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惊世神物!三道天雷!

    一间简陋的茅草屋搭建在灵药田的一旁,身后是一条小溪,茅屋上长满了紫色的牵牛花,层层叠叠的很是美丽,倚山傍水,紫色的牵牛花蔓延着,有着垂落在门边,有的缠绕在窗口,与前面的灵药和后面的不溪形成了一副尤如人间仙境的画面,此时夕阳西下,余辉斜射在天边,让人这样看去不由的心神一恍,尤如置身世外之中,身心舒畅。

    “这个地方真美。”她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前面的一幕,就这样看着,竟觉得格外的宁静安详,真不知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才会在这里搭起这茅屋,种下这一大片的灵药。

    身后的众人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确实,在这里如同置身世外一般,没有喧哗的声音,没有斗争,只有宁静与安详,他们已经很久不曾有这样的感受了,生在这天地间,他们奋斗着,努力着,向着他们的目标前进着,努力变强着,为的就是将来有一日可以成为真正的强者,可以守护主子,可以闯出一片天地!

    “走吧!去那茅屋看看。”唐心说着,轻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呼出,任由迎由的轻风扬起她的墨发,她舒服的半眯着眼,来到那一间茅屋前面,房门,是关着的,上面已经被牵牛花缠绕着,她拿着匕首切开上面的蔓藤,这才推开了门。

    房门咦呀的一声推开,映入众人眼前的是那对着房门盘膝而坐着的一名中年男子,看到那中年男子,众人不由的一怔,因为那中年男子盘膝而坐,双手置于身后,仿佛老僧入定的模样,似在冥修,又似在打坐,他面色红润,神色与正常人无疑,然,却偏偏的没有任何的气息。

    “小姐,他还知着吗?”夏雪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一丁点的气息,尤如死去的人一般,可却又偏偏脸色红润,如果说是死的,又为何还能保存着这副皮囊完好不受损?

    唐心迈步走了进去,来到那名中年男子面前,伸出手在他的脉博上一探,微怔:“是死了的,而且,看样子应该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她打量了一下面前已经作古的中年男子,见他身上衣着上乘,但除了身上的这一身衣袍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整齐的放在他的一旁,她并没有急着拿起那些东西查看,而是环视着这茅屋,打量着这周围,见外面天色已晚,便从空间中拿出沐宸风送她的夜明珠放在桌上,闪亮的亮明珠释放着熣灿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茅屋,也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有了一丝的波动,一道光芒从那已经作古的中年男子身上折射而出,飘浮于他的头顶之上。

    当众人诧异的回头看去时,只见那中年男子像活过来一般的出现在那一层光晕之中,他的头像正看着他们众人,似在打量着什么似的,最后,目光落在了唐心的身上。

    “灵魂遗留下的一缕神识?”唐心怔愕的看着那抺光晕,她知道,能留下这一缕神识的人至少是元婴级别的修士!一名元婴修士,怎么会死在这里?这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小姐,什么是灵魂遗留下的一缕神识?”夏雪有些不解的问着,那人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像活着一样出现在面前,还在打量着他们?

    “灵魂遗留下的神识就是拥有元婴级别的修士在将死之前还有心愿未了,于是将一缕神识封印在这里的某个地方,等待后人的到来,这缕神识就如同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像现在这样,你们所看到的面前这个光晕里面的中年男子,就是活着时的他。”

    “呵呵,小丫头说得不错,小小年纪有这样的见识,当真少见。”那光晕里的中年子赞赏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道:“你的年经不大,却已经快步入金丹修士,这样的修为放在哪个地方都是极为少见的,小丫头,你既然知道本尊有心愿未了,那么,你可否替我去完成它?”

    闻言,唐心笑了笑:“前辈,我不太喜欢麻烦事,虽然不知您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但我相信若是应下了,绝对会是个大麻烦,而我一向不喜欢麻烦。”虽然有一丝好奇,但连他这元婴修士都搞不定的事情,她这连金丹期都没迈步的小小修士又怎么可能处理得来?再说,就算处理得来,她也不想去管别人的闲事。

    “本尊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年,才有你们走进了这个地方,我不能再等下去了,而且我相信,你们能进得了百草林就有一定的实力,本尊相信,你就是我要等的人,小丫头,你可知道本尊是什么人?又怎么会身陨于此?”中年男子的声音低低的从那光晕中传出,就算是已经死去的人,就算只有这一缕神识,仍能让唐心他们感觉到他的强大,他的不凡。

    “前辈是元婴强者,我先前探前辈脉时发现前辈是因受了重伤又中了毒而死,能将前辈打成重伤,我想前辈的敌人一定很强大,只是我有点不明白,这里既然有大片的药林,为何前辈却无法调制出解药?莫非前辈不是炼丹师?”若不是炼丹师,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有这一大片的药林?还是说,种下这片药林的是另有其人?

