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火热开拍!什么关系?

    萧遥和木子黧见他看着唐心那无可奈何的目光,在那幽深的黑瞳深处,似乎蕴藏着一种特殊的情愫,察觉到他对唐心的与众不同,不由的心下微怔,看了看唐心,后者压根没察觉到他们大师兄看着他时那灼灼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眼,心中一个念头隐隐浮起。

    他们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大师兄性子沉稳内敛,有什么事情都收在心里不说出来,他们与他相处多年自是知道他的为人,他绝不是会因他们师傅的话就跟在唐心的身边不离去的,尤其是对唐心的态度更是非同一般,他们真是迟钝,这一路竟然没察觉到这一点,一直都认为,唐心是男的,他们大师兄也是男的,他断然不可能会因为唐心如此出色而倾心于他,他对唐心的关心与不同应该是来自于他对他的欣赏,却不想,竟然是在这欣赏中掺杂了别样的情愫,这……

    难怪师傅说他大师兄的劫避无可避,说大师兄遇上他命中的情劫必有一死,原来,原来师傅口中的情劫竟然就是唐心!

    两人心头不禁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如果大师兄的情劫真的是唐心,那该如何是好?他们应该怎么样才能帮到大师兄?难道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大师兄踏上一条不归路吗?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大师兄因唐心而死吗?

    当众人散去后,萧遥和木子黧拉住了莫子漓:“大师兄,我们有事问你,你跟我们来一下。”

    看着两人凝重的神色,莫子漓目光微闪,点了点头,跟着他们来到了一处亭子里,三人在亭中坐下,见他们两人坐下后却不开口,那神色似乎不知应该如何开口似的,他便沉声问:“你们叫我过来不是有话要说吗?怎么现在却不说了?”

    萧遥和木子黧相视一眼,萧遥顿了一下,正色的问:“大师兄,我现在问你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实话对我们说。”

    “嗯,说吧!什么事?”

    “大师兄,你是不是对唐心动心了?”两人定定的看着他,不想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色。

    闻言,莫子漓微怔,目光微闪的敛下了眼眸,并没有直接回答。两人看到他的神色,心中一沉:“大师兄,你竟然真的对唐心动心了!”

    半响,莫子漓才抬眸看向他们两人,叹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们,不过我希望这件事只有你们两人知道,我不希望有第三人知道。”断袖之僻,这说出去总是不光彩的,他不希望唐心因此而看不起他。

    “大师兄,难道没有回转的余地吗?要不,你别留在唐心的身边了,你走吧!你到别处去,也许没看见他慢慢的这份感情就会消散不见了。”萧遥皱着眉头说着,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大师兄如何抬得起头来?

    木子黧也担忧的看着他,说道:“是啊大师兄,师傅说过了,你的情劫是会死人的,你要是再留在他身边要是有一天你真的因他而死了那怎么办?”

    “你们说的我也想过,也试过,但都没用,太迟了,已经太迟了,我对他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在日久生情,他的神采他的自信,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牵动着我的心,我知道这份感情是得不到回报的,所以我只打算把它深藏在心底最深处,不想告诉任何人,但不想你们两人却知道了。”他看向他们轻叹道:“我也从没想过我会有断袖之僻,我不希望他知道,如果他知道了我怕他会看不起我,更不会让我留在他的身边,要留下不是因为师傅的话,而是我自己的决定,将来哪怕真的为他而死,我也死得心甘情愿。”

    “大师兄……”

    木子黧眼眶微红,因他的话心中隐隐抽疼着,这一份不会开花结果的感情,这一份得不到回报的感情,他却看得这样的认真,哪怕为此而失去宝贵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他们又还有什么话好说?又还能说什么?

    “好吧!既然大师兄心意已决,那我们也不再多说,大师兄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们绝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知道的。”萧遥见他如此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没爱过,不懂他的执着,但他尊重他自己的决定,因为他是他们的大师兄!他相信他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这番话来的!

    闻言,莫子漓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点了点头,起身便往外走去。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轻叹一声。

    次日,清晨,轩辕剑便来到唐心他们的宅子,与他同行而来的还有他的女儿轩辕筱筱,因听他爹爹说起后,她便也想跟过来当面谢谢他,谢他肯为他爹爹的治疗。

    “城主,您这么早就来啦?主子还没睡醒呢!”郭蓉看到轩辕剑便迎了上来,见他旁边跟着的美丽女子,不由目光一转,笑吟吟的问:“城主,这难道就是你的女儿轩辕小姐?”

    “呵呵,正是,她知道我要过来,说要亲自过来拜谢公子,所以便一同跟过来了,对了,你刚才说公子还没睡醒?”

