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再遇灰衣人!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处于紧张状态中的众人今夜总算可以放松的休息一下了,因为,唐心特意让白纹虎王出来守夜,强大的神兽在他们的不远处守着,别说是人了,就是灵兽也不敢骤然而来,所以这一夜,他们每一个都不用担心着半夜会有人袭击,更不用担心着会有什么灵兽攻击他们。

    直到次日清晨,舒服的睡了一觉的他们个个精神抖擞整装往下一个点出发,几十个人组成了一支强大的队伍,整齐而干练,最前头走着的是威风凛冽的白纹虎王,接着便是唐心和莫子漓他们,后面是她八煞和十二龙骑,再后面则是陆镇的佣兵团,他们个个都显得气势凛冽威风摄人,这一路走来,不知是因有白纹虎王在前面开路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这一队人的实力与气势太过吓人,竟然半点事情也没遇到,安全的抵达了下一个目的点。

    只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当他们来到那一个目的地,黑沼池的面前时却看到有数名筑基巅峰的修士和一名金丹修士在那与一条浑身雪白的巨大雪蟒博斗着,强大的威压弥漫在空气之中,杀气与威压相互交溶着十分骇人,就连白纹虎王都不由的停下脚步。

    “那几个人类的实力很强,那条雪蟒是五星神兽,他们威压和银蟒的威压在空气中相互抵抗着,我看那名金丹修士非同一般,那条雪蟒再战下去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白纹虎王回头看着唐心:“主人,要不要帮忙?”

    而唐心的目光从看到那名金丹修士时就一直落在他的身上,身边的夏雪八煞和墨也同样的盯着那名金丹修士,他们身上的气息发生了强大的变化,包括唐心在内一个个都变得冰冷而嗜血,浑身透着一股骇人的杀气,那盯着那名金丹修士的目光就好像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似的,看得旁边的莫子漓几人以及身后的陆镇他们不明所以。

    难道,他们与那几个人认识?或者说,他们与那些人有仇?要不然怎么会在看到那几个修士后全部的气息都变得冰冷而嗜血?这样重的杀气是他们这一路来都没遇见过的,到底他们与那几个修士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不,正确来说,应该是那个拥有金丹修为的那名修士,因为他们的目光全都是盯着他的。

    夏雪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而天色也仿佛因她的气息而发生了变化,变得阴沉而压抑,原本晴朗的天空如复上一片乌云,狂风四起,气息骇人!她走上前一步,身上的杀气迸射而出,双手在身前结着印记,脑海里想着的全是她妹妹夏雨和唐子浩的死,她一直都想着为他们报仇,但却一直都不知道这个人藏在哪里,今天在这里遇见他就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雷鸣之电!击杀!”

    冰冷而带着浓浓杀气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双手中的印记随着她口中的念念有词加大了那股电流气息,众人只见,在头顶上那片突然出现的乌云中响起一声雷鸣声,还不等那正与雪蟒奋战的几名修士缓过神来,头顶上的云层便击落出一道闪电,看到那道蕴含着强大气息的闪电,惊得他们大喝一声。

    “不好!是闪电!快避开!”

    顾不得再与那条雪蟒博斗,几名修士迅速退离黑沼池的上方,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块草地上,当他们的身影才一落下还没站稳时,那些闪电竟然又追着他们击打着,强大的电流让他们震怒非常,目光朝黑沼池对面的地方看去,怒声喝道:“尔等小辈!竟敢与我们作对,你们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声音才一落下,竟见那些电击不再追着他们击打,而是专门追着那名金丹修士,看到这一幕,他们不禁一阵愕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净追着他了?虽然不解,但毕竟是同为道修,他们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几人提气一跃而来,朝那对面掠去。

    反之,那条雪蟒见情势不对,则迅速潜入黑沼池中躲避。站在唐心身后的八煞和墨他们看到那几名筑基巅峰的修士提气而来,当下目光一眯,也提气飞身而上。

    “主子,这些人就交给我们!”

