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 强势进城!

    蔚蓝的天空中飞掠而来一抺白色的身影,那飘逸绝尘的身影踏着轻风停落在树叶之上,脚尖轻轻一点便稳住了身影,墨发被轻风轻扬而起,白衣一拂,沐宸风转身回头,低沉而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你是何人?为何一直跟着本尊?”

    “呵呵,不错嘛!没想到你的警惕觉倒是挺强的,真不愧为本仙子看中的男人。”一名红衣女子同样停落在树叶之上,脚尖轻踏着便稳住了她的身影,但见她红色轻纱随风拂动,挽在双手红绫半垂着,随着轻风而拂动,玲珑有致的身段,纤细的腰肢盈盈不堪一握,看似虽然纤弱,但却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女子红衣飘飘,墨发轻挽束起,只在脸颊侧垂落两缕,增添了她的妩媚动人神色,美艳的容颜与她自身的那股张扬而妩媚的气息相溶合着,越发的让人觉得魅丽无双,尤其是,此女子是一名结丹修士,身上出众的气息越发的将她托得非同寻常,一举一动之间,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自信与妩媚的气息,此时,那双美眸正直勾勾的盯着前面一身白色衣袍俊美如谪仙的沐宸风瞧着,那目光像是将他当成一件商品一样在打量着。

    听了她的放在,再看她的衣着打扮,沐宸风只是挑了挑眉:“你是红绫仙子?”

    “呵呵,不错,本仙子正是红绫,你又是何人?是哪个仙门的修士?本仙子走过的地方倒也不少,却没见过一个像你这样出色的男修,实话告诉你,本仙子看中你了,你有没意与本仙子双修?”她美眸流动,朝他抛去勾魂的一瞥,不可不说,她本身生得美艳,同时修炼的功法又是勾魂摄魄的,红绫仙子的名字在修仙界最为响亮的就是她的勾魂摄魄,哪怕是金丹期的修士如果定力不够,根本经不起她的一记媚眸的勾魂。

    只有沐宸风面色依旧的露出一抺笑容,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妩媚气息的美艳女子,笑道:“修仙界中谁不知红绫仙子勾魂摄魄之威名?想来有不少的男修拜倒在仙子的石榴裙下,本尊承蒙仙子看得起,只可惜,仙子虽美艳妖媚,却不合本尊的口味,本尊还有事,就失陪了。”他低声一声,下一刻,白色的身影一闪,御着飞剑往天空飞掠而去。

    而那结绫仙子本以为她的一记媚眼一出,那名男修一定也会为她着迷,谁知他竟然就什么她不合他的口味,一个转身就走了?这始料不及的一幕让她愕然了半响,继而低低的笑了起来。

    “呵呵……真不愧为为本仙子看中的男子,修仙界的男修虽然众多,但却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本仙子既然看中你了,你就逃不掉。”她的美眸落在那抺朝天边而去的白色身影之上,下一刻,同样御剑追着他而去。

    她修炼的功法是勾魂摄魄的媚功,从来还没一个她想勾引的男子能稳得住心神不被她所迷惑,这个男人,不仅实力出众,就连心智定力也非同一般,再加上俊美如谪仙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男修,她红绫仙子又岂会放过!

    一处城镇之中,一袭红衣气息妖孽的花非花斜卧一酒楼的窗边,一手执着酒壶一手倚着窗边,目光半眯的看着那底下的人来人往的街道,全然不知他自己已经成为了这酒楼中的一道风景。

    只因,他本身容颜就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更是透着妖孽的气息,皮肤不似一般男子的古胴色,反而透着白皙,此时一身红衣披身却半胸前敝,隐隐的露出性感而结实的胸膛,看得酒楼中的不少女修和男修都心跳加速,只因他那随手散发出来的那股勾人的妖孽媚态着实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其实,离开了虎啸大陆来到这修仙界的他就开始着手建立势力,扩展他在这边的生意,因为他知道唐心在不久的将来也一定会来到这里,他既然先来了,那就先在这边打好基础扩展生意,到时她来了,起步也能快一点。

    “滚开!一个瘸子也敢挡住我们的道!”

