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 你小子脑子有病!

    唐心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又不是糖果,哪能想要就有?”她起身捡些放在一旁的树枝,道:“回去吧!别让他们等久。”迈步往前走去,却又停下来看着那一脸哀伤的李远山:“这林中危险万分,若不想将命再一次丢掉,最好还是跟着大队好一点。”

    “小唐兄弟,你们先回去,我想把我夫人给火葬了,我怕若是埋了会被灵兽给挖出来。”没想到,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她却还是死了,回去他怎么向他的孩子们交待?

    “嗯。”唐心点了点头,迈步便往回走去,木子黧一见连忙跟上:“唐心,你师傅是谁?刚才那丹药是你师傅给你的吗你师傅是炼丹师吗?他怎么这么厉害?竟然连起死回生的丹药都炼制出来,在修仙界中我都没听说有人能炼制出起死回生的丹药,你刚才给他吃的那颗丹药是逆天丹药吧?如果不是逆天丹药根本不会有那个神效的。”

    “唐心,你的医术也是跟你师傅学的吗?原来你不仅实力很强,连医术也懂,甚至身上还带有逆天丹药,哎,唐心,你们进灵兽森林来是干什么的?不会真的带你弟弟来给我师傅治病的吧?你弟弟那个我师傅都没办法,你现在给他施的针法什么的,是不是也是你师傅教的?”

    听着她一个个的问题不停的抛出,唐心不禁嘴角一抽,师傅?她的医术是上世带来的,她是佣有两世经历的人,哪是她能想得到的?除了他们的师傅舞倾凡知道之外,他们都以为拓拔逸叫唐逸,是她的弟弟,相处也有好几天了,到现在他们都还不知道她是女扮男装的,看来,她的男装打扮确实元婴以下的修士都是无法看破的。

    “吼!”

    一声吼叫声从林中传来,声音在空气中扩散着,听着,似乎分不出来自于哪个地方,但在林中的众人却能感觉得到那股从地面传来的强大威压,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如同发生四级地震一般,让在林中休息的众人猛的心头一惊,惊慌而警惕的站了起来。

    “强大的神兽威压!是从哪来的!”

    “先前也有过一回,现在又传来了这股威压,这到底是什么神兽?又藏身在哪里?”

    “应该就在我们不远处,要不然也不会感觉到那股从地面上传来的强大威压与震动,怕就怕那头神兽会在我们的前头,如果继续前进的话,会不会遇上了?如果是神兽,那相当于一名元婴强者,元婴强者的强大可不是我们这些筑基修士就可相比的,哪怕是全部的人加起来近两百人,只怕也无法敌得过一名元婴修士!”

    在林中歇下的众人因那地面传来的震动与威压而感到不安,此时明明已经很困了,可却不敢放下心来安心的休息,都在担心着再往前走的话会不会碰到一头神兽?

    唐心和木子黧回到莫子漓他们那里,在他们的旁边坐下。还不等她开口,木子黧就凑上前在两人的旁边坐下,压低着声音说着:“大师兄,二师兄,我跟你们说,刚才在林子里……”她把林中发生的事情跟他们两人说了一遍,本来也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却被她说得越发的神奇,听得莫子漓和萧遥皆是一怔。

    莫子漓带着深究的目光看了唐心一眼,对木子黧道:“这事不要再提,以免给别人听到给他惹上祸事。”拥有逆天丹药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他势必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猎物,他也将陷入危险当中,成为众人抢掠的对象。

    “知道了大师兄,我也就跟你们两个说,别人不会说的,不用担心。”她笑吟吟的说着,在唐心的身边坐下,越发的好奇,她师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跟她师傅一样厉害?

    萧遥一脸惊叹神色,压低着声音问道:“我曾听说,能炼制出逆天丹药的炼丹师品阶可非同一般,唐心,你师傅是炼丹师什么品也阶的?高级炼丹师好像还炼制不出逆天丹药吧?”

