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 前往洛川城!

    唐子浩在戚威的带领来,来到了戚家所在的城镇,青城镇,戚家的当家家主收到消息说戚威将那位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金丹修士给请来了,当下亲自率领众人到城门来迎接,这一整个家族都出动,郑重而恭敬的郭姿态让城中百姓纷纷诧异万分,毕竟,青城中的人都知道戚家在这里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怎么会这样重视?到底是什么人物到来?

    “子浩,你看,我父亲他们亲自来迎接你了!”看到那城门里面的一大群人翘首以待的等候着,他不由大步先迈上前,来到他父亲的面前双手抱拳行了一礼:“父亲。”

    “嗯,你说的就是那位公子吗?”戚家家主沉声问着,目光落在后面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身上,暗暗的打量着,这一打量,心下不由的越发震惊,这才不过二十出头的男子,竟然已经是金丹修士?还是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天才修炼者,当真是不可思议,这样的修炼速度他日必将高不可及!如果此时能与他结成亲家,那将是他们戚家之福。

    戚威也心情大好,总算把唐子浩带到这城中来了,当下点了点头应道:“是的,就是他。”说着,四处张望了一下,问:“父亲,小婉怎么没来?”

    “你妹妹在家里,我没让她出来。”戚家主沉声说着,这时,唐子浩已经来到他们的前面,他当即迈步一步,拱手一礼:“在下戚家家主戚丰铭,久闻唐公子大名,今日得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啊!”

    “戚家主言重了。”唐子浩也开口说着,看了一眼他们那些人,目光落在戚威的身上。

    “唐公子一路而来,定然是累了,请先到府上休息,请。”戚家家主做了个请的手势,让他先行。

    “如此,那就打扰了。”他微点了点头,示意身后的金玉瑶推着他走,一行人这才往戚家而去,而在人群中,有几名散修看着戚家的人特意来迎接,不由低声问:“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是什么人?”

    “这个我们哪里知道,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走!”几人低声说着,便没入人群之中离开。

    戚家中,此时因唐子浩的到来而热闹起来,来来往往端茶送糕点的侍女,以及忙碌着安排晚宴的众人,戚家虽然是大家族,但知道唐子浩拥有那样的实力,自然也是希望将他拉拢靠向他们家族,这以后若是有什么事,至少也能有个照应。

    “唐公子,请喝茶。”主位上的戚家主示意着,道:“听威儿说他的命是唐公子救的,我一直想要答谢唐公子,今日总算是有机会了。”他笑了笑,看着唐子浩又问:“还不知道唐公子是哪里人氏?”

    “我行走四方,没有固定落脚点。”他淡淡的说了一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敛下了眼眸。

    “喔,原来这样,那唐公子不妨就将这里当成是你自己的家,安心在这里住下吧!我听威儿说过唐公子在找令妹,这个我可以帮唐公子打听打听消息,唐公子在这里住下,一有什么消息,你也能立即知道。”

    于是,唐子浩便在这戚府住下,只是次日的时候,戚府外面却聚集了近百名散修,当护卫匆匆来报时,戚家主皱了皱眉头大步往外走去,来到外面确实见有一大群的散修围在他们戚家大门口,也因此,引来了城中百姓的打量和窃窃私语。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戚家主沉声问着,目光落在那名站在最前面的散修身上,在修仙界有着一群散修的存在,他们不属于哪门哪派,自修成才,实力并不比仙门中的修士低,尤其是这些散修虽然分布各地,却又聚集在一起,平时散布在城中各地,就连这青城镇也有不少散修的影子,不过,却从没像今天这样,出现上百人,尤其都围着他戚家大门。

    闻讯而来的戚威边走边问着:“父亲,怎么回事?我听说有上百名散修围着我们家大门口?”脚步停下,朝那些散修看去时,突然觉得他们有些眼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你们……”

    “我们找那位玄衣公子的,麻烦你们把他请出来。”为首的一人说着,目光落在戚威的身上。

    戚家主不明所以的看向身边的儿子,问:“谁?唐公子?”

