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 不打自招!唐子浩二更

    冷煞定定的看着她,见她小脸刷红一脸的紧张之色,不由的目光微闪。而莫子漓则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们几人,又看了看轩辕筱筱,迈步走到桌边,问:“怎么了?”

    唐心勾唇一笑,一副诡计得逞的模样笑得开心的看着一脸紧张微低着头的轩辕筱筱,笑道:“筱筱,我只是问你对我身边的八煞他们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点冷煞的名字啊!你怎么就说到冷煞身上去了?莫非,你对他……”她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看着那无措的涨红了脸的轩辕筱筱,突然觉得,逗弄这样的丫头很是好玩。

    “我、我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只是……”

    心下越着急,越发的说不上来,见所有人都用着那种带笑的目光盯着她,尤其是冷煞更是站在她的面前定定的看着她,顿时恨不得能找个洞钻进去,她也不知怎么的就说到冷煞身上去了,也许是越紧张越不安吧!现在怎么办?她咬了咬唇,看着面前的冷煞,结结巴巴的道:“冷、冷大哥,不是的,其实我、我没有喜欢的,不是不是,我是说我很喜欢你,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是想说,我……”

    “行了,我知道。”冷煞冷冷的说了一声,眼中微不可察的掠过一丝笑意,看了她一眼,便迈步走向唐心。

    轩辕筱筱怔愕在原地,他说什么?他说他知道?他知道什么?

    “主子,外面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交易的金币全在这唐里。”他拿出一枚空间戒指递上前给她。

    唐心笑了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后怔愕着的轩辕筱筱,取笑道:“冷煞,你真的知道筱筱说什么?我都还没听清楚呢!你怎么就知道了?”

    “我说,你们两个其实看起来也挺般配的,一个看起来温柔似水,却有些脱线,一个呢冷冽淡漠,则精明能干,要不然凑成一对好了。”萧遥笑眯着眼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轩辕筱筱是惊吓到就不出一句话来,而冷煞则依旧面无表情。

    “我、我要回家了,我要回家了。”猛然回过神来的轩辕筱筱结结巴巴的说着,脸色涨红看也不敢看他们一眼,便急急往外走去。

    “哎?你别急着走啊!筱筱……”唐心坐起来唤着,看着那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轩辕筱筱,不由的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哎哟!这轩辕剑怎么有这么个活宝女儿,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这也太可爱了,哈哈哈,她竟然就这样逃走了,哈哈……”

    众人看着她在那里捧腹大笑停不下来,不由的摇了摇头,碰上了唐心,也只有被整的份,虽然,他并没有恶整轩辕筱筱,只是拿她来开开玩笑,但却也已经让她吓得落荒而逃。

    “冷煞,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帮我送筱筱回去啊!免得跟上遇到麻烦了。”唐心朝他眨了眨眼,示意着。

    “主子。”

    “去吧去吧!我还要在这里再坐一会,你不用急着回来的,没看见她那张脸红成那样吗?去瞧瞧去瞧瞧,我都担心她一直低着头走路会撞到人呢!”

    萧遥一听,弹了弹衣袍笑道:“是啊冷煞,你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那样自己回去?也不怕她路上遇到什么危险。”

    闻言,他看了看唐心,这才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解决了一个,另外的七个怎么办呢?”她一手托着下巴,目光微转的说着,这时,另外的七人也走了进来,听到她的话,便问:“主子,什么另外的七个怎么办?是还有没解决的麻烦吗?”

    “噗嗤!”

    一听这话,她忍不住的笑喷了,看着那七个气宇轩昂的男子,笑道:“是啊!是还有七个麻烦没解决,我正想着如何解决他们呢!”她意味不明的笑着,带笑的眸光落在他们的身上,看得他们一阵毛骨悚然。

    另一边,在他们这里齐聚一堂欢乐融融的时候,在另一个城镇中,久等不到唐心他们到来的唐子浩,打算离开这里往别外去打听,并让花非花有消息就通知他。

    “这怎么突然就下雨了?还越下越大,子浩,你不如就先去我家吧!反正我家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回去后我可以让人打听一下你妹妹的下落,不是很好吗?”跟在唐子浩身边的戚威看着他沉默不语的男子,再度接着开口:“我跟你说,我妹妹长得好看极了,而且性子也极好,你跟我回去吧!我介绍她给你认识,还有啊,我父亲知道你曾救过我一命,也说想要见一见你。”

    “戚威,子浩都不想理你,你能不能别烦着他?你要跟着就跟着,你不会闭上嘴不要开口吗?这样一路上说个不停有意思吗?”金玉瑶瞪了他一眼,两人一路全不对盘,一碰一起就是吵。

    闻言,戚威厉目一扫,沉声喝道闪“我说姓金的,你少管爷的事,还有,爷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再敢这样跟爷说话爷非废了你不可!”