    “是的,主子一向都是睡到自然醒的,她不喜欢别人打扰她睡觉,要不,你们先在院中坐会,等她醒来了我便来告诉你们可好?”说着,又好奇的打量着一旁温柔美丽的轩辕筱筱,笑道:“我听说轩辕小姐是城中第一美人,今日一见,还真的长得很好。”

    “那不过是虚名罢了,说起美人,她哪里及得上公子身边的夏雪姑娘。”

    “嘻嘻,夏雪姐姐美得跟仙子一样,但轩辕小姐也很美啊,她们的美是不同类型的。”忽然间,她想起了主子女装的打扮,那才叫倾城绝色貌如天仙清雅脱俗,只可惜,她现在都是男装打扮,将一身美貌与好身段尽掩于那一身宽松的白袍之下,任谁也想不到她竟然是名飘逸出尘的绝美女子。

    “啊!我还要去给夫人送东西呢!你们自己随意吧!”她说着,连忙往后院走去。

    “既然公子还没醒,那我带你去看看十二龙骑练武的地方吧!他们一个个都是好手,就算是我们城中也极少有他们这样的高手存在,除了十二龙骑之外,上面还有八煞,他们是八名出色的男子,身手实力更是在十二龙骑之上,还有那位跟在公子身边的夏雪姑娘,她的非同小可,等有机会你见到他们就知道为何我会这样说了。”轩辕剑带着她往十二龙骑他们练武的地方而去,因来了很多次了,有时他也会去看那里看他们练武,所以知道怎么走。

    从她爹爹的口中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关于那位公子以及他手底下那些人的事情了,这次来到这里怀着兴奋的心情和好奇,想要看看那能让他爹爹取消招亲之事,又敬佩有加的那位公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在宅中走去着,来到宅后的一处竹林中,清晨的竹林中一阵阵轻风吹拂着,很是舒服,尤其是那夹带着淡淡竹叶香的空气,更是让人闻了神清气爽,一踏入竹林中,还没看到她爹爹口中的十二龙骑,便已经听到了一些气流划过的声音咻咻的在竹林中响起,一声声的低喝声夹带着男性的刚毅气息在竹林中传开,让人很是好奇。

    渐渐走近,她才看见,在那竹林中,十二名身形健壮穿着同色玄色衣服的男子站在一旁,而那前面一名白衣男子正在教着一名小孩练着剑,白衣男子身法出众,剑法更是精湛高招,他在指点着的同时,神色冷冽而摄人,亦然一副严师的模样,那旁边的小孩认真的看着,还一边拿着手中剑学着他比划着,让她惊讶的是,那小孩小小年纪竟然也有着一身极好的身法。

    目光从小孩的身上移开,目光落在了那名白衣男子身上,不由的看呆了,因为他的身法和剑术都极为的精湛,凌厉的剑招出剑可夺人性命,却被他舞得很是好看,尤其是在他的身影转动的瞬间那白衣拂过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更是让她心唐中惊讶万分。

    “爹爹,那个白衣男子就是你说的八煞其中之一吗?”如果连手底下的人都这样出众厉害,那爹爹口中的公子又会是怎样的人物?爹爹说只要那位公子治好他的伤他就会认他为主,奉他为主,本来她还有点担心的,不过如今看来,爹爹的决定应该是对的。

    “嗯,那是冷煞,我跟你提起过的。”

    在两人说话间,十二龙骑和冷煞也注意到了他们,看到他们两人,冷煞停下了手,对拓拔逸交待了几声让他自己去练,便收起了剑。

    见他收起剑,轩辕剑便走了过去,笑道:“各位早啊!”他朝十二龙骑他们点了点头,这才看向了冷煞,道:“冷煞,今日我来见公子,带了我女儿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正说着,回头看去时却见她没跟在他的身后,而是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一旁,看着那小小年纪的拓拔逸练剑。

    可就在这时,拓拔逸剑走尖锋剑气收不住的整个人随着手中的利剑飞袭而出,而那把锋利的剑尖所指之处,则是那一旁的轩辕筱筱所在的方面,看到这一幕,轩辕剑惊呼出声:“筱筱!”声音一落的同时,身影正要动,旁边白色的身影已经先他一步飞掠而出将她带开。

    “啊!”

    轩辕筱筱也吓了一跳,她根本没想到那小孩会突然收不住剑气朝她袭来,自己在那一瞬间因惊吓而忘了闪避,眼见那利剑朝她剌来,却不想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快如闪电的飞掠而过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开,看着那搂着她的男子冷峻刚毅的侧脸,她的心不由的漏了半拍。

    冷煞将她带开的同时龙一也将小逸手中的剑夺下,看着他自责的低下了头,龙一揉了揉他的头,道:“下回小心一点,练剑不能急的,一急就有可能出现刚才的状况,好在没伤到人,但你要记住这次的事情,知道吗?”

