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 好!就五马分尸!

    “我看你和两头小虎崽也有缘的,就这样说了吧!你把它们契约了就留下它们。”唐心笑了笑,看向那母虎:“你应该没意见吧?”

    母虎打量了夏雪,半响,这才点点头:“好。”它很异讶这个人类竟然会不自己契约,真是个奇怪的人,要知道,它们白纹虎可是虎中之王,成年的白纹虎战斗力可是惊人的。

    见状,夏雪揉了揉两头小虎崽的头,而它们似乎也知道什么似的,正仰着头用着那纯真如孩童的目光看着她,她柔柔一笑,盘膝坐在地上,咬破了手指念契约咒,当光芒带着她的那一滴鲜血分别没入两头白纹小虎的额头时,因与两头白纹小虎王契约,她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发生了变化。

    只见,天空瞬间一闪,一道雷电闪过之际,底下的众人顿时一惊,看着那漆黑的夜色划过一道道的闪电,而盘膝坐在地上的夏雪身上灵气涌动的同时,身上的气息似乎与夜空的闪电相呼映着,一一刻,只听一声惊雷声响起,狂风拂过空气摇得林中的参天大树和杂草沙沙作响,闪电咔嚓的一声从夜色中击向夏雪。

    众人心头大惊,想要上前,却被唐心挡住了:“全部迅速退后!不要去碰她!”小雪是变异灵根电属性,雷电对她是起不到作用的,相反,因契约的关系,她身上的灵气澎涨而起,她体力的闪电能量与天上的相呼映,或者,还会变得更加强大!

    “唐心,那可是闪电,被击中会没命的!”陆镇沉声说着,不明白她怎么就放任着不管了。

    “我说没事就没事,不用担心。”她看向那两头趴在她身前的小老虎,两虎一人的气息在相互连窜着,只见那道从天而降的闪电击中夏雪的身体,顿时将她体内的电属性引发出来,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在往外涨着,就连那两只小老虎也同样的在进阶,这一幕,惊得周围的人不由惊呼出声。

    “天啊!她那是在进阶!那两头小老虎也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被闪电击中她却相安无事?这也太诡异了!”陆镇的佣兵成员一个个惊呆了,看着那诡异而不可思议的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为什么她进阶,连那两头小老虎也跟着进阶了?那只是两头几个月大的小老虎啊!她这一进阶,竟然将两头只有灵兽品阶的小老虎提升到圣兽品阶,这、这、这也太诡异了!”

    那同样退到一旁的母虎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品阶在瞬间往个直涨,心中激动不已,原先它还担心着那闪电会伤了它们,可现在却看到它们的实力一瞬间变强,跟人类契约了有这样的好处吗?以前怎么不曾听说过?

    八煞和墨以及十二龙骑他们都知道夏雪是变异灵根电属性,她的修炼进阶速度很快,只是没想到,她才契约了两头小老虎这品阶一下子从刚进入筑基期的修士涨到筑期三阶的修士,比墨的品阶还要高一个品阶,让他们也诧异了一番,心下暗想着,莫非,契约了灵兽本身也能让实力瞬间提升?

    “契约灵兽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提升实力品阶的,这要看机缘。”唐心似乎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一般,在这时开口着,看向他们笑道:“不过,你们就算不是在契约时进阶,也能在战斗历练中进阶,这个不用急的,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是,主子。”众人点了点头,看向夏雪和两只小老虎。

    只见,随着她身上气息慢慢的敛起,那缠绕在她身上的那如同闪电一般的亮光也随着消失在她的身体里,当她睁开眼时,嘴一动,手指一指,一道闪电跃动在她的指尖,看到那抺明显变大的闪电,她看向唐心,欣喜的道:“小姐,我的电属性的威力增加了,品阶也跃了两级。”

    “主人,主人。”