    “看来,小丫头还懂得药理,只是把了一下脉就能探查得到本尊的死于重伤与毒。”中年男子敛起了笑意,沉声道:“我确实不是炼丹师,因为我是炼器师,修仙界炼器大宗门中的门主,修仙界第一的炼器师,华光仙尊!这片药林也不是我种下的,却是我偶然发现的,十年前我受了重伤被人追杀逃入灵兽森林,凭着我元婴修士的实力来到了这里,避开了那些追杀我的人,但我却无法再出去,身上的重伤得不到医治日渐严重,体内的毒浸入经脉让我受尽折磨,若非我发现这里的前主人留下的一本百草灵药书中记载着各种的灵药用处,我这尸身了无法保存完好无损到现在。”

    “你是吃了天蓬草才得以保存尸身的吧!”

    中年男子一怔,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继而一笑:“不错,看来你确实很懂药理,对灵药的认识也很深,竟然连天蓬草这种极为少见的灵药也知道,我正是在那本书中看到天蓬草可保存尸身不变,所以从这片药林中找出吃下,为的就是希望将我的魂封印在这尸身里面,等待有缘人的到来。”

    “将魂封印在尸身里?”从没听过这种说话的唐心不免怔了怔:“什么意思?难道你死了灵魂还在?不是只剩下这一缕神识了吗?”

    “呵呵,小丫头就是小丫头,看来你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那中年男子笑了笑,道:“因为我没有凝魂石,所以只能将灵魂封印在自己的身体里,我想请你们帮忙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找一颗凝魂石可以让我的灵魂依附,只要你们能帮到我这一点,我会将我炼器本领全传给你,而且我的宗门也可以送给你,但,我还希望你可以帮我找出当年下毒害我的凶手。”

    闻言,唐心思索了一下,道:“前辈,你说的这些于我们并没有任何好处啊!凝魂石是什么东西我们都没听过,也没见过,上哪去给你找?再有,我们要你的宗门又有什么用?还得给你找出凶手,这对我们都没任何的好处,我们又何必惹上你这些麻烦。”

    “小丫头,你别小看了我的炼器宗门,那在修仙界是一个强大的势力,能与之匹敌的门派可以说几乎没有,而本尊身为炼器师,所炼的神器自然不是一般的东西,若是你继承了我的宗门,学会了我的炼器本领,你将迈上一个至尊至强的高度,受万人敬仰,地位非凡!”

    他将优势全拿出来说,将可以利诱的权力,名声,实力,地位全拿出来,为的就是希望她可以应敌下,然,他说了一大堆唐心却仍不为所动。

    “可我觉得我现在就挺好的了,没必要再去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呀!”

    听到她的话,中年男子不由的嘴角一抽,道:“不会麻烦的,只要你答应下来,我的一切全都是你的,而且,我还可以送你一件防御的空间神器,是我亲自炼制出来的防御神器。”

    “哦?什么样的空间神器?”她来了几分的兴致,想看看这个已经死去的人到底能拿出什么样的东西来给她。

    “你往后退三步,那地下我埋了一个空间戒指,那里面就有一件空间神器,价值连城。”

    唐心挑了挑眉,退后三步,踩了踩那地面,一个眼神过去,冷煞便上前开始挖,不一会,便见到一个小锦囊,将锦囊拿出递上前给唐心:“主子,你看。”

    打开一看,那枚空间戒指是没有认主的,她便直接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见那东西她拿在手里把玩着,问:“这是什么?像钟不是钟,模样很是奇怪,这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东西也是一件防御神器?还兼空间神器?”

    听到她这样评估他炼制出来的神物,华光不由的一脸老脸涨得微红,道:“小丫头不识货,那是钟,那是钟,那是五阶神器东皇钟,可抵抗飞仙期强者的十次的攻击,可抵挡化神期强者九十九次的攻击,至于元婴期的强者的攻击根本无法让这东皇钟有一丝的损坏,而且东皇钟的力道足以毁天灭地,这可是我珍藏的宝贝来的,要不是我希望你能答应帮我的忙,我也不会把这样珍贵的东西送给你。”

    “哦?真有这么厉害?”她把玩了一下,将那口变得小小的钟丢给冷煞:“冷煞,这个就送给你了,你滴血契约了它,试试它的威力。”

    “你、你……那可是世间只一件的神物!你这小丫头居然就这样送出去了,你、你……”看到自己的宝贝被她就这样随手送出,他那个心疼啊!