    唐心想起在南仙门中教会她炼丹术的师傅,他的品阶好像也就是高级炼丹师,比她的还要底几级呢!这个还是算了,不用说了,当下,也就笑了笑,转开话题:“刚才听到神兽的吼叫声了,那声音好像是虎啸声,如果真的是头血脉纯正的神兽,那么实力相当于一名元婴强者,你们觉得我们能否从它的地盘安全通过?”

    见他不愿多提,他们也不再多问,萧遥道:“说真的,如果是血脉不纯的神兽倒好对付一些,血脉不纯的神兽的威压没那么强大,但血脉纯正的却不同,你感觉一下地面还微震动的气压就知道了,这不用看也知道是头血脉纯正的神兽,这样强大的威压我可不敢打包票说对付得了。”

    木子黧也点了点头,附和道:“对付不了但到逃跑却是难不倒我们的,所以,就算是无法匹敌,那么安全离开应该也是可以的,只是,我估计兴许会显得有些狼狈。”

    “那吼叫的声音离我们这里还有点远,今晚应该还是安全的,先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明日好应对,在森林中很多的事情都不是能计划和安排好的,到时随机应变吧!”莫子漓沉声说着,双手环着胸口闭目倚着头树休息着。

    李远山走了回来,神色带着悲戚与哀伤,他在唐心的面前跪下:“小唐兄弟,你是我李远山的救命恩人,你的大恩,我一定会永远记住的,将来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李家绝对不会推辞!”

    “李老爷,你起来吧!不用这样。”唐心将他扶起,轻叹一声:“既然令夫人已经死了,你就更应该好好保重,你家中还有儿女在等着你回去,若是少了你,他们在家族中又如何能站得稳?别的就不要多说了,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我们所经之路必定会惊扰到那前面的神兽,到时少不了一场硬战。”

    “好。”他起身在一旁坐下,心情悲痛的他又岂会睡得着?闭着眼睛沉思着,想着唐心的话,越发的觉得有道理,如今他夫人已经死去,就算不为别的,为了他的一双儿女他也一定要活着出这灵兽森林!

    次日清晨,天一亮,他们就起程往前面而去,那两个家族和佣兵见莫子漓几人的实力较强,都想着跟在他们的后面以图能安全通过前面的地方,灵兽森林中神兽并不少,但血脉纯正的神兽却不多,竟然会让他们在前面遇到一只,这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那些人真讨厌,干嘛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木子黧瞥了那后面的人一眼,对他们的行为很是看不惯:“敢来灵兽森林却又怕死,那干脆别来得了,呆在家里就安全。”她故意扬着声音说着,就是要让那后面的人都听到。

    那些人都是有些修为的,她又没压低声音,而且还刻意的扬着声音大声的说,后面的人想要听不见也难,被她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这样说,有些人老脸挂不住气哼出声,也有的人选择听不见,装作不知。

    “小师妹,你以为个个都像我们啊?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这世上,有几个是不怕死的?”萧遥和莫子漓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前面的人负责注意前方的安全,后面的则防着那些人出手暗算,唐心和拓拔逸以及李远山和木子黧则在中间。

    听了他的话,唐心当即赞同的道:“说得好,这世上有几个不贪生怕死的?我就是怕死才努力修炼,因为不变强我就会被别人杀,只有变强了,我才能保护好自己和所想保护的人。”

    闻言,莫子漓朝她看了一眼,他努力修炼是因为别人想杀他?如果不让自己变强,他就会死在别人的手里,连同他所重视的亲人么?这就是他努力修炼让他变强的原因?也是他的信念?不由的,想到了自己,他又是因为什么在一直修炼?又是因为什么想要变强?深邃的目光划过一丝恍惚,他敛下了眼眸沉思着。

    “吼!”

