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 杀鸡儆猴!对你没感觉 一更

    “你、你认识他?”

    他惊愕的抬头看向他,声音中有着一丝的颤抖,那突变的神色让几人都很好奇,到底他跟萧轩尔是什么关系?怎么一提起他就成这副模样了?

    看着他那副明显受到惊吓的神色,唐心勾唇一笑,唇边邪邪的笑容有着几分欠扁的味道,她并没急着开口,而是漫不经心的轻轻敲打着怀中的酒葫芦,笑得意味不明。

    萧遥的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惊愕的落到了他怀中的那个酒葫芦上,突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蹭的一声猛然站了起来,错愕的问:“你、你的酒就是他酿的酒?”这怎么可能!唐心竟然是他的朋友?

    “嗯嗯。”她抿唇一笑,点了点头,眸光中尽是魅惑人心的笑意。

    “你、你怎么认识他的?你又怎么知道我跟他有关系的?”他压下心下的惊讶,看着那半撑起身子,一手托着头,一手把玩着酒葫芦,一派慵懒邪魅的唐心。

    带笑的眸光一转,落在了了他腰间的那块玉佩上,她没有开口,但萧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是一怔:“原来是这个,你也曾在他身上看到过同样的一块玉佩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至少他相信,唐心是真的认识他的,见他们都看着他,似在等着他口,他不由一叹,神情有些惆怅的道:“他、他是我大哥。”

    唐心挑了挑眉,并不开口,只是大哥这么简单?如果只是大哥这么简单,他就不会这样模样了。

    “其实,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他是我父亲的元配夫人所生的,后来元配夫人死了,我父亲娶了我母亲。”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轻叹,与他平日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有着几分的不同。

    “我大哥他很厉害的,不仅是在家族里还是在我们那个地方,他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十五岁时凭着自己的努力就已经成为了一名筑基修士,而且还是不用任何丹药而进阶的,他二十五岁时就结丹成功,成为一名金丹修士,成为家族的骄傲,但他不与我们亲近,也许是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原因吧!他、他从来都没承认过我母亲,也没承认过我和我妹妹。”

    众人沉默着,他们听得出他的话中有着打心底而生出的尊敬,但也有着浓浓的失落与惆怅,他敬畏着他,却又不被重视,也许,这是他心底的一道伤吧!

    唐心不由的目光微闪,想起萧轩尔那沉稳内敛的性格,想当初天音那样的真情表白都不能打动他,足可见是多么铁石心肠的一个男子,又或者说,他应该是将他的心封闭了起来,不让别人靠近,她有点能理解萧轩尔的做法与心态,母亲死了,父亲再度娶妻,另组了一个家庭,虽然,他也在其中,但他却会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仿佛是多余的,那是他的父亲没错,但那却不是他的母亲,不是他的亲生弟妹,要想让他真心接受,试问又有几人能真正的做到?

    不知不觉的想起了上一世,她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她的父亲在她母亲死后不到一年与另一个女子结婚了,而那时,她也才不过六岁,后来,她那同父异妹的弟妹也出生了,看着父亲抱着他们嬉笑玩耍时,看着他们一家四口的幸福神情,她觉得她是多余的,她的父亲不再属于她,当时觉得是他们抢走了她的父亲,因此也很排斥他们,估计,萧轩尔也是因为这样吧!想要接纳他们成为他们当中的一份子,除非,像她在重生后所遇到的爹娘和胖子哥哥那样,真心真意的疼爱她,宠着她。

    收回魂游的思绪,她笑了笑,扬起了手中的酒葫芦道:“喝惯了他的酒,现在一般的酒我都喝不下去,这口味都让他给养刁了,以后要是见到他了,一定得再让他帮我调些酒才行。”说着,声音一顿,看着神色惆怅的萧遥道:“其实想要一个人接纳你,也不是很难,毕竟人心是肉做的,只要你真心诚意的待他,他总有一天会被你打动。”

