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 情劫!

    声音一落,黑色的身影率先掠出,快如鬼魅的身影惊呆了众人,只见凛冽的寒剑掠过一道寒光,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扬起,那名流里流气打着夏雪主意的刀疤汉整个人被削成了五块飞起,鲜血飞溅,尸体散落一地,这突如其来的血腥一幕,狠厉而骇人,惊呆了那两个佣兵团的所有人……

    陆镇和他的佣兵团咽了咽口水,压下那股恶心的感觉,饶是他们这总在刀光剑影来回的人见了这样肚肠散落一地极其血腥的一幕都差点忍不住的当场呕吐,虽然知道这狱煞墨染身手非同一般,可再一次见他出手,那速度,真的又一次的让他们内心震撼而惊骇。

    “啊!”

    后知后觉的惊呼声响起,那些佣兵们一个个惊跳着后退捂着嘴狂吐起来,刚才还活生生的人此时竟然被削成了五块散落一地,那些肠子,肢体,散落在周围,浓郁而剌鼻的鲜血一片的腥红,触目惊心!

    “你、你、你们……”

    “杀!”

    冷煞一声令下,冰冷的声音一出,他们与十二龙骑飞掠而出,骇人煞气涌动着,杀意弥漫在空气中,压抑而惊心,只见一阵刀光剑影呼啸着,看着他们仅仅的二十来人出手狠厉而干脆利落的将对方一一秒杀,手起刀落,个个分尸五块,肢体散落一地,血腥味冲天而起,尖叫声,惨叫声,惊慌的求铙声,声声入耳……

    夏雪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面色如常,神如不变,仿佛对他们的手法已经见怪不怪,仿佛他们出手就该如此,两只小老虎歪着脑海分别坐在她的左右两边看着前面厮杀的一幕,相对于她的淡然与冷静,那跟在后面的郭蓉看着前面的一幕惊得跌坐在地上颤颤发抖着,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当看到那些令人恶心的肠子和肢体乱飞着,那张俏脸瞬间变得惨白,只觉一股恶心从胸口处窜起。

    “呕!”

    她趴在地上狂呕着,不敢再去看那前面的一幕,见到了他们这样的杀人手法,她这一刻才对他们打心底惊惧着……

    陆镇和他的佣兵们全站在一旁看着,不是他们不出手帮忙,而是被惊呆了,忘记了他们应该上前去帮忙的,看着他们仅仅的二十来人对付那两个佣兵团的人,那其中有着好几名的筑基修士,而且这是常在灵兽森林抢掠的佣兵,身手与反应都比一般人要快上很快,可现在,当面对着唐心的那些手下,这些人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一个个只有被秒杀的份,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反击。

    看着那前面佣兵团的人一个个的倒下,那地上的尸体越发的堆成小山,看着那十二龙骑的剑和八煞他们的剑都滴着鲜血,看着他们一个个冷冽而孤傲的站在那里,一阵轻风吹过,扬起了他们身上的衣袍,看着他们蕴含着杀气的侧脸,他心中如掀起了一波惊涛骇浪,太不可思议了……这样少数的队伍竟然歼灭了两个佣兵团?

    “这里血腥味太重了,我们得马上离开,否则很容易引来灵兽的攻击。”夏雪开口说着,淡淡的扫过地上的那些肢体。

    “嗯,继续前进!”众人擦拭干净染血的剑,收起从那些人身上取下的乾坤袋这才继续往前走去。

    后面,陆镇的佣兵们敬佩的看着他们前进的身影,对他们团长道:“团长,他们真的很厉害,竟然能在将那些佣兵分肢的同时还能瞬间取下他们腰间的乾坤袋子,那速度,真是太快了!”

    “他们能有今日这样的身手,想必定然也吃了不少的苦,只是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将他们训练成这样出色的人才来?这些人,将来随便放在哪个地方都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将他们训练出来的难道不是他们的主子唐心吗?”

