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宸出关!心进阶!

    与此同时,三道天雷落下后,唐心也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上前打开真龙鼎,拿出了那里面的大元丹,看着那色泽上乘的大元丹,上面金色的光泽一闪而过,如同一条游龙没入丹药之中,用了一天的时间才炼制出一炉大元丹,不过所幸每一枚都是上品,拿着那些大元丹转过身,看着那来到她身后的众人。

    “这里有十颗,你们一人一颗留在身边,他日进阶时服下可挡天雷。”她将大元丹分给他们众人,看着面前的他们,除了墨以外,他们都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看到他们如今的实力与成就,她心下真的很欣慰,清眸看向那无边的天空,此时夕阳正要西下,那染红了半边天的天夕阳美得如同仙境一般,心下不由轻叹一声,她有多久没像现在这样心平气静的看着落日了?

    与天相比,人是这样的渺小,却一步步的的从弱小变强,他们一直在追逐着强大,一直想要变得强大,但有很多的事情,就像是早已注定,无法强求与追逐,就好比这天空,从日出到日落,他们就算再强大也无法去阻挡太阳的东升和西落,天地循环,它自有它的规律与定数,他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有一是颗坚强的心,相信每一次的困难,每一次的险境,都是上天给他们安排的历练,困难越大前路越难行,但只要坚持了,他日的收获也将令他们惊喜。

    她,一个异世的灵魂,重生在这个世界,溶入这个世界,开始被动的生存着,似乎,忘记了最初最真实的自己,她的心被仇恨遮住,从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从唐家出事开始,她就在为变强而变强……以前的她还会偶尔闲下来静下心看看风景,赏赏日出日落,而如今,身边的风景再美,她却无心去欣赏,她,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

    突然间,脑海中像是有什么划过,似想通了什么一般,心间顿时豁然开朗,心境一清,竟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息似在涌动,由弱到强,一波推着一波往丹田而去,身体起的变化让她不禁浮现愕然的神色,继而眼中又浮现欣喜。

    “主子,怎么了?”众人看到她的不对劲,齐声问着。

    心下释然的一笑,清眸光芒涌动,看向他们道:“我好像要进入金丹期了,你们帮我护法,我在还没完全进入金丹境界时不能让任何事物打扰到我。”

    听到她要进阶,众人面上都浮上欣喜的神色,相视一眼,郑重的道:“是,主子放心,我们绝不会让任何事物打扰到主子进阶的!”太好了,主子终于要进入金丹期了!

    唐心朝他们点了点头,见天色已经渐渐暗下,便走到一处空地上坐下,调气运气,将体内那涌上的气息汇聚成一团,引导着气流的涌动,而八煞他们则分别守在她的周围,虽然说这里面应该不会有人出现,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不能大意,因为在进阶时若不能专心一致是会导致走火入魔的。

    在唐心进入结丹时期的时候,那在外面等候着的众人也不免担心着,他们看不见他们在做什么,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又不能走开怕他们会找不到他们,只能枯等在原地。

    “大师兄,早知道我们就跟唐心他们一起进去得了,在这里等着时间真的过得好慢,又得担心着他们不知怎么样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出来,要是跟他们一起进去的话在里面呆久一点也无所谓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知他们在干什么。”木子黧一手托着下巴,坐在树下叹着气。

    萧遥看了那闭目静坐修炼着的大师兄,不由的也轻叹一声:“大师兄,你还真跟那十二龙骑一样的放心呐,真的不担心他们?”他看向那十二龙骑,自从唐心进了那百草林后,十二龙骑就一直在教小逸身法和攻击的手法,他们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的主子似的,看得连他这个外人都有些恼火,就真的这么信任唐心和八煞他们的实力?在知道在这灵兽森林中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有可能遇到的。

    莫子漓同样沉默着,盘膝静坐修炼,仿佛不曾听到他的话一般。一旁的陆镇和李远山见天色已晚,便道:“大家不要担心,不是还有上古神兽青龙跟着吗?他们不会有事的,相信应该只是被什么事情给拖住了时间而已,这天色也暗了,我们先点火取取暖吧!”

    “算了,你们都不急我急什么?”萧遥摆了摆手也走到树下坐下,只是嘴里说是说不担心,但却无法安心的坐着,总时坐了一会就站起来走走,又不时的叹着气,看得一旁的佣兵们也不由的被他的情绪所带动着,担心着不知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

    “有动静!”

    突然间,十二龙骑警惕的站了起来,朝那暗下的林中看去,只见草丛中传来细微的沙沙声,像是有什么正在向他们这边靠近似的,随着那动静越来越大,就连莫子漓也跟着睁开了眼睛朝林中看去。

    “是魔修!”