    闻言,萧遥抬眸看向了他,想着他说的这句话,久久怔愣着。

    “好了,还是听听外面的拍卖会拍得怎么样吧!”她笑了笑,喝了口酒,不再看他,而是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外面的拍卖叫价声,心下则暗忖着,既然知道有萧遥在,那要找萧轩尔就容易多了,还有天音,不管怎么说她都得告诉萧轩尔天音被抓回她家族的消息,这么久没有天音的消息,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拍卖场中,气氛一直处于*状态,每当拿出一种丹药,台下都传来一阵倒抽气的声音,每当以天价拍出一种丹药,台上都一片的气氛都一再提升,因为这里的丹药几乎全是外面极为少见的,尤其大部份都是上品丹药,上品丹药,那可不是花多少金币就能买得到的珍贵东西,要知道,一枚上品丹药极有可能改变一名修仙者的人生!

    “好了,各位静一静,接下来要拍卖的丹药是大力丹,这种丹药除了我们这丹药拍卖会之外别的地方是不会有的,各位知道这大力丹的效果是什么吗?”木子黧扬着声音说着,面带笑意的看向台下。

    “大力丹?这是什么丹药?怎么没听说过?”

    “这也是修仙者可用的丹药吗?有什么功效?”

    “是啊!有什么神效?快说说吧!”

    台下的声音高低不一的响起,台上的木子黧见状,笑吟吟的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静下来,这才扬声说道:“这大力丹呢!无论是修仙者还是普通人都可以用,至于功效嘛,就是在服下一颗大力丹后,可达到拥有五百斤的力道,就算是普通人,服下了大力丹后都可以与炼气五段的人打成平手,而若是炼气期的人吃了,或者是品阶再高一点的人吃了,那效果自然就不用我多说了,你们只要知道,这对于战斗中的人来说是一样极好的丹药,有一枚大力丹在身边,那么,极有可能在危险光头它就会救了你们一命。”

    “哗!”

    台下哗然一声,谁也没想到一枚大力丹有这样的神效,五百斤的力道,要知道就算是炼气巅峰的修真者也没这个力道,就如台上女子所说,如果有这样一枚丹药在身边,在紧要关头绝对真的可以起到救命的作用的!

    “快开始吧!底价是多少!”

    “是啊!快开始吧!我们已经等不及了!”

    木子黧见状,扬唇一笑:“这里有五颗大力丹,底价是五十万金币起拍!”

    “我出五十五万!”

    “我出六十万!”

    “七十万!”

    “七十五万……”

    叫价的声音一声高于一声,这边的声音才落下,那边的声音又响起,最后,五颗大力丹拍出的价格是一百五十万的天价。台上的木子黧扬声道:“好!五颗大力丹以一百五十万金币成交,拍得的那位请进我们后台交钱,同时也取回您所拍得的丹药,下面,也是今日这场拍卖会最后的一样丹药。”

    听到她的话,台下八千人个个翘首以待,屏着呼吸等着她说出最后一样是什么丹药。

    木子黧环视台下一圈,扬声道:“最后要拍卖的一样丹药,就是,上品大元丹一枚!”

    “哗!大元丹!进入金丹期必不可少的丹药!天啊!这到底是什么炼丹师才能炼丹出大元丹?”

    “听说就算是丹宗也不能炼丹出上品大元丹!而且,在各地的拍卖会上极少出现大元丹,就算有那也只是下品的大元丹,可就算是下品的大元丹也已经拍出了天价,这上品的,那会是多少起价?”

    “起价是多少?”

    “对,起拍价是多少?”

    “起拍价是一百万金币!”

    厢房里,唐心听着外面的叫价,笑了笑,伸了伸腰说:“今天真是大丰收啊!反应还不错,听着他们在叫价,我就仿佛看到大把的金币在向我飞来。”

    “这叫不错?”萧遥睨了他一眼说:“这算是超出预计的了,不过我说你又不缺钱,怎么还那么喜欢钱?”

    她笑了笑:“哪有人会不喜欢钱的?你不喜欢?那将你空间的财宝都送给我啊!”

