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 珍贵的药林

    次日正午时分,得知天音不见了的顾家家主气愤的指着那些护卫怒骂着:“都是废物!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二十几个人看着她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我养你们做什么!都只是一群废物!没用的废物!”

    而那些被骂的护卫则全低着头,他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守着守着就不见了人?只想得当时好像是突然一下失去知觉,待醒过来时已经找不到大小姐的人了,可现在说什么也已经晚了,他们根本不知是谁带走了大小姐。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给我去找啊!三日后本来就是她要嫁出去的日子,现在人不见了,你们让我上哪去找个人来给王家!”顾恒气愤的大喝着,这时,他的另外两名女儿因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见到院中护卫排排站着,便问:“爹爹,出什么事了?”

    “天音不见了,王家三天后就要来迎娶了。”他沉声说着,眉头紧皱着,目光落在她们两人的身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而两人听了他的话一怔,再看到他的目光,不由的心中升起一些不安:“爹爹,你、你看着我们做什么?”

    “我们与王家的亲事是板上钉无法改变的了,如果到时找不到她的下落,那只有你们姐妹两人中其中一人嫁过去,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们两大家族的利益不被损坏,也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我们两家的关系。”

    两人一听,不由的慌了,上前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袖道:“可是爹爹,那是嫁过去当妾,而且还是第十三个妾室,爹爹你平时那么疼我们,怎么忍心这样对我们姐妹呢!”

    “正是因为爹疼你们,在必要的关头你们才要出来为爹爹解忧,如果到时找到天音那就用不上你们,如果找不到,你们当中的一个就要嫁过去,这事就这么定了。”他沉声说着,回头扫了那些护卫一眼,喝道:“不站在那里干什么?快去找人!”

    “是是是。”那些护卫一听,这才连忙退下,往外面而去。

    而此时,在萧家中的天音换上了另一套衣服,洗去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她本来出色的容颜,她旋身转了一圈,看着身上这套紫色的纱衣,这是萧轩尔为她准备的衣服,很漂亮的颜色,穿在她的身上更让她显得出众而神秘。

    “嘻嘻,真好看。”她满心欢喜的转了一圈,这才打开房门往外走去。

    当在院子外面等候的萧轩尔看到她开门出来时,一袭紫色纱裙着身,简单而淡雅的妆束却很适合她身上的气质,洗去了脸上的伪装,露出的是那张他所熟悉的容颜,看到她脸上重新盈着笑意,他目光不由的一柔。

    而那站在萧轩尔身后的黑衣人见了天音的模样,不由的吃惊了一番,眼中闪过惊艳的神色,没想到那个毫不起眼的女子换上了主子特意拿来的衣裙后,竟然会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他还想着她的容颜普通无奇,却没想到那中介她的伪装,面前这绝美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她。

    想到那顾家家主顾恒错将明珠当鱼目,不由的为她感到不值,那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萧轩尔,怎么样?好看吗?”她像只翩飞的蝴蝶一般来到他的面前,美眸盈满了幸福的笑意,等着他的夸赞。

    “嗯。”萧轩尔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什么嗯?好看就说好看,多说两个字又不会死,这么惜字如金干嘛?”美眸一瞪,看着这面前不解风情的木枘男子,她为他花了那么多心思,他却一直都没表示,早说喜欢她她就不会一直在伤心着了,亏她昨天还哭了整整一天呢!

    萧轩尔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天音见到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不由的移开了目光,露出了一抺羞涩的神色:“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又不是不认识。”

    “我一直以为你还在虎啸大陆。”他说着。

    “那时唐唐去考炼丹师的徽章了,我留在仙门中修炼,却被他们找到了,逃不了就只有被捉回来了。”说着,想到唐心,便问:“对了,我好久都没有她的消息了,你帮我打听一下她的消息好不好?找不到我我怕她会担心。”

    “嗯。”他应了一声,道:“这府中你可以随意走动,如果要出去就跟我说一声,我陪你出去。”

    “嘻嘻,好。”听到他的话,她欣喜的笑眯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他,她瞥了那后面的黑衣男子一眼,走近一步,笑吟吟的问:“萧轩尔,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闻言,他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眼:“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处理,我先走了,等会我会派几个人过来侍候你。”说着不等她说什么便往外走去。

    “哎?你这就走啦?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萧轩尔?萧轩尔……”她愕然的加过神,却见他已经走到了院外。

    “天音小姐,主子这人就是这样,但他对你的事却很上心,这萧家上上下下没人敢直呼他的名字。”黑衣男子迈步上前,说笑了一声,在她怔愕中也跟着往外走去。

    好半响,回过神的天音忽的扬起唇角笑开了:“那当然,他可是我顾天音认定的男人,连名带姓也只有我能叫。”

