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 葵花仙子

    “那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我弟弟的病也许会好。”她看向后面一旁那名昏迷着的美妇人,问:“大叔,她怎么了?”眼尖的她看到美妇人身上盖着的被子滑落,露出了那腿部的伤口。

    “她就是我的夫人,数年前染病一直寻问无果,一年前,她的脚无端被蚀只剩白骨,她也因受不了那剧痛而整个人陷入昏迷,我从炼丹师那里求来丹药为她续命至今,听闻灵兽森林里有着一位葵花仙子有一独门绝活落英葵花手可生新肤,便带着夫人过来求医。”见自家夫人伤口外露,他连忙上前盖好。

    闻言,她心一震:“无端被蚀?只剩白骨?”她自认医术超凡,却也不能让白骨生肌,而这名美妇人先前她看她脸色有异,命在旦夕,却看不出她身染何症,难道,那葵花仙子当真有那样大的能耐?

    本着是因好奇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调教出那样出色的三名弟子才想一见,此时,她更好奇于对方的医术,还有她那掐指一算的本领,听闻有一种仙人修炼一种奇门遁甲的法术,可观日月星辰预测吉凶,但这门法术却少听闻,却不想灵兽森林里竟然有人懂得奇门遁甲之术。

    只是,那样的伤,真的还能生出新肤?

    次日清晨,清风拂过令人顿觉一阵清爽,沙沙的树叶声伴随着鸟虫鸣叫的声音在林中传开,从茂盛的树叶中斜射而下的缕缕阳光洒落地面,映下一地树影婆娑……

    “小唐兄弟,小唐兄弟,醒醒,我们要上路了。”

    搂着拓拔逸倚着树休息的唐心被人唤醒,睁开眼睛一看,是李远山,她露出一抺笑意:“原来是李老爷。”昨夜两人闲聊了一会,她告诉他,她叫唐心,而他自然而然的将心错听为兴,因他说他是一家族的家主,所以她也就由大叔改成了老爷,在闲聊中得知,他李家并不是特别大的家族,但也算在地方上有头有脸,而且家底也丰厚,因此他雇用了佣兵护送他们进灵兽森林,不过在路上死了不少人。

    “时辰不早了,要上路了。”

    “好。”她点点头站起来用水能量洗了洗脸,顿觉整个人精神不少,这时,李远山递过干粮道:“来,吃点干粮填填肚子,这路上也没什么好吃的,不过我们出来时带了不少干粮。”

    “谢谢。”她笑着接过,分了一些给拓拔逸,边走边跟着他们往前走着。

    “小唐兄弟,从见你开始我就有一句话想问你了,只是,又怕唐突了。”走在唐心旁边的李远山开口说着。

    “李老爷想问什么?”

    “呵呵,是这样的,我家中有一女儿,年芳十五,长得也算是娇美可人,我看小唐兄弟长得俊朗不凡,就是不知可曾订下亲?我李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在地方上也小有名望,若是小兄弟不弃,李某倒是想与小唐兄弟结个亲家。”

    听到这话,唐心嘴角的笑意一僵,嘴角微微抽搐着,整了整神色道:“呵呵,多谢李老爷厚爱看得起在下,只是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哦,原来这样,这也正常,小唐兄弟长得宛若谪仙,气质又不凡,想必定有一不少的女子心系于你,能让小唐兄弟倾心的姑娘定然也不是一般女子。”

    唐心笑了笑,想到那沐宸风,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目光一转,她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白衣翩翩的模样,好像似乎她男装扮相一点也不比女装差,要不然这李远山也不会想着要与她结亲家,呵呵……就是不知她若是以男装与沐宸风两人并肩而站又会是怎样的一道景色呢?

    林中行走,前面的人以刀剑开路,削开那些挡路的蔓藤与杂草,一路走来倒也平静,只是,这平静却也平静不了多久就被从林中冒出来的一伙佣兵给拦了下来。

    “哈哈!老子们等了这么多天,总算遇到有人经过这里了。”带头的一名佣兵男子兴奋的大笑着,一双阴狠的目光紧盯着李远山一行人,大声喝道:“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老子们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下场只有一条,那就是死!”

    唐心扫了那些人一眼,见那些拦路的佣兵约上百人,带头的那一人是一名筑基五阶的高手,余下的有几名筑基一二阶的,剩下的则全是一些炼气期的修真者,这些人的实力虽然不算很强,但胜在人多,若是与李远山众人打起来,李远山的人势力会不敌,她朝李远山看去,果然见他一脸的严肃神色,似在盘算着对方与自己的实力。

    “各位,我们只是进林中求医,并没带什么贵重物品,如果各位肯放我们一马,我愿拿出两样东西送给各位。”李远山沉声说着,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些专门在林中抢掠的佣兵,战,不敌对方,逃,无处可逃,难道将东西全部奉上?那他拿什么来请那葵花仙子医治他夫人?