    两头小虎崽扑进她的怀里兴奋的蹭了蹭,与夏雪契约的它们可以说人话,也可以与她神识相通,跃进圣兽行列的它们兴奋不已,因为它们出生才几个月,就跃身成为圣兽了。

    这时,化身人形的母虎上前,来到两头小虎的身边,露出了一抺慈爱的笑意:“来,我帮你们开启承传。”

    承传,就如同告诉它们白纹虎的一切事情,包括对大陆的认知和开启智力,让它们将来碰到事情时也有自己思考自己处理,一般来说,灵兽都是一岁以后才开启承传的,也有的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开启承传,开启承传就如同成为,告别童年,将要有承担的责任。

    “去吧!”夏雪轻声说着,示意两头小老虎过去。

    两头小老虎看了看她,便迈步上前,来到它们母亲的面前乖乖站好。只见那化成人形的母虎伸出手放置在两头小虎的头上,两道光芒从掌心弥漫而出,直至没入两头小虎的身体里面消失不见。

    “好了,你们已经是契约的灵兽了,以后要好好跟着你们的主人,知道不?”母虎轻声说着,轻顺着两头小虎的毛发:“你们的父亲离开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得留在这里等它,以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去走了。”

    两头小虎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伸着爪子握着它的手,低低的呜呜叫着。

    一旁的唐心见状,眸光一闪,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丹药递给那头母虎:“你身上的伤拖到现在很重,这颗丹药吃了吧!能让你恢复得快一点,只有实力恢复了,你才能在这强者生存的灵兽森林中活下去。”

    母虎看着她递上来的丹药,怔了怔,继而接过,开口道:“谢谢。”收起丹药,转身化成白纹虎的原形,纵身一跃消失在林中深处……

    “啊!”

    一声惊呼声打破了瞬间的安静,只见,不远处的火堆边,郭蓉惊醒的跃坐起来,慌乱的看了看周围不见她父亲和族人的身影,却只看到唐心他们一伙人在不远处,像是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感觉脖子处一阵冰凉,正要伸手去摸,却惊见一个蛇头探了过来。

    “咝咝……”

    “啊!蛇、蛇、蛇……”尖叫过后,又昏了过去。

    看着她突然惊醒起来闹出的这一场戏,唐心一行人面色如常,淡淡的瞥了一眼后便移开了,而陆镇和他的佣兵成员们则打了个冷颤,让条蓝灵蛇环在她的脖子,不吓死就已经算好的了。

    “休息一下吧!养好精神最重要。”唐心说着,走到火堆边坐下,众人也跟着过去,围着火堆坐下,有的闭目调息,有的则倚着树休息着,而陆镇他们仍在想着为何刚才闪电击落夏雪的身上她却没事?本想问的,可见他们一个个都准备休息,便也作罢。

    次日,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斜落于地面,陆镇一行人已经起整装好,唐心他们则不紧不慢的吃了一些果子之后才站起来,一行人都准备继续往未知的林中而去时,却仍有一人躺在那火堆边睡着。

    “起来!”冷煞走过去用脚踢了踢她。

    地上的郭蓉皱着眉头醒过来,看到冷煞那一张脸,顿时一惊,张开嘴还没尖叫出声,一枚果子已经塞进了她的嘴里堵住了她的声音。

    “闭嘴!”冷煞喝了一声,眼中尽是警告之意。

    “还愣着干什么!起来!”

    “父亲、父亲……”她朝周围看着,却找不到她的父亲,心里又惊又慌,脖子处的冰凉和那蛇信子的声音让她僵硬着身体不敢乱动,就怕被蛇咬了一口。

    “他们已经走了,从现在起,你得跟在我的身边,起来!再不起来,不保管你脖子上的小丹会不会咬你一口!”夏雪淡淡的开口说着,睨了她一眼,道:“记住了,别想着逃跑,你是跑不掉的,乖乖听话兴许哪天我家小姐心情好了还会放你回去,知道不?”

