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 洛川城招亲!

    走在后面的陆镇迈步上前,来到唐心的身边说:“主子,前面的福满楼是这里一带最大的酒楼,主子可以去那里歇歇脚,休息一下,我让佣兵们回去见见他们的家人,梳洗一下再来跟主子汇合。”

    “主子,我先去找一下地方,到时找到好地点了,再过来带大家去看。”李远山也开口说着。

    唐心点了点头,道:“陆镇,你们去吧!让他们跟家人团聚一下,三天后再到福满楼来集合,现在跟着我也没什么事,只等地点找到再落实其他的东西,先让他们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好。”

    “好,我知道了。”陆镇点了点头,这才对众人说了一声,让他们各自回家去,三天后再在福满楼集合。

    “龙一,你们跟着着他一起去找地方吧!我们就在前面的酒楼等你们。”她回头对身后的十二龙骑说着,十二龙骑听到后,当即齐声一应:“是,主子!”

    “我们走吧!”她迈步往前走去,来到了前面那福满楼,出色的一行人一到门口处,里面的掌柜立刻迎了出来。

    “客倌里面请,里面请,二楼有雅间,请上二楼吧!”掌柜一边哈着腰,一边喊着:“小二,快过来为各位客人带路。”

    洛川城人口大约在八十几万左右,如果是在高峰期,来往的人流和修士多了,人口可达到到上百万,城中分区划域,共有八区十六域,东西南北每个方向各占有两个区,人流涌动,虽然说是一个城镇,但是若是想要在这大城镇中找到一个人,或者打听一个人,还是很费劲的。

    唐心一行人的出现,并未惊动别的区域的家族或强者,只有他们所在的地区里离他们这个地方较近的两个家族的人知晓城中来了这样的一队人物,也正因此,这两个家族各派出人去打听他们的消息,想知道他们是来自于何地?又是什么人?但,从他们一进城,便有人将他们的到来禀报了这洛川城地位最高的尊者,也是执掌这洛川城八十万人口的洛川城城主。

    同时,城中的一些散修也都盯着唐心他们一行人,因为他们那一行人的气势不凡,个个都气息微敛出众绰绝,散修们也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来到这洛川城又是所为何事?因为这东城所在的地方就是洛川城进城的必经之道之一,龙蛇混杂,除了一些散修之外,还有一些靠出任务而赚钱的佣兵团,虽然这洛川城龙蛇混杂,但却没人敢在这里惹事,只因,这洛川城的城主轩辕剑是一名威震一方的金丹巅峰强者,他主管整个洛川城八十万人口,手底下有金丹高手多名,根本无人敢在这样的强者管辖之地闹事,因为这整个洛川城的治安全都是他在掌管,哪怕是那几大家族,也全都得听他号令。

    “哦?城中竟然来了这样的一队人物?可知他们是什么人?”城堡中,坐在主位上的轩辕剑听着底下护卫的禀报,抚着胡子沉思着。

    “回城主的话,与他们同行的有一批佣兵,那批佣兵曾在我们洛川城中出过任务,他们的落脚点也都在这洛川城中,不过那另外的人则不知是什么来头。”跪在下面的护卫恭敬的说着。

    “嗯,既然如此,那就先看着吧!大江南北来往的强者众多,不少在这洛川城中歇脚的,也许他们只是路过这里,如果有其他的动静再禀报,你先下去吧!”他挥了挥手,示意那名护卫退下。

    “不过就是一队实力较强点的修士吗?也许是散修也说不定,大哥,根本不用对那些人怎么上心的,反正也没人敢在我们洛川城中惹事,倒是大哥,你不是说要安排筱筱的终身大事吗?这招亲的帖子都准备好了吗?还要不要准备点别的?有没其他让我去做的事情?”下面,一名中年男子开口问着,目光带着敬意的看着主位上的兄长。

    “唉!如果不是为了洛川城,为了我们轩辕家族,我也不会拿筱筱的终身大事来安排,那孩子,也是懂事,知道我们的难处,心里虽然难过却也不说什么,我身为他的父亲也只能好好的准备好这招亲的事务,给她挑选出一个实力强硬又相貌出众的强者来,只有这样才能帮我们洛川城避过一劫,也只有这样才能救得了我们轩辕家族。”

    见他如此自责,中年男子开导道:“大哥,你也别自责,如果不是你受的伤到现在也无法治好,也不用担心不是那些魔修的对手,大哥你为了洛川城和我们轩辕家已经付出很多了,如今拿整个洛川城和我们轩辕家做赌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我相信在大哥放出这消息后,一定会有很多拥有强大实力的人前来参加招亲比试的,大哥你就放心吧!”

