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 落成!归顺于她!

    宋允退下后,一转身,正好碰见了同为楼中管事的的严宽,还没等到他开口,就被严宽拉到一旁:“宋允,听说今天那位拿着金卡的公子来了?”

    闻言,他一怔,诧异的道:“金卡?我正想问你呢!前日出我们这里往外送出了一张金卡,难道是你办理的?”

    “是啊!那是位白衣公子,这事我还跟主子说过了,你知道吗?那白衣公子年纪轻轻竟然是一名丹圣,丹圣啊!在这修仙界里我还没听说过哪位炼丹师有丹圣的级别,那一日他正好来办卡,我就给他一张金卡了,他今天来了吗?”

    “丹圣!”

    宋允一惊,就连声音都微微提高了几分:“你说那白衣公子竟然是丹圣?你不会搞错了吧?”那才多大?竟然是一名丹圣?他是气质不凡,但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丹圣啊!

    “不会有错的,那枚徽章我看过,是真的,对了,我找主子还有事,不跟你说了。”声音一落,便越过他往里面走去,只留下那宋允怔愕的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唐心三人回到家中时,她才将篮子掀开查看里面的东西,只是,当看到那里面的东西时,不由的挑了挑眉,随便拿起一件细看,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唐正宇和白嫣两人怔怔的相视一眼,看着那篮子里焕发着光芒的珍宝一眼,十分惊讶。唐正宇沉思着,看向唐心问:“心儿,这人送你这么多贵重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企图?这收下了真的好吗?”他原本以为只是一些糕点之类的东西,却不想竟然是这样的珍宝。

    “那个宋允说是他主子送的,估计是想结交我吧!爹爹娘亲你们不用担心,因为炼丹师这一行在修仙界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尤其是像我这样拥有极高品阶的炼丹师。”她朝他们两人眨了眨眼睛,语气轻松的道着。

    见状,白嫣摇头笑道:“你这孩子,哪有人像你这样说自己的。”然,心下却很为她开心,因为她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出了一条属于她自己的大道。

    “这些东西虽然贵重,却似乎没什么用处,收藏着便是可以,压根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她随意的翻了翻,见当中一件少见的暖玉,便将那块玉拿了出来递给她娘亲:“娘亲,你的体质属寒,这块是少见的暖玉,你佩戴着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来,我帮你戴上。”

    “好。”白嫣笑了笑,也不拒绝,因为她知道这是她的一片心思。

    “爹爹,这里面你有没什么看中的?自己挑。”她帮她娘亲戴上那块暖玉后便将篮子推上前给她爹爹。

    唐正宇摆了摆手呵呵一笑,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在院中响起:“呵呵,我一个大男人的,要这些东西做什么,不要不要,你收起来吧!”

    听到这话,唐心看了看篮子里的东西,便道:“这也是,这里的东西中看不中用,那好吧!这些我就收起来。”她笑了笑,将东西收起时,就见沐宸风御剑而来。

    “宸风,你回来啦!”白嫣看到他不由的露出了一抺笑容:“今天心儿带我们去城中逛了一天,你却错过了。”

    沐宸风看向了唐心,深邃的目光带着浓浓情意,笑道:“难得她现在有时间,多让她陪陪你们才好。”

    “呵呵,是啊!现在她是忙里偷闲,要是回去了想必能陪着我们的时间又少了,对了,你回来正好,心儿说我们明日就回洛川城,你跟我们一起去吗?”唐正宇看向他问着,这一直以来都受他的照顾,他们心里十分感激。

    站在一旁的唐心笑眯着眼朝他看去,似真似假的笑道:“沐宸风,我看你还是别跟着我好了,要是你跟着我一起过去的话又要缠着我那我会不能专注炼丹的,要不,你还是回你的仙门去好好修炼吧!”

    闻言,他挑了挑眉,深邃的目光笑意依然:“哦?既然这样,那好吧!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

    “啊?”

    听到他这话,轮到唐心怔了,怪异的看了看他,问:“此话当真?”这家伙,转性了不成?

    “宸风,你跟心儿相遇没多久,相处的时间也少,怎么不一起去呢?”白嫣也跟着开口着:“还有啊!你别听心儿乱说,她不是那个意思的。”

    唐正宇也开口说着:“是啊!你们两人少聚多离,一起回洛川城相处一段时间也好啊!”

