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 万鬼之尊

    “天啊!他想干什么?”一声惊呼声骤然响起,传入众人的耳中,当众人看到那前面一幕时,也相皆的惊呼出声。

    “他不会是想强行契约那头神兽吧?那可是头血脉纯正的强大神兽,哪是强行就能契约得了的?他是疯了吗?”

    看到唐心从青鸾的背上离开,飘浮在半空中口中念念有词的模样,众人不由震惊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唐心!血脉纯正的神兽太过强大,强行契约根本行不通的!”莫子漓也被他的举动惊到了,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想强行契约那头血脉纯正的神兽。

    萧遥也被唐心的疯狂行为给吓到了,怔愕过后冲着他大喊着,怒骂着:“臭小子,你是疯了吗?那可是血脉纯正的神兽!如果能强行契约哪里还轮得到你!你是想连小命都不要了是吧?还不快住手!快住手啊!会反噬的你知不知道!”

    “大师兄,怎么办?他会死的!”木子黧焦急的看着,前面的威压太过强大,他们根本不能前进,若是去了,只怕体内血脉会因威压太过强大而压挤暴破而亡,可他的举动又让人担忧不已。

    然,就在他们提着心为他而担忧的同时,那飘浮在半空中的唐心已经念动了契约的咒语。

    “我,唐心,在此以强大的灵魂之力强行契约!”

    半空处,白衣飘飘,墨发飞扬,以灵力凝聚让身体飘浮在半空中的唐心以血划出契约灵阵,清缓的声音郑重而透着一股强大的威仪,她一手凝聚灵力,一手在空气中挥画着,只见一股金色光芒从她的手中飞袭而出,地上的白纹虎王见状,猛然大惊。

    “不!本王绝不会成为你这渺小人类的契约兽!”白纹虎王怒喝出声,四肢伸展开就要奔走,谁在在它所站的地方,地面蓦然浮现一个金色的古老印记,见到那印记它大骇,想冲出这个阵法却被这个阵法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而束缚着,仿佛空气中有着一面透明的墙高筑而起让它无法跑出,惊惧之时,只听上空中传来威严而郑重的声音。

    “以我之血,契尔之魂!天地为证,血契为约!我生尔生,我亡尔亡!”随着唐心的以血为契的天地咒语念动,那将白纹虎王困住的金色古老印记当即暴发出一股强大的金色光芒,惊得白纹虎王怒吼出声。

    “你妄想!”它拼了全身力量想冲出,可惜那股光芒太过强大,它根本无法逃离。

    唐心手凝金光,神色凛冽飞身而下,白衣在空中随风舞动,俊美如谪仙的容颜带着清冷之气,她的身影半倾而至,手指一转,金光莫入白纹虎王的额头:“血契落成!收!”冷喝一声,金光莫入它的额头,地面的光芒随着契约的形成而再度消,没入地面如同出现时一般,诡异万分……

    “吼!”

    愤怒的吼叫声在林中响起,神兽的威压震得地面猛然一晃,然而,暴走的白纹虎王因被唐心契约的关系,随着她的一声口令而下,白纹虎王的一身气息骤然减少一大半。

    “天啊!他、他竟然启用的是天地契约!不是说天地契约一般人无法启用的吗?那少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启用天地契约?”

    “一般人契约灵兽用的都是普通的主仆契约,他竟然能启用天地契约,太不可思议了!”

