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相送!托付!

    闻言,葵花仙子别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挥了挥手:“你们几个先下去。”美眸一移,看向李远山:“还有你,也跟着出去,把你背着的女人放下就行了。”

    “是是是。”李远山连忙应着,将背上的夫人放下,这才向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仙子,李远山先在此谢过仙子大恩了。”本以为想要她出手相救会很难,没想到她却让他放在他夫人,看来,是有希望了。

    “去吧!”

    一旁的三人见状,视线皆朝唐心看去,有些异讶他们师傅会留下这个人在这里,但因是师命,不可违,也不可过问,当即行了一礼后三人相皆退下。

    “仙子独留下我,莫非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她走上前,也不拘束的在位子上坐下,看着那上面斜倚着的美丽女子,这女子给她的感觉很亲切,她身上的气息她也很喜欢,虽然知道也许她已经是上了百岁的修士了,但这好感还真的是从第一眼看到就有的。

    舞倾凡扬眉看着她,收起琵琶,一手托着精致的下巴问:“你叫唐心?”

    “嗯。”

    “当真就看了他们两人出桃林的身影就知道怎么进林?”她的神色漫不经心,眉眼带着几分笑意,似乎在欣赏着什么赏心悦目的美景:“看你这年纪也不到二十吧!能有筑基八阶的实力看来也是天赋异禀,只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做起男装打扮来了?”

    有些诧异于她竟然能一眼看出她的修为和伪装,要知道,就是金丹期的修士在紫金镯子的敛气之下也无法知道她的修为,看来,她毫无疑问的是一名元婴修士!

    “没想到这灵兽森林里竟然有仙子这样的元婴修士,仙子贵为元婴之尊,能看透我的修为并不出奇,只是不知仙子可有法子治好那位夫人身上的病?”既然被拆穿,她也不掩饰,只是奇怪于她为何会让让她的三名弟子离开,不让他们知道她是女子身份。

    见唐心举止落落大方,没有一点拘束,反而透着随意与自然,舞倾凡不由挑起了眉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不怕我?”一名小小的筑基修士,哪怕是到了筑基巅峰期的她要杀也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更何况,元婴修士自有一股强大而不可违逆的威压存在着,虽然说她没释放威压,但这小丫头的举止神情虽带恭敬,却并不怯场,倒是让她来了几分的兴趣。

    “仙子长得如此美丽动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呵呵,你这小丫头,有趣!我喜欢!”舞倾凡站起身大笑出声,没有一般女子的温婉与拘束言行,反而处处透着一股洒脱与随心所欲,她来到唐心的面前,伸出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笑眯着眼端详着:“这还别说,你这眉眼看着总觉得有几分熟悉。”随即摇了摇头又是一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那个妇人是你什么人?她的死活又与你何干呢?救不救她,很重要?”

    “她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只是与李远山在路上相遇,见他心地不错,又听闻他带着他夫人是来求见仙子的,说仙子的落英葵花手花瓣所到之处生新肌发新肤,我也是好医之人,因此便前来看看。”

    “哦,你会医术?”舞倾凡看了她一眼,走到那女子身边看了看她的脸色,目光落在她的腿上,头也没回的问唐心:“那么,你觉得这个妇人得的是什么?”

    唐心走上前一步,蹲下身将那女子的裙子掀起,露出了那惨不忍赌的腿部:“她是被一种毒虫咬到了,估计又服了解毒的丹药,毒素虽解细菌却在腿部蔓延,以至以被蚀成这样。”

    “你医不了?”

    “她这伤太久了,腿部只剩下白骨,如何医治?”她抬头看向她,却见她只是笑了笑,忽的手掌一翻凝聚出一股灵气来,当灵气涌动之际,她手一吸,一道桃花瓣从外飞转而入,来到她的面前,随着她手掌一翻而洒落于那妇女腿部的白骨之中,而在那花瓣与灵气之中似乎还有着点点不知是什么的莹光,随着花瓣落入那妇人的腿部,那只剩下白骨的腿部竟然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新肌。

    看到这一幕,唐心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手在那上面转动着,看着那些花瓣伴随着点点莹光洒落,看着那腿部生出血肉,生出新的肌肤……

    一条被蚀得只剩下白骨的腿,竟然在瞬间说恢复了,这若不是她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从不知,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医术,太不可思议了!

