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下山,死缠烂打!二更

    山峰之上,盘膝而坐的唐子浩收起一身的气息,将灵气敛入体内轻呼出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觉眼前视觉所看到的越发的清晰,连极远处的一些小东西也能看清,耳朵能听见以前听不见的细微声音,整个人感觉有一股气流在身体里流转着,十分舒爽。

    他看着那远处的山峰,看着这呆了两年的仙门,终于,他到了金丹的境界,他可以下山去找妹妹了,他可以回到龙腾大陆,看看妹妹是在做什么,他可以把妹妹带到这修仙界来,他终于可以保护到她了,终于可以像一个哥哥为她遮风挡雨了,想到这,心头激动而欣喜着。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辛苦终于得到回报,付出的艰辛得到了今日的成就,此时,心头既是激动,又有着一丝的酸涩,因为他的双腿无法行走,他的修炼比别人苦上数倍,若不是想着妹妹还一个人在龙腾大陆,若不是想着尽快突破拥有一定的实力可以把妹妹带到这修仙界来,他根本支撑不下去。

    看着面前无边的天空,呼吸着这清新的空气,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他慢慢的放松下心情,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这时,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的声音,他知道,是他的师傅来了,那个一手将他培养起来,给他无限鼓励的师傅,他的恩师。

    转过身,看着常年一身简单朴素灰袍的师傅迈步走来,在他的身边停下了脚步,看着这满山盛开的百花,与围着鲜花飞舞嬉戏的蝴蝶和喜鹊。

    “你终于做到了,金丹境界的修为,你已经可以列入强者行列,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他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他,少年的脸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雄厚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边,他已经变得强大,短短的两年已经变得这样的强大,他可以出去了,就算是遇到危险此时的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自保,可以去抗衡。

    闻言,他起身,趴跪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若没有师傅,就没有今日的唐子浩,师傅的栽培之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看着趴跪在地上的唐子浩,他轻叹一声:“你我能相遇,也是缘份所致,而你有今日的成就更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我只望你下山后处处小心谨慎,勿以实力与人逞强斗勇,虽然你如今是金丹修为,但修仙之路漫长无期,你脚下更有一条走不完的路要去走,切不可因如今的成就而自骄自傲,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者大隐于市,或许那人其貌不扬,或许那人平平无奇,但,正真强大的人他若要隐藏是不会被人发现的,你要切记为师今日这一番话。”

    “是,弟子谨记师傅教诲。”他沉声应着,这才双手借力在地面一拍,旋身一转飞身落于不远处的轮椅之上。

    这时,金玉瑶跑上了峰顶,见那坐在轮椅中的唐子浩,当下欣喜的迎了上去:“子浩!恭喜你成功进入金丹期,成为一名金丹修士。”声音一落,见她师傅在不远处,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唤了一声:“师傅。”

    “嗯。”他淡淡的应了一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迈步便往另一边走去。

    见他离开,金玉瑶亲热的挽住了他的胳膊,笑吟吟的道:“子浩,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唐子浩神色如常的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拿开,自己推着轮椅便往回走:“你找我有事吗?”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吗?你今天成功进阶为金丹期,成为一名结丹修士,我备了一些酒菜打算好好帮你庆祝一下,子浩,你说好不好?”她快步跟上,走在后面推着轮椅。

    “不用了,我有点累,打算休息一会。”

    “子浩,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呢!你怎么能不领情呢?再说,仙门中的很多弟子都在为你开心,就算你不打算跟他们一起庆贺,那就我们两人怎么样?”

    他停下轮椅,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那好吧!我打算过几天就下山,离开仙门了,你在仙门中一直对我照顾有佳,我很多谢你,也希望在我离开后你可以专心的修炼,不要再做一些无谓的事情。”

    听到他说过两天就要谢离开,她不由的心头一震,连忙道:“子浩,那你带我一起走好不好?少了你我留在这仙门中也没什么意思啊!你就带我一起走吧!到时我可以跟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不是很好吗?”