    “但愿吧!”轩辕剑语气深重的叹了一声,道:“我去看看筱筱,帖子和消息就由你传开下去吧!这事情已经不对再拖了。”

    “大哥放心,这事我会去办的。”中年男子说着,看着他迈步往外走去,这时才看了看这气派十足的大厅,不由的轻叹一声,若非他大哥受了内伤,很多的炼丹师都无法治愈,他也不用拿筱筱的终身大事和这洛川城来招亲,现在只但愿能找到一名实力出众的强者来帮他们避开这次的劫难吧!

    另一边,福满楼二楼的雅间中,唐心和八煞还有莫子漓他们众人都围坐在一起,吃着东西聊着天,这时,龙一他们和李远山也一同回来了,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雅间门口。

    “主子。”龙一他们恭敬的唤了一声走了进来。

    “回来啦,怎么样?可找到地方了?”唐心看着他们问着,目光掠过他们众人,落在那李远山的身上。

    李远山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主子,大宅子已经找好了,有两处,一个比较清幽,地方比较偏僻,但地方大,而且还有一片竹林,另一处则是在中心地段,人流较多的地方,虽然地方也大,但就没有第一处的清幽雅静,不过离我们选中的拍卖会地点比较近。”

    “住的地方不用离拍卖会太近,我要的是一处清幽雅静的地方,那就选第一处好了。”

    “是,不过主子,要在这洛川城中落地扎根还得经过洛城城主手中的徽章盖印那些宅子才能算我们买下,拍卖会若是开张,各道关系也要打通,主子,要不要去拜访一下洛川城的城主轩辕剑?”

    她摆了摆手,笑道:“这事就交给冷煞去做好了,我就不去了,坐下吃点东西后你带冷煞去洛川城主那里走一趟,等会我们先去宅子和拍卖会的地点看看。”说着,又看向十二龙骑他们:“你们让小二再开一间雅间,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好。”十二龙骑露出一抺笑意,点了点头让小二在隔壁再开一间。

    傍晚时分,太阳正斜斜的准备西落,唐心一众人分成两路,冷煞和李远山去城堡中将地契盖印,而唐心他们看了拍卖后的地点后,对李远山的目光很是赞赏,他所选的这一地点为这一带人流来往最多的地带,而且场地也大,看过地点后他们便往宅子的方向而去,宅子里面的东西都是原有的,人来了就可以直接住,进了里面看了看,便安排了一众人住的地方,接着唐心便对夏雪道:“小雪,你和龙一去奴隶市场买几个下人回来,这么大的地方若没几个下人也不行。”

    “好。”夏雪笑着应了一声,对龙一道:“我们走吧!”

    “我也去我了去,我也跟去看看。”木子黧上前挽着夏雪的手:“小雪,我陪你们一起去。”

    郭蓉见状,也鼓起勇气说道:“主子,我也想和夏雪姐姐她们一起去,可以吗?”

    “去吧!把小逸也带上吧!让他出去玩玩也好。”唐心揉了揉身边一直跟着她的拓拔逸,这小子不过才几岁就一副冰山的模样,到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多谢主子,我会照顾好小逸的。”郭蓉欣喜的说着,来到拓拔逸的身边想要牵他,不过他却不让她牵,只是避开了她后走到夏雪的身边,将自己的小手放在她的掌心里,抬着头眨着眼睛看着她。

    夏雪一见笑了笑,握住了他的小手,说:“走吧!我们带你去玩玩。”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她们去买下人了,那我们要做什么?”萧遥无聊的走到院子的桌边坐下,看着那一袭白衣的唐心问着。

    唐心看了他一眼,道:“龙七,你去书房帮人把笔墨纸拿出来。”说着,便也走到桌边坐下。

    血煞他们则相视了一眼后便散去,而龙骑他们则有的去外面守着门口,有的则跟在唐心的身边,莫子漓见那龙七拿着纸和笔墨放在桌上后便退一边,他自己便走上前,来到唐心的身边,不明白她这是要做什么,却见他拿直笔沾了墨后,便在纸上认真的画着,待他看清他所画的是建筑图时,不由眼中闪过一丝怔愕,他连这个也会?