    又一声强大的虎啸声传来,震得空气中的气息越发的低沉与压抑,越发的前进那股气息就越发的强大,地面上传来的威压也越发的让他们体内的血液在澎湃着,他们的的修为比后面的人强却因因那股威压而渗出了不少的冷汗,胸口处也如同被压弯一块巨石一般,而李远山只有筑基一阶的实力,他跟在他们的身边同样面对着那来自空气与地面的威压显然有些快到极限,那脸色渐渐的惨白,冷汗一滴滴的渗出,每一步抬起与迈出都仿佛千斤重一般,走得很是艰难。

    莫子漓几人惊讶的发现,那走在中间牵着小逸的唐心神色竟然如初,虽然气息有些乱,但那面色与神态与他们相比却已经好了不少,这让他们更加的惊愕,为她的实力而震惊。

    他们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能受得住那股来自于空气与地面的神兽威压,完全是因为她的空间手镯中住着两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青鸾虽然并非战斗系的上古神兽,但它却血脉纯正,虽然品阶并一不高,但冲着血脉这一点就已经可以让唐心抵挡那股神兽的威压,只是,还没能幻化成人形的它毕竟实力还是弱了些,虽然能用威压罩住唐心帮她减轻那股来自于神兽的威压,却仍无法完全避免。

    而凤凤最近却是进入了冥修的状态,对这外面的一切无法感知,也无法出来帮唐心的忙,进入冥修状态的它只能在唐心的性命受到威胁才能感知之到,同为上古神兽的凤凤为火凤,却因实力被封印着连十分之一的威力也发挥不出,虽然能幻化人形但实力与威压却退至与血脉纯正的神兽差不多。

    “砰!轰隆!”

    “咻!呼……”

    听着那前面传来的声音,几人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怎么前面好像在打斗?跟那头血脉纯正的神兽?是什么人敢跟那头有着那样强大威压的纯正神兽交锋?”

    “走,看看去!”木子黧兴致一来,强下胸口处的那股沉重气息快步上前,打算一探究竟。

    莫子漓和唐心几人见她快步往前而去,当下也连忙跟上,当他们几人来到不远处时,才看到那前面的一幕。

    “竟然是只白纹虎王?血脉纯正的白纹虎王?”萧遥惊叹着,血脉纯正的意思就是白纹虎只能跟血脉纯正的母虎交配,只有两头同为纯正血脉的白纹虎生出来的小虎崽才能算是拥有纯正血脉的白纹虎,那些血脉不纯的则是如同一些白纹虎与别的灵兽交配,因此那算得上是杂交,生出来的灵兽实力也就一般,就算经过多年修炼到神兽级别也不会有血脉纯正的神兽十分之一的强大威压。

    唐心看着那头矫健而强壮的白纹虎王,不由想起了他们进灵兽森林时所遇到的那头受了伤的母虎,那头母虎新伤旧伤加在一起根本发不出威压,实力也退弱了,她记得,那头母虎说要等两只小虎的父亲回去的,应该不会就是这头凶猛而强壮的白纹虎王吧?

    此时,与那头白纹虎王奋战的正是一群魔修,一群实力皆属上乘的魔修,修炼的人都知道,魔修以吸取正道之人的灵气为己用,利用这个办法让他们的实力更加的提升,从而进升为高手行列,他们手段凶残,落的他们的手中那可说是没有一丝的活路,因此修仙之人一直尽量避开着魔修,就怕会遇上他们到底就算不想战都不行了。

    莫子漓微皱着眉头看着那前面的一群魔修,三四十人,个个实力非同寻常,也难怪他们敢去挑战那头强大的白纹虎王,这头白纹虎王为血脉纯正的神兽,是修炼出内丹的神兽,若是契约了就如同多了一位拥有强大实力的帮手,就算是在奋战中不小心将白纹虎杀死了,那也能将它的内丹挖出回去献给他们的主上。

    因那头为神兽的白纹虎王和那些魔修们的战斗,周围狂风涌动,呼啸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怒喝的虎啸声,魔修们把他们自身的拿手攻击都用上了,大战了一夜却仍无法将那头白纹虎王拿下,强大的气流反而将那周围百里之内的东西全都催毁,在他们和白纹虎的周围,那些参天大树有的歪倒在一边,有的则被击毁,有的则为被利剑砍成了几截,触目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的狼藉……

    “那些魔修跟白纹虎王大战不休,我们趁这个机会走,就算他们发现了也没时间对我们出手。”萧遥正色的开口说着,劲敌在前,不得不小心行事。

    “吼!”

