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他来了

    “咦?老子竟然也进阶了,成了七星神兽了!”

    欣喜的声音传来,众人只见一道白色的光芒一闪,一名银色衣袍的男子便站在他们的面前,看着面前的银袍男子,几人目光一闪,没想到这雪蟒化成人形竟然是这般俊美,几乎可以比得上八煞他们了。

    成功进入巅峰期的墨也走了过来,来到唐心的面前道:“主子,我也进阶了,筑基巅峰。”

    “嗯,好,太好了。”她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心唐下却是在想着,如今连墨也进入筑基巅峰,那么就要用到大元丹了,她应该找时间炼制一些出来,以保他们到时进阶之用,只是,她空间的药材却还没完全成熟不能入药,这要如何是好呢?

    在那里看着自己化成人形后的雪蟒兴奋的来到墨的身边:“主人,不如你给我取个人类的名吧!总不雪蟒雪蟒的叫我,这样不太好。”

    闻言,墨回身看了看它,化成人形的雪蟒有着一张出色的脸,身上的银袍是它的皮所幻化而起,血色的眼眸微眯,顿了一下道:“既然蟒蛇,那就叫银龙吧!”

    “蟒也可化做蛟龙,我相信,有朝一日它也会化做龙,银龙这名字,很适合它。”唐心笑了笑,看向那因有了名字而欣喜的银龙,而这时,银龙咧着嘴一副诡异的笑意上前一步看向墨:“主人,你们是不是还想要契约强大实力的神兽?我知道这灵兽森林中有哪些神兽居住在什么地方,而且它们的实力与我不分上下,主人若是还想契约,不如,我带你们去?”

    白纹虎王听了银龙的话,问:“你是在打那几头雄狮和豹子的主意?”同为灵兽森林中的神兽,岂会不知哪个地方有强大的神兽,只不过它们一向都不对盘,一碰一起就是斗,也因此各个都有各自的领地。

    “嘿嘿,那当然了,我们要是走了,它们在这里面岂不是很无聊?再说,要是让它们知道我们成了人类的契约兽岂不是会在背后笑话我们?”说着,银龙看向墨和唐心,又讪讪的笑了:“当然,我们不是说跟了主人不好,只不过,它们是我们一直较量的对手,总不能让它们留在这里面吧?主人,你说是吧?”

    墨看了银龙一眼,继而将目光看向唐心:“主子,你怎么看?”

    “可以啊!这样正好,八煞他们也得契约灵兽,既然有强大的神兽存在着,岂能不契约空手就走?”她笑说笑,看向白纹虎王和银龙,问:“你们在这灵兽森林也有很多年了,那么,知不知道这里面哪个地方有灵药出现?”

    “灵药?”听到她的话,银龙和白纹虎王不约而同的朝她看去。

    “嗯,灵药,这个灵兽森林这么大,应该是有灵药的,不过我看地图上却没标明哪个地方可以找到灵药。”

    一旁的莫子漓听到她的话,顿了一下,道:“我曾听师傅说过,这灵兽森林是有一处地方有着灵药的,那些灵药都是自生自长的,集天地精华而长成,极其珍贵,不过,我却不知那地方在哪,只知道那个地方是这灵兽森林最危险的地方,就算是金丹修士进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因此,那里的灵药有的生长了几百年,有的生长了上千年都无人能够采摘。”

    “这……莫非说的就是这地图上画的这个地方?”陆镇和李远山两人摊开地方查看着,在地图上找到一处没有标示的地方,那里只是区划出来,地位偏僻,一般就算是进灵兽森的也没有特意去注意到这个地方,更不会有人想到这里面种植的全是珍贵的灵药。

    “我看看。”唐心几人上前,查看他们指的那个地方,见到那个地方,她想了想,道:“这里我原先也看见过,不过见这里没标明有什么灵兽什么的出现就也没怎么注意,会是这个地方吗?”她回头看向白纹虎王和银龙,问:“你们两知道不?”