    萧遥感兴趣的看着他所画的那些设计,不由的越看眼睛瞪得越大,直当他是怪物一般的看着那低头画得认真的他,心下惊讶万分,他到底是什么人来的?懂的东西怎么那么多?此时连这个拍卖会场的建筑图的设计也画出来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样复杂的图案和精妙的设计竟然会是他画出来的。

    莫子漓看着他那俊美而透着认真的侧脸,目光越发的幽深,此时的他,认真而专注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他从不知道一个男人认真起来竟然也会这样该死的好看,他身上那独特的气息,莫名的让他想要去靠近,虽然他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的情感,一直在克制着,但,却仍无法阻止那颗因他而狂跳动的心……

    他是他的劫吗?他从没想过他的情劫竟然会是一个男子,更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男子的风采所折服,更没想到,自己会无可自拔的为他动心,哪怕,爱上他,会让他失去生命,他仍无法离开他的身边,更无法砍断心中的情丝。

    看着他那认真而专注的侧脸,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动人心魄,就算是不提他的容貌,单单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与气质和风采,都带着摄人的气息,让人无法抗拒的沉迷其中,如果,如果他是女子那该多好?但她不是,这份不伦的情爱他只能深藏在心底,永远也不可能说出,明知这是一份不会开花结果的爱情,明知这份爱会带给他无尽的伤害,而他,却仍无法去放手,只能默默的接受命运的戏弄……

    专心画着设计图的唐心和那看得让一脸震惊的萧遥根本没注意到莫子漓眼中划过的复杂情愫,直到,唐心停下手中的画笔,吹了吹那张画纸,满意的露出一丝笑容:“好了,就照这个来做吧!我要我的拍卖会是别具一格只此一家的。”

    “这个等李远山回来后交给他,让他把拍卖会按这个设计建起来,速度越快越好。”她说着,站起来伸了伸腰,看向他们两人,道:“对了,你们不算回家去吗?不会想一直跟着我吧?”这都从灵兽森林出来也好些天了,他们却连提要走也没有,不会真的打算一直跟着她吧?

    萧遥接过之后看了看,继而咧嘴一笑:“走?我目前还没打算回去,留下来再玩段时间,再说,我也想看你的拍卖会开张啊!”说着,他看向一旁的莫子漓,道:“大师兄,师傅说的那个情劫怎么办?”

    听到这话,他目光微闪,看了唐心一眼便移开了目光,道:“不用去理会,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怎么避也没用。”

    “唉!其实要是能找出来,直接把人给杀了,大师兄你的命也就保住了,只可惜你的情劫到现在都还没浮现,也不知那个会害你没命的那个女人是在哪里,大师兄,你还是得小心点。”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皱着眉着想着怎么样才能帮他避开情劫呢?会死人的,可不是闹着就玩的,他师傅也真是的,明知大师兄有情劫也不说说怎么样才能避开。

    忽的,脑海里想起他师傅临走时所说的话,不由的朝唐心看去,难道大师兄跟着唐心真的会保住性命?真的假的?虽然这小子是挺有本事的,但他的敌人也很多,而且一来就都是劲敌,跟在他身边如果没点本事会死得很快的。

    “我去睡会,你们随便吧!”她打了个哈欠,又对他们道:“别吵我,我睡觉不喜欢被人吵到的。”

    听了他的话,萧遥的嘴角一抽,看着他迈着往后院走去,他则对莫子漓道:“大师兄,我们去买点酒回来喝吧!这里吃的什么都没有,干做着挺无聊的。”

    “嗯。”他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莫,问:“要一起去吗?”

    墨摇了摇头,对他们道:“你们去吧!我在这等他们回来。”

    “那好,我们走了,回来给你们带酒回来。”萧遥冲着他们挥了挥手,便与莫子漓一同往外而去。

    另一边,夏雪和木子黧她们来到了奴隶市场,这里是专门贩卖奴隶的地方,那些奴隶大的有的几十岁,有的是犯了错而被主人卖掉的修士,有的则是一些小孩,也有的是一些少年少女,这些人在这里没有人的尊严,他们只是奴隶,只是毫不值钱的奴隶,一条生命在那些贩子的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要打要骂都随他们喜欢,再不然,直接杀了也有,因为,奴隶大多只是一些普通人,根本卖不到什么好价钱。

    “天啊!竟然将他们关在笼子里,他们根本没将那些人当人嘛!你们看,有的才几岁就被当奴隶卖来卖去的,真是太可怜了。”木子黧看到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孩,不由的心生不忍。

    金玉瑶以前根本不会来这样的地方,只听说家里的下人是奴隶市场买回来的,但却不知道竟然会是这样的场面,看到那些贩子拿着鞭子抽到着那几个跪在台上的奴隶,有一个还被那贩子的脚踩着脸按在地上抽打着,听着那些人痛呼求饶的声音,她不由的心中泛酸,说不出一句话来。

    竟然会是这样……同样是人,他们却活在了最低层,活得那样的悲惨……

    夏雪静静的看着那一幕,想起了小时候与小姐相遇的场面,她和小雨被人捉了关成笼子里,险些被那些人糟蹋,是年仅五岁的小姐救下了她们,也将当时的那一群小孩全都救出,看着那些孩子被关在笼中,她深深的能体会他们心中的那种恐惧与无助,心一动,她走上前,对那名挥着鞭子的贩子喝道:“住手!”