    “不就是一口防御钟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前辈,您现在也用不着了,送出去也不会放着浪费啊!”她笑了笑,示意冷煞契约,然后试一下威力。

    冷煞看了唐心一眼后,便逼出一滴血将那口东皇钟契约,一旦契约,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窜入身体,同时东皇钟的一切功能和用法如同有数据一般的跃入脑海中,下一刻,他来到外面,将手中的东皇钟抛出,只见原本小小的一口跟银铃一般的钟竟然渐渐变大,而且变成了金黄的颜色在半空中旋转着。

    “冷煞,试撞一下那远处的山。”唐心指着那远处的山峰。

    “好。”冷煞应了一声,手中一动,灵力控制着那口钟,随着心念一动,那东皇钟变得巨大无比猛的朝那远处的山峰撞去,只见哐的一声巨响传来,砰的一声山石炸开,整个山峰顿时撞倒了一大半,碎石滚落,烟石四起,威力惊人!

    “好强大的撞击力!竟然只是一击就让那山峰倒塌了一大半,太不可思议了!”血煞他们不由的惊呼出声,同样震惊的看着那一幕,对那东皇钟的威力感到惊愕不已。

    看到那东皇钟的威力,唐心点了点头,笑道:“确实不错。”这才迈步进了里面,而冷煞则心情激动的又试了一下防御力,可以抵挡强大攻击的同时这个东皇钟还是个空间神器,第一次拥有这样的东西,不由的兴奋不已。

    “前辈,你所说的事情想要完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的下属一个人拥有了空间神器,其他的也总得有一件差不多威力的才行,你说是吧?”唐心笑眯着眼,看着那飘浮于光晕中的中年男子,单单把一个东皇钟放在地上,她估计,他绝对还有好东西没拿出来,只是不明白,他都已经死了,还自己留着那些东西做什么呢?

    “什么?一人一个?你、你这不是明抢吗?我哪里有那么多!”华光瞪起了眼睛,数了数他们几人,一共十一人,如果真的要一人一件,那他岂不是得拿出十一件神器给他们?

    “前辈,你既然是修仙界最厉害的炼丹师,想必平时也会炼制不少的好东西留着自己的,区区十来件神物要是没有,说您是修仙界最大的炼器宗门的门主,还是第一的炼器师,这叫我们怎么相信?”

    “我真的没有了!”

    “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那前辈的事也就算了,我们还是不要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好了,要知道一不小心很可以就会丢了小命,这样的事情真的划不来。”她挥了挥手,也不再看他,转身走到桌边坐下,拿出灵果分给众人吃着。

    华光一听,不禁有些急了,如果他们真的不帮忙,那他岂不是……当下,咬了咬牙,道:“可我没有那么多了,我只剩下九件,总共也只有十件,你以为,神器真的那么好炼制啊!那可是我花了几百年才存下来的!”

    “呵呵,前辈,你人都不在了,留着那些神物也没用啊!送给我们至少我们遇到事情还能保住性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去完成您未完成的心愿,您就说是不是?”

    咬了咬牙,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他这才道:“好!但是你必须立下天地誓言,一定要找凝魂石让我的灵魂可以依附,将附有我灵魂的凝魂石带在身边,还有,要为我除去凶手,执掌宗门!因为我绝不能容忍我的宗门落入那些小人的手中!”

    “好!”

    多了一个势力,对她也是有好处的,而且从他拿得出这些神器来看,他的宗门势力应该不弱,若是能将他的宗门势力收服于自己的手底下,那将会是她在修仙界的一大助力!最重要的是,八煞和墨他们都拥有那样的神物,他日实力大增就算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也可以保住性命,既然如此,应下他的要求又有何不可?

    “主子……”身后的众人不由唤了一声,担心她所立下的天地契约,要知道天地契约一旦立下就不能违约,哪怕是多少年,都必须要去完成,否则,将受天地惩罚!

    “既然前辈都愿意拿出十件神物,那应下他的要求也并不过份。”唐心笑了笑,在他的面前道:“只要前辈愿意拿出地十件神物,那我唐心将会应下他的要求,接手他的宗门,为他找出凶手,并找来凝魂石让他的灵魂可以依附,如若违此誓约愿受天地规则的惩罚!”声音一落,她咬破手指滴入一滴血在地面上,同一时间,一个复杂的光圈从她的脚底下冒出,光芒掠过她的身体,转眼即逝。

    “好!我也说得出做得到,另外的九件神物就我分别放在了九个不同的地方,但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先找来凝魂石。”

    闻言,她挑了挑眉,问:“凝魂石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是什么样的?”