    “一两件?你当爷爷们是好打发的啊?就你这点人数,只要我们一动手你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让你们把东西留下走人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若是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为首的一人阴狠狠的怒喝着,大手一挥就要动手。

    李远山听了他的话,不由心一沉,这些人专门抢掠,只怕就算把东西交出他们也未必会放过他们,眼见对方就要出手,他也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却在这时,听见一道声音传来。

    “且慢。”

    清朗的声音如一道清泉一般渗入众人心扉,只见一袭白衣的唐心牵着拓拔逸缓步从后面走出,俊美如谪仙的面容带着淡淡的笑,清眸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她看向那些佣兵,面带好奇的问:“你们就是专门在灵兽森林中抢掠的佣兵?”

    那些佣兵看到一袭白衣面容俊美的唐心,眼中不禁浮现一丝惊艳:“呀,这小子长得比娘们还俊,该不会是个女的吧?”可上下打量,却见她喉咙处有着喉结,心下不禁诧异,一个男的长成这样还真是少见。

    “小唐兄弟,这些佣兵是没人性的,你还是找机会带上你弟弟逃命去。”李远山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着,不忍这样一个俊朗的少年就这样死在这些佣兵的手下。

    “不是,我听说这里面的专门抢掠的佣兵都是很厉害的,就是不知是不是真的。”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那些佣兵都清楚的听见。

    “哈哈!大哥,你瞧那小白脸怎么这么逗?他不会是脑瓜被门板夹过吧?瞧他也就炼气四阶的实力,竟然也敢进这灵兽森林里来,真是胆大包天了,要不,大哥,我陪那愣小子玩玩?”一名流里流气的佣兵双眼的唐心的身上打转着,盯着她那张俊美如谪仙的脸,笑得淫邪:“正好也可以验证一下,这小子是男是女。”

    “收起你那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打什么鬼主意。”

    为首的那人重重的拍了一下那名佣兵的脑袋,冷哼了一声,阴狠的目光在唐心的脸蛋上转来转去,又顺着她的脸蛋往下瞧,落在那身宽大的白袍上,白衣虽然宽松看不出身材,但就他那瘦小的模样,估计那腰比女子的还要细上几分,常在这灵兽森林中干着这活儿,有时半年也没在碰过一个女人,这邪火憋久了他们连长得俊的男的都上。

    “嘿嘿,大哥,要不,这个小子先让给你?”

    听着他们的话,李远山的脸一阵黑一阵青,气愤于这些人竟然如此的不知羞耻,更气愤于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本想让那小兄弟跟着他们会安全一点,谁知却反倒害了他。

    而唐心听了他们的话,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只是清眸却是泛着丝丝寒意:“既然想验证,不如,就由你们最强的那个人来吧!我也好奇着你们是不是真的很强?”她的声音一顿,见那些佣兵们皱着眉头沉思着,便笑道:“看你们的样子,该不会不敢吧?”

    “哈哈!你小子好大的口气!”为首的那名佣兵大笑一声,阴狠的目光带着一丝淫邪的盯着唐心宛若谪仙的脸蛋:“好!既然如此,爷就满足你,让你尝尝爷的厉害!”他一语双关的说着,那阴狠的目光掠过一丝淫邪的走上前:“来吧!就让我来验一验,你到底是男是女,不过我告诉你,无论是男是女,就冲着你这张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脸蛋,爷都会留你一命,供兄弟们泄泄火。”

    “好个无耻之徒!”李远山气不过的怒喝出声,大步上前就要出手,却被唐心按住了:“李老爷,你无需动怒,上回好像也有人说出这样的话,而我,已经习惯了用最直接的办法让他们闭嘴!”

    “难道是脱衣验证?”为首的那名阴狠男子低低的笑着,只是,下一刻,只见对面站着的白色身影蓦然一闪,快如鬼魅的身影连看都没能看清,便已经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说着话。

    “是习惯了将那个永远闭嘴!”

    静!周围的众人静得一点声音也没发出,他们震惊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就在适才,他以着诡异的步伐飞掠而出,一瞬间将一名筑基五阶高手的性命掐在手中,那扣住对方喉咙的手只要一用力,当即就能扭断了那人的脖子让他连反击都没能来得及的死去……

    “这、这、我不是眼花了吧?”李远山揉了揉眼睛,震惊不已的看着那前面的一幕,他不过就是炼气四阶的实力,怎么可能将一名筑基五阶的修士的性命瞬间掐在手中?刚才那身法快得连他都没能看清,他、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好你个小子!竟然敢趁我不备出手!”