    “唐心一介女子,你们觉得有可能吗?”陆镇边说边往前走:“我也不是没想过是唐心,不过,虽然看到唐心轻易的将那名筑基巅峰的修士给瞬间击败,但她的实力到底强到怎样还是不知的,而且他们的实力和招式看起来不止一样,你们有没注意到?在运用灵气的时候他们也可以瞬间击出武之力,所以,他们全都是灵武双修!”

    “灵武双修?”佣兵们听了这话不禁心中诧异,其中一人问:“我听说,修炼武之力的人如果品阶越高,击出的一掌或者一掌蕴含的力道也越强,武之力的品阶修炼到高峰,绝不会比修仙者差多少,是吧?”

    “也不能这么说,这是两种不同的修炼,如果将两者结合,发挥出的威力将是无穷的。”陆镇说着,深思的目光看着前面的二十几人,他此时真的很好奇,他们到底来自于哪里?

    “等等我……等等我啊……”郭蓉在后面喊着,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那股娇蛮的模样,此时的她浑身狼狈,身上衣裙被杂草划破了好几道口子,肌肤也划伤,渗出了一丝鲜血,脸上沾着泥土,气喘喘的在后面追着。

    一行人前进了近二千米后,来到一处林中才停下脚步,冷煞对众人道:“歇会吧!补充一下体力再看看接下去的是什么样的地方,会遇到什么样的灵兽。”

    “嗯。”众人点了点头,在原地坐下。

    “团长,按地图上写,这前面不远处有个泉眼,我们去那里打点水回来给大伙解渴。”几名佣兵说着,接过众人的水囊就往前面走去。

    “墨兄弟,这一时半会的也到不了玉龙峰,我想唐心也不会有事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陆镇走过来,在墨和八煞人们的身边坐下,说:“墨兄弟,其实我很好奇,你们的手法和身影在掠动时怎么能那样快?你们是受过什么训练的吗?”

    墨看了他一眼,喝着水没有回答。看到他冷漠的模样陆镇脸上的笑意微僵,一旁的夏雪见状,露出了一抺淡笑:“陆团长拥有这样一支出色的佣兵队伍,他们能有这样整齐的队姿和严肃的纪律,想必陆团长也下了不少的心思,而他们也吃了不少的苦,初见时,我家小姐就说,陆团长的这支队伍很出色,也很有纪律。”

    “呵呵,那是,我这支队伍,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单单实力是一回事,就是他们,个个都是一条真汉子,像我们来灵兽森林中出任务,可是一点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没错的。”听到被唐心夸赞,他不由的欣喜万分,像是被大人夸赞的孩子一样心下很是开心,因为唐心的不凡与强大,他的队伍能被她这样夸赞,那是她对他的以及他的众名佣兵成员的肯定和赞赏!

    听了他的话,夏雪唇边的笑意加深了,浅笑道:“看得出来,你们都是真汉子。”

    “呵呵……”

    “啊!”

    突然间,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听到那声音,陆镇本能站了起来:“不好!出事了!”声音一落,他迅速往前掠去,而身后的佣兵也迅速的跟上。

    “我们也去看看吧!”墨站起身说着,也往那边而去。

    陆镇最先冲到那泉眼那里,见,三名来打水的佣兵一人浑身是血的晕倒在地,另一人的一条腿被一条巨蟒咬在口中,另一名佣兵则持着剑往那头巨蟒头上砍着,然而那锋利的剑刃却无法伤到那头巨蟒,蕴含着灵气的利剑砍了数次都仍伤不到那头巨蟒,见状,陆镇迅速上前从空间中取出一把匕首就朝那巨蟒的口中剌去,匕首还没剌入巨蟒的口中,那巨尾一甩就朝他抽去,陆镇当即避开再飞扑上前,匕首一模再一竖的架入那巨蟒的口中,在那巨蟒因剌痛而张大口的同时他迅速将那名佣兵拖出退至一旁。

    “老张,你怎么样?”陆镇连忙问着,看着他腿部尽是血迹,而那被巨蟒咬到的地方深可见骨,鲜血渗出滴落地面,看得他心头不由的一沉:“老张!你要顶住,我马上给你洒些药包扎起来,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团长,我、我、我这条腿看来是要废、废了……嘶!”那名佣兵惨白着脸因伤口的剧痛而无法控制的颤抖着腿。

    “噗!”