    那挥着鞭子的贩子看到几人容颜出众,气质非凡,心想生意来了,便停下手松开脚下踩着的奴隶,笑着看向夏雪:“这位小姐,你想买奴隶吗?看中了哪一个?我可以拉出来给你瞧瞧。”

    夏雪瞥了他一眼,目光在那几个笼子掠过,见几个笼子中关着六名五到十岁的小孩,和八名十二到二十岁的年轻少年少女,另外的一个则着几名较老一点的,看样子还是修士,应该是犯了错的修士。

    “把他们都放出来我看看再说。”

    “好好好。”贩子一听连忙打开笼子将里面的奴隶全放出来,因为奴隶的脖子,脚上和手上都系着铁链所以他并不担心他们会逃跑了。

    那些奴隶放出来后被拉着跪在台上,有的低着头,有的则期盼的看着她,希望她可以买他们回去,但他们也知道,像他们这些没有灵气可修炼的普通人,一般的大家族是不会要他们的。

    见其中两名少女一直低着头,披散着的头发将她们的容颜全遮住了,夏雪走上前,伸出手抬起她们的下巴,见两人的脸上脏兮兮的几乎可以说看不出原来的面貌,但却依稀可见两人是双胞胎姐妹。

    “我把他们都买了,多少钱?”她淡淡的开口,直奔正题。

    那贩子一听眼睛一亮,笑眯着眼说:“既然小姐都要了,那这十四个奴隶我就收小姐一百金币就好了。”

    “我只出五个金币,你卖不卖?”

    那贩子一听跳了起来:“什么?五个金币?这、这这也太少了吧?”

    “既然你嫌少,那也没办法了,我的五个金币到别处还不止能买十几个奴隶。”夏雪转身就要走,那贩子一见连忙道:“好了好了,五枚金币就五枚金币吧!总好着养着他们吃白饭强。”

    “把他们都解开。”她把五币金币递给他后说着,见那贩子欣喜的接过那五枚金币后解开那十四人,她只看了他们一眼,便对他们道:“跟着来吧!”

    “小雪,那些那么小的孩子也带回去吗?”木子黧诧异的看着她,毕竟,唐心只是说买几个下人回去,可那几个小孩也太小了吧?

    “带回去吧!主子会同意收下他们的,穷人家的小孩也比较懂事,让他们脱离了那个地方,他们会珍惜这次的机会,如果不能调教,那再让他们离开也不迟。”说着,她看了看那些人身上的破烂的衣服,便对木子黧道:“你们先带他们回去吧!我去给他们买几套衣服。”

    “好。”她点了点头,看了那些一直低着头的众人一眼。

    “小逸,我们走吧!”夏雪拉着他往成衣店走去,而木子黧则带着那些人回去。当夏雪和小逸买了成衣准备回去的时候,经过一条小巷时,却被几个男子给拦住了。

    “美人儿,你是打哪来的?长得真美,要不要我们几个带你去熟悉一下这里?这一带可是我们最熟悉了。”几个男的目光猥琐的看着她,见那面容美丽出尘,美如仙子,色心一起根本忘了去担心自己会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夏雪没有看他们,而是将目光落在身边的拓拔逸身上,对他柔声道:“小逸,他们就给你练练手。”

    拓拔逸点了点头,拔出了腰间唐主送给他的匕首,一刻也没停顿的就飞掠上前。而这时,那几个男的正因听到她的话而正准备大笑出声,谁知那杀气已经逼近眼前,惊得他们纷纷退后,可,让他们觉得诡异的竟是那小孩的诡异身法,快得让他们避无可避。

    “嘶!啊!”

    寒光一闪,锋利的匕首划过身体,剧痛袭来,让他们忍不住的痛呼出声,惊惧的看着那个没有表情的小鬼:“你、你……嘶!”

