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 盛气凌人!

    那从草丛中走出,从树上跃下来的二十几人个个气势凛冽绰绝非凡,其中以八名白衣男子和一名黑衣男子最为出色,这九人面容冷峻,身上煞气弥漫,像是久经战场的战斗,又像身居高位的强者,强势而令人不可忽视,九人年纪轻轻却一身沉稳气息,而且还全都是筑基修士,其中,那名身着黑色战袍的男子有着一双血色的眼眸,冰冷而嗜血,令人一眼望去,不由的心头一震。

    还有那十二名身着黑色劲装体格雄壮的男子,同样的一身沉稳气息,他们给人的感觉倒像是佣兵,却又觉得与一般的佣兵不同,窥不透的实力,令人无从得知他们的修为,而那名五六岁大的孩子则目光空洞,两眼无神的跟着他们走了出来,静静的站在一旁,让他惊讶的是,这名五六岁的孩子身上弥漫着的竟然是魔修的气息。

    饶是他这见过世面的人也不由为面前的这支队伍而惊呆,那九名男子一看就知绝非池中之物,而那十二名黑色劲装的男子个个气息沉稳,也不是一般的佣兵,再加上一个带着魔修气息的小孩和两名绝色的女子,这些人无论走到哪里都绝对的是给人视觉和心灵造成强烈的震撼。

    而这些人,似乎全都奉唐心为主,原先他还想着自己不与她抢那三只白纹虎是自己让着她,可现在一看她身后的这些人才知道,就算是他们用强抢的只怕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想到这,不由摇头失笑着:“唐心,你还真的是沉得住气,身后还有这么多能人隐藏着,我还以为只有你们两名女子单独在这灵兽森林中。”说着,他的声音一顿,目光再次的落在唐心身后众人的身上:“他们都是你的手下吗?好强的修为,隐藏的本领竟然那样的高明,连我们都没人能够察觉,真的非同一般。”

    唐心一笑,看向身后的众人道:“他们说是我的手下,但却同样是我的伙伴,我的家人。”

    众人听了她的心,目光中划过一丝的暖意,心中一片的柔和,他们自然知道在她的心中她待他们并非只是单单的属下关系,如果只是单纯的下属关系,她不会为他们的安危担心,不会为了让他们将来遇事能从容脱身而严厉的训练他们,更不为倾尽心血的教导他们将他们培养起来,在他们的心中,她是他们最尊敬的主子,同样也是他们最重视最想要保护的亲人。

    很诧异她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陆镇一怔,随即一笑:“还不知众名如何称呼?”其实他心里很好奇,唐心会有什么样的能奈?竟然能让这些如此优秀的男子成为她的手下?而且个个看着她的目光还是那样的尊崇?

    闻言,她眸光一闪,朝八煞和墨看去,笑道:“这是九煞,有人称他们为煞神,分别是,天煞,地煞,白煞,黑煞,风煞,雷煞以及血煞和冷煞,而这个是墨染,狱煞!”声音一顿,朝十二龙骑看去:“他们是我的十二龙骑,也是佣兵出身,而这个是夏雪,那个小不点可以忽视。”

    虽然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声,但那名号以及他们身上的煞气却是十分的相配,煞神之名当之无愧!

    他整了整只心神,笑道:“既然我们能在这林中相识,也算是一种缘分,如果你们是来历练的,何不与我们一道?这样一来,林中也能有个照应。”

    “也好。”她笑着应了下来,对那头母虎道:“带着你的孩子离开吧!”