    另一名佣兵被那条巨蟒击中,整个人飞起撞落在一棵大树上,一口鲜血喷出,趴在地上想起却起不来,随后赶来的众名佣兵迅速上前将他扶起,而剩下的则去对付那条巨蟒。

    当墨他们赶到时,看到的就是那佣兵团的人伤了几个,而剩下的一些则在对付着那条巨蟒,定睛一看,是一条圣兽五级的巨蟒,见那泉水边鲜血一大滩,他们来到陆镇的身边,见那名佣兵的一条腿几乎被咬断,此时任由陆镇怎么往那伤口处洒药,那些鲜血仍如泉水一般往外涌着。

    “他伤得很重,我来吧!”夏雪蹲下在他的腿处点住了他的穴道,然后从空间中取出唐心给他们的止血药粉,一旁的陆镇见状连忙把自己手里的药粉递给她:“夏雪姑娘,用这个,这个就是专门止血用的。”

    “你那个不用,对付一般伤口还可以,他这伤口太伤血流太快了,你那个药起不到作用。”说着,她先将一颗药丸给他服下,这才将药洒落在他的腿处,见到那伤口深可见骨几乎断裂,她神色不由一凝,当下也不容多想,先将他的伤口作简单包扎处理好。

    那名佣兵痛得冷汗直冒,因吃了夏雪给的药才好了一点,可嘴唇仍因剧痛而颤抖着。陆镇看着他的腿,心里尽是满满的自责:“老张,你放心,我一定请最好的医者治好你的腿!”

    “团长,我、我知道我这腿是没用了,这都快断了,我、我是知道的……嘶!”他说着,却仍扯出一抺笑:“这样也好,以后可以在家休息了,不用出来跑了。”

    “行了老张,你别说了!”

    陆镇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心里很是难过,他们都是吃这一行饭的,不用佣兵,他们家里人吃什么?虽然说这些年过的日子好些了,可这都是他们当佣兵拿命换来的好生活,他的佣兵团只有四十几个,但个个都是他的好兄弟,他们出任务都有好些年了,一直谨慎行事,从没有一人因当佣兵丧命,可这一回……

    “砰!”

    一声巨响传来,只见那条巨蟒被众名佣兵打倒在地,原来,因那条巨蟒身上的皮很是厚实,防御力强刀剑根本伤不到,他们就改为攻它的眼睛和嘴巴,众人合力终于将那条连伤三人的巨是蟒给拿下了!

    “团长,老张怎么样了?”扶着受伤的两人过来,看着正在处理伤口的夏雪,众人心下一阵感激,看到他们的兄弟伤成那样,心里又很难过,要是他们早点过来,也许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夏雪包扎好后,这便站了起来,看着他们道:“他的腿伤得很重,骨头被咬断了,也仅仅只有一些皮肉连接着,极有可能以后……”她顿住了声音,相信他们明白她的话。

    伤得太深了,如果是小姐在这里,或者还有救。

    “好大夫很多,应该是治得好的,老张,你不要担心。”

    “对啊!你瞧以后我这条胳膊不是也伤得很重吗?现在一样也可以挥刀舞剑,放心,没事的。”

    “就是,我们一定找大夫帮你治好!”

    那佣兵扯出一抺苦涩的笑:“夏雪姑娘都说了,伤得很重,骨头都断了,只有一些皮肉连接着,我这条腿,看来是废了……”

    见他那样,众人不由沉默着,当佣兵虽然危险,赚的也是血汗钱,但他们别的都不会,也只会当佣兵这一行,如果,不再能当佣兵了,那他该怎么活?