    另一边,在灵兽森林中,因要寻找那些可用的灵药,唐心一行人往那一处据说最是凶险的地方百草林而去,途中在银龙和白纹虎王的帮助下,八煞他们各自契约了一头神兽,他们一行人的出现将这灵兽森林中实力强大的神兽都给契约了,弄得一些神兽在他们还没到来就已经逃得远远的,只可惜,银龙和白纹虎王它们又都知道它们的老穴在哪里,一找就直接找到到了。

    在前往百草林的途中,天下飞的,地上跑的,那些足够强大的,都难逃他们的魔爪,他们的队伍在增强着,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一只强大神兽的加入,然后再利用他们所契约了的神兽找到下一头神兽的所在地点,也因他们这一行人中拥有的强大神兽,那些灵兽根本不敢再上前来围攻他们,反而见了他们一只只都躲得远远的,他们一行人也成了这灵兽林中的煞神,让那些灵兽打心底惊惧着。

    百草林,有着上千上万种珍贵的灵药,这里除了这灵兽森林中的灵兽之外,外面的人极少知道这百草林有着大片的灵药存在着,因为这个地方虽叫百草林,又叫黑色森林。

    “主人,前面就是黑色森林了,就是我们也极少来到这地方,那里听说百鬼飘荡,是一处极阴之地,而且那些鬼魂都是凶残嗜血的,只要一跨入黑色森林的地界那些鬼魂就会进行攻击,主人,真的要进去吗?”白纹虎王沉声问着那坐在它背上的主人,心下仍有些担心着,毕竟,对付修士容易,对付灵兽也容易,但对付这些鬼魂,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灵兽与鬼魂是两个世界的生物,根本就不能拿来比较的,哪怕是纯正血脉的神兽只怕也拿那些鬼魂没有半点办法。

    “鬼魂?”

    唐心诧异的看着那前面那片弥漫着黑色气息的林子,确实感觉得到前面那地方散发着一股至阴至寒之气,鬼魂,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一个虚无的影子?一个灵魂?它不是实体,无法让人看得见,也无法攻击到它,难怪那里面能生长着珍贵的灵药而却无法能进入里面,有那些鬼魂的存在,谁能轻易进得去?

    “你们谁遇过这样的状况?”她回头看向身后的众人:“对付鬼魂用什么样的方法最好?现在是正午时分,头顶上的太阳正大着,如果想要进去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说说你们都有什么想法吧!”

    “唐心,你觉得我们可以御剑飞进去吗?越过上面直接进去可以吗?”木子黧开口问着,目光在看到前面那片阴气沉沉的林子时划过一丝惊惧:“说真的,对付灵兽和修士什么的我倒不怕,可鬼魂,想想我都有些毛骨悚然。”

    “御剑飞行进去当然是不行,这灵兽森林之所以有灵气弥漫在整个森林之中,就是因为这里面设有天地结界,而那百草林里面种植了那么多的灵药,相传是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药师在里面居住,别说无法御剑飞行进去,就是到了上空往下看也看不到那里面的灵药,要不然,这片百草林也不会保存了这么多年而不被外人所发现,想要进入这百草林只有穿过前面的鬼林才能进得去,想要采摘灵药也得看有没那个机缘。”冷煞的契约兽,是一只六星神兽银鹰,化成人形的它瞥了众人一眼,将它知道的说了出来。

    萧遥揉了揉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说:“都说人死了之后那些心有怨气和有不甘的都会化成厉鬼,我以前就曾听说过,一个湖中曾溺水死过人,那么那个湖就是不干净的,那个溺水而死的人的鬼魂会依附在那个湖中寻找替身,直到找到替身才可以去投胎转世,这灵兽森林被掠杀的人那么多,死的没有上万了有几千,会不会它们都聚到了这个地方,等着我们闯进去好找我们当替身?”

    “那不过都是一些死了的人的魂而已,你们连人都不怕,还用怕他们的鬼魂吗?”莫子漓瞥了萧遥一眼,眼中带着警告,要他不要乱讲话免得吓到众人。

    听到他的话,后面的佣兵们确实也怔了怔,全都朝那前面阴气沉沉的林子看去,真的是那样的吗?如果是鬼魂他们应该用什么来对付?

