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 大战!生死一线!

    “他不是那样的人,去吧!”她笑了笑,便往她爹娘的院子走去,身后,萧遥看着怀里的酒葫芦,愣了愣,好一会才像下定决定似的站了起来,唤出了飞剑御剑往他家族中而去。

    唐正宇和白嫣所在的院子中,不时的传出了阵阵笑语,让走到外面的唐心微顿下了脚步,也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呵呵,小雪啊!这段时间你一直陪着我们,我们真的开心了不少。”白嫣拍了拍身边夏雪的手,感叹了一声道:“以前还没找到心儿时,我们两人是孤单寂寞的,身边连个贴心的人也没有,你也知道,浩儿没了,有时想起,总是睡不着觉,不过还好,老天待我们还算不薄,心儿非常孝顺和贴心,前几个月在那边时,她一边给治她爹爹治伤,一边还想着法子让我们开心,这孩子,我们知道其实她心里也是很苦的。”

    “夫人,您别想太多了,以后都有我们陪你们,少爷不在了,小雪会代替他侍奉在老爷和夫人的身边的。”夏雪握着她的手说着,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有着几分难掩的伤痛。

    “小雪啊,你真是个好姑娘。”她拍了拍她的手,像想起什么似的,将手中的一个镯子取下后顺着她的手套了进去:“小雪,这个玉镯子是心儿给我的,说是暖玉镯子极具灵气,你看我身上也有不少心儿给的东西,来,这个就送给你。”

    “不行的夫人,您还是自己留着,我不能要。”她连忙摆着手就要取下手镯。

    一旁的唐正宇见了,也是笑了笑,道:“小雪,你就收着吧!心儿给了我们不少好东西,不过我们都用不着,像这个镯子它又不是什么法器,只是一个玉镯子而已,你就收下吧!”

    “这怎么行呢老爷,这是小姐送给夫人的,我怎么能要。”

    “小雪,娘亲都说送给你了,你就收下吧!这可是她的一番心意,你要是不收,那岂不是让她伤心?”唐心迈步走了进来,面上带笑的走向他们,来到他们旁边的桌子坐下。

    “小姐。”夏雪怔愣的看着她。

    “心儿,你来啦!”唐府正宇和白嫣不约而同的唤了一声,两人相视一笑,白嫣帮夏雪将手镯戴好,这才道:“听,就连心儿都说了,你就不要推辞了。”

    夏雪心中一暖,看着手腕上那个碧绿通透的镯子就知这虽然不是法器之类的,但却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他们竟然就这样送给她了,当下,点了点头,轻声应道:“谢谢夫人。”

    “爹爹娘亲,你们在这院中会不会太闷了?要不,我陪你们去外面走走?”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唐正宇道:“心儿,你的拍卖会开得那么大,我龙一说不少人在打听幕后的人,也有人盯上了我们这是里,你要是陪我们出去,岂不是会让你的身份曝光?”

    “是啊!还是不要了,我们不想给给你惹麻烦。”白嫣也开口说着。

    唐心扬唇一笑,道:“爹娘,这个你们可以放心,我从没在公众场地露面,就算有,只除半年前进城的一次而已,所以是没人会记得我的,而且,你们担心的事情根本不是问题,我们这宅子是有后门的,从后门出去正好可以避开前面盯着上的那些人,又不会被人发现,小雪留在家里,我们带小逸一起去。”

    “真的不会有麻烦吗?”