    舞倾凡收起气息,花瓣也随着消失不见,而那妇人的腿却是变得完好无缺,她看向唐心:“说起来我并非真正的医者,因为我只会这落英葵花手,像这些生新肌在我这里也就是动动手的事情,她的伤口是恢复了,不过看她的身体却因废了这么久估计想好起来了有点难。”

    “她的身体没问题,我可以让她恢复。”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一颗丹药塞入妇人的口中,这才道:“虽说仙子不是真正的医者,但你这落英葵花手却比医者还要厉害,更是谁都比不上的,按我说,仙子可以称得上是仙医,并非一般的医者就能与之相比。”这一刻,她是真凡佩服,这样的手法她还是头回见到,哪怕是她都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那样的腿恢复,而她却轻易的做到了,确实很让人佩服。

    舞倾凡刚才一瞥,就见她拿出的那颗丹药灵气充沛,当下挑了挑眉:“一个没交情的人你就送她这样一颗上品丹药?”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也不过就是缘分,我既与他们夫妇有缘,送她一颗丹药又有何妨。”说着,她笑了笑站起来看向她:“再说,仙子不也出手相救了吗?”

    “说得好,你这小丫头,还真是越看越合的我胃口。”舞倾凡笑眯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可惜啊!这么好的小丫头,若是配给我大徒儿那该多好,只可惜,他没这个福份。”说着,不由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而听了她的话,唐心忽的想起了在林中听到他们几人的话,说什么他那个大弟子是有什么情劫的,当下也就沉默着,不关她的事,她还是少理为妙,免得惹麻烦上身。

    “这小孩有些奇怪,怎么身上有魔修的气息?”

    见她的目光落在拓拔逸的身上,唐心便简单的将事情说一下,问:“仙子可有办法掦除他身上的魔性?”

    “小丫头,你以为入了魔道修炼成魔修的人那么容易掦除魔性吗?要不是这孩子还这么小,就凭你那办法,哪里能将他的魔性释放掉,不过你的办法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慢慢的废掉他身上的魔气,再给他注入新鲜的血液,确实不错,不过也就像他这样的才能说除掉,要是比这大的,一旦入了邪魔之道那就没有回头之日。”

    唐心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仙子,我还要赶去哪同伙会合,既然她的伤已经好了,那我们也要离开了,就此告辞。”

    舞倾凡看着面前的她,笑道:“要走了?那正好,我也打算离开这里了,我那三个徒弟跟着我也有不少时间了,正好我要让他们出去历练一番,将来再上飞仙界,你与他们有缘,这灵兽森林凶险重重,就让他们跟着你吧!”

    “这、这不太好吧?”让那三人跟着?那不是自找麻烦?

    “没什么不好的,再说,我那大徒弟莫子离还在经历情劫,虽然不知是哪一名女子是他的劫,不过,跟着你总没错的,你身上有祥瑞之气,他日若是见他们命在旦夕还得你出手相救呢!”

    唐心嘴角一抽,什么祥瑞之气?她自己怎么就没瞧见?看着面前这一身仙风道骨的美丽女子,她顿了一下,问:“仙子,还未请教您尊姓大名?”

    “舞倾凡。”

    “原来是舞前辈。”她点了点头,又问:“我听闻,有一种仙人修炼奇门遁甲之术,观日月星辰掐指一算可知未来事,不知是否真有这样奇特的术法?”

    闻言,舞倾凡一笑:“呵呵,奇门遁甲之术就是要掐指一算也得时辰八字,否则谁能随便掐指就算出什么来?你身处修仙界知道的尚浅,要知道,天外有天,天外有仙,这修仙界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地界,在那飞仙界才是真正的仙人云集之处,那里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仙人比比皆是,元婴级别以上的强者更是不少,他日你若得以进入飞仙界,自会知道,仙界之大,就是用尽百年时间去踏走,也走不完那无边辽阔之天地……”

    听着她的话,唐心忽然觉得,修仙世界无边之大,她如今走过所遇见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今日她所遇见的舞倾凡,她的实力是她至今见过最高的,而且她这空间宫殿也是她第一回所见,修仙之路漫长而无期,饶是她的实力在龙腾大陆和虎啸大陆已属顶尖,但将来若是去到了飞仙界,估计就像如今这样,在元婴强者的面前也不过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

    舞倾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别有深意的笑着,继而移开了目光,开口唤道:“子漓,你们进来。”夹带着灵力的声音在宫殿中传出,在外面候着的几人听见她的话,这才走了进来。

    “夫人?夫人?”李远山进了里面快步来到他夫人的身边,紧张而担忧的抬头问:“仙子,我夫人她?”