    白纹虎王和银龙相视一眼,道:“那个地方真的很危险。”白纹虎王说着又道:“主人,我原本打算去那里面采灵药给我那母老虎治伤的,不过我连那外围都进不去,更别说那里面的地方了。”

    “就是,你们还是不要拿命开玩笑的好,那个地方真不是人去的地方。”银龙也开口说着:“如果真的要灵药,这林中应该也能找到一些的,只不过年份不会太让长,但是几株珍贵的灵药还是会有的。”

    唐心瞥了银龙和白纹虎王一眼,道:“既然那里有年份更长的灵药,那为何就不去那里看看呢?这一路走来经历的危险也不少了,不差这一次。”

    “不是吧?它们都说了会死人的,你还想去,那要是我们死在那里怎么办?”后面的郭蓉听了她的话后不由的心头一慌,总觉跟着她遇到的事情太多了,一次次的危险虽然都说化解了,但都吓得她半死。

    “放肆!谁允许你这样跟主子说话的!”夏雪冷眼一扫,冰冷的气息一出,顿时让郭蓉惊惧的低下了头:“对、对不起、我、我只是害怕……”

    唐心似笑非笑的睨了郭蓉一眼,说出来的话冰冷而无情:“你的命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了,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就算是我推着你去死,你也不能说你害怕,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权力,但你若不识抬举,不用我动手也会有人替我了结了你。”

    “是、是,我、我记住了。”她颤声的应着,心中对她尽是满满的惧意。

    收回目光,唐心看向莫子漓他们:“此去危险,你们若是要走也可以走,我不会阻拦的,因为你们不是我的下属,你们有权自己做选择。”

    “呵呵,说什么呢!我们可是朋友,既然你想去,那我们当然会陪你一起去!再说,多了我们这几个实力这样强大的高手成功的机率也会高一点啊!只不过唐心,我很好奇,你又不是炼丹师,你要采那些灵药做什么?不会单纯的只想拿去拍卖吧?”萧遥好奇的问着,对于他,这个总让让人觉得一身谜团的唐心,他总是无法将他看清,更不知他所做的事情到底有什么作用。

    唐心睨了他一眼,笑道:“谁跟你说我不是炼丹师了?既然要去,那就走吧!这里离那个地方还远着呢!”说着,带着拓拔逸跃上了白纹虎王的背,舒服的坐在上面让它载着他们往前而去。

    “他是炼丹师?怎么看都不像啊?”萧遥怔愕看着他的身影,不由喃喃的说着。

    而一旁的莫子漓则深深的看了唐心潇洒的背影一眼,也跟着往前走去。无论是怎样,他都会跟在他的身边,这是他师傅帮他选的路,也是他无法逃避的一条路,前路会有什么等着他们,那就来吧!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为此而丢了性命……

    与此同时,另一边,天音被困家中已经数月了,暗处的人手一直在增加以防她逃走,直到这一日,她在院中听见外面经过院子的下人们说,前院来了贵客,本来她没怎么感兴趣的,顾家身为符箓世家,不少的人都会来请家族的人为他们画符箓,也有的是来谈买卖的,也有的是来结交的,这样的事情她已经见多了,所谓的贵客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当她听到来的人是萧家的新任家主萧轩尔时,心下压不住的是欣喜,会是萧轩尔吗?会是他吗?他该不应该是在虎啸大陆的吗?他不是应该在一品香中调酒的吗?怎么会来了修仙界?还成了萧家的家主?这个萧家会不会就是他的家族?

    想到这,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要出去见他,见一见到底是不是他,是不是她一直在想的那个人,可是,这院中重重护卫把守,她应该怎么出去呢?而且,如今的她与以前的模样有着天差地别,他又会不会认得她?想到这几个月她一直暗中学画的那个符箓,她走回房中,关上房门。

    隐形符,只有半柱香时间的功效,隐形符是三阶的符箓,难度极大就算是他家族中的长老都不能说百分百的画出隐形符箓,她偷偷学了几个月也一直无法一气呵成的画出一张来,现在再画,能成吗?

    拿出朱砂和符纸,她再度的尝试着,可越是心急越是画不出来,符纸一张张的丢掉,没有一张画得成功,眼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若是再晚去了他说不定主走了,如今这顾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守得那么严,只凭她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逃出,如果,如果那个人真的是萧轩尔就好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不是他!既然画不成隐形符,那就画符兽吧!暂时的引开那些人应该还是可以的,只是,若不是萧轩尔那么她的行动惊动了顾家的人,到时只怕会增加人手看着她了。”

    “我不能坐在这里等着被他嫁掉,我顾天音绝不会沦为他们的棋子!更不会嫁给一个老头!”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她咬着牙,重拳拿出符纸来,手指沾上朱砂再度在符纸上画着,只是这一次,她画的是符兽,二阶符兽的实力相当于六七阶的灵兽实力,只要放上一群,那么她一定可以争取到时间的。

