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 离开!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根本接近不了拂尘仙君,内门弟子的身份仍无法让一峰之主看在眼中,更不会注意到她……

    修炼者的时间,过得最快,一晃眼,已经过了两个月,南仙门中,唐心帮叶双的夫君治疗也已经见到起色,原本不会说话的人此时已经能含糊的发出声音,手脚也渐渐的有了反应,这让叶双欣喜若狂,对唐心的医术越发的信任与敬佩,炼丹师都说无法恢复的身体,她却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做到了这样明显的效果,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这一日,施完最后一针的唐心将东西收起,对叶双道:“今日是最后一回施针了,他身上的经脉和阻塞到的地方都已经流通,剩下的就是恢复期了,我等会开张方子给你,你按方子抓药然后熬成药水每天给他浸泡两个时辰,另外,这瓶子的药一天一颗,这里面是三个月的药,吃完三个月也差不多了。”

    “好,唐小姐,你的大恩我们夫妻两人会永远记住的。”叶双感激的说着,接过她递上来的瓶子,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枚古老的戒指递上前给她:“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这是从我母亲那一辈就留下来的灵魂之戒,因这灵魂之戒的精神力太过强大,一直没有滴血契约,留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的,但对你也许会有帮助,你就收下吧!”

    唐心看了那枚古老的戒指一眼,道:“这既然是你母亲留下来的,你还是留着自己吧!”

    “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只要以血契约就可知这枚灵魂之戒的真正用处,我知道你们也不会在这久留,既然已经施好了针,我打算明天就带他回去,你们也要多加的保重。”

    闻言,唐心点了点头:“那好,既然如此,这枚戒指我就收下了。”她接过那枚戒指,戒指一过手,竟然真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在手中颤抖了一下,清眸微闪,心下有着一丝的惊讶。

    好奇怪的戒指,灵魂之戒?里面会有什么?

    “唐唐。”施云来到门口处,看着房里的她。

    “管事师兄?有什么事吗?”她先将戒指收入空间手镯中,转身问着。

    “云峰主回来了,门主他们请你过去一下。”

    “好,我这就去。”她点了点头,对叶双说:“等会我让小雪把药方拿过来。”声音一落,便迈步往外走去。

    离开了两个多月回来的云峰主,此时却是一脸的愁容与愧色,而坐在主位上的南仙门门主则一脸的失望神色,几名长老沉默着,也不知应该说什么好,他们全都怀着希望以为等他的药材聚齐就可以请唐心炼制大元丹,谁知,找齐了数样药材却唯独少了一味千年的灵药。

    对于仙门而言,门主的筑基巅峰实力是仙门的强硬的后台,如果南仙门损失了这样一位强者,那么后继上来的人想要在短时间里达到筑基巅峰除非是天赋极为出众的人,然,这样的人却极为难寻,他们也衷心的希望门主可以突破筑基巅峰进入金丹期成为一名结丹修士,如果真的成功了,这将是仙门之福,然,现在这个希望却被打破了……

    大厅中,一片的愁云遍布,虽然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千年的灵药是那样的难寻,在这虎啸大陆根本就是稀有的存在,现在已经没有希望了。

    当唐心来到大厅时,见到他们那低沉的气氛,不由眸光微闪,迈步走了进去:“师傅。”

    见到她,云峰主轻叹一声,道:“你还好吧?”南仙门的事情他也听说了,没想到那些在虎啸大陆上都拥有一定实力的人竟然全都是她的手下。

    “嗯,还好。”她应了一声,问:“师傅可找齐药材了?”

    听到她的话,云峰主轻叹一声:“唉!其他的都找齐了,可就独独差了一味千年地灵草,本来这些都是可以集齐的,但那千年地灵草却因收藏不当而毁了,我寻遍了很多地方,向很多人打听,都没再听说谁的手中有千年地灵草,如果是修仙界那边还好说,可能要找到一株千年地灵草会容易一些,但……”

    “收藏不当而毁了?是完全没了还是怎么?”她开口问着,毕竟是千年的灵药,就算是毁了,应该也不至于尽无吧?

