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 神秘男子,用意不明!

    当沐宸风带着唐心来到唐正宇夫妇所居住的宅子时,来到大门口,满心激动的她却不由的顿住了脚步,有些忐忑的看着那扇大门,就在这里,一别三年多,她爹娘就在这里面,她一直想着再见到他们,可,当来到这里,她却不由的有些不安。

    “他们很想你,一直都在想着你,进去吧!见到了你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沐宸风握着她的手,感觉到她的不安与忐忑便握紧了她的手给予她鼓励。

    看着身边的他,她轻叹着道:“你知道吗?他们收留了我,视我如亲生,就算在当年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时,他们也依旧待我如初,知道我不能修炼,他们就让胖子哥哥努力修炼,说让他以后保护我,胖子哥哥有的东西,他们都会给我也留一份,有时胖子哥哥没有的东西,我却会有,可是,就因为我让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唐家被毁,害得他们流离失所,害得胖子哥哥为我丧命,我想去见他们,可我却也不知应该怎样去见他们。”

    “正因为这样,你才更应该去见他们,因为如今,他们也只有你了,你要代替唐子浩好好的孝敬他们,走吧!”

    闻言,她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迈步上前,敲开了门,开门的见是沐宸风,当即欣喜的道:“公子,您回来啦!”说着连忙让开了道请他们进来。

    “老爷和夫人呢?”沐宸风问着。

    “老爷和夫人在后院中,属下带公子去吧!”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就行,你忙你自己的。”说着,他带着唐心往后院走去,身后,那名护卫看着同样一身白衣着身的唐心,不由的怔了怔,却不敢多问,将门关上后便继续守在暗处。

    来到后院,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唐心不由她顿住了脚步。

    “夫君,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白嫣帮他披了件披风,在唐正宇的身边坐下。

    “我在想心儿,她现在也不知怎样了?算算时间,我们也有三年多不见到她了,唉!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眨眼就过了这么多年,想当年那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童。”唐正宇看着天空,似乎在回忆着以前的事情。

    白嫣听了也轻叹着:“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还记得当年带心儿回家时,浩儿那时开心得整天笑眯着眼,那孩子因为能当哥哥而开心了好一段时间,一有吃的总会给心儿留一份,带着心儿四处去玩,每次都是两人干干净净的出门,回来了就弄得一身的灰,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带妹妹去打架了,这孩子打小就调皮,可却也有当哥哥的担当,当知道心儿不能修炼武之力时,他就开始发愤修炼,说以后可以保护妹妹。”说着说着,不由的眼眶微湿,想起了他们的儿子,每次都心头泛酸,如果,如果他还活着那该多好啊……

    见她提起以前的事又伤心着,唐正宇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知道子浩的死是你心里的伤,但我们都知道他做得很好,他一直都做得很好,我们为有这样的一个孩子而骄傲着,不是吗?”

    “嗯,我知道,只是每次一想起浩儿我心里都很难过,我们连他的尸体都没能找到,就连要拜祭他都没地方可以拜祭,有时夜间睡不着,我就常常在想,要是浩儿还活着那该多好,只要心儿回来了,我们一家又可以团聚了,可是,可是浩儿却不可能再回来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世上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为人父母的还活着,可孩子却已经不在了,如果、如果可以换,她真的希望用她的命换回她儿子的命。

    她抬起衣袖拭着泪水,哽咽的道:“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心儿平平安安的回来,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我真的无法想象要是再失去心儿会怎么样。”

    “放心吧!心儿她会平安的来到我们的身边的,她会回来的。”唐正宇轻声安慰着,将她搂入了自己的怀里,心里也是一片的悲戚。

    院子外面的唐心听了他们的话,泪水盈满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顺着脸颊流下,她心里难受着,非常的难受着,她一直最怕的就是看到这样的一幕,她自责着,也愧疚着,如果不是她胖子哥哥就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她爹娘也不会连唯一的亲生儿也没了,这都是因为她,都是她给他们带来的祸事,都是她。

    “爹爹,娘亲,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胖子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带着满满的自责与愧疚她一步步的走了进去,跪倒在他们的面前。

    “心、心儿?”

