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 林中较量比高低!

    “是吗?刚才怎么不见你们这么说呢?”唐心睨了他们一眼,架在那二长老脖子处的刀还是没有移开,看着那二长老冷汗直冒贪生怕死的模样,不由唇角微扬。

    “姑娘,刚才是我们的不是,还请姑娘勿伤他的性命。”四长老也连忙上前劝说着,目光紧落在那把锋利的刀尖上,心下对她竟然能在向来有着快刀之称的二长老手中夺了刀还将他制服这一事很是震惊,要知道,就连是他也未必能在一招之内夺走他手中的刀再将他制服。

    唐心眯着眼睛一笑:“可刚才我怎么听说,只要实力强,随便忘掉对方的修为都是正常而有理的?你们难道不觉得我应该废了他吗?”

    闻言,众人不由相视一眼,最后的目光全落在中年男子和那名四长老的身上,似乎想看他们会如何处理。

    那名中年男子见状缓了缓先前紧张的气息和心情,脸色一沉目光微眯的看着她,不悦的开口:“姑娘,我们已经赔礼道歉了,你不要太得寸进尺!要知道,真的惹恼了我们对你也没有好处,别的就不说了,单单我们这些人就已经压倒性的居于上风,你若现在放了二长老,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伤了他,你也无法活着走出这灵兽森林!”

    “哦?是吗?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都出来吧!我们虽然人是少了点,不过相信,绝对的是以一敌百。”她的声音才一落下,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了沙沙的声音,便见十二龙骑和八煞以及墨他们都拨开杂草迈步走了出来。

    看到那些从草丛中走出的男子,那中年男子的一张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怒瞪起双眼盯着他们,刚才竟然一点都没感觉到那后面有人,他就说她怎么敢这样的大胆狂妄,原来是还有二十几名男子助阵!缓了口气,他摆出了一个当家家主的威仪,沉声道:“姑娘,你的这些人都是筑基修士不错,但,你看看我们,我们有三十几名的筑基修士,就算与我们交手,你们也占不到便宜,就别说你刚才说的什么以一敌百了!”

    “是吗?”她笑着眯了眯眼,伸出了一只手放在被她用刀子架着脖子的二长老面前笑吟吟的道:“看你一身老骨头了,我本姑娘大人大量就不杀了你,不过,得将你身上的乾坤袋交出来。”

    当陆镇带着人赶到时,就已经听到她所说的这句话,顿时,他与他的佣兵成员们一个个脸色精彩,脑海中不约而同的浮现着两个字,明抢!

    本来看着对方那么多人还担心着她们会不敌的,不过,看她自信的样子,而且还扣下了一名筑基巅峰期的高手,看来,就算不敌也是对方那一伙人。

    “你、你休想!”

    那名老者涨红着脸,败在她手里已经是羞愧死了,现在竟然还要被她威胁着交出乾坤袋里面的东西,这、这不摆明了明抢吗?

    “这么说,你是想我废了你一身修为了?既然如此,那好,我就成全你,直接杀了你一了百了,这样一来,你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还是我的,还更干脆。”她轻描淡写的说着,手一动,刀就要往下压,这一下,吓得那老者整个人脸色惨白惊恐的求饶着:“不不不,我交,我交!”

    说着,他慌乱的将腰间的乾坤袋取下递给她,此时不由的庆幸,出门前他将手里空间戒指都藏好,不带进来就是预防发生这样的事情而导致损失,可这乾坤袋里头有着他进来三个多月所收集到的东西,不仅有灵兽的晶片,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以及不少的金币和数十样从别人那里得到法器,这损失,也够他肉疼的了。

    唐心接过乾坤袋看也不看的就丢进空间手镯里,然后才放了他,只是,那唇角却同时勾起了一抺诡异的笑意,眸光朝那上百人看去,说道:“这灵兽森林中抢掠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少见,强者与弱者一向都是实力较高低,你们不是说我的人与你们的人交手想赢也不容易吗?那好,给你们个机会。”