    心中的信念给了她无比的动力,她以着极快的速度在符纸上画着一只只的符兽,二阶符兽只能是风狼,也是最容易画的一种,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也能拖住外面那些人,直到画了十几张后,她将那些符兽收起握在手中,深吸了一口气,装出一副平时的模样慢慢的往院子的门口靠去。

    见她走近,守在院门口的两名护卫不由的提高了警戒,毕竟她可是筑基修士,不得不让他们小心谨慎行事。见她只是走近后在周围看看天空,闻闻花香,并没有别的举动时,这才渐渐的放下心来,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才一转过头去就被人劈晕了,身体往地上倒去的同时,天音也窜了出来,暗自的护卫见状当即飞身而出。

    “大小姐,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你是逃不出这里的!”二十几名护卫沉声喝着,飞身朝她掠去。

    “哼!是吗?我倒要看看你们有没那个本事来捉我!”她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风狼印记解开:“去!咬死他们!”一声令下,十几匹风狼从符纸中飞窜而出朝那二十几名护卫窜去,天音见状当下迅速往外掠去。

    前院,那他一定是在前院的大厅里!

    此时,前院大厅,一身玄色锦服着身的萧轩尔正端着茶水轻抿着,他的身边站着一名黑衣男子,看样子像是他的影子护卫,而与萧轩尔同坐对面的中年男子,顾家的家主则在一旁陪笑着。

    “呵呵,萧家主,刚才谈的价格,你觉得怎么样?”

    顾家家主天音的父亲敬畏的看着那年轻却气势不凡的男子,见他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怎么开口,只是听着他说着,并时不时的应了一两声而已,然,他这样的举动却让人不敢生他的气,不敢对他有一丝放肆的行为,因为,面前的男子所在的家族太过强大,虽然说他顾家在修仙界也是有一定的名声和地位的,但,他们是符箓家族,专门画符箓的,在势力方面总是比别的家族在差一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打算把天音嫁给另一个家族来巩固他们的家族势力。

    “顾家主不觉得价位贵了吗?”萧轩尔睨了他一眼,手中仍拿着杯盖在刮着茶水,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修仙界画符箓的不止顾家一个家族吧?我知道,顾家一直与另外的三个符箓家族争夺第一符箓家族的事情,不瞒你说,另外的三个家族的家主都见过我,他们所提出的条件和利益更在你之上,同样的东西,顾家主却开的价那么高,那么,顾家主可否告知为何你的符箓值那个价位?而我又为何要弃另外三家而与你顾家合作?”

    见他先前一直不开口,现在一开口就直逼要害,让他不由的冷汗直冒而出,另外的三个家族竟然也去见过他,而且开出的价位比他还要低?这、这……

    “那不知,他们给萧家主的是什么样的价位?我真的很希望可以和萧家主合作,如果萧家主愿意,我、我可以再调一下的,我会把价位调到您满意为止,您觉得呢?”他问得小心翼翼,就怕无法与萧家合作成功,要知道,萧家在修仙界拥有强大人人脉和势力,若是能与他们家族合作,何愁他们的符箓销不出去?何愁他们无法稳居四大符箓家族之首?

    他们符箓家族的评比用的都是每年销多少的符箓,以及家族中的人能画出什么品阶的符箓来,几人家族竞争激烈,暗地里各种招式都用上了,为了能拉笼萧家与萧家合作他们不知费了多少心机,只是,这新任的萧家家主萧轩尔却是一个难缠的角色,比起上一任萧家家主更是让人不敢有一丝的放肆与不敬。

    “放开!让我进去!萧轩尔!萧轩尔是不是你!萧轩尔你快来救我!萧轩尔……”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的声音让那里面的人脸色一变,萧轩尔听见这声音时,拿着茶杯的手一顿,抬眸朝那外面看去,眼中划过一丝的诧异,快得让人无法察觉。

    而那一旁的顾家家主听见天音竟然在外面喊着萧轩尔的名字,那样的放肆,那样的大声,不由的让他心一抖,唯恐天音的不敬惹怒了他,连连起身说道:“萧家主莫怪,那是我大女儿天音,她打小野性难驯,没大没小不知礼数,我把好关在后院中她还乱跑出来惊扰了萧家主,我这就出去让人重打她十大板好让她长长记性。”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萧轩尔敛下了眼眸,慢慢的抿了口茶。而站在他身边的那名黑衣男子则朝外面看去,刚刚外面同女子的声音传来时,主子端着茶杯的手微顿了一下,还朝外面看了一眼,似乎,认识那个声音的主人?正当他暗忖着时,已经见主子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往外走去,见状,他也跟在旁边走出,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让主子的神情有异。

    “放开!”