    “嗯。”他点了点头,看了那些散修一眼,这些散修的实力大部份居然都在筑基期,还真的不简单,当下,他开口道:“你们等一下,我去叫他出来。”

    独自在房中修炼的唐子浩浑身弥漫着浑厚的气息,变异灵根雷属性,尤其他还是天灵体,修炼起来速度比别人要快上十倍有余,他将身上弥漫着的气息引入丹田之处,待身上的气息收敛起时,这才慢慢的轻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子浩,子浩,那些散修来找你了。”

    外面,戚威大声的喊着,来到那紧闭着的房门前,拍了拍门:“子浩,你在里面吗?那些散修来找你了,你出来看一下,就是那一日你救下的那些散修。”

    房里的唐子浩听到这话,目光微闪,跃身坐在轮椅上,这才推着轮椅往外而去,打开房门,见他站在门口处,便问:“那些散修?”

    “嗯,一百来人,全站在大门外面,你去看看吧!”

    闻言,唐子浩这才推着轮椅往外而去,来到大门外时,那些散修见到了他,一个个目光灼热神情恭敬的向他拱手行了一礼:“公子!”众人齐声一唤,低沉的声音夹带着灵气响起,传入了周围众人的耳中。

    “你们有何事?”唐子浩开口问着,目光落在为首的那人身上,这一百多名散修就前面那人的实力最为高强,是一名筑基四阶的修士,后面虽然有不少筑基修士,却大多只是一阶和二阶之间。

    “日前得公子相救,我们才能得以活命,因此,我们兄弟商量了一下,决定跟随公子听候公子吩咐,还望公子能收下我们。”他们都是商量过的,因为那一日那道惊雷让他们至今都还没能缓过神来,那股震撼还在他们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他们散修群龙无首,才会有些家族的人想要以势力相逼让他们归顺,与其这个,还不如找个实力强硬的主子跟着,至少,还能干一番大事!

    听了他们的话,周围的人全都倒抽了一口气,这上百名实力强硬的修士竟然自动送上门要跟随于他?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当下,不由的全看向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百姓们都不明白,为何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会让这些散修想要追随于他?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呢?

    就连戚家家主也不由的因散修们的话而怔住了,他可是知道,这些散修个个眼高于顶,不少家族想要收服他们,他们却从不低头,怎么这会却跑来说要追随唐子浩了?难道就只是因为唐子浩救了他们一命?

    相对的,唐子浩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仿佛对面前这一幕毫不感意外一般,他一一打量着面前的上百名散修,最后,才开口道:“你们都想清楚了?”

    散修们一听这话,当即恭敬的单膝跪地,齐声道:“属下叩见主子!从这一刻起,我们愿意将生命交给主子,听候主子的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郑重的承诺铿锵有力的响起,上百名散修,个个面带敬意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的话。

    “起来吧!”唐子浩说了一声,道:“你们现在可有地方落脚?”

    “主子,我们在这城中有一处落脚点,主子可一同去看看。”

    “你叫什么?”他看向说话的那名散修问着。

    “回主子,属下段浪。”

    “嗯,走吧!带我去看看。”他说着,转身对戚家主说:“戚家主,我就不会在府上打扰了,就此告辞。”说话间,段浪已经来到他的身后帮他推着轮椅,而在这里,急急跑出来的金玉瑶一见,也连忙跟了上去。

    “这、这就这么走了?”戚家主怔怔的看着他们一行人的离开,看向身边的儿子道:“你快跟着去看看啊!还愣着干什么?”本想今日将他的女儿介绍给他的,谁知他却走了?

    “父亲你不用急,我这就跟去看看。”戚威说着,也连忙跟在后面而去。

    当唐子浩来到那一处宅子时,见地方竟然不比戚家小,不由的对散修们又多了几分的诧异,进了里面,一旁的段浪在旁边跟他说着一些事情,包括他们散修的平日修炼和任务等等。

    “段浪,散修们是不是都分布各地?那在别的城镇当中是否还有你的人?”唐子浩在院子停下,问着一直跟在身边的男子。

    “是的主子,除了我们这一百多人之外,分布别的城镇的还有一百多人,不过那一百多人是听令李正那家伙的,我已经让人飞信告诉他们,让他们回来看看。”

    闻言,他点了点头,沉声问:“既然你们常在各地走动,可听说过一个叫唐心的女子?”