    那头母虎复杂的看了唐心一眼,站了起来,动了动身体,身上的伤口血已经止血,这才低吼一声,示意两只小虎崽离开,然,其中的一只虎崽却是咬住了夏雪的裙子,看着她白色的裙子似乎与它的毛发相像,玩得不亦乐乎。

    夏雪见状眸光一柔,蹲下身摸了摸那只小虎崽:“去吧!跟着你的母亲回家去。”小虎崽舔了舔她的手,这才蹦跳着离开,不时的还回头看着她们,直到,消失在丛林深处。

    见状,陆镇也没说什么,仿佛早知道会是这样的一般,神色如初的对身后的众人道:“天色也不早了,就地休息,有的去捡些树枝回来点火,把我们在林中摘的果子拿出来与他们分享。”

    “是!”整齐的佣兵队伍听到他的话后沉声一应,迅速分工做事,有的去找树枝,有的将地上周围的杂草处理一下,有的点火,不一会便做好了一切,其中一名佣兵将他们摘的果子拿了出来,又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装的盘子,众人席地而坐,看向他们的团主。

    见他们迅速处理好,唐心对十二龙骑道:“将那头铁牛兽烤了分给大伙吃吧!”

    听到这话,陆镇顿了一下,问道:“唐心,你们既然都是修仙者,难道没有戒口吗?一般进入筑基期的修士少吃五谷凡物将来进入金丹期才会更容易些。”

    “拿那些僻谷丸当饭吃?我们还是吃不惯,修仙的其中一个原因也不过就是为了拥有无上的寿元,可如果连这些人间美味都不能吃,那生活岂不乏味?”说着,她笑了笑,见那些佣兵一个个都怪异的看着她,便挑了挑眉笑问:“莫非你们都一直只吃那些僻谷丸?那东西虽然有饱和感,却什么味道都没有,吃那个跟吃药一样,不到真的没有食物,我们还真不吃那个。”

    听到她这话,那些佣兵连同陆镇的嘴角都是一抽,吃药……那僻谷丸好歹也是修士才会有的东西,而且价值还便宜,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怎么那东西就是送她她都不吃不般?再怎么说僻谷丸也难修士有好处的,而五谷俗物也不过是那刹间的口感罢了,哪是僻谷丸可比。

    见他们一个个脸色怪异的沉默着,唐心一笑,对十二龙骑道:“加快速度,把肉烤了分给大家尝尝。”说着,对陆镇道:“陆团长,我要帮那小鬼施针,你们随意就好。”

    陆镇点了点头,见她起身带着那小孩走到一旁,的火堆边坐下,点住了小孩身上的穴道后取出银针扎入他的身体,又以灵气相辅逼出那孩子身上的魔修气息,只见约半个时辰后,一缕淡黑色的轻烟从那孩子的头顶冒出,袅袅升起,那样奇怪的治疗方法他见都没见过,不由的对她多了一分的打量。

    她莫非是医者?

    时间流逝,天色渐暗,烤肉的味道在林中弥漫着,而唐心也在此时收起了一身气息,将银针收回,看着那出了一向汗的拓拔逸,眸光微闪。

    他修的是魔修,幸好年纪还小修炼的时间也不长,若不然只怕连她也无力将他从魔道中拉回,再施几次针逼出他体内的气息就可以了,到时让他重新修炼,就能走回正道。

    “小姐,肉烤好了,你尝尝味道。”夏雨切了一块肉穿在削干净的树枝上递给她,又拿了一串给拓拔逸。

    唐心接过闻了闻,在她的身边坐下:“你的手艺向来最好,不用尝也知道是香的,来,都别客气,吃吧!”说着,见陆镇和他的佣兵全都只是切了一小块在吃着,不由挑了挑眉:“难道你们平时在家也不吃这些?佣兵应该也不没那么讲究的吧?”

    “呵呵……”陆镇低声笑着:“说得也是,来,大伙放开怀吃吧!”

    八煞和墨以及十二龙骑他们倒是没讲究那么多,一直以来他们跟着唐心都是有什么吃什么的,对于修炼的问题,他们自认为这点吃的根本不关事,而且他们也极为认同唐心所说的话。

    吃肉无酒岂会欢?尤其是唐心这极为好酒之人,她从空间中取出酒葫芦笑问:“陆团长,要不要来一杯?”

