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 进入金丹期!震撼人心的一幕

    墨眯着在夜色下越发血红的眼眸看着那俯在他前面的鬼魂,本以为这些鬼会攻击他,却没想到全都趴俯在他的面前,只是,鬼尊?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为何称我鬼尊?”他冷声问着,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鬼魂,这世上竟然当真有鬼!只是,以前怎么没看见?

    林中的阴风阵阵袭来,伴随那些鬼魂的低低的呜呼声,十分的惊悚,整片林子只有墨一人在这里,还被那些鬼魂围着,若换成一些胆小的人,只怕此时已经吓傻了,而他,却在想着为何这些鬼魂要称他为鬼尊?又为何会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在那鬼群中,一只看起来比较强大的鬼幽幽的飘了出来,停落在他的面前:“鬼界有传闻,鬼尊入了轮回重生,却仍带有血眸,拥有血眸之人就是鬼尊的轮回之身,只有鬼尊拔起万鬼幡,只有鬼尊能带我们离开这里,鬼尊,请拔出万鬼幡带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在这里已经等候很多年了……”

    听到那只鬼的话,墨心头一震,轮回重生?他的前身是鬼界的鬼尊?这与生俱来的血眸,带给他很多的苦难,却不想,竟然是这样……心里仍有些不敢相信,想到这只鬼所说的万鬼幡,当下,问:“你所说的万鬼幡有何用处?又在哪里?”

    “鬼尊,万鬼幡本是你之物,它可收万鬼在其中,又能号令万鬼为鬼尊使唤,只是鬼尊得重修万鬼幡才能在必要关头唤出强大的鬼魂供鬼尊使唤,若不然,只能唤出一些实力低下的小鬼,万鬼幡当年由鬼尊亲自插在至阴之地,数百年来仍无人能将其拔起,鬼尊随小鬼来,小鬼为您引路。”说着,那只鬼幽幽的往林中深处飘去,在前面为他引路。

    跟着那只鬼往林中深处走去的墨越走越觉得周围的阴气加重了,他本就一身煞气与杀气,强大的气场让那些小鬼都不敢靠近他的身边,直到,来到一处弥漫着浓郁阴气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前面那只引路的鬼指着前面的那一支旗幡说道:“鬼尊,那就是万鬼幡,有招鬼杀鬼之用途,我们本就是依附在万鬼幡中的小鬼,因鬼尊的离去,我们已经在这呆了很久了。”

    看着那只露出一小尖角染着泥的旗幡,他眸着血色的眼眸,迈步走上前,旗幡所插之地阴气极重,就连他站着,仍能感觉阵阵阴风袭来,当他伸出手握住那万鬼幡时,空气中的阴气如同被万鬼幡吸住一般全向他手中的万鬼幡聚拢,地面卷起了旋风,一圈圈的涌动着,他能感觉得到手中所握的万鬼幡在颤动着,他能感觉到那万鬼幡传来的熟悉感觉,心头微动,只觉全身的血脉都在跳跃着,当下,大手用力一拔,便将那万鬼幡从深深的地泥中拔了出来。

    万鬼幡拔出地面的同时,顿时风云变色,狂风与阴风相卷着刮起骇人的风暴,林中狂风呼啸而响,强大的阴风与狂风随着万鬼幡的拔出在空气中散开,阴气加重,鬼魂呼叫飘荡……

    “大家小心一点!这风有点不正常!”十二龙骑喊着,谨慎的看着那突起的狂风,不明白这大晚上的打哪来的这阵怪风。

    “怎么回事?”萧遥看着林中突起的狂风,只觉这风怪异非常,带着冰冷的气息剌入身体,令人毛骨悚然。

    莫子漓皱着眉头朝林中扫去,却什么也没见着,只有那空气中不知从哪卷来的冷风阴嗖嗖的袭来,林中树木被这阵冷风摇得沙沙作响,气温骤然下降,这林中夜晚的气温本就低,再加上这阵怪风,顿时让众人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好奇怪的风,冷嗖嗖的,有点不正常。”唐心眯着眼同样朝周围扫视着,却没能看到这阵风从哪来,因为这风与正常的风不一样,正常的风还有风向,而这风却是在空气中卷动着。

    “呼!好冷,吹得我寒毛直竖,鸡皮疙瘩都冒上来了。”木子黧揉了揉胳膊往莫子漓的身边靠了靠:“大师兄,这阵风怎么这么奇怪?这大晚上的怎么说起风就起风了?是不是有什么人或者灵兽在作怪呀?”

