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 棋逢敌手!

    “让开!”红绫推开扶着她的青龙,来到了唐心的面前,一双媚眼盯着面前面容出众的他半响,见他面容比女子还要更美三分,气质出众,透着一股潇洒随性之意,不由的眯起了美眸轻笑出声:“哟!你长得倒是不错,只可惜你是男人,不是女人,跟本仙子争什么呢?嗯?”说着,还朝她放了个媚眼,谁料他也是丝毫不色影响,不由的她脸上笑意微僵,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不可能没有效果的!一个这样两个还是这样!这两人明明就是男人!她对她的魅惑之术向来自信非常,不可能失效的,可偏偏遇上的这两个出色的男子就起不到半点效果,真是气死她了!

    唐心唇角微勾,清眸掠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低笑出声:“是吗?有谁规定男人就不能喜欢男人了?看你这一身妖气的,眼波流转带着妖媚,不会是修炼什么勾魂摄魄迷惑男人的下流本事的吧?”睨了她那错愕震惊的神色一眼,她挑衅的又再度说道:“只可惜,这魅惑之术明显的不到家呀!”

    “你、你说他是断袖的?”红绫指着那一派悠闲的站在唐心身后的沐宸风,不敢相信这样的男人竟然会有断袖之僻!

    “什么断袖?说得这样难听,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有什么资格跟我比的?我看除了你那不到家的魅惑男人本事之外也没什么别的特长了,还敢窥觊我的男人,真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她不紧不慢的说着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看着那红绫被气得胸前直起伏着,而那好色的青龙则在一旁看得瞪在了眼睛,不由的轻笑出声:“青龙,你若对这女人感兴趣,不如,就收了她好了。”

    青龙一听连忙点头:“好啊好啊!我感兴趣,非常感兴趣,嘿嘿……美……砰!”他的话还没说完,冷不防的一记拳头就朝他招呼了过来,这毫无防备的迎面一击打得他两眼直冒星星的倒了下去。

    “就你这货色本仙子还看不上呢!”此时的红绫并不知青龙是上古神兽,她的这一击带着对唐心的怒火,打得十分给力,再加上青龙压根没料到她会出手,堂堂的一头上古神兽就被她这一拳给打晕了过去。

    看着倒下的青龙,唐心摇头轻叹:“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竟然被这妖女给一拳打晕了。”

    没想到这看上的男人竟然还是个断袖的,真是浪费她的时间,长成那样,竟然和这男子是一对?想想她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红绫仙子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去盯着一个断袖的男人?断袖?想着,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美眸睨着那前面的白衣男子,忽而妖艳的一笑:“你左一口妖女左一口妖女的,那男人既然是断袖的,那本仙子不要也罢,不过你,哼!本仙子定要好好教训教训!看你还如此放肆!”

    声音一落,挽在手间的红绫夹带着凌厉之气飞袭而出,朝唐心击去,唐心一见勾角一勾,清眸掠过一抺诡异的光芒,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的飞掠而出,手掌凝聚气息化去红绫上的暗劲,同时将红绫收入掌手中用力一拉,那红绫仙子没料到他竟有这等本事,竟轻易的化去她攻击的力道,一怔的同时自己也被他拉到了他的怀里。

    “哟!还真看不出你的身材还挺好的,瞧这小腰细得,啧啧。”唇角带着一丝邪魅气息的唐心将她拉入身边之时,顿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故意一手在她的腰间划过,语气轻佻的在她的耳边说着,看着她又惊又愕又露出嫌弃的神色时,不由的心情大快。

    一旁的沐宸风看着她的举动,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宠溺的看着她,任由她去玩闹。

    “少拿你那脏手碰本仙子!恶心死了!”红绫怒声一喝,旋身一转的同时手掌一挥就朝她挥去,唐心又岂会是泛泛之辈?怎么可能接不住她的这一掌?

    “怎么?你不是喜欢四处放电魅惑男人吗?我就试试你的妩媚之术究竟有多厉害。”唐心握住她挥下的手往上一折,同时将她另一只手反扣在身后,满意的看着她脸色一变,额间渗出了冷汗。

    “你!”红绫仙子怒极反笑:“呵呵,很好!”下一刻,她身上的气息瞬间飞涨而起,强大的气流涌出猛的将唐心给弹了出去。

    白色的身影凌空一翻稳稳的落于地面,她一抚衣袍,挑着眉看着前面一身红色轻纱的她,想不到她的实力并不弱,金丹修为的品阶,似乎实力与她是在一个级别的,难得遇到对手,体内的好战因子也在此时有了跃跃一试的兴奋,只是下一刻她的脸色却是一僵,看着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恶心东西,嘴角狠狠的一抽。