    “唐心?”他想了想,摇了摇头:“没听说过,主子,你要找她?我们可以四处去找听的。”

    “那你们就打听一下她的下落,另外多注意一下修仙界最近有没出什么大事。”

    “是。”段浪恭敬的应了一声,对他道:“主子,我带你去院子里面看看吧!”说着,便推着他往里面进去,而身后的金玉瑶迈步想要跟上,却让人给挡下了。

    “姑娘,你的院子在这边,请跟我们来。”另一边散修说着,挡在金玉瑶的前面不再让她跟着去。

    金玉瑶看了看离去的唐子浩,不由哼了一声,甩袖跟着那名散修往另一边走去。而那跟在后面而来的戚威却是连大门都进不了就给挡下了,直在外面嚷嚷着。

    一晃眼,两个月过去了,这一天,青城镇中的唐子浩因下山大半年了,却仍没找到他妹妹的下落而开始担心着,想着,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那灵兽森林凶险万分,她会不会到现在还没出来?还是出不来?独自一人坐在院中,看着清晨的天空,心中却是一片的担忧。

    这时,段浪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来到他的面前,沉声道:“主子。”

    “可是有她的消息了?”

    “主子,我们的弟兄们四处打听,都没听说哪个城镇中有个叫着唐心的女子,不过,我们倒是听说近半年来在洛川城那一边掘起了一位天圣丹尊,这位天圣丹尊很厉害,他自己开办的一个拍卖会,专门只拍卖丹药,短短的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在这修仙界打出了响亮的名堂,然而,这天圣丹尊也很神秘,几乎没人见过他露面,一般经手的全是他手底下的人在做的,就连一些丹宗都无法炼丹的丹药,这位天圣丹尊却可以随便拿出在拍卖会上拍卖,足可容纳八千人的会场每次拍卖时都一片火热,因为是半个月一次的拍卖,又只有前八千人可以入内,因此每次拍卖会都有很多的人提前数天就在那里排队。”

    “天圣丹尊?”他低声呢喃着,目光微闪,问:“仔细查一下这位天圣丹尊的来历,以及他手底下的人。”会不会,他就是他要找的人?妹妹以前也曾扮过男装,而且听花非花说,当时她进入仙门就是为了去学炼丹的,那么,会不会就是她呢?

    想到有这个可能,心情不由的也跟着激动起来,大半年了,他下山来找她已经大半年了,终于有了一点的眉目,这消息太让他欣喜了,如果真的是妹妹那就太好了,以她的性子,相信去到哪里都会在那里掀起一翻狂潮的!但怎么样都好,只要她不被别人欺负,那他就放心了。

    一旁的段浪有点不明白主子到底在激动什么,不过跟在他身边也两个月了,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当下便道:“主子,那我先下去让人去打听。”

    “去吧!”唐子浩挥了挥手,此时的心情与先前截然不同,此时,他心中隐隐期待着,这个天圣丹尊就是他要找的人,就是他的妹妹。

    外面,才走出院子的段浪就碰上了李正,忙将他拉到了别处,这才道:“李正,我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吗?你怎么过了两个月才回来?”

    “我说段浪,你主子在那里面?就让我进去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甘心追随。”虎腰熊背的汉子说着就要推开他迈步往前走去,却让身边的人给拦下了。

    “李正我告诉你,你别乱来。”

    “我乱来?你小子才乱来!”李正横眉瞪眼的怒视着他:“当初你是怎么说的?我们一人带一百多名兄弟,然后好好的闯出一个名堂来,而你呢?才多久没见你?你竟然说认了个主子,连带着你的那一百多名弟兄也哪顺于他,这能让我不恼火吗?你说你当初的话是怎么说来的?现在却给我做出这样的事,我非得进去看看,能让你承认的主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段浪一听拧了拧眉头,沉声道:“李正,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会话吗?”

    闻言,李正双手叉腰,回头看着他:“好,你说,我倒想看你能说出什么来,我们当散修多自在,可瞧你现在,瞧瞧你现在什么样了!”

    “我觉得我现在很好,比当散修好,李正,你知道吗?我们以前当散修时总要面对不少的家族暗中埋伏截杀,每次看到有兄弟因这个而死,我就内疚万分,那一回,如果不是主子出手救下了我们,根本不会有我如今站在你面前跟你说话,主子他不是一般人,他的实力很强,跟着他,就算是死也会死得有所值,因为我相信主子是个绝对会让这修仙界中人闻风丧胆的一位至尊强者!”

    听到这话,他皱了皱眉头,心下思忖着,又不太确定的问:“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你就那么相信他会有一番大作为?可我怎么听说,他的腿好像是不能站起来的?”

    “真的,你相信我吧!跟着主子真的不会有错,主子的腿现在是不能站起来,但是,终有一天会站起来的!”

    良久,良久李正也没说一句话,他迈着步在思索着,想着他所说的话,最后,这才道:“那行,我可以听你的,不过,若没真本事,我还真不会服他!”