    “不会的,放心吧!就算有麻烦我也能应付。”她笑了笑,对夏雪道:“小雪,你去找小逸找过来,那小鬼现在才几岁大,就已经是小冰山一块了,长大了那还得了,正好带他出去转转。”

    “好。”夏雪温柔一笑,起身道:“那我去带他过来。”说着,便往院外走去。

    片刻后,四人便一同从后门出去,前往热闹的街市之中,唐心男装俊美,一路上引来不少女子频频回首送秋波,在她身旁的唐正宇和白嫣两人十指相扣,相视而笑,很喜欢现在这种生活方式,没有太多的事情,日子平平淡淡却幸福着。

    拓拔逸明明长着一副精致可爱的模样,却整个面无表情一身冰冷气息,小家伙腰间还佩带着匕首,走起路来那叫一个威风,明明是叫他出来玩的,可他却不时的盯着周围,一副谨慎的模样,看得唐心不时的摇头轻叹。

    “小逸,我是让你出来玩的,你就放松点吧!在这百姓这么多的大街上是不会有危险的,放松点放松点,来,给我笑个看看。”她拍着他的小肩膀,朝他眨了眨眼睛笑说着。

    而拓拔逸也非常给面子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看得唐心一阵无语。

    “呵呵,心儿,你就由着他吧!这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不是强行就能改变的。”白嫣温柔的笑着,忽然见前面有人在打绵花糖,便伸着手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小逸,你吃过那前面的东西吗?”

    拓拔逸顺着她的手看去,见有几个孩童围着一个一个摊位在等着,有的手里则拿着一个大大的白色的东西,瞧那些小孩伸着舌头舔着那东西,吃得一副开心满足的模样,他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压根不知那是什么东西。

    见状,三人相视一眼,带着他往那小摊走去,唐心看着那小摊放进白糖拿着一根竹签在那转着,不一会一支大大的绵花糖就出来了,她看向身边的拓拔逸,总算见他到那眼中有着一丝孩子应有的好奇,笑了笑,掏出了钱买了一支给他:“来,拿着。”见他拿着绵花糖却一副不知从何下口的模样,便指着那些小孩道:“看见他们怎么吃的吗?就那样吃。”

    “爹爹娘亲,我们到前面的茶楼去坐会吧!”

    “好。”看着拓拔逸那让人爱怜的模样,两人不由的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走吧!”

    另一边,城主的府中,轩辕剑看着呆坐在她秋千上的女儿,便走过去:“筱筱,在想什么呢?”

    “爹爹。”她回过神,看向他柔柔一笑:“没有想什么,就是坐着无聊发发呆。”

    “那怎么不去公子府中走走?他们那边的人都挺喜欢你的,又有夏雪姑娘和木姑娘她们做伴,你若去了也不会太无聊。”说着,见她摇了摇头,便问:“还是你不舒服?最近我怎么总觉得你怪怪的?总在呆在家里也不出去,要不这样吧!我要去公子那边拿药,你跟我一起去走走吧!”

    闻言,轩辕筱筱想了想,便道:“还是不要了,我等下要去看一下那些孩子,给他们送些衣服去。”

    “那好吧!多出去走走人也精神一点,别总是闷在家里头了,我就先走了。”声音一落,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直到她爹爹离开,她才轻呼出一口气,想起了冷煞,不禁心头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站起来轻呼出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一边道:“别乱想,我才没喜欢他,没喜欢他,没喜欢他……”

    片刻后,她准备好给孩子们带去的东西后也出了门,只是没想到才出大门口就撞见了冷煞,看到朝这边而来,她连忙往里面缩了进来,却仍慢了一步,那人的声音在她掉头就走的那一刻也传来。

    “轩辕筱筱。”

    “冷、冷大哥,真、真巧,你、你来找我爹爹吗?他刚才已经出门了,说是去公子那里拿药没、没在。”她看也不敢看他,一边避着他,垂低着头目光朝别处看去。

    看了垂低着头一直避开他的轩辕筱筱一眼,微皱了下眉头,道:“地上有金子?”

    “啊?”她一怔,本能的一抬头,才回过神来:“没、没有。”如花的容颜泛过一丝红晕,她急急的道:“我、我还要去给孩子们送东西,我先走了。”说着,看也不看他连忙离开,谁知手却被他给抓住了。

    “我陪你去。”他定定的看着她,道:“夏雪和木子黧找你,我陪你去,然后到宅子那边去,走吧!”说着,不等她回过神,便带着她往那些孩子居住的贫民宅走去。

    “冷大哥,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我等会可以自己去见小雪她们的,冷大哥……”看着他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她不禁心跳得飞快,偷偷看了他一眼又连忙移开了目光,莫名的,心里有一丝甜甜的滋味。

    在茶楼中坐下喝茶的唐心几人,边喝着茶边聊着天,却不知,在某一处,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幽深如一汪古井的目光正看着唐心,好半响,才敛下了眼眸,沉声道:“东西送过去了吗?”