    性感的薄唇扬起了笑意,深邃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对他们道:“其实我知道,不过,我正好有事要去做,那将我救回的师傅让我去帮他找几样东西,他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不能推辞,等我把事情办好后再去洛川城找你们。”

    听他这么一说,几人这才点了点头,唐正宇道:“那好,既然是你师傅有事要你去办,那你就去吧!万事小心,到时我们在洛川城等你。”

    “你师傅会让你去办的事情,想必不是一般事情,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别出什么事了。”唐心收起玩笑的心情,认真的说着,未了,又笑眯着眼说:“还有啊!别去太久了,要不然难保我不会移情别恋哟!你也知道我的爱慕者是不少的,而且个个都还很优秀。”

    “呵呵,你这是舍不得我去太久?”他走上前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挑着眉头看着倚在他怀里的她,谁知下一刻她冷不防的手肘一撞,正好撞到了他的伤口上了,痛得他倒抽了一口气迅速退开:“你谋杀亲夫啊!”

    “怎么了?你受伤了?”唐心一皱眉,拉着他按在桌边坐下,不悦的问:“怎么受的伤?受了伤怎么不说?”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会轻易受伤?他昨日出去是去干什么了?

    “没事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不用看了。”

    “宸风,让心儿看看吧!她的医术好,让她帮你看看你也好得快些,要不然你还要去帮你师傅办事,带着伤出去我们怎么放心。”唐正宇也担忧的看着他,问:“你的实力已经这么强了,是什么人能伤了你?”

    白嫣也担心的说着:“是啊,让心儿看看吧!让心儿帮你看看我们也放心一些。”

    在他们说话间,唐心已经将他的外袍褪去,看着他不悦的说着:“你是自己脱还是我来?受了伤还硬撑着,我刚才就应该撞大力一点。”这家伙,到底让不让人省心的?一方面说要去帮他师傅找东西,一方面受了伤却不说,要不是她无意间的一撞还不知道他受了伤。

    看着面带怒意的她,他无奈的一叹:“不让你们知道就是不想你们担心,其实也就是小伤而……嘶!你、你轻点,轻点!”话还没说完,唐心已经自己动手掀开他的衣襟,因用力的关系,让他的伤口处也跟着痛了起来。

    美男衣裳半敞,性感而结实的胸膛展露在面前,若换成平时她还会有心情去欣赏他这结实而条理分明的胸肌,此时的她却只是皱着眉头,看着那平坦的腰间缠着的一圈布条,那腰侧上的白布此时渗出了丝丝鲜血,由此可见,这伤口还不是一般的轻,要不然以她给他的药不可能这一撞伤口就出血。

    “还说是小伤?这都流血了。”她有些生气,气他不懂爱惜自己,受了伤明知她医术精湛却为了不让她担心而不告诉她,真是可恶!

    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沐宸风心里暖洋洋的,一片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虽然伤口在痛着,但唇角却止不住的往上扬着,看着蹲在他面前为他拆开身上布条的她,他伸出了手揉了揉她的头,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带着磁性的笑道:“也没多大事,上点药就好了。”

    边拆着布条的唐心边问:“怎么受的伤?谁将你伤了的?”

    “遇到几个魔修了,一时大意才受伤。”

    “魔修?”她的手一顿,拆开最后一层布条,看到那伤口的形状,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普通魔修伤不了你,还有这伤口,是被剌了一剑后还转了一下的,这伤口处理不当你知道吗?没瞧见都没见好吗?我给你的药你到底用了没有?”

    沐宸风低头一看,见伤口确实还发着炎。而一旁的白嫣见到他那伤口,担心的说道:“心儿,他这伤要多久才能好?带着伤可不能让他出去,要是再遇上魔修那可怎么办?”

    “是啊!先留下来将伤口养好再说。”

    见他们两人这样的担心着他,沐宸风笑了笑,道:“这伤口不碍事的,也就……嘶!唐心!你……”

    “不是说不碍事吗?原来还会疼啊?”唐心瞪了他一眼,上药时故意加重了下力道,看他还敢不敢在那嘴硬。

    “心儿,你别乱来,宸风的伤口那样深,你轻点,别弄疼了他。”白嫣说着,看着沐宸风又道:“我还是去炖点补汤给他好好补补身子,这伤口这么大,也不知流了多少血,得补回来才行。”

    “我和你一起去。”唐正宇说着,对唐心道:“心儿,等会你扶宸风进房去休息一下,好好陪陪他,我们明天就先不走了,等他的伤好了再走。”

    “知道了爹爹。”她应了声,一边帮沐宸风把伤口包扎起来,一边说:“能让你受伤的,那个魔修的实力难道比你还强?”包扎好布条后,这才抬眸看着他。

    闻言,深邃的目光微闪,想起昨日遇见的那魔修,道:“我遇到的那个魔修你也认识的。”