    看到那从林中草丛中,树叶中跃出的那些黑色身影,一个个身上弥漫着阴邪之气,目光凶残而狠厉,盯着他们如同盯着什么美味的食物一般,那嗜血的目光让众人看了不由的心头一震,只因,这些魔修竟然有上百号人,而且个个气息张狂而阴鸷,实力远远在在那些佣兵之上,如果说能与他们交手的,实力在他们之上的,只怕也只有十二龙骑和莫子漓他们三人了。

    “魔、魔修……”郭蓉惊慌的躲到了后面,害怕的看着那些魔修,因为内心的恐惧,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眼眶微红,隐隐有着想哭的打算,但因木子黧正冷冷的盯着她而让她不敢真的哭出来。

    萧遥冷哼一声,目光打量着那些魔修,眯着眼道:“我还以为是林中的灵兽呢!没想到是这些吸人精气尤如饿鬼的魔修啊!怎么?想跟我们较量较量?是想单打独斗还是想一起上?”他的声音一顿,手一挥,一头豹子出现在他的身边:“收了你这后还没让你伸展一下手脚,正好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就让你来练练手。”说着,半眯着的目光看向了那些魔修。

    “哈哈哈!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在遇到你们这些道修,真是个狂妄的小子!也不看看你们就那几个人,而且实力还那样的弱,怎么可能会是我们的对手?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们在吸干你们的精气之后一定会将你们吊起来喂野兽!”

    “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们这些魔修?一群跳梁小丑也敢在我们的面前显摆,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木子黧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指,美眸夹带着几分凌厉的杀意,与先前那担忧着唐心他们一行人的她如同判若两人。

    “没想到你们这些人当中还有两上长得挺俊俏的女人,这样正好,男的杀了,女的留给兄弟们玩玩!来啊!给我上!活捉了那两个女的!”毫不将他们一行人放在眼里的魔修一声令下,身后的众人顿时一涌而上,手中嗜血的长剑全朝他们袭去。

    木子黧美眸中闪过一丝杀意与狠厉:“既然想来送死,本小姐就成全你们!”声音一落的同时已经飞身而出,手中夹带着凌厉杀气的利剑随着她的挥出,迸射出一道骇人的剑罡之气,震得那些魔修一惊,没想到一个小小女子竟然也有这样的实力,看到前面的几名魔修闪避不及而死在那股剑罡之气之中,不由的重视起来,看来,是他们轻敌了!

    “吼!”黑豹一声怒吼,矫健的身影飞掠而出,强大的神兽威压袭向那些魔修的同时,锋利的爪子也朝他们的致命点划过,而陆镇的佣兵们同样的低喝一声,拿出全力一拼,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魔修的实力在他们之上,他们稍有不慎必然就得死在对方的手里!为了活下去,他们拼了!

    “兄弟们!杀!杀!杀!”陆镇沉声的一声大喝,气息伴随着声音在林中响起,他身后的佣兵们也同时齐喝出声:“杀!杀!杀!冲啊!”

    “铿锵!”

    “咻!”

    “嘶!啊……铿锵!”

    每个人的体内都蕴藏着强大的潜在能力,这股能力一经激发而出将形成一股强大的威力,佣兵们明知自己的实力比魔修们低,他们抱着反正也是一死的心态不要命的拼了,那股嗜血的狠厉,那股疯狂的厮杀,那眼中的杀意与想要生存的强大信念震惊了那些魔修们,看到他们不要命的挥着刀扑上来,以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法拼了命的去战斗,不由的为他们的疯狂而出现一丝的惊慌。

    “你们、你们是疯了!”他们步步后退,只因,突然冒出来的神兽让他们有些招架不住,没想到看似很好对付的一行人,却是蕴含着不少的高手,那十二名身形矫健的汉子几乎是以一敌十,一出手竟是将他们的人杀得措手不及。

    “动手!别躲在后面!要是不动手那你就等着被杀吧!我不会护着你的!”木子黧将郭蓉推开让她去战斗,被推开的郭蓉惊恐的颤抖着,摇了摇头:“我、我、我不行的,我打不过他们……”

    “打不过那你就等死!或者干脆把刀抺向你自己的脖子!”