    “我才懒得理你。”他摇了摇头,别开了眼,自己倒了杯水茶水喝。

    夏雪听着他们的聊天,只是淡淡的笑着,而莫子漓的目光则时不时的落在唐心的身上,若有所思。

    “五百八十万,五百八十万,还有没人高过五百八十万的?”木子黧扬着声音说着,见没人再喊价,这才道:“那好,最后的一样丹药上品大元丹以五百八十万金币拍成,请拍主到后台去办理。”

    就在她声音刚落下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喧哗,拍卖场中的众人也因那外面的喧哗声而诧异的低语:“什么人敢在外面闹事?真的不怕死吗?”

    “就是,城主可也在这里面呢!是谁来这里闹事的?这胆也也太大了吧?”

    “这拍卖会的主人能拿出这样的丹药来拍,那定是有强硬实力的,外面的人真是不知死活,竟然闹事闹到这里面来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还专挑这拍卖会开拍的第一天,不过好在拍卖会已经结束,要不然还真让外面的人给毁事了。”

    台下议论声不断,都在说着外面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敢在这地方闹事?也在这时,台上的灯光亮起,众人定睛一看,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为那大手笔而惊叹出声,原来,那分布在场中各处的不是别的,而是夜明珠!

    因为先前套上了黑色的套子,所以光芒没发出来,而此时,因场中是封闭的,那黑色套子一拿开,夜明珠的光芒顿时将整个拍卖会场亮得一片通亮,也在这时,那厢房中才传出了一道神秘的声音。

    “把那闹事的放进来吧!”斜倚着唐心夹带着灵力的声音在拍卖场中传开,声音漫不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的慵懒,更是勾起了拍卖场中八千人的好奇,都在猜测着,那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

    听到唐心的声音,守着门的佣兵和龙骑才放了行,让那一行人进了里面,因里面的光线已经亮起,倘大的场地清晰可见,当那一行五十几人进了拍卖场后,不由的暗暗一惊,为这拍卖场的巧妙设计而暗赞着。

    台上,木子黧倚着身边摆放丹药的柜子,看着那五十几人,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那枚大元丹已经拿了下去,后台的人正跟拍得者在处理剩下的事情,拍卖会已经结束,这些人来找事,唐心放他们进来,估计是想杀鸡儆猴,如此,她也就不客气了!

    城主轩辕剑也站了起来,他负手而立,看向那些人,皱着眉头问:“你们有什么事?”

    五十几人中的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前,拱手道:“城主,既然您在这里那正好,这丹药拍卖会既然成立在这洛川城,怎么也不懂行规?也没跟我们打声招呼,更是到我们的地方去发放消息,将我们的客人都带到这边来,今天我们来就是为了讨个公道,让这拍卖会做主的人出来给我们个交待!”

    “给你们个交待?凭什么?”木子黧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们一眼:“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有强者需要要弱者交待的规定吗?如果你们不服?那大可站出来,我一定打到你们服为止!”

    “放肆!小小黄毛丫头竟敢如此无礼!”其中一人怒喝一声,横眉怒目的直视着木子黧。

    轩辕剑正打算出声,就让木子黧给制止了,只见她低低的笑了,笑得危险而妖娆:“你算老几?敢对我说放肆?我看放肆的是你!”声音一落,红色的身影飞掠而出,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将那名怒喝的男子给揪了上台,重重的摔倒在台面上,同时一脚还踩上了他的胸口。

    修长性感的美腿展露在众人的面前,然而,却没人有心思去欣赏,全都被她那极快的身法与突然转变的狠厉个性而惊到,错愕而震惊的看着那个一出手就十分彪悍的木子黧。

    “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也敢对我无礼?你不知道,在这修仙世界里一向都没有年龄区别,而只有实力强弱之分吗?”她面容带着一股狠厉,踩着那中年男子胸口的脚加重了力道,同为筑基修士,却因她施压的威压而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还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袭向他,胸口踩着的脚就如同一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就在木子黧说话的同时,厢房里的唐心也轻轻的笑了,她自己也是一个筑基修士,却如此大言不惭的说别人只是一个不小的筑基修士,不过,不过否认,她的实力就算是同为筑基期的修士想胜过她也极有难度,但是,却不包括八煞和墨以及小雪他们。

    厢房外面,一名金丹强者见状骤然出手,凌厉的攻击袭向了那背对着他的木子黧:“小丫头好生放肆!竟敢在我的面前将人重伤!太不将我放在眼中了!”