    夏雪在一旁看着,小逸极快的身法和干脆的手法让她满意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十二龙骑和八煞他们在灵兽森林中教了他几个月,一路走来他也成长了不少,尤其是这身手,对付这几个人更是绰绰有余。

    “砰砰砰……”

    “小逸,我们走吧!”见那些人个个受伤倒在地上,她上前牵着他的手,迈步往前走去。

    回到宅中,将衣服交给郭蓉,让她拿去给那些孩子,知道唐心在睡觉,她便没去打扰,直到,郭蓉将那十四人领到了她的面前:“夏雪姐姐,我把他们都带来了。”

    “嗯。”夏雪应了一声,看了一下他们,道:“我是夏雪,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这里的下人了,做好你们自己的本份,明日会让你们见一下主子,至于这宅子的事务安排我等会告诉你们。”

    次日,当唐心起来时,已经是正午了,她在院中坐着,一手托着脸颊,想着来了这修仙界也应该去看看她爹娘了,只是,那沐宸风只是把他们安排得很好,她却不知他们现在在哪,看来,得先找到沐宸风才行。

    “小姐。”夏雪走了进来,轻唤了一声,在没别人的时候她都习惯叫她小姐。

    “小雪,早啊!”唐心看到她露出了一抺笑容,示意她道:“坐下吧!”

    她在她的旁边坐下,将昨日买的十四人告诉了她。唐心闻言只是笑了笑道:“这些事情你做主就行了,也就是十几个人而已,我们也养得起,对了,我正好有事打算跟你说说。”

    “什么事?”

    “沐宸风不是说我爹娘还活着吗?我想先去见见他们,不过得先找到沐宸风才行,所以我打算这两天就走,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来打理,你觉得呢?”

    闻言,夏雪柔柔一笑:“小姐要去见老爷夫人,这里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我们会打理好的。”说着,又问:“小姐,到时见到老爷夫人,把他们一起接过来吗?我也好久没有见到老爷夫人了。”

    “嗯,我正有此意,那一回沐宸风说我爹爹身受重伤,但我没自己看过总放心不下,我们既然在这里落脚扎根,那就将他们一起接过来,现在胖子哥哥不在,我一定要照顾好他们。”话已出,才知又提起她心中的伤,看着夏雪美眸中划过一抺伤痛,她不由轻叹一声:“小雪,我知道你喜欢胖子哥哥,可他已经不在了,你不能永远活在回忆当中,你要试着走出来才行,我想就是他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的。”

    夏雪流露出平日少见的伤感,柔声道:“小姐,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放不下,我总觉得少爷是活着的,他就在我的身边,一直都在。”

    “哎,要是胖子哥哥还在那该多好?不止是你,就是我也一直不愿相信他已经离我们而去,他是那么好的人,可却偏偏因为我而死,每当想起这事,我就恨不得将那灰衣人千刀万剐!”她恨恨的说着,声音一顿,又道:“胖子哥哥不在了,我想去见爹爹娘亲,可却又觉得自责,我真怕看到他们伤心的样子。”

    “小姐,这不是你的错,老爸和夫人也是知道的,你不要觉得自责,少爷那样疼你,爱护你,我想他一定能为能保护到你而感到骄傲。”想着那和善而亲切的少爷,她不由的心中一阵阵抽疼,要是少爷还活着,那该多好……

    过了两日,唐心将众人召集在一起,看着院子里所站的数十人,她开口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们了,拍卖会尽快建好,名声也要打响起来,该安排的就安排,尽量不要与人起冲突,当然,也不能任由别人欺上门来。”

    “主子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陆镇和李远山恭敬的说着。

    而萧遥则道:“唐心,那你要去哪里?去多久才回来?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只是去接我的爹娘,接到他们就回来,在这段时间你别给我惹事就行了。”说着,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却见好像少了个人似的,便问:“子黧呢?怎么没在?”

    “她一大早就出门去了,应该快回来了。”莫子漓说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自己一个人出去,要小心一点。”

    “嗯,我会的,这里就麻烦你多看着点了。”

    “嗯。”

    “咦?怎么今天这么齐人?”出门逛了一圈回来的木子黧看着齐集的众人,问:“都在说什么?难道你们也知道了那洛川城城主的女儿招亲的事情了?”

    “洛川城城主的女儿招亲?”唐心挑了挑眉:“你哪来的消息?这洛川城城主既然是一名金丹巅峰的强者,他又怎么会为他的女儿招亲?要知道,这修仙的人前面的路走多远谁也无法预料,更不会有人拿修仙者的亲事来说事。”

    萧遥也点头应道:“是啊!有的修仙者到了六十来岁都没成亲,就是因为在修仙界里修仙者的寿元比普通人长多了,自然不会太早成亲,除非一些双修的修士才会为自己寻找伴侣,要不然谁会这么早去谈这事,太早谈亲事反而无法专心修仙,这是修仙的人都知道的,小师妹,你是不是弄错了?”

    “怎么可能弄错?你们看,我在那里排了半天的队,还拿了个帖子回来了,上面明确的写着,邀请修仙界各大强者竞比,如果赢了的人还会成为这洛川城新一任的城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