    “这玉龙峰里有一头强大的灵兽,别的灵兽都不敢进入它的地盘,所以应该不是灵兽作怪,就是不知是不是什么人。”莫子漓说着,声音一顿,他朝头顶上的夜空看去,又道:“只是,能让这风云骤变只怕也不是一般人。”

    唐心沉思着,对他们道:“我们快走吧!突然间刮起这样的风,我担心墨会遇到危险,如果这阵怪风真的是人为的,那么那也应该是个强大的对手,若是墨碰上了,只有他一个怕会应付不来。”

    “嗯,走吧!”众人应了一声,当即快步往前而去。

    另一边,墨并不知这万鬼幡在他手中释放出的那股强大的阴风惊到了唐心一行人,更不知他们因担心他正往林中而来,寻着他的身影,此时,他握着手中的万鬼幡,感觉到从那里传来的强大气息,看着那空气中旋转着的强大阴风以及无数鬼魂,不由的心头一震。

    他竟然真的是鬼尊?他竟然真的把这万鬼幡给拔了起来?可是,鬼尊……若是让主子他们知道,会不会因为他是鬼尊而害怕他嫌弃他?这些鬼魂若真的跟在他的身边成为他可用的能力,那八煞他们,十二龙骑他们会不会因此而疏远了他?他们都是正常人,只有他,一出生就拥有血眸,被人誉为不祥之人,此时,竟然还是万鬼之尊……

    心里有着一丝的害怕,今日的兄弟情义来之不易,还有主子,若是知道他的前身是鬼尊,如今又再度拿到了这万鬼幡,他们会怎么看他?应该没有人会愿意与鬼打交道吧?他们若是知道他是鬼尊,会怎么样?今日的这一切来之不易,是他所珍惜的,正因如此,他害怕失去。

    看着手中这万鬼幡,这一刻,他突然想将它插回去,然,正当他这念头才冒起时,手中的万鬼幡却在震动着,他手一紧,血眸不由的沉思着,可以御万鬼,这是一种强大的能力,如果主子有一朝有难,他也许可以用这种能量来保护主子。

    想到这,他眼中划过一抺坚定,哪怕到时他会被他们所厌恶,哪怕到时他会被他们所惧怕,回避着,他也在所不惜,只要将来可以运用这股能力保护主子就可以了!

    朝那些飘荡在半空的鬼魂看去,唇微动,口中口令一念,低喝一声:“收!”手中万鬼幡丢向空中,只见那万鬼幡一展开,迅速的便将那些鬼魂全收入幡中,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周围的阴风散去,鬼魂消失,林中也在瞬间恢复了正常,而那条他一直找不到的路,竟然就在他的前面不远处,曾听人说鬼遮眼鬼遮眼,被鬼遮住了眼竟然连路都看不见。

    整了整心神,他深呼出一口气,将万鬼幡收进空间戒指中,调整下气息这才往原路走去,只是没想到,走不久,竟见主子他们都来了,心下一怔,连忙迎了上去。

    “主子,你们怎么来了?”

    “太阳没下山我们就到了入口那里了,见你这么久没回来担心你出来就一起进来找找你,刚才林中有一阵怪风,你没事吧?”唐心看了看他,见他浑身上下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听到她的话,墨心头一暖,神情略有松动,那双常年冰冷的血眸划过了一抺的温度,朝她点了点头:“我没事,只是先前在林中迷了路才晚回去了,主子,我哪踪那些人见到他们四个家族约有四百多人,他们说要去龙泉找龙珠,而在他们的后面,有一群魔修跟着,那群魔修的实力非同一般,又鬼鬼崇祟的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又是魔修。”唐心皱着眉头,想到那先前在林中见到的魔修,估计又是同一帮人,当下,便对他们说道:“既然墨没事,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顺便商量一下明天的计划。”