    那名阴狠的佣兵头头压下心中的震惊,他认为是他自己一时的疏忽大意才让对方有机可乘,一个炼气四阶的人怎么可能能瞬间将他扣住?当下,暗自释放出自身的筑基威压,打算用筑基者的威压先让他动弹不得再出手,谁知,那掐在他脖子处的手却随着他威压的释放而越发的收紧。

    “嘶!”

    “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不堪一击。”唐心神色如初的看着那在她手中无法动弹的佣兵头头,阴狠的目光此时露出了惊惧的神色,那张脸也在她手的收紧而变得微紫,看起来就要断气一般。

    “大哥!”那些佣兵们猛然回过神来想要上前,可就在这时,却听见那不紧不慢的声音慢悠悠的传来。

    “若是上前,我就将他的头拧下来。”她朝那些佣兵扫去,唇边依旧带着笑意,却莫名的散发着一股令人惊骇的威仪,让那上百名佣兵听了话后竟然无人敢上前。

    云淡风轻的话语说得那样的自然,明明没有带什么狠厉的表情,却偏偏让人心中大惊。一旁的李远山怔怔的看着唐心,下一刻,一个激灵,猛然回过神来,大声的喝道:“他们少了一个筑基五阶的高手,其他人根本不成什么事,若敢上前,我们就跟他们拼了!”

    “该死的老不死!敢说我们没人了!”另一名筑基二阶的佣兵听了怒骂出声,大步就要上前,却被那名被唐心掐在手心中的佣兵头头的喝住了。

    “老二!不、不许动!没瞧见我的命在他们手里吗?你想害死我啊!”

    “大哥,既然你都落在他们手中了,那就算了,你若死了,兄弟我定然会好好带领其他的兄弟在这林中捞金的,你就安心的去吧!总不能让兄弟们放了他们以及错过他们身上的宝贝吧?”

    “老二,你、你!”那名阴狠的男子没料到竟然会是这样,顿时气得脸都青了。

    唐心听了那人的话,见他就要煽动身后的佣兵,当即另一只手手心一番,一枚银针无声的射出。

    “嘶!”

    只见那人倒抽了一口气,身体一僵,两眼一翻,整个人就那样倒了下去。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所有的人,谁也没瞧见是谁干的好事,那人就这样没了。

    “什么人!什么人动的手?”

    那些佣兵惊慌了,一个个拿着剑朝周围看着,以为是有什么高手藏在林中,可找来找去却没看见林中有人,然而,下一族刻,又一名筑基修士倒下,眼见接二连三的修士无声无息的死去,那些佣兵们一惊,大叫着一声,慌乱的逃走了。

    “快!快逃!暗处有高手!”

    看着那上百名佣兵惊慌失措的逃命去了,李远山众人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是怎么回事?就这样完事了?他们本以为势必得拿命一拼,谁知就这样没事了?暗处有高手吗?众人朝周围看去,却见林中只有沙沙的树叶声,不见有半个人影的气息。

    死里逃生,李远山连连向林中道谢着:“在下李远山,多谢林中尊者相救之恩!”他相信,这林中定然藏了高手了,否则,那些筑基修士不会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既然他们都走了,那就轮到你了。”唐心笑看着那在她手里颤抖着的佣兵头头,手渐渐的收紧。

    那佣兵头头此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别人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个白衣少年绝对是个高手,否则,他堂堂一名筑基五阶修士的威压怎么会在他的身上失效?那林中哪里有什么尊者相助?定是这个白衣少年动的手脚!他能瞬间将他擒获,定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那几人!

    “不、不要,不要杀……”

    “咔嚓!”

    他的话还没说完,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已经响起,听见那声音,李远山朝他看去,却只看到唐心随手一丢将那名佣兵头头丢到一边,再用水能量洗了洗手,全然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想到唐心先前的身法,他顿了一下,还是没有问,而是走上前道:“小唐兄弟,你怎么样?没伤着吧?”