    看到一袭男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唐心,他们两人又是激动又是欣喜,像是害怕这只是一场梦似的,不敢确实的唤着。白嫣上前摸着那张熟悉的绝美容颜,才止住的泪水又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心儿!真的是你,心儿!娘的乖女儿,你总算是来了,总算是来了……”

    她紧紧的抱住了她,久别的喜悦与激动让她又是哭又是笑的,看到一别三年多的女儿平安的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一直担心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心儿。”唐正宇也颤抖的伸出了手摸着她的头,看着抱在一起哭着的母女两人,心头微酸,眼眶也不由的微红,眼中泪花微闪着:“好,好,平安回来就好,平安回来就好。”对父母而言,孩子的成就有多大都无所谓,他们最希望,最想看到的就是孩子平平安安的活着,开开心心的活着,这就足够了。

    一旁,沐宸风静静的站着,不打扰他们一家三口久别的团聚,看着他们喜极而泣的神情,他不由的露出了一抺笑容,总算让他们团聚了。

    “爹爹,娘亲,都怪我,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们流离失所,都怪我,都怪我才害得胖子哥哥丢了性命,你们骂我吧!你们打我吧!这样我才会好受一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着,他们的心酸,他们的痛,他们的思儿心切她都知道,都是因为她才让他们受了这么多的苦,可他们却还一直在念着她,想着她,她真的,真的好自责……

    “心儿,傻孩子,爹娘都没怪你,浩儿也不会怪你的,你快起来吧!快起来,让娘亲好好看看你,这些年你受苦了吧!”白嫣拭去眼泪将她扶了起来,带到石桌边坐下,抬起衣袖为她拭去了泪水,一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又是哭又是笑的说:“没事的心儿,只要你平安归来就好了,只要我们一家人团聚就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娘亲……”

    “你娘说得对,心儿,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也从来都没怪你,子浩也不会怪你,他最疼的就是你了,只要你好好的活着他就会开心了。”

    “爹爹,你的身体怎么样?我看看你的伤都好了没有,沐宸风说你当时伤得很重。”她起身来到他的身边就要给他把脉。

    唐正宇欣慰的笑了笑,道:“心儿,不用担心,爹爹的身体好多了,没什么事了。”

    “没有亲自帮爹爹看一下我不放心。”她说着,仔细的给他把了把脉,半响,这才放下心来:“爹爹,你的身体确实好多了,不过气血仍没恢复实力也无法施展出来,等会我开些药先给你喝喝,先将你的身体调理好才能继续修炼。”

    “好,慢慢来,不用急。”唐正宇点了点头说着,看向一旁的沐宸风,对唐心道:“一直以来都多亏了宸风了,要不是他将我们带来了这修仙界我们也见不到你,我的伤也不会好得这么快。”

    “是啊心儿,当时你爹爹伤得太重昏迷了好久一直无法苏醒,是宸风将我们带来了修仙界,找了炼丹师的丹药来给你爹爹服用才好转的,也是他告诉我们你的消息,要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后来去了虎啸大陆发生的事情。”白嫣也感激的看着沐宸风,知道他为心儿所做的一切,也知道他深爱着心儿,心里也很为心儿感到欣慰。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沐宸风笑着走了过来,道:“她修仙界没多久就已经开始着手落地点了,这一回她特意来接你们过去哪她一起住的。”

    “爹爹娘亲,小雪和八煞他们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他们现在在一个叫洛川城的城镇中等着我们,不过我看爹爹的身体还很虚弱,还得调养几个月,我们就先不急着去那边,先在这里将身体调养好了我们再去吧!”她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这对她有养育之恩的亲人,再度找回自己的亲人,心中暖洋洋的,就算他们不是她的亲生父母,但她也一直都将他们当成她的亲生父母,他们给她的爱,给她的宠,给她的关心,一点也不比亲生父母少。

    唐正宇和白嫣相视一笑,点点头道:“好,我们都听你的。”

    于是,唐心便在这里住下了,她从开药方到抓药熬药全都是经由她一手包办,看着她爹爹喝下药后这才满意的笑了,又忙着炼丹着丹药治疗他的内伤,因她的炼丹师品阶的极高,而她在精通炼丹的同时医术又是绝顶的,两者结二为一的炼丹出一种专门治疗唐正宇内伤的丹药,效果更是惊人,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唐正宇的身体便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这一日,几人在院中闲坐,她将自己在灵兽森林的事情都讲给他们听,也解释了为何会以男装打扮行走,当他们听到她在林中又遇到那灰衣人时又惊又急的追问着后来发生的事,知道她战胜了他并废了那灰衣人的实力后这才放心了一些,他们知道,金丹期的修士如果金丹还在,那么修为废了还是可以重修的,但这就需要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至少他不会再出现了。

    “爹爹娘亲,我今天陪你们出去走走吧!”她挽着他们两人的手,道:“我听沐宸风说了,你们一直呆在这里很少到外面走动,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你们好好去逛逛,看看这城中的景色,好不?”