    骤然间,只见那头白纹虎王仰天怒吼一声,口吐人言:“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三番五次阻挡本王去路,该杀!”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夹带着强大的威压袭传,只见那空气中猛然荡开一股肉眼可见唐的强大威压,威压袭向那些魔修的时候白纹虎王也飞扑上前,锋利的虎爪一亮,泛着森寒而嗜血的精光,那精壮的身影一扑上前,虎爪就按住了一名魔修,虎嘴一张,吼的一声将那名魔修的手臂硬生生的给咬了下来。

    “啊……”

    凄厉而令人心惊的惨叫声划破了空中的那一股强大的威压,似乎冲出云宵,那肢体被活生生的撕了下来,极为血腥的一味看得众人惊心不已,被那血腥的一幕吓到了,也被那头白纹虎王的凶狠吓到了,那可是一名筑基巅峰级别的高手!就那样轻易的,极为凄惨的死在了那头白纹虎王的虎嘴之下。

    “好利落矫健的身影!”唐心不由她赞叹的说了一声,这头白纹虎王确实威猛,那股强大的纯正血脉威压就不用这说了,单单那雷厉风利的矫健身影和威猛的攻击就已经让人看呆了眼,周围的威压涌动,气息低沉,这头虎王的强大是明摆在那里的,如果契约了这头如此威风凛凛的虎王,那岂不多了一个拥有强大战斗力的好帮手?

    想想都不由的觉得兴奋,进了灵兽森林也有些日子了,却没遇上强大的灵兽,这头白纹虎王极有可能是那两头小虎崽的虎父,如果可以连它也契约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唐心,我们快走,这头白纹虎王太凶猛了,不走的话我们也会有危险的。”木子黧上前拉着他,谁知她却像钉在地上似的拉不动,不由怪异的看着他:“你怎么了?不走吗?那可是很危险的。”

    莫子漓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不知道他是想做什么。

    “这头白纹虎王好像是我一个朋友契约的两头小虎崽的虎父。”她的目光仍落在那头与那些魔修厮杀大战之的白纹虎王身上,看着它因愤怒而激起的强大威压和凶猛攻击在瞬间杀死了数名魔修,引起了那些魔修的惊骇,盯着它的目光越发的灼热,她要它!这头强大的白纹虎王她要定了!

    他眼中划过的那一抺灼热被一旁的莫子漓所捕捉,心下微异,微顿了一下,沉声提醒着:“那是个血脉纯正的神兽,实力相当于元婴强者,不仅是你不是它的对手,就算是我们几人合力也无法将它拿下。”

    “谁说我要跟它动手了?血脉纯正的神兽,而且还这样的强大,我当然自己自己不一定能打败它,再说,我也没想着要打败它。”她唇角微扬,心里打着小主意。

    正在她想着如何将这只威猛的虎王拐到手时,那些魔修见难以匹敌这头像发了疯似的白纹虎王时,当即怒喝:“该死的白纹虎王,竟残杀了我们数名弟兄,布阵!天罗地网!”

    只见为首的那名魔修怒喝一声后,取出了一件东西往空中一抛,当那东西在空中散开时,唐心他们才知道那竟然是一张网,三十几名佣兵只有八人有那些网,八人同时抛出,也不知用的是什么方法竟然让那八张小网连接成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的罩住了那头白纹虎王。

    “收!”