    “他用天地契约契约了那头神兽,那么,那头神兽永远也无法背叛他,甚至,直到他将来死去进入轮回重生,这天地契约依旧存在着,这头白纹虎王,生生世世都是他的契约兽,无法逃离……”

    众人惊呼出声,这一而再的震撼让他们无法消化,只觉如同做了一场梦一般,如置云端,整个人都觉得一切太不真实了,可当看到那头暴走的神兽此时伏在白衣少年的面前,又叫他们不得不去相信,那个白衣少年,他真的以天地契约强行契约了那头强大的神兽……

    “他、他、他竟然成功了……而且,还是用的天地契约……这小子,到底是打哪冒出来的?这也太强悍了吧?”萧遥怔愕的看着那白衣飘飘的唐心,一脸的不可思议。

    莫子漓轻呼出一口气,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是多担心,真怕他被强大的威压所反噬,看到他现在成功了,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呼!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真以为他死定了。”木子黧拍了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那提着的心总算因他的平安而放了下来。

    “走,我们去看看。”周围的威压已经解除,他们几人快步上前,可还没来到唐心身后,那头白纹虎王却突然间身上的气息猛的大涨而出,强大的威压迸射而出,一股剌眼的光芒让众人睁不开眼睛,只听一声虎啸声吼出,待光芒散去之时,却惊讶的发现那头白纹虎王竟然连进两阶,从三星神兽直接跃进了五星神兽!

    “进、进阶了……”

    “居然进阶了?还连进两阶?我不是眼花了吧?”萧遥震惊的看着那头浑身皮毛泛着油亮光泽威风凛凛的白纹虎王,惊讶的发现,一枚金莲一般的印记烙在那虎王的额头之上,让那头白纹虎王显得越发的英姿飒爽,神圣而强大!

    因为进阶和契约的关系,白纹虎王身上的伤全都消失无踪,显得精神抖擞,威风凛冽,一连进了两阶,成为五星神兽的白纹虎王同样兴奋不已,它昂起了虎头朝天一吼,虎啸的声音在空气中散开,在林中扩散着,回荡着。

    几人来到唐心的身后,更是惊讶的发现,头顶上盘旋着的那只神鸟,竟然是上古神兽青鸾!

    “青鸾,回来。”唐心收回青鸾,看了那兴奋的转了几圈后趴在地上的白纹虎王一眼,刚才还暴怒着的白纹虎王此时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再愤怒,而是以着一种讨好而兴奋的目光看着唐心。

    “主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都是我的契约兽了,我没必要去骗你啊!”

    “真的?那主人你怎么不早说呢?本王,哦,不,我要是知道它们没事,我哪里会跟主人打起来。”因契约的关系,它知道了面前这作男装打扮的主人竟然是个女人,而更让它惊讶的是,原来它的孩儿没事,它的伴侣也没死,而且,主人还救过它们,更让它兴奋的是,它竟然进阶了!要知道血统纯正的神兽想要进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因为与主人契约,它竟然连进了两阶,成为一只五星神兽!实力大涨,这让它激动而兴奋的想要马上回去把这好消息与它的伴侣分享。

    唐心睨了他一眼,道:“是我不想说吗?先前我的话还没说完你就暴走了,这都怪谁?”

    “是是是,都是我的不对,那主人,那我能不能回去把我那母老虎也一起带来?”要是主人契约了母虎,那是不是也会进了阶呢?到时它们一家都能在一起,而且还能提升实力,想想都兴奋不已,此时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将它的母虎带来让它的主人契约。

    “母老虎?噗!”木子黧噗嗤的一声笑开了,见那头神兽咧着牙瞪着她,连忙躲到唐心的后面:“看我干什么?母老虎又不是我说的。”就算被唐心契约了,这头神兽还是很吓人,一个目光过来,竟是让她心头一颤。

    唐心笑了笑,道:“去吧!到时你们直接去玉龙峰就好了,我会在那里等你们。”契约了一头血脉纯正的神兽,她心情正好,只是有点纳闷怎么这头虎王进阶了,而她的实力却依旧那样没有进阶?金丹期,何时才能步入呢?

    看到白纹虎王往林中跃去,几个纵身消失在林中之时,萧遥才开口问:“唐心,你怎么会用天地契约?不,应该是问,你怎么能召唤得出天地契约阵法?你不是只是一名筑基修士吗?那天地契约阵法可是金丹巅峰高手才能召唤出的阵法,就连我大师兄都办不到,你是怎么办到的?”