    “你说的是那个在虎啸大陆的那个?”她皱起眉头,那个魔修的实力当时还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却能伤得到他,可见实力的进阶有多快,魔修的进阶与修仙的不同,修仙的是一步步慢慢提升的,而那魔修却是吸收对方的气息转化为自身的实力。

    “嗯,他的实力进阶很快,昨日又加上他身后的那些人,所以才不小心受伤了,不过他也被我打伤,短时间里不会再出现,但他早晚还是会来找你的,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他沉声说着,想到那个魔修看唐心时的那种势在必得的目光,不由的身上气息也略显低沉几分。

    “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他,凝重的道:“从金丹期进入元婴期必须要承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你如今已经是金丹巅峰高手,相信再过不久就会突破,但是,这进入元婴期的七七四十九道天雷非同小可,单单内身根本无法承受得住,我回去后会想找寻灵药炼丹可以帮你渡劫的丹药,在你的事情处理好后就去洛川城找我吧!看看那时我能否将元婴期的避雷丹炼制出来。”

    听了她的话,他扬唇一笑,穿上了外袍,道:“好,我相信你是能炼制出来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不过你炼丹归炼丹,别忘了也要提升你自己的实力,只有实力提升了才能更好的保护好你自己和所想要保护的人。”

    “知道了,你先顾着你自己吧!”她扫了他的伤口一眼,扶着他说:“走吧!我带你进去休息一下,身上有伤这几天就不要乱动,好好休息一下,这几天我们留下陪着你,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回洛川城。”

    “也好。”

    一连几天,沐宸风都被唐心盯着,整天除了早晚能出来走动一下之外,其他的时间都在床上躺着,白嫣天天炖着补品说给他补补身子,几天下来,养得精神头十足,气色也红润了不少。

    “在这边了几个月时间,洛川城那边也不知怎么样了,你的伤也恢复了,我打算今天就走,你自己多保重吧!”院子里,唐心看着那坐在桌边的沐宸风说着,将一个小瓶子拿给他:“这里是止血药,刀剑的伤口都可以用,效果奇佳,你留着吧!”

    他站了起来,接过她递上来的瓶子收入空间戒指中,道:“现在伤好了,我也要走了,洛川城再见吧!好好照顾自己,替我向你爹娘道别。”说着,唤出了飞剑便跃了上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朝天空中掠去。

    见他离开,唐心也朝前院走去,找到了她爹娘,将沐宸风已走的消息告诉他们后道:“爹爹娘亲,我们也走吧!”

    “好。”两人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她,面上露出了笑容。

    “青鸾。”只见光芒一闪,青鸾拍着翅膀便出现在半空中,三人提气一跃而上,坐在青鸾的背上往洛川城而去。

    洛川城中,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他们的拍卖会已经建成,万事俱备只等唐心归来,几个月的时间,这洛川城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原本洛川城的招亲之事取消了,这一消息一经传开,那些伸长着脖子盼着着不少人都失望不已,招亲之事取消了,到最后连是什么原因也没有说出,众人虽心下不满,却又不敢跟洛川城主叫板,然而,只有极少的人知道,洛川城主亲自来到唐心他们的宅子,只为了等待唐心归来。

    这一日,他再次的来到他们的宅子,开门的郭蓉见又是他,不由一怔,打开了门请他进来:“城主,您又来啦?进来坐吧!”这几个月他可说是他们这里的常客了,见到他已经没有刚开始那样惊讶了。

    “好。”轩辕剑点了点头,走了进去,跟着她一同进了大厅。

    “城主,喝杯茶吧!”郭蓉端上茶水,看着他问:“城主又是来等我家主子的吗?她出门还没回来呢!”

    “没关系,我就来坐坐,对了,他们呢?怎么没看见?”他朝周围看了看,也不见有其他人的身影,不由的心下有些疑惑,问:“对了,冷煞在吗?”

    “他们都去拍卖场了还没回来,冷大哥也跟着去了,城主您找他有事吗?要不要我让人去叫他回来?”

    “不用,既然他没在那我下次再来吧!”他站起身,道:“我也不多留了,等你家主子回来了我再登门拜访。”

    “好。”郭蓉笑了笑,送他往外走去。

    只是,在这时,天空中的异样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当看到那头顶上那只上古神兽青鸾时,轩辕剑一怔,想着这洛川城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上古神兽出现?它的主人是什么人?

