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 林中相识!

    她佯装顺从的娇笑着,一双手却是慢慢的游走在他的身上,突然间,趁着他不注意就要下手,然,吕志武虽然是心神荡漾却仍没放松警惕,眼见她的手落在他胸前的穴位上就要点下时,他当即握住她的手:“嘿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走吧!我知道一处平时没什么人去的地方,我们去那里快活快活。”说着,扛起她就往小道上走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

    金玉瑶一惊,整个人已经腾空被他扛起,见他扛着她就朝没人的小道而去,顿时惊得花容失色:“吕志武!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这是里仙门,你不能胡来!”

    “呵呵,没事,仙门里面也有双仙的修士,如果被人看见了,就说我们是双仙的道侣就可以了,我想也没人会去管我们这事的,你说是不是?”男子的力气本就比女子大,而两人的的修为又差不多,这样一来,金玉瑶几乎连自救的机会都没有,眼铮铮的看着越走越远,来到一处无人的林中,树影婆娑,她的心顿时凉了一半。

    难道真的要被这个色鬼糟蹋?不,不行!绝对不行!要是被他糟蹋了她怎么嫁给唐子浩?

    心慌意乱无计可施,突然间,整个人被他一翻毫不怜香惜玉的丢向地面,地上落叶纷纷,但摔在地上仍痛得她俏脸皱成一团,不等惊呼出声,她爬起就要跑,谁知身后的人比她更快的朝她扑来。

    “哈哈哈!这野外好,瞧这风景多美,这地方多静,又没人来打扰我们,我们想要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说是不是?”猴急的吕志武言语淫邪的说着,扑上前去大手一扯就撕了她身上的衣裙。

    “嘶!”

    “不要!”金玉瑶惊呼一声,春光咋泄让她脸上血色尽无,下一刻,一条捆仙索将她双手捆了起来又缠在一棵大树上,一被捆仙索捆住,全身的灵气用不了,也逃不掉,惊觉自己此时的处境,她尖叫着大喊救命,然,在这鲜少有人走动的林子里却根本没人会听见,声音在林中回荡,更是让吕志武兴奋不已。

    看到那吕志武接下来的动作时,她一张脸顿时如死灰一般唰的一声变得惨白而惊恐:“你、你想要干什么……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你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单单看上我呢!你放了我,我帮你找别的女人来好不好?求求你放了我吧……”

    吕志武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条鞭子握在手里不时的抽着,听着她的话,笑得一脸开心:“没办法,爷还就单单看上你了,你这股辣劲的骚劲,别的女人不能比啊!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就是我在欢爱时总喜欢做点别的,比如说,这样一鞭抽下去听你尖叫的声音。”

    “咻!”

    “啊!”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而响起的是一道鞭子划过空气的破空声,以及金玉瑶的痛呼声,这声音的响起,让吕志武变得越发的兴奋,大步上前一把掐起了她的下巴:“怎么样?好玩不?接下来我们玩点剌激点的,你尽管放声大叫,这地方我可是来过好几回了,半个人影都没有,最适合做这些剌激又让人兴奋的事了。”

    “疯子!”

    看着自己的衣裙被抽裂,白皙的皮肤上浮起一道血痕,她愤怒的咒骂着:“你这个变态,疯子!你快放了我,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呵呵,金师妹,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像你现在这样不识时务了,与其想着如何杀了我,倒不如想想你今天的下场会是怎么样?你不是一直寻思着打唐子浩那个残废的主意吗?我知道,你就是看上了他的变异灵根雷属性,确实,你有点小聪明,知道一个拥有变异灵根的修仙者他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攀上了他就如比寻了一棵大树,不过,我倒好奇着,如果你失了身给我,唐子浩又会不会还要你呢?再说,那唐子浩对谁都冷淡,兴许他根本没将心思放在你身上,你又何必一心扑过去呢!”