    “在这里,你看,那人打开盒子后见药毁了,便也将此药给了我,我顺便把它带回来了,路上我想了很多的办法,这株药都已经不能用了。”他将一个盒子打开放在桌上,里面的一株千年地灵草却干枯了一般,原本应该青翠的叶子也变黄,而且还长着霉。

    唐心将那千年地灵草研究了一下,看还能不能用,而这时,就已经听到门主失落的声音传来。

    “看来天意如此,注定我寿元将尽,罢了罢了,既然这样,那就罢了。”门主摆了摆手叹着气说着,一瞬间,心灰意冷希望被打碎的他似乎苍老了许多,那眼神不再像平日一样有神,有的只是一股苍凉。

    见状,唐心微顿了一下,开口道:“师傅,你其他的药材都集齐了吗?可否让我一看?”

    “其他的都齐了,在这里,你看。”云峰主从空间中取出那十几样千年灵药摆放在桌上,唐心拿起那些灵药端详着,而一旁的几位长老也围了过去看了看那些灵药,千年灵药,平时也不多见,原来是长着这样的。

    “嗯,确实都是千年灵药,虎啸大陆上千年的灵药极为少见,师傅能找到这里也很不容易。”

    “唉!可惜,这一味千年地灵草不能用了,这些药材都用不上,也无法炼制成大元丹,一番心血还是白费了。”云峰主叹声说着,看着桌上的那些药材,这都是他马不停蹄的从各地换来的,而现在却全都用不上。

    她一笑,道:“既然这样,那把这些灵药交给我吧!”

    几人听了不由一怔,云峰主问:“那千年地灵草我想了很多办法都认为无法再用,少了一味药,大元丹就无法炼制出,而这些千年灵药虽说是珍贵,却也不是随便的药就可以与它们相溶合,你又要这些做什么?”

    “算了算了,管她要用去做什么,既然大元丹都炼制不成,她又是丹圣,就将这十几味千年灵药都送给她吧!我已经没有多久可以活了,留着这些也是没用。”门主摆了摆手,叹着气不再看他们便走开了。

    看着他孤寂的背影,除了唐心,大厅中的几人都不由的轻叹一声。云峰主抬眸对她说:“既然门主都这样说了,你就将这些药材留下吧!”说着,便也迈步往外走去,随着他的离开,几名长老也跟着离开,千年灵药虽是珍贵,但却也只有炼丹师知道如何运用它们,把它们交给唐心,确实是最好的。

    见他们都离开了,唐心笑了笑,收起桌上的十几味千年灵药便往回走去,她的空间虽然也有这些灵药,但却还没成熟,也不能入药,不过这味千年地灵草,空间手镯中那一汪灵泉水十分奇特,这味药定然可以恢复的。

    南仙门中,没人知道,八煞和夏雪在短时间里同时突破了炼气期,成为了筑基期的修士,叶双带着她夫君已经离开,南仙门云峰那里,也只有唐心的十二龙骑和八煞他们,一般人,进不来,因为有十二龙骑守着,也不让他们靠近。

    这一日,唐心将那株在空间手镯中调养了十来天的千年地灵草取了出来,原本那株坏掉的千年地灵草因在里面受灵气和那股神奇的泉水灌溉,恢复得如同新生的一般,那些叶子也不再枯黄,而是变得翠绿而饱满。

    “今天我要炼制大元丹,你们给我守着云峰,别让人进来打扰到我,百米之内,除了你们,我不想见到别的不相干的人。”唐心神色郑重的说着,大元丹她没炼制过,而这灵药只有这么一份,她如今的修为离结丹期也不远了,如果成功,大元丹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主子放心,我们一定守好云峰,不让任何一人靠近!”众人齐声说着,迅速散去,分布在云峰的周围,守住了每一个关口。

    而唐心这一回炼丹并没有去炼丹室,因为大元丹是逆天丹药,如果炼制成功到时势必得经三道天雷才能成形,她选在了她的屋子前面那片空草地,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真龙鼎,这一回,她打算用金莲圣火来炼制,她很好奇,用金莲圣火炼制出来的丹药会是怎么样的?