    十二龙骑沉默着,八煞也沉默着,墨看了陆镇他们一眼,冷漠的别开了眼,顿了一下,却是开口:“也不全没救。”

    夏雪朝他看去,有些诧异于他会开这个口。因为她也知道,或者,小姐能救,只是,现在小姐没在这里。

    听到他出声,陆镇也错愕的看向他,众名佣兵更是急切的问:“有什么办法?真的还有办法吗?”

    “这期间先用夹板固定他的腿,等找到我们主子,她也许救得了。”

    虽然诧异于他所说的话,但凭着他们的为人,陆镇觉得至少也有五成的机率他才会开这个口,当下点点头道:“那好,我们这阵子帮他上药后就用夹板固定着,好在现在天气较冷他的伤上了药短时间里也不会恶化。”

    闻言,一名佣兵从乾坤袋子中取出抬架,几人将那名佣兵们放在去,另外的人则留下处理着那条巨蟒,当中用水能量化成冰将被分成几截的巨蟒冻起来分别装进几名佣兵的乾坤袋子里,打算到时出了灵兽森林可以把这巨蟒肉拿去卖。

    与此同时,另一边,唐心跟着那些魔修来到一处芦苇丛中,看到那一大片的芦苇丛她当即停住了脚步,想起了那时看的地图中所画的这片芦苇,当时地图上面注着,这片芦苇有一种叫八步钉的毒蛇!一种速度极快身形细小的毒蛇,而且还是成群的,那么……

    想到这,她清眸微闪,先从空间中取出一颗解毒丹服下,经过她修炼炼丹术后改造,她的解毒丹可解百毒,就连是小丹的那种剧毒也能解,所以若是毒蛇,先服下就算不测被咬到了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就在她服下解毒丹后不久,芦苇中隐约也传来了细微的咝咝声音,她拨开芦苇跟着进去,因为这一片地方没有参天大树遮掩,附近很多的飞行掠食灵兽都盯着,所以没人会御剑飞行或者提气而起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

    “左使,你听是什么声音?”一名魔修听着那咝咝的声音越发靠近,而且也越多,不由的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却只看到那片比人还要高出半截的芦苇丛。

    “咝咝……”

    “怎么好像是蛇?”

    “啊!真的是蛇!左使,快走!好多的蛇……”

    突然间,惊慌的声音响起,看着那一条条从芦苇丛中钻出与芦苇一个颜色的细小毒蛇,他们脸色蓦然一变:“坏了!进了蛇群了!”

    “快走!快!”

    “啊!左使,我被蛇咬到了……”一名魔修一张脸迅速变得紫黑,毒素入体瞬间蔓延惊呆了那些魔修。

    “起!”那名左使一见唯恐被毒蛇咬到,想着先唤出飞剑迅速离开这里再说,谁知当飞剑一出,才打算跃上时却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声的鸣叫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只见一群飞行灵兽正往这边而来,上百只飞行灵兽布成了一张大网让人无处可逃,若是此时跃上飞剑定然成为那上百只飞行灵兽的腹中餐!

    想到这,他只有气御剑引着那些飞行灵兽离开,自己则一边以威压震退那围上来的毒蛇,只是这样一来应付不过来,眼见几条蛇窜了过来,他当即伸手就打算将那被遗在一边的小孩拉上前来挡,可他的手还没碰到拓拔逸,一道银针从芦苇丛中掠出射向了他。

    “咻!”

    “嘶!谁!”他倒抽了一口气,阴沉着声音问着,目光朝周围看去却被芦苇挡住看不见人。

    芦苇丛中微动,唐心趁机上前将将一颗解毒丹塞进拓拔逸的嘴里,一手提着他也顾不得那些魔修便使用幻影步往前掠去,诡异的步伐快而飘渺,看着踩落在地上却又似踏在风上,因芦苇丛生又高人一大截,想看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人又出现在哪个地方,而那魔修也没时间去想这些,见跟着他来的十几人全都被毒蛇攻击倒在地上,他一咬牙,再也顾不得什么的提气飞跃而上避开了底下的毒蛇,为了避开成群出现的飞行灵兽,他以最快的速度往林中逃去。

    “拓拔逸!”