    而郭蓉看到青鸾时,当下欣喜的笑了:“城主,是我家主子回来了。”她开心的说着,连忙喊道:“秋儿,你去拍卖场告诉夏雪姐姐他们,就说主子回来了。”

    “是。”一名少女看了那上空一眼,连忙应了一声往外跑去。

    轩辕剑一听这就是冷煞口中的主子时,不由的心情一片的激动,他是他的希望,等了几个月,终于将他给等到了,心下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带着一丝的忐忑不安整了就整衣袍,也就在这时,坐在青鸾上面的唐心看到了下面的两人,见院子里不见八煞他们,却多了个中年男子时,不由挑起了眉头,带着她爹爹娘亲一同跃下青鸾的背,飘然落于地面,青鸾在上空盘旋了一下,便化做一道光芒进入了混元珠中。

    “主子,您回来啦!”郭蓉开心的迎了上去,见那一旁的两人,当下连忙行了一礼,笑意盈盈的道:“老爷夫人好,我是郭蓉,你们可以叫我小蓉。”跟着他们越久,她越发觉得开心,就算出了灵兽森林几个月了她也没想过要回家族里去,不知不觉的她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她的家了。

    “嗯,不必多礼。”唐正宇应了一声,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

    看到面前的白衣公子气宇非凡,一身尊贵的气息与摄人的气势让人不由的心头一凛,饶是见过不少强者的轩辕剑也暗赞了一声,好个翩翩少年朗,尤其是冷煞说他是一名炼丹师,这样年轻的炼丹师在这修仙界真的不怎么常见,虽然他的本事他还没见识过,但冲着他的这一身气质他便撩起了衣袍恭敬而有礼的向他行了一个大礼:“公子,在下轩辕剑,拜见公子。”他双膝跪地的朝他磕了个头。

    唐心见状,挑了挑眉,轩辕剑?目光朝一旁的郭蓉看去,郭蓉见状连忙道:“主子,这位就是洛川城的城主,他从几个月前就一直来我们这里等您回来。”

    “你先带我爹娘进去休息一下,让人好好侍候着。”唐心淡淡的说着,目光则落在跪在她面前的轩辕剑身上。

    “是。”郭蓉上前,恭敬的道:“老爷夫人,请随我来。”

    见他们离开,她这才开口,问:“轩辕城主行此大礼,不知是为何?”须知,强者把尊严看得很重,尤其是他这种久居高位的,更是不会轻易向别人行如此大礼,那么,他这是因为什么呢?

    他抬头定定的看着唐心,道:“公子,轩辕剑请公子为我治愈旧伤。”

    听到这话,她目光微闪,笑道:“城主有伤不去找医者,怎么到我这小小民宅来了?还有,又是谁告诉你,我会医术了?”她挑着眉,看着面前的人,心下则在思忖着,这轩辕剑怎么到她这来求医了?

    “不瞒公子,我的伤是旧伤了,伤入筋脉,五脏六腑皆损,这些年来实力一直无法提升和发挥,但我曾与魔修有过约定,十年后的再战之日谁惹输了就要奉上项上人头,不仅如此,就连这洛川城也得拱手送上,如今旧伤未愈的我根本不是那魔修的对手,自得知公子精通医术和药理,便登门前来,恳请公子为我治愈旧伤,只要公子助我过了此劫,助洛川城过了此劫,我轩辕剑愿意俯首听令于公子。”

    唐心负手而立,看着跪在面前的他,道:“你还没说,是谁告诉你我精通医术药理的?”

    “是冷煞。”

    “冷煞?”唐心有些意外的挑起了眉头,等待着他把话说下去。

    “是这样的,几个月前冷煞前来城中探听消息,与他说起之后我会设下招亲之事也是因为无力对抗,想找一个实力出众人的人来对抗那魔修,护住洛川城,后来他告诉我,真正的强者不会为了这个而来到洛川城,招亲之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他得知我是因自己受了伤的缘故,便相告之,公子若肯出手,必定能治好我的伤,所以……”他看向他,还真担心他因这个而怪罪下来。

    闻言,唐心瞥了他一眼,负手慢慢的在院中走着,一边思忖着,这里,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让她知道他们回来了,果然,不一会就见他们一个个飞掠而来,面带喜色的站在她的面前。

    “主子。”八煞他们齐声唤着,数月不见,他们十分想念。

    “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我可等了你几个月了,不是说去了之后很快就回来吗?竟然一去就是几个月之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萧遥上前说着,虽然语气冲冲甚至带着火药的所味,但那眼中的关心之意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这次出去还顺利吧?”莫子漓也开口问着,看着神清气爽的他,目光微闪。

    木子黧也凑上前,笑道:“我们可想死你了,说了很快回来,谁知你竟然去了那么久。”

    “主子,老爷夫人也来了吗?”夏雪问着,看了看周围也不见他们两人。

    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朝他们点了点头,对夏雪道:“来了,我刚让郭蓉带他们去里在休息,你进去看看吧!这一路上他们都在念着你。”

    “好。”夏雪柔柔一笑,便转身往后院走去。

    这时,唐心看向众人这才道:“大家不用担心,我一切都好。”说着,看向身后那还跪着的轩辕剑,对他说:“你起来吧!冷煞,你跟我进来一下。”说着,迈步进了大厅。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冷煞身上,有着担心,毕竟,这轩辕剑可以说是由他引来的,主子会生气吗?会迁怒于他吗?