    他把玩着手中的鞭子,笑道:“跟了我就不同了,我虽然是好色了点,但是我对女人一向还是挺好的,你吃了一份苦,我就会给你十分的乐,吃穿不愁和风光的头衔,你瞧你,若是真心的从了我,我也不舍得这样对你,你说是吧?”说着,又是一鞭子狠狠的抽落,看着她的衣服又裂开一道口子,双眼兴奋得如同发现猎物的狼。

    “嘶!啊!”

    “咻!”

    一道道的鞭子抽落的同时,伴随着一声声的尖叫在林中响起,意识到无人可以救自己的金玉瑶这一刻连心都在颤抖着,年她咬着红唇,红着眼眶看向他:“你别打了,别打了……”

    吕志武收起了鞭子,看着她身上的衣服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春光隐隐若现,比起直接脱光了更令人心猿意马,她身上那一道道的血痕触目惊心,更是剌激着他的视觉,让他心底那变态的份子直咆哮着,大步上前对着她就是一阵的揉捏,因碰到了她身上那些鞭痕而倒抽着气,看着她那求饶又楚楚可怜的模样,大大的满足了他那股变态的心理。

    “嘶!别、你别、嘶、啊……”

    尖叫的声音伴随着兴奋的压抑声在林中持续着,那两人如同两只野兽一般以着那样诡异的方式在野外苟合着,两人的声音持续了半个时辰,直到,一切都归于平静……

    发泄了一番的吕志武心情畅快的提了裤头,睁了那如死尸一般挂在树上的金玉瑶一眼,冷哼一声:“叫你不听话,还想跟爷搞小动作,看我不整死你!”系好了腰带,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上前掐起了她的下巴,警告般的说着:“金玉瑶,你现在可是我吕志武的女人了,别让我再看到你一脸花痴状的跟在那唐子浩的身边,否则,有你好受的!”

    说着,解开了她身上的捆仙索收回空间,看也不看那无力的倒落在地上的金玉瑶一眼,便哼着小曲兴奋的离开了。

    他不怕金玉瑶把这事闹大,因为闹大了她没有任何好处,尤其是他早就打听清楚,金玉瑶只不过是一小富商的女儿,根本没有什么背后的势力,量她也不敢跟他吕家斗!

    再说,在仙门中,这样的事情并不少,私底下发生的事情上面的人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知,有的弟子甚至直接选择双修的功法,因为双修的功法修炼得更快更直接,不过一般来说,双修的都是筑基期以上的,像他们这种还在炼气期的弟子一般很少人双修。

    待他走后,金玉瑶颤颤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吕志武的离去的身影眼中尽是惊惧之色,低头见自己一身的伤痕一身破烂的衣裙,眼泪不由掉了下来,扶着旁边的大树站起身,却因双腿间的痛意以及双腿的无力而再度的跌坐在地上,这一跌,她不由的嚎啕大哭出声,像在发泄心中的怒火与怨恨似的,不停的捶打着地面。

    另一边,唐心一行人经过半个月的时间也来到了灵兽森林的入口,灵兽森林,一条虎啸大陆上的众强者都不会从这里通过前往修仙界的路,森林之大几乎可以说是无边无际,传闻,想从这里经过通往修仙界步行的话少说也得用上几个月的时间,这还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灵兽森林里面凶险万分,没有人想得到会遇到凶残的灵兽还是会遇到里面抢掠的歹人,所以,一些强者前往修仙界,用的都是空间轴,一种可以瞬间转换地方的法宝。

    “小姐,这就是通往灵兽森林的断崖岭了。”夏雪看着前面那断崖,两片悬崖相隔近千米悬崖深不见底,只见白雾弥漫,隐约可见那千米之外的茂盛绿林,而这相隔千米的悬崖却没有桥可通过,想要从这里通过,只有飞过去。

    “嗯。”她点点头,转身看向他们众人:“进了灵兽森林大家要注意安全,历练虽说为主,但安全同样重要,我先说一下,如果在灵兽林林里面走散了又遇不到,那么我们就在出口汇合,但我还是建议尽量的不要走散为好,里面除了有修仙界的一些佣兵之外,还会有一些品阶较高的灵兽,与灵兽相博,胜算你们要自己心里有底。”