    “你什么意思?”中年男子眉头微皱,看着她那眉宇中的自信与淡然,莫名的有些不安。

    “你们两在有两条路可以走。”她笑着勾起唇角扫了那些人一眼:“一条是跟我们动手,但我的人不会手下留情,一出手必取你们的性命,杀了你们之后再接收你们的财物,第二条,你们可以派出人来跟我的人比,如果赢了我的人,那么赢的那一个可以离开的同时,还可以得到我的人身上的空间戒指里面所有的东西,这第二条呢,我的人不会对你的人下杀手,倒是一个保障,你们可以想想选哪一条。”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上百人的脸色变了又变,其中不少的筑基修士在打量着她身后的龙骑和八煞他们,似乎在评估着双方的实力高低。

    那名老者沉思着,一脸的凝重神色,静站在一旁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的凝视着一身淡然的唐心,又再看向身边的众人,心知,今日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想要走出他们的视线范围只怕是不容易。

    “家主,既然如此,就让我们会会他们!我倒要看看,同为筑基修士他们的本事到底有多厉害!”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走出,身为筑基修士也算是高手行列的了,他的尊严不允许被他们轻视着,既然想要一比高低,他乐意奉陪!

    “没错家主,他们太狂妄了,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太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另一名中年男子也大步走出,同样怒气冲冲的的瞪着唐心身后的众人。

    郭承宣身为一家之主,此时面对这样的挑衅也是怒不可抑,可他没失去理智,他看向一旁的两位长老,问:“两位长老,依你们之见,我们是杀出去,还是去他们单挑?”

    “唉!”

    四长老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看向族里的十几名年轻的子弟,道:“你心中也有数,又何必问我们呢?”若真与他们来场混战,只怕死的全是族里的小辈,而这次出来所挑选的全是族里出众的子弟,若是全折殒在这里别说回去无法向他们的父母交待,就连是对他们整个家族往后的发展和扩展也将造成一定的影响,因为,这些子弟都是家族着重培养接班的后代。

    闻言,郭承宣皱着眉头,顿了一下,这才道:“好!既然如此,那就请你遵守你先前所说的话!”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更何况,他不相信她的那些人能赢得过他们这边的人!

    “既然如此,陆团主,麻烦让你的人点起火把照亮这一块地方,这天色都暗了,也得速战速决才行。”唐心玩味的一笑,看向了那站在不远处的陆镇。

    听了她的话陆镇一怔,随后吩咐道:“点起火把,围起一圈,同时注意周围安全!”

    “是!”

    四十几名佣兵沉声一应,这声低沉而有力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兴奋与期待,他们也想看看唐心的那些人的身手和实力到底怎么样?如今有这样的机会,自是不会错过。

    “那就由我先来会会你们,你们想谁先来!”一名中年男子先站了出来,目光扫过唐心身后的众人。

    唐心扫了那人一眼,漫不经心的笑道:“龙一,你跟他过几招,别弄死了就行。”

    “是!”龙一迈步上前,来到那名中年男子前面:“请!”

    声音一落,那名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抽出腰间利剑猛的袭向前面的龙一,见那夹带着灵气的利剑朝他而来,龙一不慌不忙的看着,直到利剑即将击入眉心之际,周围的人都在为他抽倒了一口气,而他却瞬间出手,仅用两根手指便夹住了那凌厉的剑刃,下一刻,手中力道一运,只听铿锵的一声那把长剑断裂成两截,龙一身形一晃的同时,手中夹着的那截断剑飞剌而下,深深的剌入男子的脚,直接从靴子上穿了过去剌入地面,将他整只脚都钉在地上。

    “嘶!啊!”

    倒抽着气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过森林,惊得林中鸟儿拍翅纷飞,龙一的动作快而利落,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同样的在三招之内就将对方制服,如果不是先前唐心说不要伤及对方性命,只怕,那一截断剑所剌入的就不是脚板,而是胸口心脏处或者是脖子!