    “宸风回来了吗?他也和我们一起去吗?”白嫣问着,没看到沐宸风的人。

    “我们不用管他,昨天他出去时就说没那么快回来,我们自己去吧!我知道有一处景色很好的阁楼,那里的点心很是美味,我们去那里边吃边欣赏风景,可好?”她笑盈盈的露出笑容,跟在他们的身边,她就是一个女儿,在他们的身边她感到放松,感到亲切,感觉不到压力也不会去想别的事情,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从三年前发生那些事情后,她的心就不曾像现在这样的放松,这样的开心。

    听到这话,唐正宇朗声笑道:“好,爹爹的身体都被你调理好了,今天就陪你们出去走走,看看风景,走吧!”

    “娘亲,我们走吧!”

    “心儿,你就一直打算穿着这身男装?不换回女装了?”白嫣看着她身上的一身白色男装,虽然同样的是气质出众俊美不凡,不过毕竟是女子,女子不是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吗?她怎么一点也不上心?

    闻言,她笑了笑,道:“娘亲,这样才舒服,男装做起事情来也方便,女装的话容易惹麻烦。”

    护卫见他们要出去,便道:“老爷,需要属下跟着吗?”

    “不用,我们也就在城中走走,没事的,而且有心儿陪着我们,你就留下来看着宅子吧!宸风要是回来了也好跟他说一声我们出城中了。”唐正宇摆了摆手说着,对身边的唐心的白嫣道:“今天呀,我就陪你们好好走走,不到日落不回来,怎么样?”

    “爹爹,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喔!”她笑吟吟的说着,一手挽着一人往前走去。

    三人在大街上走走停停,时而看看这个,时而看看那些,累了就到酒楼中坐下休息吃些点心,经过珍玉阁时唐心给白嫣买了很多精美的饰物,看到有兵器店又给唐正宇买了一把防身的匕首,大包小包的东西全放进了空间里根本不用他们提着,只知道一路上唐心的拼命的给他们买东西,从衣服到饰物到用品一切用得上的用不上的都给买了个遍。

    见她又要带着他们往一家玉器店走去,白嫣连忙拉住了她:“行了心儿,再这样买下去那得买多少东西?太多了我们也用不完的。”

    “是啊心儿,我娘亲说得不错,这会太阳正晒着,你不是说还有个好地方要带我们去坐坐吗?”唐正宇也笑着开口。

    “那好吧!我们就不买了,我带你们去茗香楼喝茶吃点心。”她笑说着,带着他们往这城中最有名的一处地方而去。

    茗香楼。看着那气派的三个大字高挂楼前,楼下门口处四名气息浑厚的男子守在楼门口,这看似茶楼,可却又与一般的茶楼有些不同,唐正宇和白嫣相视了一眼,问:“心儿,你确定是这里?怎么这茶楼的外面还有那四名修仙者守着的?”

    “爹爹,你有所不知,这茗香楼并不是一般的茶楼,这里的茶是灵茶,泡茶的水是灵溪水,这里的糕点用的是灵果制成,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含有灵气的,修仙者吃了对修炼有所帮助,普通人吃了对身体更是有益,为免有人捣乱,所以这里有修仙者看守着楼门,来,进去后我再告诉你们。”她笑着带他们两人往里前走去,还没进门,就已经被拦了下来。

    “请出示贵宾卡。”守着楼门的其中一名男子沉声说着,目光看着一袭白衣的唐心。

    唐心还没拿出贵宾卡,就听身后一道男声响声。

    “这里可不是一般人就进得去的,小子,你想进去,够资格了吗?”几名锦衣男子迈步走来,为首的一人手里晃着扇子微抬着下巴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看着唐心三人。

    唐正宇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那几名男子,正要上前,就让唐心给挡下。只见,一袭白衣的唐心挑了挑眉头睨了那几人一眼,道:“你这是在跟本公子说话吗?”

    “这茗香楼前面除了我们几人之外,不正只有你们三个了吗?”为首的那名男子收起折扇上前,一副嚣张的姿态拿着扇子就要指着唐心的额头:“瞧你这小白脸,也就只是个炼气期的修士,也敢跟爷们几个这样说话,你是不想活了吗?”