    “好。”他们点了点头,在原地休息,而墨则朝周围看了一下,这里先前阴气极重,此时那些鬼魂全被收入万鬼幡中,倒也算安全,于是便也在一旁坐下。

    唐心和八煞以及墨还有夏雪几人坐在一起,对他们道:“在还没和你们会合之前,我和子漓他们在林中曾与那魔修交手,那些魔修的实力大部份都在筑基巅峰的状态,而且出手狠厉,招招必杀,你们若是遇见了一定要小心,不可轻敌。”

    “主子,那龙珠有何作用?为何连那些魔修都想要抢?我们听说,这玉龙峰有一头强大的灵兽镇守着那颗龙珠,如果想要拿到那颗龙珠估计没那么容易。”

    唐心一笑,道:“那颗龙珠有什么用处我现在也不知道,不过,能让那么多人都掂记着的绝对是好东西,对了,我这里有法器送给你们。”她从空间中取出那八张银网递给八煞他们一人一张:“这里有八张银网,可以布成一个天罗地网,被这个网网住的,无论是灵兽还是人都使不出灵力来,这是我从那些魔修的手中夺得的,正好你们八人一人一件,留着防身。”

    “多谢主子。”八人一听,脸上浮现欣喜的神色,只有对着她时,他们八人的脸上表情才会丰富,若是对着别人,全都是冷冰冰的模样。

    “小雪,我还没告诉你,我在林中遇到了你那两只小虎崽的虎父,那头白纹虎王是血脉纯正的三星神兽凶猛得厉害,我险些栽在它的爪子里,不到过最后还是让我强行契约了,现在它回去把那头母虎也给带来,这样一来,你那两只小家伙以后便可经常见到它们的父母了。”

    听到她说遇些遇险时,几人的心都不由一提,当听到她收服了一头血脉纯正的神兽时却又松了一口气为她开心着,这样一来,主子的身边又多了一头强大的神兽了。

    “主子,下回你还是让我们跟着好一点,至少遇到危险我们也能帮上忙,听你这样说,我们哪里放心得下你一个人。”夏雪轻声说着,美眸中带着掩不住的担心。

    她轻笑出声,清眸中尽是柔和的笑意:“呵呵,你们还担心我呢!我才在不时的担心着你们,你们也都别偷懒,若有机会碰见强大的灵兽就契约了。”

    “主子,那我们明日是直接去龙泉那里呢?还是一直在暗自盯着他们那些人?”

    “暗处盯着,看看情况再决定,而且,我认为他们想拿到那颗龙珠也不是件简单的事,先看看再说吧!我先前遇到过那些魔修,知道那几个家族的人是修仙界东边的几个大家族的,实力不容忽视,如今再加上那一群魔修,想要对付就更难了,若是到时真的有什么强大的灵兽出现,那也好让他们先去对付着,死伤多少对我们都有好处。”

    她边说着,拿出灵果分给众人吃,一边在思量着,那颗龙珠到底有什么用处呢?因此,她没看到,因听到她的话,那坐在另一个火堆边的萧遥和木了黧都不由的抽了抽嘴角,为他的黑心与狡诈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现出来,还说得那样的锵锵有力。

    莫子漓的目光不时的朝唐心看去,眼中划过复杂的神色,看着那坐在火堆边与他的下属们说说笑笑的白衣少年,看着他脸上焕发出来的神采以及眉眼的自信与别样的气息,不由的敛下眼眸,为自己那那莫名跳动的心而感到烦燥着。

    师傅说他必经情劫,而他所要经历的情劫,应该不会是为了一个男子吧?

    握着树枝的手紧了紧,为自己那不正常的感情而感到一丝的慌乱,二十八年都不曾为谁动过的心,竟然因那少年冷不防的撞进他的怀里而出现了悸动?他难道是断袖之人吗?带着复杂的目光再度的朝那白衣少年看去。

    只见他侃侃而谈,俊美如谪仙的面容带着淡淡的笑意,眸光神采摄人,眉宇间散发着自信的气息,还有那一身尊贵而不凡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世间少有的绝妙人儿,他就仿如天上尊贵圣洁的谪仙,一颦一笑皆散发着迷人的魅力风采,可为何这样出色的人却偏偏是名男子呢?若是女子,他还可以放胆的去爱,去追求,可他却偏偏是男子,这就是他的劫吗?一个他必须经历的情劫吗?