    “唐心,在这林中你最好还是别喝酒,喝了酒神识不清警戒也低了,一般来说,进了这样危险的地方从没人会有闲情逸致喝酒的。”

    闻言,她笑了笑:“没事,我酒量还算好的,而且,就算我醉了,他们也会护着我。”说着,她拿出一个琉璃杯倒了一杯轻闻了闻,这才轻抿了一口,又撕下一块肉吃着。

    这样危险的地方一般人确实是不敢喝酒,因为若是醉了,那就是在玩命,但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喝酒也有节制,不会超过三杯,而且也有小雪和墨他们在,就算真的醉了也没事。

    见她还真的就那样自顾自的喝着,陆镇摇了摇头,对自己的佣兵团道:“拨出十人去周围守着,时刻保持警惕!”

    “是!”十名佣兵沉声一应,起身分布十个地方守在周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陆团长,也不用那么紧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还是会来。”唐心轻笑着,清眸半眯,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散懒与悠哉,与他们那时刻警惕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听了她的话,再看她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悠哉神色,陆镇和他的佣兵团都怔了怔,初见她,她美得尤如天外仙人,气质飘逸绝尘出众又带着圣洁与尊贵的所息,如同高不可攀,然而一番坐谈之后,却见她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带着随意与洒脱,连男子都没有的潇洒却在她的身上看见了,而此时,更是一手酒葫芦一手烤肉的斜倚着身后的大树,神色中透着散懒与悠哉,却又散发着一股慵懒的美,让人不由的心神微动的看痴了。

    下一刻,惊知自己失态的佣兵迅速回过神来移开了目光,整了整心神,好在他们经过严格的训练才没有盯着她看太久,否则真的是太失态了……

    将那些佣兵的神态看在眼中,唐心暗赞陆镇的佣兵训练得好,不止从实力,或者队形,就连这意志力也非同一般。

    “吼!”

    突然间,林中传来了一声吼叫声,听着那声音,唐心目光一凝,收起酒葫芦站了起来。而陆镇则不明所以的看向她:“怎么了?那灵兽的声音离这里还有点距离,应该是不关事的。”他以为,她是担心有灵兽突然窜了过来才警惕的站了起来。

    唐心看向那天色渐暗的林中,听着那声吼叫着,摇了摇头,道:“那声音是那头母虎的声音。”下午时分才听过,她不会听错的,此时这低吼声带着愤怒与惊惧,莫非它又遇到危险了?其实若换成平时她不会去救那头母虎,但,那头母虎还有两只小虎崽,而那与人类一样的伟大母爱让她无法明知而却作壁上观。

    “走!去看看。”她声音一落,没等陆镇他们回过神来,便拉着拓拔逸顺着那声音寻去,身后的十二龙骑和八煞他们当即跟上,而陆镇他们见了不禁一脸的错愕,又是为了那母虎和两只小虎崽?

    “团主,我们要不要跟着去看看?”一名佣兵上前问着。

    陆镇看了他们远去的身影一眼,当即喝道:“走!”下一刻,也带着众人追着他们而去。

    夜幕下,密林中,树枝凌乱的伸展着,蔓藤缠着树枝和杂草,当唐心越发靠近时,一个手势示意,身后的众人全放轻了动作先隐藏起来,而她则跃上较近的一棵茂盛的大树看着那前面的一幕。

    那是一个家族成员的历练,有老有少,约有上百人,其中以中年的男子居多,少数的是十几到二十风岁的年轻男女和两名上了六十岁的老者,这样老少一起来的家族以前她倒不曾见过,是因为这灵兽森林危险万分才不放心的带这么多人来呢?还是另有别的原因?

    此时,那些人正的三十几名中年男子和几名年轻的男女正围着那头母虎和两头虎崽,似乎在打斗的过程中,其中的一只虎崽被他们所伤,后腿流着鲜血却仍竖起一身的皮毛凶狠的盯着那些对它们虎视眈眈的人类,虎母身上的旧伤因战斗而裂开,又渗出了鲜血,再加上身上被那些人划伤了好几道口子而失血过多气息微重气喘不停,明显的已经无力再战斗,如果再不治疗,只怕也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父亲,杀了那头母虎之后那两只小虎崽一只要给我当宠物。”一名娇俏的少女挽着一名中年男子的胳膊说着,目光炯炯的盯着那两只可爱的小虎崽,如同发现新玩具似的眼中带着欣喜的神色。