    莫子漓的目光也落在唐心的身上,若有所思的暗忖着,那阵法所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似乎与别人的颜色不一样,还有那头白纹虎王额头处的那片金莲瓣,那样的奇特,好像是唐心特有的一个烙印。

    “就是,你刚才吓死我了,一般的契约阵如果强行契约对像血脉纯正的神兽这样强大的神兽是无效的,甚至还会被它的强大威压所反噬,我刚才真以为你死定了。”木子黧也开口说着,见那头神兽消失得连影子都不见,又问:“唐心,你让它就那样走了,不怕它再度遇上魔修或者一些强大的修仙者吗?”

    “它连进了两星级,成为了五星级的神兽,这林中能取它性命的已经不多了。”说着,对他们几人道:“这里引起的动荡太大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玉龙峰离这里也不远了,先到了那地方再说。”

    “好。”几人点了点头,便往林中而去,而远处的那些人看着他们几人离开,竟都怔怔的站在原地没有回地神来……

    玉龙峰,是一个大山谷,几座峰连起来就如同一条巨龙盘卧着山脉而眠一般,几座山峰四面险峭,只有一个入口,当八煞他们和陆镇一行人来到这玉龙峰的入口时,还没进入玉龙峰中就被人拦下来了。

    “来者何人!”

    数十名高手挡在那入口之处,明显的不想让别的人进去。原来,那早就到了玉龙峰里面,前往峰中寻找龙珠的几大家族的人因担心后面的人会跟他们抢,于是,几大家族各派出十人守在入口处,就是为了防止再有人进去,与他们抢那龙珠。

    走在前头的八煞和墨几人停下脚步,抬眸一扫,眸光冰冷而嗜血,看得那些人不由的一惊,当下整了整心神,正想开口赶他们离开,却见为首的几人走了上来。

    “速速让开,否则,休怪我们剑下不留情!”冷煞沉声喝着,一身煞气尽显,十分骇人。

    “好大的口气!就让我来会会你,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其中一名男子沉声一喝,手持利剑飞袭而出,凌厉的攻击夹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袭向冷煞,见到他们两人打起来,后面的人各退后站在一旁看着。

    对方的实力虽然也是一名筑基修士,却明显的不是冷煞的对手,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在身手上面都略逊一筹,十几招过后,胜负明显已分。

    “咻!”

    凌厉的剑气划过对方男子的手臂,他一吃疼,倒抽了一口气,手中的利剑当即掉落地面,见状,男子一手捂着受伤的手迅速回到后面,喝道:“我们走!”十名男子当下也不逗留,迅速的往里面林中而去,见到他们那十人离开,剩下的三十名男子也相视一眼,同时往里面掠去。

    他们守在这里并不是一定要拼死一战,有情况当迅速去禀报,那十人都离开了,他们自然也不能留下。

    一路上见惯了这样的场面,陆镇一行人已经显得极为平静,走上前,他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在这里等唐心吗?”看样子,她还没到这里。

    “就在这里等吧!入口只有这一个,而里面却是丛林深布,等主子来了再一起进去,免得又走散了。”墨开口说着,目光落在那里面,对身后的众人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探探路。”

    “嗯,小心一点。”

    墨点了点头,这才往里面掠去,玉龙峰是几个山峰围绕在一起而起,这里面有多大不言而喻,那些人守在入口处,难道没有灵兽攻击?

    而另一边,在听到家族的人禀报道,外面来了一批实力很强的人之后,里面几大家庭的人全都阴沉着脸,喝道:“别的先不要管,先找到龙珠在哪最为重要!”