    这女人……

    “怎么了?你不是很能打吗?我让我的这些小虫子陪你玩玩如何?”红绫仙子一手勾起垂落在胸前的发丝把玩着,妩媚的妖媚笑意在那张妖艳的脸上绽开,看着前面脸色微变的唐心,下一刻,她手一转,一只短笛出现在手中,凑近红唇,低低的笛声响起,那些原本围绕在她身边的虫子也在下一刻全朝唐心飞去。

    “她除了精通媚术之外,还擅长控盅养盅,你小心一点。”沐宸风站在不远处,看着前面的那一幕,出声提醒着。

    “我讨厌这些东西。”唐心皱着眉头说着,嫌恶的看着那些朝她飞来的虫子。

    “跟本仙子作对可没好下场,你可要小心了,要是被我这些小宝贝咬上一口,那可是会毁容的。”她一派悠哉的站在不远处以笛声控制着那些盅虫,心情大好的看着唐心那张难看的脸色,只是,她没想到她引以为傲的盅虫竟然在一瞬间被她洒出的一把药粉给杀死,看得她那脸上的笑意一僵,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你、你做了什么?”她的盅虫怎么可能轻易的被杀死?可现在那放出来的十几条却是全都一动不动的掉落地上死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心睨了她一眼,道:“我说了我讨厌那些恶心的东西。”拍掉手中沾着的药粉,嫌恶的瞥了面前的那十几条虫子,对这些恶心的东西,她向来是不让它们靠近她的身边半分的。

    “什么恶心的东西?那可都是我的宝贝!你竟然把我的宝贝都给杀了!”她怒喝着,下一刻,红色的身影飞闪而出,朝唐心袭来,强大的气息弥漫在她的周身之边,极快的身手让这唐心挑起了眉头:“来得正好!我早就想跟你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回了!”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同时飞掠而出。

    沐宸风看着她们一红一白两抺身影在林中激战着,两人的身法和实力都不分上下,那红绫仙子除了控盅之外,那身法也是极妙的,转换的速度一点也不比唐心慢多少,她的防守十分坚固,总能化解了唐心的凌厉攻击,但虽是如此,她却也无法占得上风。

    空气中的气息因两人的战斗而提升着,气息呼呼而响,落地随着气流的划过而纷飞,地上的青龙幽幽的转醒,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那在激战中的两人,微怔的站了起来扫去身上的沾着的落叶,来到沐宸风的身边问:“她们怎么打起来了?”

    沐宸风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醒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青龙皱着眉头看着他,想起自己被那红衣女子一拳打晕,不由的别开了头不去看他,心下则有些恼火,那个红衣美人美是美矣,可惜太过暴力了,居然冷不防的就给了他一拳,让没有防备的他被她打晕了,他可是堂堂的上古神兽青龙,这叫他以后怎么抬起头来?

    “砰!”

    一声重响响起的同时,两道强大的气流同时飞溅而出,刮过脸颊如同刀刃划过一般,带来丝丝疼痛,也让沐宸风和青龙抬眸朝那前面看去。

    前面,一红一白两抺身影各停落于半空中,一番交手下来,红绫看向唐心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的欣赏,而唐心对她的身手与反应速度同样的很是欣赏,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谁也没有居于上风,再打下去也是分不出高低,难得遇见一个这样的对手,而且还是一名女子,不免让她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妖女,你的身手不错,竟然能与我打了个平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再打下去也是分不出高低的。”唐心收起一身气息,白色的身影一转,衣袂在风中拂过,随着她的旋身而稳稳的落于地面。

    红绫见她收起一身气息,当下也敛起一身的气息从半空中下来,睨了那一袭白衣风华无双的男子一眼,眼中浮上了一丝的兴趣,道:“能在本仙子手底下安然无恙的过了十招,放眼整个修仙界不超过三十人,你,不得不说,很厉害!”