    “没事,李老爷,我们继续走吧!”她笑了笑,牵过拓拔逸与他们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去。

    结束了这里的事情,他们一路往前而去,日落而歇,日出而行,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来到了葵花仙子的仙林洞府。

    “就是这里了。”李远山看着前面的那一片桃花林,这片桃花林生长在这里诡异非常,没有参天林树的遮掩,却似有云雾弥漫其中,在桃花林前面有着一块巨石,刻着仙林洞府四个大字。

    唐心打量着前面的桃林,总感觉处处是玄机,这地方出现这样的一片桃林,而这桃林方原百里没有一只灵兽敢在这里走动,可见,这里面的人非同一般,而且,她总感觉这林子是布了什么阵法的。

    “在下李远山,求见葵花仙子。”李远山上前,在桃林前恭敬的向了一礼,然,周围静静的,只有花瓣飘落地面和轻微的风声拂过,见没回应,李远山又再扬声一喊,再行一礼。

    “在下李远山,求见葵花仙子。”

    “嘻嘻,没想到你还真的找来了呀!”

    一声娇俏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只见,前面那片桃林中一名曼妙的身影踏着桃花翩然而来,黄色衣裙翩翩扬起,如同花中精灵一般娇美可人,只见到她在那片桃花中而出,飞落的瞬间瞥见那一抺一袭白衣面容俊如谪仙的年轻男子时眼中闪过惊艳之色,下一刻,身影一转,落于少年的面前。

    “哇!好俊的男子!竟然比我大师兄和二师兄还要长得好看!”

    少女娇美如花,灵动而透着俏皮的气息,一双漂亮的眼睛直往唐心的身上打转着,左看右看,啧啧称奇:“真的是男的?还有喉结呢!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她围着唐心打量着,越看越是惊艳。

    “美!真美!近看更好看,而且越看越觉得美!真的是赏心悦目连心情都畅快起来。”她一边赞美着,忽的站直了身体退后了一步,娇美如花的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唐心:“我叫木子黧,这个黧呢跟黎明的黎是同音的,我是我师傅也就是葵花仙子的小徒弟,年芳十七,还没婚配,你呢?”

    唐心嘴角一抽,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这名女子话虽这样说,那眼神如若含情,但眼底深处却一片清明,根本就不是犯花痴,只是却又装出一副看上她的模样,真真是好生奇怪的女子,抬眸一见,正好瞥见女子眼中闪过的狡黠神色,她整了整心神,笑道:“木姑娘好,在下姓唐名心。”

    “唐心?哪个心?”木子黧眨了眨眼睛问着。

    闻言,唐心一怔,继而笑道:“姑娘认为是哪个心?”

    “小师妹,跟谁说话呢?”一道玄色的身影从桃花林中而出,瞥了一旁的李远山一眼,视线落在唐心的身上:“咦?这少年长得真不错,眉眼清冽气质出众宛若谪仙,虽然还是比我差了那么一点。”

    听到这话,唐心嘴角一抽,这人是在绕圈夸他自己?朝他看去,正是那名玄衣男子,就在她打量着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她,下一刻,那名玄衣男子突然上前一步,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搂住了唐心的肩膀:“小兄弟,我叫萧遥,你叫什么?”

    “呵呵,我是唐心。”她笑了笑,将他的手从她的肩膀上拿开:“葵花仙子在吗?”

    萧遥挑了挑眉,看着被拿开的手无所谓的笑了笑,双手环胸玩味的看着唐心:“在是在,只不过她不是什么人都见的,你们若想要她也行,三个考验,通过了我就带你们去见她。”

    “考验?”唐心微怔,见个人还得考验?

    “没错,只要你们一人通过考验,那就行了,不过,我师傅这三关可是一直没人过得了。”

    听到这话,她倒是多了几分兴致:“什么样的考验那么厉害?还没人过得了?”

    一旁的李远山见他们几人在那里说,迟疑了一下走上前问:“尊者,那如果过不了呢?过不了葵花仙子还会不会见我们?这次我主要就是为了求葵花仙子给我夫人治病,若是……”他暗叹一声,没有再说下去,他的修为也才到筑基二阶的阶段,连葵花仙子的弟子都比不上,他如何闯关成功?

    “如果闯不过师傅她当然不会见,她在这里是想过几天清闲日子的,又不是专门给人治病的,你夫人的生死与她又有何干?她心情好了就给治,心情不好,一眼也不会看。”萧遥漫不经心的说着,对他们来说,这陌生人的生命与他们又无关,救与不救全看心情。

    见李远山整个人像是没了希望似的,唐心目光微闪,道:“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试试吧!”

    “好,这第一关也容易,走出这片梅花林就成了,不过我提升告诉你们一声,这梅花林可是布了阵法的,进得去,不一定出得来,可要想清楚了。”

    木子黧的目光在唐心的身上打转着,笑盈盈的道:“我觉得你过得了,你瞧见我刚才怎么来的吧?就那样过去就行了,很简单的。”

    “小师妹,你犯花痴啊!”萧遥伸手一敲,就往她的脑袋上打:“闭上嘴一边看着,少说话,要不然就算他们过得了师傅也不会见他们。”

    她摸了摸被打疼了的脑袋,皱着眉头看着他:“二师兄,难得见到个长得比你好看的,你就不允许我犯会花痴嘛!再说了,师傅又不知说什么的,你紧张什么。”

    “行了,别捣乱。”他说着,对唐心和李远山道:“去吧!”