    郭蓉看向前面的唐心,再看看面前的夏雪,和一旁冷着一张脸一身煞气的男子,连忙站了起来,哭喊着:“你们为什么要捉我?我、我什么都不会的,你们还是放了我吧!”

    “谁让我看你不顺眼呢?正巧那小鬼头需要血,就捉你来将就将就,不过你放心,一天也就一次,死不了的。”唐心笑了笑,迈步往前走去:“走吧!再不走,直接让小丹把她吃了。”

    听到她的话,郭蓉又惊又惧却又不得不跟上前,他们全都走在前面,只有她走在后面,看到林中杂草丛生,怕跟丢了迷了路到时她也是死路一条,当即连忙跑着跟上前,来到那名白衣女子的身边,见她的身边多了那两只小老虎,不由的怔了怔,似乎,发生过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陆团主,你有没这林中的地图之类的东西?”唐心边走边问着,她在虎啸大陆所得到的只有到达灵兽森林外面的地图,却没有这里面的,进了这里里面后她也很好奇到底有没这灵兽森林的地图,毕竟,这地方大成这样,而且到处杂草丛生,蔓藤缠绕,如果不是前面的人用剑削开前路的杂草,只怕一路走来也得被杂草刮伤。

    “这里的地图?你们进来时没带吗?”陆镇错愕的看向她:“这灵兽森林无边无际又杂草丛生蔓藤挡路,如果没有地图的话就是进来了也未必出得去,你们难道没带地图就进来了?”

    “是没有。”

    “你们也太大胆了。”陆镇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说:“我这里只有一张,等找个地方休息时我拿出来给你看看,这灵兽森林如果没有地图是走不出去的,真不知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扑扑……”

    突然间,林中上方传来一阵似鸟拍动翅膀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些似鸟又似兽的啼叫声,那声音由远到近,仿佛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唐心他们听到那声音时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去,却只看到头顶上那茂盛的树叶,而陆镇和他的佣兵们听到那声音却是神色一惊,当即大声喝道:“是天嗜雄鹰!快趴下!不要动!”

    唐心见他们一众的人全部扑入草地中屏起呼吸,当即也迅速隐入草丛中,趴于草丛中的众人只听头顶上传来一阵强大的风劲,他们微抬头看去,见一只只巨大的雄鹰啼叫着拍着翅膀从他们头顶上掠过,来回的盘旋了几圈后又往别处飞去。

    待那些巨大的鹰离开后,唐心皱着眉头问:“陆团长,这天嗜雄鹰好像是只是七阶的灵兽。”

    闻言,陆镇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你不会告诉我,进来这灵兽森林这么久你们都没遇到这天嗜雄鹰吧?别看它们只是七阶的灵兽,攻击力可是非常强大的,而且一出动便是群体,正是因为这林中有着十几种飞行的灵兽会在灵兽森林中捕食,凡是进了这灵兽森林的修士都不会御剑飞行,想在这灵兽森林里面飞行除非拥有强大的防御法器,否则那就是将自己暴露在十几种飞行灵兽的视线之中,将生命置于危险之地。”

    听到这话,唐心众人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他们还真不知这事,进入这灵兽森林后他们也没有御剑飞行,倒也没遇过那些状况,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明白了一点。

    “对了,从姓郭的那些人身上拿来的那些东西里面有没地图?”她回头看向龙一,示意他找找看。

    龙一将东西翻出,找了找,因有上百人的乾坤袋和空间戒指,这一时半会的想找也找不出,夏雪见状,看向了郭蓉:“你应该知道吧?”