    被两名筑基修士捉住的天音气愤的踢着他们的脚,而被踢的两人皱了皱眉不悦的道:“大小姐,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顾家重重保护,你是逃不出去的,乖乖跟我们回去!”正当他们打算带他回去时,却见家主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该死的!我不是让你们看紧她吗?怎么让她跑到这前院来了?还惊扰了我的贵客,你们真是太没用了!”他怒骂着,上前扬起手就要朝天音掴去:“你这逆女!除了会给我惹麻烦之外你还会人我干什么?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你,看你敢不敢还如此放肆!”

    天音怒视着他,被两名护卫捉着的她无法闪避也无法还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见他的手狠狠的朝她的脸掴下,她已经做好了挨这一巴掌的准备,却不想,在最后一刻,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让她惊喜的朝那人看去。

    “住手。”

    萧轩尔负手走出,没人看见,在看到顾家主扬起手要打天音的那一瞬间,他深邃的眼底掠过一抺冰冷的杀意,稍纵即逝,快得无人发觉。

    听到萧轩尔的声音,他不得不停下手来,回头迅速上前:“萧家主,真是不好意思,都是这逆女不懂礼数,惊忧了您。”

    而萧轩尔的目光则平静的在天音那张脸上掠过,那目光就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似乎完全认不得她,根本没有一丝的停留,在场人的人只有那跟在他身边的黑衣男子知道,那个女人主子一定认识,而且还非同一般,否则以主子的性子不可能会去理这闲事,若是换成别人,那一巴掌打下就打下了,主子才不会开口喝他住手。

    “萧轩尔,是我,是我啊!我是天音!”她喊着,挣扎着想要上前,但那两名筑基修士的实力却非一般,她根本无法挣扎开。

    而顾家主见她竟然还敢直呼他的名字,不由怒火中烧:“你这逆女!怎可如此不敬敢直呼萧家主的名字,真是太放肆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条鞭子握在手中。

    看到鞭子,她愤怒的朝他扫去:“你敢打试试,再敢打我一鞭,我非拆了你这顾家大门!让你顾家在这修仙界无法立足!”愤怒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恨意,每次只要一听到鞭子她都会压不住心头的怒火,想到小时候所经历的一切,心中的痛意全化成了恨与怒,她恨不得毁了这顾家,毁了这里的一切!

    “你、你、你这逆女!别忘了你也是姓顾的!竟然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我今天、我今天就非要好好的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这样的放肆!这样的无礼!”

    站在萧轩尔身后的黑衣人不由的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他都能感觉到主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与杀气,那个没脑的顾家家主却让还在那里叫嚣着,咆哮着,他相信,他要真敢一鞭子抽打下去,主子一定会上前拧断他的头。

    “顾家主。”萧轩尔沉声的开口,声音中却带着些许的冷意,只是那顾家家主却没察觉到。

    “是是,萧家主有什么吩咐?”听到他的声音他连忙收起怒意笑着回头,在他的面前讨好的问着。

    萧轩尔没有看天音,而是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沉声道:“不过就是一件小事,用不着动手,更何况,你不是说她是你的大女儿吗?哪有亲生父亲动手用鞭子鞭打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对顾家主的声誉不太好,到时若顾家真的成为符箓第一世家,要是让人知道了这样的事,只怕也会为外人所不耻,顾家主,你说是吧?”

    “是是是,还是萧家主想得长远,既然萧家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人把她关回后就行了。”说着,对那两人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把她带回去好好看守着,如果让她跑了,我唯你们是问!”

    天音定定的看着他,却见他没有看她,而是将目光落在别处,不由的目光黯淡下来,他没认出她来吗?还是说他不想认她?想到有这个可能,不由的心下一阵受伤,当下不再挣扎,而是任由那两名护卫将她带回。

    看着她一脸受伤的神色,萧轩尔眸光微闪,对顾家主道:“今日就先这样吧!剩下的事情下次再说。”说着,迈步就往外走去。

    “啊?萧家主,萧家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他们合作的事情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黑衣人瞥了顾家主一眼,跟在自家的主子身后离开,心下则奇怪着,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被带回院子的天音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蹲坐在门边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明明是他,为什么他不认我呢?还是他认不出我?我都告诉他我是天音了,为什么还看着我被带回来?萧轩尔,你就真的这么狠心吗?”