    一直沉默着的墨血眸微动,朝那前面的林子看去,以他的眼睛他可以看到那里的鬼魂在飘荡着,虽然是天白,还是正午,那几只鬼能借着树木的遮掩而出现在林中,想必不是一般的小鬼,让他奇怪的是,就在那前面围着的树上都有着一种诡异的能量在封印着,像是将那些鬼魂全封印在黑色森林中不让它们出来一般。

    会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奈做到这一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心下暗忖着,抬眸一瞥,见不少的拥兵在听了萧遥的话后眼中都浮现了一丝惧意,微顿了一下,便沉声道:“鬼魂是六界众生,它们只不过全是人和兽死后化成的灵魂而已,我们的灵力和武之力都比它们强大,但是,你若怕它你就会变弱,你若无惧你就会变强,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若是不惧于它,自然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说得不错。”唐心一笑:“我们人都不惧,又何惧那区区鬼魂?符箓之中有一种驱鬼符是专门对付鬼魂的,可画成符箓也可直接用朱砂画在兵器上,托天音的福,我特意研究过符箓的品阶,也记下了那驱鬼符的画法,把你们的兵器都拿上来,我帮你们画上符箓,那么你们的剑就可劈砍鬼魂了。”

    闻言,木子黧好奇的问:“唐心,天音是谁?还有你真的会画着符箓吗?我听说画符箓的成功机率可是很低的,十张里面最多只有一张会成功。”

    “天音是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她教会我画第一张符箓的,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她笑了笑,翻身下了虎背,带着拓拔逸来到草地上坐下,从空间中取出这朱砂对夏雪说:“小雪,先把你的剑拿来,我帮你画上。”

    “好。”夏雪笑着拿着软剑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将剑递给她,看着她汇聚灵力点上朱砂在剑上画下一道符箓,不由开口说道:“主子,这画符箓也是要用到灵力力的,你若一个个的帮我们画上只怕到时你的体力也支撑不住,不如,你就帮我们几个画上就好,我们陪主子进去,其他的人留在这外面等着,这样可好?”

    她画好之后,点了点头,笑道:“嗯,这样也行,至少你们的实力我放心。”说着,看向莫子漓他们几人,道:“子漓,这样吧!你们三人和陆镇他们留在这外面等我们,八煞和墨还有小雪陪我进去,佣兵们的身手想要安全通过还是个问题,这样一来可以减少伤亡。”

    “我也陪你们进去吧!他们留下就好。”

    她摇了摇头,道:“你的实力在这里是最高的,有你留守在这里我才能放心,更何况,我还得把小逸交给你看着,我不能带他进去,只能麻烦你帮我看着他。”

    “唐心,你们就去吧!我们留守在这里,说真的,我对去跟那些鬼魂打交道动手,还真的没什么兴趣,我还是留在这里等你们好了。”萧遥开口说着,看着那阴气沉沉的林子,总觉得那样的诡异。

    “嗯,你们留下吧!如果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她点了点头,同时也把八煞他们的剑画上了驱鬼符。

    “主子,我的不用。”墨开口说着,对她道:“那些鬼不敢近我的身的。”

    闻言,唐心一怔,只是笑了笑,将白纹虎王收进混天珠中,这才道:“那好,我们进去吧!”

    “你们小心一点。”木子黧喊着,看着他们几人往前面走去,不由的问:“大师兄,他们应该会没事吧?”

    莫子漓眼底掠过一道光芒,道:“嗯,不用担心,没事的。”

    虽说是正午,但当唐心和墨他们几人语迈进了黑色森林的地域时,仍能感觉到那股渗透皮肉的阴冷之气,林中的茂盛树叶半遮拦着头顶上的太阳,也正是这样给林中带来了一片阴凉,几只修为较高的鬼魂无惧于头顶上那半遮半掩的阳光,飘荡而出,看着唐心几人进入它们的地盘,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如影一般虚无的影子飘向了他们,锋利而尖锐的爪子袭向了前面唐心的脖子。

    墨见了,正想动手,却见她已经侧身闪开,同时手中一个符箓丢出,当符箓飞出时同样带起一股火花袭向前面。

    “呼!”

    “若敢再上来,非要你们魂飞魄散不可!”她的唇角勾着一抺冷意,她虽无法看到鬼魂的存在,但是却可以感受得到,敢近她的身,就要有灭亡的准备!