    “李正,你可知,主子是变异灵根雷属性!”

    “什么!”他大惊,颤声问:“变、变异灵根雷属性?”这、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在千万的修仙者中,变异灵根还是雷属性的却是极少记出现的,听闻这修仙界的一位公认实力最强的一名老者就是变异灵根雷属性的……

    “而且,还是天灵体!”

    “天灵体!”他不可思议的看段浪:“拥有天灵体,一日修炼千里,他、他真的、真的是天灵体?”

    “没错,我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主子让我去办点事,我先走了。”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迈步离开。

    而在院中坐着的唐子浩此时则在想着,他的身边没有厉害的神兽,加上双腿又不便,纵有实力也使不出十足,他应该要去契约一头神兽的,记得,师傅曾说过,在怨气山中有一种猛兽,名唤梼杌,是战斗力极强的凶兽,其战斗力可以与上古神兽相比,只是,难以驯服。

    正想着时,便听有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是一名不曾见过的男子,他略一思索,便问:“你就是段浪所说的李正?”能进来这里,想必除了他也不会有别人了。

    李正打量着他,见他气质不凡气息内敛而散发着着一股摄人的威压,当下双手抱拳单膝跪地:“主子英明,属下正是李正。”段浪说得不错,跟着他,一定会做一番不凡的作为!

    “你既非我的属下,又为何称我为主?”他神色平静的问着。

    他一怔,没料到他会说出这话来,当下,连忙道:“主子,我和段浪是兄弟,他都认您为主了,我也希望主子可以收下我,我一定会对主子忠心耿耿的!”

    “我的身边不缺这样的人。”唐子浩看了他一眼,道:“段浪视我为主是因为我救了他的命,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就因为段浪?”

    “不瞒主子,其实早在两个月前段浪就跟我提起过了,让我回来了,不过因为我一直过惯散修的日子,我们的修炼都是自己下了苦心修炼的,突然听他说认了主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但他告诉我,跟着主子绝子不会有错,我本来还不相信的,但今日一见主子,我就知道,主子一定就是我要跟随的人!主子,请收下我吧!我和段浪一样,不轻易认主,一旦认了,我们就会忠心不二,为主子办事!”

    这时,段浪在外面听到了这话,也走了进来:“主子,李正这人很有正义感的,他与我相识多年,绝对信得过。”

    闻言,唐子浩敛下了眼眸,像在思索什么似的,半响后,便道:“那好吧!我正打算去怨气峰,你们两个就陪我一起去。”

    “怨气峰?主子可是冲着那梼杌去的?”两人一怔,同时出声问着,而后又相视了一眼。那个峰因为有四凶兽之一的梼杌存在着,一般根本没人敢去,主子竟然想去,那只有一个可能,他想要去收服那头梼杌!

    “不错,你们可敢陪我一同去?”要知道,此去凶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两人相视一眼,同声道:“我们愿意陪主子一同前去!”哪怕是死,他们也愿意追随他!

    “你们两人可有飞行灵兽?”他问着,如果要去断然不能用走,那会耽误很多时间,只能用飞行灵兽。

    闻言,李正咧嘴一笑,道:“主子,我的契约兽是一头圣兽级别的雄鹰,我们可以坐我的飞行灵兽去,如果从这是出发,那么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到那怨气峰。”

    “好,那你们先将事情安排一下,安排妥当后就出发。”他点了点头,心下则想着要如何能将那头凶兽拿下呢?

    另一边,飘渺峰中,柳少白和苏镇南以及苏若水帝殇陌几人奉命下山,因为修仙界上掘起的那位天圣丹尊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就传遍了不少地方,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仙门的注意,像那丹药拍卖会中的大元丹,那是要进入金丹修士必备的丹药,但仙门中的炼丹师却不能保证一定能炼制出来,因此,一来想去打听一下那是一位怎么样的人物,二来则是奉命购买进一些丹药回仙门,于是,这几人便下山了,他们从没想到,那短短几个月间掘起的人物,竟然与他们是旧识……

    在郊外坐下休息,苏镇南见柳少白一路上也不怎么跟他们说话,帝殇陌也是如此,各坐各的,各自休息也不言语,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殇陌,少白,我们就非得这样相处吗?这样有意思吗?”

    一身白衣倚在树上的帝殇陌沉默着,并不开口,只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想着那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情。而柳少白则打开扇子扇了扇风,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样有什么不好?要不是奉了师命,说真的,我还真不想跟你们两人出来。”他睨了苏镇南和苏若水一眼,自顾自的喝了口水,朝周围看了看。

    “你!”