    “我能照顾好我自己。”他说着,推着轮椅就往前而去。

    “可是,你若走了,那我怎么办?”她不由一急,拦在他的面前眼眶微红的看着他:“你不会不知道我对你一片痴情,没了你,我活不下去。”

    闻言,他轻叹一声抬眸看着她:“玉瑶,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我现在只想找到我妹妹,别的我不想去想,你跟着我只会误了你自己。”说着,避开了她推着轮椅离开。

    看着他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金玉瑶咬了咬牙,紧拧而起的拳头暴露了她此时内心的气愤,指甲深深的剌入了手掌中她却浑然无知觉。

    唐子浩,我不会放开你的!绝对不会!你越不想要我跟着,我就越要跟着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硬得下心来拒绝我!

    她转身离开,不得到他誓不罢休!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跟定他了!

    次日的傍晚,她带上了特意准备的酒菜来到了唐子浩的屋子:“子浩,我拿了酒菜过来,既然你不愿跟大伙一起热闹一下,那就我们两人庆祝一下吧!”她仿若自己屋子一样的推门而入,连敲门都没有,推开房门,见那盘膝坐在床上闭目修炼的男子时,眼中闪过一道暗光。

    她上前把手里挽着的篮子放下,将里面做好的酒菜拿了出来摆放在桌子上,一边说:“子浩,你看,我今天做的都是你最爱吃的,这可是我特意去山上捉来的野味,味道可好了,我还带了酒过来,你快来试试。”

    盘膝而坐的唐子浩睁开眼睛,看了那在桌边忙碌着的金玉瑶一眼,见桌上面摆着四肉一菜,这都是在仙门中极为少见的,因为修仙之人修为越高,有的便开始僻谷,不再吃一些世间的俗物,因为那些东西并不能帮到他们的修炼,甚至,还会碍到他们的进阶,不过,像灵兽之类的肉类则不一样,不过灵兽肉类的一般价格较贵,除了大富之家会食用之外,一般的人根本供应不起常年的食用。

    见人瞧着桌上的肉,她笑了笑,道:“虽然不是灵兽的肉,但是味道真的很好,子浩,你就来尝尝吧!我为了做这些,亲自去起火劈柴,你看,我的手都起了好多血泡。”为了能够得到他的心,她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她打听他的喜好,观察他的日常生活与饮食,才渐渐的了解他的一些口味与习惯。

    闻言,他这才坐到轮椅来到桌边,看着桌子上的菜,不由的想起了以前在龙腾大陆时,他娘亲都会给他做这些,只是,他娘亲他们应该是被那个修仙者给杀了吧!想到那个修仙者,他浑身的气息不由的下沉,变得冷冽而森寒,透着几分杀气的气息一在这屋中弥漫而开,顿时吓得金玉瑶以为他知道她在这酒中下了药的事,不由的身体一颤,小心翼翼的朝他看去,却见他根本看也没看她,似乎,并没发现她在酒中动了手脚。

    当下不由轻呼一口气,吓死她了,她以为被他发现了。

    只是,在这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不一会,便见数名男子探着头在外面张望着,看到那里面的两人时,当下连忙上前:“原来小师妹也在这啊!小师妹也是来帮子浩庆贺的吗?那正好,我们一起吧!”几人来到桌边,将各自带来的东西摆放在桌上,这才讪讪的对唐子浩道:“子浩,以前都是我们不对,毕竟都是师傅的弟子,你大人大量,就原谅我们吧!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了,真的。”

    看到他们几人出现,金玉瑶的脸色一变,笑得有些僵硬:“大师兄,你们怎么也来了呀?”该死,为什么别的时候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瞧你这话说得,你能来,我们难道就不能来吗?”其中一名男子佯装怒瞪了她一眼,冲着唐子浩讨好的笑了笑:“子浩啊!你瞧,我们带了酒,也带了一些肉,就是想来给你赔个不是,希望你大人大量原谅我们以前的所做所为,你来尝尝,这可是我特意托人下山去买的上好灵酒,香醇得很,你一定会喜欢的。”