    九抺身影飞掠而上,强大比的气场与煞气让那几名修士心头一惊,暗忖,这些是什么人?怎么气息这样的强大?然,强敌在前,他们不敢轻视的重视起来,从这些人的气息与气势上来看,绝对不是一般的小人物,若不小心应付,只怕他们性命难保!只是不解的是,这些人怎么会突然无端对他们出手?以他们筑基巅峰的实力,和那一位金丹修士的实力,一般人根本不敢跟他们扛上,这些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被夏雪的电流追击着的那名灰衣修士,在看到唐心他们几人时目光变得阴狠而毒辣:“是你们!哈哈哈!真是踏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我到处找不到你,你自己却送上门来了!今天,我一定要取了你的小命!哼!”阴狠毒辣的声音一落下,他大手一挥,从空间中拿出了一片法器披上自己的身体,同时双手一转结出印记,只见下一刻,当电流狠狠的击落而下时,那名灰衣修士的身体却像有一层什么在保护着似的,闪电奈何不了他分毫,他阴测测的低笑一声,诡异的身影借力空中一转,手掌擒成爪形的就朝唐心袭去。

    “小雪,你退一边,他就由我来对付!”唐心冷声说着,身上的气息澎涨而出,提气一跃,快如鬼魅的身影掠向那名灰衣修士,手中的混天雪绫夹带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袭出,只听呼的一声,强大的风劲顺着雪绫的挥出而朝那名灰衣修士击去。

    看着他们带着肃杀之气与恨之入骨的神情,莫子漓不由的问:“夏雪,你们以前见过那个修士?似乎对他恨之入骨?”

    后面的十二龙骑并不知道唐心以前的事情,更不知道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这个灰衣修士而引起的,听到莫子漓这样问,当下也朝夏雪看去。

    “我的孪生妹妹夏雨就是死在他的手里,还有少爷也是被他打断了腿打下山坡,到死都没找到尸体!是他打乱了我们的生活,打乱了我们的一切,对他岂止是恨之入骨,我们恨不得把把她碎尸万段剁了喂狗!”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起,指甲深深的剌入了掌心之中却没感觉到痛意,这一刻,她多想上前杀了他,但她知道,她还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她不能上去拖累了小姐。

    听到夏雪的话,众人一惊,目光不由的落在那半空中招招狠厉欲置对方于死地的两人身上,唐心的哥哥和夏雪的妹妹是被这个人修士给杀死的?

    “咻!”

    那名灰衣修士避开唐心的凌厉攻击,整个人以着灵气稳住自己的身体,眯着狠辣的目光盯着对面的唐心:“好你个唐心,当初让你逃了真是最大的错误!我应该趁早就将你杀死才对!”真不愧身体里流着那个家族的血脉,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变样强大!筑基巅峰的实力,这换成别人要用十几数十年,而她,竟然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竟然就做到了!真是该死!要是让那位知道他到现在还没将她杀死,甚至让她成长成现在这般强大,一定不会饶是他。

    想到这,心下越发的起了杀心,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取她性命!

    “杀我?”唐心冷哼一声:“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如今想取我的性命,那就得看你有没本事了!”眸光中杀意一闪而过,手中的雪绫一转,夹带着强劲的风劲之力袭向灰衣男子。

    虽然他是金丹修士,但凭着她的反应和身手她可以与他打成平手,尤其是她因与白纹虎王和青鸾等灵兽契约,所拥有的威压也足够抵挡得住金丹修士的威压,他想杀她,如今已经是痴心妄想!今日,她一定要取他性命,为她胖子哥哥和小雨报仇!

    强大的气息伴随着杀气从两人的身上弥漫而出,谁都想将对方杀死,然,两人的实力却让不分高低,那名灰衣男子虽说金丹修士却也胜不了唐心多少,而唐心见久战不下,眸光一闪,在雪绫挥出的同时,手中三枚银针咻的一声朝那灰衣男子射去。

    “咻!”

    “嘶!好你个唐心!你竟然放暗器!”灰衣男子没料到她竟然会放暗器,为了要避开她的雪绫竟没去防着雪绫后面的暗器,冷不防的只感觉有什么没入身体一般,猛的收起气息迅速退离她的身边,另一手迅速在身上点住了几个穴道,以防她的暗器有毒,又拿出解毒丸服下,只是,他不知,唐心的毒都是她亲自研究的,只有她才有解药,而且别人的解药根本不可能有效。

    “没用的,我的毒,只有我能解。”

    她眼底掠过一抺光芒,看着那名脸色剧变的灰衣男子,冷声问:“到底是谁让你杀我的?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否则,你将生不如死!”其实,她的银针是没毒的,但她所射入的部位却各不相同,银针射入他的身体,伤及他的肌肉神经会让他的筋脉抽搐着痛不欲生,就仿佛有毒素在他的身体里流动似的,而此时,他若是运气调息顺理肌肉神经舒缓筋脉那兴许还会没事,但他却以为是毒而封住了血液的流走,这更让他的身体出现剧烈的痛苦。

    听到她的话,灰衣男子一怔,却是没有开口,只是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又朝那另外的几人看去,见他们几人竟然也不敌那九名男子,不由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这些人,倒是进阶成长得好快!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就有这样的修为,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忽的想到他们那个家族的诡异天赋,不由的朝她看了一眼,莫非……

    见他拧着眉头忍着巨痛的站在前面,她忽的飞掠上前,诡异手法以着擒拿的方式朝他的要害袭去,见他猛的侧身躲开,她提气一个身影就换挡下了他的同时手也扣上了他的脖子,盯着这个毁了她幸福家园的男子,她恨不得一手就将他的脖子拧下来!但她知道她不能,她要查出她身份的真相,她要知道为何他一直要杀她?到底是谁指使他这么做的?