    唐心避身一闪避开了他的扇子,唇角微勾的道:“本公子最不喜欢的就是没有本事却嚣张的人了,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看一次都忍不住要打一次。”声音一落的同时,一个拳头冷不防的就挥了出去,正中那名男子的眼睛。

    “嘶!啊!你这臭小子,你竟然敢打我!”那名锦衣男子痛呼出声,一手捂着脸指着他骂道:“臭小子!你知不知我是谁!竟然敢对我动手,你是不想活了!”

    “哦?是吗?那你又知不知道我是谁?”她眸光微转,挑着眉头看着那捂着眼睛的锦衣男子。

    锦衣男子见他眉宇间散发着摄人的神采,一身尊贵的气息自然而然的流露不出,再听他的这话,不禁暗想,不会是惹上了什么大人物了吧?可他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小子,会是什么大人物?可一想起他爹爹交等,一些大人物总喜欢隐藏实力的,让他切不可在外面胡乱得罪人,想到这,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愣愣的问:“那、那你是谁?”

    “本公子是谁,又岂是你这等小辈可以过问的?”她勾唇一笑,睨了那几人一眼,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张金色的贵宾卡递上前给那守着楼门正看热闹的几名男子,几名男子一见到那张金色的卡,不由的露出了震惊之色,慌张而敬畏的低下了头:“公子里面请,这几个人就交给小的。”

    这一幕,看得那几名锦衣男子目瞪口呆错愕不已,这个白衣男子是什么来路?那张金色的卡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一拿出那张金卡来就让那几名修士那样的敬畏?

    “算了,本公子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他们一般见识。”她收回那张金卡,回身对唐正宇和白嫣笑道:“爹爹娘亲,我们进去吧!”

    “好。”虽然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相信她会处理好一切的,无须他们担心。

    身后,那几名锦衣男子怔愕的看着往里面进去的那三人,半响也没说出半句话来,过了好久,为首的那名男子拿出他的那张卡看了看,呢喃着:“怎么他的是金卡?那是什么卡?我怎么以前没瞧见过?”

    守楼门的四名修士看了他一眼,道:“你今天是走运了,惹上了不该惹的大人物还能活命,茗香楼在修仙界有一百三十八处分楼,但那金卡却只有十张,有那张金卡在茗香楼各楼中的消费都是全免,还有着超级贵宾的待遇,你试想想,那位公子会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听完那人的话,那几名锦衣男子不由的冷汗直冒,震惊万分的相视了一眼,匆匆离去。茗香楼的幕后人听说是一名实力很中的强者,平时除了拥有贵宾卡的人之外别人就算是有钱也进不了这里,那张金卡他们见都没你见过,到底那个男子会是怎样的大人物?

    里面,唐心带着唐正宇和白嫣来到一处倚着湖边的阁亭,刚坐下,便有侍女端上了精美的糕点和茶水。唐正宇见四下无人,便问:“心儿,你那张金卡是怎么回事?为何连这里的人都那样的恭敬?”

    “爹爹有所不知,这茗香楼分楼不少,而这个是我前几日经过这里时来办的,因为我的炼丹师徽章,所以便得到了一张金卡,我们在这里所吃的,用的,都是免费的,这算是他们这楼中讨好人的一个招数吧!”她笑了笑,倒了杯茶给他们:“你们喝喝看,这茶与外边的不同,味道极好。”

    “原来是这样。”两人这才点了点头,心下释然。

    “呵呵,公子,这话可不是这样讲。”一名锦衣男子迈步走出,看着一身白衣的唐心,上前拱手一礼:“在下是这楼中管事,宋允,听闻今日有有贵客到临,便亲自来拜访一下,正好听到公子刚才的话,其实,这不能说是我们茗香楼讨好贵客的一个招数,应该说是结交天下各位能人的诚意,这位公子,不知这些点心可合几位的口味?”

    闻言,唐心勾唇一笑,打量着来人,见此人年约三十左右,一身气宇不凡,气息沉稳而内敛,看来也是个高手,不由暗忖,这小小一音茶楼竟也是卧虎藏龙之地,修仙界当真是不简单!

    “有免费的茶点可以品偿,莫非我还能说味道不好?”她挑了挑眉笑说着。

    “呵呵,公子若觉得有何不足,自是可以提出,我们小楼也可以加以改进。”宋允笑说着,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道:“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你都说我是楼中贵客,那我来这里品茶点也得报上名讳?”