    随着一声低喝,那八张连成一体的大网瞬间一收,竟然将一头威猛无比的虎王给收入网中束成一团,奇特的是,当那银网一收,白纹虎王身上的威压竟然像被压住了似的,完全挥发不出来,如同一头普通的猛虎在怒吼着咆哮着。

    “该死的人类!本王非杀光你们不可!有本事就把本王放出来,竟然敢用这破网子网住本王!”

    “那是仙品灵器?”唐心惊讶的看着那张泛着银色光泽的大网,这样一张看似普通的大网竟然能将一头血脉纯正的虎王给网住了?而且还连同它身上的威压全压住了,就如同那捆仙绳一样,一被捆仙绳捆绑着就如同普通人。

    木子黧眨了眨美眸,同样惊讶的看着那张大网:“没想到寻些魔修竟然还有这宝贝,估计又是不知去抢了谁的吧!这些魔修专门干的就是这些坏事。”

    “这网就叫天罗地网,无论是修士还是灵兽被网住了都一样,实力发挥不出来,天罗地网用的是天蚕丝和地银线交织而成,又因经炼器师的手炼制而出,因功能的强大被列入仙品灵器,却不想这样的东西竟然会落在魔修的手里。”莫子漓沉声说着,目光看着那头虎王和它身上束起的银网,道:“天罗地网只能从外面解开,而且越是挣扎束得越紧,这头虎王逃不过那些魔修的魔爪了。”

    那些魔修见已经捉住了虎王,一个个得意不已,为首的那人大手一挥,便喝道:“收网带回!”

    “想走?没那么容易!”

    “啊!他怎么出去了!”木子黧见唐心突然跃了出去,不由的惊呼一声。

    “他不是说要契约灵兽吗?估计是对这头虎王感兴趣了,唉!我发现,我们跟他真不是明智的决定,事情总会特别的多,师傅也不为我们的小命着想,要是不小心弄丢了性命,她老人家岂不是再也见不到我们了?”萧遥摇头叹气的说着,也无奈的看向莫子漓:“师兄?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跟着他别让他出事了,你别忘了师傅是怎么交待的。”莫子漓沉声说着,跃身而出,来到唐唐心的身边。

    “天啊!那几个人是不是疯了?他们不会是想跟那些魔修作对吧?”不远处的那些人看到他们几人的举动,不由的惊呼出声,魔修一向都是为正道之人所惧怕的一个存在,而这几个人,竟然敢出去跟他们作对?不想活了吧?

    李远山见他们出去,他也跟着来到唐心的身边,在他看来,他的命是唐心救的,他的事就是他的事,再说,他们都出来站在他的身边,他又岂能退缩。

    只是,唐心见他出来却让他带着拓拔逸站到一旁去,见状,他看了看那些魔修,知道自己也许会拖累他们,便将小逸带开,在一旁候着。

    突然窜出的几个人让那些魔修们眯起了阴狠的眼睛,盯着他们几人扫视了一番:“修仙者?是上来送死吗?”

    “是来送死,不过是送你们去死。”唐心眸光眯,唇角微扬的说着,瞥了那头一直在挣扎着的虎王一眼:“你别再挣扎了,再挣扎那网会收得更紧,乖乖的呆在一旁,我会救你出来的。”

    “人类!你想耍什么花样?告诉你,本王不吃你这一套!”愤怒的白纹虎王怒喝着,咧着虎牙对着唐心,一副凶残的模样。

    唐心一怔,还没想到这头虎王的防卫之心这样的强,当下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等会再跟你细说,眼下,还是先解决了这些魔修好点。”她的目光再度落在那些魔修身上,出来的那一刻她就盘算了他们的胜算有多大,如果单单只她一人,想要打败这些魔修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有莫子漓这个结丹修士在这里,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眸光闪,笑眯着眼看向莫子漓:“子漓,你是结丹修士,对付那十人应该没问题的吧?”