    她声音一顿,看向八煞和墨他们:“你们还没有灵兽,如果在里面有看到合适而实力强大的,那就契约了,一来也可以给你们增加实力,遇到危险灵兽也能出一份力。”

    众人点了点头,这才随着她御剑飞往对面的悬崖。千米的距离,云雾弥漫如置身于云端,众人跟随着唐心的身后,随着她而跃下飞剑落入地面。

    一落地,前方的云雾散去,映入眼前的是一片参天密林,树木丛生蔓藤缠绕,就连那前方也没明确的路,到处都是长达半人高的杂草,但唯一与外面不同的是,这片参天密林灵气弥漫,虽不能说很浓郁,但却比虎啸大陆的任何一处地方都要浓郁,在这样的地方最适合修炼,然,这里面危险四伏,想要安心能在这里面修炼,除非是拥有很强实力的修士才有那样的定力与心态。

    “走吧!”她说了一声,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迈入了一个从没接触过的领地,一个充满危机的森林……

    十二龙骑六人在前六人在后,前面的六人为众人开辟出一条路来,以剑砍去了那半人高的杂草以防刮伤他们的主子,又因前面有他们六人踩踏过,杂草全都倒向一边,中间的唐心和夏雪他们走起来就显得平坦多了,也不会被那些锋利的杂草割伤,一行人往里面走了近一千米左右,就听见林中偶尔传来灵兽的低吼声,他们抬头往上一看,茂盛的树叶将天空遮得密密的,只有少数的阳光洒落下来。

    “嗷!”

    声音从空中传来,在林中回荡着,分不出来自于哪个地方,但听那灵兽的声音似乎极为愤怒,不多时,又传来另一种灵兽的嘶吼声,听那声音,好像是两头灵兽在战斗着一般。

    “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还有现成的捡。”唐心一笑,带着众人往前走去。要知道,灵兽的晶片也是极为值钱的,而且,有的灵兽若是凝结出内丹修仙者又服下了,那绝对的可以让实力大增,若真的是两兽在斗,那必有一伤,这样的好事遇上了又怎么能不去看看呢!

    见主子那财迷的神色,众人不由相视一笑,大步的跟在她的身边往前而去,约往前再行一千米的距离,他们放慢了脚步躲在草丛中看着那前面的两只灵兽在战斗着。

    “竟然是两头神兽!”

    唐心惊愕的看着那前面的两头神兽,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灵兽,谁知竟然是神兽!两只神兽,一只是三角铁牛兽,神兽三星品阶,头顶上有着三条尖而锋利的铁角,身上的皮粗而厚实,像一道坚硬的防护墙一般,四脚粗大而结实,似乎蕴含着千斤力道一般,那双鼓鼓的牛眼瞪着凶残而嗜血的光芒,嘴角两颗往上窜的牙此时滴着鲜血,而明显的,这血不是这三角铁牛兽的,而是它的对手,那头同为神兽却只是一星品阶的白纹虎王身上所流出来的。

    那是一头母的白纹母虎,一身白色的皮毛上有着一圈圈黑色的线条,头顶上那威风凛冽的王字让它显得越发的威严,然,此时这头白纹母虎却是侧面有着深深的两道伤口,鲜血流出滴了一地却仍露着獠牙浑身毛发竖起的在捍卫着它的领土不让那头三角铁牛兽靠前。

    唐心眼尖的看到那头白纹母虎的后面不远处的杂草中有着动静,便对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自己和夏雪则悄悄的绕了过去,来到那后面想去看看那草丛中到底藏着什么?竟然能让那头明明不敌那头三角铁牛兽的母虎不肯逃命离去,反而与它在那里进行着生死博斗。

    “沙沙……”

    草丛中传来沙沙的声音,她和夏雪两人来到那一边,拨开草丛看去,不由的一怔,竟然是两只几个月大的小白纹虎崽,两只小家伙似乎并不知危险的降临,也不知它们的母亲正在为它们奋战着,此时仍在那草丛中扑来滚去的玩耍着,两颗小小的老虎牙随着它们的一张口而出现,几个月大的虎崽胖乎乎的,白滚滚的,扑来滚去的玩耍着,那模样,竟是那样的可爱。

