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 强大威压!二更

    还不快开门请我们进去?我们可是给你送东西来的。”

    两人一人一句的说着仿佛施舍一般的话语,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天音瞥了她们身后侍女端着的东西一眼,沾着珠砂的手在符纸上一气呵成的画出几道火符,封印一解直接就朝她们丢去。

    “啊!该死的丑八怪!你竟然敢对我们用火符!”两人没想她这唐么大胆,一时不察裙子被火窜了上去,顿时惊慌的大喊着:“快、快灭火!快啊!”

    看着她们两人那副狼狈的模样,天音唇角微扬,当初在虎啸大陆买了不少的符箓,现在随手一画,虽然不敢说张张都生效,但也够她对付这两个女人的了。

    护卫因她们惊慌的声音而进来看,这一看,便见两人身上衣裙多处着火头发也烧焦了不少,当下连忙凝聚体内土能量用沙土帮她们将火扑灭,而另一名护卫则用了水能量,这水和土一起用上了,火顿时熄灭,而她们两人也弄得一身的狼狈,又是浑身湿透又是沾着沙土,见状,两人不禁头皮一麻:“二小姐三小姐,你们还好吧?”

    “好?你看我们现在这样能好吗?”

    “该死的丑八怪!你给我们等着,我们不会放过你的!呸呸,咳咳咳……”

    两人被沙土洒了一身,又因先前张开着口而不慎弄得满嘴皆是,气愤的回头怒喝了几声,见自己身上被水淋湿衣服都紧紧的贴着身体将身体曲线勾勒了出来:“不许看!再看把你们的眼睛挖出来!”

    看着她们甩袖而去的身影,护卫朝里面的天音看去,见她依旧在那窗口画着符箓,这才转身回院子外守着。

    院子再次静了下来,她这才抬头往院子看去,今日的天气是那样的好,如果是在南仙门中那就好了,可以自由走动,现在,她的活动范围也仅仅只是这院子而已,移步打开房门往外走去,她并不喜欢出来这院子里,因为暗处的一双双眼睛都在盯着,被捉回这里,她的实力依旧压下,在他们眼中,她还是只有炼气七阶,以为她不知他们在这里安插了多少眼线。

    想到这,她敛下了眼眸,终有一日,她一定会徹底的离开顾家,让那些人都知道,她顾天音,不是好欺负的!

    只是,她没想到,那两个女人才走了一回,又回来了,而且,还将她那位父亲也请来了。看着那一脸怒气的几人,她目光平静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经历过,有什么好意外的。

    “逆女!”

    顾怛一上来挥手就是一巴掌甩出,有着筑基二阶的天音自然能捕捉得到同样实力为二阶的父亲挥出的手,又不是三岁小儿,她岂会乖乖站着挨打?当下伸手将他的手擒住,眸光微冷,语气疏离而冷漠:“我的父亲大人,我生来可不是给你们打的。”声音一落,她甩手一丢,将他的手甩向一边。

    挥出的手被她那样轻易的扣下,顾怛的那张老脸越发的铁青:“你、你这逆女!竟然这么恶毒想毁了你妹妹们的容貌,你自己生得丑就罢了,还妒忌别人,你是不是想个个都变得跟你一样你才开心!”

    “呵呵……”

    “你这个疯女人生的逆女!你……砰!”顾怛铁青着脸怒骂着,谁知话还没说完,突然间的一股强大的气流冷不防的就击向了他,快得让他来不及闪避与反应,整个人就那样被击飞了出去。

    “噗!”

    顾怛撞倒在地面上,胸口处血液涌动,一口鲜血猛然从口中喷出,身体因撞到地面而传来的疼痛远不及此时他心中的震惊与错愕,倒在地上他看着那浑身充斥着狠厉气息的女子,这一刻,觉得她是那样的陌生……

    “爹爹,爹爹您怎么样了?”

    同样被这一幕吓到的两人惊慌的上前,将那还倒在地上的父亲扶了起来,一回头就想冲着天音怒骂,可当她们看到天音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气与狠厉时,竟然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明明就是一个丑八怪,明明就是一个炼气七阶的修真者,明明是那样的弱,却突然间变得这样的强大,这样的摄人,那双冰冷而泛着杀气的目光,竟然迸射出冷艳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怎么可能?她不过就是一个丑八怪罢了,什么冷艳的光芒?一定是她们的错觉。

    “你、你……”因心中的震惊,顾恒说不出半句话来,看着她一步步的走近,竟然莫名的生出一丝的惧意。

    “疯女人?顾恒,我告诉你!这三个字别人可以说,但你,就不可以!”