    一见他要帮唐子浩倒酒,金玉瑶连忙拿起酒壶道:“不用了大师兄,我这里也有酒,我给子浩倒就可以了。”说着就要往他的杯子上倒,谁知那男子却是挡下了。

    “哎,那怎么能行,我们特意来请子浩原谅我们的,当然得用我们带来的灵酒了,再说,你那酒又怎么能跟我这酒比,你知道不?我这酒可是花了不少的金币买回来的,香得很,子浩一定会喜欢的。”说着就要往唐子浩的酒杯倒酒。

    金玉瑶一见也连忙拿着酒壶凑上前去:“大师兄,真的不用了,用我这酒也是一样的,这可是我特意为子浩去买来的。”

    “用我的用我的,小师妹你就不要跟我争了。”

    “真的不用了,我这里有,我这酒是子浩一惯喝的,他就喜欢就个。”

    两人推来推去的都想往唐子浩的酒杯倒酒,那名男子见她一直在拦着,以为她是不想让他们跟唐子浩打好关系,气打一处来,用力的一撞便将她手中的酒壶给撞掉了。

    “哐!”

    酒壶碎落一地,里面的酒全洒在地上了,看着自己加了药的酒被他们弄倒了,金玉瑶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故意的!”

    “小师妹,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了,再说,不过就一壶酒吗?你那壶没了我这不是还有一壶吗?你生什么气呢!我们也是一片心意,想来请子浩原谅,你就成全我们吧!别在这里挡着。”说着,连忙帮唐子浩倒了一杯:“子浩,我们也不打扰你,只要你喝了这杯酒接受我们真诚的道歉我们马上就走,真的。”

    “你!你们!”好好的事情就这样被他们给打乱了,可恶的几人,真是该死!

    唐子浩看了他们一眼,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杯子放下,他沉声道:“明日我便要离开了,也许不会再回来,你们跟在师傅身边,要好好的孝敬他老人家。”

    “是是是,我们会的,你就放心吧!”几人闻言连连应了一声,他肯原谅他们就已经算好的了,至少,他们不用担心着得罪着一个强者,这样他们总算能安心了,见金玉瑶气得不轻,为免打扰到唐子浩引起他的厌恶,他们连忙道:“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慢慢吃。”

    看着他们几人哈着腰离开,金玉瑶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一下气息,露出一抺笑容道:“子浩,我再去拿一壶酒过来。”说着就要往外走去,谁知却被他唤住了。

    “不用了,我没胃口,你把东西都带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说着,他推着轮椅往外而去,不再看她一眼。

    见状,她一阵愕然,看着精心为他设计的一切全都派不上用场,不由对那几人更是气得牙狠狠,都怪那几人突然来捣乱,要不然,事情一定会很顺利的,现在怎么办?明日他就要走了,现在怎么办?

    “子浩,子浩……”她一连唤了几声他都没回头,不由气得跺了跺脚朝桌子重重的踢了一下,将桌上面的东西都收拾了,这才往外走去,只是,她没想到,她一直在避开的那个人却偏偏在她的屋中等着她。

    当她回到屋中,把篮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该死!坏了我的好事!”

    “哟,瞧我的小美人儿气得什么样了,谁坏了你的好事啊?”

    流里流气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听到这声音,她浑身一震,本能的转过一看,可还没转过身细腰却被一双大手给搂住往后一抱,整个个跌入了身后人的怀抱里,那一双放在她腰间的手不规距的乱摸着,惊得她怒喝出声。

    “又是你!你怎么可以偷偷潜入我的屋子!快给我滚出去!”