    “那是,比你厉害一点是必须的。”她笑着应下,眉宇间尽是自信的摄人神采。

    “你们当真是断袖?”她再度的开口问着,目光从唐心的身上又移到了沐宸风的身上,仔细的打量着他们两人,以前只听说过断袖却没真正见过,如今看中的男人居然是个断袖,真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尤其是,这两个男人都这样的优秀,这样的出色,却居然不好女色。

    唐心但笑不语的看着她,眼角瞥见青龙已经醒了,轻弹了下衣袍不紧不慢的道:“今天的事就算了,我也不与你计较,但是,你要记清楚了,那可是我的男人,不要随便窥觊,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嗤!一个断袖的本仙子才不屑!”她瞥了他一眼,唤出了飞剑,提气而上:“今天本仙子就暂且放过你,下回若见了,最好别再让本仙子听到你在那里妖女妖女的叫着,否则,后日也会很严重的!”她同样的下了警告,睨了唐心一眼便御剑离开。

    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看着那红绫仙子离开的方向,道:“她不是好惹的角色,你得防着她点,尤其是那盅虫,在这修仙界中她的名声很是响亮,很多人都栽在她的手里。”

    “哦?你的意思是说我很弱?不是她的对手?”唐心挑着眉看着他,笑得有点危险:“既然如此,你是上哪惹来的烂桃花?还追着你不放?看来你在这边的日子过得很逍遥自在啊!这等勾人摄魄的美人,你怎么就不从了她算了?”

    “呵呵,吃醋了?”深邃的眸光浮上了笑意,伸手搂住了她的腰,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人,再说,我可从没去招惹她,只是无意间遇上了她就被她一直缠着。”

    “又搂!”青龙上前来就想要将他们两人分开,谁知唐心一转过身来所说的话就让他不由讪讪的笑了。

    “青龙,你可是堂堂的上古神兽,竟然被那个妖女一拳就给打晕了,你这,这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笑你?亏你还好意思一直说你是英明神武极具战斗力的上古神兽呢!”

    “嘿嘿,唐唐,我也只是一时不小心而已,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起这事,你们俩继续搂吧!我就当没看见,我回里面去了。”说着逃也一般的进了混元珠中,就怕唐心再说出什么话来。

    沐宸风笑了笑,道:“你这只上古神兽好像脑袋不怎么灵光,而且还很好色,你确实能管得住它?”

    “脑袋要是太灵光怎么可能被忽悠契约了?它是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战斗力惊人,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说着,她看向他问:“我在洛川城落脚,这次来找你是想接我爹爹娘亲一起过去那边住的,他们现在怎么样?一切还好吗?”

    “上回闭关后就一直没出来,不过你爹的身体已经好多了,这点你不用担心,你在那洛川城落脚安全吗?接他们过去没问题吗?我本来还想着你要不要搬去那边一起住呢!”

    “洛川城那边我在搞一个拍卖会,而且我的人也全在那边,我还得多盯着才行,另外拍卖会要用的丹药也得我炼制,眼下就是想将他们两人接过去方便我照顾,对了,我们在灵兽森林时遇到了那个想要杀我的灰衣人,只可惜最后还是让他逃走了,总觉得那灰衣人背后的势力不简单,所以我打算在洛川城扎根的同时建立起一股强大的势力,他日就算真的要动手,人手方面也不会少对方太多。”

    听了她的话,他皱起了眉头:“灰衣人?我让人打听这个灰衣人的消息,却一直没有着落,他怎么会去了灵兽变森林?是意外遇见你的还是特意去找你的?这个灰衣人到底为什么三番四次要取你性命呢?莫非真的是跟你的身世有关?”他看向她,眼中尽是深思,如果不是她有了自保的实力和身边的人战斗力都在提升,真不敢想象她若落在那灰衣人的手里会成了什么样。

    唐心沉默着,想起在虎啸大陆她师傅所说的话,她的本命火焰来自于那个庞大而强壮的家族,那么,她又是怎么会到了龙腾大陆?又怎么会离开那个地方?这想要杀她的人又到底是谁?会是那个家族里的某个人吗?

    见她沉思着,眉头拧在了一起,他便揉了揉她的头,笑道:“算了,这事现在也不用想,没有线索可寻想了也没用,我先带你去见你爹娘吧!从这里到他们那里也得几天的时间,相信他们见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那走吧!”她唤出了青鸾与他一同跃上了青鸾的背,随着青鸾的翅膀一拍,风劲涌动着便带着他们两人飞向了天空……

    这一日,在城中四处走动,打听着消息的冷煞经过一处收集孩童的地方,这地方由轩辕城主所设,主要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有个落脚的地方,平时也有一些大人在照顾着,只是当经过那外面时,却被一抺身影所吸引住,他停下脚步看着那前面的一抺倩影,目光微闪。

    “不用抢,每个人都有,我今天带了很多过来。”轩辕筱筱将拿来的东西分给众人,又轻抚着那些孩子们的头,看着他们个个露出开心的笑容,她一扫心中多日的忧愁,也露出了柔柔的笑容。

    她一袭上等的纱衣,墨发轻挽而起,只余下两缕垂落胸前,纤纤身影看起来柔弱非常,根本不像是修炼之人,她容颜美丽而出众,尤其是她那脸上的温柔笑意与看向那些孩子们的柔和目光,莫名的让冷煞移不开眼,这一幕,让他想到了儿时,在没遇到主子之前他也曾过着衣食不饱的日子。

    “筱筱姐姐,我还要!”

