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失去踪影!惊!

    看了她一眼,他推着轮椅往前而去,而后面的金玉瑶一见,连忙说道:“我来吧!”见他没反对,便欣喜的推着轮椅往山下而去。

    身后的几人看着两人离开,不由相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身处灵兽森林中的唐心一行人不知不觉的也在里面呆了十来天,跟在那四大家族的人和魔修的身后注意着他们的动静,这一日,总算是有了静动。

    原本以为那龙泉很好找,谁知那些人这一找就是花了好些天的功夫,又因担心着龙泉周围有强大的灵兽守护着而不敢蓦然上前,四个家族的人都你推我我推你的想让对方先上前去试,至少,有危险也是别人先,看得那暗处的魔修们直想冲出来拍死他们。

    “你们怎么不去?我知道,定是听说这龙泉有强大的灵兽守护着是不是?”

    “知道我还问?这不废话吗?”对方的一名中年男子冷眼一扫,朝周围看了看,心下有些不解,怎么来了这么久,又盯了这么些天,就是没见着有强大的灵兽出来?如果真的有守护龙珠的灵兽,他们都在它的地盘呆了这么久了,难道那头灵兽会没感觉?

    “好了,都别吵了,既然都不愿意上前试试,那我们就抽签决定吧!这样最公平,你们觉得呢?”另一家族的一名中年男子沉声问着,看了他们三人一眼。

    几人见久没解决的办法,也都同意的点了点头:“好,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于是,他们用树枝进行抽签,抽到最短的那个家族就先上前去试试虚实,看看那龙泉周围到底有没强大的灵兽守护着。

    暗处,那些魔修咬着牙恶狠狠的骂着:“这些没用的东西,竟然还真用这法子,这都耽搁多少时间了,要用也不会早点用,真是气死人!”

    唐心见那些魔修离那几大家族的人也并不算远,心下一计上来,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头射出,在魔修们所在的地方击打出声音,只听啪的一声响起,那正准备抽签的四大家族主事人猛的浑身一凛,迅速朝那声音的方向望去。

    “谁!”

    魔修们怒朝周围看了看,却没看到到底是什么人在暗处动了手脚暴露了他们的位置,见那些人已经朝他们这边而来,又因久等而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当下便纵身而出,数十道黑色的身影一跃便来到了那四大家族的面前。

    “真是没用的东西,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拿到龙珠,看来,留着你们也是没用的!”为首的魔修阴测测的盯着那些人,似乎并没将对方的数百人放在眼中一般,神情是那样的狠厉,阴鸷。

    “魔修!”看到出来的竟然是魔修,那四大家族的人不由的一惊,接着又警惕的盯着他们:“好你们个魔修,正邪向来不两立,你们竟然敢出现在我们面前,当真是找死!”

    “哈哈哈!找死?就凭你们身后的那些没用的东西?哼!不出来也就罢了,如今出来了,你们一个也别想着活着离开这里!”为首的那名魔修阴鸷的目光紧盯着那些人,阴测测的一笑:“放开手的杀吧!今天这些人,一个也别想着活着离开这里,吸了那几个实力较强的精气,我们的实力又将再进一步!”

    “杀!”

    随着那名魔修阴狠测测的声音一落下,他身后的数十名魔修当即飞掠上前,先将那些虾兵蟹将解决了,再慢慢的吸那些人的精气,到时实力一定会大增的!想到这一点,心下兴奋万分,身上的气息也随着越发的浓郁骇人。

    “大家小心!四大家族的人听令,我们先合力歼灭这几十个狂妄而放肆的魔修,龙珠的事情等解决了他们之乒再商量!”其一个家族的主事人大声的喝着,率先提气冲上前与那些魔修交手,后面的人一见,当即齐齐一应,四百来人如同狂蜂一般的一涌而上,将那数十名魔修全都围在中间。

    魔修虽然是令人惧怕的,但是,此时他们只有数十人,而他们几个家族的人合起来却有四百来人,别的就不说了,单单这人数就已经够他们对付那些魔修了,在修仙界里,无论是何时见到一个魔修他们都不会放过,有时甚至会联手将那魔修歼灭,因为放过一个魔修,将来就极有可能让更多的修仙界死在他们的手里。

    双方的战斗随着打响,刀剑相碰发出的铿锵声在林中传开,呐喊的声音,厮杀的声音,剑气的声音,以及那铿锵的刀剑碰撞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徹底的打破了这片林子的宁静,战斗着的人倒落的身影,腥红的鲜血,也全都着轻风而弥漫在空气中,久久无法散去。