    拓拔逸抬头看了龙一一眼,点了点头,走到轩辕筱筱面前,道:“对不起。”

    “没关系,我也没伤着,你不用自责。”她温柔的笑着,声音一落,这才察觉仍在冷煞的怀里,脸上不由一红,连忙退开:“多谢公子相救。”

    冷煞看了她一点,淡淡的应了一声,别开了眼睛。气氛明显的有些怪异,而正在这时,郭蓉的声音正好传来,打破了那空气中的那份怪异的气息。

    “轩辕城主,主子醒了,她让您去见她。”

    闻言,轩辕剑看向冷煞道:“冷煞,她就是我女儿筱筱,麻烦你先照顾一下她,我先去见公子。”说着也不等他们说什么,便连忙跟着郭蓉离开。

    “爹爹……”轩辕筱筱见他自己走了,让她独自一人对着这些全然不认识的人,不禁有些不知所措,她看了看他们,又低下了头,道:“其实不必麻烦公子,我自己去前面的院子里等就可以了。”

    冷煞看了她一眼,也不应她,而是直接迈步往前走去,冷声道:“走吧!”

    看着他往前走去的背影,轩辕筱筱一怔,看了看停留在原地的十二龙骑和那名孩子,朝他们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这才跟着冷煞往前面走去。

    前面的冷煞走得快,后面的轩辕筱筱见他一身冷气又不敢跟得太近,走太慢又跟不上,这一门心思全在这步伐的快与慢之间思忖着,当前面走着的人冷不防的停下脚步,而她因没煞住步伐额头撞上他时,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

    她抚着撞疼了的额头,一抬头正好看见他站在她的面前,当下连忙退了几步:“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冷煞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道:“到了,就在这里等吧!”说着,他走到桌边坐下,取出了他的剑,拿着布慢慢的拭擦着。

    轩辕筱筱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有些摸不清他的脾性,见他一副拒人于千里的神色,便也不敢开口,只是在离他较远的桌边坐下,不时的观察着他。

    当唐心帮轩辕剑扎过针后两人来到前院时,便看到这怪异的一幕,冷煞手里拿剑在认真的拭擦着,沉默不语,而那坐得离他有点距离的轩辕筱筱则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态,不时的抬头看着在拭擦着剑的冷煞,同样的也是没有说半句话,看到这一幕,唐心挑了挑眉,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打转着,问:“她就是你说的女儿?”

    “是的公子,她就是我的女儿筱筱,因为得知公子肯为我治疗,就说要亲自上门来拜谢公子。”经过刚才的那扎针的手法,轩辕剑对唐心可说是心服口服,因为她只是给他扎了一次之后,那种已经很久不曾有过舒畅感觉便让他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相信再过不久他就可以恢复了。

    在他们说话间,轩辕筱筱也站了起来,朝唐心行了一礼:“公子,我是特意来多谢公子为我爹爹疗伤的。”

    唐心淡淡一笑,打量着她,见她神态落落大方,举止优雅,气息也温和与那她外面相传的并无两样,便点了点头笑道:“轩辕小姐不必多礼,过两日拍卖会开张,不知轩辕小姐有没兴趣一同去看看?”

    “这……”她看向他爹爹,见他点了点头这才柔声应道:“公子盛情,筱筱到时一定到场。”

    “好。”她笑了笑,对冷煞道:“轩辕小姐进门是客,你怎么可以冷落了她自己坐在那里擦剑呢!”

    听到这话,唯恐他怪罪于冷煞,轩辕筱筱连忙道:“不是的公子,是我走累了就在这里坐着,再加上我不善言谈,不知应该与这位公子说什么,所以就在这里坐着,这位公子没有冷落我。”

    冷煞目光微闪,抬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不期而遇,碰到到一起后轩辕筱筱娇美如花的脸刷的一声变红,连忙无措的低下了头不敢抬起,一旁的唐心和轩辕剑将他们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唐心是勾起了一抺意味不明的笑,轩辕剑则是一怔。

    时间匆匆一晃而过,如同手中流沙,想握住却还从指缝间流出,这一天,是丹药拍卖会第一天开张拍卖丹药的大日子,也可说是这整个洛川城各地涌向这东面而来人聚集最多的一天,那些早在三天前得知了消息的修仙者,一些家族的人员,全都翘首以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一大早拍卖会外面的两条长龙直排到了城门口。