    “好可爱的小虎。”夏雪也眼睛一亮,看着那两只小家伙,而两只小家伙似乎也察觉到了她们两人,翻身趴坐着,歪着脑袋看着她们两人,时而又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佯装扑上前想要吓她们,可才一扑上前一步却又猛的往后退去,警戒的看着她们。

    唐心朝那前面正与那头神兽战斗的母虎看去,白纹母虎的体力渐渐的已经不支,那头铁牛稳占上风,母虎的攻击无法伤到那头三星级的三角铁牛兽,因为那只铁牛兽是属性金属性的灵兽,有着一身坚硬的铁牛皮,那头母虎的只是风属性,就算是速度上比那头铁牛快却仍无法伤到它,久战之下,体力自然流失,胜负也自有分晓。

    与那头铁牛战斗的母虎还一边在注意着身后的两只小虎崽,当嗅到有陌生的气味靠近时,它低吼的一声回过头朝那草丛中扫去,目光凌厉而嗜血,而随着母虎的那一声低吼,两只小虎崽不明所以的探出了小脑袋张望着,那如同婴儿般纯真的目光看得母虎眸光一柔,见它的孩子没事总算放下心来,朝草丛中唐心和夏雪藏身的地方扫了一眼,准备先不理会,先专心对付那头铁牛。

    “小姐,似乎有人来了。”夏雪听着地面传来的脚步声,趴下一听,眉头一皱:“来人不少,有四五十人,应该是一支佣兵团,脚步整齐而沉稳有力,正朝这方向而来,大约距离还有一千米。”说着,她抬头看向唐心。

    闻言,唐心眯了眯眼,看向那头母虎和两只小虎崽,深思了一会,吩咐道:“隐蔽!静观其变!”随着声音的落下,众人有的隐藏在杂草中,有的则跃身于茂盛的树木之上,借以那树叶遮住了身体,同时将一身的气息隐藏起来。

    唐心和夏雪相视正好,两人点点头,同时跃上离她们较近的大树,浓密的树叶正好成了她们的保护色,那母虎和三角铁牛见状不约而同的朝他们看了一眼,听着那些脚步声的到来,铁牛想走却又气不过到手的猎物就这么没了,眼角瞥见那两只小虎崽当即就扑上前,想要去捉那两只小虎崽,谁知却又被那母虎给挡下了。

    “快!快看前面是什么灵兽!”

    一声低喝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的是沉稳的脚步声,唐心眯着眼打量着那一行四十几人的队伍,是一支佣兵,一支整体来说都很上档次的佣兵,一致的青色佣兵服,气息沉稳迈行的脚步有力而整齐,就算是在快步奔向这边,那四十几人仍排列整齐着,没有乱了队伍。

    因那些佣兵来的方向正是那两头小虎崽躲避的草丛,那头母虎顿时感觉如同腹背受敌,一身皮毛全竖了起来,又要回头看着那两只虎崽又要应对前面的敌人,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此时,因被那一行佣兵的步伐所吓到,两只虎崽一窜跑了出来,躲到了它们母亲的身后,警戒的看着那些快步而来的佣兵,咧着两颗小虎牙,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

    “停!”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沉声一喝,身后的众人当即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前面两对立着的两只神兽,在看到那两只小虎崽时,那些人的眼睛都一亮,白纹虎王的虎崽,这若是拿去拍卖场定能卖到个好价钱,而为首的那人看着那两只虎崽则想着,将这两只虎崽送给自己的一对儿女正好。

    唐心众人隐起一身的气息,仿若与周围的树木花草溶为一体,他们在打量着那些佣兵,而那些佣兵却一无所知,这不能怪他们的警惕性差,而是无论是十二龙骑还是八煞或者是墨,他们都是隐藏高手,一敛气息就能收敛到一点也不外露,一般的人还真不容易察觉。