    “玉瑶,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来看看你又有什么不好的?难道,这么久不见你就不想我?”姓吕的那名男子挑逗的在她的耳边低语着,言语放肆,双手乱摸,根本不将她的怒意与挣扎放在眼中:“我今天才发现,你这屋子也挺好的,很适合我们幽会,瞧这周围半个人都没有,你一个人晚上住着难道就不会害怕?要不,以后我天天晚上都来这里陪着你怎么样?正好我们还可以亲热亲热。”

    “你妄想!你这个下流坯子!你敢再碰我试试,子浩一定不会放过你!”无力挣扎开他的束缚,又因他的手乱摸而惊慌着,她不由的拿唐子浩来压他,只是,她没想到他根本就不中招。

    听到她把唐子浩搬出来,他不由的眯起了阴狠而淫邪的目光,一手掐起了她的下巴,恶狠狠的在她的耳边说着:“唐子浩?呵呵,金玉瑶,你还当真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啊?不过就是一个被我玩弄过的女人罢了,还敢把唐子浩搬出来?他一个堂堂结丹修士,你以为他会把你放在心上?若他真的对你有兴趣,那我倒大方的放手,把你让给他也没什么不可,只可惜,人家根本连正眼看你都懒,你还真以为自己能攀上他那棵大树?”

    “你!”她气极,伸手狠狠的朝身后撞去,只听身后的人闷哼一声扣在她腰间的手一松,她连忙往外面跑去,谁知才迈出一步身上的衣服就被他扯了下来。

    “你跑啊!把你脱光了我看你怎么跑!”他阴狠的盯着她,当目光看到她那暴露在外的春光时,眼中的淫邪之色越发的重了,看着那被他扯去了外衣的金玉瑶,他诡异的笑着,一步步的走近。

    金玉瑶惊慌的护着胸口的春光,今夜,她特意穿了个性感的抺胸,为的就是勾引为唐子浩,谁知唐子浩没能勾引到,却碰上了这个色鬼,看着他眼中淫邪的光芒,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近,她不禁摇了摇头,低低的哀求着:“不要,不要,你放过我吧!你去找别人吧!你不要找我,你去找别人吧……”

    “别人?嘿嘿,这仙门中确实有不少比你长得美的女弟子,可惜,人家不是实力比我强,就是有着雄厚的家世,我怎么可能去得罪那些人?而你就不一样了,没有雄厚的家世,这实力也比我弱,被我逮到了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说我不来找你能去找谁?”他阴沉沉的说着,突然间,大步一窜上前,将她给拉到了身边,伸手一推就将她推倒在桌上。

    “你若早点从了我,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我或许还会好好疼你,可惜,你这贱人妄想着攀上唐子浩,他就算是结丹修士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只是一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郭废物罢了!跟着他有什么好?我又有哪一样比不上他的?”边说着,他一边扯掉了腰带,撩起她的裙子,没有任何前戏的便直接进入!

    “啊!”

    “贱人!你就是贱人!看我不玩死你!”他像疯了一样的虐待着金玉瑶,似乎在将所有的怒火与不满都出在她的身上。

    而金玉瑶被他推倒在桌上那样趴着,根本连起身都办不到,而身后的人更是扬着手掌狠狠的往她的臀部上煽着,痛得她不停的求饶着,他却像是玩起了瘾,根本不将她的求饶哭喊放在眼里,反而越打力道越大,整间屋子只听一声声的巴掌声和身体的撞击声以及她的哭喊声传出,因她的屋子离别人的屋子甚远,平时更是不会有人来这里,更没有人知道,此时,就在金玉瑶的屋中,上演着这样不堪入目的一幕……

    直到,夜深人静之时,发泄过后的吕姓男子提着裤子身心舒爽的离开,而那无力的趴在地面的金玉瑶则失神的静呆在屋中,脸上尽是泪水,好半响,她才回过神来,擦干了眼泪恶狠狠的盯着那外面走远的男子:“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我要你受尽折磨而死!你给我等着,这一天绝不会太久!”

    次日,唐子浩辞别了他师傅,正准备动身下山之时,金玉瑶才跑了过来:“子浩,子浩,你带上我吧!带上我吧!让我跟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我也能照顾着你呀!”