    郭蓉带着惧意的看了他们一眼,感觉脖子上的蓝灵蛇在动,身体一僵,点了点头:“二长老的乾坤袋子里就有一张。”

    “那个在我这。”唐心从空间手镯中找出先前丢进去的那个乾坤袋子,在里面找了找,终于找到一张原先不被她放在眼里的一张纸,打开一看,果真是这灵兽森林的地图。

    盘膝随意的坐在草地上,她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灵兽森林的地图,惊讶的发现,这张地方画得很详细,在什么地方,什么区域会出现什么样的灵兽都有注明,而这整个灵兽森林可说是一望无际,山连着山,峰连着峰,一座接着一座形成了这灵兽森林,果然,若没有这地图在手,想要走出这灵兽森林真的不容易。

    “我们现在位于下坡岭,你们看,这地图上面的这片森林的上方画着的正是刚才所见的天嗜雄鹰。”她指着图纸示意八煞他们过来看,又指了好几处地方,道:“根本这上面所注明的,出现天嗜雄鹰的地方正是较危险的林子,这里不仅有高阶的灵兽,还得防着杂草丛中的毒蛇,大家要小心了,刚才那些天嗜雄鹰在前面还会出现的,它们在这片地方活动得最多。”

    “团长,你说他们会不会不是修仙界的人?怎么连这些都全不懂?”一名佣兵上前小声的说着,看着他们那二十几人围坐在一起研究着地图,真的是诡异得让人难以相信,没有灵兽森林的地图,他们竟然敢进来?

    另一名佣兵摇了摇头说道:“不太可能,不是修仙界的人他们有那样的实力?”

    “好了,不要说了,他们来自哪又与我们有何相干?你们只要知道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就好,其他的不要过问太多。”陆镇说着,道:“既然他们在看地图,那我们也在这里休息下吧!前面危险重重,大家要提高警惕了。”

    “是。”众名佣兵应了一声,都在原地坐下,不时的打量着那一边看着地图一边不知在商讨着什么的唐心一伙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突然间,原本呆坐在一旁的拓拔逸猛站起来提气就往林中掠去,这突然而来的一让唐心一惊:“糟了!林中有魔修,魔气弥漫引去了拓拔逸!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找他回来!”声音一落,唐心同样飞掠往前而去,青色的身影快得如同闪电,而众人更是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待他们站起来想要跟去时,却见林中已经没有她的身影。

    “魔修?主子能应付吗?”八煞拧着眉头低声说着,心里仍有些不些放心。

    “应该没事的,我们坐下等吧!”夏雪说着,朝看着唐心离去的方向,不知为何,她觉得小姐这一去,他们又可能走散了。

    陆镇站了起来,道:“各位,这林中凶残万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失散了好,既然唐心让我们在这里等,那就等等吧,也许她再过一会就回来了。”

    “嗯。”众人点头应着,这才坐下等待。

    另一边,唐心追着拓拔逸来到一处林子时却不见了他的身影,不由的放慢了脚步,释放出神识朝周围扫去,想查探他缺在的位置,当感觉到前面不久远有些动静时,她敛起身上的气息靠近,见,杂草前方,十几名魔修正吸食着十几名佣兵的精元,地上倒着十几具尸体,在那些魔修的周围的空气弥漫着一股邪恶的黑色气息,而拓拔逸正站在魔修的前面张开着双手身体本能的与那些黑色的邪恶气息弥漫在一起。

    好强的魔气!难怪拓拔逸会被引了过来,这些魔修吸食了那一队佣兵的精元,实力大涨,而拓拔逸就站在他们的前面,她要如何才能将他这带回?

    一边思忖着,一边看着那前面不远的拓拔逸,这小鬼她本打算用那个郭蓉帮他换血的,谁知他却跑这里来了,净是找麻烦。眉头母微皱,手一翻,几枚银针出现,她正打算给他们来几针试试他们的实力时,却见他们随意的将那些佣兵丢在一旁,然后走向了拓拔逸,大手一提打量着他。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个魔修?哪来的小鬼头?”