    唐心挑了挑眉:“我又没说我要去试?”瞥了他一眼,她对李远山道:“李老爷,你去试试吧!我就不打算试了,就我弟弟那毛病,我估计葵花仙子也治不好,其实照我说,你夫人的脚都成那样了,想治好也难,犯不着你拿命去赌,再说,我们连葵花仙子都没见着,还不知有没这么个人呢!”

    听了唐心的话,萧遥和木子黧嘴角一抽,这人刚才还说着来都来了,那就试试吧!现在居然自己不试,却让那中年男子去试,又在一边泼着冷水,真不知他到底想干嘛!

    “这……”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小唐兄弟,我还是试试,都来了这里了,就这样放弃我真不甘心。”

    闻言,唐心笑了笑,清眸一眯,看了那梅花林一眼,笑道:“既然你要试,那我告诉你,直走七步右转三步再直走两步再左转六步直走估计就过了这梅花林了。”

    “你、你怎么知道?”

    木子黧和萧遥见唐心竟然就那样轻易的将进林的步伐说了出来,不由傻瞪起了眼睛错愕的看着他。

    “你们两人刚才出来时就是那样出来的呀!看一回就记下了,别说看了两回,能记不住吗?”她清眸带笑,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清冽自信气息,先前木子黧出来是用的是轻功飞掠而出,但那身法她却是记住了,而萧遥则是从梅林中走出,还不紧不慢的她就是想忘记也难。

    见两人神色惊讶,李远山更是震惊的看着唐心,他都真的说对了?这怎么可能?单单注意两人出来时的步伐他就记下了这梅花阵的走法?不由的想起前两日他瞬间拿下那名筑基五阶的佣兵头头的身法和速度,他不由沉思着,总觉得这他不简单,他有想过他会不会居心不良?但他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窥觊的,他也没理由特意接近他,那么,他又是为了什么呢?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二师弟,小师妹,师傅让你们带他们进来。”

    桃花林中传来一道淡漠而冷傲的声音,听着那声音,两人一怔,相视一眼,应道:“知道了大师兄。”说着,看向唐心和李远山:“你们也听到了,连我师傅都惊动了,她要见你们,走吧!”说着,在前面带路。

    唐心牵着拓拔逸跟了进去,而李远山则将他夫人抱在怀里跟在后面进去,其他人则留在外面等候着。

    进了桃林,来到一处洞穴中,进了里面,唐心顿时觉得如进了另一个世界一般,感觉这洞穴别有洞天,灵气弥漫在周围,里面可称得上金壁辉煌,不小的洞府越走却越大,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仿佛进了一个华丽而富美的宫殿中一般,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至极,却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越走,唐心越是震惊,这里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灵器?那个葵花仙子住在空间灵器里面?又借用外面那片桃林掩盖?空间灵器,是因天火炼器师才能炼制出来的稀有灵器,形状各异,因是居住的空间灵器所以可以住人,而且是里面应有尽有,比人间任何一座宫殿都要华丽,若是不想用了收起来,也能如掌心中不起眼的东西收起,若是释放而出,就如同现在,他们身置其中仍觉得空间无限大……

    这葵花仙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拥有空间居住灵器?压下心中的震惊,跟着他们来到前面一处厅中,这才见到了那名葵花仙子。

    那是一名年约二十三四的美丽女子,她斜卧于上方的主位中,墨发梳成一个简单素雅的发形,侧边一缕青丝自然垂落脸颊,半遮半掩依稀可见那美丽的侧脸,此时她正怀抱琵琶拿着布擦拭着,神色认真而专注,好像那琵琶是她的爱人一般,细细的抚摸着,轻拭着,顺着往下打量着,她腰间佩戴着一个并蒂花玉佩,脚蹬一双缎彩青靴,青衣束身,整个人给人一种雷行风厉又深不可测的感觉。

    “看完了吗?”她突然间抬起头来,美目朝唐心看去,视线对上了她打量的目光。

    唐心微怔,回过神来收回目光敛下眼眸抱拳一礼:“仙子莫怪,因不曾想到竟有缘遇见仙子,一时看呆了。”原来,还真的有这么一个葵花仙子存在着?只不过,看她虽然顶着一张二十三四的脸蛋,但那一身修为和气息,谁知会不会已经上了百来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