    看到金玉瑶急步而来,几人都怔了怔,除了唐子浩之外,其他的几名弟子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们的师傅,毕竟,这要下山总得经他们的师傅同意的,否则,哪能随便下山,这金玉瑶想跟唐子浩一起走,她到底问过师傅没有?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你修炼尚浅,还是留在这山上继续修炼吧!”唐子浩沉声说着,神色平静如初,从不因她的出现,她的话语而有一丝动容。

    “可是我想跟在你身边,这山中没了你,我也是呆不下去的,你就让我跟你一起走吧!”她拉住他,仿佛没见到他因她的碰触而皱起的眉头一般,自顾自的朝那一旁的灰衣男子跪下:“师傅,您就让我跟着子浩一起走吧!他的腿不方便,身边不能没个人照顾着,师傅,您就让我跟着他吧!”

    灰衣男子深深的凝视着她,而金玉瑶在他的目光之下,竟然有一丝的心虚,不敢抬头去对上他那睿智的目光。见状,灰衣男子看向唐子浩,问:“子浩,你若愿意带上她,你就带上吧!这事你自己拿主意。”

    “我可以照顾自己,她就……”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因金玉瑶的举动而顿住了。

    “子浩,如果你不让我跟着你,我活着也没意思了,我还不如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金玉瑶用匕首抵着自己的脖子,发狠了心往自己的脖子一按,一道鲜血渗出,看得周围的几人都惊呼出声。

    “小师妹,你、你不要想不开啊!子浩不让你跟着,你就不要跟着,留在这山上也很好啊!何必跟自己的命过不去呢!要知道,这命只有一条,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

    “就是,以前子浩没来时你也是照样过的,他既然都不希望你跟着他,你也就不要为难他了。”

    “是啊!犯不着拿自己的命这样开玩笑啊!你小心那匕首,要真的压重了,那可就真的死定了。”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如果他不带我一起走,我就死在他的面前算了!”金玉瑶大声的喝着,看着她师傅和唐子浩,见他们两人微皱着眉头,不由继续说着:“子浩,你就让我一起走吧!让我跟在你的身边,你知道,你当年受伤昏迷着就是我一直在照顾你的,我对你的心是怎样的你应该明白,如果这山中没了你,我、我真的呆不下去了!”

    唐子浩皱着眉头,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见他此时仍不松口,金玉瑶咬了咬牙,挤出了泪水对着她师傅哭喊着:“师傅,您就成全我吧!您就给我说说话吧!子浩那么尊敬你,您的话他一定会听的,师傅,师傅。”

    灰衣男子沉默着,深深的看着她,好半响,才开口道:“当年你父母把你送进仙门里来,你才不过八岁,如今十个年头过去了,你也长大了,修仙之人最重的就是仙缘,你既无心留在这山中,我强留你也没用,只是,你要想清楚,此出仙门,你将不再是我的弟子,你以后的任何事情都将与我无关,与仙门无关,今日子浩若是愿意带你走,那你就跟着他走,若是他不肯带你走,那你就回你家中去吧!”说着,他不再看她,而是对唐子浩道:“好好保重。”声音一落,便转身迈步离开。

    “师傅……”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身影,金玉瑶低低的唤了一声,十年的相处,岂会真的没有感情?师傅对她虽不是特别上心,却也并不坏,如今,师傅要与她脱离师徒关系了吗?当真不再认她了吗?

    看着她趴跪在地上,神情悲戚声泪俱下,唐子浩不由轻叹一声,看着前方的路,说道:“既然要跟着,那就走吧!”就如她所说,在他昏迷时是她一直在照顾着他,如今她被师傅逐出门下也间介是他的造成的,既然她要跟着,那就让她跟着好了,反正也不过就是多个人罢了,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听到唐子浩的话,金玉瑶不由心中一喜,当即站了起来:“子浩,谢谢你,我一定会在你身边好好照顾你的,你要找你妹妹,我到时也可以帮你打听她的下落。”太好了,总算可以跟在他的身边了,她相信,得到他只是时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