    她的母亲,那名温柔而美丽的女子,为了她脱离家族嫁给他,可他,却在她怀孕之时背着她在外面养女人!以致于她母亲悲伤过度心死如灰,美丽的容颜也因怀孕而生出了一些斑点,他就此而嫌弃她,在她刚生下的那一年就将别的女人娶进了门,将她们母女赶到连下人都不如的破院子里任由她们自生自灭。她母亲悲伤过度日思夜想,到她四岁的时候就疯了,而这些人,却还一直在虐待她们!就连她死了,这个男人,还在这里说她是疯女人!

    无法压制的气愤让她将筑基修士的实力暴发而出,更将筑基者的威压释放到了极至,浑身杀气凛冽,冰冷摄人,那只有炼气期的两名女子在她的威压与杀气之下连站都站不起,浑身颤抖着,冷汗直冒,只感觉像是空气中有什么在挤压着她们似的,让她们连呼吸都觉得异常的困难,一口气上不来,痛苦不已。

    “你、你……你是筑基修士!”

    顾恒颤声的看着她,惊愕又震惊,这是筑基修士的威压,她难道已经是筑基修士?不到二十岁的筑基修士?这怎么可能?他们家族中的筑基修士有三十几名,全都是四十来岁的人,而她,如今连二十也不到,这、这真的是那被他一直厌恶着,忽略着的女儿吗?

    天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转身就回自己的房里,若不是因为血脉的关系,若不是因为身体里流着他的血,她一定会杀了他!

    “爹爹,她、她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直到天音离开,威压解除,那两人才颤颤的开口,此时才惊知,先前才换的衣服此时已被冷汗浸湿,心底的惊惧仍没散去,有种作了场恶梦的感觉。

    拭去嘴角的血迹,顾恒看着那关上门的天音,目光浮现一丝狠毒的神色,是筑基修士又怎么样?她不像他另外的子女一样听话,只能被他利用!既然知道她是筑基修士,那么,与王家的亲事他就得再去要些聘礼,把好处再度提升!

    “哼!给我好好看着她,如果她跑了,你们一个个都得受罚!”他冷哼一声,对着暗处的那些护卫说着,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两姐妹见状也不敢多留,连她们爹爹都敢打的人,她们留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房里,天音坐在桌边沉思着:她还是冲动了,因气愤把实力暴露,想要逃走就难上加难了,要怎么样她才能逃离顾家?怎么样才能重获自由?

    此时的她尚不知,在不久的某一日,会在这顾家中遇见她心心念着的那个人,萧轩尔……

    在灵兽森林中,唐心一行人有了莫子漓三人的加入,整个队伍显得强大了很多,李远山的夫人已经醒了过来,死里逃生的她对生命越发的珍惜,因知道莫子漓几人实力强大,走在灵兽森林中倒也放心。

    莫子漓则一路上都在思考着他是师傅的话与用意,让他们三人跟着这个叫唐心的少年,为的是什么呢?深邃的目光朝那白衣少年看去,见他正坐在一旁的树下给那小孩扎着针,明明就是一名炼气四阶的弱者,却偏偏有着一副自信而随意的神态,在这灵兽森林中走动着,他们都还得防着周围有什么危险,而他一路上牵着那个孩子如同游山玩水欣赏林中景色,全然不担心自身的安危,是因为知道有他们在,还是因为他自己有自保的能力?

    “大师兄,你看唐心做什么?”木子黧凑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在那给拓拔逸施针的白衣少年身上:“虽然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但他还真的是如假包换的男人,一般女子若是扮男装那举止没他那样大气,而且了没喉结,我认真看过了,那喉结是真的。”

    莫子漓瞥了她一眼,没有开口,而是敛下了眼眸沉默着。在第一天见到他时他就怀疑他是女的,不过正如子黧所说,他的举止透着随意与大气,那不是女子所能装出来的,而且那喉结,是真真实实不带假的。

    “师兄,你说跟着他会不会找到你的情劫?”萧遥也凑了过来,笑道:“要不然师傅又怎么会让我们跟他一起呢?我估计,跟着他你能遇到你的那个劫。”避无可避的情劫,只有经历了,才能破解,他知道这件事也一直困扰着他,希望他能早点找到那一个人,破除情劫。

    听了他话,莫子漓黑瞳微闪,或者,确实是如此也说不定……

    “嗷!”