    孩童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他回过神来,目光落在那抺倩影之上,筱筱?想起木子黧所说的话,莫非,她就是洛川城主的女儿轩辕筱筱?

    看着那女子浅笑盈盈,他微顿了一下便迈步离开,只是才走了几步,便听见一声惊呼声传来。

    “筱筱姐姐!筱筱姐姐!”

    他脚步微顿,转身来到了那一处地方,见地上几名照应小孩的妇人被打晕,先前那名女子已经不见,而那些孩子则惊慌的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沉声问,目光落在那些孩子的身上:“刚才那名女子呢?”

    “筱筱姐姐让坏人用皮袋捉走了,大哥哥,你救救筱筱姐姐吧!大哥哥救救筱筱姐姐吧……”那些孩子一个个上前拉着他的衣袍喊着,只有几岁大的他们根本不知如此应对现在这状况。

    冷煞皱起眉头:“从哪个地方走的?”

    “那边!”孩子们一指,冷煞便飞身而起,往那个方向寻去。

    “大哥,这样真的好吗?要是被捉住了我们就死定了!”四名汉子中的其中一人仍有些担心的说着,看着前面提着布袋的大哥,不知为何总觉得这样做会为他们惹来杀身之祸。

    “我们没有别的出路了,如果不掳了这城主的女儿,你上哪去弄那么多的金币去还债?到时被砍断手脚也是死,何不放手一博!只要我们捉了城主的女儿,再用她来换取金币,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就没事了,天大地大他们想要找到他们谈何容易!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要畏首畏尾的!”为首的那汉子喝着,来到了一处偏僻的破屋中,这才将背上背着的布袋给放了下来。

    另一名汉子走上前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布袋,问:“大哥,她怎么连动一下也没有?不会闷死了吧?要不要打开看看?”

    “你傻啊?这轩辕筱筱好歹也是一名筑基修士,虽然说我们四人合起来能对付她,但是若让她跑了那我们就功亏一篑了!这布袋子不会闷死人的,她应该是晕了还没醒,快,我们先将她藏起来,再去找城主要赎金。”

    “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冰冷的声音在这时传来,那四人一惊,慌张的朝周围看去:“谁!谁在说话本!”当目光落在那树上站着的一名白衣男子时,不由的心一惊,同时修炼之人,那白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寒气息与浓郁的煞气让他们知道他绝不是一般的角色。

    “你、你是什么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否则……”

    冷煞唇角一勾,冷哼一声,下一刻,白色的身影从树上飞掠而下,凛冽而骇人的气息化做几道气流袭向了那几名汉子,连剑都不用出销单单只是气流便一举将他们四人一举歼灭!

    “嘶!啊……”

    凌厉的气流划过袭过那几人的胸口处,心脏一击被破,连避开的时间也没有,只听惨叫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那四人便直直的倒了下去,直到死,他们也都不知道那道气流是怎么形成而穿过他们的身体直取他们的性命的。

    睨了那死去的几人一眼,他迈步走上前,来到那布袋的旁边蹲下解开袋口,露出了那名女子美丽的容颜,见她还没醒,他便将她抱了起来,往先前那地方而去。

    “怎么办?筱筱姐姐会不会死掉了?”

    “你别乱说,筱筱姐姐才不会有事呢!你再乱说我打你了!”

    “可是……”

    “大宝去报信了,城主的护卫们一定会救回筱筱姐姐的。”

    “你们快看,那个大哥哥回来了,筱筱姐姐也回来了!”欣喜的声音传出,那些孩子们连忙起身围了上前。

    冷煞将轩辕筱筱放下,见她就要醒了,便也不多留的直接就走人,而此时,轩辕筱筱已经半睁开了眼睛,依稀模样的看见一抺白色的身影渐渐远去,待缓过神清醒过来时,那名男子已经不见了。

    “筱筱姐姐醒了,太好了,筱筱姐姐醒了!”

    “筱筱姐姐你怎么样?”

    轩辕筱筱摸着此时还隐隐作痛的后脑,问:“出什么事了?”刚才她只记得几名男子提着东西走上前来,冷不防的就被打晕了,刚才那名白衣男子是怎么回事?