    那几抺鬼魂毫不将她的话放在眼中,又再度的飘上前,有的则没入了地底下,从地底下捉住了他们的脚,八煞他们手中灵力一动,挥剑直劈而下,同一时间迅速的跳开,被鬼捉住了脚只感觉脚底有一股力道在将他们往下拉,而且脚下一阵的冰凉的感觉,那股感觉确实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没人注意到,只有墨站在那里却毫无异样,他们所看不见的那些鬼魂全都不敢靠近他的身边,甚至用一种畏惧的目光看着他,有意的避开他。

    当感觉脚被什么东西从下面拉住,唐心眸光半眯,手中的匕首飞转而出,快而狠厉的划过她的脚周围,只听隐隐空气中传来一声鬼叫声,那扣着她的脚的手也跟着松开了,感觉到八煞他们那边的阴气很重,她抬眸朝上看去,茂盛的树叶遮住了他们那里的阳光,如果阳光直接洒落地面,那么,那些鬼魂也不敢如此猖狂,当下,她手中凝聚一股风之刃朝上空拍去,只听咔嚓的一声,八煞他们那边头顶上的树枝骤然断落,也在那一瞬间,只听一阵鬼嚎的声音响起,那些来不及闪避的鬼魂全在那烈日之下灰飞烟灭。

    “主子小心后面!”墨飞身而上,只见两只鬼魂从后面就要勒上她的脖子,那股狠厉的劲,让他见了都不由的心一抖,八煞和夏雪退开头顶上树枝砸落的同时,也听着那一声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的鬼叫声,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靠近,他们皱了皱眉头,当手中的剑一挥,那因画着符箓的灵力顺着剑气袭出的同时,在劈砍到那鬼魂的一瞬间隐约可见鬼魂的消散。

    “找死!”

    墨两手掐住两只鬼魂的脖子,将它们提起来紧紧的掐在手中,语气冰冷而嗜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与冰寒的气息让那两只被掐住的鬼魂惊得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为何一个人却能捉住它们?只是,没等它们问出声,墨手中的力道一加,两只鬼魂已经在他的手中魂飞魄散,这骇人的一幕,叫那些正缠着八煞和夏雪的鬼魂们都惊惧的退开了,惊恐而畏惧的看着他。

    转过身的唐心正好看见了那两只鬼魂在他手中消散的一幕,不由的眼中划过一丝诧异,而八煞他们也因那一幕而怔愕的朝他看去,不明白为何他能捉得住鬼,而那些鬼又那样的惧怕他?

    “呼……沙沙……”

    林中阴风吹过,树叶沙沙的作响,气息似乎一瞬间凝固着,那些鬼魂看到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与强大煞气的墨,惊惧于他那双血眸所带给它们的恐惧,纷纷的没入地底下隐身不见。

    头顶上的阳光洒落,感觉到空气中的阴冷之气变弱了,唐心看向那一旁的墨,问:“墨,你看得见?”

    听到这话,他的手微不可察的一抖,抬起血眸看向她,半响,点了点头,神色带着掩不住的紧张看着她,他想开口把那段时间遇到的事情告诉她,可却开不了口。

    正当他以为他们都会用别样的目光看着他时,却见八煞他们也走了过来,伸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拍:“你怎么不早说你能看见那些鬼魂?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它们都在什么地方出现了,对付起来也容易啊!”

    “就是,这样正好,由你来告诉我们那些鬼魂的位置,我们来负责处置。”唐心也笑着来到他的身边,见他愣着,便问:“怎么了?傻愣着干什么?”

    “没。”他摇了摇头,心中划过一丝暖意,微了顿,对他们道:“我、我有件事一直没跟你们说。”

    “哦?什么事?”

    “有什么事直说无妨,我们都是兄弟,有什么问题我们都会一起解决。”八煞他们也开口说着。

    夏雪也笑着说道:“就是,墨,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妨拿出来说,若有需要,我们都会帮你的。”

    他顿了一下,敛下了眼眸,道:“我、我前阵子在林中也遇到同样的事情。”说着,他拿出了万鬼幡对他们说:“这是万鬼幡,我在那时得到的,那些鬼称我为鬼尊,说我是……鬼尊的轮回,所以,所以我拥有一双能看得见鬼魂的血眸。”

    将他的不安看在眼里,唐心笑了笑,问:“你以为我们会因为这样而疏远你?”见他没回答,却将眸光敛下,不由的摇了摇头,轻笑出声:“墨,你太小看我们之间的情义了,就算你是鬼尊,你也是我们的伙伴,这不会改变什么,也没什么好改变的,知道不?”