    “越过前面这片林子,会看到一处龙泉,传闻龙珠就是在那里面,时间不多了,我们快走!”四个家族的人集体出发,全往龙泉方向掠去,却不知,在他们的后面,一群魔修正暗中跟着。

    “哼,当真以为龙珠那么好得到的吗?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取得,还用得着留给你们?”为首的一名魔修盯着那前面的数百人,对身后的众名魔修道:“传闻龙泉那里有强大的灵兽守护着龙珠,就让那些人先去送死,我们远远的跟着,如果他们能打败那灵兽取得龙珠,我们再将龙珠抢到手,到时,就能不费吹灰之力了!”

    “右使,尊主在闭关修炼,如果我们得到了龙珠是献给尊主还是直接献给魔尊?”一名魔修问着。

    “当然是给尊主,我们是尊主手底下的魔修,如果越过尊主将龙珠献给魔尊,你以为尊主会放过你?”

    进了林中探情况的墨见林中有魔修出现,微皱了一下眉头便往回而去,这林中估计是有什么强大的灵兽存在着,这玉龙峰应该是那灵兽的地盘,否则,不可能进来这么久连一头灵兽也没瞧见,那四个家族的人加起请来几百人,还有那些魔修,看来得等主子到来后再做决定。

    只是,他没想到按着原路返回也会出状况,而且,还是让他想都不曾想过的状况……

    “有人来了!”

    正在玉龙峰入口处休息的八煞他们听到声音迅速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那林中,只见,林中渐渐走出的几道身影,个个拥有着强大的气息,他们谨慎的相视一眼,因天色渐暗的缘故,那些人的容颜看得不是很清楚。

    天色渐暗,唐心一行人翻山越岭的总算也来到了玉龙峰地界,越过林中,便听见前面传来动静,本以为是灵兽什么的,定睛一看,却是八煞和陆镇他们众人,当下不由对莫子漓他们一笑:“前面的人是我的人。”

    而当他们越发靠近,众人才见到几人中,那抺白色的身影是他们的主子,当下眼中浮现欣喜,快步迎上前:“主子!”看到她一身男装打扮,又看了看旁边的几人,眼中带着打量。

    “主子,你总算来了。”夏雪也迎了上来,欣喜的看着她,她的一身男装打扮,定然不能叫好小姐,这是一种契约,跟在她身边多久的契约。

    而那后面坐在一旁的郭蓉则惊艳的看着一身男装打份的唐心,没想到她女装那样好看,男装竟然也像模像样,而且旁边的两名男子也长得好俊,本想呼救,可看到他们都是一伙的,不由又垂下了头,这个女人回来了,看来她是死定了。

    “你们怎么样?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吧?墨呢?怎么没见他?”扫视了一圈,唯独缺了墨的身影。

    “他进里面去探路,应该就快回来了。”

    “嗯,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他们是我在路上认识的朋友,莫子漓,萧遥,木子黧,李远山。”她侧过身给他们介绍着,又对几人道:“他们就是我说过的伙伴,这位是夏雪,还有那位是早先一段时间遇到的陆镇。”

    双方都点头示意着,目光都在打量着对方,当莫子漓他们看到唐心的这些属下竟然全都是高手时,不免的诧异了一番,而李远山更是心脏又跳了跳,为他拥有这样的队伍而震惊着。

    陆镇见唐心以男装打扮有着一丝诧异,却听他们都没提起,而夏雪更是由小姐改为唤作主子,当下也迈步上前:“唐心,你没事回来就好,我的兄弟要林中受了伤,腿部严重,能不能请你帮他看看还有没得治?”