    那些闻讯而来的人们看到来的人这么多,尤其是那些守在这拍卖会当中的那些护卫,里里外外,竟然个个都是好手,不由的对这次的拍卖会更加的期待了,因为丹药拍卖会传出的消息说是会有高阶丹药,这对于修炼的人来讲是最为期待的,也许偶然得到的一枚高阶丹药可以让他们的实力再进一层,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这丹药拍卖会到底是什么来头?真的会有那么多丹药拍卖吗?”排队的人中,有人问着。

    “什么来头就不知道,不过你们看,这排队的人这么多,想要拍得丹药的人应该不少,这进场的人好像只说只能容八千人,先进就有位子,八千人到了之后,只怕想进也进不了了。”

    “这气场搞得这么大,要是到时没有什么上好的丹药拿出来拍卖,哼!这场子估计得让人掀了!”一名修士冷哼了一声说着,睨着前面的那些护卫,那神色,似乎并不将那些人放在眼里。

    “掀了?我可是听说今日城主也会来捧场,这谁有那个胆子敢在城主眼皮底下闹事?”

    “行了行了,你们别说了,就快轮到我们了,别的不知道,就是这门票也太贵了,竟然一个人就要一百金币,这可是够普通普通百姓生活好几年呢!”

    另一人一听,睨了那说话的人一眼,不屑的道:“能来拍卖会的不是有钱就是有势的,你在要是连这门票都出不起那还进去做什么?不如早点回家算了,就你这样的,进去了也估计没那个钱去拍,那又何必占着一个位置呢!”

    “你说什么!你敢看不起老子!”那人一听怒喝也声,一回头就揪起了身后男子的衣襟,一个拳头紧拧便狠狠的挥了下去。

    “砰!”

    “嘶!你他娘的敢打我!”那名男子没料到他竟然敢出手,冷不防的挨了一拳怒火中烧,抬起脚就是一踹,正中他的腹部,那人整个人也跟着趴了下去闷哼了一声。

    这边的打斗很快的引来了十二龙骑,龙一带着龙十走了过来,看了那还想的扑上前打斗的两人一眼,沉声喝道:“丹药拍卖会开张第一天,敢来这里闹事,你们是不想活了!”两人大步上前,一人提起一个,那模样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的拧着那两人就往外面走,来到人较少的地方时这才将他们丢了出去,冷声警告着:“若敢再惹事,打断你们的狗腿!”

    低沉的声音一喝,身上威压尽数释放而出,强者的气息是那样的凛冽,那样的骇人,顿时吓得那两名原本不服的男子低下了头不敢吭声的冷汗直冒,那股强大的威压袭落在他们的身上时,浑身毛发全竖了起来,那股冰寒蚀骨的寒意是从心底而起,惊得他们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这两名护卫看似平常,谁知一声低喝竟是这样的骇人,太可怕了……这样的人竟然只是这里的护卫?那拍卖会里面还会有什么样的强者坐镇着?想到先前的狂言,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还好,还好没让他们听见。

    周围排除的众人原本就心有不满,因为他们哪一个不是有钱财就是有势力的人,如果这一排队就是从天还没亮排到现在,换成了别的拍卖会见了他们都要迎着他们进去,只除了这个丹药拍卖会,竟然无论来者何人想要进入拍卖会都得排队,而且还不能带随从入内,这让他们这些久居高位的人一口气哽在喉咙咽不下去。

    可当看到那两名筑基修士被那两名体格健壮的护卫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的丢出去后,他们顿时压下了心下的不满,不敢再有任何不情愿的神色。

    拍卖会可容纳八千人,这一天,那些从天还没亮就排队的人一个个的进入拍卖场后,也是两个时辰认后的事情了,第一天同,座无虚席,八千个座位全坐满了人,外面的还有近一千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坐下后便被这足可容纳八千人的大会场给惊呆了,因为这里面的设计与别的拍卖会不同,进入后的光线是昏暗的,看不见身边的人是谁,只能看见脚下的路,尤其是哪怕坐在最后面没人注意到的角落处,只要按上了座位上的一个按钮,那个人的位置就会发出光芒,那个人就可以叫价,这不仅方便了众人,也更好的保护了众人,让众人知道什么丹药拍卖出去了,但是却不知道拍下那丹药的又是什么人。

    “太神奇了,这里面的设备当真非同一般!难道这单单入场费就要一百金币,就算是没拍到丹药,进来这里看都是一种享受。”

    “我听说这个拍卖场可容纳八千人,但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完工了,这速度真的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就是就是,太厉害了!我现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会有什么丹药拿出来拍卖。”

    “可惜这里拍卖的丹药没有预先标示出。”

    “这样才让人更有期待,不是吗?”