    深邃的目光落在那双清眸上,看着他笑得讨好的看站他,又听他唤着他的名,心下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微别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嗯。”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唐心一喜,手本能的就往他的肩膀上一拍,不过人比他矮小,这一拍显得有些怪异,不由讪讪的冲着他笑了笑,又对萧遥和木子黧说:“萧遥,你对付五个,子黧对付三个,应付得来么?”

    一听唐心的话,萧遥却是跳了起来,一脸的不满:“唐心,我说你小子也太瞧不起人了,就我萧遥的实力只能对付五个魔修吗?再说,如果这样,那剩下的那十几个由你对付?你小子还真对你自己挺自信的呀,瞧你长得细皮嫩肉的小心被那些魔修给吸干了。”

    “呵呵,几个实力较强的都分给你们,我那是看得起你们信任你们的实力才将厉害的留给你们呀!虽然我对付那剩下的十几个,不过他们的实力比较强,我也比较好下手,你们就是吧?”她笑眯着眼,看着那些魔修在听了他们的谈话后一张脸又是青又是绿的,看起来很是恼火。

    “好了,别废话,动手吧!速战速决最好!”她的声音一落下,白色的身影快如鬼魅一般的掠出,不知从何取出的白绫搅动着一股凌厉的风刃袭向那些魔修。

    看着他矫健而灵敏的身影快如闪电的掠出,那白衣飘飘气势在一瞬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变得凌厉而清冷,那张俊美如谪仙的容颜敛去了无害的笑容,反而勾起了一抺诡异而透着邪魅的笑意,不由的让那不远处的众人看呆了,尤其是那先前才从唐心的手里逃过一劫的鬼姬,看着唐心那英姿飒爽的白色身影,眼中竟浮现了惊艳与痴迷,为他的强大而痴迷,为他的俊美如谪仙而痴迷,也为他那突然转变的清冷气息而痴迷。

    “放肆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敢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魔修被惹恼了,一个个气愤不已,黑色的魔气从身上弥漫而出,那手中泛着气息的利剑飞劈出几道骇人的剑光,凶残而凛冽的剑罡之气飞袭而出精准无比的袭向唐心之时,那股骇人的肃杀之气不由的让众人惊呆了,眼见他就要被劈成两半,萧遥不由的对他怒喝出声。

    “唐心快躲开啊!你小子脑子有病啊!还以为你多厉害,竟然傻愣在那里等死!该死的!”

    而莫子漓却是目光微闪了一下,他相信唐心的实力,因此不为他担心,眼下他所要做的就是将那最具威胁的十名魔修杀了!深邃的眸光划过一抺凛冽的杀气,手中的剑蓦然凝聚一股骇人的结丹威压,一道凌厉剑罡之气以着掩耳不及之势飞袭而出,劈向了他的目标,三名魔修!

    然,那三名魔修都是筑基巅峰,身手反应力也极快,其中两个迅速闪躲而开,而当中的一人却因慢了一步被剑气击中,只见血光一闪鲜血飞溅而出,一剑毙命!干脆而凌厉!

    “当真是结丹修士!”他的实力,让那些魔修大惊,不敢轻敌的谨慎起来。

    而另一边,唐心听了那萧遥的话,嘴角不由一抽,手中的雪绫一扬挡下了那足以致命的一击,同时以白绫缠住对方的利剑倾身而上,手心凝聚一股能量飞击而出,重重的将那名魔修震飞了出去,这才回头道:“你小子才脑子有病,让你顾好你自己你管我干什么?你自己小心别被人给劈成两半就行了。”

    “噗!”

    那名魔修喷出一口鲜血撞倒在地上,震惊的看着她手中的雪绫:“竟、竟然是防御圣器!”这想起身,身体里却突然间像有什么在裂开似的,咔嚓的撕裂声令他心头大惊,下一刻,仿佛有什么深深的剌入了心脏,只感觉心脏一砰,双眼一瞪,露出惊恐的神色瞬间暴毙!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月尾鸟,别把票票浪费了哟,砸过来吧砸过来吧,我在这收着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