    一声狼嚎声传来,紧接着便听见杂乱的奔跑声,周围的佣兵迅速警戒起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那美妇人则惊慌的握着李远山的手朝周围看去,一脸的惊惧之色。

    在为拓拔逸施针的唐心因还没施完不能停下,便依旧坐着没动,继续着她手头上还没完成的事情,木子黧几人在听到那声音后也站了起来。

    “师兄,好像是狼群。”

    “嗷……”

    木子黧的声音才一落下,林中窜出的数头灰狼凶猛的就扑了过来,而随着而来的后面还上几十只,看到那些灰狼的品阶,木子黧不由正了正神色:“八星灵兽风狼!相当于实力个于筑基五阶修为的修士!这一来就四五十只,而且占了一半为八星灵兽,看来,我们遇上麻烦了!”

    四五十只八星品阶的灵兽,就相当于四十五十筑基修士,让他们对付四五十名筑基修士,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小师妹,这可是冲着你来的,那天的狼群品阶最为的也不过才只有三只五星品阶的,现在这可是占了一大半八星的,这回完了,就是不死也得掉层皮。”萧遥飞身而出,他们实力应付七八只八星品阶的灵兽还好,可这二十来只就有点麻烦了。

    莫子漓见两头风狼扑向了那在为拓拔逸施针的唐心,微顿了一下,正想出手,就见他手一转,两枚银针飞射而出,也不知射击中了那两头狼的什么部分,竟然让那两头八阶的风狼就那样抽搐了一下底倒在地上死去。

    深邃的目光掠过一抺深思,心下不由暗赞:好快的手法!风狼本就以速度出名的快,而他竟然能在瞬间捕捉到风狼的动向将银针射出,这唐心,绝对不止炼气四阶的品阶,他的实力一定是被他压下了!

    “哇哇哇!好快的针,好快的手法!我还想着你怎么也得被狼咬一口的,谁知竟然瞬间解决了两匹狼?”萧遥怪叫着,俊朗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错愕,见他自己根本不用他们担心,当下也放开手:“既然你能自保,那我们也就不用顾着你了,四五十匹狼的晶片收集起来可不少,掉层皮就掉层皮吧!反正还是有点收获的。”声音一落,一把利剑蓦然浮现在他的手中,泛着寒光的凛冽剑峰夹带着强大而凌厉的剑罡之气一扫,瞬间击杀了数头三四星级的灰狼。

    “啊……”

    “嘶!”

    “嗷……”

    佣兵们的惨叫声伴随着狼群的嚎叫不时的在林中响起,地上有狼的尸体,也有佣兵们的尸体,鲜血混杂在一起,浓郁的血腥味在林中弥漫而开顿觉剌鼻非常,狼群闻到了那些血的味道,越发的剌激出它们的兽性与凶残,佣兵们的实力大多在炼气巅峰,根本不是这些八阶风狼的对手,一番厮杀下来,狼在减少,佣兵们也在减少……

    “老、老爷,老爷小心啊!”那美妇人躲在李远山的身后,狼扑上来,是李远山在前面挡着,护在向后的人没事,但他自己却是被狼伤了好几处地方,伤口血淋淋的深可见骨。

    莫子漓和木子黧他们几人围在唐心的身边,虽然她能瞬间秒杀狼匹,但却无法兼故施针,于是,他们虽然也在厮杀之却没走太近,尽量的护住她,而唐心在最后一针收起后,带着拓拔逸站了起来,将一把匕首交到他的手中,开口道:“小逸,去练练手。”

    听见唐心的话,几人都不由一怔,她竟然让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来战斗?这不是相当于将那孩子送入狼口吗?然而下一刻却被那一幕给惊到了。

    目光依旧空洞的拓拔逸在听到她的声音后神色微动了一下,紧接着以着诡异的速度飞窜而出,手中的匕首反握着,袭向那些风狼,凌厉的手法与身影看得几人皆是一怔。

    一名五岁的小孩,竟然也有那样诡异的身法?而这一路上看他都有点不对劲,本以为是一个脑袋有毛病的,谁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只是,那气息,怎么感觉有些邪魔之气?