    “带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走!”声音一落,他们当即提气往林中掠去,看得唐心一阵傻眼。

    就这样走了?连拓拔逸也带走了?回头看了身后不远处,她一咬牙,提气跟上,不知过了多久,见那些魔修来到了一个洞穴当中,她放轻着脚步走了进去,一边听着里面的谈话声。

    “不要节外生枝了,我们这次来是寻龙珠的,你们出去那么久,可有什么线索没有?”为首的一名魔修阴沉着声音问着,看向了那出去的十几名魔修。

    “左使,我们从一个家族的人口中得知,修仙界里的正派修士和东边的几个家族不知怎么也知道了龙珠的事情,灵兽森林中来了不少的人,全都是冲着那颗龙珠来的,而且属下从那些人的口中得知,那颗龙珠在玉龙峰里由上古神兽青龙镇守着,只怕,想要拿到那颗龙珠不容易。”

    “别说废话,我们的目的就是那颗龙珠,无论用什么代表都得拿到手,魔王千岁寿辰将到,到时魔修界的魔修都会到场,那颗龙珠可是上古宝物,用它来献给魔王最好,既然那些修士知道龙珠在哪就先让他们去找,几大家族和那些佣兵到时势必会因抢夺龙珠而打起来,我们跟在他们的后面,一旦他们找到龙珠就将它抢过来!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那颗龙珠!”

    “嗯?那个小鬼是怎么回事?”为首的那人阴狠的目光一扫,落在拓拔逸的身上。

    “回左使的话,这个小鬼是我们在外面遇到的,估计是我们在吸取那些佣兵的精元时把他引来了,不过这个小鬼有些不太对劲,这眼睛一直是空洞无神的。”

    为首的魔修走近一看,冷笑一声:“这小鬼中的是摄魂**当然不对劲。”说着,掐起了拓拔逸的下巴:“不过这会是哪个魔修对他使用了摄魂**?摄魂**可不是普通的魔修就能做到的。”

    “左使,那这个小鬼要不要留着?”

    “留着吧!兴许有用。”那人大手一挥说着,又道:“既然龙珠在玉龙峰,那我们走到,到那边去等那些人。”说着,带着众名魔修就往外而去。

    唐心听见了他们的话,当即退到外面隐身藏入草丛中,玉龙峰,从这里到玉龙峰可不容易,要知道这前面还有几个有着凶残灵兽的林子要过,而且还得翻过两座山峰后才能见到玉龙峰,拓拔逸在他们的手中,既然这样……

    她眸光一闪,看着那些魔修从洞中走出带着拓拔逸就往林中而去,她闭上眼睛感受一下能不能唤到小丹的存在,微顿了一下她也跟在他们的后面掠去。估计离得有点远了,不过还好小丹是圣兽,应该听得到她的话,她让他们到时在玉龙峰汇合就可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把那小鬼救出来,否则让他跟在那些魔修的身边太久,她这阵子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另一边,在原地等着的众人越发的担心着,这么久了还没回来,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

    “不行,还是去看看好点!”

    “去哪看?我们连主子现在在哪都不知道。”

    八煞众人沉默着,拧着眉头不脸的担忧,而这时,那缠在郭蓉脖子上的小丹撑起了头开口道:“主人让我们去玉龙峰,拓拔逸被一群魔修带去玉龙峰了。”

    闻言,众人当即拿着地图查看着:“玉龙峰,是这里!”他们指着一处四面环山形似玉龙盘卧着的山峰:“这个地方就是玉龙峰,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要去到玉龙峰除了这一条路,还有这一条,主子走是这个方向,应该是往这一条走去,我们可以走这一条,比较近。”

    “那好,现在就走!”墨起收地图说着。这时,陆镇走了过来:“你们真打算去玉龙峰?那个地方我听说有上古神兽青龙镇守着,很危险。”

    墨看向他,道:“我们主子在那里,所以我们必须去,你们不必再跟着我们了,就此别过。”

    闻言,陆镇皱了皱眉头,顿了一下道:“唉!你们对这灵兽森林不熟悉,很容易遇到危险,既然你们执意要去,那我们与你们一道去吧!至少遇到危险也能多几个人出一分力。”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多谢陆团长了。”夏雪轻声道谢着。

    众人起身后便往玉龙峰出发,然,走了大半天后也没休息,那原本还能跟在中间的郭蓉渐渐的落了后,到最后她直接坐在地上喊着:“我走不动了,休息一会吧!”