    “团长,我们要不要上去反那两只小虎崽给抢了?”一名佣兵上前问着,看着他半天也没动作,不知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不,再等等,那是两头神兽,实力比寻常,如果它们倒过头来合着攻击我们,我们根本占不到便宜,倒不如等它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到时,连内两只神兽的内丹一同得到,岂不更好?”中年男子沉声说着,眯着眼,示意众人退后。

    母虎见他们没有动手,而三角铁牛兽却仍不死心不肯离开,它又有两个孩子在身后,没有任何退路的它只有拼死一战,低吼一声朝那三角铁牛兽发起了凌厉的攻击,因铁牛本身全都是防护的东西,身体最脆弱的地方也只有眼睛和那嘴巴,于是,母虎猛然窜起飞扑上前的同时,凌厉的虎爪狠狠的朝那头铁牛划过,铁牛似乎知道它的打算,侧身一避,虎爪划过的是它身上厚厚的牛皮,根本没伤着一分半寸。

    下一刻,只见母虎提起一身的气息,汇聚在一起,白纹虎本身就是风属性灵兽中速度极快的一种灵兽,全身的气息提起的母虎飞窜而上,几个上下跃动似乎在迷惑敌方的视线,铁牛身体笨重反应较慢,眼睛随着母虎的左右掠动而盯着,然,冷不防的一记爪子划过,一声凄厉的低吼声顿时响起。

    “嗷……”

    就在铁牛张开嘴惨叫的那一瞬时,一道风刃飞劈进那大张着的牛嘴,只听凌厉的风声夹带着神兽的威压袭过,咻的一声进了铁牛的嘴,砰的一声在牛身里面炸开,那头强壮的三角铁牛兽顿时哀嚎一声倒地抽搐了几下而不起。

    看着那头母虎的战斗方式,唐心不由心下惊叹着,这神兽的智慧也不低啊!一般来说,进入圣兽级别的灵兽都是可以幻化成人形的,这神兽自然也可以,能在这灵兽森林中修炼成神兽也不简单。

    “上!将那头母虎围起来!”中年男子见时机到了,一声令下,身后的众人瞬间上前将那只母虎和虎崽围住。

    母虎经过一场战斗已经筋疲力尽,它根本没有力气再对付这些佣兵,悲伤的目光看向两头仍不知发生什么事的小虎崽,突然仰着头低嗷一声,像是在呼唤着什么似的。

    它一身浓郁的悲伤动了唐心的心,看着母虎将两只虎崽护在身下的样子,她不由轻叹一声:“唉!”

    “什么人!”

    听到那声轻叹,中年男子当即喝了一声,凌厉的目光朝周围扫去,却在这时,看到一抺青色的身影和一抺白色的身影从树上翩然而下,青衣拂动,墨发轻扬,女子绝美的容颜仿若天外仙人,美得令人惊艳,尤其是她眉宇间的那抺自信与清傲,还有她身上那股与天生来的尊贵气息,竟是叫人不由的警惕起来。

    她身边的那名白衣女子同样拥有姣好的容颜,美丽的脸上神色淡然,白衣飘飘,气质出众,一身内敛的气息同样让人不敢小窥,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两名女子,中年男子眯了眯眼,整了整心神上前一步,问道:“两位姑娘莫非也看上这三只白纹虎了?”能在这灵兽森林出现的人物,都是不能轻视着,哪怕,她们两人只是女子。

    唐心轻轻一笑,道:“不是看上,而是这三只白纹虎就是我们的,正巧今日天气不错带它们出来历练,谁知就遇上那头三角铁牛兽了。”说着,清眸一扫,落在那头母虎身上的伤口处。

    中年男子闻言,目光一闪,看了看她们两人,又再看那头母虎,忽而笑了起来:“哈哈哈,这位姑娘真会说笑,这明明就是没有契约的丛林虎,又怎么会说是你们的呢?姑娘莫非是想要与我们抢而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唐心只是一笑,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后,迈步走向了那头母虎,夏雪见状,心不由一提,却也紧跟了过去,生怕那头母虎发起疯来会伤到她,暗处的十二龙骑和八煞还有墨他们眼中浮现着担心,神兽的速度极快,尤其是这风属性的神兽,主子这是……