    来到安全的地方,她唤了唤他,见他神色还是那样,不由微头一皱,上下扫了一圈,见他的小腿处被蛇咬伤,当即将毒逼出,做了简单的包扎,往林中而去,来到一棵大树下看了看,带着他便跃上了那一棵叶子茂盛的参天大树。

    在树上坐下后,借由树叶遮掩便开始帮他施针,本来他已经有些好转的了,只要再施几回的针和逼出他体内的邪魔之气再借由续血之疗就可让他恢复正常,可又让跟那些魔修在一起互相吸食了魔气,真是该死!

    因运功而渗出了汗水,体力也有些不支,但看着他印堂处的黑色气息消失了,她总算放下心来,答应了拓拔野就得看管好这小鬼,要不然以后她拿什么还给人家?

    见天色也不早了,她便直接在树上歇着,打算等体力恢复了,休息一下明日再往玉龙峰而去,拿出灵果递给拓拔逸:“来,吃果子。”见他懂得伸手来接,这才笑了起来,总算是没白费她一番灵力。

    夜色降临后,她才看到不远处的林中有人点起了火堆,想着不是一些来历练的家族就是一些佣兵团,便也没去注意闭目休息着,直到林中传来了一声声狼嚎声时才醒了过来。

    “呜嗷……”

    听着那狼嚎的声音她不由的一叹,这林中的灵兽还真的不少,每一个地方都有,想要安稳的睡个觉也难,伸了伸手脚,听着那前面的那一伙人好像跟狼群斗起来了,她取出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并不打算理会,只是,当看到几道身影从在林间掠过时,不由挑了挑眉,拉上拓拔逸便往前面而去。

    在林间御剑飞行,这些人倒是潇洒,看看那几人到底是什么人去。

    “呜嗷……”

    “保护好夫人!保护好夫人!”一名中年男子沉声大喝着,命众人将一名晕迷着的美妇人保护起来,他们一行七八十人,来到这里只剩下五十几人了,此时十几人护着那名昏迷的妇人,剩下的则对付着那些狼,却因那些狼是风属性灵兽,动作极快,他们根本伤不到它们。

    “咦?师兄,你们看,是七阶风狼,我们要不要帮上一把?”一名容颜娇美的女子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那底下的一幕,站在飞剑之上的她,衣裙飘飘,娇俏可人,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灵动而狡黠,让那底下正应付着风狼的众人见了不由一怔,错愕的看着他们三人。

    尾随而来的唐心也正打量着他们三人,那三人看似仙门中人,身上气息浓郁而强大,那名女子娇俏可人,透着一股古灵精怪的狡黠,而那两名男子,其中一人身穿黑色蟒锦服,面容冷峻气质不凡,他负手站在飞剑之上,一双黑瞳看着底下的众人,神色淡漠而孤僻,但那一身气息却比她还要强,她估计,这名男子少说也是金丹期的修士!

    而另一名男子一袭玄色锦衣,面上带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身上的气息比那名女子强,却经那名男子弱,应该是筑基巅峰期的高手,三人的年纪都不大,却有一身那样的修为,倒不由得让她心下多了一分好奇,是什么样的仙门才出了这样三名出色的仙门弟子?

    “小师妹,你明知大师兄对这些事情向来都是不管的,你要帮就帮,何必问他呢!”那玄衣男子笑了笑说着,一双眼睛扫过那底下昏迷的那名美妇人:“这倒奇怪,灵兽森林危险万分,竟然还有人抬个活死人进来?”

    底下的中年男子听闻他们的话,又见他们身上气息强大,当即连忙求救:“几位尊者,在下李远山千里而来冒着危险是来求葵花仙子救我夫人的,还请几位尊者相遇,大恩大德,在下永生难忘!”

    “咦?原来是找师傅的呀!那更应该得救了,嘻嘻……”女子狡黠一笑,双手一翻,两个银环带着火焰飞袭而出,朝那些风狼袭去,银环因她的控制而转动着,弥漫在上面的火焰呼呼而响,狼本身惧火,一见那银环冒着火焰追着它们,不即飞快的往林中逃去。

    看着女子轻易的便击退了狼群,李远山欣喜的连连道谢:“多谢尊者相救,多谢尊者相救!”想到她刚才的话,又小心翼翼的问:“尊者,您的师傅莫非就是葵花仙子?”