    “回主子,已经送过去了。”身后一名男子恭敬的说着。

    男子转动着手指姆上那枚墨绿色的板戒,目光依旧落在那茶楼中的唐心身上,沉声道:“消息传回来没有?”

    “主子放心,应该在这几天他们就会回来了,到时一定能将那个人完整的资料交给主子。”

    “退下吧!让你的人不要跟太近。”深邃的目光掠过一抺暗光,心下暗忖着:会不会是她呢?

    “是,属下告退。”恭敬的声音一落下,身后的男子便退了出去。

    茶楼中

    “心儿,我们出来也挺久了,回去吧!”白嫣柔声说着。

    “娘亲,我们才逛了一会,而且这时间还早,这么快回去做什么?”

    “我们都知道你忙,瞧你炼完丹还要陪我们出来逛街,身体哪里会受得了?我们早点回去,你也可以去休息一下。”

    唐正宇也点了点头,笑道:“你娘亲说得的,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外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可看的,出来走一圈就是了,走吧!我正好回去找龙一他们练练剑法过过招。”

    “那好,我们回去吧!下回再出来也是一样的,再不然,我若真的抽不出时间来,也能让小雪陪你们来。”她笑了笑,唤来了小二付了钱,便与他们一同往回走去。

    转过了几条街,从后门进,不用一柱香的时间也就到家了,进了家门将她爹娘送回院子,一回身便见小雪迎了上来:“小姐,先前有个人送来了东西,放下就走了,东西还在前面,你快来看看。”

    “哦?有人送东西来?”唐心一怔,道:“送了什么东西?那人没说是谁吗?”

    “没有,只是说这是小姐你的东西,我还以为是你们在外面买的,不过想想又不对,可那个人已经走了,东西我还放在前厅里。”

    “去看看吧!”她说着,迈步便往前厅走去。

    来到前厅,确实见桌上摆着不少的东西,她走到主位上坐下,郭蓉连忙就送上了茶,然后退出了外面,她端起茶轻抿了一口,道:“小雪,打开看看都是什么。”

    “好。”夏雪应了一声,上前打开其中一个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不由一怔:“主子,你看。”

    唐心抬眸看去,见盒子里装的竟然是极其少见的血燕,不由的也挑起了眉头:“血燕?”放下茶杯走上前去看,见果然是燕窝中的珍品,尤其是极其少见的珍品,这东西有钱也未必能买到,不禁道:“是谁这么大手笔?又是谁这么大的本事?连血燕都弄来了?”

    “血燕?这也是燕窝?”夏雪一怔,因为她没见过血红色的燕窝,从不知道燕窝还有这样的颜色。

    “嗯,不错,此种燕窝被所附岩石壁矿物质渗透,经氧化通体均成暗红色,也叫”红燕“,含有丰富矿物质,营养好,产量极少,为燕窝中的珍品。”见她越听越不懂,她笑了笑:“总之,这个就是极为少见的滋养补品就对了。”

    闻言,夏雪又打开了另外的一个几个盒子,看到那些全是滋养的补品,而且还是极为少见的珍品,不禁回头看向她:“这些也是滋养的补品。”

    唐心目光微闪,不由的沉思起来,这些东西都如此不凡,就算是她也无法拿出,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送这些东西给她?她在这洛川城中,也似乎江没有与人特别交好的,那么,会是谁呢?