    “主子说得没错,墨,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也不是一起在长起来的,但是我们一同经历过很多的苦难,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跟在主子的身边保护好主子,就算你是尊鬼,你也是我们的兄弟!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的。”

    闻言,他心头一震,抬起血眸看着他们:“对不起。”他应该信任他们的,不应该因为这事而担心他们会用别样的目光来看待他。

    “行了,都是自己人,不用说这些话,趁时间还早,走,我们继续往前走。”唐心笑了笑,迈步就往前走去。

    见状,八煞拍了拍墨的肩膀,也跟着大步往前走去,听着他们的话,看着他们信任的目光,他心头的担忧总算是放了下来,一释然,便也露出了一抺微不可察的笑意,紧跟在他们的身边。

    经过这一件事,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是什么,只要说开了,就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如果将话藏在心中,也许有可以他们之间就会越走越远,信任不再,这世上没有解不了的结,只有不想解的结……

    有墨在前面开路,那些鬼魂几乎不敢出现,也不知是惧于他手中的万鬼幡还是惧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强烈的冰寒煞气,这一路,他们走得平坦而没有阻滞,在太阳还没落下时,他们也穿过了那弥漫着阴冷气息的林子,来来了百草林,一个随处可见灵药的百草林。

    “竟然有这么多的灵药,太不可思议了!”唐心就像发现了巨大的宝藏一样欣喜万分,她看着那随处可见的灵药,全都是上了年份的,而且有的还是她一直没找到的,看到这片药林,她就有一股想要将这药林收入混天珠中的冲动,紫金镯中的空间药田她种了一些要用到的灵药,如果将这些全搬进去那色对是放不下的,但是若是收入混天珠中那可就不同了。

    “小姐,这么多的灵药,我们都采了吗?”夏雪看着面前的灵药,虽然不知哪种是哪种,但见她家小姐那兴奋的神情就知道她很开心,只是,这片药田太大了,就是他们几人用上几天时间只怕也无法将这里所有的灵药都给采摘完。

    “看到这些灵药,我就想炼制丹药,好久没碰到炼丹炉了,这些灵药若是炼制成丹药,那我们的拍卖场到时一定火爆非常。”她兴奋的摩擦着手,对他们道:“你们先找找看这里面有没大元丹的药材,你们的品阶都要进入金丹期了,我打算给你们炼丹大元丹助你们进功进阶。”

    听到好的话,几人心下一阵感动,无论是什么事她总是先想到他们,大元丹是进入金丹期必备的逆天丹药,服下了大元丹在进阶时可抵挡得住天雷的轰击,有很多的修士就因没有大元丹而无法渡过雷劫,毕竟,三道天雷是那样的强大,不是一般人就可以抵挡得住那股冲击力和杀伤力的。

    “主子,大元丹的药材都长什么样?”

    “来,你们看,就是这些。”她拿出记载着万种灵药材的书籍,将要找的那些药材都指给他们看:“我的空间手镯中也种有这些药材,不过年份不到不能入药,这里的灵药都是上了年份的,应该能找到这些药材。”

    “嗯,我们记下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几人说着,当即分开去找,他们都叫出了各自的神兽,让它们帮忙寻找要用到的药材。

    而唐心则就近采了一些灵药,打算先炼制一些丹药出来看看,见有筑期丹所需要的灵药,便采摘了一些后来到一块空地上拿出真龙鼎摆放好,确实自己炼丹的地方不会影响到那些灵药的生长这才开始凝聚灵力在掌心中,久没碰到真龙鼎,如今再度看见,她心下自有一股兴奋的干劲,准备好后就将灵力凝聚,手掌一翻火焰袭出点燃了真龙鼎,看着真龙鼎在她的面前旋转起来,她迅速拉开鼎炉上面的控风印控火的几个法阵,同时将灵药投入炉中开始炼制。

    就这样,他们几人在寻找在大元丹的灵药,而唐心则在那里炼制着丹药,以她在炼丹术在的实力与品阶如今炼制普通的丹药已经花不了多少的时间了,像一炉筑基丹,别人兴许要一天的时间,而她只要一柱香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当浓浓的药香弥漫在空气之中时,她唇角微扬,脸上绽开了一抺笑意,迅速的加大火焰做最好的步骤,当一炉筑基丹炼成之时,她上前打开炉盖,看到那里面的十几颗散发着金色光泽的筑基丹时不禁满意的笑了,将筑基丹装了起来,见这里什么灵药都有,她又接着炼丹了一些别的丹药,这一晃,便是夜幕西下……

    “主子,我们在找灵药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一个屋子。”血煞走上前说着,将手中的灵药递给她看:“主子你看,你要我们找的灵药我们都找到了。”

    唐心将真龙鼎收了起来,对他们道:“既然前面有一个屋子,我们就去那里休息一晚吧!”莫非那个屋子就是种植这片药林的主人所居住的地方?他留下了这片珍贵的药林在这里,那屋子里又会不会有别的东西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