    这一刻,郭承宣才明白着,她的自信来于自何处,她所说的话并没有夸大,同为筑基修士,而她的人实力却是那样的强大,确实如她所言,一出手,势必取人性命……

    额头的冷汗不知不觉渗出,他抬起衣袖拭了拭,脸色微变,看着那名叫龙一的男子将对方腰间的乾坤袋取下,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的走向唐心的身边将乾坤袋双手奉上:“主子,这是战利品。”

    “你们赢回来的,自己留着。”唐心笑了笑,一脸的淡定神色,仿佛这一幕本就该如此的理所当然。

    而那两名老者同样沉默着,那二长老自己不是唐心的对手,根本不用再上前去比,而另外一人则明白对方实力的强大绝不是他们可以轻视的,看着自己的族人惊惧而震惊的模样,他不由的无奈一叹。

    一旁看着的陆镇和那守在周围拿着火把的众名佣兵同样一脸震撼的看着龙一,那样快的身手,敏捷而干脆,同为筑基修士,怎么这实力就相差这么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下一个。”唐心继续喊着,视线扫过那一个个蹉跎了的人,看着他们脸上的惧意与慌乱,眼中的笑意更深了,这些人就是欺善怕恶,如果今日是他们为弱的那一方,只怕所落的下场绝不会仅仅如此。

    “父亲……”

    那名娇俏的少女紧紧的拉着中年男子的手,此时的她眼中写满惧意,那样快的身手不是她这样炼气期可以相比的,原来,他们真的很厉害,就算是同为筑基修士,却也比他们族里的修士要厉害,那是不是代表着,她得将她这一路所收集到的东西全交出去?

    “怎么?没胆了?刚才不是都还大声的说着没什么了不起的吗?既然如此,那就站出来吧!如果自认输的,那我们也不多加为难,把身上的东西留下,然后走人。”唐心笑意吟吟的看着他们,挥了挥手:“没人把东西交出来,你们也可以一起上,想怎么做,就随你们了。”

    “是!”十二龙骑应了一声,迈步就要上前,惊得那些人步步后退,这时,那郭承宣沉着脸喝道:“既然如此,就让我来会会你!”

    “我?”唐心挑了挑眉,上下扫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太弱了,我没兴趣动手,不过嘛,我可以找个人跟你较量一下。”说着,眸光一转,落在一身黑色战袍外加披风的墨身上:“墨,你跟他玩玩。”

    “是。”

    墨迈步走出,血眸朝他们扫去,看到他那双血眸以及一身浓郁而冰寒的煞气,那些人一个个的心头一颤,不敢去对上他那双嗜血的目光,就连郭承宣也是心一沉,当那拥有一双血眸的男子站出来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与杀气,男子的身上,那股煞气是自然而然的弥漫着,就仿佛他是来自于地狱的使者,冰寒而骇人,给人一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狱煞墨染!他一出场那气息就已经是压倒性的胜出,这都还没交手就已经在气势上赢了对方,刚才龙一是在三招内击败对方,如今这狱煞墨染的对手却是那个身为一家之主的家主,他能应付得来吗?

    陆镇的目光在墨染的身上打量着,能让唐心指名唤出来与对方的家主决斗,那势必是认为他一定能赢,那么,他的身手与实力又会是怎么样的?两人的战斗又会如何?

    心正想着,不禁越发的期待,看着那狱煞墨染在郭承宣走出后连话也没说一句直接就动手了,身上的灵气几乎是在瞬间提升,手中的剑以着诡异的速度在转动着,还没等人回过神来,他的一出手便是一记狠厉的快剑,锋利而夹带剑罡之气,剑刃还没碰到那郭承宣气剑就已经削落了他的发丝震落了他头顶上的发冠。

    看着发冠落地,看着发丝散落,没想到他会这么冷不防的就出手的郭承宣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握着利剑的手青筋浮现,怒不可言,下一声,一声愤怒的咆哮从他的口中而出,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

    “放肆!”