    “好,等捉到了就一只给你。”中年男子宠溺的说着,吩咐道:“天色就要暗了,快点动手。”

    “父亲,把那只母虎杀了把它的虎皮剥下来,那张白虎皮正好可以送给爷爷,你说好不好?”少女笑盈盈的问着,一脸可人的笑,却说着极为残忍的话。

    然而,中年男子听着这话,却是笑一脸的笑意:“呵呵,真不愧你爷爷最疼你,这么有你爷爷的心,他要知道了一定很开心,好,就依你的,把母虎的皮完整无损的剥下来。”

    身后的一些人则习以为常的看着他们,似乎这样的事情已经是见怪不怪,随着中年男子的一声令下,那三十几名中年男子同时出手,手中的利刃不约而同的袭向那头筋疲力尽气喘不停的母虎,眼见其中一名男子手中的利剑就要剌入母虎的颈部,唐心目光一眯,一枚银针无声的袭出。

    “嘶!啊!”

    那名男子痛呼一声,手中的剑连握都握不住的掉落地面,身体一个收煞不住猛的倾向前,正好被那头母虎撞飞了出去,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一怔,停下手中的动作警惕的退到一旁朝周围看去。

    “谁!出来!”

    周围一片寂静,除了风过树叶和杂草传来的沙沙声之外也就只有鸟虫的鸣叫声,不见有半个人影从密林中走出,也没感觉到有人的气秘隐藏在周围。

    唐心看着那头母虎,这白纹虎的灵兽品阶已经是神兽了,正常来说,只要释放神兽的威压多少也能镇住那些人,不过这头母虎的气息却从一开始就显得虚弱,她估计是刚生完那两头小虎崽后不久遇到灵兽或者人类的攻击才会变得那样虚弱的,要不然,别说战斗了,神兽的威压就已经是筑基期以下的修真者所忌惮的了,不仅如此,一些刚进筑基期的还没调整过来的修士面对神兽的威压虽然说不会像炼气期的那样寸步难行毫无战斗之力,但也会气息滞留灵气运用不上实力减半。

    而此时,一头堂堂神兽却被逼成这样。她坐在茂盛的树枝上,看着底下的一幕,心下不由的一阵轻叹,如果母虎抛下两只虎崽离开逃命那还是逃得掉的,不过它却为了两只虎崽而选择留了下来,愿意为了自己的孩子战斗而死,哪怕是灵兽,这样的母爱也是出自于本能,而且是无私的。

    下一刻,她翩然从树上落下,青衣素裙,身姿飘逸,一落于地面便引来了众人惊艳的目光,然,她没有看向他们,而是将清眸落在那头受了伤的母虎和两只虎崽上面,叹了一声对着那头母虎说着:“怎么又弄伤了?不是让你回家的吗?小雪,你来帮小虎崽包扎一下,它也伤到了。”

    “来了。”一抺白色的曼妙身影缓步走出,众人还没从那绝美的青衣女子身上缓过神来,又见出来了一名一袭白裙的美丽女子,两名女子的容颜皆是少见的绝色,同一时间看见这样的美人,让他们一度的缓不过神来,就那样痴痴的看着。

    而那两名六十几岁的老者则咳了一声,瞥了众人一眼,那身为一族之主的中年男子也回过神,警惕的打量着她们两人,灵兽森林中遇见这样的两名绝色女子,不得不让人小心谨慎着。

    先前那名娇俏的少女盯着她们两人绝色的容颜,妒忌心起,娇声娇气的娇叱着:“你们是什么人!”

    “蓉儿。”中年男子大手一挡,示意她退后不可轻举妄动,这可是灵兽森林,凶险非常的灵兽森林,就算是他们筑基五阶的高手都不敢只带着几人进入,而这两名女子却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让人猜测,她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或者,背后还有什么人?