    夏雪回头扫了她一眼:“收起你大小姐的娇气,就是走不了你也得走,否则,误了我们的事,饶不了你!”

    “可是我真的走不动了,我都没试过走这么快又这么久不休息的,我的脚都磨出泡了,痛得不得了,真的走不动了。”她坐在地上拭着汗,一副累到不行的模样。

    在场的人都不是娇养惯的,对于这点路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他们急着到玉龙峰与主子汇合,路上不能太耽误时间。想到这,夏雪眸光一冷:“既然你走不了了,那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

    听到这话,陆镇众人一怔,不解的看向她,而郭蓉更是欣喜的点了点头,谁知下一刻听到夏雪后面的话时,整个人却慌了。

    “小丹,不用管她了,我们走吧!”夏雪伸出手,示意小丹盘上她的手,只见蓝光一闪,小丹离开了郭蓉的脖子缠到了夏雪的手腕上,众人一见,当即迈步就离开,一刻也不多停留。

    “啊!不、不要丢下我啊!我会被灵兽吃掉的!”她一慌,连忙站了起来朝他们跑去,在这灵兽森林里若是落单了,绝对会死得很快!

    前面的人继续大步的走着,知道后面那郭蓉在跟着也不回头,倒是陆镇回头看了几回,这样一来,她就算是想停下休息只怕也不敢了,不得不说,这夏雪姑娘这招真狠,连威胁都不用她就自己跟着来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抄着近路走也会遇见鬼,这才走没多久,他们就被两个佣兵团的人给围住了。

    “哟!看来今天大丰收了。”为首的是一名流里流气的佣兵,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他的目光掠过众人,落在夏雪和后面气喘喘的郭蓉身上,顿时生出了邪念:“那两小妞长得还不错,老子在这林中混了几个月了,都有几个月没碰过女人了!看来今天运气真好,嘿嘿……”

    夏雪神色如常,只是眸光冷了几分,而十二龙骑和八煞以及墨他们则沉下了脸,眼中划过一丝杀意。陆镇和他的佣兵们则擦了擦汗水,为对方的无知和愚蠢而捏了一把冷汗,别的人不去拦,偏偏拦上他们了,还说是他们运气不错?拦上他们也就罢了,却还言语轻佻的打着夏雪的主意,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到那十二龙骑和八煞还有墨他们一个个身上的煞气低沉了几分,身上的杀气在弥漫着,他不由心口一提,微微退后了几步,这些人,光是这煞气与杀气就叫人受不了,真不知那些人怎么就敢盯上他们了。

    “大哥,你看,那两头小老虎挺胖乎的,如果烤了味道应该不错。”一名佣兵凑上前说着,有点馋的盯着那两头护在夏雪身前的两头小老虎,却不想声音才一落下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头。

    “你就知道吃!那是什么虎?那可是白纹虎,虎中之王,这要是捉去卖一定能卖个好价钱!”那流里流气的汉子说着,视线从夏雪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两头小老虎身上,打着它们的主意。

    “肖二,这猎物都还没拿下,你们在那商量个毛啊?”另一名汉子扫了他们一眼,目露凶残的说:“男的全杀了,女的留下来,正好我们一个佣兵团一个,平分了,东西也一样!”

    听了他们的话,墨唇角微勾,血色的眼眸扫向那些人,话却是对着身边的兄弟问的:“你们怎么说?”

    “五马分尸!”八煞冷着声音说着,眸光盯着那些人,身上杀气涌动。

    “好!就五马分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