    “你、你不要逼我……”她无助的握着木子黧塞到她手里的刀,又看了看那些凶狠成性的魔修,眼泪不由的往下掉。

    木子黧见她遇事只有惊慌和胆怯,当下将她推向前:“这么没用还不如死了算了!”正好在这时,一名魔修的手搭上了郭蓉的肩膀,郭蓉一惊就想逃,这一逃肩膀上的衣服就被那魔修撕了下来。

    “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她一惊,吓得胡乱的挥着刀劈向那名魔修,那名魔修没料到她竟然敢出手,冷不防的被劈了一下,鲜血直流,气愤得挥剑直上,而郭蓉则边哭边尖叫着,拼命的去砍,拼命的挥着剑,也不管有没砍到,她只想着就不要让那些魔修碰到她。

    木子黧瞥了她一眼,挥剑而出,凌厉的剑气咻的一声击杀了数名魔修,同一时间手一转,目光落在那些明显浮现一些惊慌的魔修身上,冷声喝道:“哼!现在知道怕了?不过已经晚了!去!黄金蛇,给我咬死他们!”声音一落的同时,一条金黄色的蛇从她的手中窜出,窜向了那些魔修,蛇信子吐着息,蛇嘴一张,泛着毒素的两颗尖尖的毒牙和那凶残的蛇眼不由的让那些魔修心头大惊的迅速后退。

    “黄金蛇!竟然是除了蓝灵蛇之外最毒的毒蛇!”那些魔修步步后退,与那黄金蛇避开着一大段的距离,只都知道蓝灵蛇和黄金蛇窜出的速度之快,若是站在五米之内,一定连避都避不开,而且,这条黄金蛇明显的还品阶不低!

    该死!这一伙人怎么那么难拿下!不就是一队在林中历练的人吗?为何有这样的战斗力和让人震惊的灵兽?看着那几头强大的灵兽,再看他们损伤的人,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他们伤到的那是佣兵没错,但那些佣兵却同样劈伤了他们的人,只是没那些佣兵严重罢了,明明人数比他们多出那么多,实力也居于他们之上,可却偏偏他们有那几头神兽助阵!若是再战下去只怕也是两败俱伤的场面,他们还要去找另一队的魔修成员,不能让全部人都折损在这里。

    “算你们今日走运!你们给我记住了,下回,我们绝不会放过你们!”为首的魔修阴测测的冷喝出声,大手一挥,喝道:“走!先去找他们汇合!”声音一落,他们迅速退离,消失在林中深处……

    待那些魔修离开,众人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低头一看,佣兵们的身上都布满了大大不小的伤,有的严重的鲜血还在往外流着,他们看向莫子漓他们三人,见他们没有受伤,再朝十二龙骑看去,见他们身上同样没有并点伤,相反的,他们却伤痕累累,不由的心下涌上一股斗志,他们的实力太弱了,此次回去后一定要加强他们的自身实力!

    木子黧朝那气喘喘又红着眼睛的郭蓉看去,见她的身上也有几道伤口,有的深可见骨仍在渗着鲜血,便道:“郭蓉,过来我帮你处理伤口。”

    还处于惊吓中的郭蓉一听,怔怔的回头看着她,而木子黧没有开口,只是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些止血的药分给佣兵们。倒是一旁的萧遥见了开口道:“郭蓉,你是唐心的人,但我们知道你是他在半路捉的,他没有杀你这已经是他对你的仁慈,也是因为你还罪不致死,但是,你若还是这样弱,就算不用唐心动手,你也活不长久,他愿意将你留下来就是给你一个机会,若你不懂珍惜不懂得去改变自己,那你活着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听了他的话,郭蓉呆滞的看着他,想着他的话,目光看向他们众人,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似乎心中被什么撞了一下似的,又像有什么事情想通了似的,她慢慢的平静下心情,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对不起,我、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拓拔逸有十二龙骑护着,先前的战斗对他没什么伤害,相反的,这一路来他见过不少场面,小小的孩子能那样的淡定倒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这是莫子漓他们在林中等的第五天了,只是,今日醒来时却感觉到有些不一样,仔细查看,才知是地面在微微震动着。

    “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有什么力量在影响着这土地一样。”

    “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影响到这土地?这股力量又是从哪来的?”