    见她们两人旁若无人的帮那受伤的母虎和小虎崽包扎,而那母虎却没有反抗,甚至可以说是信任她们,中年男子目光一眯,上前一步,道:“两位姑娘,不知如何称呼?”

    然而,回答他们的却只是空气,唐心和夏雪连头也没抬一下,徹底的将她无视了。被两名女子当着这众人的面这样毫不放在眼中的无视,中年男子脸色微沉,眼中蕴含着暴风雨即将来临的迹象。

    而那跟在队伍中的几名年轻男子一双眼睛则灼灼的看着唐心的夏雪,美丽的女子他们不是没见过,却没见过这样美丽绝色的女子,她们身上的那股超凡脱俗的气息让人觉得如同天外的仙人,一颦一笑间自然而然的散发着迷人魅惑风情,真的让人心动不已。

    “围上!”

    中年男子沉声一喝,身后的众人当即将唐心和夏雪围了起来,手搭在腰间的剑上,一身灵气涌动,剑拔弩张随时准备战斗的场面一瞬间让空气中的气压也低沉了下来。

    “小家伙,很疼吧?”夏雪包扎好小虎崽后轻抚着它的头,而小虎崽见到她似乎很开心,包扎后便不时的舔着她的手指蹭着她的手背,而另一只则踩着夏雪白色的裙角,用那沾着泥土的爪子在上面印下一个个的爪印,看得夏雪一阵开怀。

    “淘气。”

    她笑敲着那小虎崽的脑袋,绽开了娇颜如花的笑意,眸光柔和风情散发,一阵轻风拂过,正好撩起她垂落的秀发,那一瞬间所散发出来的美丽让那些男子都看呆了,众名男子咽了咽口水,只觉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身上原本准备战斗的灵气泄了一大半也没察觉。

    唐心帮母虎包扎后,这才抬眸扫向那些人,清眸掠过他们前面的那些人,见,除了两名老者是筑基巅峰的强者之外,那名中年男子是筑基五阶的高手,剩下的一些大部份刚进入筑基期,也有一些年轻的男女只是炼气期,大概摸清了他们实力,如果要战斗,这一伙人与她们的实力相比又是差多少?毫无疑问的,她们会赢,却也不会赢得轻松。

    “知道什么是有主的灵兽不?还是你们打算明抢?”清眸扫过众人,落在那名娇俏的少女身上:“这两头虎崽可是我们的,你,慢了一步。”

    “父亲,你看她!”少女怒瞪着眼盯着她,又朝那两头可爱的小老虎看去,拉了拉她父亲的衣袖:“父亲,那小老虎分明就是没契约的,你要帮我抢回来,不要让她们抢走了!”

    唐心轻笑着,扫了她一眼:“看你也不小了吧?怎么遇事就只会喊你父亲呢?就是三岁小儿也不会像你这样。”

    “你!”

    “蓉儿,你退下。”中年男子沉声说着,示意她不要动怒,迈步上前,蕴含着威压的目光看着唐心:“你说这虎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再说,这虎明明就是我们先盯上的猎物,而且它们都是丛林虎,没有契约的,何来有主。”

    “事实不是摆明在你面前了吗?”她轻抚着母虎的头,而母虎则温驯的站在她的身边,咋看之下,还真有几分像是她的契约兽。

    “好个伶牙俐齿的女子,就凭你们两人,哪怕这白纹虎真的是你们的,明抢了你们又如何!”其中一名老者冷哼一声,一脸的轻蔑与不屑:“在强者的世界里,强者才有说话的权利,哪怕是强抢,也是强者有理,弱小的群体只有被欺的份!这就是怛古不变的道理!”

    闻言,唐心笑了起来:“哦?这么说,如果我们赢了你们,那不就代表着,连同你们身上的所有物都可以据为己有?”眸光微动,似乎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似的,然而,那些人却丝毫不知她的心思。

    “据为己有?那也得你有那本事!”老者沉声说着,扫了她和夏雪一眼,对中年男子道:“鸿然身边不是还缺人照顾吗?这两名女子生得出色,把她们捉回去了废去修为让她们去服侍鸿然正好。”

    “长老爷爷好主意!我哥身边一直缺可心的人使唤呢!”娇俏的少女当即拍手叫好,扬着下巴挑衅的看着唐心两人。

    “你这老头倒是心狠手辣的,一开口就是废人修为,看来你的一身修炼来得很容易,既然如此,我帮你废了让你再从头修炼如何?”