    大街上传来的声音让他回过神看去,只见一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子因挡住了前面一行抬着轿子的人而被护卫大声的喝着,看着那气势凌人的护卫,他执起酒壶喝了口酒,看着那底下的那一幕。

    在这城中也有些时间的他自然知道那个轿子是张家的人,张家在这城中算是一大家族,势力强大,就连那些护卫也都趾高气昂的不将一般的修士放在眼里,更别说那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修士了,看他身上的气息,也就只是一名炼气期的修士,身后的那名气愤的女子的实力还比那坐在轮椅的年轻男子要高,明明想冲上前去,却又忌惮着那名坐着的男子,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唐子浩只是神色如常的看了那名护卫一眼,对身后的人说:“玉瑶,我们退一边,让他们先过。”

    “可是……”气不过的金玉瑶见那些人那样,根本就不想让,可却见到唐子浩微皱的眉头后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知道了,退一边总行了吧!”说着,这才推着他退到一边去。

    “哼!算你们识相。”那名护卫冷哼一声,挥了挥手这才让人继续往前行去。

    待那些人离去,金玉瑶嘀咕着道:“子浩,为什么你要处处忍让,那些人那么欺负人,你为什么不教训一下他们?”

    唐子浩看着前面的酒楼:“忍一时风平浪静,又有何不可?你要跟在我的身边就要听我的,不可随便与人动手,否则,你便离去吧!”说着,自己推着轮椅往酒楼而去。

    闻言,她跺了跺脚,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知道了!总是说要赶我走,有我跟在你的身边不好吗?对别人都能那样忍让,为什么对着我就总是这样无情。”

    唐子浩继续往酒楼而去,并不回答她的话,酒楼迎客的小二一见有客上门当即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两位客倌里边请,里边请。”

    “小二,给我们上几个小菜和两碗米饭。”唐子浩说着,打量了一下这酒楼,简单雅致的布置,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好的,马上就来,公子先喝口茶水吧!”小二为他们两人倒上茶,这才退了下去。

    两人坐下后不久,另一角落处的几名男子便一直盯着他们,时而的丢进几颗花生米进口中吃着。几人的目光让金玉瑶警惕的皱起了眉头:“子浩,那边的那几个一直盯着我们。”

    唐子浩抬眸一瞥,道:“不用管他们,喝茶吧!”

    见状,她也只能忍下来,端着茶杯喝着茶,一边则注意着那些人,果然,他们的菜还没上来,那几个人就已经走了过来将他们围住。

    “哟!一个瘸子加一个美人,两人会不会太无聊了?要不,我们陪你们聊聊吧!”其中一人的手正打算搭在唐子浩的肩膀上时,冷不防的一枚暗器袭来,剌伤了那只手。

    “咻!”

    “啊!谁!谁偷袭老子!”那名男子捂着手痛呼出声,愤怒的回头朝周围看去。

    只见,一名锦衣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看了那背向着他的唐子浩一眼,冷笑道:“哼!老子?你就也敢自称老子?回去告诉洛俊杰,让他最好不要搞这些小动作,否则,就是跟我戚威过不去!惹恼了我,他可就麻烦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冷声的一喝,威压一出,便让那些男子一个个惊得往外跑去,这让人摸不着着脑的一幕也让酒楼的人看得错愕不已。

    喝着茶的唐子浩在听到戚威时目光微闪了一下,刚才那些人打扮普通,但却个个都是好手,尤其是他们身上的杀气,估计是以杀人为生的修士,他初出仙门怎么可能会有敌人?唯一的一点就是与他有过节的洛俊杰派来的,果然没有出他所料,只是没想到戚威竟然也来了。

    “子浩,你也太不小心了,让那些人一直跟着你们。”戚威大步上前,在他的面前坐下,自顾自的说道:“我知道你下山了,所以也跟着下山来,说真的,一直呆在仙门中没到外面来历练都无法让实力再度提升,而且被你这一走,还真的是太无聊了,我想着你这一路估计也是不会太平的,所以便跟着过来了,毕竟再怎么说,你也是戚威的救命恩人,总不能让人不小心给暗算嗝屁了,你说是吧?”

    这时,小二正好端着饭菜上来,几个小菜摆放在桌上,戚威一见,当即道:“这几个小菜怎么够吃?小二,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全端上来,再来两壶上等美酒。”

    “好勒,公子稍等片刻,马上就来。”小二一脸笑容的退了下去,吆喝着再上招牌菜。

    金玉瑶知道戚威一向不喜欢她,见他出现自己便也不敢开口的静坐着,尽量降底自己的存在度。而唐子浩则端起米饭就开始夹着菜吃,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似的。

    “哎,子澄,你打算去哪里?有没什么目的地?如果没有那不如去我家小住些时日吧!我家就在平川城,那可是个大城镇,你到那里去我也好可以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认识认识,还有啊,我有个妹妹,人长得特水灵,模样也俏,你若看喜欢了,我也可以让我父亲把我妹妹指给你,怎么样?咱俩要是能成一家人的话那就更好了。”他自己就得起劲,根本没将那一旁脸色难看的金玉瑶放在眼中,从一进门开始就直接将她给无视了。