    众人一人一句的说着,纷纷四处查看着,最终,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那前面的不远处那片百草林中,会注意到百草林是因为那上面的天空有些不太对劲,这才一大早的怎么那上面传就飘浮着一大片的乌云?而且还隐隐的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在那上空中弥漫着,乌云当中似有什么在酝酿着似的,想让人不发现也难。

    而此时,盘膝而坐凝聚灵力的唐心感觉差不多了,又见天上乌云涌动,当下取出大元丹服下再将灵气引导进入丹田之处,只感觉到那一股强大的灵力冲破最后那一道门槛如同洪水般涌入丹田时,体内的经脉全在这股强大而气势汹汹的灵力之下猛的暴涨而起,身体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仿佛有着用之不尽的力量似的,也就在这一刻,头顶上的天雷轰隆的一声直劈而下,而下面盘膝而坐的唐心闭着眼睛以灵力抵挡天雷,大元丹,也在此时发挥了它的神奇功效,减弱天雷的击打到她身体上的威力。

    不远处守着的八煞众人因看到这一幕而提起了心,修士结丹凝聚天地之力在体内修炼出一颗内丹才称之为成为金丹期,而这三道天雷非同凡响,进阶的修士必需承受得住这三道天雷的劈打才能成功进入结丹境界,大元丹可以减弱每道一道惊雷劈落到身体时的威力,同样可以让修士身上的气息增强变大,用于抵挡那股惊雷之势,然而,稍有不逊轻则重伤重者身亡,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轰隆!砰!”

    再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劈打在唐心的身上,众人看着那凝神结丹的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抵挡着那股惊雷的威力,但站在一旁的他们却能感受到那一道惊雷劈落下时空中气息的动荡与地面的震动,第一道惊雷落下后,第三道惊雷紧追而下,比起前面的那两道惊雷这一道惊雷的威力与气息越发的强大骇人,让在一旁看着的他们手心都不由的渗出了冷汗。

    “轰隆!砰!”

    第三道惊雷劈落而下的同时,一道剌眼的金光也从唐心的身上散发而出,空气中的那股压抑的气息渐渐的散去,头顶上的那片乌云也跟着消散而开,七色云彩从空中飘浮着,隐隐似有仙乐从云中传来,清脆悦耳的悠扬乐声叮叮咚咚的如同珠落玉般,又如同如细水划过山石间,那是来自于大自然的声音,清悠而令人心旷神怡……

    八煞众人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看着那面前的一幕如仙境一般的景物,听着那从天边传来的悠扬仙乐,心中不由一片的舒畅与愉悦。

    这就是结丹成功时的尤如海市蜃楼般浮现的一幕仙境,那样的美丽,那样的令人向往,成功结丹的可称之为仙人,因为在这一刻,寿命将从筑基者的两百年增加多五百年,成为一名拥有七百年寿元的仙人。

    百草林外面,莫子漓众人正惊愕的看着那不远处的天空中的那一幕,就连他们在这里也能隐隐的听见那仙乐从云层中传出是他进阶了!这是结丹成功时才会出现的一幕,唐心他竟然真的进阶了!

    心中的震撼不知以什么样的话语来说,结丹期的那三道威力惊人的天雷他是怎么渡过的?莫非他也有大元丹?可大元丹那样珍贵的东西,又岂是了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虽然心中一个个的疑问冒出,但他知道,他竟然进阶了,他如今也是一名金丹修士了,这样诡异的进阶天赋真的是他前所未见,这一刻,让他心中再度的升起一个疑问:唐心,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吧?真的进阶了?”萧遥和木子黧同样不可思议的相视一眼,心下有股冲动,想进去看看到底他们进去后又遇到了什么机遇?竟然能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成功步入金丹修士?

    而在百草林里面,随着那些仙乐和云彩散去,唐心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浑身此时充满了力量,眼睛所能看到的比以往更远,更清朗晰,耳间能听到的也比越发的细微,以神识窥见,能看到一颗只有小指头那么大小的金色内丹出现在她的丹田中,这就是结丹修士的内丹,拥有了内丹,就算是身死但只要内丹不灭,仍有活命的机会。

    “主子!”众人欣喜的上前,来到她的身边:“恭喜主子结丹成功!”

    唐心起身,拂了拂衣衣袍,露出了一抺笑容,对他们道:“我们走吧!别让他们等太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出这灵兽森林了!

    “是!”众人齐声应了一声,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而去。有墨在前面开路,他们轻易的便出了那百鬼林,正午时分也来到了外面。

    “你们快看,他们出来了!”一直在等候着的众人看到他们出来,不由欣喜的喊出声。

    “唐心,你们怎么样了?你是不是真的进阶了?”木子黧和萧遥快步的迎了上去,拉着他左看右看,见他身上的气息与进去时略有不同,浑身弥漫着一股内敛的气息,像是将所有的实力都隐藏在身体里一样,看到他整个的神彩都变得越发的精神,不禁欣喜的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们进去后都遇见什么了?是什么机缘让你竟然能在短短的几天里成功进入金丹期的?快说来听听啊!”