    唇角不由露出一抺苦笑,师傅啊师傅,您为我批命,算出我有此一劫,当真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啊……

    夜色渐深,林中越发的平静,夜空处,繁星点点,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却相同的在看着那布着繁星的夜空,思念着不同的人……

    倚在树上的唐心了无睡意的看着夜空,她在想着修仙界的爹娘,他们可好?她期待见到他们,却又害怕见到他们,怕看到他们因失去了胖子哥哥而流露出的伤心神色,怕从他们的口中再度听到胖子哥哥当时遇难的情形,怕看到他们悲戚而哀伤的神色。

    如果胖子哥哥还活着那该多好,爹娘不用伤心,小雪也不用总是时不时的拿着胖子哥哥以前送她的东西发呆,偷偷的抺着眼泪,她也可以有一个疼她,爱她,呵护她的好哥哥护着,那该多好……

    天上的星星那么多,那颗最亮的,最大的,是不是就是胖子哥哥呢?思念着一个人,就能自动的将那颗星星看成那个人的容颜,就像她现在这样,看着那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幻想着胖子哥哥那笑起来只剩下一条线的眯眯眼。

    与此同时,在修仙界某个仙门当中,负手立于峰顶夜色中的一抺白色的身影看着那夜空的星星,此时心中满满的是还没能消化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与后悔,就在半个月前,他特意向师尊请求回家一趟,师尊批准了,他怀着愧疚的心情,想着回到龙腾大陆就偷偷的去唐家看看唐心一眼就好,只要远远的让他看一眼他也就满足了,只是,他没想到,回到龙腾大陆的他却见不到唐心,但却惊知了在他们走后所发生的一切,那样的不可思议,那样的令人震惊。

    原来,那名震龙腾大陆的鬼手天医竟然是她,她真的瞒得很好,连他都不曾想过她就是那鬼手天医,但他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她?去过问她?也许,如果当年他没有去测试灵根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也许,再过不久她就会亲口对他说她是鬼手天医的身份,也许,他和她也不会走到割发断情的这一步,终究,都是他负了她。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她以一人之力摧毁了龙腾大陆的皇权制度,愤怒的掘起为的竟然是因沐宸风被沐天佑所杀,他知道她是不凡的,打一开始就知道,只是却不知她一朝冲天而起,竟是那样的惊人。

    因时间的关系,他只知道她离开了龙腾大陆后就去了虎啸大陆,但他却因得回仙门报到而无法再去寻找她的踪迹,可他隐隐的感觉到,她正一步步的走来,终有一日他与她还会再见,会在这修仙界中再见,只是到时,他不知自己应该以何种面目,何种神情去面对她……

    “情已逝,缘已尽,你我今后如同此发,一刀两断!再见也是陌人……修仙之路漫漫无期,唐心,你可知,每当想起这句话,我心痛如刀割?你可知,少了你,我有如行尸走肉了无生趣?你可知,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着,当日错放开了你的手?如果、如果世上有后悔药,如果、如果时间可以重来,那该多好……”

    他低低的呢喃着,心,在痛,揪痛着,痛得他无法呼吸,人,总是在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才想要去珍惜,可一旦错放开她的手,再想握住就难了。

    “殇陌,你怎么又独自一个人在这吹夜风?”身后,柳少白披着外衣走了出来,看着银风随风扬起,弥漫着一身悲戚气息的他,不由的轻叹一声:“你回龙腾大陆后可有见到唐心?她怎么样?还好吧?”半个月前他回去一次,本来他也要跟他一同回去的,可他的师尊却不允许,因此他只好拖他给他的父亲带了些东西,又交待了几句话,只是没想到他去了之后回来,他问什么他都不说,总是沉默着不知在想着什么事情,常常夜里独自一人在这吹着夜风,看得他不禁一阵叹息。