    宋允一怔,随即笑着拱手道:“公子说得是,这是在下越礼了,在下见公子气度不凡,自不是一般人物,茗香楼能迎来公子这样的贵客,能见到公子天人风姿,实乃在下之幸。”

    唐心但笑不语,这人礼数周到,把恭维的话说得让人生不出一丝厌恶,倒也是一能人,她这人向来不喜欢别人胡吹乱捧,不过这人嘛,倒是很懂进退礼数,让她不由好奇着,这人的主子又是什么人?能调教出这样的下属来,想必也绝非泛泛之辈!

    见唐心不语,他便又笑道:“公子,老爷,夫人,楼中正好来了一批上好的灵牛肉,我命人给几位送些上来,就先不打扰几位闲聊了,宋允告退。”说着,又是拱手一礼,这才退了下去。

    看着那人退去,唐正宇端着茶抿了一口,道:“这人八面玲珑,进退得宜,气息内敛,不想这楼中竟有这样的能人,当真不可小窥。”

    她笑了笑,道:“爹爹,娘亲,来,吃块糕点,如今爹爹的身体也恢复了,我打算明日我们就回洛川城,爹爹,娘亲,你们说可好?”

    “嗯,好。”两人点了点头,又问:“对了,那宸风呢?他也和我们一起回去吗?你跟他的事情怎么样?他对你一片真心,要不,你们找个时间把亲事办了?”两人笑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唐心,要是她能生下几个孩子来,那他们的家庭又热闹了。

    闻言,唐心不由失笑道:“哪有这么快,如今我们还要在修为上下功夫,如今我们都有着七百年的寿元,我这还不满二十岁,在修仙的世界中这年纪也就如同一个初生婴儿,哪会这么早去考虑成亲之事,你们呀,就不用为我担心,我们两人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就的挺好的,也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成亲也不过就是一个形式而已。”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也就不为你操心了。”两人相视一笑,确实,在修仙界中,他们拥有那么多的寿元是不必这么早成家的,若是成家了难道不会因为众多的事情而耽误了他们的修为,让他们分心,看来,是他们太着急了。

    “爹爹,娘亲,你们修炼的是武之力,我打算回去后找时间为你们炼制一些可以帮你们提升修为品阶的丹药来,这样你们的寿元也会得到提升,到时我们才能永远在一起。”她早就想好了,她所拥有的,她希望他们也都能拥有,漫漫修仙界,如果没有亲人陪伴在身边,这一条路将是多枯燥无味?

    “我们的事情不急。”

    “几位,这是刚做好的灵牛肉,请几位慢慢品偿。”宋允命人将做好的菜肴端上,在一边为他们讲解着,特意又送上了灵酒,这才退了出去。

    唐心三人吃完了便在那里坐了会,吃了些灵果,见太阳西下,这才起身往外走出,一出那阁亭,那宋允又迎了上来,满面笑容的对他们拱手道:“三位,慢走,下次欢迎再来。”说着,接过身后一名女子手中的提篮子,递到唐心的面前:“公子,这是在下送给几位的,还望公子收下。”

    看了那篮子一眼,唐心笑道:“这怎么行?我们白吃白喝的还白拿,我会不好意思的。”她笑着,却并没去接,只是笑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子。

    “公子,这是我家主子的一点小小的心意,并不算得什么,公子就请收下吧!”宋允脸上笑容依旧,提着篮子仍站在唐心的面前。

    唐心目光微闪,笑道:“既然盛情难却,那我就收下吧!替我多谢你家主子。”她这才伸手接过,这一接,代表的不仅仅是收下他的礼物这么简单,更有另一层意思在其中。

    看到他收下礼物,宋允脸上的笑容更深,当下,拱手恭恭敬敬的向唐心行了一礼,并将他们亲自送出了茗香楼,看到那白衣公子在走出一段路后仍回头朝楼中的某一处看去,他一由一怔,他竟然知道?宋允当下转身进入里面,来到了另一间阁亭的外面,恭敬的道:“主子,那位公子已经收下了篮子。”

    阁亭中,一戴着银面具的黑袍男子负手而立站在围栏边上,看着那前面的怡人的景色,听着身传来的声音,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宋允恭敬的退下,心下则不解,那名白衣男子到底是何许人物?为何会让主子这般特殊对待?那篮子中所送的并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随随便便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主子何以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此相待?就算那人持有金卡不凡,但,主子是什么人?又岂会将寻常人物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