    脑海中熟记着炼制大元丹的程序,她平静下心情,提起自身的灵力,灵气一涌,击向真龙鼎,调动本命火焰金莲圣火注入真龙鼎中,只听哐的一声伴随着火焰和风力的呼啸声而起,整个真龙鼎在她的面前腾空旋转起来,她以灵力控制,打开真龙鼎上的控火门和控风门,透过鼎镜观看里面的火焰大小,打开炉顶投入数样千年灵药,当那些千年灵药投入真龙鼎中时,只听发出一声声咝咝的声音,金色的火焰猛窜而起,将那些灵药尽卷其中。

    一股浓郁的药味在空气中散开着,千年灵药的味道十分的浓郁,又是数种混合在一起,这味道一随风吹散着,便是飘荡在南仙门的空气中,引起了不少弟子的注意。

    “是哪来的药味?好浓啊!”

    “好像是云峰那里传来的,会不会是那个鬼手天医唐心在那里炼制丹药?我听说,她的炼丹师品阶很高的。”

    “炼制丹药?上回在炼丹公会那里听说她炼制了一种叫还魂丹的逆天丹药,引来了三道天雷,这回又会是炼制什么丹药?不如,我们去看看?”

    “那还等什么?走啊!”

    一些弟子低声议论着,纷纷往云峰的方向赶去,而同样闻到那股浓郁的药味出为的绿峰峰主在听到那些弟也的话后不由微皱起眉头,又是她在搞鬼?那个鬼手天医唐心?

    他沉思着,以前不知道她就是那个鬼手天医唐心,一直因他的混天雪绫被她夺走而心底不服,不过后来见识过她的本领,倒也释然,败在鬼手天医唐心的手里他没什么好丢人的,只是听说上回她去了炼丹师公会考取徽章,南仙门中却只有门主和几位长老以及那姓赵的知道她的炼丹师品阶是什么样的,他探过好几次口风了,门主和几位长老都不透露,他也很没法子。

    “她会炼制什么丹药呢?现在在云峰?”想了想,他也跟在众名弟子的身后往云峰的方向而去,打算去看看她这一回炼制的丹药是什么样的丹药灵。

    同样的,云峰主和几位长老同样被那一股浓郁的药味而引起了注意,只是他们还真的没心情去好奇这股药味的来源,南仙门中有两座药峰,不是云峰的人在炼丹就是绿峰的在炼丹,有这药味也不出奇,几人便也没放在心上,而是将目光落在那主位上神色憔悴的门主身上。

    自从他知道药材有缺,无法炼制大元丹后,门主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这是心魔所致,人的身体有没毛病都好,心态同样的很重要,像门主这样的过度忧心而引起的心火上升焦虑不安,夜睡不眠日又心神不定,这样久而久之,身体自然吃不消,只怕到时还没满两百岁寿元他就会因焦虑而死。

    “云峰主,你说唐心拿了那些药材又能有什么用?少了一味药,也炼制不出的啊!她应该不会想着把那些千年灵药拿去拍卖会给卖了吧?”三长老开口说着,一脸的沉思状,毕竟,若是拿去卖的话,应该还是值不少金币的,千年的灵药,那可不是想有就有的东西。

    云峰主摇了摇头,沉声道:“不会的,作这回事炼丹师,她不会那么做的,她在炼丹方面的天赋无人能比,兴许她会用那些药材炼制出别的丹药也说不定。”