    “凝魂石是鬼魂依附的灵物,在至阴之地深九尺的地方可以找到,说白了,那是人骨经过年代的久远而化成的石头,在进百草林那个地方应该是有的。”

    一旁的墨听了他的话,便对唐心道:“主子,那这个就交给我去做吧!天亮之前我将那凝魂石找来。”

    “嗯。”她点了点头,又道:“前辈,你的神识应该不能存在很久的吧?我既然已经答应就一定会做,您就可以先将埋藏那九件神物的地点告诉我们,也好让我们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好吧!”他便将那九件神物的埋藏点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找,自己交行了唐心的一些话后,那缕神识也慢慢的散去。

    见到他的神识散去,夏雪这才将心中的疑惑与不解问出:“小姐,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奇怪,既然是已死的人,为何仍会守着那些神物不放?还将那些东西分开藏了起来,像是会焣到会有今日这一幕似的。”

    “嗯,确实是有点奇怪,不过,他所说的那些对我们也不是并无好处,如果我们拿下了他的那个宗门势力,对于我们日后在修仙界里将更有帮助,至于他到底还有什么目的,这个我们以后小心谨慎一些,慢慢的相信会知道的。”她走上前,将那床上放着的东西拿起来看,契约了那枚空间戒指,见里面有一个炼器鼎炉,还有一些材料和一本书,取出那本书坐到桌边看着。

    原来,这是一本记载着如何炼器的书籍,里面有他几百年炼器的心得,她翻看了一下,便将书收进空间中,她的本命火焰不仅可以炼丹,同样的可以拿来炼器,用了本命火焰来炼制的相信还会大不一样,如果,真的炼制出来的神器的话,那就像冷煞那口东皇钟一样,防御力极强,连再上几个级别品阶的强者都可以无惧,这对她来说,会是很有用的。想到这,对这炼器也上了一份心,见他们出去还没回来,她自己便进入混天珠中休息。

    九件神物中,夏雪得到的是七风铃,风铃看似小巧戴在手中,可一经变大却可攻可守,威力无穷。

    血煞得到的是一把黄金剑,剑浑金黄散发光辉,轻轻一碰不是死就是伤,最重要的的,此剑可砍妖魔。

    黑煞得到的是魔天伞,是防御神物,可攻可守。

    风煞得到的是风神衣,可增加风属性,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可挡强者攻击,是一种可攻可守的神物。

    地煞的是护心神境,可将攻击力道折射而回,抵挡强大攻击,所照射出来的光芒与日光合而为一能成为一道致命攻击。

    雷煞拥有的是雷天神塔,一件空间神物,同时也是防御神物,可将敌人收于雷天塔之中将他困住,甚至灭亡。

    白煞拥有的则是闪电光衣,有着快如闪电的飞行速度,哪怕是上古神兽级别的飞掠速度也无法快得过他,在运用时闪电光衣会生出一双羽翼在身后,同时,也是一件防御力很强的天衣。

    天煞拥有的是射日弓,一件战斗系的神物,可定物追踪击杀。

    墨拥有的则是黑玉萧,萧声可控制一切事物,同时也可攻击,变可抵挡,杀伤力非同一凡。

    “主子,我们回来了。”天还没亮,众人便进茅屋,齐声唤着,可却没见到他们主子的身影,不由一怔:“主子呢?”

    “你们忘了?小姐有混天珠,一定是在混天珠里。”夏雪笑了笑,上前一步果然在椅子上看到一颗毫不起眼的珠子。

    而混天珠中的唐心听到他们的话,便从混天珠中出来,见到他们,脸上露出了笑容,问:“怎么样?都找到了吗?”