    暗处,唐心一行人远远的观着,如果真的有强大的守护灵兽在这里,那么他们的打斗势必会惊扰到它,它既然是这片林子的主人,一定会现身的,他们就等着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灵兽便得了。

    “那些家族的人虽然人多,但是却没有几个是那些魔修的对手,你们看,那些魔修当真是目中无人,边战斗边还边吸取那些人的精气,全然没将那些人放在眼中。”木子黧皱着眉头说着,她坐在草地上,前面的杂草将她的身影如半高遮着,那些人根本不会发现了她。

    “那数十名魔修全都是受过训练的,出手快而狠,而且全都是必杀技,那些人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冷煞边看边说着,看着那些魔修手中的刀或剑像是收割着什么似的,迎上前去的那些人都会死在他们的刀下。

    “你们看,那龙泉有异样。”一直将注意力放在那个龙泉中的莫子漓低声说着,看着那个冒出了泡泡的龙泉,说是泉,却大得像个湖,泉水清徹见底,原本只有两处冒着泉水上来,而今却因那些人的打斗而出了一些异样,又冒出了一个类似泉眼的水纹,表面上的水纹在散开,那个泉眼也由开始的平静到最后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难道那头灵兽就藏在那水里面?”萧遥诧异的看着,原本还想着怎么进来这么久都没瞧见强大的灵兽,原来,是藏在那龙泉里面了,难怪连同气息什么的也都让他们寻不到。

    “看来,那龙珠也就真的是在那龙泉里面,只是,若想要拿到那颗龙珠就一定得打败那里面的灵兽,不知,这会是一头怎么样的灵兽?”夏雪低声呢喃着,突然瞥见自家小姐的动作后不由的一怔。

    “主子,你想干什么?”

    “趁他们在打着,我去瞧瞧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强大的灵兽。”她兴冲冲的说着,想到白纹虎王的强大,这让她越发的想要多契约几头。

    “主子,太危险了,还是先让我去看看。”墨拦下她,自己就要往前而去却被她拉住了。

    “那就一起去吧!”她说着,对身边的众人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和墨去看看。”

    莫子漓深深的看了唐心一眼,说道:“小心一点。”

    看着他们两人悄然无声的潜近那龙泉,而那些在战斗中的人却仍没发现,不由轻松了口气。而唐心和墨两人来到那龙泉边,见那上面冒出的水泡越来越大,咕噜声也越发的响,而且在那清徹的水中渐渐的有一道影子浮上来,见状,她不由诧异的挑了挑眉,对身边的墨道:“你看,那头灵兽真的在这里面。”

    “等它上来还是我们下去?”

    “等它上来,看看是什么灵兽再说。”她说着,从一旁搬来一块大石头投入里面,顿时激起一阵水花,水花飞溅而出,石头落水的声音也同时惊动了那些在打斗的人,他们回头一瞧,竟然见两名男子站在那龙泉后面,不由诧异的看向另外的家族:“那两人是你们谁家的人?”

    而那些魔修看到一身白衣的唐心,顿时眯起了阴狠的目光,握紧了手中嗜血的剑:“是你!”林中的那名男子,夺走了他们八张上品仙器的那名可恶男子!竟然又在这里遇到他了!

    “都不是啊!”几个家族主事摇了摇头,一脸的疑惑,正要问那两人是什么人时,突然间见那口龙泉猛的转动了起来,一一个巨大的旋涡浮现在众人的面前,水流被搅动,却不见有什么灵兽出来,正当他们都诧异之时,却见那白衣男子和黑衣男子迅速的躲到了一旁的大树后面,下一刻,龙泉随着水流的转着,砰的一声巨大的水花飞溅而出,一条长约五六米的巨大青龙一跃而起。

    “该死的人类!竟然敢扰了本王休眠,该杀!”

    一声怒喝声伴随着强大的威压袭向了那前面的四大家族和那些魔修,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一出,狂风而起,顿时让众人连站都站不稳的东倒西歪,只觉在那股强大而骇人人的威压之下,全身的血脉都处于一种沸腾的状态,血管被挤压得就要爆裂而开,体内涌起的血气直冲脑门,头痛欲裂,惨叫声,惊呼声,一声声的传出,如同鬼叫一般,场面十分吓人。

    “啊……”

    “呼!沙沙……”

    狂风的声音,树叶摇动的声音,那些人惊呼痛叫的声音让这林中变得杂乱,听到这些叫声,那条盘旋在上方飞转着的青龙却是怒不可抑:“吵死了!都给本王闭嘴!”龙尾一摆,一阵狂风袭过,重重的将那些人全甩了出去,那些人有的倒到树上晕了过去,有的则因受不了那股强大的威压而被暴体而亡,看着那些人七乱八倒的倒在地面上,周围才渐渐的静了下来,那条青龙冷哼了一声,这才摆着龙尾准备回水里休眠,然而,却在这时感觉还有一些气息就在它的身边不远处,当下,朝周围朝了一眼。