    灵气澎涨而起,那散落的发因灵气的涌动而纷飞着,他眼神狠厉而凶残,浑身怒气弥漫,像一头被激动了的野兽一般恨不得扑上前去撕了墨染,而下一刻,他也确实照做了。

    只见飞身掠向前的那一瞬间,手中的利剑幻化出数道的凛冽而森寒的剑影,呼啸的破风之声凌厉而骇人,他将筑基修士五阶的实力全部暴发而出,杀机腾腾,气势汹汹,这样的气势看得一旁的陆镇都不由的心口一提,因为那墨染也不过是一个筑基二阶的修士,他将如何应对?

    下一刻,在看到狱煞墨染的反击时,他才知为何唐心会让他出来应战。

    一身黑色战袍的男子,一向的煞气弥漫着,他冷眼以对的看着那郭承宣的来到,同一刻,他手中的剑夹带着凌厉的剑罡之气飞袭而出,泛着杀气的剑刃势如破竹的撞向郭承宣手中的剑,众人只听见一声铿锵的碰撞声,两剑相抵,迸射出一阵阵火花,周围的空气因两人的战斗而弥漫着一股压抑之气,火把上面的火呼呼发出声音,两抺身影交锋着,谁也不让谁,然,却仍可见,那狱煞墨染的身法要比郭承宣的快上那么一点。

    一名筑基二阶的修士对战五阶的修士,放在什么地方也不可能会赢,可这会,他却给众人带来一幕幕的惊愕与震惊,只见在他手中的剑挑开郭承宣手中的剑同时,另一手瞬间唤起火焰朝袭向对面的人,火焰一从他的手中离开,便迅速的窜到了郭承宣的身体,呼的一声烧了起来,在退开的同时,他手掌一翻,蕴含着武之力的一掌重重的击向对方的胸口,将对方猛的击出三米之外撞上了一棵大树。

    “噗!”

    “父亲!”那娇俏的少女见状惊呼出声,慌乱的跑了过去。

    一口鲜血喷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火已经在他的身上烧了起来,惊得他迅速在地上滚动着,想要压灭身上的火焰,可,身上的火任由他怎么扑都不会灭,眼见火势越来越大,那惊呆了的众人慌忙上前,有的用土能量想要以土灭火,有的想用水能量想要浇熄那火焰,然而,任由他们怎么做那火焰都不会熄灭,惊得众人一度无措的喊着:“怎么办怎么办?灭不了,灭不了啊!这到底是什么火?怎么会灭不了,长老,长老!你们快来看看啊!”

    “啊!烫、烫……”

    郭承宣因烧伤而惨叫着,他不停的在地上滚动,身上因众人想要帮他灭火而复了土和水,此时弄得一身的脏,狼狈不已,哪有先前那身为一家之主的威仪和倨傲。

    陆镇震惊的看着那一幕,咽了咽口水看向那浑身冰冷而淡漠的狱煞墨染,心头掀起了一**的骇浪,如果他猜得没错,这火焰,这火焰就应该是三味真火!一种除了本人别人都无法扑灭的火焰,三味真火,火焰的纯度和热度之高,一向被视为最适合炼器的火焰之一,修仙界中也没怎么听说哪个地方的或者哪个仙门中有人拥有这种火焰,可这狱煞墨染,却拥有了,看来,修仙界之大,真的是无边无际,他还是有太多的地方没去了,才会没听说过,待回去后,一定要到处再去走走才行。

    而就在他这一晃神的瞬间,那两名长老在见到那扑不灭的火焰后大惊,颤声的说着:“三、三味真火……”声音一落,猛然回过神来,迅速上前来到唐心的面前:“姑娘,姑娘请手下留情,我们愿意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孝敬姑娘,请姑娘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家主吧!姑娘,姑娘,再烧下去,他、他就活不成了呀!”