    “嘶!”

    灰衣男子因脖子被她的手扣住而嘶了一声,那掐在他脖子的力道大得几乎要扭断他的脖子一般,他心里震惊不已,竟然,他竟然慢给了她!堂堂的金丹修士竟然慢给了她!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杀我的!”能驱使一名金丹修士,看来,那幕后之人一定非同一般,只是,到底为何要与她过不去?唯一的可能,就是与她的身份有关,除此之外,她想不到有任何的可能性。

    “哼!落在你的身里,要杀就杀,我绝不会吭一声向你求饶!”那名灰衣男子冷哼一声说着,丝毫不将自己的死放在眼里的模样。

    而唐心听了却是勾起了唇角冷笑着:“是吗?那我们就来试试!”声音一落,另一只手一动,扣住了他的手一废,当即将他一条手上的骨头全部捏碎。

    “咔嚓!”

    “嘶!”

    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那灰衣男子的一声痛苦的倒抽气声传来,下一刻,只见唐心带着那名灰衣男子来到地面,冰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低低的笑着:“你不是说不会吭一声吗?这只是个开始,你若不说,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手一动,下一刻他直接就废了他一身的修为。

    “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看着自己一身气息全部外泄,灰衣男子又惊又怒,手臂断了没什么,他的修为还在,可如果连修为都没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然,此时的他根本无法去阻止气息外流,看着那修炼了几十年的灵力就这样在他的面前被废,他怒得奋力挣扎着可这却于事无补。

    “我也让你尝尝骨头被打断的滋味!一定叫你毕生难记忘!”冰冷的声音一出,好抬脚就朝他的腿部踩去,加重了力道,只听咔嚓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惨叫声响起,划过天际,惊得众人心头一颤。

    “嗖!”

    冷不防的,夏雪上前抽出匕首就朝他的大腿处剌去:“这一刀,是我替我妹妹还给你的!”说着,在灰衣男子惨白的面容之下她拔出匕首又狠狠的剌下:“这一刀,是替少爷还给你的!”她用尽了全力,匕首没入了他的大腿部再直接进了地面,直接把那男子的腿给盯在那里。

    灰衣人咬紧了牙关,冷汗直冒而出,恶狠狠的看着他们:“废了我的功力,除非我死,否则,我非报今日之仇不可!”

    “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见他不肯松口,唐心眸光一冷,眼底掠过杀意,手掌凝聚一股力道就要击碎他的体内金丹,谁知就在她手掌击出的瞬间,那名灰衣男子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了逃遁的空间轴撕开后瞬间遁离。

    “我还会回来的!今日之仇,他日我百倍奉还!”

    阴狠而毒辣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最后消失在空气之中,而那灰衣人的身影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竟然让他逃了!”唐心愤怒的拧紧拳头,早知他死也不说她就应该早就了结了他!放虎归山绝对会为他们惹来更大的麻烦!

    “空间遁轴,看来,那个人身后的势力并不简单。”莫子漓上前说着,看了唐心和夏雪一眼,道:“就算是在修仙界也极少出现空间遁轴这样的东西,而且我刚才看到那个灰衣人手中的是金黄色的,那应该是属于上品。”

    “主子,这几个人都捉住了。”墨将那几名修士带了过来,抬脚一踢让他们跪在唐心的面前。

    “你们、你们快放了我们!”几人挣扎着,如今见被几个年轻男子给捉住了,不由的怒火攻心,他们堂堂筑基巅峰的修士竟然输给了这几个筑基期的修士,而且此时还跪在这名白衣少年的面前,真是可恶!

    唐心睨了面前的几人一眼,冷声问:“那个人是什么人?你们跟他是什么关系?说!”声音一喝,一身强大的威仪破身而出直朝面前跪着的几人袭去,那无形中的威压与强大的气息震得那几人心头一惊,纷纷抬头看向了面前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威压?他们刚才看见他将那金丹实力的修士给打败了,而且还废了他一身的修为和废掉了他的一只手并将他重伤,如果这些是换成筑基以下的修士必死无疑,但那人是金丹修士,只要金丹没被损坏他就有翻身的机会,只是,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置那人于死地?