    “戚威,你……”忍无可忍的金玉瑶怒目瞪着他,才一开口就被喝住了。

    “你给老子闭嘴!我们说话关你鸟事了?再敢多说一句老子拳头招呼你!”他挥着拳头在她的面前晃过,目光带着威胁与凌厉,当下就将金玉瑶给吓住了。

    唐子浩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正准备说话,却看到小二上的其中一道招牌菜时怔住了,看着那红烧狮子头,他不由的想起了以前总是和妹妹一起去吃这一道菜,离开了龙腾大陆那么久,没想到却会在这里再看见这样的一道菜,当下,他夹了一颗尝了尝,味道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却也有七八分相似。

    “客倌,这四喜丸子味道不错吧?这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菜之一来的。”小二见他发着呆,便笑着说着:“这四喜丸子还有一个名叫红烧狮子头,每天冲着这道菜来的人可不少呢!今天这还是最后的一份了。”

    “什么红烧狮子头?这分明就是好几种肉做成的丸子啊!虽然这味道是不错,可也跟狮子头扯不上关系吧?”戚威吃了一口,着实不知这唐子浩干嘛总盯着这东西看。

    “砰!”

    一声重响突然传来,这冷不防传来的声音惊了酒楼中的众人,他们朝那声音之处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一队护卫站在那门口处,正用着一双锐利的目光打量着酒楼里面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唐子浩他们几人的身上。

    “就是他们!把他们捉起来带回去!”那名中年男子大手一挥,身后的众名护卫便一涌而上将他们几人围住:“站起来!”低喝的声音一出,腰间的佩剑也微拔出一截,露出了一道道锋利的寒光,吓得一些普通百姓们纷纷躲到一旁惊恐的看着。

    戚威和金玉瑶同时站了起来,看到那些人有数十名,而且实力皆不弱,不由的多了份谨慎,而唐子浩则看了那些人一眼,继续吃着饭,又夹了一颗红烧狮子头慢慢的吃着,看到这一幕,那中年男子目光一眯,眼中闪过狠厉的神色,双方气势弩张,如同拉开的弓弦一触即发,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散懒的声音却是不紧不慢的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在我的酒楼中闹起事来了?”

    众人只见,一名穿着松松垮垮红色衣袍的男子慢慢的走下二楼的楼梯,男子墨发轻束,却有几缕随意的垂落时,松垮的红袍半敝开着,露出性感而让人想入非非的结实胸膛,他倚着二楼的楼梯,手里还执着一壶酒,妖孽的面容上媚眸半眯,似醉似醒的看着那下面的众人。

    “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嗯?”

    唐子浩无意间的回头一瞥,却是怔住了:是他?花非花!第一次在修仙界中看到相识的人,心情不由的激动起来,他转过身看着那依旧喜好一身红衣妖孽的他,花非花,当日相府有难时他曾来帮过他们,他是妹妹找来的人与妹妹相识,只是自从那一日之后就不曾再见过他,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修仙界中。

    见那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子怔愕的看着他,花非花挑了挑眉:“你用那样的目光看着我?莫非我们认识?”

    “你……”唐子浩正要开他口,却被那名中年男子给打断了。

    “原来是花公子,不知道花公子在楼中喝酒,真是打扰了,我们奉命将这几人捉回去,并非有意要惊扰酒楼中的客人。”那名中年男子话虽如此说,但那神态却没半分的歉意与恭敬,反而透着一股嚣张的气味。

    花非花勾唇一笑,仰着头喝了一口酒,神情慵懒的道:“哦?那不知我的那几个客人是怎么了?竟然要劳张总管亲自带人过来捉人?”

    “这个……”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总不能说,他们收到可靠消息,就那个瘸子的身上有珍贵的丹药要送去拍卖会拍卖,而他们正打算拦下将他们的丹药抢了据为己有吧?这花非花的势力与结交倒是很广,若是得罪了他,只怕回去也不好交待。

    “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那就请张总管卖个人情给花某,回去如果张老爷子问起,张总管就如实说了,我这楼里可是不容许别人惊扰我的客人的。”

    闻言,那中年年男顿了一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几人,这才道:“那好,我回去后会如实向我家老爷禀报的,花公子,打扰了!哼!”说着,这才甩袖离去,但,却并未真正的离开,而是让几个人暗中盯着酒楼的几个人的行踪,这里不能动手,他们就在别处动手,他就不信他们几人能不走出这酒楼!就不信花非花能时刻护得那几个人!