    背对着的木子黧只感觉到一股杀气朝她扑来,本能的迅速闪身一跃险险避开,待回身一看,眉头一皱:“你是金丹修士!还是散修?一名散修也敢管闲事,你是自找死路!”

    “哈哈哈!我是散修不错,那又如何?我的品阶高过你,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那名散修狂妄的说着,看着那皱着眉头的木子黧,道:“识相的,还是叫这里主事的人出来!否则,我第一个拿你开刀!”

    “阁下好大的口气!”

    厢房的门突然打开,又再度关上,但从里面却飞掠而出一抺蓝色的身影,他出色的身影从半空飘落台上,稳稳的落于木子黧的身边,一身沉稳的气息,强大的气场,莫子漓的出现硬生生的盖过了那名散修的散发出来的锋芒,他的气势凌驾于散修之上,无需动手,只是负手静立就已经带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强大威压与气魄,深深的震摄着众人的内心。

    “又是一名金丹修士!”

    台下众人惊呼一声,明显的,这名从厢房中出来的金丹修士的实力在那名散修之上!而先前说话的声音,似乎并不是这位金丹修士,难道,那厢房中还另有强者存在?

    那名散修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蓝子漓,眼中多了一份的谨慎:“你就是就里的主事人?”这拍卖会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还有一名金丹修士坐镇这里?

    “不错。”莫子漓沉声应着,负手走上前,看了那五十几人一眼,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你们不请自来,扰乱了我们的拍卖,惊到了我们的客人,不知,你们打算如何赔偿我们这次的损失?”

    闻言,那五十几人个个面面相觑,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那名散修的身上,他们来此主要就是因为有一名金丹修为的散修为他们出头,要不然,又哪敢随便就闯入这里?

    那名散修被众人的目光看着,虽然有些畏惧于莫子漓的气场,但金丹修士的尊严不容许他退缩,当下冷声道:“赔偿?我们是来讨公道的,你说什么赔偿!”说话间,他冷不防的竟然就出手,毫无预备的打算偷袭,台下的众人看着他手掌成爪夹带狠厉之风爪向那男子,不由的一惊,因为他们也没想到,堂堂一名金丹修士竟然会出手偷袭!

    台下众人看着那散修的手蕴藏着一股强大力量凌厉的朝那蓝衣男子而去,不由的微惊,金丹修士的气场和速度就是不一般,竟然能瞬间这样出手,而且还夹带着那样凌厉的气流,那名男子可避得开他的这一招?

    莫子漓幽深的目光掠过一道杀意,看着那只手朝他肋骨而来,他微微侧身一闪,轻易的避开了那一击,同时出手扣住了那名散修的手,往下一折。

    “咔嚓!”

    “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在拍卖场中响起,见那蓝衣男子轻而易举的就将那名散修的手给折断了,还连带的抬脚一踢,正中那人的跨下,台下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猛然倒抽了一口气。

    “嘶!”

    好厉害的金丹修士!同为金丹修士他竟然轻易的就将那名散修的手给折断了!太不可思议了!

    “堂堂一名金丹修士出暗招,你说,我是不是得把你的内丹给击碎了给你个教训呢?”莫子漓睨着趴在面前痛得捂住跨下冷汗直冒的散修,声音中的冷意与杀气显露无疑。

    “不、不要!”那名金丹修士惊得连连后退,碎了内丹,他活不出这拍卖会的大门!天啊!为什么这里的人会这样恐怖?一个个的气场都那样强大,他真不应该答应他们前来,此时,追悔莫及!

    “敢来丹药拍卖会扰乱,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如果今日不严惩你,那他日岂不是会有像你这样的人再度前来扰乱?”莫子漓的声音低沉而有力,那不怒而威的威压自然而然的释放而出,他负着手,看向台下八千人,沉声道:“日后若还有人敢来丹药拍卖会捣乱,那么下块就如同他一般!”