    “小雪,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然后炖些血燕给爹娘吃。”她交待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怨气峰中常年云雾弥漫,参天大树的尾端被云雾缠着,淡淡雾气弥漫在峰中,让人如置身于云雾之中一般,经过几天的时间终于来到怨气峰的唐子浩在段浪和李正的带领下,来到了峰中的深处,一处幽深无人充斥着危险的地方。

    因怨气峰中有着四凶兽之一的梼杌,根本没人敢来此峰之中,因此,没人走动的林中四处杂草丛生,段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而李正则在前面劈开杂草与树枝让他们可以行走,看着这只有虫鸣声的山峰,几人都异样的小心谨慎。

    “主子,这怨气峰这么大,我们怎样才能找到那梼杌?”

    唐子浩目光微闪,看了看着头顶上白茫茫的一片,思忖了一下,道:“我用雷引它出来,这里既然是他的盘居之地,那么用雷劈打就一定能引它出来。”说着,他看向两人,道:“你们先离开吧!以你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对抗梼杌,甚至连它的威压也无法抵挡,离这里远点,躲起来。”

    “那怎么行?让主子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不放心。”

    “是啊主子,你就让我们跟在你身边吧!如果那梼杌真的来了,多个人也能多个帮手啊!”

    听到他们的话,唐子浩沉声道:“问题是你们在这里根本不能帮到我,还会让我分心,先躲起来,不要做无畏的牺牲。”

    见状,两人相视一眼,这才应道:“是,主子。”心头却是越发的相信,他们跟着他是跟对了,试问,有几个主子会在危险面前让他们先离开的?他并不像别人一样,拿他们当先峰,而是为着他们的命考虑着。两人往后退去,却并没走多远,那梼杌凶残而狠暴,他们也担心主子不是它的对手,无法将它驯服。

    调整了气息后,唐子浩也没有片刻停留的便提起体内的气息,双手在身前转动着,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风起云涌,林中大树被一股狂风吹刮着左右摇摆,呼呼的声音咆哮着在林中响起,如同一只野兽一般的狂扑而来,狂风吹散了云雾,露出了头顶上的天,可见到,那参天大树之上的天空酝酿着一片乌云,声声闷雷声从云层中传出,轰轰的震人心神。

    那退到不远处看着的两人第一次见他催动雷属性,引发出这样强大的雷鸣,不由的看呆了,内心震撼不已,变异灵根雷属性啊!这一记惊雷下来,那可是能轰死多少人的超强战斗力?只可惜主子的腿不方便,要不然,相信他的战斗力会提升数倍!

    “轰隆!”

    只听,随着云层中的雷鸣声越发的响亮起来,骤然间,云层中轰隆的一响,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劈落在前面的参天大树上,只是一击,便将那几人环抱的大树给劈毁了,连带着地面也微微裂开了一条缝,强大的威压与气息从地中泥土扩散而开,整片林子似乎还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消停了一会,还能感觉到阵阵的震动从地底下传来。

    就在惊雷打响的那一瞬间,一头伏在洞穴中沉睡的凶兽梼杌被那一声响雷所惊醒,伏在地上的它还能感觉到整个山峰传来的晃动之意,它睁开了眼皮,露出了凶残狠厉的目光看向了外面,感觉到震动停下了,便又重新合上了眼,不去理会,可没到的是,才隔了一会,山峰中的某一处又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那惊雷从天而降,劈落在地面上,又因它是伏着的,那强大的震动以及余威从地面重重的传到它的心脏处,让它在一瞬间猛然的暴怒起来。

    “该死的!大晴天打什么雷!”它走出外面,仰天怒吼一声:“嗷!”

    林中的唐子浩听到这声音,目光一眯,手一动,接着另一道惊雷再度劈下,而这一劈却是顺着那声音的方向劈去。正当梼杌吼了一声后打算进去时,突然一声轰隆声从头顶上传来,紧接着便见一道惊雷朝它劈下,惊得它拔腿就跑:“雷劫不是过了吗?怎么又有雷追着我打?”一边跑,一边想着,突然神色一凛:“难道是有人进了我的地盘?”