    “我主子问你们话呢!快说!”冷煞低喝一声,压在他们脖子上的剑加重了力道,吓得他们几人冷汗直冒。

    “小心、小心剑、剑。”其中一人颤声说着,擦了擦冷汗,道:“这位公子,我们几人是散修,与那人是在不久前遇到的,便想着结伴来这灵兽森林历练,顺便一人契约一头灵兽,我们跟他没什么关系的,就仅仅只是散修的关系而已,平日称呼也只是称呼道友,我们连他叫什么都没过问过,压根就不知道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是啊!我们几人都是结伴而行的修士,平时的称呼也就是道友,像我们修仙之人,对这称呼也不太看重,见了谁都是道友,我们跟他真的不是很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弃我们自己逃命去了。”

    清眸在他们几人的面上扫过,似在思索着他们话中的真实性,见他们虽然害怕死亡,但却没避开她打量的目光,当下收回眼眸,对八煞他们挥了挥手:“让他们走。”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几名修士一听喜逐颜开连连道谢着,讪讪的看向冷煞那架在他们脖子上的剑:“这位道友,不知可否把你的剑拿开?”

    冷煞他们瞥了他们几人一眼,冷哼一声收回了剑,跟在唐心的身后走去,墨看着那站在黑沼池边沉默着的主子,微顿了一下,上前道:“主子,不用担心,终有一日我们会找出那幕后之人的,而且也会把那个人捉到主子的面前!”如今筑基修士的实力仍是太弱了,他们还要再变强才行,只有这样才能帮到她。

    忽的想到原先这黑沼池中的雪蟒,便道:“主子,先前这黑沼池中有条雪蟒,不如你将他契约了,看能不能突破筑基巅峰进入金丹期?”

    闻言,唐心的回身对他道:“墨,那条雪蟒你去将它收服,尽你最大的能力去收服它,如果需要帮忙我们会帮你的,我目前不需要别的契约兽,而且我感觉进入金丹期的时候还不到,不及在一时半刻,你去吧!那条雪蟒的实力非同一般,要小心应付。”

    “是!”他应了一声,提气而上,来到半空处时手掌凝聚灵力反击而下,两股强劲的力道伴随着强大的气流袭向那黑沼池,只听砰砰砰的几声撞击声从黑沼池中传出,黑色的水花飞溅而起,又洒落于池中。由于黑沼池中有毒气,所以只能将那条雪蟒引出来,而不能强行入内,否则就会中毒而亡。

    才回池中不久的雪蟒听见外面又有人类在捣乱,那两道强大的气流从上面冲击下来,震得它栖身的黑沼池中一阵动荡,想要一刻安宁都不得,不由的怒火冲天,从底下飞窜而出。

    “该死的人类!你们又来扰我清修!真是找死!”

    愤怒的声音一出,众人只见一道雪银色的光芒从黑沼池中窜起,雪蟒张大着口就朝那飘浮半空的墨咬去,那大张着的口绝对的可以吞下一个人,看得那些佣兵们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为他的安全担忧着。

    而墨早就做好了准备,当看到那抺银炮窜起的同时,手中的银网飞套而上,将银网套住了雪蟒的头再奋力的一拉将它从那黑沼池中拉出丢到不远处的草地上去,只有在草地上他才能更好的发挥出他的实力,黑沼池是那雪蟒的地盘,单单那毒气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了。

    “可恶的人类!拿个破网子你网鱼啊!”

    被银网套住拉到草地上去的雪蟒气愤的大吼一声,挣扎的想要弄开头上套着的那个破网,谁知这破网还越挣扎越紧,让它原本大张开着的嘴都不由的收紧,气得它火冒三尺。

    “有种就来单挑,弄个破网子来对付老子,老子可是堂堂雪蟒!不是鱼!”雪蟒在草地上摆动着,撑起了半边身子,虽然头上是套了个网,不过它看东西还是看得清的,见到那披着战袍一身煞气的黑衣男子站在它的面前不远处,当下不由一怔,为它身上的那股煞气和冰寒之气而惊了一下,这人类好生奇怪,竟然身上的气息比它这冷血动物还要冷上三分,这是何缘故?

    只是下一刻,雪蟒只感觉整个身子被甩了起来,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那黑衣男子竟然捉起了它的尾部使劲的甩的,将它整个身体都甩了起来,这种力道让它吓得惊呼出声,要知道,它可是有几百斤的,那人类竟然就将它甩起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道?