    而此同时,云峰中,唐心正集中精神的在用金莲圣火炼制大元丹,金色的火焰在真龙鼎中呼啸着,她透过炉镜见里面的药材差不多了,便再投入了剩下的药材,盖上炉顶将里面的灵药炼化至于相溶,真龙鼎随着旋转的速度和那炉下窜起的火焰而发出声响,唐心不知道的是,南仙门的众弟子此时全都聚到了云峰,为的就是想看看她会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来。

    然而,那些心存好奇想要观看的众名弟子来到了云峰的却无法再踏进半眯,他们被挡在云峰外面,只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却看不见那里面到底怎么了?南仙门的弟子对他们总有几分的惧意,他们不让靠近,还真就没人敢再靠近半步。

    “里面到底在炼制什么丹药?只听到声音却看不见,真是好奇死了。”

    “你别靠太近了,你看,那十二龙骑和八煞还有那个狱煞墨染全都守着呢!分明就是不想让人打扰,我看我们还是退后一点,别靠太近了,要是惹得他们一个不快,我们可不是他们的对手。”一名弟子带着惧意的说着,将身边的人拉退了好几步。

    绿峰峰主来到时,最先注意到的却是八煞他们全都突破了炼气期进入筑基期,那一身的气息越发的浑厚,然而,在几个月前他们还只是处于炼气巅峰,怎么这才短短两个多月就全部进阶了?而且这一突破,竟然是全都进入了筑基期?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压下心头的震惊,看着八煞他们。

    难道,难道是因为她炼制了什么能帮助他们进阶的在丹药?还是说唐心将筑基丹给了他们一人一颗?那可是珍贵万分的筑基丹,她会真的那样大方吗?

    “退后!不许靠近!”龙七沉声一喝,挡下了绿峰峰主。

    因他的低喝绿峰峰主才猛然惊醒,才知自己竟然往前迈去了好几步,却被那龙骑给推了回来,整了整心神,他扯出了一抺笑容,问:“那里面……她……”却在见到那龙骑冰冷而摄人的目光后而不敢再问下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宫翊和施云等人也被引来了,只是没想到他们来到时看到那云峰外面竟围了那么多的弟子,而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都围在周围形成了一个保护圈不让众人靠近,看到这一幕,两人皆是一怔,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却也知道能让她如此郑重的定然不会是小事。

    从早上一直等,这不知不觉的竟然就等到了正午时分,那些在外面等着的弟子并没有离去,与吃饭相比他们更想知道的是唐心这一回炼制的是什么样的丹药?会不会还是逆天丹药呢?

    “啊!你们快看,天空又变色了!”一名弟子惊呼出声,震惊的看着那原先还出着太阳,而此时却乌云遍布的天色。

    “没有雨,却有雷,天啊!她又炼制了什么逆天的丹药吗?竟然又引来天雷?”

    “轰隆!”

    伴随着一声轰隆声在南仙门的上空打响,那晴天一记惊雷震得众人心头一阵热血沸腾,看着那道惊雷劈落在云峰里面的某一处地方,他们知道,那唐心定然就在那一处炼制丹药!

    “快,我们绕到别处去看,高处的话说能看到了。”一名弟子猛然拍了一下脑袋,一溜烟的往另一处跑去,想站在高处观看,这样一来就能看一那里面的炼丹情形了。

    而原本正在大厅中的南仙门门主和那几名长老以及云峰主同样的被那道惊雷给震住了,他们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这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天怎么打雷了?”那记天雷的劈落,震得地面都微晃动了一下,动作之大,令人惊愕不已。

    “轰隆!”

    而就在这时,天空又再度的传来一道轰隆而响的惊雷声,比起先前那一道惊雷,似乎越加的厉害,那一道惊雷一经落地,他们站在地上也能感觉到地底下的那一股震荡,纷纷惊愕的冲出外面,而当他们来到外面时,正好见第三道天雷从天劈下,所落之处,正是云峰的位置。

    “快!去看看!”