    见状,冷煞看了轩辕剑一眼,便迈步跟在唐心的后面进了大厅。进厅后,他就朝主位上的她跪了下去:“请主子责罚。”

    “责罚?责罚什么?”唐心看着她,挑了挑眉说着。

    “是我让轩辕剑来求主子的。”

    “呵呵,你先起来吧!我叫你进来不是要怪罪于你,而是要问,这轩辕剑有什么特别之处?何以让你为他引路?”她好奇的只是这一点罢了,冷煞跟在她身边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她又岂会不知,断然不会随便为别人指点门路,让轩辕剑来求治于她。

    听到这话,冷煞一怔,错愕的抬头看着她,见她面上带笑,与平日神情无异,不由的这才放下心来:“是。”他起身,沉声道:“主子离开后我多日查探得知他多年前曾受过伤,他的耳目也十分灵通,不知从哪得知我正在打听他的事情就将我叫去了城主府,一聊之下我才知他是因为与魔修有过约定,十年一战若是输了不仅性命堪忧,就连他的家族和整个洛川城都得拱手送上给魔修,于是,我斗胆告知,主子可以治好他的伤。”

    “喔,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她一手漫不经心的在桌面上敲打着,发出叩声音,目光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着什么,半响,这才道:“你让他进来吧!”

    “是。”他当即应了一声,转身往外面走去,把轩辕剑给叫了进来。

    “公子。”轩辕剑恭敬的向唐心行了一礼。

    “你的事情冷煞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既然是冷煞引荐而来的,那你就过来吧!我帮你看看你的伤到底是什么样的伤。”

    听到他的话,轩辕剑当即惊喜的谢道:“多谢公子。”连忙上前,来到他的面前停下。

    唐心伸手帮他把了一下脉,仔细的聆听着,以神识探入其中,才找到了他的那个旧伤,收回手,她定定的看着他,问:“你先前在外面所说的话是否属实?我若救你这一回,你便归顺于我?听我吩咐?”

    闻言,轩辕剑当即正色的道:“只要公子能治好我的伤,让我可以对抗那魔修,轩辕剑愿意听令于公子,奉公子为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那你先回去吧!明日再来。”她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是,轩辕剑告辞。”他向他行了一礼,不敢有一丝因他年轻而有不敬,毕竟,他的命他的家庭,整个洛川城就全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你们都进来吧!”她唤了一声,外面的人这才都走了进来。看着他们众人,她的目光落在李远山和陆镇的身上,问:“拍卖会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回主子,拍卖会一切准备妥当,虽然现在还没定何日开拍,但我们丹药拍卖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洛川城,不少人也前来询问何日开拍,开拍又有什么丹药,如今主子回来,只等主子定下日期,列出要拍卖的丹药,拍卖会就可以开张了。”李远山说得异常兴奋,这一手一脚做起来的事情如今要开张了,心中万分的期待,因为他知道,那一日必将是万人齐聚的盛大场面。

    “嗯,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三天后正式开拍,把消息传出去,我会将丹药和一份单子交给你们,由你们来安排。”

    众人一听,也都相视一眼,心中期待万分,主子亲自炼制的丹药,那品阶绝对是外面极其珍贵的,这拍卖会一经开拍,绝对会是空前绝后的一场盛会,他们此时已经十分期待三日后的到来。

    “子漓,你不是说要跟着我吗?你也知道我没什么时间去打理拍卖会的,我还要专心炼丹,陆镇和李远山两人的实力并不足以坐镇拍卖会,你是我心中最佳的人选,我将这拍卖会交由你全权打理可好?”唐心笑眯着眼睛看着他,这么多人中他的实力是最强的,性子也沉稳,坐镇拍卖会最好不过了。

    闻言,他看了他一眼,见他眼中的期待,本想拒绝的话到嘴边却成了:“好。”话已出口,心下不禁有些懊恼,可当看到他笑颜逐开时却又无奈的一叹,接手就接手吧!也好减轻一下他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