    “哼哼!很好,很好,我正饿着肚子呢!就去把那人吃了!”它张开着嘴,咧着骇人的獠牙,迈着步伐往林中走去。

    而另一边,唐子浩静坐等待着说,他相信,自己击下的惊雷会引着那梼杌朝这边而来的,梼杌为四大凶兽之一,又是战斗力极强的凶兽,其实连他自己也无法肯定是否能收服了它将它契约,但,不管如何他也要拼尽全力契约了它!

    寻着气息而来,体格健壮模样骇人的梼杌迈着步伐在林中走着,拔开着杂草,不时的低声吼叫着,那跟老虎一样的爪子每一按下,因体型的庞大总能在地面上按出这个印记来,长一丈八尺的尾巴在后面甩动着,当它拔开了杂草找到那闯入它地盘的人时,顿时停了下来,目露凶残的盯着那前面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

    “就是你这人类闯入了我的地盘,还在我的地盘上打雷?真是找死!”低吼的声音夹带着狠厉与凶残,那骇人的模样与气息一出现便足以吓退的有的灵兽与人类,然,那坐在不远处的轮椅上的唐子浩却是静静的在打量着梼杌。

    梼杌状似虎,豪长一尺,人面虎足,猪牙,尾长丈八尺,能斗不退。前面那头梼杌,正如书中描述的一样,丝毫不差,看这模样,明明是兽身,却顶着一张人面上其中,人面的下面一学有着猪牙嘴,十分骇人,单单这模样已经是吓人非常,性子更不用多说了,难怪会被列为四凶兽之一。

    没有丝毫的停顿,他双手仍置于身前,准备着随时的进攻与防备,看着那头暴怒凶残的梼杌,他沉声道:“梼杌,我千里寻你就为了要你成为我的契约兽,我知道梼杌不易驯服,今日,我就拿命跟你比一回,如果你输了,那就与我契约,如果你赢了,我甘愿沦为你裹腹之物,你可敢?”

    “渺小的人类!不知死活的人类!狂妄放肆的人类!就凭你这坐着轮椅的人就敢跟我比斗?哼!好!我就成全你,与你赌一把,但我要先告诉你,你若输了,我会撕开你的腹部掏空你的内脏,扯下你的手脚,咬下你的头颅!连渣都不会有剩!”

    凶残而嗜血的话一出,再加上梼杌还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它的虎形的爪子,听得那躲在不远处的段浪和李正心头大惊,冷汗直冒,这还没战斗,梼杌的这一番话就已经起到了威摄的作用,若是胆小的只怕已经吓得浑身发抖,而他们的主子却仍坐在那里不见有一丝的惊慌之色,真的让他们好生佩服。

    听了梼杌凶残嗜血的话,唐子浩不惊不惧的露出了一抺满意的笑意:“好!很好!我要的正是你的凶残与嗜血!这样才能震摄到敌人!就冲着这一点,如果你输了,我也会与你定下本命契约!让你与我处于平等的关系!”

    梼杌虽为凶兽,却也精通人性,此时见它嗜血凶狠的话语根本吓不到他,反而他竟然还说要与它定下本命契约,不由的微歪着头,那人面上带着一丝的怪异,咧了咧嘴,舞动着虎形的爪子就道:“别废话!就凭你也想打败我?真当我梼杌是浪得虚名?”暴吼的声音一出,便见它猛的扑了上前,气势汹汹十分骇人!

    早就等它扑上来的唐子浩手一动,口中催动着雷属性,只听瞬间闷雷声一声,轰隆的一声巨雷从天而降,朝那梼杌毫不犹豫的劈了下去!

    “轰隆!”