    本以为他回去是去解开心结,谁知这心结却越结越大,他们的师尊肯让他回去就是希望他能解开心结,将来实力可以再进一层,只是没想到却成了这样的效果。

    “以后,你就会知道。”眼中带着掩不住的哀伤,他转过身淡淡的说了一声,迈着步伐离开。

    看着他孤寂落寞的身影,想着他那奇怪的话,不由的深思着,以后就会知道?什么意思?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这一天,唐子浩所在的修仙门中,发生了一件惊动整个仙门的事情,在清晨时分,正当众人还盖子被子在熟睡中作着美梦时,突然间的两道惊雷一道比一道威猛的从天而降,轰隆的打响弥漫了整个仙门,惊醒了睡梦中的众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打雷了?”

    整个仙门的人都被惊到了,匆匆忙忙的穿衣外出查看,当众人来到外面时,见那山峰之上,乌云弥漫,强大的气息盘旋在那黑色的云层之中,一道道的闷雷声惊得众人心头大骇,刹时间,只见一道闪电闪过云层,第三道惊雷从云层中劈了下来,击中了那山峰的顶端。

    “轰隆!”

    强大而响亮的惊雷声轰隆的一声落下,震得众人心头一凛,不知是谁惊呼一声:“那个山峰不是唐子浩所在的山峰吗?他自从前几天从修炼灵地出来后就一直没见到人影,应该一直在那山峰之上,这会三道惊雷,难道又是他引起的?”

    “是他在修炼吗?怎么这一大清早的就弄出这三道惊雷来,真是吓死人了。”一名弟子拍了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他以为,是唐子浩在那山峰上修炼。

    而匆匆出来查看的一位峰主却是摇了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不,不是修炼引出的惊雷,这三道惊雷的威力比他那时引出的大多了,倒像是……雷劫。”

    “雷劫?师傅,不会吧?雷劫不是一般要有逆天丹药现世才会出现吗?”

    “你们别忘了,进入金丹期的修士必须经历雷劫。”那位峰主沉声说着,目光紧盯着那盘旋在那座山峰之上的云层,果然,下一刻,就见那乌云迅速散去,如同被一双巧手拨开了一般,恢复了一片清明,只是,下一刻,又出现了令人震惊有如仙境的神彩。

    “结丹?他、他才修炼多久?结丹?怎么可能那么快?我们仙门中的结丹修士也才多少位?他一个……”那名弟子说到一半就无声了,因为被那山峰上面的壮观仙景给惊到了,说不出话来。

    “天啊!好美……这就是结丹时成功历劫后出现的神彩吗?太美了……”

    “我们仙门中有多少年没出现过结丹修士了?他才多少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好美的神彩啊!你们看,那如七色彩虹一般的光芒多美,竟然弥漫了整个山头,天啊!那山峰之上竟然开出了那么多的花,引来了好多的喜鹊……”

    一声声的惊呼声,一双双羡慕而不可思议的目光全落在那一瞬间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山峰之上,全被这震撼人心的一幕给震摄到了,他们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欣喜,更有的是一种也想要像那此时正在进阶的唐子浩一样,超越自我,超越定律,以着一个无人相信的修炼速度进入金丹境界,他的进阶剌激到他们,让他们知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更没什么是一定的,只要肯下心,就会有奇迹的出现,只要肯用心,就一定会有回报!

    他们激动与欣喜,内心如同潮水涌起,一**的冲击着,撞击着胸膛心间,只感觉体内的血液也澎湃起来,仿佛血液中的跳跃分子在沸腾着,全身处于一种极为亢奋的状态,是因为唐子浩若是成功进入金丹境界,那将带动他们所在的仙门,将他们仙门的名誉更一步的往上推进,而他们走出去更能挺起胸膛,因为他们的仙门中出了有始以来最年轻的结丹修士!这不止仙门有光,就连他们也脸上有光,就如同仙门在众多的仙门中脱颖而出成为焦点一般。