    几人当即提气往云峰掠去,不过一会的时间就到了云峰之处,却见那里早已围满了众人,想要上前,却同样被挡下了。

    “主子有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龙三的声音冰冷而低沉,警告的目光掠过他们,那意思很是明显,如果他们打算硬闯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要不我们再等等吧!三道天雷已下,估计她所炼制的丹药已经好了,她应该也快出来的了。”云峰主按捺下心中的激动对门主和几名长老说着。他身为一名炼丹师,却还无法炼制引来天雷的逆天丹药,而他的弟子却办到了,只可惜不能观看她的炼丹过程。

    听了他的话,门主几人也点了点头,既然他们不让进,身为一门之主,总不能真的硬闯吧?于是,便在外面等着,怀上着焦急心情的等待总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竟让他们仿若过了半年。

    云峰里面的唐心收起一身灵气和火焰,待真龙鼎落地后,她上前一看,只见五颗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大元丹静静的躺在里面,每一颗丹药上面都有如有着一条金色的游龙,每一颗都是上上之品,而且那股浓郁的药香味还散发着一股清香,待热气散开后她将那五枚大元丹取出,装进瓶子当中,收起真龙鼎,吃下几枚灵果后盘膝坐下调整气息,半响才睁开了眼睛。

    夏雪见状走了过来:“小姐,外面来了很多人,就连仙门门主他们都来了,不过被挡下了,没进来。”

    “嗯。”她点了点头,从空间中取出了两枚大元丹:“这里两枚大元丹,一枚给门主,一枚给我师傅。”说着,想了想,又拿出了一颗筑基丹:“把这筑基丹交给我师傅,让他给宫翊吧!”

    “好。”夏雪接过丹药后便往外走去,而唐心则唤出了青鸾,带上拓拔逸跃上青鸾的背,当他们坐在青鸾的背上飞上高空时,众人都不由的惊呼出声。

    “快看!是唐心!她是要走了吗?”

    夏雪来到门主和云峰主前面,将手中的丹药交给他们,露出一抺轻笑道:“门主,峰主,这是我家小姐给你们的。”目光一扫,见宫翊也在这里,便笑着上前:“我家小姐不欠人人情,这是一枚筑基丹,可助你突破炼气期成功进阶。”

    “走!”说着,与十二龙骑和八煞他们相视一眼,唤出飞剑跃上空中,二十二人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飞向了唐心,看着他们就那样潇洒的离开,底下的众人不禁痴痴的看着……

    云峰主打开瓶子一看,脸色一变,惊呼出声:“大、大元丹!”

    “什么!大元丹?”门主一听,连忙也倒出一观,丹药的色泽与成色是所见过最为亮丽的,上面还隐隐可见一抺灵气化成的游龙缠绕在丹药上面,捧着那颗大元丹,他心中激动不已:“太好了!太好了!这真的是大元丹!我结丹有望了,结丹有望了……”

    宫翊握着手中的瓶子,再看那已经带着众人离去的青衣女子,不由的心下一阵失落,自己是怎么了?他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瓶子,一声声的自问着,却得不到答案。

    施云看着她就那样潇洒的离开了,不由轻声一叹,她有她自己要走的路,那条更宽更长的修仙之路,也许,他以后也会在那条路上再遇到她,又或许,再也不会相遇……

    “明明那株千年地灵草已经无法用了,她怎么又有地灵草炼制出在元丹?”云峰主喃喃的自问着,心下百思不得其解,而一旁的绿峰主见到连他也有一枚大元丹,心下既是羡慕又是妒忌,妒忌他的好运气竟然收了鬼手天医当徒弟,妒忌他竟然也能得到一枚大元丹,要知道,有了大元丹将来结丹时就容易多了。

    “不管她是怎么做到的,有了这枚大元丹,我结丹有望了,哈哈哈哈……”门主开怀的大笑着,吩咐几名长老:“从今日起我闭关修炼,不得任何人打扰。”