    闻言,她诧异的问:“受伤了?在哪?我看看。”见八煞他们都没事,她也就想着他们的人应该也没事的,却忘了八煞和十二龙骑的实力较强,一般人都比不上。

    “在这边。”听到她答应了,陆镇不由大喜,连忙带着她往一旁而去,来到那名昏迷着的佣兵身边,将他身上盖着的布掀开:“我们在林中遇到大蟒蛇了,他的腿就是被咬成这样的,唐心,请你一定要尽力救救他,我一定会好好答谢你的。”

    “伤得真的很重,这伤口也有好几天了吧?都发炎了。”她皱着眉头看着那几乎完全断裂的腿部,对他道:“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当下,她先清理了一下他的伤口,将那化脓的坏组织切除,再从空间中取出了药在他的伤口处洒上,接上他的腿骨,再拿出了一根针弯成了带勾的针,穿上一条丝线,消了毒之准备动手,陆镇不禁问:“唐心,你、你拿着针打算干什么?”看着她怪异的治疗手法,他真的捏了一把冷汗,她不会是想拿这勾针将伤口给缝起来吧?

    “当然是缝伤口了,他的皮肉都成这样了,不缝合伤口难道它自己会生回去?”

    “可、可这……那可是针,我从没听说过针可以用来缝伤口,这会不会太……”

    “陆团长,你还是先到一旁等着吧!我家主子不喜欢在医治的时候被人打扰的。”夏雪上前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让他妨碍到唐心。

    闻言,陆镇这才连忙退到一旁,歉意的道:“真是抱歉,我这是太担心了,你的这种手法,我走东闯南的,还真没有见识过,所以有些担心。”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既然你让我帮他医治,那你就放心的在一旁看着吧!”唐心笑了笑,这才动手缝合。

    看着唐心拿着勾针在那里像缝衣服一样的缝着伤口,众人不由的看得一阵心惊胆寒,拿针缝伤口?这是什么样的治疗方法?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缝衣服的针竟然还有这等用处,就算有,一般人能做到像她一样面不改色的在缝合伤口吗?

    那还远处的郭蓉见了,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吓得浑身发抖,担心着她回来了会不会要杀了她?

    好在那名佣兵是昏迷着的,就算勾针在缝着他的伤口他也不知道,经过约半柱香的时间,那原本十分吓人的伤口被她缝起来后竟然全都接了起来,只能看到那上面有一圈的线条,看到她清洗着手,陆镇这才围了上去。

    “唐心,多谢你了。”

    “这点小事用不着谢,举手之劳而已。”她笑着点了点头,眸光看向那缩在一旁的郭蓉:“正好,今天帮小逸完成最后一个步骤,他的身体也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众人的目光随着她而落在那郭蓉的身上,不明白这郭蓉到底有何作用?

    几人起火休息,而唐心而将郭蓉点住了穴道带到一个火堆边,让拓拔逸和她两人各坐在她的左右两旁,又对夏雪道:“小雪,你过来帮我一下。”

    “好。”夏雪走上前,唐心便告诉她等会将两人的手掌划破,按住他们两人的手让他们的伤口对接着。

    众人只见,唐心盘心坐下后,在小逸另一手指上划开一道小口子,然后运用灵气将驱出他体内的邪魔之气,到最后,以郭蓉的血过向小逸,而小逸的另一只手却一直在滴着血,只是那鲜血的颜色有点暗沉,直到鲜血的颜色变得鲜红时,那已经是一柱香以后的事情了。

    “好了,可以收了。”她瞥了一眼那脸色惨白的郭蓉,这郭蓉娇蛮无礼,不过倒还算救了小逸一把,这过血用了她身体里大半的鲜血,没个十天半个月的想恢复体力那是不可能的。

    给小逸过血的血必需是女子之血,而且还得是处子之血,让她用夏雪的她当然不舍得,而这深山密林的上哪去找?正好她就在那节骨眼上出现了,不找她换血找谁?