    唐心微微一笑,看向那哀嚎声不断的郭承宣,摆了摆手:“墨,既然他们都这样说了,那也就算了。”还想剥那头母虎的皮?她就先让他先掉一层皮!

    因她的话,墨双手一转,一声低喝声传出的同时,火焰瞬间熄灭,而在此时,因看到她父亲浑身烧成那样又身受重伤的那名娇蛮少女当即起身快步来到唐心面前怒骂着:“你这恶毒女人,为什么要跟我们作对!还害得我父亲伤成这样,我打死你!”手一挥,眼见就要挥落,那一旁的两名长老惊得连心都要跳出来,还没来得及上前将她带开,就听啪的一声响起。

    “放肆!”

    夏雪冷着一脸张清喝着,手一扬狠狠的就抽了那少女一记响亮的巴掌,那张还算俏丽的脸上顿时出现五个清晰的手印,而被打的少女明显的一怔,继而愤怒的跳了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

    一身白色纱裙的夏雪静立在唐心的身前,眸光泛着冷意,美丽的容颜如复冰霜,她就那样看着那名少女,不用言语,身上的气势已经压倒性的让她少女后知后觉的惊了,看着她那脸色,一张脸瞬间惨白无血色。

    然而,这一回却非夏雪上前给她教训,而是唐心笑眯着眼缓步从夏雪的身后走了出来,看着那脸色惨白的少女低低的笑了,那笑声,听着总觉得那样的诡异,那样的充斥着危险的气息,那样的让人不寒而栗……

    “呵呵……”

    “蓉儿、蓉儿……”那被人扶着起来的郭承宣担忧的看着她,一声声的唤着,想要上前,却无力上前,因伤势较重,一口气上不来,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而那少女想要退后离开,脚下却像扎了根似的动不了,只知道在她的目光下,身体在颤抖着,双腿一软,连站都站不了的瘫坐在地上。

    两名长老连忙上前:“姑娘,姑娘……”

    “放心,我不杀她。”唐心睨了他们两人一眼,目光落在地上颤抖着的少女身上轻轻的笑了:“不过,从今天起,她得跟在小雪的身边,供她使唤,直到我心情舒畅为止,否则,杀无赦!”声音一转变得凌厉,吓得那些人一个个心头一颤,可还没缓过神来,就见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条蓝灵蛇走近郭蓉。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啊!”脖子一凉,她惊得顿时晕了过去,众人只见,她竟然将那条蓝灵蛇缠在郭蓉的脖子上。

    “小丹,这女人要是不听话,你就一口把她吃了。”唐心笑吟吟的摸着小丹,其实小丹不吃人,它修炼到现在的圣兽品阶,一般吃的也是灵果之类的东西,说这话,也不过就是吓唬一下他们。

    众人看着那条蓝灵蛇还真的点了点头时,不由惊惧的咽了咽口水,而郭承宣更是一脸的惨白,那是他女儿,他最疼爱的女儿!想要上前救下她,可却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时间,心头后悔万分,怎么就惹上了这样的一伙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把东西全留下,然后给我离开这里!”唐心说着,对龙一道:“你带他们负责将东西全收起来,如果不服,杀了!”冰冷的声音冷漠而凛冽,听得众人心头一震。

    陆镇和他的佣兵们更是心中一阵庆幸,庆幸没有与她为敌,否则,这后果真不敢想象。

    在十二龙骑他们的目光下,一个家族上百号出来历练的人无一不将手中腰间的空间戒指和乾坤袋子取下交给他们,带着众人离开,唯独漏了那名少女,两名长老看着如同来时一般什么也没有只剩下一把剑的众人,他们不由羞愧的低下了头,这样的事情还真的不曾遇到过,回去之后真的不知用什么面目去跟他们说这件事。