    “她没事了,带她回去好好休养就可以恢复。”舞倾凡转身在主位上坐下。

    李远山颤抖着伸手一摸她的脚,衣裙微微往外掀起,看到那完好的肌肤时不由欣喜得连连道谢:“多谢仙子,多谢仙子!仙子的大恩,我夫妇二人永生难忘!”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盒子恭敬的奉上:“仙子,这是我祖传下来的珠子,水里火珠,请仙子收下。”

    “水里火珠?”舞倾凡一挑眉,示意一旁的木子黧拿上来。

    木子黧有些诧异的上前接过那个盒子递上前:“师傅。”然后站在一旁看着,水里火珠?不就是一颗珠子吗?看师傅的样子好像挺感兴趣似的。

    盒子一打开,一颗半边水纹半边火焰的珠子静静的躺在里面,看到那颗珠子,舞倾凡诧异的拿起来一观:“还真的是水里火珠。”

    “师傅,这水里火珠有什么用?莫非是法器?”萧遥开口问着,目光落在那颗珠子上面。

    “法器倒不是,就是一颗很奇特的珠子,传闻这种珠子有五颗,这颗水里火珠就是在水里也能着火的珠子。”她把玩着,笑了笑,忽而看向唐心:“我虽帮她治好了腿上的伤,但她的身体却是因你赠的丹药才好起来的,这颗珠子给了我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了,当见面礼,记得我刚才说的话。”说着,将那颗珠子丢给她。

    李远山一怔,看向了唐心,小唐兄弟给了他夫人一颗丹药?这、这是怎么回事?那颗珠子是他祖传下来的,确实如仙子所言,在水中会着火,虽说他不知有何作用,但也知这颗珠子的不凡,却没想到仙子就这样送给小唐兄弟了。

    而听了舞倾凡的话,莫子漓不由的朝唐心看去,打量着他,只见这小少年一袭白衣风度翩翩,气质出众,身上的气息显示他不过是一名炼气四阶的修真者罢了,虽然说相貌出众,可他师傅是什么人?断然不会因为这少年长得俊美就和颜悦色相对,那么,她所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萧遥和木子黧也因她的话而诧异的看向唐心,两人不像莫子漓那样有话放在心里,心下疑惑,木子黧便开口问着:“师傅,那珠子你就真的这样送她了?你还真不要啊?”

    “就是啊师傅,您若是不要,也可以给我啊!我看那颗珠子还挺有趣的,您就这么给了一个才认识的少年,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我跟着师傅这么久,师傅也才送了我一件礼物。”萧遥也开口说着,那目光朝唐心扫去,一副活像唐心抢了他东西的模样,看得唐尽嘴角忍不住的一抽。

    “哦?是吗?既然你们也想要,那我就送你们一曲如何?”舞倾凡眯着眼笑着,那神色怎么看着都觉得诡异。

    两人一听惊得连连摆手:“不不不用,不用了师傅,我们不过就是开玩笑的,别认真,别认真。”

    “行了,今天跟你们说个事。”舞倾凡整了整神色,看向他们:“我在这里也呆了好些年了,是时候回飞仙界看看了,你们跟在我身边十几年了,也该自己出去历练了,我刚与唐心说了,正好她也要出这灵兽森林,你们三人就与她一同结伴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还有,虽然你们在这灵兽森林中生活了十几年,但我一定规定你们的活动范围只在这东边的几个山头走动,可知这是何故?”

    木子黧美眸一转:“师傅担心我们被灵兽给吃了。”

    莫子漓黑瞳一闪,沉声道:“师傅曾说灵兽森林的某个地方有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哪怕我们的修为达到结丹期,也不是血脉纯正的神兽或者上古神兽的对手,因此让我们不要随意乱闯。”

    “嗯,没错。”她走下来,说道:“随着年代的变迁,灵兽森林中甚至是一些别的地方想要找到一头血脉纯正的神兽或者上古神兽都不容易,而那些血脉纯正的神兽或上古神兽的实力非常强大,哪怕是元婴修士也不是它们的对手,有时甚至一个威压袭向,结丹修士都会死在血脉纯正的神兽或者上古神兽的威压之下。”

    她的声音一顿,看向他们几人,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掠过,落在唐心的身上:“既然要在这灵兽森林中行走,还是小心一点好,若是遇上了血脉纯正的神兽或者上古神兽最好还是马上逃命,否则极有可能会连命都没有。”

    “师傅打算让我们跟他一起?”莫子漓看向唐心,这少年长得比女人还要娇弱,修为又低,为何师傅要让他们与他一道同行?凭他们的本事,出这灵兽森林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虽然说他们在这灵兽森林中修炼,但每隔几年都会出林一次,知道从哪条路走更安全。