    远处的莫子漓他们被这条青龙吓得不轻,因为他的强大,竟然让他们离得这么远都能感觉到它释放出来的那一股骇人的威压,而且,从这条青龙不时的哼着气可见,似乎是个暴脾气的家伙,想要寻些人静下来,直接就龙尾一扫,在它的骇人威压之下,那几个家族的人几乎死了一大半,而就连那些魔修也难逃它的巨大气息,一个个都昏死过去。

    相对于莫子漓他们的震惊,十二龙骑他们却是心情激动而亢奋,目光闪烁着不一样的灼热,看着那条盘旋在上空的巨龙,虽然这龙巨龙比他们大,也长得跟他们有些不太一样,但是那确确实实是条龙,虽然不一样的品种,但是能在这里看见与它们一样身为龙族的龙,他们的心情激动得险些就要冲上前去问它,它是什么品种?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但他们不能,因为他们现在化成人形跟在主子的身边,主子说过没有她的允许不能随便化成龙身,以免招来杀身之祸,而且,这条龙的比他们强大太多了,单单是龙息就是十分骇人,如果,如果主子也能将它收服了,那该多好?到时光复他们龙族就有希望了!

    八煞他们几人瞥见十二龙骑不一样的激动,心知他们定是看到这条巨龙而引起的,不过,他们见过他们化的龙身的模样,似乎与这条龙长得不太一样,至少,这条龙是青色的,而他们化成龙形时却是玄色的,而且也没这条龙的身形这样巨大,或者,他们并不是同一个龙族的龙,而是不同的品种。

    此时,八煞他们并不知道,十二龙骑他们虽然贵为龙族之龙,但却并非上古神兽,而面前的这条青龙,却是历经了几千万年拥有纯正血脉的上古神兽,青龙!

    而和墨躲在大树后的唐心则惊艳于这条龙的美丽,看着它浑身散发着青色光芒的龙鳞,以及那威风十分的龙角,还有那巨大修长的龙身和那蕴含着无数力道的龙爪,不由的赞叹出声:“好美的龙!”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但对于正在搜索着它身边周围气息与声音的青龙来说,这一声赞美却是清晰的落入了它的耳中,在听到那声音后,它龙睛一扫,落在了那大树上,冷哼一声:“哼!原来是藏在这里!”它飞窜上前,龙尾一摆,狂风一涌而出,将那藏在身后的两人给扫了出来,同一时间,龙尾一卷朝两人袭去。

    唐心一见那龙尾卷来当即推开身边的墨,大喝:“快躲开!”只是,才将墨推开,她自己却被那青龙的巨尾给卷住了。

    “你们这小小人类,竟然敢来到本王的地盘上撒野!扰了本王的睡眠,就只有死路一条!嗷!”那头青龙怒咆出声,卷起唐心后仰天一阵龙吟,便朝龙泉中窜去,打算把这可恶的人类给活活淹死在水里。

    “扑通!”

    “主子!”

    “唐心!”

    看到那条巨龙卷起唐心就记冲进龙泉当中,众人不由惊呼出声,迅速飞掠而出来,而被唐心推开的墨在怔愕过后迅速起身就朝那龙泉中跃去,只是,还没进得了那龙泉,就被一股强大的威压给反弹了出来。

    “噗!”他整个人被弹出了五米之外,胸口处血气往上一冲,一口鲜血当即喷出。

    “墨,你怎么样?”八煞他们迅速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扶起,众人来到那龙泉边,只见那龙泉里的水在搅动着,十二龙骑状,对他们道:“我们试试看能不能进去!”说着,也飞身跃出,打算进龙泉中救回他们的主子,只是,同样的,他们也被那股强大的威压给弹了回来。

    “啊!”

    十二人全都摔倒在地面,他们捂着胸口,震惊的看着那个龙泉,竟然连他们都进不去,那、那主子岂不是死定了?