    “砰!”

    “哎哟!痛死老子了!”

    只见墨用力的一甩,将雪蟒的头重重的拍打在草地上,因它的尾部被他拿着,头部又被网束着,减少了不少的麻烦,这一摔,就是让寻条雪蟒一阵的哀嚎,那重重撞到草地上的声音连不远处的众人见了都不由的为那条雪蟒感到悲哀,碰上出手狠厉的墨,不死也要脱成皮。

    唐心看着墨的手法和利落的处事方法,眼中有着赞赏,收服这条雪蟒,他有着充分的准备,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才能将它收服,确实是不错,不用他们帮忙他就可以自己收服那条雪蟒。

    八煞他们看到墨所用的方法,心下也一阵恍然,他们的银网也可以这样用,就算是再强大的神兽被银网套住了实力也会减半,他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契约灵兽。

    “服不服!”墨停下手,看着那趴在草地上的雪蟒,冷声问着。

    雪蟒被他甩打得头晕脑胀的,回头一瞥,见他那模样仿佛在说,如果不服就打到服似的,即时吓得他连连求饶:“服了服了,老子服了你还不成吗?”

    “老子?”血色的眼眸一闪,盯着那条雪蟒。

    而雪蟒被他那血色的眼眸盯着,不由的一阵毛骨悚然,说实在的,它是堂堂神兽级别的灵兽,实力强大,怎么可能会轻易臣服于一个人类的脚下?但这个人类让它有种打心底浮起的恐惧,他身上的气息,以及他那双血眸,都让他惊悚不已,总觉得这个人类不是一般的人,见他还用那双血眸在盯着它,它连忙改口。

    “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服了,我服了,我愿意成为你的契约兽,本命契约是吗?来吧!”它想着,若是本命契约还不错,至少它与他是言平等的存在,只是,当墨一开口,他的话就将它的希望给打破了。

    “本命契约?”血眸扫了它一眼,毫不留情的道:“你太弱了,不能当我的本命契约,只能是主仆契约。”说着,迈步朝它走去。

    “什么?不是本命契约啊?”

    “主仆契约!”

    在他那双血眸之下,它又蔫了,无奈的道:“那好吧!主仆就主仆。”想它堂堂神兽,怎么就沦落为人类的仆从了呢?

    白纹虎王迈着步伐来到雪蟒的身边,仰着头说:“嘿!你小子就知足吧!我还是血脉纯正的五星神兽呢!我都不能成为我主人的契约兽,你呀!太弱了。”

    “你这头老虎,是你带他们来收拾我的?”雪蟒一见到白纹虎王顿时怒火以对,一副要扑上去的模样。

    白纹虎王在嘿嘿笑道:“那是,要不然我们一大家小要是走了,你们留在这里岂不是很无聊?”它们都在一个灵兽森林中,虽然说这里面大得他们都不一定走得完,但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强大的神兽存在着,它们却都是知道的,这一带也就这条雪蟒最厉害,它虽说是血脉纯正的神兽,可也吃过它不少亏,既然主子的下属们要契约,它当然得将他们出卖了才行,要不然让它们都留在这里岂不是太对不起它们了。

    “你这头臭老虎!你陷害老子!”

    “行了,你就跟你的主人契约吧!”白纹虎王摆了摆尾巴往唐心的方向走去,一副悠哉的模样看得那雪蟒咬牙切齿的。

    墨来到雪蟒的面前,以血契将它契约,当一阵光芒从在一人一兽之间射出之时,那周围的众人都不由以手挡住那剌眼的光芒,只感觉周围的气息都在涌动,全朝墨的身体里涌去,当光芒散去之时,众人只见,一身黑色战袍的墨盘膝坐在草地上,身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灵力,他的实力在往上涨,连升而起,直到,筑期巅峰时停了下来。

    “看!墨进阶了!一连到达筑基巅峰!”八煞他们眼中有着掩不住的欣喜,为他的进阶而开心着,从他契约灵兽而进阶来看,他们此时也有着想要契约一头神兽的念头,这样一来,也许他们的品阶实力也会迅速得到提升,这样,拥有强大的实力他们就能更好的保护主子了!

    唐心脸上神色一柔,看着那成功进入筑期巅峰的墨,心下很为他骄傲着,墨一向不善言语,但对她和八煞以及小雪都十分的信任和友好,他们就像一个大家族的人,个个成员都在互相帮助,都十分珍惜他们之间的那份情义,尤其是她,看到他们一个个成长起来变得强大,她真的感到无比骄傲。

    ------题外话------

    今天有点事情耽搁了..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