    梼杌一看大惊,迅速避开,同时怒骂:“好你个人类!本事还不小,难怪敢来到怨气峰,今天,我就让你活着进来,死在这里!吼!”咆哮的声音一出,强大的威压袭向了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

    见那足以杀人的威压袭来,唐子浩双手迅速在轮椅上一拍,整个人腾空而上,而也那一瞬间,他坐所着的轮椅被摧毁,散落一地,他借由体内的气息而飘立于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头在地面上的梼杌:“梼杌,你的战斗力是很强不错,但是你不是飞行类的凶兽,你的战斗力仅于地面,若是腾飞空而战,你根本赢不了我。”

    “卑鄙的人类!敢小看我梼杌的战斗力,我就让你瞧瞧,我的本事!”咆哮一声前身一俯后脚一蹬的飞跃而出,同时嘴一张,喷出了一道火焰朝他烧去,哪知,飘浮于半空中的唐子浩手一动,口中一念,一道惊雷又再度劈下,这一回正好因梼杌的飞跃而上迎了个正着,在它惊知上当想要避开时已经无法闪躲了。

    “轰隆!”

    “啊!可恶的人类!”那道惊雷打落在梼杌的身上,重重的击打把它从半空中打落下来,身上的皮毛被雷击焦了一大片,隐隐有着烧焦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着,身体重重摔落地面的梼杌震得地面也微晃动了一下,撞地的痛让它越发的激起了它好战的心,猛的从地上窜起,咧着猪牙与人面,又再一次的腾空而起。

    看到那梼杌扑来,火焰随着窜上,唐子浩目光微闪,早在来此之前他就查过了,这梼杌不会飞,却会喷火,好战不服输,如果单单以气息飘浮在半空闪避它的攻击,那根本就连它的威压那一关也过不了,但是,正好因为他是雷属性的,他可以借由雷之力来对付它,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会就算梼杌是四凶兽之一也敢来这里的原因。

    如果契约了它,那么,它将是他的一大助力!所以,它,他是势在必得!

    眼中凌厉之色掠过,目光看向那头再度扑上来的梼杌,取出了剑,一手握手一手引动雷属性,当剑气挥动时,雷属性伴随着剑气而劈下,每一击的威力都增强了数十倍!

    “咻!”

    凌厉而骇人的一剑挥出,那蕴含在剑气之中的雷属性让人又惊又惧,从没想到雷属性还能用来这样用,夹带了雷属性的与剑罡之气的一剑,若是被劈中了会不会成两半?不远处的段浪和李正两人屏起了呼吸,只觉心手紧张得冒了汗,看着他们的主子和那头梼杌一来一往的战斗着,强大的威压与气息将这林中压得一片的低沉,也让他们越发的难以呼吸,当下,两人相视一眼,慢慢再往后退,再这么近的距离只怕他们会筋脉暴破而死!

    “吼!”

    “咻!”

    “轰隆!”

    “咔嚓!”

    激烈的战斗声音从前面传来,退远一点的两人看到,那周围的参天大树被他们一人一兽毁得七七八八,横七八竖的乱倒着,因为树木的倒下,因为那股强大的气息,头顶的云雾根本无法凝聚,只除了那因他们主子的雷属性而涌动而来的那片乌云,看到一人一兽激战不下,李正不禁担心的说:“怎么办?这样久战不下再战中下去主子的体力也吃不消啊!那头梼杌也真不愧为是四凶兽之一,竟然被雷劈打了那么多下都没晕死过去,这可怎么好?”

    段浪也面露担忧之色:“你担心的正是我担心的,主子的体力不如梼杌,久战必败!我们应该想想办法,要不然到最后主子一定会输给梼杌的!”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间,因用气息凝聚身体飘立于半空的唐子浩也因体力的不支而闪避不及被击了下来,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砰!噗!”

    一口鲜血喷出,两人不由的惊呼出声:“主子!”当即不再停留,连忙跑了出去,想赶在那梼杌过去之前将他救走。

    “别过来!”唐子浩捂着胸口厉声一喝,凌厉的气息与摄人的威压顿时让他们两人惊住了,怔怔的站在原地。

    也就在这时,那头梼杌轻蔑的睨了两人一眼后,哼了一声,迈步来到唐子浩的面前,目露凶光的说:“你输了,渺小的人类,我早说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就要把你撕开掏空吃了你!”舌头一卷,仿佛看到美味的食物一般的流出了口水。

    看到这一幕,段浪和李正不忍亲眼目睹他被撕开掏空吃掉,不由悲呼一声,别开了眼:“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