    “大师兄,跟唐心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正好我们可以照看着他点,你瞧他也就长得好看一些,实力却这么弱,随便一头灵兽扑出来估计他都无还手之力,而且他还带着他弟弟,我们就干脆好人做到底,护送他一程又如何?”木子黧正对唐心感兴趣呢!听了她师傅的话自然是十分赞成。

    萧遥则耸了耸肩道:“既然师傅都这么说了,我是无所谓。”然,一双眼睛却是直溜溜的在唐心的身上打转着,寻思着,这唐心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让他师傅另眼相看?他摸着下巴,忽的笑了起来,走到唐心的身边大手就往她的肩膀上一拍:“唐心,你这小子运气不错,竟然能入我师傅的法眼,不过,有我们这三人护送你,你会不会觉得压力山大?要知道,我们大师兄可是结丹修士,让一名结丹修士来护送你这小子,你可是十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别再这样拍我的肩膀,你看我人长得瘦小,经你这一拍,我倒是觉得压力山大。”唐心再次将他的爪子拿开,心下直摇头,这萧遥的坏习惯似乎就是喜欢勾肩搭背拍人肩膀,若是熟点还好,这半生不熟的她可受不了一个陌生男子这样一副哥俩好的动作。

    她敛下眼眸看着手中的水里火珠,把玩了一下,便抬眸看向舞倾凡,笑道:“既然是仙子所赠,那我就收下了。”声音一落,便收珠子收入空间手镯之中。

    她有预感,这颗珠子对她将是极为有用的。

    目光朝莫子漓看去,这名男子面容冷峻,气息沉稳,年约三十左右就已经是结丹修士当真不简单,只不过,他真的得经历情劫?这样出色的男子想要让女子动心应该不难,就是不知到底是怎么样的女子会是他的劫。

    “小魔唐兄弟,那我们,我们能不能也跟你一起出林呢?”李远山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他雇用的人死了一大半,若是再遇到什么危险,真怕出不了林,可若跟着他们,说不定会安全出灵兽森林。

    闻言,唐心想了想,道:“跟着我一起出林是没问题,不过,我就担心你们跟着我反倒会让你们陷入危险当中。”

    “这、这怎么说?”李远山一怔,不解的看着他。

    “我还得找我的伙伴们,而且他们是进林来历练的,估计没那么快出林,所以若是你跟着我们,还不知会在这林中呆上一年半载还是多久,就怕耽误了你们的时间又怕让你们陷入危险。”

    听到这话,李远山想了想,确实,若是他们还要在这里面历练,那他们跟着也不妥,只是,若是就他们出林,这危险却又提升了很多,沉思了一会,他还是开口道:“小唐兄弟,既然进来也我们也没想那么早出去,你就让我们跟你一起吧!”

    “既然如此,那就跟着吧!”她无所谓的说着,反正也就多些人而已。

    见状,莫子漓看向舞倾凡,恭敬的问:“师傅想我们几时起程?这一走,我们何时才能再见到师傅?”

    “你们现在就走吧!至于何时能再见,那就要看缘份了,若是有缘将来还是会再遇的,子漓,他们两个我倒不担心,倒是你,跟在我身边的时间最长,而你的命运也是最坎坷的,虽然有了如今结丹修士的实力,但你的情劫……唉!听天由命吧!凡事不必太过执着,随心所欲就好,也许到那时,会有不一样的转机也不一定。”

    “是,弟子会紧记师傅的教诲。”他恭敬的应着,目光微闪,情劫?到底会是谁是他的情劫?

    萧遥上前一步,兴致勃勃的问:“师傅,那我和小师妹呢?”

    “什么都有你的份?”舞倾凡扫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走吧走吧!都走吧!最近我眼皮一直在跳,不知又要出什么事了,还是先离开这再说。”

    “师傅保重,弟子拜别师傅。”三人跪下恭恭敬敬的向了一礼,这才起身对唐心和李远山道:“我们走吧!”

    唐心拱手行了一礼:“仙子,保重,我们后会有期。”她相信,她们还会再见的。

    “仙子保重。”李远山扶起还昏迷着的夫人,也向她行了一礼,众人这才往外走去,越过桃花林,刚到外面,整个仙林洞府瞬间化做一道精光往天上而去,消失在众人眼中……

    与此同时,在修仙界的某个地方,一个以制符箓而闻名的家族,顾家中,此时,被从虎啸大陆带回的顾天音正被人关在房中,里里外外加派了人手看守着,以防她的逃脱。

    两名身着轻纱的曼妙女子在身后几名侍女的拥簇下来到了天音所在的院子,守着院子的护卫见到她们两人,恭敬的行了一礼:“二小姐,三小姐,家主吩咐过,任何人不得前来探望大小姐。”

    “我们来时已经去书房跟父亲说过了,是父亲同意我们送些东西过来的。”其中一名女子轻声说着,示意护卫看向身后侍女托着的东西:“还不让开?”