    心下酸痛着,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心底的防御墙在这无人的时刻全都倒塌了,她觉得心好冷,觉得自己好孤单,在这个所谓的家中,亲生的父亲只将她看成一枚棋子,从没将她放在心中,相反的,动不动就要拿鞭子打她,她是孤独的,她早就知道了,可是,从没有像此时这一刻一样让她觉得这样的孤独无助。

    “唐唐,唐唐我好想你,唐唐你在哪里呢?只有你是真心对我好的,只有你会为我出头,只有你会担心我,唐唐,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泪,一滴滴的顺着脸颊流下,孤独的她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双膝,蹲坐在门边低低的哭泣着,直到,夜色降临……

    与此同时,萧家中,萧轩尔不时的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想着天音在顾家的处境,当听到顾家家主要拿鞭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抽打她时,他真的愤怒的险些上前拧断他的脖子,他不明白自己的愤怒来自何处,他心为自己并没有爱上她,但,自从从虎啸大陆回来后,脑海里却不时的想起她所有一切。

    她是那样的大胆,敢于追求,从没一个女子像她一样,敢大声的告诉他她爱他,也从没有一个女子在被他无视了一次次之后仍不改初衷的出现在他面前,是她的坚持不懈撼动了他的心,是她的大胆让他对她上了心,只是,在还没弄清自己的心时,他却被叫回了修仙界,本以为不会再遇到她,却不想,她又再度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想到那张在顾家所见到的脸,画得那样的丑,把她原本的容颜都遮住了,但那双眸子却依旧是那样的明亮,那样的迷人,他奇怪她竟然会是顾家的女儿,毕竟以前没听说过顾家有这么个女儿,回来后,他让影如去将她的资料都收集来,才知道她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虎啸大陆。

    看到她的成长经历,他在心疼着,谁会想到她那样一个总笑吟吟的出现在他面前的她会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

    一身黑衣的影站在后面,看着自家的主子,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他知道,主子一定会有所行动,否则不会让他一回来就去收集顾家大小姐的一切资料,主子跟顾家大小姐真的是认识的。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萧轩尔这才沉声开口:“影,跟我到顾家走一趟。”

    “是,主子。”他有点兴奋的上前,想着,那个顾家大小姐莫非就是主子的心上人?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只是,那个顾家的大小姐好像长得丑了点,主子是怎么看上她的?

    夜色幽深,天空一片的黑沉,乌云遮住了月光,两抺如鬼魅一般的身影正在此时悄然无声的潜入夜顾家大宅直奔后院的方向而去,在顾家中暗中寻那约半柱香的时间,注意到只有一个院子守卫森严,萧轩尔打了个手势,他让影留在原地,自己则潜到那些暗处护卫的身后将他们的穴道点住。

    将院中的护卫点住了穴道之后,他这才从暗处出来,走上前想要去推开房门进去,谁知这一推里面却像有什么挡住了一般,微怔了一下,见窗口没关,便直接从窗口处进去。

    “谁!”

    在他进了房间的同时,那蹲坐在房门边趴在膝盖上的天音当即抬起头冷喝一声,只是没想到抬头看见的人却是一个她认为让不会出现在这里的男人,看到他,她不由的怔住了,心里的委屈和伤心让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再度流出。

    “你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她哭得红肿的眼睛,萧轩尔不由的心一动,沉声问人:“怎么哭了?”

    “要你管!”她迅速擦干了眼泪别开了头不看他。

    “不是你一直在喊着我吗?现在就说不用我管了?”

    “谁让你白天的时候不认我,我都告诉你我是天音了,你还看都不看我一眼让我被带回来。”

    他轻叹一声,道:“要是不那样,我怎么来带你走?”

    “你真的来带我走?”她回过头来,眼中划过一丝惊喜,可又摇了摇头:“可是你若带我走,要是被他知道了会不会给你的家族惹上麻烦?”

    “不会。”

    “可是,你带我走那是让我去你家里吗?”

    “嗯,我护着你,没人敢拿你怎么样。”

    “可是,你又不喜欢我,我怎么可以去你家里。”她低下了头,一脸委屈的说着。

    萧轩尔目光微闪,道:“谁跟你说我不喜欢你?跟我走吧!”说着,上前将她拉了起来。

    听到一直以来最想听到的话,她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开,兴奋又欣喜着,只想把这开心的事情与唐唐分享,但仍道:“可是,你带我回去,你家里人会不会说什么?”

    “不会。”

    “可是……”

    “没有那么多的可是,出什么事都有我护着你,你不用担心,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