    慢慢走来的莫子漓并没有像他们一样围上前去,他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他,心下的欣喜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为免自己露出太多的情绪,他便敛下了眼眸静静的站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

    唐心见不少佣兵都受了伤,不禁问:“都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前几天我们遇到一批魔修,跟他们打了一回,不过最后还是我们胜了,他们好像是要去找另外的一批魔修,还不知会不会就是去找被我们杀死的那一批,要真的是,估计是怎么也找不着了。”

    “喔,原来这样。”她点了点头,这时,郭蓉却走了上来,扑通的一声在她的面前跪下:“主、主子。”

    见状,唐心挑了挑眉,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有些奇怪于她的这一举动。

    “主子,郭蓉以后就跟着您了,我知道我以前做得不对,有大小姐的脾气,但我发誓,我会改的,我一定会改的,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也想通了,主子,请您让我以后都跟随着您吧!我也希望可以跟在您的身边侍候您。”

    “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我是下定了决心的了。”她连忙重重的点了点头。

    唐心托着下巴思忖着,道:“你以后就跟着李远山和陆镇吧!等他们说你过关了再说。”

    “是,李叔,陆叔,以后如果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您们多多指教。”她连忙向两人问好,这灵兽森林的一趟行,她磨掉了大小姐的脾气,她也知道了,以前的她是多么的骄蛮,她不怪她的族人丢下她就那样走了,她想,也许他们心底都是讨厌着她的吧!但她会改,她会改变的,一定会让他们刮目相看!

    “好了,我们边走边说,先出了这灵兽森林再安排其他的事情。”

    “要离开这里了吗?太好了!整天呆在这林中不是对着树就是对着草,我都快无聊死了。”木子黧欣喜的说着,上前挽着唐心的手,刚他低下头来看着她挽着他的手,便笑了笑,道:“不用看了,你虽然是很优秀没错,可我对你压根不来电,我都是把你当成姐妹来看待的。”

    “噗!”萧遥忍不住的笑喷出声,指着她的唐心道:“你把他一个男人当成一个女人来看待?高,实在是高,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唐心哪个地方像女人了呢?”说着,他走上前,大手往他的肩膀上一拍:“唐心,你要是女人,我一定会为你着迷的,你实在是太出色了,如果是女子的话,就你这张脸那该是多倾国倾城?不如,你哪天给我们扮个女子装扮来看看?”

    十二龙骑和八煞以及陆镇他们听到他的话后都是一怔,目光怪异的看向了萧遥,又看向了唐心,纷纷别开了眼没有再看,而唐心只是但笑不语的看着他。

    “行了,别胡闹了,我们起程吧!”莫子漓沉声说着,看到萧遥和子黧两人一个挽着他一个搭着他的肩膀,他就有股想上前将他们两人拉开的冲动。

    “好了好了,别闹了,你怎么可能会是女人呢?走吧!出了这灵兽森林才是精彩的世界呢!”萧遥咧嘴一笑,扬声一喊便与众人一同迈步往前走去。

    另一边,仙门之中,闭关中的沐宸风这一日总算出关了,闭关了大半年却依旧无法从从金丹期突破进入元婴期,如今停落在金丹期的巅峰状态当中,他知道修炼的事情不能急,一急就无法再进一步,因此,只能先出关来,另一个原因则是,他闭关也大半年了,算算时间,唐心应该也差不多要到修仙界了才对。

    “主人,我们下山吗?”因他的进阶而进阶的娃娃化成了巴掌大的小人儿坐在他的肩膀上,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他的墨发,圆滚滚的小小肚腩微微凸出,眨着一双纯真而干净的眼眸,小脸蛋上一笑,两个可爱的酒窝隐隐出现在脸颊上,小模样十分的讨喜,让人见了都不由的露出一丝笑容来。

    “嗯,下山去看看她来了没有。”这修仙界可说是无边之大,他若是只呆在这山上根本不知道她有没来到修仙界,只有下山去才能知道一些消息,如今他的实力停在那巅峰处,想要修炼也上不了,也只能顺期自然了。

    “咦?那是谁?竟然敢在这仙门中御剑飞行?他好大的胆子。”仙门中的弟子看到那抺站在飞剑之上的飘逸身影,不由疑惑的问出声。

    “那是拂尘仙尊,他当然有资格在这仙门中御剑飞行了。”

    “你怎么知道?”

    “这仙门中除了他之外,谁敢在仙门中御剑飞行?”

    角落处,帝殇陌听着他们话,再看那抺身飘逸绝尘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那抺身影有些熟悉……

    ------题外话------

    下一章开始,便是修仙界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