    “你们看那里,那怎么会有厢房?那里面又会是什么人?”

    “能做在那里的,应该是这拍卖会的主子吧!要不然怎么这么大的拍卖场只有那一间厢房。”

    那些人一个个都看不见对方是谁,却是一人一句的在交流着。

    这时,台上亮起了光线,照亮了台上的每一个角落,也让众人都看清那台上所站的人,木子黧!今日的她身上的穿的是唐心特意让人去做的旗袍,红色的旗袍将她曼妙的身段勾勒了出来,那若隐若现的胸前春光,以及那双修长的美腿和美丽出众的容颜都让台下的众人眼亮一亮。

    “各位来宾大家早上好,我姓木,是这场拍卖会的主持,各位在外面排了那么久的队,想必对我们拍卖会会拍出什么样的丹药很是感兴趣,那我也不耽误各位太多的时间了,这拍卖场中的设备相信在入场时已经有人为你们讲解过,那我就不多说了,我们这里拍卖出的丹药是绝对在别处找不到的,除了个别的中品丹药之后,大部分的都是上品丹药,下面,先开拍的就是上品筑基丹三枚!起拍的底价是十万金币。”

    她拿出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枚泛着金色游龙的筑基丹,看到那三枚筑基丹,台下的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好大的手笔!一出场拍的就是三枚上品筑基丹!当下,底下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叫价!

    与外面的热闹气氛不一样,在这里的唯一的一间厢房中,唐心和夏雪以及莫子漓和萧遥还有轩辕筱筱一同闲坐着,观看着那台下的一幕,城主轩辕剑则在那场中的第一排位置上,而八煞他们则在某一处注意着场中的拍卖和台下的众人。

    一袭白色衣袍随意而慵懒的斜倚在卧榻半眯着眼的唐心摇了摇手中的葫芦,不由的轻叹一声,男装俊美如谪仙的她哪怕是轻轻一皱眉头,也是无限迷人神态,那自然而然流露而出的优雅与贵气,让厢房中的另外几人不由的看痴了眼。

    轩辕筱筱怔怔的看着他,不明白怎么一个男子也能散发出这样一股迷人的魅力来,那半眯着的眸光泛动着魅惑人心的神采,那微微上勾的唇色,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气息,那举止与神态,更是慵懒中透着盅惑人心的魅力,俊美如谪仙的容颜脱俗而不凡,圣洁尊贵却又透着一股邪魅慵懒,真真是一个让人看不懂,猜不透的人物。

    看着唐心那神态而怔住的又岂止轩辕筱筱一人,那坐在一旁的莫子漓又何偿不是?他因能与他如此近距离而开心,却也因无法跨过那道德线而痛苦,明明就近在眼前的人,却不敢放让他得知一丝一毫心中爱意,这种想要表达却不能表达的心情让他受着独自承受着心中的苦涩和无奈,只能将这份爱深深的藏起来,远远的看着他,站在朋友的线上看着他。

    “这里最舒服的人就是你了,有得躺着还有酒喝,你还不知足啊?还在那里叹什么气?”

    萧遥看不过去的说着,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唐心确实是有着魅惑人心的魅力,要知道修仙之人心本定,想要撼动可没那么容易,可如今到了金丹境界的大师兄都为他的风采所折服,为他的魅力所倾心,由此可知,他的魅力是有多难以抵挡,而偏偏这小子却不知道他自己随意展现出来的慵懒神态是多么的该死的人迷人,就连他都不由看呆了,如果他生为女子,也许他真的会像大师兄一样为他所倾心。

    “唉!快没酒了。”她摇了摇葫芦里面的酒,一脸的苦恼之色。

    “还真看不出来你是个酒鬼!”萧遥哼了一声,别开眼不看他。

    莫子漓看着他皱着眉头一脸的苦恼之色,目光微闪了一下,低沉的声音从慢慢的从他的口中而出:“再打些回来不就好了吗?还是说那酒有什么不同?”

    拿着糕点给小逸吃的夏雪听了,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主子喝惯的酒只怕在这边没有,要不在她也不会这样苦恼了,从昨天我就见她不舍得喝,担心喝完了就没了。”

    “哦?是什么酒能让你这样喜爱?”萧遥挑了挑眉,也来了几分兴趣。

    闻言,唐心瞥了他一眼,勾起唇角一笑:“萧遥,其实我一直想问,你跟萧轩尔是什么关系?”谁知,他在听到萧轩尔这三字后脸色竟是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