    “你!”

    “我怎么了?不服?你可以上来单挑啊!”他挺了挺结实的胸膛,轻蔑的扫了她一眼。

    “铿锵……铿锵……”

    就在这时,哗哗的雨声伴随着刀剑碰的撞声和凌厉的气流从前方传来,让几人神色一凛,戚威沉声道:“我去前面看看。”说着,将手中的伞递给金玉瑶,飞掠上前查看,当看到那前方淋着雨水战斗着的两批人时,不由心一沉,迅速返回。

    “我们还是换条路走吧!”

    “怎么回事?”唐子浩看着他问着:“前面是什么人在打斗?”淡淡的雾气和雨水混杂着,看不清前面的到底有什么,只听雨水声哗哗的下着,他坐在轮椅中,轮椅丘同撑着一把大伞,他并没有淋湿,反倒是旁边的两的衣角湿了不少。

    “是几十名散修被几个家族的人围攻,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往那边走吧!就不会碰上那些人了。”他的话才说完,谁知唐子浩自己推着轮椅便上前而去,身后的两人一怔,连忙跟着。

    “子浩,那些人不是好惹的角色,你还是……”声音一顿,他惊愕的倒抽了一口气,前面,那些散修个个手持染血长剑,雨水冲洗着他们身上的伤口,冲乱了他们的头发,破烂的衣服紧紧的贴着身体,虽然浑身遍布伤口,但却无一人倒下,反观,那两个家族的不少护卫却全死在那些散修的利剑之下,鲜血染红一地,顺着雨水流动着,剌鼻的血腥味让人闻了都不觉心头一沉,那些散修好本事!竟然五十几人就能敌得过上百人,当真是了不起!

    唐子浩静静的看着,神色不明,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见胜负已分,那两个家族的人只剩下不到三十几人,而那些散修气息起伏却依旧站立着挺直着腰板,可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从远而近的传来,那两个家族的援兵到了,近一百多人的队伍急步而来,迅速的将那体力已经渐渐不支的散修围了起来。

    “哼!我看你们这一回还能怎么飞出去!”两个家族的其中一个主事人迈步上前,怒声的一喝,狠厉的目光紧盯着那些散修,沉声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归顺于我们为我们的家族效力,否则,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呸!就凭你们这些小人,也想让我们为你们出生入死?休想!”其中一人沉声一喝:“兄弟们,今天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杀他个遍甲不留!”浑厚而有力的声音响起,夹带着雨水与风声回荡在空气之中深深的震撼着那五十几名浴血奋战的散修们的心,

    心知今日难逃此劫,他们更是豁出去的大喊着,似乎在要将声音凌驾于风雨之上:“对!杀一个划算,杀一双还赚了!”众人齐声一喝,五十几人背靠着背,手持长剑在大雨中淋着,雨越下越大,天上也隐隐传来一声声的闷雷声,脚下的路很快的形成了一条的小溪,混着鲜血的雨水顺着下坡流去,形成了长长的一条血河。

    风雨中,唐子浩静静的看着,突然间,却是在身后两人惊讶的目光中动起了手来,只见,随着他手中能力的转动,天上的雷呜似乎越发的响亮了,一层乌云弥漫上众人的头顶上,强大的气息压了下来,顿时让众人心头大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啊!好痛!嘶……好痛!”

    “噗!”

    惊慌的叫喊声高低不一的传出,有的惊恐的看着头顶上突然加重的强大威压,有的则抱着头痛呼着,只感觉空气中的那股强大的气息在挤压着他的头,更有的忍受不住那股强大的气流而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原本突然多出来的一百来人,也因这一幕而折损了一大半的人马,然而,就在下一刻,天空突然轰隆的一声打了个闷雷,一记惊雷猛然间破空而出,朝底下的那两个家族的人劈了下去。

    “轰隆……啊……”

    震耳欲聋的一记惊雷从天而降,只是一击,就将那上百人劈得纷纷倒在地上,有的被那记惊雷的强大气场所震伤,有的被骇人的威压所震晕过去,倒在地上的众人承受不住这记强大的惊雷,在惊呼与恐惧中朝周围看去,然,狂风在呼啸,大雨哗哗直下,雨水遮住了他们的视线,看不见周围的景象。

    而那站在中间的五十几人却是震惊的看向了同一个方向,因为那里,一名玄衣男子静坐在轮椅中,轮椅上的大伞遮为他挡去了风雨,他衣袍干净而不沾一丁点雨水,面容俊美,年纪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却浑身透着一般内敛与稳重的气息,他抿着唇,幽深的目光静静的看着他们,无需言语就将他身上摄人的威严展现而出。

    是他救了他们?