    “蹲下吧!我给你上点药就好了。”她如同对着自家的兽兽那样自然而轻松的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个药瓶站在母虎的前面,母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些佣兵,下一刻,竟然还真的听了她的话趴了下去,将两只小虎崽护在身下却仍不敢放松。

    见到那头神兽竟然还真的听了她的话,佣兵们不由的一脸错愕,那明明就是一头没有契约的丛林虎,为何却对她言听计从?

    唐心给母虎上了些血,她调制的止血药粉极为有效,这才一洒上片刻后血就止住了,而夏雪则在她给母虎上药时来到那头铁牛兽身边,将它的晶片挖了出来,见这只铁牛没有凝结内丹,便回头身唐心道:“小姐,这头铁牛没有内丹。”

    收起瓶子的唐心点了点头,看向那些还呆着的佣兵,挑了挑眉:“你们莫非还想打着这三只老虎的主意?”

    闻言,中年男子眼底光芒一闪,问:“还没请教两位姑娘姓名,何处人氏?”

    “既不相识,又不同道,何必知道姓名呢!”她摸了摸母虎的头,然后对夏雪道:“正好也饿了,把那头牛烤了吃填填肚子。”

    她的话一出口,立刻引来了那些佣兵们诧异的目光,正常来说,修炼的人一般都少吃这些五谷俗物,对肉食的欲念也不强,虽然说这是一头神兽它的牛肉有灵气越加鲜美,但正常来说,修士都是吃僻谷丸的,怎么她们……

    “好。”夏雪应了一声,便开始捡树枝,而那些佣兵们见了,一个个看向他们的团长,身为一团之主,那名中年男子沉思着,为她们两人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目光从她们的身上移开,落在那两只小虎崽上,顿了一下这才问:“姑娘,既然这虎是你的,那这两只虎崽应该还没契约的,我用兽晶与你交换可好?”

    一听这话,母虎的身体猛的撑了起来,咧着牙对着那些佣兵,唐心见了只是笑了笑:“你有儿女吧?我出出些兽晶买了你的儿女可好?”

    “你!”

    仿佛没看到那中年男子黑沉下的神色,她继续笑道:“既然你都不肯卖,这母虎又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呢?它们虽然是灵兽却也有灵性,这虎崽才这么小你觉得可能吗?”

    闻言,中年男子沉默着,一时间深深的看着她,从来都没有人会去顾及灵兽的感受,这个青衣女子说的话虽然直冲无礼,但却句句有理,他自己也有儿女,而且对他们百般疼爱。目光看向那母虎护着虎崽的模样,心中一动,微顿了一下,看向她,神色一缓,笑道:“这番话我还是头一回听到,不得不说,姑娘心思玲珑心地也善良,我也是为人父母的,既然姑娘都这样说了,那好,这事便问作罢吧!”

    说着,他走上前,来到唐心的面前,道:“我陆镇极少碰见姑娘这样直爽奇特的人,想与姑娘交个朋友,不如姑娘可给面子?”他的目光对上她的眼,此名女子不简单,心地却很善良,为了那一只受伤了母虎和两只虎崽也敢站出来,看得出,是一名值得相交之人。

    闻言,唐心挑了挑眉,同样的打量着面对的人物,半响,这才站了起来,露出了一抺笑容:“我是唐心,很高兴认识你。”

    见女子神态举止落落大方,心下越发赞赏,对她的印象更佳:“呵呵,相识就是有缘。”

    “既然都认识了,那就出来吧!”唐心笑说着,随着她的话一落下,草丛中,树上,都传来沙沙的声音。

    陆镇一怔,抬眸看去,这一看不由的怔了怔,一脸的呆滞状。

    ------题外话------

    关于品阶什么的,可以看置顶留言,我会放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