    见那些人走了,花非花执着酒壶喝了一口酒,转身就朝楼上走去,而这时,唐子浩却是突然开口:“花非花。”

    “嗯?”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他停下脚步半回过身,瞥了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一眼,这语气,莫非还真的认识他?不过他可不认识他呀?

    压下心中的激动,他开口问:“你可有我妹妹的下落?”天大地大要寻一个人谈何容易?他经过这里也是为了前往龙腾大陆,却不想会在这里遇见他,花非花,几年不见他已经不认得他了,到时他妹妹见了他又会不会认出他来?

    听到这话,花非花挑了挑眉,认真的打量着他,虽然觉得他有几分的熟悉,却记不起他认识的人当中有这样的一个人,可他说到妹妹,又是谁?想着,便笑道:“不知你所指的妹妹是何人?而你,又是何人?我认识的女子太多了,还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跟哪个。”

    “唐子浩,你认识他?”一旁的戚威怪异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他,又看了看那一袭红衣的花非花,只是没想到他的话才一出口,那抺红色的身影已经飞掠上前,如同鬼魅一般的来到了就唐子浩的面前。

    “你是唐子浩?”他的语气带着震惊与不可思议,目光中的散懒敛去,认真的打量着他,难怪他总觉得他有几分的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在哪曾遇见过这样的一个,原来,他就是唐子浩,几年前还胖乎乎的唐子浩,唐心口中的胖了哥哥,如今竟然成了这样?

    那么,他若是唐子浩,那他口中的妹妹自然就是唐心了!唐心若是知道她以为已经死去的胖子哥哥还活着,又将会是怎样激动的心情?

    金玉瑶和威威都被花非花吓了一跳,两人不约而同的退了一步,只有唐子浩点了点头:“嗯,我是唐子浩,我曾见过你所以我记得你,我在找我的妹妹,你知道她的下落吗?”

    “唐心跟我说你死了,是滚下山坡连尸体都没找到,你怎么会还活着?还成了现在这模样?”他压下心中的震惊,目光落在他的两条腿上,唐心总说,她的胖子哥哥很喜欢吃东西,所以总瘦不下来,以前也很喜欢笑,她最喜欢就是看他胖乎乎的脸上笑起来眯成一条线的眼睛了,可,可他现在却成了残疾,又瘦成了就这样,如果让唐心知道,她该多心疼?

    闻言,他敛下了眼眸,道:“我也以为我活不成了,只是不想到我会被我师傅救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到我那里去。”说着,带着他们往外而去,越过几条街,来到他的宅子。

    “爷,您回来啦!”一名年轻男子恭敬的迎了上来,看到他带回来的几人不由的怔了怔。

    花非花一挥手,示意道:“把他们两人先带进去招呼着。”说着,便推着唐子浩往另一边走去。

    “子浩……”金玉瑶怔愕的看着他,又看了看这大宅子,有些想不明白,他怎么还认识那样妖孽的人物?

    “别喊了,没看见他连头也没回一个吗?”戚威双手抱胸的睨她一眼,道:“你这女人还真不要脸,勾引一个又一个的,现在又死赖在唐子浩的身边,我告诉你,就凭你这姿色和人品,他是看不上眼的。”他正打算把他妹妹介绍给唐子浩认识,毕竟,这样强大的人,他日的成就自是非凡,他的那双腿他相信总有一日会有炼丹师能治好的,变异属性的强者,若是能拉拢了对他们家族绝对有好处。

    “戚威,我已经处处忍让你了,你为什么一直还要跟我过不去!”她怒目以对,但却又惧于他的实力而哼了一声随着那名年轻男子往里面走去。

    戚威看着她那身影,不屑的哼了一声:“就你这女人,老子还不放在眼里。”说着,也大步的往里面走去。

    假山边的亭子里,唐子浩的花非花两人坐在石桌边。看着面前这几乎找不到一点以前模样的唐子浩,花非花轻叹一声:“你这样子估计唐心见了也未必认得出来,说说看吧!你这几年都遇到了什么事?最近还好吧?”

    “这几年一直在仙门中修炼,最近才下山的,我正打算回龙腾大陆去找我妹妹把她带过来。”

    听到这话,花非花笑了笑,道:“龙腾大陆?呵呵……你不用回去了,唐心她不在龙腾大陆,我想再过不久,她就会来这修仙界了,你在我这里等她就好了,从修仙界那边过来的,一定会经过就里,她若来了我们也能在这遇见。”

    唐子浩不解的看着面前的他,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妹妹一个人怎么可能来到这修仙界?