    是的,刚才那道惊雷来势汹汹,尤其是夹带着强大的威压与气场,正常的雷都不会打落到下面来,尤其是将那些人都给击倒了,这里除了他们之外根本没有别人,而那三人中,也就那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子一身气息最是让人看不透,也给人一种很是神秘的感觉。

    正在他们想着那三人救他们会不会有什么企图时,却见他摆了摆手,身后的两人看了他们一眼,便推着他往前面而去,一步也没有停留。

    “那是什么人?竟然能引动天雷劈下?真是好生厉害!”一名散修惊叹的说着,看到那两个家族的人员几乎全晕了过去,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捡回了一条命了。

    “能引动天雷,他绝对不是普通人。”为首的散修段浪看着他们三人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受了伤的兄弟们,便道:“今日得那位恩人所救,我们捡回了性命,现在快走,先将身上的伤处理好,再做其他决定!”

    “好!快走!”众人点头应着,当下迅速离开。

    推着唐子浩离开的戚威和金玉瑶两人看着沉默着的他,顿了一下,金玉瑶还是忍不住问道:“子浩,你为什么要救他们?为什么救了之后连句话也不说?那不过就是一些散修罢了,死了就死了也不关我们的事啊!”

    “你知道什么?眼光肤浅,你不说话会死啊!”戚威睨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

    “我又不是在跟你说话,你说什么呢!”

    “谁让我看你不顺眼呢!我说你,一直跟着子浩做什么?还是赶紧走吧!告诉你,有我在,你跟着他也是没戏的。”他可是他盯上的未来妹夫,总不能让这个贱女人给勾引了,不过,唐子浩这人性子沉稳成这样,就算这金玉瑶要勾引只怕也无从下手。

    听两人在后面一直吵个不停,他皱了皱眉,道:“行了,别说了。”声音一顿,道:“戚威,到了城以后你帮我打听一下有没我妹妹的消息,找我妹妹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不重要的事情,你们两人别总在我耳边提起。”

    “子浩,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我门路广进了城之后就四处打听一下,如果你妹妹真的来了修仙界,早晚也会知道她的消息的,不过子浩,你长得这样出色,你妹妹是否也跟你一样好看?”他感兴趣的问着,毕竟,他都这样俊美,那他妹妹会是怎样的容颜?想想还真有几分的期待,要是能早点见到那就好了,至少,他也能瞧瞧,他一直念着的妹妹到底是何许人物?既然他这样在乎他妹妹,那如果想要拉拢他,先朝她妹妹下手总是对的,女人嘛,怎么说也应该更容易搞定一些!

    此时,他将唐心当成了一般的女人,以为轻易就将搞定,却不知,比起唐子浩,想要得到唐心的认可,他更得下一番功夫,也正因为他的这一个念头,到了遇到唐心那时,也才知道自己是错得有多离谱。

    同时,金玉瑶的心里也在打着主意,跟着唐子浩这么久,他一直念着的就是他的妹妹,那么,如果得到他妹妹的认可,那他是不是会接纳她呢?想着有这个可能,不由的脸上也绽开了笑容。

    大雨过后,天上放晴,七色的彩虹出现在天边,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看着那彩虹目光微闪,示意他们停下,自己面朝那七色彩虹的方向,看着那弯弯的挂在雨后天边的好美丽天桥,想起了以前跟他妹妹和小雪小雪他们一直看彩虹的情景,不由的,目光一柔。

    记得当时他妹妹说过,雨后彩虹,只有在经历过风雨之后才会出现,人也一样,只有经过风雨的洗礼才会成长,才会展现出自身的光芒,这些年他每次遇到难以渡过的难关,他都会想起妹妹所说的话,越大的困难挡在前面,那么只要跨过去了,就能有越大的收获,这世上没有翻不过去的山,只有不想去翻山的人。

    小时候他有时觉得很奇怪,为何妹妹那样小的人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记得以前她说出那些话时,他根本没听懂多少,也没能理解多少,他只想着趁爹娘不注意时带妹妹出去玩,出去找好吃的,日子过得无比开心,但,后来当知道妹妹不能修炼时,他就下定决定要好好修炼保护她,保护她不被别人欺负,只是没想到,原来她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那个最厉害的人,原来一直都是她,他以为他在保护着她,保护着爹娘,保护着家族,却不想,一直以来,都是妹妹在保护着他们……

    妹妹,你在哪呢?胖子哥哥已经不再胖了,再见面时,你会不会认出我来呢?

    心下一声轻叹,看着那天边的彩虹,想着以前的美好回忆,浑身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哀伤,如今已经与以前不同的了,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家被毁,爹娘被杀,小雨也死了,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就只剩下妹妹和小雪了,而她们,却又不知此时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