    “筱筱姐姐,刚才你被坏人捉走了,是个长得很好看冷冰冰的大哥哥把你救回来的。”

    闻言,她一怔,揉了揉额头站了起来,这时,一个东西从她的身上掉落,她弯身捡起,那是一枚墨玉,玉中有着一个冷字,看着这奇怪的玉佩,她不由的紧紧握在手中,想必,这应该是那个救了她的人所掉下的,冷?冷什么呢?他又是谁?为何救了她却不留下名字就走了?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这时,闻讯而来的护卫们匆匆赶来,看到她好好的站在那里,那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听到一个小孩来说她被人掳走了,真的吓得他们三魂不见了七魄,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他们就是有几条命也不够死!

    她将玉佩收了起来,道:“我没事,今天的事也不许你们告诉我爹爹,我不希望他担心。”

    “可是……”

    “难道你们想让我爹爹知道,我在你们管辖的地方险些出了事?让他好降罪你们?”

    “不是不是。”众人连连摇了摇头,额间冷汗直冒,要是让城主知道了这事,他们定然当不了一惩罚。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小姐,属下送小姐回去吧!”

    轩辕筱筱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嗯。”转身对那些孩子们说:“下回我再来看你们,进去吧!”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另一边,走到半路的冷煞一摸腰间,见那块玉佩不见了,不由一怔,想到极有可能是先前掉在哪里了,便折回头去找,只是却怎么也找不到,无奈只好先回去。

    “冷煞,你回来了?快过来吃点东西!”木子黧几人在院中吃着点心,见他回来便招手唤着。

    他一顿,走了过去:“墨他们呢?”

    “他们去拍卖会那里了,好像说是去看看,估计也快回来了,你找他们有事吗?对了,唐心让你打听的事情有眉目没有?知不知道这城主为何要招亲?”木子黧拿了块糕点咬了一口,一边好奇的问着。

    “我只查到了,在多年前洛川城主轩辕剑似乎受过伤,而这些年的实力实力一直停留在当年的境界,我会查查这个会不会跟这次的招亲有关,夏雪,主子有没消息回来?”他看向一旁的夏雪问着。

    “还没有。”她抬眸面带笑意的看着他,道:“不过不用担心她的,她说了接到老爷夫人就回来,对了,我今天听龙一说城中又来了不少的家族势力,估计是想要参加城主招亲的,冷煞,你要不也去试试?以你的实力说不准还真能抱个美人回来。”她也跟着戏谑的说着,跟木子黧相处多了,多多少少也会被她传染一点。

    听到这话,冷煞看了她一眼,想起了那轩辕筱筱不由的目光微闪,道:“我先进去了。”说着,便转身往里面而去。

    “哎,小雪,你看他是不是有点怪怪的?不会真的想也去招亲吧?”木子黧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顿时感兴趣的说着。

    “呵呵,冷煞他们对这些情爱的事情也一向不怎么上心,说是这样说,不过能让他们动心的女子只怕也很难遇到。”她知道在他们的心中主子永远都在第一位,他们不仅对主子有着敬畏之意,更有着仰慕之情。

    “唉!这倒也是,再说,修仙之人除了双修的修士之外,还真的很少在这个岁数在成家的,对了小雪,你有没爱过人?”她眨着眼睛看着身边美丽如仙子的夏雪,笑道:“你长得这么美,相信应该有不少人喜欢你吧?你呢?有没喜欢过谁?”

    闻言,夏雪眸光微闪,不由的想起了唐子浩,心下一阵的黯然,如果他还活着那该多好?这一生,除了他之外,她想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

    “小雪?小雪?你怎么了?”见她突然流露出来的悲戚之色,她不由的收起了玩笑的心情。

    夏雪回过神,柔和的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而已。”

    “谁?你爱的那个人吗?他是主谁啊?在哪里?为什么我不曾见过?”

    “他叫唐子浩,是主子的哥哥。”

    听到这话,她不由的一怔,唐心的哥哥,上回在灵兽森林中也就已经知道他已经死了,是被那个灰衣人杀死的,只是没想到夏雪喜欢的竟然会是他。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的,我不知道。”她歉意的说着,看着身边的她眼中流露出的浓深思念,她不禁暗,小雪一定爱惨了那唐子浩了,只可惜,那唐子浩已经死了。

    “没关系,已经三年了,我已经习惯了。”她柔和的一笑,看着旁边吃着糕点的轩辕逸。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城镇之中,与花非花一起等着唐心他们的唐子浩却并不知,他所要等的人已经来到了修仙界,只是他们却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出了灵兽森林就往他们这边的方向而来,更不知道,在洛川城中,他所想念的那些人一直在思念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