,想着怎样才能将那位天圣丹尊拉笼过来,打着如果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唐心他们的宅子也因此而日日有人前来拜访,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各种珍奇的宝贝想要进宅子中,哪怕是见不到天圣丹尊,也希望可以见见说得上话的人,然而,有十二龙骑守护着,根本无人进得了他们的宅子,也没人敢用硬闯的,只是日子一久,那些有头有脸的人见被拒之门外,也心有不甘,渐渐的起了歹念。

    这一日,帝殇陌和柳少白以及苏镇南苏若水四人也来到了洛川城,一进城打听,便知近几个个各个城镇中来了不少的人,也全都是特意来拜访那位天圣丹尊的,不过,却连人家大门也迈不进一步,几人听了这话,相视一眼,先找了个地方坐下。

    客栈中,四人围坐一桌,帝殇陌沉默着,白衣胜雪的他有着一头银白的发丝,面容出众气质不凡,他坐在客栈中,就仿若一位超凡脱俗的仙人一般,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漠而孤寂的气息,优雅的举止仿佛天生而生,不因大街上的喧嚣与客栈中的热闹而分神,他端着茶水轻抿着,沉思在自己的世界中。

    四人皆是仙门内门底子清一色的白衣,却穿出了不少的味道,柳少白白衣着身,端的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风流模样,他的举止随意而透着一股风流的气息,因他是坐在桌边靠窗的位置的,因此,他一手托着头,眸光流转的看着外面大街,似在沉思,又像在欣赏那底里下热闹的街市。

    苏镇南虽也是一身白衣,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狠气息却与那一身白衣格格不入,两者一搭配,显得有些怪异,见他们两人一人喝茶一人欣赏街市热闹,他的脸不由沉了沉,放在桌下的手也因克制着怒气而紧拧成拳头。

    苏若水面上复着轻纱,见他们不开口,又见身边的堂哥快忍不住怒气了,想开口时,却听她堂哥的话已经问出。

    “现在怎么办?你们倒是说说,师尊让我们下山来,可不是让我们在这里闲坐着的。”

    闻言,柳少白睨了他一眼,道:“进城时不也打听了吗?那些人连大门都进不了,我们又不认识那天圣丹尊,在这里更没个引荐的人,你要是有办法你就说出来,我可是没办法。”他一副调儿郎当的的模样说着,一副全不将这任务放在心上的模样,看得苏镇南一阵恼火。

    “师尊让我们四人想办法,既然知道进不了,那你们不会也想想办法吗?就靠我们两人我们哪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苏若水看了面前的帝殇陌一眼,问:“殇陌,你怎么看?”

    帝殇陌看了她一眼,并不言语,只是神情冷淡的敛下了眼眸。一旁的柳少白见了,打开扇子扇着风,道:“既然没办法那就先去探探路,再怎么说我们飘渺门在这修仙界也是最大的一个仙门,如果自报家门他们也不见,那我们就回去吧!如实跟师尊们禀报不就得了?”

    听了这话,苏镇南想了想,沉声道:“那好,就照你说的做,明日先去拜访,如果进不了,我们再想办法。”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我们山长水远的来到这里,又岂能就这样空手而归?就算真的不能请得动那位天圣丹尊,那也要留下来看看他们的拍卖会是怎么样的。”

    “我无所谓,随便你们,反正既然来了,我就打算到处逛逛。”柳少白摆了摆手,说:“就这样吧!明日再见,我现在要去城中走走,就不陪你们了。”说着,站了起来拍了拍帝殇陌的肩膀道:“殇陌,要不要一起去?”

    见他只邀帝殇陌却不叫上他们,苏镇南不由的气哼了一声,对身边的人道:“若水,我们走!”

    看着他们离开,帝殇陌点了点头:“我们顺便去打听一下吧!再怎么说都是几位师尊的意思,能办成固然是好,若真的办不成,我们至少也能说尽力了。”

    “说真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天圣丹尊是什么人来的,不过想见他的人那么多,我们未必能见到,先去看看也好,走吧!”说着,便与他一同往外走去,按着打听所得的路线往那宅子而去。

    大宅中,李远山和陆镇相视一眼,道:“莫公子,现在那些被拒而不见的人都盯着我们宅子这里,我们听到消息,说有好几个家族和唐门派达成了一致,说是见不到主子,就要毁了我们的拍卖会逼主子出来。”

    闻言,莫子漓沉思着,沉声问:“可知是哪些家族势力?”

    说到这个,两人愧疚的道:“那些人私下行动,这个我们还没查出来。”人一出名麻烦就来,真的是不假,那些人见不到主子就想毁了拍卖会来逼她出现,他们倒不怕别的,就怕,若真的逼得主子冒火,定然是血流成河的场面。

    主子的实力和她身边的契约兽他们都是知道的,就算是别提主子,单单八煞他们和实力加上他们的契约兽就已经足够催毁这大半个洛川城,更别提还有十二龙骑和莫公子和木姑娘以及夏雪姑娘了。

    “嗯,加派人手看守着拍卖会那边,如果有什么动静及时通知我们就好。”

    “是,那我们先回去了。”他们两人一般都守着拍卖会,除非有什么事情才会来这边。

    “嗯,回去吧!”莫子漓挥了挥手,见他们离开后,他便也迈步往外走去,见到龙三,便问:“龙三,可有见到唐心?”

    龙三停下脚步,见是他,便道:“主子她在帮城主做最后的治疗,现在应该是在后院。”

    点了点头,他便往后院走去,来到后院,见轩辕剑赤着上身盘膝而坐,背上多数剌着银针,似乎已经治疗完毕,他正将那些银针收回,看着她专注而认真的脸庞,他不由的目光微闪。

    “好了,你回去之后可以试着调气运息,身体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这颗丹药你留着,在运息之时服下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她将一枚丹药递给他。

    轩辕剑欣喜的接过,连连道谢,见莫子漓来了,便道:“公子,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她应了一声,收起东西在院中坐下,道:“子漓,进来坐吧!”

    莫子漓前脚才迈进去,后脚一名佣兵就来报:“主子,飘渺仙门的人在外求见,是见,还是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