    见李远山快支撑不住了,她手心一翻,几枚银针咻的一声飞射而出,击退了那准备扑向他的风狼,看到李远山一身鲜血,而他的夫人却没什么事时,不由诧异的挑了挑眉。看来,李远山都帮她挡了,那无力垂落着的左手轻轻的颤抖着,伤口看起来很深。

    “老爷,你、你怎么样了?天啊!好多血,怎么办怎么办?伤得好重的样子,这手会不会废了?这可怎么办好?”那美妇人焦急的想给他包扎,却又笨手笨脚的什么也不会,急得在原地团团转。

    “夫人,没、没事,不用担心。”李远山扯出一抺笑安慰着,见风狼剩下的十几匹逃走了,其他的都被众人杀死,当他回看向佣兵,却不由一脸的呆滞:“全、全死了……”

    “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是有给他们雇金的,他们能因保护我们而死,那是他们的光荣。”美妇人瞥了那地上的一尸体,对于佣兵,她也就只知道在于收钱做事,他们的生命又怎能与他们相比?

    然而,她的话一出,便引来了数人的目光。唐心挑着眉头看着她,似笑非笑。莫子漓冷漠的一瞥,移开目光,萧遥则看着那浑身是伤的李远山,再看那衣着光鲜的美妇人,勾起唇角一脸的玩味,木子黧则看不过去的开口:“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什么死了就死了?那也是一条命你知道不?他们都因保护你们而死,你还连句感激的话都没有,像什么样呢真是!”

    对木子黧有几分的忌惮,被她这样说,她倒不敢开口,只是避开了他们的目光,看向她的夫君:“老爷,我先扶你到一旁坐下给你包扎伤口。”

    “几位,我代我夫人赔个不是,她这人其实也没什么恶意的,还望几位不要见怪。”说着,他微弯下腰行了一礼,却不想压到身上的伤口而痛得倒抽了一口气。

    “嘶!”

    “好了,李老爷,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吧!”唐心说着,目光移开落在那拿着滴着血的匕首站在一旁的拓拔逸身上。这小子,身手还真的挺不错的,若是再栽培一下,将来指不能是一得力助手。

    走过去将他手中的匕首接过擦拭干净,对他道:“这匕首给你了,好好收着防身。”

    拓拔逸呆呆的抬看着她,然后伸手接过抱在怀里,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唐心见状摸了摸他的头,扬唇一笑。再过不久,应该就能恢复了。

    一旁的莫子漓三人见了,不由相视一眼,最后,莫子漓微顿了一下,走上前问:“他是魔修?”

    有些诧异于他会开口问这话句,毕竟这一路上,这人可是一句话也没跟她说,当下便说道:“算是,也可以说不是。”见他们三人神色带着不解,便解释道:“他打小就被魔修带走了,用了摄魂*让他如同木偶般受控制,现在摄魂*是解除了,整个人也变得呆呆的,他身上的邪魔气息已经清除得七七八八了,所以,也可以说他不是魔修。”

    “什么啊!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对他使用摄魂*?这也太可怜了。”木子黧当即上前蹲在拓拔逸的身边:“难道你这一路上半句话也不说,原来是这样啊!没事,姐姐疼你,来,给枚灵果给你吃,对身体有好处的喔!”说着,还真的从空间中取出一枚灵果递给他。

    哪知,拓拔逸呆呆的看了她一眼,也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掏出了一枚果子放在她手里,然后才接过她的果子。这一幕,让木子黧有些傻了眼:“这是在跟我换?居然也是枚灵果?他打哪弄来这样奇特的灵果?”看着那枚弥漫着灵气又小小红通通的果子,她瞧了瞧,压根没见过这样的果子。

    见到了他的举动唐心笑了笑:“因年纪小,身上染的魔性也不深,他现在恢复得很快,就是表达能力差了点,你送果子给他他也是知道的,这不,他把他自己收着的也送给你了。”

    “小逸逸,你好可爱,姐姐爱死你了,来,亲一个。”木子黧抱着他的脸就凑上去啵了一口,而拓拔逸则呆呆的站着,不明白她是在干什么,只是那原本空洞无神的目光却闪过一丝的神采。

    “吼!”

    一声虎啸的声音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惊得众人连忙朝周围看去,却不见周围有什么灵兽出现,但那从地面传来的震动,那一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却是那样的令人无法忽视,令人心头蓦然一沉,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如此强大的威压,这一定是头神兽!”萧遥收起玩笑的神色,一脸凝重的说着,见那些佣兵都死了,也就只剩下李远山夫妇和唐心还有拓拔逸和他们三人,便看向莫子漓:“师兄,是绕路还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