    “大师兄,现在怎么办?那条龙把唐心给卷进去了。”萧遥皱着眉头担忧的说着,看着那搅动着的龙泉,明显的他们全进不去是那条龙在作怪。

    “怎么办?唐心会不会死掉?”木子黧焦急的在周围走来走去,她试拿着石头丢下去,石头却进得去,而人却不行,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在场的人就数莫子漓的修为最高,此时,连试了好几回都无法进入龙泉,八煞和墨以及夏雪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他的身上:“莫公子,你有什么办法能救应我家主子吗?我们担忧,再这样下去主子的生命会有危险。”

    没人知道,莫子漓此时的心情也人焦急万分,他担心着唐心会承受不住那巨龙的威压,以及无法在水里面呆那么久,可就连他也没有办法,轻叹一声,他看向他们,道:“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也没办法,那条龙不是一般的龙,而是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青龙!而且还是一头成年期的,它用威压形成了保护罩,就我们的修为根本无法破得了这股威压,现在,也只能看唐心自己的了。”

    闻言,他们不由的越加担心了,上古神兽青龙,还是血脉纯正的成年兽,那他们现在只能等了吗?青鸾虽为神鸟,但却并非战斗系的神鸟,而凤凤虽说是上古神兽,可它还没进入成年期,而且此时还在冥修中,白纹虎王又到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可怎么办好?

    龙泉上面的人并不知道,此时,在龙泉之中,此时正上演着诡异而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幕上面的人绝不会想到的会在龙泉底下发生的一幕。

    原来,被青龙拖下水的唐心因它的威压太过强大而受不了的昏了过去,青龙在水中搅动着,唐心束着的发也因此而散了开来,当暴怒的青龙正想着就弄死她时,却惊见她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长得有如天仙般美丽,当下色心大起,一改先前暴怒的神色,乐呵呵的拖着她回到混天珠中,打算把她留下来做个伴。

    龙泉之下奇妙不已,看似深不见底,实则内藏玄机,当青龙拖着唐心回到混天珠中,龙泉之上搅动着的水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上面的八煞他们一看,当下跃进龙泉中去寻找唐心的身影,受了伤的墨也想下水,却被夏雪拦住:“墨,你的伤不轻,不能下水去,让他们去找就行了,你先在一旁等着吧!”

    “可是……”

    “这龙泉太深,你不能下去,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如何向主子交待?你快到一旁坐下先把伤疗好。”夏雪正色的说着。墨见状,这才点了点头,走到一旁先将内伤疗好。

    而下了水去寻找唐心的八煞却在里面找了很久也没看见人影,甚至,连那条龙都不见了,来回的找了数次,他们便从水底冒上来,趴在边上看着他们道:“水里没有主子,就连那条龙也不见了!”

    莫子漓在听到他们的话后急得大步上前:“怎么可能?我们明明看见那条龙带着唐心跃入这龙泉之中的,怎么可能不见了?你们打仔细了没有?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出口?”

    “真的没有,我们在里面找了来回数遍了,这龙泉深有十几米,没有别的出口,我们也奇怪怎么明明看见那条龙带着主子进来去不见了踪影?”八煞他们皱着眉头,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担忧,对他们道:“我们再找找看。”说着,又钻进了水里。

    而莫子漓听到他们的话后不信邪的脱去了外衣纵身一跃进了龙泉,明明就进了那里面的怎么可能就不见了?他不信!一定是在这里面的哪个地方!

    “我也下去找找看。”萧遥也脱去外衣下了水,而陆镇他们则围了上来:“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就是进了这水里的,怎么就会不见了?这、这不太可能啊!”

    木子黧见夏雪担心的在边上走来走去,便来到她的身边,安慰道:“夏雪,你不要担心,唐心他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你别担心。”

    “要是小丹没回主子的空间那就好了,我们至少能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全着,白纹虎王到现在也还没回来,如果它来了,与主子契约的它定也能知道主子现在的安全状况。”夏雪脸上尽是担忧之色,这进了龙泉底下这么久了,又没出来喘口气,就算是真的没事,也在水底受不了这么久啊!

    在龙泉底下寻着的莫子漓和萧遥他们找了好几回都没找到唐心和那条青龙,也从水里冒了出来,见他们出来,众人连忙问道:“怎么样?找到没有?”

    两人摇了摇头,从龙泉中出来,莫子漓沉默着,半个字也没说,那脸色更是因找不到唐心担心他会出事而绷了起来,萧遥还好一点,上来后便对他们道:“真的没有,那里面我们来回都找了好几遍了,真的像八煞他们说的一样,没有别的出口,也没有唐心和那条青龙的影子,这真是怪了,我们明明就是看到那条龙把唐心带进里面的,可怎么就偏偏找不着了呢?”

    看着八煞他们仍在水里找着,萧遥冲着他们喊道:“你们别找了,都没找着还在里面找什么,快起来吧!”

    “那现在怎么办?唐心、唐心就这样没了?”陆镇错愕不已,走地闯北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样奇怪的事情,他们都看到那条龙把唐心带进龙泉里面了,可怎么就找不到她的人了呢?就算是被吃了,找不到她,那也总得找得到那条龙的身影吧?怎么可能连那么大的一条龙都不见了?