    “这……”

    另一名女子见他迟疑着,便轻晃着手中的扇子,一副高傲如孔雀的模样睨了那护卫一眼:“不过就是进去看看我们的好姐姐,又不会出什么事,而且还是父亲批准的,怎么?难道以为我们姐妹两人会骗你一个小小护卫不成?”

    “属下不敢,两位小姐请进。”他退后到一边,请她们两人进去。

    两名女子进了院子,见这院子里面看着清清冷冷的一个人也没有,但那暗处却藏了不少人在盯着这个院子,心下不由冷笑着,勾着唇角慢慢往里面走去,来到里面见顾天音正在临窗的桌边画着符箓,便走到外面的窗口处睨了一眼。

    “这会都什么时候了,还真有心情练画符箓啊!”

    “姐姐,你说她现在被关在这里,里里外外这么多人看守着,就算走动也只能在这院子里,她不画符又能干什么呢?你说是吧?”另一人掩嘴轻笑着,看着那在窗口桌边连头也没抬的素衣女子,不由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某些人就是跟我们不能相比的,你说一样是爹爹的女儿,但爹爹却疼我们如心肝宝贝,像某些人,顶着顾家大小姐的头号又能怎样呢?我可是听说了,等男方守孝满期了就要上门迎娶了,这说起来,让她嫁过去当十三妾室都已经是她捡到的了。”

    “就是,像她这样浑身上下除了身段还过得去之外,那容貌谁见了都得吓一跳,要不是爹爹好说歹说和咱们两家人联婚后的利益估计人家还不要呢!”

    听着两人像两只麻雀一样在她的耳边说个不停,天音停下手来,抬起头冷冷的一扫:“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出去!”被捉回顾家的她,如同一只剌猥一般的竖起了剌保护着她自己,此时的她身上散发着的气息就如同唐心第一回见到她时,冷厉而疏离,全然没有与唐心他们相处时的随意神色,在这顾家中,冷漠,是她的保护色,这是从小养到大的习惯了。

    她的脸做了伪装,从小时候她就一直在伪装着,为的是保护好她自己,这顾家虽然说是她的家,但除了已经死去的娘亲之外,没人知道她这张长着斑点的脸之下,是一张绝美的容颜。

    当初她能从修仙界逃到虎啸大陆去,就是因为她在脸上做了手脚才能躲过他们的寻找,而后来在南仙门中因有她师傅在前面护着,她才有足够的时间迅速将自己伪装成以前那些人所见的模样,回来后,自然依旧顶着这样的一张脸,她服了唐心给的筑基丹已经成功进阶为筑基修士,但顾家中有不少的筑基修士,而且还有极为精通符箓之术的人在,她试过几次逃走全都无果,也只能先忍下来到时再看看如何逃脱。

    如果让顾家的人,她那狠心的父亲知道她其实有着一副好容貌,估计更会在她的身上打主意,童年的她没得选择,也无力选择,无法自保,但现在不一样了,她长大了,她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只是,被捉回家族,想见到唐心就难了,而且,也见不到萧轩尔了,那个从第一眼就让她动了心沉沦的男子,到离开的那一刻,他都没回应她的感情,被捉回来后,她不止一次在想,是不是她真的入不了他的眼呢?

    “哟!瞧你那是什么眼神?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说好听点就是顾家大小姐,说不好听,就是一个死了娘没人要的丑丫头,要不是你还有点用处,你以为我们顾家会白养你不成?还想让我们滚?你有那个资格吗?”

    刁钻的话语带着讥讽和鄙夷,她们还真就讨厌她,却又以欺负她为乐,看着她那副粗眉和那长满斑的脸,再想想她们自己那娇美如花的脸蛋,一种优越的感觉让她们倍感欢喜,她们就是喜欢狠狠的打压她,谁叫她那死鬼娘亲霸着顾家夫人的主位,让她们娘亲就算成了当家主母也被人说成了后续的?

    不过,她没她们命好,自小她们就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而她,一个没人要的丑丫头却吃着馊饭穿着破衣一直在过着下人般的苦日子,要不是她还有那么点画符的天赋,估计也不会给她一个顾家大小姐的称号,外人更不会记起顾家还有她这么一号人,说来说去,还是她的画符天赋作怪,明明长得那么丑,却那画符的天赋却在顾家子弟中最为出色。

    ------题外话------

    似乎,很久木二更了。我也欠你们一个二更。把票票都准备好,明日下午六点,送上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