    “这几年你不在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本来也是不知道你们唐家出事的,直到那一年,我在虎啸大陆遇见了她,当时我的身体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都动弹不得,没有知觉,她也不知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赶去了花家看我,帮我治好了我的身体,也将她那几年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他笑了笑,道:“你不用为她担心,她很好,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她自己,你的这腿应该是那时被那名修士给打断的吧?也不用担心,你要相信她的医术,再难的伤她都能治好,更何况你是她最敬爱的哥哥,她一定会帮你治好让你重新让起来的。”

    接着,他将唐心告诉他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也让他知道在他们遇难后,她所经历的一切和所发生的事情,再一次的说起那些话,他越发的觉得她的不容易,一个女子却独自承受了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她一步步走来真的很不容易,这也是他一直最敬佩她的地方,也是她最让他怜惜的地方。

    听着他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说给他听,越听,唐子浩越加的沉默着,帝殇陌,帝殇陌竟然辜负了她!那个他以为会为他妹妹遮风挡雨的男人,竟然在他们唐家遇难后,在只剩下他妹妹独自一人的时候而弃她而去,真真是该死!

    拳头因胸口处的怒气而紧紧的拧着,此时,他真恨不得杀了那个负心的男人!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沐宸风竟然会为了妹妹而放弃他所拥有的一切,甚至是,生命……

    “那样的男人根本配不上她,你也不用生气了,对了,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缓了缓心中的怒气,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同是仙门中人,那个女的叫金玉瑶,我出仙门她就硬要跟着来,为此还让我师傅逐出了门下,她在我受重伤时对我日夜照顾,我也只能让她跟着了,那个男的则叫戚威,有一回我救了他,这次不知怎么的也跟着来了。”

    闻言,他戏谑的道:“你小子都成这样了倒是艳福不浅,以前在龙腾大陆有美丽温柔的夏雪奋不顾身的护你进阶,如今又有那女子为了你而被逐出师门,还真瞧不出你哪里这么有女人缘了。”

    听他提起小雪,唐子浩目光不由的一闪,想起了当年那黑衣人长剑指着他时,小雪那愤怒的神色与骤然一变的冰冷气息,想到小雪,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小雨,那为了救他而死的小雨,手,紧紧的拧起拳头,他一定会找出那个灰衣人修士,他一定会为小雨,为唐家死去的人报仇!那个灰衣人,他一定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春天的景色总是怡人,到处春暖花开,空气清新,经过大半年的时间,唐心一行人也从那灵兽森林中走了出来,这几个月的历练,不仅仅是八煞和墨他们的实力增加了,就连陆镇的佣兵们也变强了,值得一提的是那郭蓉的实力也提升了,拥有炼气八层实力的她越发的欣喜,因为她知道她跟对人了,这样的生活虽然是苦了点,但是她这样的修为绝对是在家族中无法突破的,因为在林中历练之时,唐心会给他们一些进阶的丹药。

    “主子,如果想要落地扎根,最好的地方就是在东边最大的城镇,那个地方是人流最多的,而且来往的人也多,是一个集中的中心点,很多人都会特意去那城中买东西,我们就去那里选一个拍卖场地吧!”因跟随了她,李远山也跟着唤她为主子。

    “嗯,你拿主意吧!”她点了点头,让他放开手去干。

    后面的郭蓉听了一怔,跑上前问:“李叔,你说的是那洛川城吗?我听说那个地方的地很难买下的,而且价格也很贵。”

    “呵呵,贵了贵了点,不过并不难找,在那地方我有相熟的人,要买下一块地并不难。”李远山笑了笑,带着他们往洛川城的方向走去,也正是因此,让唐心与唐子浩和花非花所在的城镇又是错肩而过……

    当唐心一行人进入洛川城时,便引起了一起轰动,为首的是一袭白色男装俊美非凡的唐心,他的身边是夏雪和木子黧,两名女子一白衣飘逸绝尘仿若天仙,一黄衣娇美可人尤如精灵,再旁边则是气宇轩昂的莫子漓和萧遥,再后面则是一身黑色虚实威风凛冽的狱煞墨染,再后面则是八名白衣出众的冷峻男子,后面则是十二名体格健壮的气势摄人的十二龙骑,以及队伍整齐却衣衫破烂的佣兵们。

    这一行人无论是走到哪里,都绝对是最为怪异,最为吸引众人目光的一支队伍,先别说他们那强大而令人不可忽视的战斗力,就是为首的那些人,个个俊男美女仿佛经过精选细选而出,哪一个随便站出来都绝对凌驾于众人之上,试问,这样的一支队伍,一入城,又怎么可能不引起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