    “是啊!”女子笑盈盈的应了一声,看向身边的师兄打趣的道:“大师兄,师傅说你情劫将至今日必定会遇上你历劫之人,怎么我们出来了一天了,仍没见着半个像是你情劫的女子?莫不是会是那个美妇人?”

    那名墨衣男子沉默着,依旧面色冷漠,半字不说,而旁边的那名玄衣男子则笑了笑:“小师妹,你就别开大师兄的玩笑了,师傅可是说了,大师兄的这情劫啊!避无可避,那个女子必定是他丧命的劫难,唯一化解的方法就是找到那名女子在大师兄还没动心之前将她杀了,否则啊!大师兄的命休矣。”

    “可师傅也说了,这是大师兄的情劫,无论怎么样都得经历的,我倒是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女子才会让咱们大师兄心动呢?可这都在这东边找了一天了,师傅所说的那个女子都还没见着。”

    听着他们的话,唐心心头微惊,敢情那个叫什么葵花仙子的还会掐指一算?这狗血的事情总是多,应该不会是在说她吧?不可能不可能,她都有了沐宸风那家伙了,不过,她不是那个墨衣男子的对手,而且这几人的实力都不弱,还有他们口中的那个师傅,她还是保险一点好,换成男装行走估计会方便很多。

    “好了,回去吧!”墨衣男子冷声说着,御着飞剑就要离开。

    见他们要走,李远山连忙问着:“几位尊者,能否带我们去拜见葵花仙子?”

    “你们沿着这条路直走,过了前面那座山看到一片桃花林如果我师傅愿意见你们,自然相见,若是她不愿意见,那你们就离去吧!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女子笑盈盈的说着,这才与两位师兄一同御剑离开。

    “多谢尊者指路,多谢尊者!”李远山连连道谢着,吩咐众人先整装,待天亮就出发。

    暗处,唐心想了想,便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套白色的男装换上,然后装着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从林中跑了出来:“救命啊!”

    “什么人!”李远山警惕的喝着,回头一看,见是一名宛如滴仙一般的男子和一名小孩时,不由的一怔:“你们是……”

    “这位大叔,我和我弟弟与家人失散了,刚才听到狼声吓死我们了。”唐心拍了拍胸口一脸的惊慌。

    闻言,李远山沉思着,打量着两人,见那孩子目光空洞而呆滞,而那白衣男子也只是一名炼气期的修士,心下也放松了警惕,想着这两人应该真的是与亲人走散了,便说道:“小兄弟,既然你们跟家人失散了,那不如就先跟我们在一起吧!这林中灵兽很多,危险重重,我看你也只是炼气期的修真者,还带着你弟弟在林中乱走太危险了,我们人多,跟我们在一起至少能有个照应。”

    听到这话,半敛着眼眸的唐心目光微闪,想不到这李远山心肠倒是蛮好的,当下抬眸感激的看着他:“那就真的多谢大叔了,他们都说灵兽森林坏人很多,没想到我难遇上大叔这样的好人。”

    “呵呵……”李远山笑了笑:“相遇便是缘,刚才我们被狼群攻击,也幸得几位尊者相救才能脱险,对了小兄弟,这灵兽森林这样危险,怎么你的家人还带着你弟弟进来了?而且我看你弟弟似乎……”

    “不瞒大叔,我弟弟得了怪病,问了很多医者都没办法治好,听说这灵兽森林里住了一位葵花仙子医术很厉害,我们才想着带他来拜见那位仙子,只是没想到躲避灵兽的攻击我们两人和家人走散了,现在也不知他们在哪里。”

    “哦!原来是这样,那真是巧,我也是带我夫人来求见葵花仙子的,刚才那几位尊者已经告诉我们如何找到葵花仙子,明日我们便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