    “主子,都找到了。”他们各拿出自己已经契约的神物给她看,每个人都因拥有这厉害的神物而欣喜着。

    “嗯,那就好。”她点了点头。

    “主子,这是凝魂石。”墨拿出一颗凝魂石递上前给她,见那里有不少,他便将全部都收了起来,也许日后还会用得到。

    “好,我先将他的灵魂依附到凝魂石上去。”她接过那颗发着晶莹亮光的石子,有些诧异这东西竟然是人的骨头所化成,看了看后,便将他封印在身体里面的那灵魂释放出来,再用灵力引导让他进入凝魂石中,看到那抺灵魂咻的一声被吸入后,她露出了一抺笑容:“这样就行了。”

    “小丫头,谢谢你们了。”凝魂石成功收下他的灵魂后,他的灵魂便活了过来,存在了那颗小小的石头当中。

    “各取所需罢了,也没什么好谢的,那你就呆在里面吧!”她说着,便将他收入空间里面,这才道:“这里灵气充足,大元丹的灵药也找齐了,今日我开始炼制大元丹,你们可先摸清你们那些神器的用法和功能,待我炼制出大元丹后将这片药田收了就可离开。”

    “是,主子。”众人点了点头,见她往外走去,他们也跟着走出外面。

    来到外面的唐心看了那一大片的药林,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灵丹妙药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些东西若是拍卖了,那将是什么样的一笔财富?想到这,她不由的扬起了唇角,飞来的横材,当然不能漏了,于是,她拿出混天珠,将混天珠往空中一抛,同时手中灵力凝聚,利用混天珠将这片药田全给收了进去。

    众人只看到那颗混天珠将那一望无际的药田收入其中,咻的一声,连同那前面的一块地也消失不见。

    “竟然能移形换物,将那片药林收入其中,主子的那颗混天珠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这样的神物,难怪青龙说天地间只有这么一颗。”

    “我们别打扰主子炼丹,我们去那边吧!”墨开口说着,与他们众人一同往另一边走去。

    而唐心收了那片药林后,心情大好,当下便将真龙鼎拿出来,准备炼丹的东西,而八煞和墨还有夏雪他们则在研究着他们所得到的神物,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专注的他们并不知已经从清晨到了傍晚,直到,天色开始大变……

    “轰……轰隆……”

    “你们快看!风云变化,隐隐有惊雷之迹,主子的大元丹想必快炼成了!”冷煞看着那隐隐传来雷鸣声的天空,那天空如同复上了一片乌云,一道道的雷鸣声从那云层中传出,似要劈下的样子,十分骇人。

    而那不远处,唐心正专注的控制着炉中火焰,听着头顶上的郭雷鸣之声,她知道时间快差不多了,当下,加大控风阵和控火阵两个阵法,将最后一味灵药投入真龙鼎中,当即,一道惊雷轰的一声便从天而降。

    “轰!砰!”

    雷劫应时而下,精准的击中了那真龙鼎,那一瞬间,炉中尤其窜起一道真龙气息,浓郁的药香一瞬间窜起,紧接着又一道惊雷接着劈下,威力比起前面的一道更加的惊人,震得半边天空都在震动着,这一道道从天而降的惊雷,让那在外面等着的莫子漓他们都不由的为之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雷劫应生?”莫子漓皱着眉头沉声说着,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担忧。

    萧遥同样的一怔,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天雷,问:“会不会是唐心在里面有什么机缘进入结丹境界引来了天雷应劫?”

    “不是吧?他进去了就突破了金丹境界?金丹境界哪有那么容易过的?我记得当时大师兄进入金丹境界还是师傅拿了一颗大元丹给大师兄的,如果没有大元丹,一般人在顶得住这三道天雷的劈打哪里顶得住?要是他真的在历天雷应劫,那这样强大的天雷劈下来,他怎么可能受得了?说不定死在里面呢?大师兄,现在怎么办?唐心会不会出带啊?”木子黧也不由的急了,她知道很多的修士在进入金丹期时因受不了天雷而失败,严重的更有可能死去,唐心那身板那样的瘦小,他怎么可能顶得住那样厉害的三道天雷劈打?

    十二龙骑他们看着那三道天雷则目光微闪,这样的天雷不像是金丹期所历的,反倒像是有逆天丹药现世时所出现的天道天雷,主子会不会是在里面炼丹什么逆天的丹药?有八煞和墨他们在里面,他们相信主子是不会有事的。

    而陆镇和李远山则相视了一眼,目光也不由的看向莫子漓,会不会真如木子黧所说,真的是在历金丹期的天劫?那雷劫他们可是听说没有大元丹大多都是失败的,而且,重者身亡,轻者也会受很重的伤,这……

    莫子漓看着那天空劈下的三道天雷,感觉到周围的气息与震动慢慢的平复下来,便对他们道:“唐心不是在进入金丹期时历劫,结丹时的三道天雷比这个还要再厉害再强大,这三道天雷应该是属于别的,至于是什么,这我就说不清了。”他沉思着,想着,他们进去也已经两天了,怎么还没有出来?会不会在里面出事?可仔细一想,不说别的,他的实力和他手底里下的那些人,再加上青龙,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也许,是他太过紧张而忧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