    山峰之上百花盛开,云雾弥漫,天空中祥云遍布整个山头,七彩光芒从那片祥云中斜射而出,喜鹊蝴蝶围着百花纷飞鸣叫着,似在为他的进阶而歌唱庆乐一般,如置云端的山峰被那七彩光芒所胧罩,依稀的,人们似乎能听见在那七彩的祥云之中,似有幽扬的仙乐传来,那清雅幽扬的仙乐轻轻传入众人的耳中,如同清泉一般撞入心田,让人顿觉心头烦恼忧愁消散无踪,身心处于一种飘飘然的极乐状态。

    众人看着那面前的仙境,真真切切可被誉为仙境,仙乐奏响,百花盛开,喜鹊蝴蝶纷飞,祥云与七彩光芒交互交溶,这等奇光景象,也只有修仙者在成功进入金丹境界时才会出现,距离上一次仙门中出现过这样的奇观,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

    一名灰衣男子负手而立,看着山峰之上的奇观仙境,脸上难得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数日前,他从修炼灵地出来后就告诉他,可能要在这几天突破筑基巅峰进入结丹境界,让他为他护法,好让他安心进阶,他欣怀的答应了,并在此寸步不离的守住了山口,不让任何一人任何一事物打扰到他的进阶,三天过去了,他终将没有让他失望,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能进入有的人修炼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无法达到的金丹期,有他这样的一个徒儿,他真的很欣慰。

    他的强大是必然的,他相信,将来他的修为并不止如此,他还会走得更远,走向更高峰,直至成为真正强大的仙者,拥有无上的寿元,傲游天地之间……

    山峰之下,人群之中,金玉瑶欣喜而激动的看着那山峰上的奇观仙境,如同是她自己进阶了一般,激动得逢人就拉着人家跳着喊着欢呼着:“进阶了!他真的进阶了!子浩真的进入金丹期了,他真的结丹成功了!太好了,太好了!”

    数日前她就被她师傅勒令不准去看唐子浩,说他要准备结丹不能被打扰,听到这个消息,她当然欣喜的就应下了,为了她的将来,她当然希望唐子浩可以顺利的结丹成功成为一名金丹修士,她怀着期待而忐忑的心情在等着,一天等过一天,三天过去了,正当她还是睡梦中时却被那三道惊雷声吓醒,想到唐子浩,她当即翻身起床跑出来一看,真的看到山峰之上祥云弥漫,仙乐奏响,七彩光芒洒落山峰,百花弥漫喜鹊蝴蝶纷飞,一派祥和的奇观景象,让她激动而欣喜不已。

    师傅原来没有说错,他真的是不凡的,不仅是极为少见的变异灵根雷属性,更是拥有如此强大修炼天赋的修仙人,她金玉瑶若能攀上他,这辈子都不用忧了!

    现在,他已经成功进入金丹期,那么接下来,她得想办法让他承认她,明的不行她就来阴的,总之,用尽一切的手段她也要成为他的人,绝不会让这样人人都想要靠近,想要去高攀,想要去争的一个强大修仙者从她的手中溜走!

    看着山峰之中的祥云和七彩光芒渐渐散去,听着耳边的仙乐也幽幽的远去,弥漫在山峰之上的云雾也随着散开,但那百花与喜鹊蝴蝶却依旧盛开和纷飞着,她当下顾不得其他,提起衣裙飞快的就朝山峰跑去。

    子浩,我来了,你注定是我金玉瑶的男人,我死也不会放开你的!

    ------题外话------

    唐心睨了某人一眼:“你不是在闭关吗?怎么出来了?”

    沐宸风弹了弹衣袍,邪魅一笑:“娘子,你不知道吗?火火抽风了,说今天二更,我当然要出来瞧瞧。”

    “我当然知道,她说二更在六点,只是,这关你什么事?你又没上场。”

    “我出来帮她喊几声,这都月尾了,看倌们快把票票砸出来,怎么也得让她码得更起劲吧?”

    “你吼什么吼呢?火火说了,有票就给,不用特意去买,那些潜水的娃上来冒个泡吼几声她也开心,这心情一好了,二更神马的也就不是神马问题了,知道不?”

    “是是是,娘子说得是。”

    “知道还不快滚回去闭关?”

    某人委屈的说着:“可我还没看二更啊!”

    唐心上前拧起某人的耳朵,抬脚一踢将他踢了回去“都说了二更在六点,六点准时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