    没有人开口,全都在沉默着,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在这时,哼着小曲子带着它的母老虎慢悠悠的来到玉龙峰的白纹虎王一边走一边说着:“我跟你说,跟着主人真心没错,你瞧,她不仅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还能帮我们进阶,而且我告诉你,与主人本命契约的还是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火凤,我们能与主子契约,那可是赚到了。”

    “你这一路已经说了不下百遍了,我的耳朵都听起茧子了。”母虎跟在它的身边,看着前方语带欣喜的道:“我最开心的不是能不能进阶,而是我们能看着我们的孩儿成长,这么久没见着我们的孩子,也不知它们现在怎么样了?”

    “主人说了,好得很,再说,它们总要有独立的一天,现在跟着它们的主子磨练磨练,以后又有我们在旁边盯着,不会有事的,放心吧!”白纹虎王昂关头,挺着胸,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步的走着,成为五星神兽的它回去接它的母老虎,这一路上林中的一些灵兽见了它全都退避三舍,那可真是大大的让它威风了一把。

    “奇怪,这玉龙峰怎么这么静?”母虎注意到有些不对劲,朝周围看了看道:“这里面可是青龙的领地,他们进来这里,会不会遇到危险?”

    “怎么可能,你不知道主人十分彪悍,连我都能强行契约了,她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再说了,她若是有危险,我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要知道,主人若是死了,我可也活不成了。”

    “这倒也是。”母虎点了点头,两头强大的白纹虎在这林中走着,一路上闲聊着,好不悠哉,它们在这是城面连半个人影也没遇着,更不知道就在不远处,那正在为唐心失去踪影而担忧的众人此时正自责着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让她陷入了险境,此时连她的身影都找不着。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那四大家族和魔修的人也因威压的散去而苏醒过来,当他们看到那坐在龙泉旁边的那数十人时,不由的怔了怔,随即像想起什么似的朝周围看了看,却已经不见了那头巨龙的身影,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好你们这些人,今天,我非杀光你们不可!”魔修们无视着那四大家族的人,而来到了莫子漓和八煞他们的面前,因为先前的过节,现在看到他们只想取了他们的性命,只是,目光一扫,却不见了那名白衣少年的身影,不由皱起了眉头:“那个该死的小白脸呢?躲到哪里去了?敢夺我们的仙品灵器,今天我们非废了他不可!”

    正因找不到唐心而心焦的众人听到了这些魔修的挑衅和话语,一个个的气息都沉了下来,八煞夏雪和十二龙骑全都站起身,冰冷而摄人的目光紧盯着那前面的魔修,一个个身上散发着骇人的肃杀之气与浓郁的煞气,那一瞬间,竟然让那些魔修都不由的为之一惊!

    夏雪一身冰冷的气息弥漫而出,体内的灵力涌动,吹动了她的衣裙,蕴含着肃杀气息的目光落在那些魔修的身上,她一言不发的走上前,站在了八煞和十二龙骑的前面,双手在身前结出复杂的印记,口中念念有词,看着她的身体强大的灵气在涌动,她的双手凝聚着一股闪电般的骇人电流,天上风云随着她双手印记的转动加快了涌动的速度,一时间,风起云涌,狂风呼啸而出,闪电在那云层之中折闪而出,惊呆了那底下四个家族的人,以及那些魔修。

    “变、变、变异灵根,电、电属性!”

    众人震惊的看着她,看着在他们的头顶上方,那云层之上闪电一道道掠过,还伴着一声声嚓嚓的声音,不由的惊得连连后退,为首的那一名魔修见情况不妙,当即大声喝道:“那个女人是变异灵根电属性!快走!”只是,此时正因担忧而焦虑着的夏雪被他们挑起了怒火,又岂会就这样放他们离开,在他们飞身往林中掠去的那一瞬间,只听夏雪冰冷的声音夹带着杀意而。

    “万伏诛杀!”

    “咔嚓!咔嚓……”

    声音的一落,一道道的闪电从天劈下,数十道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的划过天空,精准无误的击中了那些逃离的魔修,被闪电击中,他们顿时只觉身体一阵抽搐,无力的倒在地下,下一刻,因电力的过足与强大,那些剌眼的闪电一阵速闪之后,焦味从林中弥漫而开,那数十名的魔修也全都成了因抽搐而卷成了一团僵硬着身体而死在地上,那四大家族的人因看到这令人惊惧的一幕而吓得半句话也不敢多说,一个个惊恐的看着他们那一行人,看着那白裙飘飘,一身冰冷的肃杀之气的那名美丽女子,久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