    漫不经心的话语却带着一股令人不敢忽视的威仪,听着她那样狂妄的话语,中年男子不由拧起了眉头,释放神识探索着她的修为,然,却什么也探查不到,眼中不由的划过一抺深思,或许,这两人深藏不露,只是,有可能吗?这样的年纪实力又能强到哪去?

    “好你个狂妄目中无人的臭丫头,今天我不教训你难消我心中怒气!”那名老者怒声一喝,身上的灵气猛然涨出,下一刻,身影飞掠而出的同时手中突然寒光一闪,一把短刀反握于他的手中,锋利的刀锋饶是天色已暗仍然清晰可见,那夹带着杀气的一刀袭向唐心的同时,唐心快如鬼魅的身影也同时掠出。

    青色的身影以着诡异的步伐掠上前,半弯下腰避开老者的攻击的同时迅速一转身,以着诡异的手法在一招之内夺下了老者手中的那把短刀:“不错的刀,还是把法宝呢!可怎么这东西在你的身里就发挥不出它的锋芒来呢!或者,它应该换个主人。”她嘴角噙着笑意,把玩着从老者手中夺下的锋利短刀。

    “你、你……”

    一招之内竟然被夺走了手中的兵器,老者心中大惊,看着空空是也是双手,再看她手中的那把短刀与她悠哉散漫的神态,一时间惊得背后冷汗直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她用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法?竟然能从他的手中夺下短刀……

    震惊的不止老者一人,就连那本以为女子的一身修为定然会被老者废掉的众人此时也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那一幕,那可是二长老,出了名的快刀手,可现在,他手中的刀却被那青衣女子在一招之内给夺走了,这、这也太诡异了吧?

    另一名老者见到这一幕后一脸的深思,看向唐心的目光也多了一份的探究和凝重,见她一手把玩着那把短刀,下一刻,青色身影飞掠而出,手中飞转着的短刀泛着寒光的袭向二长老,刀锋带着杀意与凛冽,顿时让他心头大惊,连忙出声:“姑娘手下留情!”

    “嘶!”

    冰冷而锋利的刀刃此时正架在那二长老的脖子处,只要往下轻轻一压,锋利的刀刃将划破他脖子的大动脉,到时,回天乏术……

    惊知这一点的二老者僵硬着身体不敢动一下,就生怕自己的一动老命休矣。而那站在一旁的众人连同那中年男子全部的倒抽了一口气,他们家族出了名的快刀手二长老竟然败在了一名年轻女子的手中?而且还是惨败……那女子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着那样诡异而似鬼魅的身法?如果不是四长老开口估计此时二长老已经死在自己的刀锋之下,想到这,心头不由的一阵后怕,一位家族的长老非同小可,若是殒落了,就算他是家主,回去也难逃责备。

    “姑娘,姑娘请手下留情……”中年男子连忙开口,天知道他此时心中有多震惊?顾不得拉下老脸的连忙上前赔礼道歉:“先前是我们的不对,请姑娘大人大量不要计较,郭某在此向两位姑娘道歉,还请姑娘高抬贵手勿伤二长老性命。”

    冷汗,一滴滴的从额头渗出,顺着脸颊滴下,那僵硬着不敢乱动的二长老此时蔫得跟孙子一样,哪里还有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气焰?对于他们这种即将步入金丹期的修士而言,生命可是极其珍贵的,此时,他也就唯恐着那把架在他脖子处的刀什么时候一动,轻轻的划破了他的喉咙。

    ------题外话------

    亲爱滴们,晚上都不要等更新,最近估计没办在晚上更,早早的睡个美容觉早上起来看吧,我会尽量码滴,看神马时候给你们来个二更,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