    “把她拖走,回去吃烤肉。”唐心踢了踢那晕过去的少女,继而走向那头母虎:“你的伤还没好,最好了就是先躲在洞穴中不要出来,否则,今天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到时不仅你没命,连两头小虎崽也会没命。”说着,这才带着众人离开。

    回到原来的地方,就连陆镇看着她的目光也带着敬畏,那些佣兵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知道,因为他们不是那种恃强凌弱的佣兵团,如果是,那么先前对她们出手,只怕,她们也不会放过他们,这一刻,他们无比庆幸着,他们进灵兽森林来所做的一切都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唐心,你带着她做什么?她跟着你们估计也只会碍手碍脚的。”陆镇瞥见那还没醒过来的郭蓉说着。

    “让这自心为是的千金大小姐来给小雪当跑腿的,不是挺好玩的吗?”她笑了笑,对一旁的小雪道:“有什么事就支她去做,磨一磨她的性子。”

    “好。”夏雪笑着轻应一声,切了块肉给唐心,一行人边聊边吃着,过了半个是时辰,却听草丛中沙沙的作响,一名佣兵来报,那头母虎带着两只虎崽过来了。

    “它们来干什么?”陆镇一怔,看向唐心。

    “让它们过来吧!”她说了一声,不一会,便见两头小虎崽从草丛中窜了出来,蹦蹦跳跳的扑进了夏雪的怀里,逗得夏雪欣喜的轻笑出声。

    “呵呵……这两只小家伙,怎么又来了?”

    唐心见状,目光微闪,面带笑意的看向那头从草丛中走出的母虎:“你来有事?”

    只见,那头母虎深深的看着她,半响,身上光芒一闪,幻化成了一名女子,她看着唐心,走上前道:“多蒙你的相救让我们母子三人两次脱离危险,我这对孩子只有几个月大,它们的虎父又没在,只有我带着它们在这灵兽森林生活,我的身体因生下它们时受到人类的攻击到现在还没恢复,而它们现在又没自保的能力,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知道还会发生,所以,我想……”它看向唐心,欲言又止。

    “想让它们跟着我们?”唐心笑着接下它的话。

    “是,我见你们不像那些人类一样凶残,如果它们跟了你们,至少会是安全的。”它就是相信她们可以保护好才几个月大的小虎,要不然,它也不舍得让它的孩子离开它,可,它不能因它的不舍而害得它的孩子有生命危险。

    听到这话,陆镇众人错愕不已,还没听说过神兽自己找上门要将它的孩子交给人类的,这真是太诡异太让人难以相信了,而这样的事情却又如此真实的在他的面前发生着,不由的,他再一次看向唐心。

    “可就如你所说,这只是几个月大的小虎崽,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我们带上它们还得保护它们的安全,这于我们没半点好处。”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看向那两头正与夏雪玩得欢的小虎崽。

    “我们是白纹虎王一族的,白纹虎是虎中之王,两个孩子虽然还小,但长大了一定也会像它们的虎父一样强大,你可以与它们契约,让它们成为你的契约兽,这样对你就有好处了。”

    唐心挑了挑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看得一旁的陆镇都焦急不已的开口:“唐心,母虎都这么说了,你就收下这两头小老虎吧!说真的,这白纹虎真的是虎中之王,长大了一定很强大的,如果这头母虎不是受了伤,它的实力也可以保护两头小虎崽。”

    “小姐,收下它们吧!你瞧,这两只小家伙多可爱。”夏雪也开口着,这两头小虎崽两次遇险,真不知若没遇上他们,下场会是怎样。

    闻言,唐心笑了笑:“这两头小虎崽你契约了,让它们成为你的契约兽,也好与你为伴陪,可好?”

    “小姐……”夏雪一怔,看着两头小虎崽再看着她,不由的心头一阵感动。

    她是知道自从小雨去世后,少爷也离开了,她的笑容少了,她是怕她孤单,希望两头小虎崽给她带来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