    “吃了。”她解开她的穴道,将一颗药丸塞进她的嘴里。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穴道一解开,她整个人无力的往地上倒去,虚弱的声音带着惊慌之意,想吐出来那药却随着她的开口而滑入喉咙之中。

    “毒药。”

    “你、你……”她一时惊吓过度,又因失血过多,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小雪,把这灵果喂小逸吃了,剩下的几个明天那女人醒了给她吃。”唐心拿出几枚灵果递给小雪,自己则盘膝调整气息,夏雪将灵果接过,笑了笑,将其中的两枚收入空间戒指中,她家小姐就是心软,小姐种的这种灵果有着浓郁的灵气,与外面那些灵果可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若换成别人才不会去管郭蓉的死活。

    只是,当唐心盘膝调气之后,却仍不见墨回来,不由皱起眉头:“墨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去很久了,难道真的出事了?要不我们去找找看。”冷煞说着,心下也有些不安,照理说,应该回来的了,可这天色都暗了,他却仍没回来,估计是真的遇上麻烦了。

    唐心沉思着,道:“一起去吧!免得又走散了。”说着,走向莫子漓他们:“我的一个属下还没回来,我们要去找找看,你们要一起去还是留在这里?”夜晚的灵兽森林危险万分,有很多看不见的危险存在着,他们若是留下来,她也不会说什么。

    “一起去吧!”

    “就是,我们又不是不讲义气的人,既然你们要去找人,那我们当然是一起去了,走吧!”萧遥大手一拍,笑嘻嘻的就要将唐心搂进怀里,却被血煞给挡下了。

    “不要乱碰我主子!”血煞的声音冷冰冰的在夜色中响起,让那萧遥一怔,打量了一下他:“又不是女人,怎么就不能碰了?我搂都搂过了,还差这一下?”

    听到他的话,十二龙骑和八煞他们脸色一沉,他们的脸色一沉,当即带动了周围的气息,变得越发的低沉而压抑起来,李远山在一旁擦着冷汗,唐心的这些下属,怎么都一个个这样的厉害?而且一生气还是集体的?

    “好了,别吵了,先把墨找到要紧。”唐心说着,对陆镇他们道:“收拾一下,马上进峰,我怕晚了墨会出事。”

    “好。”陆镇点了点头,吩咐众人准备出发,又将那昏过去的郭蓉也带上,一行人跟在唐心他们后面往玉龙峰而去。

    夜色渐深,此时在玉龙峰中的墨被困在一处林中,他本来是原路返回的,但不知为何却入了这样的一个地方,一片阴气浓郁的林子,到处弥漫着冷嗖嗖的阴寒之气,就连空气中也时而传来似鬼叫一般的恐怖声音,那不是灵兽的声音,而像是鬼怪的声音,像是有鬼魂在这林中飘过。

    “咔嚓。”

    脚下踩到什么东西发出一股咔嚓的声音,他低头一看是一具骷髅骨,不由凝起了神识,朝周围扫去,神识探查到空气中有不少的飘动着的魂体,而这些魂体似有似无,就像一阵风,一阵气体,飘渺而虚无,而这些魂体却没有伤害到他,甚至可以说还不敢靠近他的身边,只是将他困在了这片林子里面,怎么也出不去。

    “又走回来了?”他看到自己在树上作的记号,明明是直走的,却仍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到底,这林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鬼怪?魂体?这些只存在于传说中,却从无人见过的东西会真的存在?

    天地间,有人的存在,也有仙人的存在,同时有着邪魔的存在,也有着鬼魂的存在,只是,鬼魂却极少听人说有见过,就算是他,一直在刀尖中过日子的他,杀过无数的人,却从没见过有这鬼魂的出现。

    “呜呜……”

    似哭声,似哀嚎的声音,悲戚而哀伤的在林中低低响起,伴随着一阵阵的阴风,让人毛骨悚然。

    “是人是鬼!出来!”墨冷喝一声,朝周围扫去,可除了看到那些魂体之外,没有看到别的人影或者什么。

    随着他的一声冷喝,空气中飘荡出数百魂体,看到那些越发清晰的鬼魂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由皱起了眉头,当真是鬼?正当他心下暗忖应当如何对付这些鬼魂之时,却见那数百数的鬼魂全俯在他的面前。

    “鬼尊……鬼尊……您总算来了……我们总算把您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