    苏若水按住了他,看了柳少白和帝殇陌一眼,道:“算了,就算再多说也不会改变什么的。”虽然说是同一个仙门中,但是他们却从不与他们走近,尤其是帝殇陌,已经到了完全漠视他们存在的地步,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计较的?他现在虽然是飘渺门中的风云人物,却已经是一个无情无爱的人,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执着什么,那个连修炼都不能修炼的唐心,就真的那么让他念念不忘么?犯得着为了她瞬间白发,如行尸走肉般活着?

    “那好,既然都不想呆一起,那我们直接御剑飞行吧!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省得天天这样面对面的对着!”苏镇南站了起来,唤了飞剑带上苏若水就朝他东边飞去,从他们仙门去洛川城,少说也得用上半个月的时间,更别说他们这一路走走停停的了。

    “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柳少白冷哼了一声,对树上的帝殇陌道:“下来吧!他们都走了,我们来聊聊,你不会就一直打算这样呆着,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吧?当我是朋友就说出来,让我也能帮你分担一下。”

    树上的帝殇陌看了他一眼,微顿了一下,这才从树上跃了下来,白衣飘飘,加上他俊朗而儒雅的面容,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形象,只是,如果忽略了那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的眼睛的话。

    “我有种感觉,会在这修仙界中再看到她。”

    “谁?”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柳少白怔了怔,半响也没弄明白他说的是谁。

    帝殇陌看了他一眼,唇微动,有些艰难的说出了一个深藏在他心底的名字:“唐心。”

    “唐心?”他一怔,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她,当即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这修仙界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而且,唐心现在应该在龙腾大陆中,怎么会来这修仙界,以她的美貌,又没自保的实力,如果出现在这里那随时都会有危险,她才不会来这里,你是多想了。”

    话才一落下,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看向他,问:“是不是你那一次回龙腾大陆知道了些什么?唐心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然你怎么会说出这没头没尾的话来?”想到唐心一家全死了,就连那个胖子也没了,不由的心下一阵难受,那胖子虽然总是与他不对盘,但不可否认,他真的很宠爱他的妹妹,事事以他的妹妹为先,只是没想到,会那么早就死了。

    帝殇陌目光微闪,想起了回去后所知道的事情,不由的敛下了眼眸:“走吧!先去洛川城,完成任务要紧。”说着,便也唤出飞剑离开。

    见他又回避话题,柳少白气得大吼:“每次都这样!你就不会说清楚点再走吗?到底什么时候才告诉我唐心怎么样了?”说着也唤出飞剑追着他而去。

    与此同时,在洛川城中的唐心却是忙着炼制丹药,近两个月来她几乎都在呆在炼丹室中,其他的事情都交给莫子漓他们去处理,她除了给拍卖会提供丹药之外,别的根本没理。

    这一天,炼出一炉丹的她轻呼了口气走出炼丹室,来到外面,见萧遥坐在院子里发呆,难得的见他会发呆,便悄悄从后面走过去,重重的在他的肩膀上一拍:“想什么呢!”

    “哇啊!”

    冷不防被吓了一吵的萧遥整个人跳了起来,惊呼出声,一回头见是他,不由的翻了翻白眼:“你存心想吓死人啊?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来这一套?”说着,拍了拍胸口定了定惊。

    “怎么,在想什么那么入神?”她扬唇一笑,在桌边坐了下来。

    他看了唐心一眼,叹了一声,道:“上回听了你的话后,我就在想,我要不要回家里一趟?”

    “你多久没回去了?”她挑了挑眉,见他竟然还为这事烦恼,不由的摇头笑了笑。

    “好几年了,跟着师傅在灵兽森林里面好几年了,虽然说偶尔也会出来一两次,但是我一直都没回去过,也没刻意去打听家里的事情,只是,前段时间我打听了一下,才知原来现在是大哥当家。”

    “萧轩尔当家?那不挺好的吗?他也有那个实力啊!这有什么好烦恼的,直接就回去吧!顺便跟他说一声我在这里,然后给我带些酒过来,我的酒葫芦都空了好久了。”说着,把她的那个酒葫芦塞给他:“拿着吧!我现在没时间去找他,等过段时间有空了我会亲自过去。”

    看着他塞过来的酒葫芦,他拧了拧眉:“真的要去?我怕会被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