    看着那天空之处已经不见了唐心众人的身影,云峰主轻叹一声,收起大元丹,也转身离去。

    另一边,修仙界中,金玉瑶打扮得跟只花蝴蝶似的哼着小曲往唐子浩的住处而去,经过一条小道时,却不想半路被人从后面搂进进去,她一惊,手脚并用的踢着,想大喊救命嘴却被背后的人捂住。

    “嘿嘿,金师妹,我等你好久了。”

    吕志武猥琐的笑声在金玉瑶的耳边响起,听到那声音,金玉瑶一怔,停下了挣扎半回过头,果然看到吕志武那张猥琐的嘴脸,不由的一怒:“姓吕的!你想干什么!还不放开我!”

    “金师妹,怎么这么久没见你的火气还这么大?这阵子我为了等你一个人出来可是等了很久了,见到我,你不应该高兴吗?”他一边说着,一手伸手摸了她一把,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他就认定,这金玉瑶是不敢把这事张扬出去的,而他,正好掐住了她的这一点,这么嫩的豆腐不吃,还真的太对不起自己了。

    “你!”金玉瑶气得脸色涨红,怒瞪着他:“我警告你!你再敢对我不规距小心我告你一状!还不把我放了!”

    “呵呵,金师妹,你急什么?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应该温存温存?”他一手紧紧的搂住她,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另一手则在她身上流走着,一边道:“其实我也说过了,我吕家财大势大,你若跟了我成了我的人,定然不会亏待了你,而你却偏偏一颗心都在那唐子浩的身上,他除了是少见的变异灵根雷属性之外,也就那副皮囊比别人的好看一点,我还真不知道那姓唐的有什么好,一个腿不能站起来的残废,就算空有实力又如何?没有强大的靠山和势力,想要在这修仙界站稳脚步可不容易。”

    “你管不着!他的腿站不起来又怎么了?你不一样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没本事还说三道四的,恶心!”

    “呵呵,你不会单纯的以为,就凭他一个没有势力的残废能在这修仙界掀起什么风雨吧?要知道,随便一个大家族站出来就是十几名筑基期的修士,有的甚至还有金丹期的修士,就算他是变异灵根雷属性,你认为他抵挡得住金丹期修士的攻击?或者抵挡得住十几名筑基修士的同时出手?”

    闻言,金玉瑶沉默着,确实,一个品阶的不同相差的实力也很大,就算唐子浩是变异灵根雷属性,但如果是十几名筑基修士一同对他出手,他自己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没有强大的势力还是不行的,回去后她得提醒他让他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势力才行,要不然,她把所有的一切都投注在他的身上了,如果他哪一天一声不吭的殒落了,那她岂不是亏死?

    见她沉默着,以为她是在考虑跟了他,当即挑起她的下巴调笑着问:“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觉得跟了我不错呢?我的家族势力想必你也是清楚的,而且我现在还没有别的侍妾妻房,你若跟了我,我许你大夫人之位,如何?将来就算是走了出去,你这吕夫人的名声可也是十分响亮让人敬畏的。”

    金玉瑶瞥了他一眼,突然间巧笑盼兮的轻声嗔怪着:“你搂得人家的手都疼了,还不松点开?这么的不懂怜香惜玉还想让人家跟了你。”

    一听这话,再看她那娇媚的神态,吕志武一颗心那个荡漾啊,当即连忙松开了扣住她的手,转而将她面对面的搂入怀里:“这么说,你是答应了?”他还以为这女人有多难搞到手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你说的那些,我也都懂,再加上你又对我一片痴心,要是不从了你,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她半敛下眼眸,神态看起来是娇羞,然而那双敛下的眼眸却是一片的怒火腾腾和轻蔑鄙夷。

    ------题外话------

    最近精神不太好,如果看到有错字的地方,亲们也可以点出来,我去修改