    声音一落的同时,一掌重重的击出,顿时粉碎了他丹田之内的内丹,看着那名散修一身灵气如泄气的皮球般散去,台下的八千人看得目瞪口呆震惊不已,堂堂一名金丹修士,竟然就这样被废了……

    此时,他们不禁庆幸着,他们并没有生出与这拍卖会为敌的念头,要不然,这散修的下场分分钟都是他们的下场!

    “把他拖出去!”

    低沉的声音一落下,两名佣兵就上前将那名散修拖了出去,丢在了外面,而外面那些因进不去却在看热闹的人看到那先原趾高气昂的金丹修为散修竟然被碎了金丹丢出来时,一个个吓得连连后退,原本还在喊着不公平没能进去的众人顿时闭上了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连金丹修士都被废了丢出来,他们是找死才会自己送上门去惹恼他们。

    “拍卖会已经结束,都各自散去吧!”莫子漓沉声说着,看着台下的看呆了的众人。站在台上的他,一身王者气息,强势而摄人,就算是蓝衣儒雅,也丝毫不能掩盖他身上出色的光芒,分站各处的八煞和十二龙骑以及李远山和陆镇他们看着台上出色而威严的他,不由的心下暗赞。

    主子的眼光确实没错,他的确镇得住这拍卖会,镇得住台下八千人!相信今天过后,就算是金丹修士想要来拍卖会捣乱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厢房中,轩辕筱筱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况,不由的心下也震惊万分,原来父亲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个个都是隐藏高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将惊人!就这蓝衣的莫子漓,他一直不怎么开口,但却不想他站在台上的威仪与气势一点也不比她爹爹差。

    “筱筱,你有没心仪的男子?”

    冷不防的,唐心突然一句话问出,惊得轩辕筱筱和萧遥一怔,两人同时朝他看去,萧遥面色古怪的打量着唐心,想的是,这唐心不会是看上轩辕筱筱了吧?

    而轩辕筱筱则是因为被他这样当面直问,也微紧张了起来,只见她垂低着头,娇美如花的脸蛋泛上一层红晕,神色紧张而不安的将手放在了桌下,紧紧的揉搓着自己的衣袖,好半响,才摇了摇头:“没、没有。”

    夏雪看他们两人神情,不由扬唇一笑,也不开口,就与拓拔逸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听着他们说话。

    “没有啊,那你觉得我……”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轩辕小小猛然一惊的抬头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尤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一般,连连退到一旁,摆了摆手说:“公、公子,我、我对你绝对无非分之想!”他太过这优秀了,就如天人一般的存在着,她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他,她对他有的只是敬仰,绝对不敢有非分之想。

    “你小子,我怎么没看出你还挺好色的,你认识她才多久?就问她这话了?”萧遥也不满的瞪着他,想着,他大师兄为了他自己受着苦果,而他倒好,竟然问起轩辕筱筱有没心仪的男子,觉得他怎么样?他想干嘛?不会真的看上轩辕筱筱了吧?

    听到他们的话,唐心忍不住的轻笑出声,眸光中尽是笑意:“呵呵,你们两人是怎么了?我的话都还没说完同,怎么就说到我身上来了?”她摇了摇头笑道:“我是想问,筱筱,你觉得我身边的八煞怎么样?他可也是还没心仪的女子,我正想着给他找一个呢!见你不错,就问问你对他有没什么特殊的感觉而已,瞧你们都想到哪去了?”

    闻言,轩辕筱筱这才松了口气,想起了冷煞,又想了她怀中的那枚玉佩,摇了摇头:“公子、我、我不喜欢冷大哥。”谁知这时,冷煞和莫子漓正好开门进来,听到了她的话,冷煞朝她看了一眼。

    正说话的轩辕筱筱看到他,不由的一怔,连忙摆了摆手道:“不是不是,冷大哥,你、你别误会,我、我不是说不喜欢你,我、我只是、只是对你没、没感觉。”

    ------题外话------

    亲爱滴们,今天情人节,没人情人的情人节好苦逼有没有?今天下午送上二更,让亲们欢脱欢脱,同时求送玫瑰花啊啊啊,我会很爱你们滴,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